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微服入军营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华朝实行强干弱枝的政策。京师重地,共有三支大军拱卫,其一是御林军,约四万余人,属于皇帝亲兵,军械装备为全天下之冠,但成员多为世家弟子,数十载承平之下,这些平日最擅斗鸡玩鸟的公子哥,一旦上战场,能挥多少战斗力实在很难想像。

    其二是城卫军,约两万多人,归九门提督掌管,全部任务便是守卫京城各道城门及城墙,其他的事统统不管,自华朝开国以来,这支军队从未调离过京城。

    最后也是最为庞大的一支军队,便是禁军。禁军分两部分,分屯京城南北,通常称为南北大营,编制上南北大营各有二十万雄兵。但现今天下鼎沸,江山不宁,各地时有民变生,不少精锐都被抽调去地方平乱,昨日又被廖柄寒带走两万,眼下南北大营各只有十一二万军队。

    近午时分,南大营营寨之外大摇大摆走来三人,一个衣着华美的公子哥,及两个家人服饰的随从。正是萧若一行人。

    皇帝要是大张旗鼓来检阅禁军,劳师动众不说,看到的也肯定不是真实的一面,毫无意义。所以萧若三人乔装改扮,仿佛出外踏青的公子哥似的,神不知鬼不觉来到营寨之外。

    营寨大门处有十几个持枪兵丁把守,虽然其中几人在懒洋洋的打磕睡,几人在聊天,但显然不会让一般人进入军营重地。

    萧若随口问道:“你们谁有办法混进军营?”他只是这么随意一问,其实也没报任何希望。

    却不料,钱得子立时接道:“万……噢不,公子爷,奴才可以混进去,容易得很!”

    萧若一听大为惊奇,军营是何等重要的地方,岂是一般人进得的?先汉时,汉景帝去军营检阅,都要经过层层通报,让皇帝在营房外等了老半天才进去。一般平民老百姓想进军营,那是绝无可能。萧若狐疑道:“可不能表露朕的身份。”

    “用不着表露,看奴才的!”钱得子见皇帝似有不信之色,越得意非凡,要在皇帝面前露一手。

    三人走近营寨大门,兵丁们现了这三个不之客,领队的大胡子喝道:“干什么的?快些滚开!哪家的公子哥,恁般不长眼,军营也是好逛的吗?再不滚远些拖你们进去吃一顿板子。”

    赵德鹏听此人出言不逊,辱及天子,就欲上前教训与他。被萧若一把拉住,见他微微摇头,只得作罢。

    钱得子陪笑道:“哟,这位军爷好威风!失敬失敬。我家公子爷爱四处找乐子,可还从未进过军营,想进军营里去逛逛,还请行个方便。”

    大胡子瞪眼叱道:“混帐!军营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瞎逛,走走走,有几远走几远!”

    钱得子微微一笑,自怀中掏出一锭足有五十两重的银元宝,笑道:“军爷们辛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军爷们喝茶。我家公子爷对钱财向来不在乎,关键找个乐子,还请各位军爷行个方便!”

    银元宝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光,十几兵丁全围了过来,眼巴巴的望着他手中银元宝。他们一月饷银才区区一两七钱银子,还从未见过这么大锭银两。

    大胡子气焰顿时矮了下去,抓抓脑袋道:“这……不太好办啊兄弟,要是给当官的知道,我们搞不好要挨板子……”他一脸为难的样子。

    钱得子笑道:“我家公子爷进去逛一圈就会出来,要不了多少时辰,而且……我家公子爷素来慷慨大方,军爷们行个方便,回头我们出来之时,必将再以一锭大银奉谢各位。”

    “当真?”兵丁们乱轰轰道。

    钱得子笑道:“我家公子爷从不说戏言。”

    兵丁们七嘴八舌商量了几句,最后,大胡子道:“那好,放你们进去,不过要快些出来,否则出了事我们可不管!”

    “多谢各位军爷了。”钱得子含笑把银两递给他们。

    兵丁们便移开拒路木桩,让三人大摇大摆走入军营。

    在皇帝面前显露了一回本事,钱得子洋洋得意,转头却见皇帝阴沉着脸,目光中杀机隐隐,他心头一寒,搞不懂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萧若万万想不到禁军军纪如此溃散,照这般看来,那不是只要出点银子贿赂一下,任何人都能进入军营重地?——包括敌人!这还了得了!!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大开杀戒,将**无能的将领、见钱眼开的士兵统统杀个精光,以正国法!

    京师禁军尚且糜烂到这般田地,地方上的驻军可想而知,他终于明白两三万契丹铁骑为何能纵横河朔,如入无人之境。朝廷不像朝廷,军队不像军队,这样下去,不消几年,华朝看似庞大的基业就会土崩瓦解,绝无幸理。

    他深深吸了口气,波澜起伏的心绪稍稍平复,思路便回复清明。过错在于将领带兵无能,造成军纪溃散的将领,罪不可恕;而那些私收贿赂的士兵罪过却不大,在这种军队里,只怕无论换哪个在守门,都会生这种事,难道真能将全军杀光不成?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三人一路走来,只见营房林立,校场宽阔,但士兵们三三两两一片散慢情形,赌博的赌博,聊天的聊天,哂太阳的哂太阳,洗衣物的洗衣物,打架的打架……就是没有操练的。见他们三个不相干的人走来,也不加查问,似乎早已是司空见惯。

    萧若感觉似乎来到了菜市场,简直哭笑不得。揪着一个士兵,问道:“你们当兵的怎么不勤加操练?”

    这士兵白他一眼,一副“你新来的吧”表情,道:“操什么练?我们前天才刚操练过。”

    萧若彻底呆掉了,什么叫前天“才刚”操练过?!这话怎么听着怪新鲜的。

    萧若的怒火已快到失控的边缘,道:“你们的将军是谁,此刻在哪里?”

    “喏!”士兵伸手一指,露出个怪怪的笑容,满脸龌龊。

    萧若无暇领会他笑容的含义,三人便顺着他所指,来到一所高大的营房之外,还未走近,便听见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倾而又近了些,听得更是清楚,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呻吟声,似爽快也似痛苦,另有男子低沉的喘息声,敢情里面正上演一出漏*点大戏。

    “奴家要死要死……要……啊!将军好猛,饶了奴家……啊,将军你真坏……”

    “小浪货,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老子要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嘿,这一下真带劲……”

    “嗯嗯……将军好猛喔,奴家受不了了……”

    “你说,老子是天下第一猛男!”

    “将军好坏,这种话犯忌讳。将军是天下第一猛男了,把皇帝放哪?”

    “嘿嘿,当今皇帝是个二尾子,放着后宫三千佳丽不能享用……要换了是我啊,嘿嘿……”

    萧若当即就气炸了,二话不说,“砰”的一脚踢开房门……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