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逍遥国里得逍遥(大结局)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中国南部边境,巴拉汗山的山颠,怪石嶙峋,巉岩突兀,山崖之下孤峭陡立,寸草不生,一片云海翻腾不止。

    就在这山崖之上,却站着好多的人,不过以女人居多,而男人只有两个。

    不用说,这就是龙霄和他的家人了。

    龙霄那日与冠军离开了黑魔岛,在冠军的要求下,把他送到了过去结识的一位在日本做医师的华人朋友家中养伤,而龙霄则返回了中国,经此一役,龙霄与冠军有了一种很默契知己的感情,冠军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龙霄知道他回国后必定是会来找自己的。

    回到A省,他的父母及所有的女人悬到嗓子眼里的心才总算是落了下来,欢喜之情,可想而知,就在回去的当晚,龙霄的脸,差点都要被老婆们亲得肿了起来。

    花香芸与柳琬果然没有忘记自己对龙霄的承诺,默许了他这种特别的关系,而龙霄决定回逍遥国与她们成亲。

    不过现在回去就没那么千艰万苦,要简单得多了,龙霄先买了一架大型的直升飞机,然后开始购买逍遥国里需要的东西,其中以药品居多,自然,司马轻鸥的假肢是少不了的。

    龙霄本来还很犹豫是不是该带方家慧与周云娜去,她们虽然知道了逍遥国的秘密,但他总觉得带进去有些不合适,然而没想到的是,所有的老婆的一致要求要让两人前去,特别是花香芸,还威胁龙霄,要是不带上方家慧,那她也不去了。龙霄也完全相信方家慧与周云娜能够保守这个秘密,便也答应了。

    在这段时间里,龙霄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带着朱丹霁等去了南京明太祖朱无璋在紫金山独龙阜玩珠峰下的孝陵恭恭敬敬的祭祀了一番,然后用两个月时间陪她们好好的在国内各名胜之地游玩了一遍,至于国外,就暂时不忙去了,反正这一生还有的是时间,今后再说吧,不过纵是这样,逍遥国的女人还是大开了眼界。

    两个月后,龙霄用直升飞机载着父母、儿子和所有的女人出发,只两天时间就到了巴拉汗山,很快就飞过了那片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眼瞧着要到了当日他见到的直升飞机残骸之处,也就是桃花瘴出没的地方,龙霄就不敢向前开了,找到一个相应来说比较平阔的草地降落下来,跟着就让所有的人戴上了防毒面具,然后各自去拿随行的物品,龙霄当然是能者多劳,肩上负着个大背包,一只手提着一只特大号的皮箱,倒真像是出门赶了集一般。

    有了防毒面具,便很容易通过了桃花瘴,时间又不急,大家像是登山锻炼身体一样说说笑笑,停停歇歇的向上爬,让龙霄回忆起第一次到这里时那种艰辛,心中真是百味杂呈。

    大半天之后,大家才上了山颠,因为都累了,便找了遮身之所,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旭日刚升,大家便起来了,见到崖下那种奇险深兀的情景,逍遥国的女人们还没什么,从来没有到过这里的女人,明白要到的地方是这崖下,胆子稍大点儿脸上微变,胆子小的已是一脸苍白,身子微微发抖,而君仪更是紧紧的捂住了小龙的眼睛。

    龙霄默默的望着小龙,再瞧了瞧不远处血狼剩下的那几根残骨,内心里又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叹,小龙已经有四岁多了,完全有了对外界的记忆能力,他会安心的在落后了数百年的逍遥国里生活吗?还有,其实自从司马轻鸥与血狼爬上天神崖之后,就有如启动了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是接通了两个世界,并且随着自己的频繁进出,难保有一天不会被别人发现,这里的秘密又能守多久?如果一但逍遥国的人与外界全面接通,那么对这上千万的百姓是福是祸还很难可以定论,而自己,只能是听天由命,尽量让事情向逍遥国百姓有利的方向去发展了。

    正想着心事,那边司马琴已经将藏在一块大石后的绳索和顾子通设计的机关取了出来,然后又在离崖边最近的一块大石上装好,龙霄瞧了瞧,见是几个铁轮和一个铁柄,只要将人绑好在绳索上,然后上面的人转动这个铁柄,那么就可以垂到崖底。

    众人不再耽搁,便由龙霄握柄,先由司马琴抱着小龙先下崖去接应大家。

    崖上加上龙霄自己,一共十八个人,又多是娇滴滴的弱女子,绳索自然不能放得太快,等到将所有的人和物品都放下去,足足花了十多个小时,夜色已深,月儿也悬在了中天。

    龙霄完成任务,便将绳索收了上来,仍然藏在一块大石下,跟着便走到了天神崖边,深深一吸气,已是跳了下去,一阵呼呼风声之后,便落入了那潭中,等他快速的冒出头来,却见司马琴已经带着所有的人到了对面的岸上等着了,那里却停着一只小木筏,想是她们上次来的时候做的。

    游过去上了岸,所有的女人都拍起掌欢笑起来,小龙还没有睡,瞧见爸爸玩高空飞人,更是又蹦又跳,弄得君仪赶紧向他招呼,危险动作,切莫效仿。

    这一下崖,所有的人都感到了这里与外界气温的不同,虽是夜晚,但仍然让人暖洋洋十分舒服,逍遥国的女人自然不会有什么,但龙霄的父母与方家慧、谢如云、花香芸、柳琬、张绮、苏菲菲、周云娜几人却大感惊奇,花香芸与柳琬早就采了一大把鲜花捧在手上,见到龙霄一上岸,就递到他的手上道:“皇上辛苦了,臣妾们给你献花啦。”说着两人就学着电视上的动作给了他一个万福,然后互相瞧了一眼,都觉得滑稽,抱在一起“格格”的笑了起来。

    龙霄知道给这两人见到自己的帝王威风才能让她们心服口服,现在也懒得和她们说,招呼了一声,便带着大家出谷而去。

    缓慢而行,四五个小时之后,才到了西山村的前面,碧痕就说要去找马车,但龙霄立刻否定了,她如今可是皇妃之尊,要是忽然出现在这里,岂不让人疑心,当下就让司马琴与波伊丝两人前去,此刻人多,一辆马车可不够。

    一个小时之后,眼瞧着已经快要天亮,便听到道上“的的”的马蹄之声传来,却是司马琴与波伊丝两人一人驾了一辆马车驰至,马是瘦马,车厢也甚是破旧,但勉强可用了。

    不过司马琴与波伊丝很是细心,不仅赶来了马车,还带来了无数逍遥国里的衣裳,就连小龙也有份。大家在车厢里各自换好,外界这些女子中,以苏菲菲最是适应,要知道经常拍古装戏,她早就习惯了,而周云娜生怕龙霄不高兴,中规中矩,不敢乱说什么,又是花香芸与柳琬两人穿了长裙罗衫,嘻嘻哈哈的大觉新奇好笑。

    大家上了车,仍由司马琴与波伊丝驾车,向着京城方向而去,在路过黑煞所在的那个山谷之时,龙霄忍不住向下面瞧了好久,黑煞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过些日子他将亲人们的安顿好,可得好好找它叙叙旧才是。

    一路上穿村过庄,见到百姓们在田间地头劳作说笑,路人们也相互问候有礼,神情都非常安详而幸福,龙霄顿时一宽,看来司马轻鸥与顾子通的确是不负他的厚望啊。

    到了下午之时,已经到了广州,真是大道通衢,骏马争驰,高柜巨铺,尽陈奇货,秦楼楚馆,清歌娇啭,茶坊酒肆,坐客如云,男男女女都是衣着光鲜,容光焕然,比过去不知繁华靡丽了多少。

    此时,从龙大海夫妇起,从外界进来的人,没有不像龙霄初来桃源时感到震憾与惊骇的,她们只是听龙霄说起什么逍遥国,都以为只是一个极小的地方,没想到现在仅仅只瞧到一个城市,就会有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多的人。

    龙霄与父母及外界的女人坐在一起,见到大家都甚是惊异,而花香芸与柳琬似乎对自己要尊重了些,再也没有取笑自己的意思了,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对这里充满了振奋和期待,心中也觉高兴。

    龙霄不想惊动地方官员,只是让司马琴去重新雇了三辆有马伕的豪华双骑马车来,让父母与小龙坐了一辆,可以方便他们休息,自己依然呆在君仪、花香芸等现代女子的车内,好随时回答她们的提问。

    逍遥国有不少的百姓见过龙霄与几位娘娘,为不暴露身份,龙霄决定暂不下车,早日赶往京城,吃睡就在车上将就,而车伕与马车则是一天一换。

    行路匆匆,过得苏州、杭州、湖州三地,情景都是与广州一般繁盛热闹,商贾云集,在第五天上,便到了京城的地界。

    入得城来,君仪等现代女子这才是彻底开了眼界,只见是红楼画阁,朱门碧户,雕车兢驰,毕服珠履,人头簇动,箫鼓喧空,气象又与别的城市不同,花香芸透过车窗瞧了老久,再也忍不住了,打了龙霄一下道:“喂,这里真的都是你的地盘,你真的是这里的皇帝,这些也真都是你的子民。”

    龙霄知道花香芸她们这一下是被触及到灵魂了,哈哈笑道:“是不是真的,等一会到了皇宫就知道了,不过你这‘喂喂’的到了宫里可不行,小心朕打你的屁股。”

    花香芸听他开始自称“朕”了,这时闻起来来好像也不怎么刺耳,对着他吐了吐舌头道:“好了,有什么规矩你得叫人来教教我们,免得我们扫了你的面子。”

    她这话一说,除了君仪已经跟着朱丹霁等学会了宫庭之礼,柳琬、苏菲菲等全部点起头来,就是方家慧也在微微颔首。

    没多久到了皇宫之外,当所有从外界来的人见到了这座世界上绝无仅有用黄金做成的宫殿在阳光下雕梁画栋,飞檐连霄,光芒万丈的样子,全部是目瞪口呆,魂驰神眩,这才知道龙霄从逍遥国带出去的财富,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到了皇宫外城,两百余名身着黄金盗甲的禁军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而城墙之上,也站着长长的一排士兵。

    见到有马车到了,一名头领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大声的喝道:“大胆,皇宫重地,闲人不得入内,来者是谁。”

    龙霄的马车走在前面,那车伕被这一喝,骇了一跳,连忙跃下车跪下道:“将军,是车里的客官叫我来的,不关小人的事啊。”

    龙霄知道该是自己现身的时候了,伸手一掀开布帘就钻了出去道:“黄宝国,你连朕的马车也要拦么?”他在车内听得清楚,拦车的这人是他过去在军中的一名随身亲兵,不过打仗特别勇敢,他登基后就提携此人做了禁军里的一名四品校尉。

    那黄宝国见钻出一个人来,定睛一瞧,脸色顿时变得惊恐无比,“哎呀”一声,双膝一曲,猛的跪在了地上,埋着头大声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他这么一跪,城墙上下的禁军都瞧见,许多都认识龙霄,顿时只听到一阵盗甲兵器撞击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高声呼喊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龙霄叫了声“平身”。然后一指那车伕道:“上车,进宫。”

    那车伕那里想到自己拉的这个客官就是民间盛传正在某处闭关修行的皇上,这真是自己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慌忙磕了三个响头,重新上了车,赶着马车进了皇城,而龙霄则又钻进了车内,见到所有的女人都用一种充满敬畏的眼光望着自己,不由一笑,对花香芸道:“这下你相信我是真的皇帝了吧。”

    花香芸有些脸红的望着他道:“相信,相信了,龙霄,你还真威风啊,我爸管的人不少,却不像你这样。”

    龙霄笑道:“你爸叫做公仆,领工资的,朕叫做国君,这逍遥国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自然是不能比。”

    花香芸“哼”了一声道:“算你拽。”

    一路之上,自然全是禁军们呼喊“万岁”的声音,还没到内城,又有一名四十来岁,身着天铁盔甲的将军骑着马匆匆赶到,离着龙霄的马车还有三丈来远,就滚落下来道:“臣禁军统领华世涛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龙霄听到是他,便又钻了出去,站在车外,微笑着道:“华将军,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华世涛道:“能为皇上效命,是臣等的福气,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龙霄点点头,让他平身,又道:“华将军,你去传朕口喻,让司马宰相马上进宫来见朕。”华世涛连忙去了。

    将进内宫,已经有无数和太监与宫女推着龙辇凤辇等在那里,龙霄知道这些天来日夜赶路,大家都疲倦了,早有安排,让朱丹霁陪着父母到已经准备好的延寿宫去,然后君仪母子、方家慧跟着朱芷清暂住凤仪宫,花香芸、柳琬跟着朱芷贞暂住凰栖宫,周云娜则跟着碧痕住在芳沁院,而波伊丝与谢如云跟着司马琴住在她的怡心宫里,孩子也让人立马去接进宫来。

    等到所有的人安排好,龙霄便回到了自己的元亨宫的书房里等着司马轻鸥的到来。

    一个小时之后,司马轻鸥一脸喜色的让人推着轮椅进屋,见到龙霄,就要下跪,龙霄知道他身子不方便,连忙止住了。

    两人分君臣坐定,龙霄也不罗嗦,就将自己出去的情况大体说了一遍,然后说出准备尊父母为太皇太后及与君仪、花香芸等大婚的事情。

    司马轻鸥道:“皇上,在你出去之后,我也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父母就说他们过去是修道之士,本不愿再入尘世,结果被你感动,所以现在才进宫来与你共享天伦之乐,而花小姐她们就说是选进宫的秀女,只需随便编造一些让人难以对证的籍贯就是,这也不会有问题,不过只是波伊丝就难了点儿,她毕竟过去是大明的皇后,现在却再与你为妃,实在有违教理,而且咱们朝中还有许多过去大明朝的旧臣,只怕会引起他们对皇上你的非议。”

    龙霄道:“司马丞相,你的顾虑朕也想到了,不过朕倒有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对外宣布大明宣仁皇后已死,波伊丝是宣仁皇后的失散多年的孪生妹妹,自幼被天煞族的人抢去,两人长得非常像,朕一见心喜,有意封她为妃。”

    司马轻鸥摇头道:“这样的理由,只怕堵不住大臣们的悠悠众口,皇上,如果你真的舍不得波伊丝,不如就像过去一样,把她放在宫外,偶尔接进来玩玩就是。”

    龙霄一笑道:“其实宫闱之内,孽情极多,当年的则天皇后,也不过是伺候唐太宗的一名才人,杨贵妃也曾是玄宗的儿媳,波伊丝不过是前朝的皇后,说起来要比这两人容易让人接受多了,更何况朕还只说娶前朝皇后的孪生妹妹,大家心里上过得去就行了。”

    司马轻鸥连忙一揖手道:“皇上,你岂能为一个女子有损自己的圣誉,千万三思啊。”

    龙霄忽然一叹道:“司马丞相,你的意思朕知道,但你想过没有,波伊丝对朕情深意重,在平定天煞族一事上立有大功,现在又有了孩子,你说着不错,朕的确可以让她和过去一样,但对波伊丝来说,太不公平了,朕如果封她为妃,只是有损圣誉,而若是放任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宫外,给朕生下的孩子也无法封为王子,朕于心何忍啊。”

    见到司马轻鸥还要再劝,龙霄挥手止住道:“司马丞相,朕的心愿只是想让逍遥国百姓怎样活得更好一些,而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明君、圣君,朕实在不想活在别人的嘴里,那样实在太累了,倒不如退位让贤,让想当这个圣君的人来做。”

    听到龙霄说出退位让贤的话,司马轻鸥骇了一跳,连忙道:“这个……这个皇上,其实如今逍遥国国力愈盛,百姓安乐,乃自建文圣祖六百年来从所未有,百姓们现在对皇上是感恩戴德,视如天人,好些民户家中都给你设了长生牌,就是偶有不妥,也是无妨,也是无妨。”

    龙霄知道司马轻鸥是个旧脑袋,又不想和他闹得太僵,见到他同意,总算松了一口气,便问了一下顾子通的情况,这才知道天煞族的人如今已经让他冶理得与逍遥国的百姓没多大的差别,而且居住和婚配环境也改善了许多,再过个三五年,应该就完全没什么问题了。

    说了一阵子话,龙霄就让司马轻鸥到怡心宫看望女儿,顺便试一试带下来的假肢。

    等到司马轻鸥一走,龙霄就叫来在外面伺候着的老太监刘光义,下了八道圣旨,第一道便是立即尊龙大海为仁敬太上皇,蒋家玉为慈安太后,然后另下了七道旨,封秀女君仪为西宫德馨皇后,秀女花香芸为容贵妃,秀女柳琬为如贵妃,秀女谢如云为息贵妃,秀女张绮为瑞贵妃,秀女苏菲菲为襄贵妃,秀女波伊丝为玉贵妃,择日成亲。

    圣旨下达的第二天下午,龙霄正在延寿宫的书房陪父母聊天,而龙大海夫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享受到这样大的富贵,正在唏嘘感叹,却有宫女来报,正宫皇后带着一般娘娘到了。

    龙霄连忙让她们进来,不一阵,朱丹霁就带着龙霄所有的十二名皇后妃子到了,龙霄瞧着君仪她们已经全部换了宫装,如君仪等头发长的已是双鬟腻绿、高髻盘云,而花香芸与柳琬两人短发也让人向上挽作云髻,拿漂亮的玉簪子插了,然后极巧妙的用别人的秀发结在下面,让人无法瞧出是假的,一个个长裙飘动,翠带轻舞,眉妩连娟,樱唇皓齿,少了几分现代女子的时尚,却多了几分古典女子的柔美,真是千娇百媚,雪艳温香,像是一群凌波仙子一般。

    龙霄瞧得也有些意乱情迷,正要让她们坐下说话,却见朱丹霁、朱芷清、君仪三人领头跪了下来,众妃在她们身后跪了一地,而花香芸与柳琬的动作居然做得中规中矩,丝毫不差,脸上也极是自然,心中“格登”跳了一下,真不知这些女人要给自己出什么难题。连忙道:“霁儿、清儿、君仪,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蒋家玉也连忙道:“唉,你们都起来,有什么事站起来说话。”

    朱丹霁道:“皇上,臣妾等有一事相求,你如果不答应,臣妾们就不起来。”

    龙霄见着所有的女人都在点头,不由哈哈一笑道:“你们姐妹有这么团结和睦,朕见了实在高兴得很,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只要不太过分,朕都答应你们。”

    朱丹霁道:“好,君无戏言,皇上,你封了君仪姐姐她们,可是还遗漏了两人,臣妾等人都有些着急,只好来请你下旨封过。”

    龙霄是聪明人,只听到这句,便知道是什么了,断然道:“不行,方老师与云娜都是我请来的客人,岂能下旨封妃,特别是方老师,我怎能有那样的想法,你们这是想陷我于不义。”

    龙大海夫妇对望一眼,都大觉意外,蒋家玉道:“要霄儿娶方老师,这……这只怕不好吧。”

    这时花香芸抬起头道:“龙……皇上,你是知道方老师经历的,她一直准备独自一人的孤独终生,这你知不知道?”

    龙霄想起方家慧对男子那种畏惧之色,这事也可想而知,不由叹气道:“方老师就是有这样的想法,朕又岂能违背,还下旨逼她成婚,朕,朕成什么人了。”

    花香芸道:“可是皇上,如果我告诉你,方老师现在心中一直有个人,那就是你,你相不相信?”

    龙霄一时之间张目结舌,道:“这……这怎么可能,香芸,你不要乱说。”

    花香芸一脸正色的摇头道:“我没有乱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和方老师在一起,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东西不用说也猜得出来,就在你去日本那些天,方老师对你的担心绝不比我们少,那种感情也和我们没什么区别,还有云娜,昨晚你知道你下旨封了我们,她就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我……我都不说什么了,你倒还能忍心。”

    这时所有的女人都点起头来。

    龙霄苦笑道:“就算是我答应了,方老师也不会愿意的。”

    花香芸道:“谁说的,刚才我们已经一齐去问过方老师与云娜了,云娜自然是想嫁给你,但是方老师也没有反对。”

    龙霄一愣道:“真的,你没有骗我。”

    花香芸赌气道:“那你去问君仪姐,她可是老实头,永远不会骗你。”

    龙霄望着君仪,却见她点着头道:“皇上,香芸说的都是真的,方老师的心里面一定有你,否则不会做出那样的反应,香芸把她的事已经给我们全部说了,皇上,如果你不娶她,方老师这一辈子就太苦了,她要是能和咱们这么一家子人在一起,那会多开心啊,皇上,难道你不想更好的照顾方老师,不想让她过得更好吗?”

    龙霄听着君仪最后一句话,心中猛的一抖,是啊,如果方家慧能够跟着自己,那么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将化解她过去所有的孤苦,自己也更能细心的呵护保护她,他完全可以肯定,方家慧是会比过去幸福快乐的,这样的结果,也不是自己希望的吗?

    当下龙霄将眼光瞧到了龙大海的身上,父亲虽然不爱说话,但他的见解却是可以给自己指引的。

    龙大海知道儿子想听自己的意见,沉默了一阵,才道:“霄儿,做事不要顾虑太多,只要能让大家都快乐开心就行了,你自己决定吧,我和你妈没意见。”

    龙霄听出龙大海的言下之意,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好,你们全部都平身吧。”

    听着龙霄叫平身,那就是答应了,众女发出了一声欢呼,全部相互击着掌,庆祝起胜利来。

    这时花香芸走到龙霄身边道:“龙霄,别以为你当了皇帝,我就任你胡作非为,泡妞没有节制,方老师与周云娜只是例外,你有了咱们这么多的女人,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要是还想得陇望蜀,别怪我跟你没完。”

    柳琬听到花香芸说话,也走了过来道:“就是,香芸妹妹,咱们可要把这家伙瞧紧点儿,他的花花肠子可不少。”

    朱丹霁与朱芷清见到两女对皇上不尊,虽觉不合礼数,但又不好明言,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决定等到单独在一起时,再给她们好好说说。

    过得一天,龙霄便又下了旨,封方家慧为珍贵妃,而周云娜则为兰妃,与碧痕相等。

    十日之后,便是吉日,龙霄同时纳入一后八妃,逍遥国所有州府大庆七天,此时因是太平盛世,其热闹之景,已经远在当初与朱丹霁、朱芷清等人的大婚之上,而龙霄有众美女相陪,真是偎香暖玉,夜夜春霄,也老老实实的在逍遥国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

    *************************

    五年之后,合津县。

    这是一个寒冬的早晨,太阳刚刚升起,合津县城主要的街道上便站满了维持秩序的警察,而一队队的锣鼓队非常有节奏的敲击着,发出喧天的响声,一些可爱的小学生则手捧着鲜花站在了街道两旁,合津县政府所有的领导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了街面上等着。在街道外,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瞧热闹的群众。看样子,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极为显赫的大人物。

    九点多钟左右,只听前面有人在高声道:“来了,来了。”

    在一个领导模样人的示意之下,锣鼓声敲得更激烈了,跟着鞭炮声又响了起来,一时间热闹无比。

    没多久,一个车队驶入了主街,清一色的黑色,前面开道的是三辆奔驰,中间是一辆超长的劳斯莱斯房车,而后面又是两辆奔驰,整个车队瞧起来当真是富贵气派。

    就在这时,街道两旁无数的少女尖声叫了起来“龙霄,龙霄,我爱你。”

    随着这些声音,那辆劳斯莱斯的玻璃窗缓缓的降了下来,已经可以瞧见里面坐着一个面目成熟俊朗的青年男子和两名容貌白皙漂亮的少妇。

    这三人,便是龙霄、花香芸及朱芷贞了。

    在这五年里,龙霄的事业以惊人的速度扩展着,“腾龙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张绮的打理之下,已经成为了中国最有实力的影视公司,不仅投资拍出了好几部有国际影响力的大片,而且还拥有了自己的大型影视城,而他的“中国龙超市”开到了全国各地,由于与供货商的良好合作,生意都是异常红火,已经超过了在中国的外资超市,由于龙霄的理想,周云娜目前正在美国纽约筹备第一家设在国外的“中国龙超市”。而谢如云工厂生产的“斯龙”牌服装不仅在全国各市县有了专卖店,还远销到了国外,已经成了中国男装的代表品牌。另一方面,龙霄已经开始建厂做实业,他的超市已经有这么大的规模,自己产品的销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他的财富在作爆炸性的增长,传宗接代的能力可也不低,在他的十四个女人中,除了张绮、周云娜与柳琬,忙于事业,其余的都有了孩子,全部在逍遥国里成长,从外界进去的女人,除了君仪与苏菲菲,其她的依然回到了外面,谢如云、张绮与周云娜自不必说,方家慧专心的做“火种基金”的慈善事业,而柳琬则没有放弃她的警察事业,并且已经是正式升任A省公安厅副厅长之职,以她的年纪任此高官,在全国算是史无前例。花香芸与朱芷贞两人虽然已经作了母亲,却是最闲不住的,反正有朱丹霁朱芷清君仪这些天生适合当母亲的人照顾,那是可以绝对放心的,两人现在的任务便是给龙霄当私人秘书。

    这里值得的一提的是傅国清,这个正直的官员,已经被上调到中央担任要职,他虽然知道龙霄不只自己女儿一个女人,但对龙霄却非常欣赏,再加上女儿自己愿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不过要龙霄必须与花香芸领结婚证,龙霄知道他爱面子,反正自己这些老婆也没什么异意,因此对外界宣称的正式妻子便是花香芸,不过这样一来,由于傅国清如今在中国政界上的名气,龙霄在生意上可没少得好处。

    而龙霄今天回到合津县,就是准备将过去自己住的那片旧城区全部拆了重新修建,这可是需要数亿的投资,一但全部完工,合津县的城市面貌与旧城区居民的居住环境将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面对这个财神爷,高官之婿,这些县府官员岂有不巴结重视的。

    中午是在一顿盛宴中结束的,龙霄也不愿再听这些地方官员“噼噼啪啪”的马屁声,找了个借口,自己开着车带着花香芸与朱芷贞到过去自己居住的大院去。这就是经商的好处,只要老婆没意见,你就是带七八个美女,也没人说的,有的只是酸溜溜的羡慕。

    一路上见到城市里到处打着“欢迎大实业家、大慈善家龙霄先生回故乡投资!!!”标语,好久地方还挂着龙霄的玉照,真是英俊潇洒,神态迷人,难怪那些少女会忘情尖叫,一个男人,长得帅已经不容易,长得帅又有钱,就更难得,长得像龙霄这样帅又像他这样有钱的,那真是日后可以放在故宫博物馆供男人观摩的绝品了。

    到了大院,却见早围过来好多的人,当年叫龙霄去省城做鸭子的赵三姐也在其中,龙霄倒也没有架子,很热情的去旧街坊们打着招呼,大院一拆,一但照面积还房,这些街坊邻居们都要受益,也不枉他在这里住了二十来年。

    等来到自己家的屋外,却见修葺一新,上面居然还挂着一个古香古色的横匾,上书“龙霄先生故居”的字样,写着是龙蛇飞动,鸾飘凤泊,应该是出自本县名家的手笔。

    龙霄这时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偏偏花香芸加上一句:“龙霄,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什么革命烈士的家啊。”惹得龙霄向她狠狠一瞪,再也没有心思进去,转身便走。

    到了车上,却见来的人越来越多,又听到少女们喊龙霄的名字,花香芸撅撅嘴道:“龙霄,你要不要下去和她们握握手,随便瞧瞧有没有漂亮姑娘带到逍遥国去。”

    龙霄连忙关上窗,苦笑道:“我那敢,这两年你们两个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我可是老老实实的做和尚。

    朱芷贞道:“呸,你这样还做和尚,昨天晚上,你还让我和香芸姐一齐陪你……陪你那样,那有你这么做和尚的。”

    花香芸听到她提起昨晚的事,脸一红道:“不错,整个一个花和尚,反正你的艳史网络上到处都有,前几天我上网看到一个叫金庸隐徒风笑天的家伙写了部什么《现代艳帝传奇》,上面好像有许多你真实的事,也不知道他从那里打听来的。”

    龙霄道:“我靠,这家伙太过份了,揭人隐私,可千万别把咱们那个那个的场面写出来,那就丢人啦,算了,改天我叫人随便拿两三百万封住他的嘴,他要是再敢写,我就打电话给冠军,瞧这家伙的笔快,还是冠军的枪快。”

    朱芷贞这时打了他一下道:“先别说这些了,马上就要到春节,你该打电话给慧姐、云姐、琬姐、琦姐、娜姐她们了,咱们可要一起回逍遥国过年,我也想回去看我的峰儿了,也不知他长高没有。”

    花香芸也道:“是啊,我也怪想翩翩的,这次回去可要多呆一段时间。”

    龙霄道:“好好,反正你们也没什么事,就在里面住一两年吧,当母亲就要和孩子多培养感情,光靠皇后她们也不是办法啊,不过我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拈花惹草。”

    朱芷贞与花香芸一听,对视一眼,一人伸出一只手,从背后捏住他的耳朵。

    朱芷贞道:“哼,你现在这么吃香,用不着你去拈你去惹,自然有姑娘主动送上门来。”

    花香芸道:“不错,你知道咱们姐妹心肠都软,要是你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到时候咱们不给你买单都不行,绝对不能放心,你到那里,咱们是跟定啦。”

    后记

    《现代艳帝传奇》总算是结束了,第一件事,就是感谢各位兄弟的支持,没有你们,也没有《现代艳帝传奇》的一百五十万字,真的多谢。

    另外,有许多兄弟提出了疑问,龙霄的事业是不是还该做大一点儿,所涉的区域是不是还应该宽一点儿,还有,逍遥国今后的去向如何。我想有必要向大家回答一下,对于龙霄这个人物,我的看法是优点不少,但也有许多缺点,在他的性格里总的来说是属于防守型,是和平主义者,再加上他对自己这些女人强烈的责任感,在经历了黑田社的事后,就会像许多曾经当过英雄的男人一样,“江湖混得越老,胆子就变得越来越小”,他的主要精力,只会放在商业上去,而且会谨慎的避免一切敌人,那就没什么看头了。爱,可以让一个胆小的人变得胆大,也可以让一个胆大的人变得胆小,龙霄只能和自己十四位各种类型的漂亮老婆厮混了,估计有偶尔偷腥的可能性,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来讲,他也够享福了。

    然而,逍遥国这个秘密能不能保住,却是个未知数,毕竟知道的人太多了,而逍遥国一但面世,就将是一个震惊国际的政治问题,要带着逍遥国走出去,并且那迅速强大,就需要一个强硬的铁腕人物,一个处理事情能够狠毒的人物,这就不是龙霄所能胜任的了。《艳帝》可能会有续集,但目前不想写,一个是与龙霄及逍遥国交流太久,有些疲倦,写出来的东西灵感太少,如果不能比《艳帝》精彩,让大家骂,倒不如不写。二个是想完成自己的一个理想,写出另外一个男人的梦出来,而这个梦,却要比《艳帝》远远大得多。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