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一网打尽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果真是你,朕的好弟弟。你已然贵为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看来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今日是要弑君篡位了?”

    “篡位?!”陈王姬煊嗤嗤冷笑不住,“你我同属先帝血脉,凭什么你当皇帝?你荒唐任性,愚昧无知,把朝堂不当朝堂,将祖宗基业不当一回事,只知一味玩闹,数年间搞得天下行将大乱,江山社稷早晚要断送在你手里,你有什么资格坐在龙椅上?我比你适合得多,这个皇帝应该由我来当!我处心积虑多时,等的就是这一天,我要一举夺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万里江山是我的,皇后表姐原本也是我的!哈哈,哈哈......”他面红脖子粗,越说越是激动,到后来,嘶声忘形大呼,眼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诛昏君,辅佐新君即位!”人群中的江湖亡命之徒不失时机地轰然大呼,声势惊人。人群另外一部分蒙面死士倒一声不响,只死死盯着包围圈中的皇帝,目中凶光毕露,如同看准了猎物的野兽。他们与江湖亡命不同,并不需要大声拍陈王马匹,以表忠心。

    “哦?你连朕的皇后也要,看来你暗藏狼子野心不是一日两日了。”萧若微露不屑之意,不疾不徐说道。陈王系先帝时的赵贵妃所生,算来与当今皇后赵凤儿正是表姐弟,原来他暗恋表姐多时,怪不得对自己恨之入骨,不夺到皇位誓不罢休!

    正说之时,躺在大青石上的思怜及两名宫女悠悠醒转,她们三人满眼迷茫之色,浑似搞不清楚适才为什么听琵琶曲时,听得好好的就睡着了。醒来之后,突然看见不远处围着杀气腾腾的数百人。吓得花容失色,手足并用爬起来,一齐躲到皇帝身后。

    “你既然死到临头,我不怕告诉你。当日枫州城弑君之事也是我安排的......”说道这里,陈王语气忽然一转,盯着皇帝。似笑非笑道:“并且,你这人是不是真的是我皇兄,还难说得很,搞不好就是假冒的!”

    萧若心中一动,自己冒充皇帝之事难道泄露出去了?不可能啊,白莲教只有两人知道,他们与自己的合作诚意毋庸置疑,在还没有从自己这里获得任何好处之前,决计不会把这天大的秘密宣扬出去......除非,除非当初铁寒玉就是受陈王指使进宫查探的。

    陈王厉声道:“不管你是真是假,总之你休想活过今日......”

    陈王身后的黑衣蒙面人上前一步,恭声道:“主人,夜长梦多,请主人下令动手,以免节外生枝。”

    陈王右手高高举起,扬声道:“所有人听着,获昏君之者,封万户侯,赏金万两!”

    两三百人轰然响应,人人精神振奋,死死盯着大树下的皇帝,只待一声令下。

    山顶上一阵异样的死寂,只闻山风呼啸之声。

    赵德鹏等四名侍卫额头直冒冷汗,紧张得心儿都要跳出嗓子眼。

    高举这右手的陈王,忽然瞟了皇帝身后的宫女思怜一眼。

    思怜娇躯一颤,美眸中露出矛盾痛苦之色,暗暗一咬牙,突然出手,并指如戟点向皇帝背心要穴。

    这一指来得好快,赵德鹏等四侍卫虽也在皇帝四周,但他们全部心神都放在包围的众人身上,万万料不到皇帝这宠幸的宫女,竟会突然对皇帝下杀手,谁也援救不及。

    眼看着皇帝在劫难逃......蓦地,皇帝身形疾一侧,同时右手翻腕后抓,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准确无误扣住了思怜的脉门。

    思怜真气一泄,半边身子又酸又麻,浑身力气不翼而飞,娇躯就要软倒,被皇帝硬生生拖到身前来。皇帝深深凝视着她,“你果然还是动手了!”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思怜眼眶红红的,颤声道:“皇上,你怎么......怎么躲得掉的?原来你早就怀疑奴婢了......唉,皇上杀了奴婢吧。”

    萧若不答,冲不远的陈王道:“你这个隐伏在宫中的女奸细,早在朕掌握之中,朕今日假意中你们的奸计,其实是将计就计,将你们这些个居心叵测之徒引诱出来,一网打尽!三弟,朕最后劝你一句,早早束手就擒吧,如若不然,你不但赔了女人,折了手下,最后恐怕连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送掉!”

    陈王听了惊疑不定,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心里打鼓,难怪今番事情似乎太顺利了一点,他一直以为皇帝已入彀中,此时方觉不妥。

    萧若朝天空曲指弹出一枚金色小暗器,暗器上有多处小孔,一经劲风灌入便出“呜呜”的尖锐哨声,小暗器直射向空中,哨声远远传递开去。

    只听“哆哆哆”之声连响,悬崖下无数道铁索飞将上来,铁索末端装有坚固的钢爪,正事江湖人最常用的攀援工具。一只只钢爪扣住悬崖边的地面,随后铁索荡处,一道道人影自悬崖下翻上来。

    当先之人是一身劲装的铁寒玉,她手里提着一把巨弓,正是皇帝的射日神弓,随后翻上悬崖的俱是大内侍卫。搜嗖嗖之声中,人影翻腾不绝,足有一百多名大内侍卫跃上崖来,反把围住皇帝的六个江湖豪客包围,人人白衣银甲,威风凛凛。随皇帝南巡的一百多名大内侍卫中,除了在鄱阳湖小岛上大战时战死的死人外,其余全部到场。

    萧若扬声大笑,道:“三弟,你没想到吧!你们选在近山顶的丛林中埋伏,而朕的人干脆就藏身在悬崖下凹凸起伏的岩壁间,所以,你今早派人在这山顶一带搜寻了好几遍,什么也没现,自以为稳操胜券,其实,你们的行动早在朕的掌握之中。而朕的布置,你们却一无所知!”

    皇帝清声朗朗,响彻四方。这番话说完,不远处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江湖亡命之徒们面面相觑,他们这时笑不出来了,人人悄悄萌生出退意。他们只是陈王临时以钱财招揽来的人,当情势不妙时,便犯不着为陈王陪葬。只有蒙面死士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恶狠狠盯着皇帝,仿佛除了陈王的命令之外,什么事情他们都不关心。

    半山腰里远远传来呐喊打斗之声,陈王面色更是难看。不多时,一个浑身浴血的死士飞冲上山来,到的近前,朝陈王扑通跪倒,大呼道:“王爷不好了......”

    “下面生了什么事?”陈王急急道。

    这死士悲呼道:“回王爷话,我们留守在半山腰的人遭到御林军进攻,死伤惨重,就快......就快抵挡不住了!”

    “御林军?”陈王倒吸了一口冷气,身躯晃了晃,面上一丝血色也无,问道:“来了多少御林军?”

    “成千上万!”这死士回答。

    陈王只觉眼前一阵阵黑,隐隐约约听得半山腰“除叛逆”、“救皇上”的众人大呼声,呼声有渐渐上山之势,显然留守在半山腰的死士,已尽数战死。

    此时此刻,山顶上两方人马的形势诡异莫名。包围圈最里面是皇帝及四个侍卫,外带兰陵、思怜等四个女人,包围他们的是六个江湖豪客。而围着六江湖豪客的是铁寒玉率领的一百多名侍卫,再外圈则是两三百人的蒙面死士及江湖亡命,最后,山腰处还有成千上万的御林军将士浩浩荡荡杀来。

    萧若微微笑道:“三弟,你计谋败露,已然逃不掉了,不要再执迷不悟,早早投降了吧!你若此时率众放下武器投降,朕只会削你爵位,不会取你性命。朕,保你一生平平安安。”

    人群中的江湖亡命们,人人望着陈王,等他决断。陈王面色阴沉得可怕,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面临生死关头。

    陈王身后的蒙面黑衣人上前一步,恭声道:“主人,大事不妙!要不我们所有人护着主人杀出重围......”

    这话不说还好,一听这话,陈王陡然间大怒,反手“啪”的抽了他一巴掌,怒道:“逃,往哪里逃?天下虽大,哪里不是皇帝的土地?逃到哪里能逃出皇帝的追捕?!”

    此言一出,江湖亡命们人人脸上变色,他们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即便真能杀下山去,他们也再无容身之处。

    萧若大声道:“你知道就好,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陈王一瞬间下了决定,勃然变色,厉声高呼道:“所有人听着,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跟他们拼了!孤王指天地为誓,不论谁杀了昏君,便封王爵,拜大将军之职,孤王与他共享江山。人生在世,就在这么一搏!是封王拜将,还是背着叛逆之名屈辱而死,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大家给我上啊!杀了昏君!!哈哈哈......杀了他,天下就是我们的......”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