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血战前的承诺(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时间匆匆,转眼过去了二十一天,在这二十一天里,A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是周弘基与胡庭山等高层领导被收审,然后跟着倒霉是他们下面那些大小喽啰,龙霄交给柳琬的那份“皇家夜总会”的名单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另一方面,柳琬成立了专门针对史光治的扫黑及扫毒的专案组,对涉案人员全部进行抓捕,不过在抓捕史光治的过程中,他已经意识到死期将至,带着几个亲信在一幢大楼里负隅顽抗,结果被全部击毙。柯杰则成为了省城黑道的新老大,他知道龙霄此时的身份已经完全不同了,倒也没来相邀,只是将他恭恭敬敬的请到“盛明大酒楼”表态这一生都愿意听他命令行事,而龙霄只是淡然笑之。“盛明大酒楼”的生意实在让他有些伤心,不过以他今时今日在省城的地位与交际,要盘活一个酒楼简直只是几句话的事。

    面对着气象更新的A省,龙霄的欣喜之余,心中却充满着担心,他一直在向柳琬打听着老头子的消息,此人一日不除,他就永远不会安下心,如果老头子一但略微恢复元气,那么他将受到惨烈的报复,他已经准备就在这几天,秘密的将所有家人送回逍遥国去了。

    柳琬给他却带来了冠军的消息,他虽然还在中国,但一直没有露面,不过将自己知道的每个国家的黑田社分支全部通知了警方,而警方立即与这些国家的安全机构取得了联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的分支都连根拔起,黑田社已经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唯一没有行动的是日本政府,他们采取了一种太极般的应付手段,口口声声的说要调查清楚再作行动,得不到政府的支持,就是国际刑警也无能为力。

    这天下午,龙霄陪着父母与老婆们到离省城百多公里的一个名胜风景游玩,张绮与苏菲菲也暂时没有走,并且已经融入了这个大家庭里,众人说说笑笑,真是其乐无穷。而那段经历让龙霄得到了很多的感悟,事业虽然重要,但以冷落家庭作为代价,的确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只是小龙被柳琬带了些天,居然很有了些感情,嘴里不时“柳阿姨柳阿姨”的叫着,惹得君仪在他耳边说了好几次,颇有些言下之意,但龙霄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摇头不语。

    就在兴头上,龙霄的电话却响了,他见有些陌生,拿起来一听,里面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龙霄,你好么?”

    这个人的电话,龙霄一直在等,他不由脱口道:“冠军。”

    冠军在电话那边道:“不错,是我,有个消息想告诉你,只是不知道现在你还有兴趣没有?”

    龙霄头脑一闪,便道:“是不是知道老头子的下落了,他在那里?”

    冠军也不多罗嗦,道:“就在日本H市的一个叫‘黑魔’的小岛上,我准备后天就过去,老头子是黑田社绝对的精神领袖,他要是一死,黑田社才能彻底完蛋,这就算我为这些年做的事进行一个赎罪吧。”

    龙霄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道:“算上我一份,老头子不死,我和我的家人也得不到安宁。”

    冠军道:“龙霄,我也不瞒你,给你打电话,我就是知道这一点儿,而且也只有你和我联手才有可能完成这件事,不过有件事我必须郑重的提醒你,黑魔岛是老头子布置了无数年的老巢,我虽然去过两次,但对里面的情况非常不熟悉,要是去的话,将是非常冒险的事,不过现在不去,老头子一但找到了其它藏身的地方,只怕我们这一辈子都别想找到他了。”

    龙霄道:“那以你的估计,咱们去的胜算有几成?”

    冠军沉默了好一阵才道:“五成,可能还不到。”

    龙霄心中顿时一紧,冠军不会乱说,他本身就是个刺杀的高手,而且也知道自己骇人的身手,居然只敢说有五成的把握,那么这个黑魔岛应该的确有让人恐怖的地方。

    冠军道:“现在你还愿不愿意去?”

    龙霄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认为呢?”

    冠军便不再问了,只道:“好,后天上午九点,我买好票在机场等你。你走的时候,最好安排一下今后的事。”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慢慢放下手机,他知道冠军的意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次日本之行,或许就是他一生中最后的冒险,而那黑魔岛,或许会是他的葬身之所,人,谁能保证自己事事都能逢凶化吉,他龙霄也不能。

    这时候,只听到朱芷贞在远远的喊:“老公,还来看这两棵树,长在一起,好亲热啊。”然后又听见众女嘻嘻哈哈取笑她的声音。

    龙霄暗自一叹,不想影响大家的心情,也笑着走了过去。

    第二天,龙霄做了一件事情,他给花香芸、柳琬、方家慧,还有周云娜各打了一个电话,要她们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要到“雍园”来吃顿饭,方家慧与周云娜还没什么,但花香芸和柳琬却不想面对他那么多的女人,但让龙霄好说歹说总算是答应了。

    晚上,龙霄让厨房做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宴,设在了朱丹霁她们楼下的小饭厅里,然后派车分别去接花香芸她们来。

    到了傍晚,接人的车分别回来了,先是周云娜,然后是方家慧,花香芸与柳琬几乎是同时到达,而一众老婆不知道龙霄今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既然是他的请来的客人,而且都是美女,哪有不明白,当下都是热情得很,其中尽管也有心中吃味的,也不愿放到脸上来。

    龙霄叫人去请父母,然后带着大家到了饭厅坐好。

    不一会儿龙大海与蒋家玉就到了,龙霄对四人都作了介绍,周云娜是龙霄的手下,而且名字也没大听他念过,大家只是礼貌性点了点头,而柳琬现在是省公安厅代理副厅长,地位不错,龙霄平时老实交待问题的时候,也偶尔提及过她,关系自然又不一样,不过花香芸与方家慧却受到了蒋家玉的特别关怀,这两个人都曾经帮助过儿子,现在还是第一次见面,感激的话自然是说不完的。

    龙霄让人将菜上完,然后吩咐关上门,让大家用了一阵子餐,眼光缓缓的从两旁坐着的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们脸上滑过,除了方家慧,他知道朱丹霁、朱芷清、朱芷贞、司马琴、波伊丝、碧痕、君仪、花香芸、谢如云、柳琬、张绮、苏菲菲、周云娜这十三个女人心里面都爱着自己,而自己的身上也背负着太多的感情债,回想与这一个个女人交往的过程,心中真是感慨万千。

    而知子莫如母,蒋家玉瞧着儿子的表情有些不对,便道:“霄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龙霄见母亲已经看出来了,知道是时候宣布了,就点了点头。

    其实不是蒋家玉,所有的女人此时都意识了什么,全都放下了筷子,一对对的美眸都向他望来。

    龙霄干笑了两声,道:“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我有一个朋友到外地办一点儿事,如果事情办得不顺利的话,有可能要很久,我又没时间一一告别了,便将大家都叫来聚一聚,随便谈谈,随便谈谈。”

    听到他这么一说,柳琬却一下子变了脸色,猛然站了起来道:“龙霄,你……你是不是想到日本去?你那个朋友是不是就是冠军?”

    龙霄颇着意外,不禁望着她道:“柳琬,你怎么知道,哦,原来你也得到老头子的行踪了,为什么不通知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柳琬这时也顾不得什么失不失仪了,焦急的高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知道黑魔岛是什么地方吗,你知道那里有多危险吗,你……你这个人就爱逞强,冒冒失失的到别的国家去,那不是送死吗?”

    听着柳琬的话,顿时引起了屋子里的燥动,蒋家玉道:“霄儿,柳姑娘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要到日本去,还要到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龙霄见到所有的女人都露出了无比关切的神色,在等着自己的回答,便点了点头道:“是,老头子一日不除,我的心就放不下,现在好不容易才知道他藏身的地点,我必须马上赶过去,不能让他溜了。”

    柳琬又跟着大声的道:“不,龙霄,我不许你去,我已经接到情报了,黑魔岛是老头子精心布置了很久的老巢,日本政府现在又包庇他,你要是去,只会是九死一生。”

    龙霄道:“柳琬,现在老头子一时无路可去,才逃到他的老巢,但他一定清楚别人会知道,很有可能一但缓过气就要逃到其它地方去,这是杀他的唯一机会了。”

    听到柳琬说出“九死一生”这样的词语,女人们都慌了神,纷纷道:“老公,不要去。”“老板,你要想好啊。”“龙霄,老师不希望你去做这样的傻事。”

    蒋家玉见到儿子面对这些女人的话,似乎没什么反应,连忙打着龙大海道:“死人,你还不劝劝儿子不要到日本去。”然而龙大海望着儿子,眼中虽然充满了担忧,但什么也没说,又让妻子一顿好骂。

    朱丹霁了解龙霄的性格,见他脸色不改,再也忍不住了,退后两步,忽然跪了下来道:“皇上,你是一国之君,要为千万逍遥国的黎民百姓着想,万万不可孤身犯险啊。臣妾替逍遥国的百姓求你了。”

    朱芷清等女见到朱丹霁跪下,顿时省悟过来,跟在她的身后齐刷刷跪了一地,就连君仪也参加了进去。

    花香芸、柳琬、张绮、苏菲菲知道龙霄的事,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惊异,而方家慧与周云娜是完全不知,一时间真是目瞪口呆,不知朱丹霁等人为什么会这样。

    龙霄道:“你们都起来。”

    朱丹霁仍道:“皇上,我知道你是担心臣妾等人,但你可以让公公婆婆和臣妾等一齐回逍遥国去,就是皇上,最好也是常居逍遥国,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

    龙霄只好一个个的把她们全部扶起来,道:“你们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的老公福星高照,哪有那么容易出事。”

    花香芸这时一直向柳琬问着什么,听着柳琬的回答,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担心,走到他身边道:“龙霄,柳琬就那里真的非常危险,你别顾着逞强,丢下你这么多的娘娘,还有你的父母,要等着你敬孝养老哩。”

    龙霄知道老头子要是活着,就是自己消失在外界,他也会想法在自己所认识的每一个人身上做文章逼自己现身,到时候就会牵连更多的人,而且他也不甘心就这样为了怕他,放弃自己在外界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所有事业永居逍遥国,这一趟日本,他必须去。

    当下道:“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听我的。”

    他先望着司马琴道:“琴儿,我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就带着皇后她们和爸妈到逍遥国去,记住没有?”

    司马琴眼泪已经流了出来道:“不,皇上,就让琴儿陪你一起去,咱们生死都在一起。”

    龙霄知道此时不是心软的时候,忍下心来,沉声道:“不行,只有你才能让皇后她们回去,这是朕的圣旨,你不得有违,听见没有?”

    司马琴这还是首次听他在外面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心中一阵委屈,但只得道:“臣妾司马琴接旨。”

    龙霄点点头,转身对张绮道:“张绮,我知道你是最理智的,腾龙公司和菲菲就交给你了。”

    张绮眼中已有泪光,一咬牙,学着司马琴的样子道:“臣妾张绮接旨。”她虽然和龙霄还有高劲松这个活死人隔着,但早已经将自己当做了龙霄的妻子。

    苏菲菲却哭了起来道:“龙霄,我已经决定退出影坛好好的陪你了,要是你出了事,我该怎么办啊。”

    龙霄摸了摸她的脸道:“菲菲,别哭,你不是一向很坚强么,你退出影坛也好,无聊的话,就协助一下张绮好了。”

    他说着这话,又到了周云娜的面前,见她也在默默的流着泪,便道:“云娜,其实你的任务最重,‘中国龙’超市现在就要达到十一店了,而且还有几个店正在筹备,我如果不在,这些都要你去做,事情很多,但要注意休息,别太累了,听见没有。”

    周云娜对龙霄向来只有服从份儿,心里虽然很不想他去日本,但所做的却只有使劲儿的点头。

    龙霄这时又走到了柳琬面前道:“柳琬,我想你是应该理解我的,黑田社这一次虽然元气大伤,但日本政府的姑息,将会给他们休养的机会,老头子老谋深算,一定会留一条可以让他们延续生存的后路,一但他们重新壮大起来,不仅是我,整个中国也会成为他们的报复目标,于公于私,我都该去一趟,你想想,冠军独身一人,以他的能力,要是隐藏起来,老头子也找不到他的,可他为什么明知危险也要去,那就是因为他有一颗爱国心,担心中国百姓再次遭到黑田社的幕后黑手,我如果不去,他一个人定然也要去,成功的机会就更小,也会让他平白送命,冠军是我很佩服的一条汉子,我岂能舍弃他不管,又岂能不如他。”

    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血气十足,毫无回转的余地,虽然是面对柳琬,但人人都听得,心中皆是一凉。

    此时,龙霄已经到了花香芸的面前,两人凝睇而视,千言万语都不知如何出口,过了一阵,龙霄才道:“香芸,你也要劝我不去吗?”

    花香芸眼中微微湿润,道:“我要是劝你,你能听吗?”

    龙霄摇了摇头。

    花香芸忽然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似乎在做着什么重大决定,好久才道:“龙霄,你答应我一件事。”

    龙霄点头道:“香芸,你说。”

    没想到的是,花香芸露出了龙霄从来没见到过的一种温柔,道:“龙霄,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就再也不避开你了,你要我当逍遥国的娘娘也罢,婢女也好,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你就是打我骂我,我也不会离开你,记住,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她此话一出,龙霄也大是意外,一把拉住她的手道:“香芸,你……”

    此时旁边的柳琬幽幽的道:“龙霄,你难道还不明白花香芸的心意么,她是让你到黑魔岛之后,不要去逞英雄,明知道杀不了老头子,还不要命的硬自行动,见机不对,一定要尽早撤走,龙霄,我知道你是个英雄,可是……可是你也要想想这么多关心你的,离不开你的人。”

    花香芸听着柳琬猜到了自己的心意,缓缓的点头,深情的望着龙霄道:“柳姐姐说得不错,龙霄,我知道你喜欢我,但又怕我无法接受你的现状,可是现在你再也不用担心了,我只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今生今世,我和你都不会有遗憾。”

    花香芸的话,所有的人都清楚的听得,人人心中感动,朱芷贞更是忍不住一下子奔到花香芸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臂道:“花姐姐,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不知道,皇上他打起仗来最不要命了,我好怕,真的好怕。”

    她说着又想起了龙霄当年在雁归塔救自己的情景,也知道他就是武功盖世仍然无法和现代的这些武器相抗,要是稍有不慎,葬生异国,那对这屋子里所有人来说都是毁天灭地般的灾难,身子不由得有些发颤了。

    就在这时,柳琬又骤然出声道:“龙霄,如果你觉得你的父母和你的老婆还有花香芸不够,那还加一个我吧,如果你能活着,我和花香芸一样,做你的女人。”

    龙霄回转身去望着柳琬,见她的神色充满了毅然与无悔,他深深的知道以柳琬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在这一刻,他真感到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厚太厚了,他的确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然而女人们的痴情,也让他心里感到沉甸甸的。

    这时所有的女人都走了上来,和花香芸、柳琬并肩而站,默默的望着他,龙霄这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最难消受美人恩”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深刻意境,但,黑魔岛之行,他不得不去啊。

    龙大海瞧着这般的情景,叹了口气道:“霄儿,你要去做大事,我不拦你,但是你记住,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毛头小伙了,担负着太多的责任,我只要你在做事之前,千万要三思而行和量力而行,记住没有?”

    龙霄点点头道:“是,爸,我知道了。”

    方家慧与周云娜瞧着龙霄被一家人围着,两人心中都有涌动着一种感动,她们此时都已经猜到龙霄绝不是到了什么Z国,而是到了另外一处外人还不知晓叫什么逍遥国的地方,而且成了什么皇上,怪不得会有这么多的女人跟着他,但这一点儿,已经不重要了。方家慧身为人师,心里根本不敢起和龙霄在一起的念头,而周云娜是别说龙霄有这十几名妻子,就是成百成千,只要她能占到其中极微小的位置也是今生无怨了,可是自己只是一名在龙霄眼里能够帮得上忙的手下,根本就没有办法象花香芸与柳琬那样有勇气和有资格表达自己的爱,两人相视一眼,只有默默的站在一边。

    龙大海夫妇知道龙霄和这些女人一定还有很多话要说,没多久就回房了。

    而龙霄带着所有的女人到了老婆们平时聚会的大厅,花香芸几人谁都没有走,而是陪着龙霄围在一起坐着,回忆着认识的经历,谈着逍遥国,谈着未来,每个女人虽然都勉强露着笑颜,但是,在她们的内心深处却有一种恐惧,深深的恐惧。

    ()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