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血战前的承诺(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一边向原路返回,一边掏出了手机,这些天他为了节约电池,一直关着,这时才重新启动开机。

    拔通了一个电话,里面传来的却是傅国清衰弱而又有些焦急的声音道:“喂,龙霄,你是怎么搞的,这十天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不给我们联系,老头子怎么样了?”

    龙霄道:“对不起,傅伯伯,我所有的亲人都在老头子手中,要是通知了你们,调动大批人手过来,不仅目标太大,而且这些人中很难保没有老头子的人,如果让他嗅到了一点儿风吹草动,不仅你的计划会失败,我的亲人也会非常危险,你要完成国家的责任,而我也要担负家庭的责任,现在老头子虽然暂时跑了,但我向你保证,一定会亲手除掉他。”

    傅国清没有发火,过了一阵才道:“龙霄,算了,你的确是有你自己的顾虑,我不想怪你,老头子的事今后就交给政府来做,你不要管了,从现在起,你自己做自己的事,我会马上恢复你的名誉的。”

    龙霄道:“那周弘基与胡庭山他们呢?”

    傅国清道:“早就布控了,黑田社的巨额资金也已全部冻结,我正在等着你的消息,你的亲人都救出来了么,有没有人受伤害?”

    龙霄道:“没有,他们都还好。”

    傅国清道:“那就好,我马上会通知各方面收网了,老头子要想逃出中国也很难,你把具体方位给我说一下,我会派人过来追踪。”

    龙霄就把这里的大概位置说了,听着电话里傅国清正在吩咐着身边的工作人员通知柳琬,不由道:“胡庭山下台啦,柳琬该升官了吧?”

    傅国清道:“柳局长在黑田社这件事上表现出了高度的党性与正义感,组织上对她非常看重,目前省公安系统有太多的人与黑田社一案有关,正是非常时期,所以抽调柳琬同志暂时负责省里的警务,只是她年纪太小,要想一下子提拔得太高是不可能的。”

    龙霄这时忽然道:“香芸怎么样了?”

    傅国清在电话里的声音也小了很多,道:“香芸和她妈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事,都还非常悲痛,特别是香芸,我听说神智一直不清,十天来没说一句话,方老师每天都在陪着她。”

    龙霄心中痛得厉害,不由叹道:“我们这么做,的确对香芸与吴姨太残忍了。”

    又传来傅国清斩钉截铁的声音道:“只要是对党和国家有利的事,就必须去做,个人的得失算得了什么?”

    龙霄就知道他会说这些话道:“傅伯伯,别的不多说了,香芸现在在那里,我会尽快的赶过去,你也应该告诉她们真相了。”

    傅国清道:“她和她妈都在家里,我马上会给她们打电话。”

    龙霄“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却见屏显里弹出许多的短消息来,打开一瞧,全是张绮和苏菲菲发来的,充满着焦急的询问,看到后面,这才知道张绮与苏菲菲已经到了A省,并住进了“雍园”。

    脚步加快,到了那地下室外面,却见母亲与众老婆都出来了,见到外面血腥的场面,除了司马琴与波伊丝,所有的女人都避过了身子不敢去看,朱芷清与君仪则恶心干呕起来。

    龙霄见到那岗村次郎也趟在地上,只是双眸紧闭,脸色发青,嘴角有一缕黑血溢出,一指道:“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琴走过来道:“我刚才出来,想着这个人应该还有用,就把他弄醒押了出来,可是没想到刚走到这里,他就死了。”

    龙霄知道这岗村次郎必定在嘴里安了巨毒之物,心中暗叫了一声“可惜”但也无可奈何了,便对身后的杨凡道:“杨凡,你去弄辆车来。”

    杨凡大声答应着去了,还不到十分钟,就开了一辆十一人座的商用车出来,龙霄连忙让家人全部坐了进去,关上车门,杨凡踩动油门,便出了山庄。

    几个小时之后,依旧回到了“雍园”,龙霄的保卫人员虽然还没散,但都知道了他的事,见到他忽然返回,人人脸上都显出惊骇之色,杨凡便跳下车向自己这些手下解释。

    刚到内墙停下车,就见山腰下飞快的跑下两个女人来,却正是张绮与苏菲菲得到了通知,龙霄连忙迎了上去,张绮与苏菲菲各喊了他一声名字,就双双扑在了他的怀里,苏菲菲是在一个劲儿的哭,而张绮只是享受了片刻的温馨,便抬走头来道:“霄,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怎么还会回来,发生什么事了。”

    龙霄便将自己的事情简要的给两人说了,叫过了朱丹霁等人来与张绮与苏菲菲见面,两人虽然已经知道龙霄还有许多女人,但一向没有见面,这时见朱丹霁与朱芷清等人虽然才经历磨难,但月光之下,那绝世的容貌却可以瞧得清清楚楚,就是苏菲菲也有些自惭形秽,所幸朱丹霁与朱芷清等见到两人刚才焦急的样子,心中大起好感,拉着她们的手就说起话来,蒋家玉与谢如云对苏菲菲更是亲热无比。

    热闹了半天,龙霄惦记着花香芸,知道现在老头子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再打自己这些亲人的主意,便简要的说了那天花香芸的情况,并说要去看她现在怎么样了,大家都非常同意,就连朱芷贞也不吃醋,忙不迭的催他快去,最好是把花香芸接到园子里来。

    龙霄开着车出了“雍园”,飞速的向前驶行着,花香芸对他来说,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遗憾,这里面既有对花香芸的真爱,也有对她的愧欠,那么一个漂亮活泼的姑娘,因为自己,越来越失去了旧日的欢颜,这一次忽然的变故,对她更是一个超出心理承受能力的打击,他想见她,真的好想见她,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好好的抚慰一番,让她把这些天的委屈全部在自己的怀中发泄出来。

    思绪纷乱之间,龙霄已经到了省委大院,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他也懒得去惊动站在大院外的卫兵,远远的就停了车,仍然从后面的高墙跃了进去。

    到了花香芸的家,屋外又站着好几个荷枪实弹的卫兵,龙霄自然没有惊动他们,就象一只大鸟一样,悄无声息的到了二楼,却见一间屋的灯还亮着,便从二楼的外沿潜了过去,透过一扇半开着的窗户,却见吴铃、方家慧、花香芸全部都坐在一个小客厅里,吴铃与方家慧都是喜形于色,应该是得到傅国清没有死的消息了,而花香芸却仿佛没什么感觉似的,仍是一脸的憔悴木然。

    只听到吴铃道:“方老师,你说香芸这孩子,知道她爸还没有死,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会这样,真让我担心。”

    方家慧道:“吴姐,这不怪香芸,那天的事给她的刺激太大了,就是我……就是我听说龙霄居然会枪杀傅书记,也是骇了好久,更别说香芸了。”

    吴铃埋怨道:“这个老傅,做事也太拼命了吧,年纪也不小了,去捱两枪,还说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主意,现在还把孩子吓成这样。”

    她说到这里,望着女儿的眼神充满了担忧,道:“方老师,你说香芸是不是很爱那个龙霄,无法接受他杀了自己的父亲,才变成这个样子。”

    方家慧点点头,有些黯然的道:“龙霄的确是个优秀的男子,可以吸引任何的女孩子,只是香芸爱他爱得太深了,只是可惜……”

    吴铃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道:“只是可惜他是个花花公子,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还来骗咱们香芸。”

    方家慧道:“吴姐,我不认为龙霄会骗香芸,他有许多的女人,或许……或许是有原因的吧。”

    吴铃道:“方老师,你就不要为你这个学生说话了,总之,要是香芸这一辈子都这样,我会恨他的。”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吴姨,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香芸永远这样的。”

    屋子里乍然传出别的声音,吴铃与方家慧都吃了一惊,却见屋子左侧开着的窗户人影一幌,一个男人已经站在了屋中,正是龙霄。

    瞧清楚来人,方家慧脸上露出喜色,吴铃心中一惊,却没好气的道:“龙霄,难道你每一次到我家来都像做贼一样吗,听说你还是本省的商会会长,亿万富翁,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用得着这样吗?”

    龙霄能理解吴铃的心情,很诚恳的道:“吴姨,我太担心香芸,一时莽撞,还请你原谅。”

    吴铃道:“太担心芸儿,你说得倒好听,那天芸儿不顾他爸的反对,拼死拼活的跟着你走,我还在暗中祝福你们,可是后来怎样,没多久,芸儿自己就回来了,说是舍不得我们,可是我当妈的还不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吗,龙霄,你的花花新闻这些日子我可没少瞧到过,我问你,你对得起我们家芸儿吗?”

    方家慧见到龙霄一时无言以对,连忙打圆场道:“吴姐,龙霄这么晚能来,也是一片心意,我们还是让他和香芸谈谈吧。”

    吴铃知道这解铃还需系铃人,女儿的心结,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能打开,深深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方家慧向龙霄点了点头,示意他好好的给香芸说话,然后也走了出去,却将门轻轻带上了。

    龙霄的眼光其实一直没有离开过花香芸,他清楚的瞧见自己刚才说话之时,花香芸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这就是一个可喜的信号,香芸对外界还有反应,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一时封闭了自己。

    他慢慢走到花香芸身边,挨着她坐在沙发上,伸臂已经握住了她嫩滑的纤掌,柔声道:“香芸,我知道你心里很清楚,只是还在委屈,还是害怕,是不是?别怕,事情全都过去了,你爸没有死,我也不是杀你爸的凶手,这一切都是给坏人设的一个圈套,没事,没事的。”

    花香芸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渐渐有了反应,身子侧了过来,秀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瞳孔之中先是起了一层薄雾,跟着就更加湿润了,眼角涌起了一枚珍珠,然后就越来越多,大颗大颗的一串串的滚落下来,她的哭泣先是无声的,可是没一会就“呜”的一声扑到龙霄怀里,对着他的胸口使劲儿的用拳捶着,嘴里骂道:“混蛋,混蛋,大骗子,大骗子。”

    龙霄听到花香芸的骂声,顿时彻底放下心来,为了逗她开心,一边“唉哟唉哟”的叫着,一边压低声音道:“香芸,可别这样骂,这主意是你爸爸出的,也是他指使我这样干的,说起来我还是受害者哩。”

    花香芸这些天的害怕与惊骇在此时已经被疏通了,忽然扑在他的肩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扬起头来,眼泪花花的道:“可是……可是那天你的眼神,好可怕,好无情,我……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龙霄苦笑道:“没办法啊,香芸,你不知道,这次的敌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稍有半分疏忽大意,就会被他瞧出破绽,到时候不仅你爸他们所有的计划都前功尽弃,而我的亲人的处境也会非常的危险,不过我不知道自己真的那么有表演天份,早知道就去和菲菲演对手戏了,搞不好能够拿个国际影帝什么的回来。”

    花香芸压抑的心情一但舒畅,本性也渐渐开始恢复了,而且竟一时忘了已经与龙霄分手,就像过去一样,在他大腿上打了一下道:“你臭美啊,不过先说好,再也没有下次了,你知道不知道,我……我觉得自己差点儿真的要疯了,这个世上已经没什么留恋的东西,还不如死了算了,幸亏是方老师天天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我才没有机会做傻事。”

    龙霄听到她这么一说,浑身顿时骇出了一身冷汗,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外表那么活泼开朗的花香芸内心深处会如此脆弱,要是在事实的真相还没大白之前,她一个想不开而香消玉殒,那他的心这一生都要滴血了。

    花香芸说着说着又想起了自己这些天的比死还难受的煎熬,眼泪又出来了,忽然一下紧紧抱住了龙霄的腰,她这时什么话也没有再出口,双眸闭着,但心里知道,她还爱着这个男人,永远也忘不了他,正是因为知道他是杀父凶手,自己才会万念俱灰,连报仇的念头都没有。

    龙霄瞧着花香芸长长的眼睫毛中沾着的小水珠,心中充满着无比的怜爱,差点就要冲口说出:“香芸,你嫁给我,我想和你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但是,这话到了他的嘴边却打住了,是啊,他有什么资格来说这样的话,花香芸毕竟是堂堂省委书记的独生女儿,她的观念和朱丹霁她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抱了一阵,花香芸也意识到已经和龙霄的关系与过去不同,连忙推开了他,不时的整理着自己有些零乱的发丝,心中也是其乱如麻。

    再处下去就有些尴尬了,两人虽然都是激情如火,但偏偏又不敢过份表达出来,只好默然相对,眼神偶尔相碰,花香芸都会很快避开。

    就在这时,只听到外面有轻轻敲门的声音,方家慧道:“龙霄,香芸怎么样了?”

    花香芸连忙站了起来,过去打开门,却见母亲与方家慧都站在外面,方家慧一瞧花香芸的脸色,便笑了起来,向吴铃道:“吴姐,我就给你说龙霄来了,香芸就会没事,你瞧瞧,没错吧。”

    花香芸有些不好意思,抓住吴铃的手道:“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吴铃眼中射出慈爱的光芒,摸着她的头,柔声道:“乖女,你没事妈就高兴了,妈知道你心里的苦。”

    花香芸鼻子一酸,便抱住了母亲,轻轻的哭泣起来,龙霄过去从来不会想像到活泼自信的花香芸会这么爱哭,此时心中顿时暗叹,花香芸的感情越丰富,她对自己就越难忘记,而今后的黯然神伤的日子只怕就会越多。

    这时方家慧走到龙霄身边,悄声道:“龙霄,香芸的事你准备怎么办,你俩真这么散了,我也替你们可惜。”

    龙霄苦笑着道:“方老师,现在的问题不是在我,而是香芸,我只能说造化弄人,或许我与香芸先相爱,又或许我的际遇没那么离奇,那么一切都不一样,可是现在……”

    方家慧零零星星知道一些他的情况,也觉无可奈何,但瞧到龙霄超越年龄的成熟俊美,还有此时那黯然萧索的眼神,心中不知怎么,竟微微的痛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却清晰的知道这绝不应该是老师对学生的感觉,顿时又羞又愧,不敢再去瞧他,脸上也红了起来,所幸龙霄并没有发觉。

    这时吴铃却离开女儿,向龙霄走来道:“龙霄,说实话,我对你并没有恶感,但芸儿是我和他爸唯一的女儿,我这个当母亲的当然是希望她能找到个一生一世都爱她一个人的男人,只可惜你并不合适,还是少来找芸儿吧。”

    她说着这话,对花香芸道:“芸儿,你听妈的,这种事情,只能是快刀斩乱麻,忘不了也得忘,否则痛苦的还会是你。”

    花香芸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这时吴铃又叹了口气道:“芸儿,这事只能靠你自己,现在先别想,刚才我接到你爸的电话,说他想见咱们母子,问你疲不疲倦,如果不疲倦,他就派专车过来接我们到他养病的地方去。”

    花香芸连忙摇头道:“妈,我没事,一点儿都不困,我也想见爸爸,你快给他回话,我想马上去。”

    吴铃点点头,就掏出手机拔了一个电话,很快就放下来道:“芸儿,你爸的车二十分钟就过来。”

    龙霄一听,自然不方便留在这里了,便道:“吴姨,香芸,那我也告辞了,代我问候傅伯伯一声。”

    吴铃又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龙霄见花香芸眼睛望着自己,好像还有些不舍,一咬牙转过身去,就又要穿过窗户从原路而回,此时方家慧忙道:“龙霄,你别往那边走,还是和我走正门好了,我也该回去啦。”

    吴铃听说方家慧要走,眼中全是感激之意,道:“方老师,这些天家里乱成一团,全靠你了,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

    方家慧笑了笑道:“吴姐,别这么说,香芸是我最好的学生,前段时间我出了点儿事,她也是天天陪着我,没什么的。”

    花香芸也过来拉住她的手道:“方老师,真的谢谢你。”

    方家慧拍了拍她的手,说了声:“傻丫头。”便和龙霄走了下去。

    出了楼,外面站着的几名卫兵见里面忽然走出一个男人来,那可是严重的失职,全都骇了一跳,其中一名班长让两人先别动,急忙跑到屋里去瞧,过了一阵才出来,挥手让两人走,应该是吴铃吩咐了什么。

    走出省委大院,离龙霄停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此时天空中已经微微泛起了鱼白,寒风凛冽,颇有刺骨之感,方家慧穿着一件黄色的风衣,里面却甚是单薄,身子开始有些颤抖起来,不由双手抱住了肩。

    龙霄见状,连忙脱下自己身上穿的黑色皮茄克,披在了她的身上。

    方家慧见到龙霄的手向自己伸来,还是下意识的避了一下,但很快的就接受了,而当龙霄的手触碰到自己双肩的那一刹那,方家慧知道自己真的完了,真的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泥潭里,由于小时候的那段记忆,别说是男人的手,就是男人碰过的东西都会让她恶心反感,但现在,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的这个举动,却让自己感到了无比的温暖与温馨,甚至有一种要依偎他结实健壮的肩头的想法,独身了三十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念头,这个男人,真的可以给女人一种安全感与依赖感,自己也没能例外,而此时,她又想起了周思廉当时侮辱龙霄的情景,这一生,也再不会有男人肯为自己这样作出牺牲了,但那个让她羞愧的字,她不仅永远无法说出口,而且想也是不敢想的。

    方家慧情思杂乱,面红耳赤的走着,就连龙霄到了车前,用钥匙打开了车门,她还在埋头向前走着,直到龙霄出声喊她,这才醒过神来。

    进了车,龙霄见到她脸色通红,不由道:“方老师,你怎么了,脸上好红,是不是感冒啦?”

    方家慧心中一跳,慌忙道:“这天气有点儿冷,龙霄,没关系,我回去吃点儿药就好了。”

    龙霄点点头,连忙调高了车里的暖气,这才向前驶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