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浴血孤岛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H市,位于日本的北端,地理比较偏僻,但由于国小人多,H市也显得非常热闹,龙霄与冠军在下飞机之时,已经在洗手间按照日本人的面部特征迅速的易了容,当他们走出来时,已经和普通的日本人没有什么两样,而由于语言不通,龙霄便不说话,一切的交际都由冠军来做。

    当龙霄走到街上,瞧着H市整洁的市容,及人与人之间彬彬有礼的人际交往,以井然有致的公共秩序,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他已经过了盲目冲动的年纪,对于日本这个民族,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诚然,这个民族对于邻国来说充满了危险性,但也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他们为什么在经历了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内积弱,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在国内几乎没有什么资源的情况下,却能够在短短的十数年后就一跃成为世界上有数的经济大国?

    这第一是,他们的接受能力较强,特别是对西方的先进科技的引进,能够在极快的时间内转化为生产力,由于他们叫做大和民族,因此把这种精神称为“和魂洋才”。

    其二,日本人有一种武士道的死忠思想,这一点不仅在军队,而且在经济领域也是一样,他们的大公司一般实行的就是“终身雇佣制”,一个人进了公司,从低级干起,如无特别优异之处,那么他的升迁就是以年龄来决定,从训练生到课员、课长、然后是主任,55岁退休,这一生都奉献于一个公司,很少有跳槽的情况,而即使跳槽,在别的公司也很难受到重用,因为他们会觉得“对别人的背叛,就意味着将来对自己的背叛”是很可耻的事情,这也决定了日本的员工会把公司的荣辱和自己联为一个整体,避免了不必要的内耗,将自己的所有的能力与精力,都投入到公司的发展上去。

    其三,他们的有高度的生产民主集中制,在辈份上,年轻的员工对上司的礼节是像军队一样严谨的,甚至还有点封建的残余,但在工作上,他们能做到有才尽展,员工们的建议都有专门的档案,他们的加薪与晋升快慢就和这样的档案有关,而且会尽快将这些建议实际运用,一但制定出来,就要求全体员工为某一个目标全力以赴,如果不能实现,便“无颜见江东父老”,经常有公司的职员因无法完成重大任务而自杀的消息。

    其四,日本人的手段非常现实,带着明显的功利性,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他们都努力的寻找着一种捷径,无论是金钱还美女,甚至是好像很无耻的下跪请求,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想尽一切办法,这一点虽然与中国的传统道德大相径庭,但最后的结果,却常常可以收到奇效。

    其五,也是特别的一点,日本人的纪律性,在日本,无论是妇女与男人,对着国家都有绝对效忠服从的观念,可以为国家作出重大牺牲,在日本战败之时,像东京这样的大城市被美国炸得唯一完好的建筑就只剩下一个皇宫,所有的市民都要靠救济,但日本人表现出了相当大的自律性克忍,男人让女人,女人让孩子,没有一处地方出现哄抢或者插队,这是在很多的国家少有的情景。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民族可供借鉴的东西虽不少,但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老子天下第一,自认为是亚洲最优良的血统,自私而又野蛮,甚至贪婪,喜欢穷兵黩武,这就注定他会成为别国厌恶的对象,而对整个日本人民也是一种悲剧,他们在去欺负别人,算计别人的同时,那么有一天就会遭到相应的惩罚,广岛与长崎的两枚原子弹就证明了一切,这就是规则,就是天理。

    沉思之间,冠军带着龙霄先到一个银行办的存包处取了一个长型的大提包出来,然后坐上了一辆的士,到了一个海边的渔村,那黑魔岛就在H市的西面,距此还有四十海里,是海面上的一个孤岛。

    两人为防渔村里有老头子的耳目,两人去租船时并没有说要去黑魔岛,而只是说要到北边欣赏海中的夜景,并开出了极高的报酬,当下就有一个叫渡边淳幸的渔民愿意租快艇他们出海。

    到了晚上,龙霄与冠军就跟着那渡边淳幸到了海边,到了港口停着的一艘快艇上,龙霄见在上船之时,那渡边淳幸对着冠军稀里哗啦比手划脚的说了好久,等到冠军驾驶着快艇渐渐出了港口,龙霄问他那渡边淳幸到底说了些什么,冠军告诉他渡边淳幸说这个季节海潮平稳,向北怎么玩都没关系,那千万不要向西,否则就一定会出事,村子里渔民有好多都在那个方向失踪了。

    龙霄笑了笑,将他取的那个大提包打开,却见里面除了一把带着瞄准器的重型阻击步枪,另外还有两把手枪和一些子弹,龙霄见冠军正拿眼望着自己,似乎有意考他,他此时已经对现代武器并不陌生,拿起那枝阻击步枪打量了一下,微笑道:“G82型阻击步枪,德国生产,可以作为狙击步枪和大远程步枪混合使用,又准又狠,据说可以击穿轻型直升机的装甲。”

    见到冠军愣了愣,龙霄将枪抛给了他,又拿起了两把手枪,看了看道:“柯尔特德尔塔10mm手枪,美国制造,口径大、威力大、穿透性好。”

    冠军这时微笑了起来道:“行啊,龙霄,你不错啊,这也知道,我还以为你除了有一身神奇的功夫,枪法也不错,就只会做生意泡妞了,没想到对这些也了解。”

    龙霄将两只枪插在了自己的身上,也笑了起来道:“我能够活到今天,就是可以让别人随时意外。”

    冠军见到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眼中露出欣赏之色,忽然一转用舵,快艇已经由北朝西而去。

    冠军一路上沉默少言,龙霄一生所遇,女人多于男人,真有心和他结交结交,便道:“陈教官,其实刚才我打开这提包,心中还真是失望。”

    冠军道:“为什么?”

    龙霄摇摇头道:“武器太少了,按那些外国大片里的逻辑,咱们怎么得也要准备些火箭筒,手雷什么的,然后浑身挂满子弹,多威风啊。”

    见到冠军瞪着自己,龙霄又笑了起来道:“呵呵,开个玩笑,我知道你是个杀手,不会那么夸张搞笑。”

    冠军瞧着龙霄还挺轻松,道:“龙霄,你怕不怕死?”

    龙霄这时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怕,怕得要死,你不知道,要是我这一趟能够活着回去,那赚头就大了,可是要是我不幸夭折,只怕下了地府也要被我那些老婆的哭声弄得永不安宁,可是又有什么法呢,反正不来也来了,只好听天由命啦。”

    冠军一叹道:“龙霄,说真的,你是个厉害角色,但老头子也说得不错,你的弱点就是你这些女人,要是没有她们,你将来的成就会更大。”

    龙霄笑了笑道:“冠军,我给说实话吧,不错,女人太多,的确是让我在一些方面很被动,顾忌也不少,但我感到很幸福,真的,我想很少有男人像我这样的幸福,有时候甚至是感动的要命,除非是没遇见她们,但现在要是少了一个,我又会痛苦得要命,唉,总之,这种滋味你是不明白的。”

    冠军冷冷的望着他,嘴里硬生生的吐出了两个字:“种马。”

    龙霄扬着头,毫不示弱的回视他道:“就是种马,我也是有情有义的种马,要是有下辈子,我还愿意第一个向阎王老爷报名当这样的种马,我说你这是吃不着葡萄,反而来说葡萄酸。”

    说到这里,龙霄与冠军同时笑了起来,两人都知道对方在说笑,黑魔岛将至,血战在即,两人都把生死已经置之度外了。

    眼瞧着远方有一个黑点,那黑魔岛已经不远,就在这时,龙霄忽然发现前方水面上有好几个黑影在穿行,不由凝神道:“冠军,你看那是什么?”

    冠军只是瞥了一眼,便淡淡的道:“是海豚,这里非常多,再过去一点儿,还有许多鲨鱼群,全是凶残吃人的虎鲨,黑魔岛的名字过去就是这么来的。”

    龙霄松了口气,不由道:“冠军,过去你是怎么上岛的?”

    冠军道:“每一次都会有专门的船接送。”

    两人正说着话,那几条海豚忽然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尖叫,然后像是有什么东西来了似的,瞬间就消失了。

    龙霄觉得有些不对,道:“冠军,是不是鲨鱼过来了。”

    冠军忽然脸色大变,叫了声:“不好。”也顾不得说什么,猛的拉住龙霄,极速跳下船去,潜入了水中,就在这时,只听得水面上一声巨响,然后一阵光亮传来,等到两人浮出水面一瞧,那快艇已经不见了,只是还有一些碎片在燃烧。

    龙霄见了,也是骇然,一边泅水一边道:“冠军,这是怎么回事?”

    冠军沉声道:“是岛上的雷达发现了咱们,然后发射了鱼雷,那个渡边淳幸不是说有许多渔民在这一带失踪吗,应该就是遭到了这样袭击,老头子和这里的地方警署关系非常好,不会有人来查的。”

    龙霄道:“那你怎么知道有危险。”

    冠军道:“是因为海豚,它们对水中的动静是最敏感的,虎鲨群一般不会到这里来。”

    龙霄点头道:“不错,即使你判断错了,咱们大不了从水里面爬起来,总比糊里糊涂送了命好。冠军,看来很多东西我都要向你学习啊。”

    冠军道:“这些东西都是凭的长时间养成的一种经验,不是学就学得来的。”

    龙霄道:“老头子有这一手,难道你都不知道吗?”

    冠军苦笑道:“这就是老头子的狡猾之处,他对谁也不会完全相信的。我虽然到过岛上几次,但他从来没有给我说过岛上的布置。”

    两人说着话,龙霄见到冠军忽然做了一个动作,似乎是想把手中的那枝重型阻击步枪扔了,连忙道:“你要干什么?”

    冠军道:“现在船没了,前面马上就是虎鲨群出没的场所,我们根本无法再靠近黑魔岛,唯一做的只能是放弃,尽量保住自己的性命,左边三海里的地方有一大片礁石,咱们到那里去求救。”

    龙霄道:“冠军,咱们还不能放弃,这枪进了水,还能不能用?”

    冠军很肯定的道:“能,没有任何问题。”

    龙霄道:“那就不要扔,你到我的背上来,我托着你过去。”

    冠军道:“可是前面有虎鲨群。”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道:“你上来。”

    冠军听他的口气充满了果断与自信,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游往龙霄的身边,趴在了他的背后。

    龙霄等他伸臂将自己抱稳,也不耽搁,四肢划动,身子竟像一只大鱼一样在水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激射而行,冠军听到耳边的海水发出哗哗巨响,也是骇然心惊。

    前进了二十分钟之后,月光之下,又见到几个黑影在飞速的向自己这边钻来,背上全都有着尖翅,龙霄心中明白,是那些虎鲨到了。

    这时冠军拿起了仍然可以正常使用的阻击步枪,双脚盘住龙霄的腰,就要射击。

    龙霄道:“冠军,先别忙开枪,那提包沉到水里去了,咱们子弹有限,上了岛还有大用,不要在这里浪费了。”

    冠军在他背上道:“龙霄,你不要说自己想空手杀鲨鱼吧。”

    龙霄一笑道:“试试看再说,你抱稳了。”

    说着已经迎了上去,运足“天残地绝魔功”,照着当先的一条鲨鱼一掌劈去,他这一掌之力,在陆地上直可以碎石裂碑,但人在水中,已经大打了折扣,那鲨鱼又皮厚身大,被打得向一旁偏出,但却没有死,而另外几条鲨鱼已经张着大嘴围了过来,那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见。

    龙霄运足功力,一掌掌的拍去,那些鲨鱼中了掌,也是吃痛,也不敢紧逼,只是在他旁边摆动着尾巴,似乎在等他稍有松泄,然后伺机进攻,就在这时,又有一群鲨鱼窜了过来,跟着是越来越多,十分钟之后,在两人的四周已经聚焦了四五十条鲨鱼,黑压压的一片,龙霄与冠军两人都是暗自心凛。

    这时一条鲨鱼又张口向两人扑来,冠军道:“龙霄,我腿下绑着猎刀,你取出来。”

    龙霄心念一动,说了声:“用不着。”右手五指紧骈,忽然向下一潜,已经到了那鲨鱼的腹下,照着上面猛的一插,他这手此时何异于锋利的刀斧,对着的方向又是鲨鱼全身最柔软最薄弱的腹下,顿时剖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里面的内脏随着血水落了出来,那鲨鱼随之也翻身浮出了水面。

    龙霄见这一击奏效,当下信心大起,如法炮制,又出手杀死了五条鲨鱼,只是这四五十条鲨鱼要全部杀光,只怕也要让他大费精力。

    然而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鲨鱼都舍弃了两人,向着那死去的六条同类扑去,开始撕咬起来,而且还有一些远处的鲨鱼向这边赶到。

    冠军见状,忙道:“龙霄,快走,这些虎鲨最凶残无情,酷嗜血腥,就是同类也不放过,等一下它们将这几条死鲨吃光了,咱们就再难脱身。

    龙霄答应了一声,避过这团已经染得鲜红的海水,又向前疾泅起来,不时还可以瞧到有鲨鱼闻着了血腥味向那边游去。

    约半个小时后,龙霄在冠军的指点下,绕到了黑魔岛的左侧,从一片礁石上了岸,然后迅速的钻入了一丛茂密的森林之中,但只走了十米,冠军就让龙霄停住,然后用阻击步枪的红外线瞄准器,对着前方四处探望,龙霄知道他是在侦查监视器,笑了笑道:“这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躲过这些东西,没人能瞧得见我们的。”

    冠军此时对他的能耐已经毫不怀疑,当下便坐在地上,将阻击步枪拆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拧干,仔细擦拭,而龙霄也拔出腰下的两支手枪拆开,撕下身上的一块布来擦拭。

    十多分钟后,两人都把枪重新组装好,冠军留着红外线瞄准器没上,望着龙霄道:“你有什么办法避过监视器?”

    龙霄笑道:“老方法,你到我的背上来。”

    冠军微一思索,立刻道:“你要从树上走?”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中华功夫的奥秘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今天再给你露一手,你说,老头子在那里,咱们往那一个方向走。”

    冠军摇了摇头道:“不,龙霄,老头子奸滑得很,刚才那枚鱼雷,他虽然未必可以肯定是不是有人会对自己不利,但不会没有警觉,我们是没有办法找到他在那里的,为了不让他逃走,现在必须将他的退路封死。”

    龙霄道:“你说是先毁了他的交通工具。”

    冠军道:“对,这岛上与外界相通的就是船与直升飞机,只要将这两样毁了,老头子就没法脱出去,咱们再动手除掉他所有的手下,然后再慢慢找他。”

    龙霄道:“你的意思是说硬拼。”

    冠军点点头道:“这就是我说为什么危险的原因,这岛上处处都是隐蔽的监护器,无论咱们怎么躲都躲不开,迟早是会被他们发觉,到时候他们反而可以悄悄埋伏在暗中袭击我们,这样咱们就危险得多,而硬拼这个办法虽然笨,便可以消耗光他们所有的有生力量,这是个孤岛,没有人会来管我们的。”

    龙霄知道冠军说得不错,这就如同下象棋,当棋盘上所有的棋子都被吃光了,那要抓老帅,就可以探囊取物了。

    当下道:“这岛上有多少人?”

    冠军道:“一般在二百多人左右,全是老头子从各地选拔来的精英。”

    冠军说着这话,并不忙上龙霄的背,忽然从腿下拔出一柄猎刀来,将阻击步枪放在地上,手里拿着拆下来的那红外线瞄准器,说了声:“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一边四处观察监视器的位置,一边在树林里左绕右绕,没多久就消失了。

    龙霄明白他这样做必然有自己的原因,便耐心的等待着,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瞧见冠军小心翼翼的用外衣兜着一包东西回来,一打开,竟是八个直径在十厘米左右的圆形地雷。

    冠军道:“这是美制E28地雷,结构虽然不大,但威力极是惊人,咱们就用它来炸了老头子的船与飞机。”

    龙霄笑了起来道:“你这叫做就地取材,借花献佛。”

    冠军淡淡一笑道:“只不过这地雷和手雷不同,开关一触动,就没有缓冲的时间,所以只有用子弹击打开关,你没问题吧。”

    龙霄道:“没问题。”

    冠军道:“那好,等一下我们要分头行动,过去岛上直升飞机有两架,大小船只有十多艘,必须全毁了。”

    他说着向南一指道:“咱们先住这边走,到时我再给你说待会儿怎么办?”

    龙霄让冠军趴在自己的背上,双脚一蹬,身子已经是拔地而起,到了树杈之上,他背着冠军,再加上枪枝、地雷等物,负荷已是颇重,因此无法像平时独自一人那样在树颠飘然滑行,但尽量踏在高一点儿的树枝之上,监视器已经无发查觉。

    向南纵跃了二十分钟之后,眼瞧着已经要出这片森林,冠军让龙霄停在一株树上,用瞄准器仔细观察下面的一切,才叫龙霄带着自己下去。

    龙霄稳稳的落在地上,冠军下了他的背,再次检查了一阵周围,才道:“放心走吧,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向前走了三十来米,已到了森林的外沿,便可以见到岛里的情况了,却见这个岛并不大,应该和雍园差不多,森林前面是一块空地,空地前面距此百米的地方有一幢独立的仓库,仓库的门在前面,不知有多少人,但后面却站着十三名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手持着各式武器的黑田社成员。在远处,则有四幢四层楼高的建筑,也不知老头子会在那一幢楼里。

    冠军一指前面那幢独立的仓库,悄声道:“这里面放着岛上所有的燃油,咱们先炸了它。”

    龙霄立刻懂了他的意思,道:“你这是想打草惊蛇,声东击西,是不是?”

    冠军点头道:“不错,我就是要让岛上混乱起来,这样咱们才能趁乱接近码头和机场。”

    龙霄道:“你说分头行动,怎么个分法?”

    冠军向北一指道:“码头在那里,引爆了这油库之后,会吸引看守码头的一部分人过来,你就悄悄向那边走,然后自己见机而行,而我则去那几幢楼后面的小型机场炸直升飞机,到时候咱们依然在这里会合,敌人太多,要是面对面的血战是不理智的,最好能引到森林来各个击破。”

    见到龙霄点点头,冠军拿了六个地雷给他,龙霄连忙也脱下外衣小心兜住了。

    一切准备好,冠军这才将那瞄准器上到了阻击步枪上,托在肩头,带着消声器的枪管只发出“哧”的一声轻响,子弹已经飞了出去,立刻有人倒在地上。

    冠军一击得手,并不停歇,板机连连勾动七次,便有七人倒在地上,而这时另外六人惊骇了起来,但不知子弹从那里来的,只是举着枪“呯呯”乱射,冠军叫了声:“龙霄,你速度快,立刻去引爆油库,我掩护你,记住,拖两具尸体过来,他们的衣服有用。”

    龙霄答应了一声,已经如离弦的箭一般的疾射而出,冠军不停的开着枪,那六人也全部倒在了地上。

    龙霄片刻间就到了那油库,却见前面又钻出了三个人出来,不等后面冠军发枪,挥手之间,已经将那三人射倒在地。

    他到了油库,也不从前门而出,奋力一掌挥出,风声呼啸,那砖石所砌的仓库墙壁顿时穿出一个大洞,里面整整齐齐堆着的油桶已经是清楚可见。

    龙霄也不耽搁任何时间,从地上拾了一把手提冲锋枪挂在颈子上,一只手提着一具尸体,就急速后撤,他知道冠军只要能见到油桶,剩下的事就可以交给他了,果然,他刚走出五十米远,背后“轰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跟着是热气逼人,火光冲天,那油库已经被冠军的子弹引爆了。

    龙霄回到冠军身边,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将那两具尸体的黑色制服换在身上,见到楼房与码头已经有不少的人大声叫嚷着赶了过来,两人一点头,各自沿着森林的南北方向背道而行。

    龙霄向北走了两百米左右,见北边已无森林,而那港口就在前面三四百米的地方,仔细一瞧,一共有十一艘船,有七艘快艇,两艘打渔船,两艘游艇,三三两两的停在一起并不集中,自己手中提的五颗地雷也不知道够不够用。

    外面已经越来越乱,黑田社的人在岛上穿梭来去,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便一跃而出,低着头向码头走去。

    眼瞧着到了码头,此时他数了一下,除了已经被吸引到油库那边去的,这里还剩二十来名黑田社的成员,而他们的身后,所有的船只是呈一字排开着的。

    龙霄走了过去,一名黑田社的成员便高声吼了起来,似乎在询问他做什么,龙霄也不回答,举起手提式冲锋枪来,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梭子。还没等其他的人反应过来,身子忽然急速展动,像鬼魅一样从他们的身前奔过,子弹却是不停,等到他弹匣里的子弹打空,这些黑田社的成员几乎是面对面的被全部当胸击倒。

    龙霄回头见到远方又有无数的黑田社的成员向码头奔来,事不宜迟,纵身到了船上,将五颗地雷安好,四艘大船各放一颗,然后将手枪拿在掌里,跳下水中,将分散的快艇集中在一起。

    就在他推到第三艘快艇,岸上已经有人到了,龙霄眼明手快,在水中双枪齐射,顿时便击毙了五人,但这时来的人越来越多,纷纷向他举起了枪,龙霄也不敢托大,急速的潜入水中,只见到不时有子弹射下来,他当下调整气息,沉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在水中向右侧飞快的潜游,一会儿到了离码头两百米远的地方,却见那些黑田社的成员还在向水里射击,人数大约在四十人左右,便悄悄的又绕到他们的后面,靠近一人,将掌心贴在他的背后,暗劲一吐,那人就倒在地上。

    龙霄见黑田社都在注意水中,根本没想到刚才还在水里的敌人会从后面杀来,当下身子连闪,手臂挥动,便有十来人无声无息的倒地而亡。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黑田社的人无意回头瞧见倒了一地的同伴,开嘴吼叫起来,但这时龙霄手中已经拿了两柄冲锋枪,身形幌动,手指勾动,火舌狂吐,剩下的人要么是没有来得及转身,要么是转身后对方身形太快无法瞄准,不一阵,码头上已是遍地尸横,血流成河,除了龙霄,再无人站立。

    就在这时,只听到小岛里接连两声巨响,火光腾到了半空,龙霄知道,是冠军得手了,当下匆匆跳下水,将七艘快艇推在一起,然后在岸上举起枪,挨着将那地雷引爆。

    冠军说得不错,这地雷的威力的确大得惊人,随着爆炸声接连而起,所有的停在码头的船只都被毁坏得面目全非,烈焰熊熊,完全不能用了,看来老头子的退路已绝。

    龙霄完成任务,想起与冠军的约定,取了几个手提冲锋枪的弹匣,连忙向那森林掠去。

    到了刚才的地点,却见油库燃烧得正旺,而过来的黑田社成员站在那里也是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着,岛内的三处地方的忽然爆炸,应该是让这些人也懵了。

    龙霄正在担心冠军能不能顺利撤退,却听见侧边树木沙沙之声,冠军已经回来了,两人初战告捷,双目对视,都是大为振奋,伸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过了一阵,龙霄道:“老头子现在跑不掉了,咱们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只是不知道这岛上还有多少人?”

    冠军道:“刚才他们正在集合,我估计了一下,应该还有一百多人。”

    龙霄道:“咱们就在这森林里将他们消灭光。”

    冠军点点头道:“好,我们来把他们吸引过来。”

    当下也不用阻击步枪了,从腰下拔出一把应该是刚才弄到手的没有消音器的手枪来,一抬手,就将离自己最近的敌人射倒,而龙霄也不客气,两把冲锋枪“嘀嘀嗒嗒”的响着,立刻就有四五人中弹而亡。

    这时黑田社的人终于发现了敌人所在,一边叫嚷着,一边卧倒着向这边射击,没多久,就有更多的黑田社成员赶到,子弹如雨点般射向龙霄与冠军藏身之所,而两人则边打边退,越进越深。

    龙霄见到黑田社的人开始进入森林,而且似乎嘴里一直在用耳机对话,抬头见到一棵树上有监视器,抬手就要把它击烂,冠军连忙道:“先别忙,黑田社的人只所以敢进来,就是仗着有这玩意儿,等他们全部进来了再说。”

    龙霄点点头,便随着冠军注意着地雷继续向里行去。

    两个小时之后,两人估计黑田社的人进来得都差不多了,便开始行动,凡是瞧见监视器,便全部击毁,这一下,黑田社的人失去了总部的有效指挥,不时可以听见地雷声与惨叫声响起。

    冠军故意响着枪声,将黑田社的人吸引过来,而龙霄则跃在了空中,他有夜视之能,对着冠军周围的敌人居高临下的射击,真是毫不费力,两人相互配合,绕着森林游走,到了天色渐明之时,已再也没有听见森林里还有其他人的声音了,进来的黑田社成员竟在不知不觉间被他们全部消灭。

    龙霄再次跃上树梢,四处查看了一下,确定森林里再无敌人,一跃而下,便背着冠军急速的从树枝上出了森林,却见外面火光虽然已尽,但浓烟滚滚,弥漫着整个小岛。

    两人刚走到小岛的中间空地上,正准备去那几幢建筑搜索,就在这里,只听得一阵机器的轰鸣声,两人都听出什么了,脸色都是一变。

    果然,就在这时,前面百米外的一处草坪忽然从中间分开,一架的直升飞机忽然一下子升在了空中,并且急速的向两人驶来。

    龙霄与冠军都预感到事情不对,却见那直升飞机侧门架着一挺重机枪,火光呑吐,照着两人猛烈的扫来,龙霄身法快捷,在子弹扫来的那一瞬间已经避开了,但冠军无物可遮,而直升飞机上的那重机枪手极有经验,封死了他躲避的角度,冠军腿上,肩上,顿时中了枪,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躺在了地上,手中的枪也掉了。

    龙霄见到那直升飞机正要转弯回飞,冠军实在危险无比,连忙一掠身,已经将他抱在了怀中,在空地上飞奔起来,想要到那些建筑里去,但那直升飞机比他快,子弹直向他追来,龙霄只得改变方向,躲过了子弹。

    冠军听到空中除了机器声,还有一个人在高声狂叫,不由道:“龙霄,老头子在上面,你快放下我,你一个人跑起来要快得多。”

    龙霄那里肯放,抱着冠军在空地上不敢走直线,作无规则的掠动,好几次都差点被老头子的子弹打到,情景危险之极,而冠军也是心焦,高声的叫他放了自己。

    眼见着直升飞机又飞了过来,龙霄计算了一下高度,似乎比自己的轻功极限要高,但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就在老头子又准备开枪之时,将冠军用柔劲一抛,身子已经凌空飞起,但气劲将竭,离那直升飞机还有两米的距离,只听他大喝一声,左脚在右脚上一点,身子忽然又升了起来,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直升飞机的脚架。

    老头子虽然知道他身手骇人,但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此时重机枪已经没用了,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正要探头向龙霄射击,却见到眼前人影一幌,龙霄已经翻上了直升飞机,一挥掌,就将他的手枪打落在地。

    黑田社几近灭亡,老头子对龙霄与冠军已经是恨之入骨,在监视器上瞧到是两人上岛,早就下定决心要亲手将两人置于死地,因此一直坐在直升飞机里通过地下机场探出的潜望镜等两人出来,就在这块空地上将两人杀死,本来以为是稳操胜券,但不料龙霄会这么神奇,竟然一下子就跳到直升飞机上来了,当下厉叫着挥舞着双掌向龙霄劈来。

    他的空手道或许也算是一流,但在龙霄的眼里,却是无足轻重,不过此人太过要紧,不敢多做戏弄,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双腕,向上一拧,竟将他的手骨生生的折断,老头子顿时发出了刺耳的惨叫。

    龙霄也不对他多说废话,这时手臂一伸,已抓住了他的喉咙,五指用力,“格格”几声,老头子的头便歪在了一边,已经死得透了,结束了自己充满着罪恶的一生。

    龙霄将老头子的尸体从高空中扔了下去,手一伸,已搭在了那直升机飞行员的脖子上道:“马上降落。”

    那直升机飞行员对龙霄这种超人般的能力早就骇得差点要傻了,嘴里连忙“嗨嗨”的答应着,落在了地上。

    龙霄飞快的将冠军抱上飞机,连点他肩上与腿上的大穴,将血暂时止住,然后一掌将那飞行员击毙,自己到了操纵室,由冠军指挥方向,向着岛外急速的飞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