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遥想当年后宫一霸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萧若率护卫们回到大营时,已是夜幕初降时分。

    萧若抱着小郡主共乘一骑,小郡主在他的恐吓之下,安生了好一乎,然而当进入大营后,她再度尖声大叫大嚷了开来:“救命啊!

    快来人啊!这人是个假冒皇帝,你们快将他拿下了!”

    禁军南大营多年来一直在唐王一系的势力控制下,军中很有些将校与李家关系密切,认识唐王府小郡主的将士自然不在少数,小郡主一心以为有人会挺身而出救她。却不料,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南大营将官一级经皇帝的巧妙调整,随后又经柳长风对下层校尉的清洗,而个从上到下,顽固分子已经清洗得差不多了,军心完全在皇帝这边,就算还有跟唐王府有瓜葛的人,迸紧撇清关系尚嫌不及,哪里敢起救她的念头。更何况,那可是皇帝啊,谁敢多皇帝的事?至于皇帝是假的云云……这种说法已经不新鲜了。

    皇帝及一行护卫押着俘虏驰入大营,营中将士们拥过来看的不少、但脸上都是笑有有,有的人干脆大声欢呼起来。

    小郡主见是这种情形、整个人都呆掉了、最后一丝希望就此破灭,张大了小嘴,一时合不上,转过头来,用一种很可怜很可怜的神色望向皇帝。

    萧若大为光火,冷笑一声,“真是不乖的小女孩!“两手松开僵绳,老实不客气探入怀中小美人的衣衫里。双手攀上她胸前一对鼓鼓地玉峰,隔着肚兜把玩得不亦乐乎,只觉虽不如何丰满傲人,却也细嫩柔软,娇小可人,触感极佳。

    “啊……”小郡主只出一声短促的娇呼,整个娇躯一僵,哀求道:“不要,琳琳错了,求求你咯。放过琳琳……”剪水双瞳中盈盈一浇秋水滚来滚去。法然欲滴。梨花带雨般的楚楚动人,随时便要哭将出来。

    “你还叫不叫了?”萧若扳着脸道,他鼻中嗅着少女函幽的芬芳,两只大手在她衣内流连忘返,恐意隶玩,暗想这小妮子如此丽质天生,要再过个两三年。一定是个绝色大美人,既然她自个儿送上门来,要是错过,都对不起萧若二字。

    小郡主眼泪汪汪道:“琳琳不叫了,再也不叫了。呜呜呜……”

    萧若心头暗乐,大大列列哼了声、方收回两手,策马驰向临时御帐,命令大憨与护卫们押着俘虏自去。

    小郡主出自权倾一时的王府。金枝玉叶,生是娇着生,养是惯着养,打小受尽万千宠爱,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她眼眶红红的,越想越是姜屈,小嘴一扁,又要大哭开来。

    萧若及时觉,也不说废话,抬手在她面前示威似的一晃。

    小郡主登时吓得够钱,赶忙忍住,再也不敢哭出声了。

    萧若见这以刁蛮任性著称的美丽小郡主,在自己淫威之下饱受惊吓,变得服服帖帖,不由洋洋得意,踌躇满志。

    来到临时御帐前,自有几个内侍宫女上前牵马侍候,萧若抱着怀中小郡主翻身一跃下马,走向御帐,一面是,一面朝帐内高声笑道:“美人们,快来快来,看朕出去这一趟检了个啥?”

    “万岁爷回来了,万岁爷回来了!“帐内顿时响起一片鸯鸯燕燕的欢笑声,美人们蹦蹦跳跳跑过来,殷勤为皇帝挽起帐帘。

    萧若便抱着小郡主低头进入帐中。

    铁寒玉还以为皇帝检到了什么好东西,谁知竟是个漂亮小姑娘,楞了一楞,旋即抿嘴笑道:“皇上,您怎么把人家一个大活人栓了来,该不会是花言巧语拐骗了这无知小妹妹吧?一般人出门,运气再好,也就是检个几两银子什么地,皇上楞是能检到大活人一一还是个这么美丽可人地小姑娘,嘿,真龙天子果然不同于一般凡夫俗子。”

    她说到后来,微微有点子醋意,要是皇帝每回外出都“捡”个大姑娘回来,那还了得。

    萧若笑笑,正欲答话,猛听韩妃等五女出一片失声惊呼:“喛呀,这不是压廉小郡主么?!“一齐拥了过来,人人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皇帝怀里的俘虏。

    铁寒玉不认得这美丽小姑娘是何许人也,韩妃五女却是再熟悉不过。小郡主乃皇太后最最疼爱的宝贝侄女,从小到大,在后宫里无法无天,任性胡为,太后不管自然也就没别的人敢管,后宫几乎被她当成了自家后花园,后宫太监宫女们谁不侧目,背地里称她为“后宫一霸“。皇后进宫这三年来没少受太后的闲气,对他们李家人避之惟恐不及,更不会管小郡主的事,对她在后宫的种种劣迹,只当没看见,这就更助长了她地气焰,直至展到了在堂堂皇宫里打猎的地步。

    石兰丫头一见小郡主,芳心就有些毛,拽了拽皇帝袖子,娇声道:“万岁爷,您怎么把小郡主给弄来了,她可招惹不得的,她是太后的心尖尖……”

    “老子管她是谁的心尖尖!”萧若牛比哄哄道。

    众女一阵咯咯娇笑,韩妃笑着伸手,想接过小郡主,好为皇帝更衣,“来,小郡主,姐姐抱。”

    小郡主正自羞忿与姜屈交煎地当儿,除了不敢对皇帝怎样外,对所有人都没好气,尤其是她们这些皇宫里的下人,以前一惯是呼来喝去的,当下柳眉倒竖,吧道:“贱婢,滚开!谁要你假惺惺的,你们都不是好人!”

    此言一出,韩妃五女都是一阵不快。个时已不同往日,以前固然小郡主是主子,她们走下人。现在刚刚好倒了个个儿,她们当中出了个正儿八经的皇妃,一更重要地是,她们五人正得宠;而小郡主如个是罪臣之女,皇后淑妃贤妃三人已经进了宫的,万岁爷开恩不加罪责,那是万岁爷重情重义,可她这没进宫的,只怕再也不可能进宫了。

    一个是堂堂皇姑,一个是罪臣之女。二者身份的差距。比当年还要大。

    杜若嘴巴向来不饶人。当即便讥捎道:“哟、我当这是谁呢,不就是李家那个缺了管教的小丫头么?李家反了,这小丫头怎么还这般嚣张,真不懂事!”

    “就是,就是,你如个以为你是谁呀?连朝中极品大员见了我们韩妃娘娘。都要跪行大礼参见,你这小蹄子怎么不行礼咯?”沅芷丫头轻声说道。

    萧若见小郡主一双美眸中晶莹的泪花荡来荡去,即将哭出来的架势,便打圆场笑道:“行了,这小妹妹打小娇生惯养。娇纵惯了,们当姐姐的别跟她一般见识。

    “皇上真是怜香惜玉!“铁寒玉幽曲道。

    萧若一乐,伸手搂住铁寒玉盈盈仅湛一握的纤腰,涎脸笑道:“爱妃昨晚在床上也是这么说朕的。”

    铁寒玉大羞,面红过耳。娇填道:“皇上……”

    打情骂俏中,萧若心情大佳,暂时抛开烦心军国大事兼蔑为皇帝换衣裳时,现外衣上有几处小小地血迹,众女大。

    一惊,萧若便把城外遇袭地经过大致讲了一遍,他自己并没有受伤,身上沾地血迹都是敌人的。

    众女听说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竟胆大妄为到刺君犯驾,说最终虚惊一场,对她便更加没有个好脸色。

    晚膳早已准备好,几个宫女拄着菜碟,把热腾腾的美味佳肴在餐桌上摆放好,菜肴筷碗瓢碟样样都不马虎,都是皇宫中带出来的御用精品。最后,恭请皇上与娘娘们入座用膳。

    萧若施施然坐在桌旁龙椅上,张开双臂,笑道:“今日轮到谁了?”

    “是婢子!“玩茫丫头欢呼一声,香风一卷处,冲过来一头扑进皇帝怀里,好似乳燕投怀一般。

    玩芒在外人面前非常肠腆文静,一进皇帝怀里便变得娇媚大胆,丝毫不比旁人逊色。“万岁爷……”她在皇帝温暖的怀抱里蹭了蹭,抬起臻,媚眼儿如丝,娇腻无比的唤了声,主动献上香吻。

    萧若感到怀中美人地热情如火,当然不会拒绝,头一低,抱着她的棒,就是一通火辣辣的湿吻。

    一旁杜若看不下去了,咏味笑道:“玩芒小蹄子好不知羞喔!她是服侍万岁爷进膳的,又不是侍寝。”

    石兰丫头一派天真烂谩道:“还说人家,轮到你自己侍膳时,你还不是这样!”

    “小蹄子皮痒了是不是?着我不撕了你的嘴!”杜若桃腮徘红,脸上挂不下去了,便去撕石兰地嘴。两女笑笑闹闹打得一团。

    热吻终于结束,玩茫转身坐在皇帝双膝上,娇躯大半窝在他怀里,玉手拿筷子夹一道菜,便送进自己娟红的小嘴里,然后以樱唇凑着皇帝嘴巴,嘴对嘴,小香舌将菜顶入他嘴里。

    萧若连手都不需要动一动,菜来便张嘴,带着美人香津的菜肴分外可口,他也不闲着,两只魔手在怀中玉人美妙的**上寻幽探秘,不亦乐乎。真可谓食色兼得。

    一旁的小郡主几曾见过这等香艳吃法,看得张大了小嘴巴,再也阖不上,目瞪口呆,美辟中几能滴出水来其余美人们也不理会她,自顾自围着圆桌坐下。五个贴身侍女中只有韩妃是妃子、四女都没有名位,依礼法,原本不可以跟皇帝同桌进膳,但这段时问以来,皇帝每回用膳时都硬拉她们同坐,次数多了,她们也就乖乖坐下,反正依她们现在地得宠程度,册立名位只是早晚的事。周围侍侯的宫女们也早就习以为常。

    少男少女这般肌肤磨擦,极易擦出火花来。不多时,玩芒丫头便有被皇帝撩拨得娇喘唯有,手脚酸软,美眸中满是潮气,春情泛滥成灾,随手放下白玉筷,娇躯整个钻进他怀里,美美的再也不愿动一下。

    萧若苦笑道:“小丫头这就不愿动了,朕还没吃饱呢!”

    玩芒在皇帝怀里撒娇似的拱了拱,抬眼瞟了他一下,美眸中春波荡然,梦吃般喃喃道:“万岁爷要是还没吃饱,那…”

    那就把婢子吃了吧!

    ”语毕,羞得深深埋下棒。

    萧若欲火正在上升的当儿,猛然听到怀中美人充满挑逗性的腻语,心头猛地一荡,右手食指伸将下去、勾起她霜白滑腻如冰雪的小巧下巴,道:“阿芒宝贝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朕爱死你了!”说完,凑头下去又是一阵痛吻。

    只听得周围一片呢况喳喳的。“看看,你们这回知道那浪蹄子的真面目了吧!平日里她总是一副羞人答答的模样,看见陌生人都会脸红。哪晓得到了万岁爷面前,连这么没脸没皮的话都说的出口。你们听听,听听,叫万岁爷去吃她……喷喷,我都为她脸红嗖!你们这回知道那浪蹄子的真面目了吧。“杜若在桌对面指手画脚的说着,一脸不耻的样子。

    铁寒玉及周围三女脸红红的点头,表示赞同,其实对玩芒那句话,又是羡慕、又是钦佩。

    萧若吻了一阵,抱起娇偏无力的玩芒,把她放在一旁坐好,然后扫视在座众女一遍,“你!“他突然指着呆立一旁的小郡主,冲她勾了勾手指,笑道:“过来侍候朕用膳。”

    “什么?!”小郡主险些晕倒、要她也那样子服侍皇帝用膳,还不如让她去死!“想都不要想,你这下流的小淫贼!你这假冒皇帝哥哥的贼子……”她又骂了开来。

    萧若也不动怒,不紧不慢站起身来,向小郡主一步步走去、脸上含着无害的笑容。

    “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你别过来!“小郡主吓得花容失色,蹬蹬蹬拼命向后退去,语无伦次的说着:“你别过来握……”再过来,再过来琳琳要喊人了!”

    “你喊啊,喊啊!这军营里是朕的数万大军,看谁救得了你,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用的。”萧若哑然失笑。

    萧若怪笑着一步一步逼近,小郡主手忙脚乱的不住后退,这一幕,活像大灰粮缓缓逼近一只惊惶失猎的小白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