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大漠风云变换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在数万将士拥簇着威风八面巡视京城期间,萧若自始至终有股子恨奇异的感觉,难以形容,偏生又锁绕心头挥之不去。似乎……似乎始终有一道柔和深邃的目光,就在不远处淡淡注视自己默默打量着自己。

    萧若骑着雪白龙驹一路而去,在京城老百姓欢呼声中面带爽朗自信的笑容,英姿勃,威严之中不乏亲切,街道两旁百姓们来看见事就是标准的少年英主的形象。

    其实他有意五一间眼神四顾,在人群中寻找那双目光的主人,却始终一无所获。

    更怪异的是,他率大军走过来饿大半个京城,而这道淡淡的目光竟尔不离不弃,硬是跟了他大半个京城,有如跗骨之蛆一般。

    这种任人端详的感觉,令他有点浑身不自在,一直到出了京城,那怪异的感觉方才消失不见。

    大军浩浩荡荡一路东行,大旗遮日,刀枪如雪,马蹄隆隆闷响,仿佛正个大地都在震动。近趟征讨叛臣大军的人数多达七万,较之南巡时规模更大了许多。

    对于这段小插曲,萧若也并不过多放在欣赏,权当人群喧闹中产生的幻觉,他全部心神又回到军国大事上来。

    随同圣驾南巡的朝中文武大臣,已然悉数返京,倒事萧若指名道姓要穆异竹随军出征,穆异竹受宠若惊,带着一些收下工部工匠欣然加入队伍,文武大臣见皇帝对此人另眼相看,又羡又妒,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萧若让穆异竹打造好的二十多具护国驽全部带上,正好在实战中检验一番,现不足之处也好再改进。穆异竹更是精神振奋。这等重视自己技艺的君王可称千古少有,深感自己遇上了明君知己,拿还能不尽心尽力!

    此番是出征平叛,不是巡游,萧若本想让韩妃等五女及阮江燕回宫去,他一想起韩妃作为自己挡刀的怪梦,就打心眼里寒。谁知她们一个也不愿回宫,说什么也要跟皇帝身边。口口声声说皇上御驾亲征时身边也不能离了人伺候,带宫女在身边就不如带她们云云。

    萧若南巡一个月期间,跟她们这些美丽客人的少女日日恩爱缠绵,郎情妾意,也自有些不舍。又念及四大王族在后宫的势力太深,如今四王一起作乱,后宫难保会不会出点什么乱子,倒是跟在自己身边最为安全,只得罢了,反复叮嘱韩妃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脱下身上穿的金丝软甲,以备不测。

    韩妃等五女不回宫,阮江燕小妹妹自然也不回了。身兼皇帝贴身护卫的玉妃铁寒玉就更不消说。依旧是美女环绕。与南巡的阵容一般无二。

    军队出征在外,虽有将领不得携带女眷的规定,可君临天下的皇帝不在次限。皇帝御驾亲征,亲临凶险难测的战场,原本就是振奋军心之举,天子排场照样马虎不得。要是皇帝身边连个侍女都不带,天下爱臣民反会觉得怪异,搞不好传出皇上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的风言***……

    此事由于加入了大量禁军步卒,比不得御林军清一色的骑兵,行军度大为缓慢每日只能行军几十里,不过好在随时都有地方官将陈王一行人的行踪传来,也无追丢之虞。陈王与一众王侯门急急如丧家之犬,疯狂向东方逃窜,他们的目的已经明确无疑了——正是要逃回唐宋两王的封地。

    萧若胸有成竹,王侯们远离离京城,已经很难成什么气候,唐宋两王的兵力加在一起也只有四万,王师一至,势必土崩瓦解,不出意外的话,很难有所为。

    如此由开封向东,一连行军大半个月,渡过泗水,近水,七万大军以进入齐鲁大地,离唐宋两王位于山东靠海最东北角的封地,日近一日。

    这日清晨拔营启程之时,突然见秦义慌慌张张上奏刚收到的重大军情:陈王集结唐宋两王封地的四王军马,与北方三镇南下的大军汇合,总兵力过十万,兵峰西指,一举攻占山东重镇青州,叛军号称三十万大军,传榜四方,榜文中扬言要杀到京城废掉当今伪帝,拥立陈王登基……唐宋两王还大肆动员封地民众,下令所有成年男子入伍。气焰甚是嚣张!

    萧若听罢,霎时间又惊又怒,倒不是因为叛军的十多万军队多过己方,那些王侯有多少能耐,他是领教过的,常言道:一将无能,累死千军,何况陈王一方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很难想象敌人军中有多少人死心塌地的为他们卖命,敌兵虽多,却也不足为惧;而是边镇三侯爷竟然擅自调派边防大军弃关南下,倘若契丹人趁机大举来犯,北疆长城一线旧的沦陷了,后果不堪设想!

    原来,边镇三侯爷奉召不得不进京时,就悄悄下令手下边防大军缓慢南下,所以才能这么快就跟唐宋两王军队会师。看来她们自知皇帝削藩之举势在必行,早就有了联合朝中重臣作乱反扑的打算,至于边防胡虏之事,他们早就顾不上了。

    萧若尚未盘算好对策之时,是日入夜时分,又传来个好消息。

    临时御帐内进来个高达的中年汉子,但见此人黑面大耳,颧骨突出,脑前头剃的光秃秃的,脑后拖着一条老长的鞭子,身上只有兽皮粗麻扎成的粗陋衣服,形貌甚是古怪。真是女真完颜部领的弟弟完颜古雷——也是皇帝那所谓的结拜兄弟。

    完颜古雷面色不大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道,洪声道:“女真部下臣完颜古雷,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赐座,呦,这不是朕的好兄弟么,怎末大老远的从关外处长白山跑过来探望朕,要是提前派人知会一声,朕该亲自出营相迎才是!萧若随口客气套着,暗自揣摩他的来意。

    完颜古雷不但不起身,反而拼命的磕头,语带哭腔道:“雄鹰般英武的圣天子,仁慈无边的万王之王,您在关外的子民就要被杀绝了,皇上救我们一救啊!呜呜呜呜……”说着说着,他当场泪流满面。蛮化为开之人至情至性,喜时大笑,悲时大哭,没有哪么夺礼仪讲究。

    萧若心头猛的一动,当即长身而起,亲自走上前区将完颜古雷扶起来,温言道:“完颜兄弟,究竟生了什么事?好好说,朕能帮上忙的,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完颜古雷谢着站起身,道:“回皇上话,天杀的契丹人也不知怎么得知两个月前那场大战的战况,契丹可汗气得暴跳如雷,一口咬定我们女真人吃里爬外,出卖了契丹人,才导致最终一败涂地。契丹人誓要复仇雪耻,在最短时间内集结了六万大军,由大王子耶律留戈统率杀奔长白山我们女真部落而来,扬言要把我们女真男人杀的一个不剩,把女人全部掠去当奴隶……皇上救我们一救!!”

    说道最后,悲愤难抑,声音有些嘶哑。

    萧若听的大喜过旺,契丹人与女真人打起来,那简直再好也没有了,看来契丹人暂时顾不上与华朝开战,当真天助我也!这驱虎吞狼之计原本就是萧若一手促成,想不倒关键时候派上了大用场。

    他装出一脸沉痛悲愤之色,宽慰了完颜古雷一番,然后长叹道:“完颜兄弟来的真不是时候,现在我朝出了叛乱,自顾尚且不暇,哪里抽得出兵力去关外救你们?你看这不,朕正亲自领兵平乱呢!这可怎么生是好?”心里暗想别说我朝现今无力出塞远征,纵然有实力,也不会劳师远征去救你们女真人,而是直接杀向契丹王庭,就像汉武帝一样,一拳把对手打到在地。

    “苍天啊”我们女真人真要万了!我们部落成年男人总共也不道七千人,契丹狗贼光军队就派了六万人,我们怎末抵挡得住啊!完了,完了,呜呜……完颜古雷含泪悲呼道。

    萧若心下暗暗有种莫名的快意,背地冷笑不住:“该!你们女真人在历史上不是很能打吗?当时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时,整个部族只有区区八千成年男子,但打起号称百万大军的辽国时,简直跟秋风扫落叶一样,后来的满洲女真就更不得了不但灭了蒙古的黄金家族,还趁乱入住中原……怎么着?现在面对人家契丹人的六万大军,就吓成这副熊样了!”然而现在毕竟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他也不愿看见还未成气候的女真人,被鼎盛时的契丹人灭族。

    萧若沉吟一回,道:“眼下我朝自顾不暇,决计不可能兵远征长白山。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言,女真不多既然是天朝藩属,而今有难,朕绝不会袖手旁观,只要做得到的,朕一定出手相助,这话倒也是诚心诚意。

    “粮食!”完颜古雷横袖一抹脸上的泪水,猛地抬起头来,粗犷的虎目中满含着坚毅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