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激情逼供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事后,两名工部官差当先快马回京。南巡大军也继续沿官道北浩浩荡荡,一路而行,队伍婉蜒十数里,马蹄如雷,锦旗好似一条巨龙缓缓北上。

    沿途百姓望见这等排场仪仗,无不跪倒在道路两旁,拜伏于地申时之末,天色已渐入黄昏,大军来到江北数十里的一个小城,就在城外妥营驻扎,同时命地方上供应饭菜,依价付给银两。

    萧若本想像寻常一样进城妥歇,可是数日前皇帝才遭遇逆臣率众犯驾,虽说最后平定了,仍然不少人心有余悸,未防再碰上类似的事,皇帝周围护卫骤然间加强了许多,他要是进城过夜,不但大内侍卫全体随行,还势必会有大批御林军随他进城,以便在皇帝临时居处严密布防,搞不好夜里还要施行全城宵禁。萧若觉得太过扰民,自己在哪里都能睡一晚,没必要搞得这座小县城鸡犬不宁,便下今就在大营里设御帐安歇。

    这个消息不径而走。虽是一件小事,县城居民们也能从中体会到皇帝的体贴百姓之意,以及爱民如子,城内民众弹冠相庆,欣喜的奔走相告。当个少年皇帝力排众议,下召免除全天下的苛捐杂税后,臣民心目中的威望正处在急逮上升的当儿,任何一点微小的恩德,都能在他们中广泛流传。下面民众渴望太平年月,渴望国泰民安,在国势渐衰、天下行将大乱之际,出现了这么位英明果决的皇帝,仿佛黑夜中乍见光明。不免在他身上投注了太多的期望,与幻想。

    夜幕深垂,小城外的大营内。御帐中红烛高烧,火光通明,熏香镣绕于半空萧若照常坐在御案前,一本一本批阅奏折,韩妃等五女外加阮江燕一个,环统在他周围。细心侍候着。他满眼俱是美人笑脸如花,加上少女身上幽香四溢,似馨似馥。沁人心脾,让他感觉就如同置身于百花丛中。倒也不觉为苦。

    其中有一册京城户部官吏呈上的折子,上奏查抄白江王齐氏一族家产地结果,共计抄得现银二百四十七万多两,另有金银古玩珠宝无数。外带齐氏一门遍布全国各处的店铺庄田产业,居户部官员初步算,折合白银不下千万两之巨。

    萧若看了不禁倒一口冷气,朝中这些个百年豪门巨族果然富可敌国,多少年来,也不知利用权势之便,搜刮了几许民脂民膏。

    是为朝廷一大驻虫。

    萧若心头来气,命柄笔太监批复“充入国库”四字他看过这份奏折后,心头沉重。没有心情再批阅下去,便伸手把奏折堆一堆,道:“朕倦了,今晚不看了,明日在路上时再看。,侍侯的太监们垂应是。皇帝说什么,还不就是什么,他们怎么敢多事?收拾好奏折笔墨,一齐躬身退出御帐萧若伏在御桌上羹眉沉思,久久不语随着南巡取宝之举顺利结束,他全部心思逐渐转移到南巡另一大目地上来:一举铲除以四大王族为的豪门大阀,重新整顿吏制。离京城越来越近,他的紧迫感也日益增加,要动手就只有在路上动手,一旦回到他们根深蒂固的京城,再想下手可就难了。可走,要想铲除这些个百年大族又谈何容易?

    华朝自开国伊始,就对世家大族太过侍重与纵容,以至于数代之后尾大不掉,朝廷上形成有点类似于东晋时、皇帝与世族共治天下的局面。萧若简直不敢想像倘若东晋哪个姓司马的皇帝,突然间想把王谢两大豪门巨族灭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要么该皇帝还没动起来,就被王家谢家连手废掉,然后另立新君:要么战端一开,无休无止,使原本就根基不稳的东晋王朝,在内乱与动荡中迅走向土崩瓦解“现今华朝江山,虽还没有到东晋时“王与马,共天下“的夸张局面,但世族势力在朝中根深蒂固,非同小可,全天下百姓甚至早已认可了四大王族地然地位。萧若此前借题挥,将齐氏一族打压下去,都表现得十分谨慎,他自己先不开口,巧妙的利用另外三大王族落齐家,最后在朝堂上达成将齐家人贬爵抄家、但不杀一人的妥协,使齐家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但若要把四大王族一锅端掉,当是谈何容易!

    萧若愁思百结,索性拂袖而起,道:“朕要出营走走,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别跟着。周围嫔妃们见皇帝的样子,八成是遇到难题了,也不敢在这时胡

    闹。

    ,便一齐恭声应是。

    皇帝虽说要独自出门,旁人可不敢大意,为防不测,赵德鹏仍带了好几名武艺高强的侍卫远远跟随。

    萧若忽然起意,要铁寒玉也一道出去转转,铁寒玉欣然应允。

    两人换过一身寻常服饰,相揩出营而去,一些侍卫远远跟地在后面,出了大营,便是县城城郊。十五正是月圆之夜,一轮明月如银般挂在天际,明净如水。大地万物像撒上了一层银粉。夜风习习,空气间夹杂着清新的泥土气息,如诗如画。萧若暂时抛开烦心事,与铁寒玉一路谈谈笑笑,指点夜色下风景,倒也不亦乐乎,宛如一对出外踏青的情侣。

    两人兴致高昂,四处走走看看,萧若时不时与乡村间的村民村妇攀谈。对方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道是个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晚上与女伴出城游玩,说话全无顾忌。

    萧若有意无意间提及当个皇帝,村民们登时赞不绝口,说起皇帝御驾亲征北灭异族铁骑、南剿郡阳水寇的功绩,一个个跟亲眼看见地一样,吹得很是离谱。再说到皇帝下召减免苛捐杂税的事,村民更是大呼吾皇英明神武,庆幸自己生在好年代。

    萧若表面上虽不动声色。实则心下喜慰不巳,暗想公道自在人心,上位者做得好与坏。天下所有臣民心里都有一把尺子,是好是自己能丈量清楚,太平是粉饰不来的,民心向背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后来,两人都游玩得累了,来到一片稀疏地林子里。地上绿草茵茵,花香浓烈。两人并肩坐倒在草地上歇息时今巳过初夏。天气一日热过一日暑意。

    ,即俱到了晚间,夜风中也带着热气,两人所穿的衣物都不厚,铁寒玉霜白肌肤上渗出细密地香汗,使身上市的地方衣衫贴着动人的娇躯,异常诱惑萧若看着抨然心动,伸手一把将她香喷喷的娇躯楼入怀里“皇上…”铁寒函撒娇似的**一声。像征性的扭动挣扎一下,也就不动了。美脾徽闺,嘴角挂着丝痴迷地甜笑。乖乖窝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她如今英风尽灭,臻低垂,红晕上脸,纯是一付娇羞的女儿态。哪儿还有平日里巾国不让须眉的英姿。萧若情火大炽,低下头,在她吹弹得破的粉颊轻轻一吻。

    铁寒玉难得有机会与皇帝两人独处,此时亦是情动,娇躯一阵麻,粉面更红,出“缨咛”一声娇啼。夹热的鼻息喷在他怀里,紧紧闭着美眸,已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

    萧若忽然笑道:“爱妃呀,你说朕这个皇帝当得怎么样?,到底年轻,做出一番成绩之后,要说完全没有一点洋洋自得之意那是骗人地。

    铁寒玉睁开美眸,娇媚万状白了他一眼,咯咯脆笑道:“什么样?你呀……荒淫无道的小昏君一个!咯咯咯……,萧若哑然失笑,忽起促狭之心,猛地一个翻身,把她柔若无骨白嫩娇躯压倒在身下,邪邪笑道:“敢说朕荒淫无道?!朕现在就荒淫回给你见识一下!

    打情骂俏之中,铁寒虽原本就要欲拒还迎的屈服于他的“淫威”,突然间想到好几个侍卫还在远处看着呢,虽然自己两人在林里,他们直接着不见,但也使她大感羞涩之情,急急道:“皇上不要!不要在这里……我们回御帐好不好?“说到后来,声如蚊吟,羞得面泛桃花。

    萧若大笑道:“你我夫妻敦伦,天径地义,朕爱在哪就在哪,与旁人无关!哈哈……看你这小东西还敢不知死话的批逗朕不,你难不知道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现在才后悔可就晚了!”说时,两只手老实不客气伸进她衣衫里,对她火辣娇躯寻幽探秘,恣意怜爱。

    “别……皇上不要在这里。要是叫人看见臣妄就没脸见人铁寒玉的娇躯转眼间变得滚烫,娇喘吁,也不知是在抗柜。还是迎合。

    萧若忽然停下手中的侵犯,凑到她耳畔,低笑道;要是答应朕一个条件,朕可以饶了你,不在这里把你给你说怎么样?嘿嘿嘿…。

    铁寒玉只道皇帝又要玩什么新花样,芳心又爱又怕,嗔道:“皇上,臣妄已经是您地人了,臣妾整个人都是皇上的,您要怎样,还不是怎样。臣妄在皇上面前,哪有什么可讲条件的东西?”

    萧若听得一阵飘飘然,男性尊严得到极大满足,要不是这件事关系重大,他真想立即抱她回大营御帐,与她共浴爱河,回报她的深情。他沉吟着道:“爱妃告诉朕,当初究竟是谁指使你进宫刺探朕的真假地?”

    铁寒玉骤闻此言,眼神顿时一清,望着他眨巴眨巴美眸,幽幽道:“皇上不是答应过臣妄,不再追问这件事的吗?,萧若道:“事关重大,朕不问个请楚。寝食难安……

    铁寒玉听了,默默不语萧若心念急转,道:“相信前几日陈王妄图谋逆拭君之印象深刻。我们私下里且打个比方,倘若当日陈王阴谋得逞,一命归西了,你说天下会变得怎样?陈王能不能如愿登上皇位

    铁寒玉听得楞了楞,这话要是别人说出口,那可是犯忌讳的事,她不敢接口,但皇帝自己说又不一样了,她知道皇帝这么说,必有他的道理,便回答道:“那可难说。假如皇上……嘿,那个了,陈王能否接位,还要着他善后的手腕如何,看他能不能得到文武百官的支持,乃至军队的支持。要是他弑君之事走漏风声,天下臣民不服,登位的也许会是雍王殿下,搞不好皇家宗室之人也会生出非份之想……”她越说越感到后怕,到后来,语音都微微颤,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萧若接口笑道:“皇帝死于非命,反正朝局必定有一番动乱是不是?那你再说说我朝江山社稷会有什么影响。,铁寒玉更走满面忧色。沉吟良久,方道:“我朝到今日,数代来积弊重重,内忧外患,换个差点的守成之君都不能挽回局势,陈王雍王都不是那块料,只有…“”她痴痴地望着皇帝,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崇拜之情,“只有皇上您才有那份雄才大略!”

    “照哇!”萧若抬手拍个巴掌,笑道:“局势才刚刚有所好转,要是朕在这时候突然死于非命,陈王如果压不住局面,立刻就是天下大乱之势,华朝完蛋了不要紧,接下来的混乱之中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老百姓可有得苦了。只有朕,才能让天下局势转危为安,你说对不对?”

    铁寒玉连连颔不已“既然是这样,那爱妃还不把指使你进宫之人说出来,让朕早有提防,否则,要是那个居心叵测之人也想弑君谋逆,朕可没有把握一定能够躲过。说与不说,爱妃你自己掂量着办,要知道全天下人的命运就拽在你的手里。“萧若一本正经道。他情知铁寒玉行事虽极有原则,可正义感同样强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能攻破她的心防。

    铁寒玉听罢,满脸迷茫矛盾之色,半晌说不出话来萧若知道她的决心已经动摇,就差推最后一把了。他两手魔手再度开始在她娇躯上四处游走,施展拿手绝活挑逗撩拨,一会儿威胁道:“说不说?你倒是说不说?不说等下别求饶喔耳边甜言蜜语,连哄带骗……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