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奇变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瞧见老头子想要按下开关,龙霄根本是毫无惧色,仍然道:“老头子,你也应该承认,其实你们日本人是极度自卑的,你们一直在害怕着中国,害怕着中国的重新崛起,所以才不时使些偷鸡摸狗的小动作,你们日本人给中国的是一段浸着耻辱和鲜血的历史教训,也是一个让全体中国人发奋力图强的动力,中国人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也绝不会象过去那么的软柔仁慈,真要再较量一次,你们唯一的结局就是有来无回,一个个都变成孤魂野鬼,就像今天一样。”

    老头子听着他这样的神色和口气,心中猛的一跳,顿时起了什么不祥之感,道:“你说什么?”

    龙霄哈哈大笑起来道:“老头子,你或许对中国有些研究,但我想送你两句成语,井底之蛙,瞎子摸象,你的眼光太浅太短了,只看到了一小部分中国人中的败类,却不知道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很爱国的,你先回头瞧瞧。”

    那老头子闻声回头一看,脑袋上却多了一枝枪,而对准他的,竟然是跟了自己七八年,为黑田社立过不少奇功的冠军。

    老头子考验过冠军无数次,这才开始信任他,将他随时带在身边,想不到今日竟被他所制,沉默了半天,虽然看不到他的脸色,但眼神却充满了震惊,缓缓的坐在了身下的座椅上,发出一声长叹道:“冠军,想不到你会是警方的卧底。”

    冠军的脸色一点儿没有变,缓缓的揭开他的面具,冷冷的道:“你错了,我并不是卧底,我可以为你杀人,但绝不会为你卖国,你的确是太小瞧中国人了。”

    龙霄瞧见这真正的老头子和那岗村次郎长得差不多,瘦脸薄唇,只是年龄看来已经超过七十岁,连眉毛都白了起来,微笑着道:“老头子,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陈教官当年杀了人逃到了你那里,替你暗杀仇敌和各国的政要,对他来说并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你千不该成不该来打中国的主意,你的死水计划对中国的危害实在太大了,冠军知道后,已经设法通知了中国政府,所以你们黑田社早就被盯住了。”

    那老头子脸部有些颤动的道:“那你怎么会去杀死傅国清?”

    龙霄摇了摇头道:“谁说我杀了傅国清了,老头子,看来该我当当你的老师了,就把一切给你说了吧。”

    他接着道:“冠军把你们的事通知中国政府时,政府在A省建设新经济区的计划已经准备实行,但前期的引资工作的确非常困难,而且需要一段时间将所有与黑田社有勾结的人调查清楚,好一网打尽,所以暂时没有对周弘基下手,为免打草惊蛇,只是通知了傅国清静观其变,密切注意着A省的变化,而我的出现,差点破坏了政府的计划,周弘基贪污的事实虽然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但中央仍然没有免他的职,反而依旧让他负责新经济区的引资,就是为了钩你这条大鱼。”

    老头子道:“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龙霄道:“在我潜入别墅之前,都不知道,可是冠军在绑架我的家人时,却已经告诉了通知了杨凡和我爸,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爸在别墅之时,曾经过来拉我的手,这时他已经递给了我了一张纸条,我就知道这事有蹊跷,所以才答应你去杀傅国清,而出去后,我就打开了那张纸条,却见上面写着要我去找傅国清,还有秘密的联系电话。后来我就联系上了傅国清,是他告诉我的这一切,并要我配合他演一出戏给你瞧瞧。”

    老头子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道:“可是傅国清的死,我的人已经是在医院确定了的。”

    龙霄微微一笑道:“为了让你上当,傅国清的确受了些苦,我那两枪,虽然不能致命,但也要让他养好一阵子伤了,只不过在送到医院过程中,他已经让人准备了一具死尸,然后由自己安排的人推进了手术室,而故意让周弘基的人见到了已经没反应了的心电图,然后向你汇报,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会放下心将上百亿的资金从境外调到中国来,只可惜现在一定被冻结了,老头子啊老头子,你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你瞧不起中国人,但中国人却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教训,你在给别人做圈套的时候,殊不知自己却进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圈套,黑田社这些年在各个国家掠夺拐骗来的不义之财,就拿来为中国人民做些好事吧。不过用不着感谢你,因为是你们活该。”

    这时老头子身子象秋风中的落叶般的一阵的颤抖,忽地双目圆瞪,彻斯底里的叫了起来道:“八格牙路。”竟不顾头上的那把枪,身子前扑,伸手就按下了那黑钮。

    然而过了好一阵,地下室那些蜂窝似的小孔,什么也没有冒出来。

    龙霄又在哈哈大笑道:“老头子,我费了这么多的口水和你说话,杨凡在外面的手可没有闲着,我就知道冠军会有安排的。”

    冠军对着龙霄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一只手抓住老头子,一只手便去按动开关,龙霄已经听到了入口处闸门开启的轰然之声。

    然而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瞧起来枯瘦而又老迈的老头子,忽然就将一条浑身充满着精力的豹子,趁着冠军不注意,猛的挥掌向他脖后砍去,龙霄乃是搏击的行家,只见他一举掌,心中就是一凛,这老头子的出手,已经不亚于逍遥国里的二流高手,只要砍在冠军脖后动脉致命之处,他只怕性命难保。

    但冠军不愧是中国第一流的特种军人,虽然不知道自己跟随多年的老头子深藏不露,居然有令人震惊的身手,但在那一瞬间,却有了一种职业性的警觉,身上下意识的向外一侧,已经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但右肩上仍然中了这一掌,手中的枪已经落了下来。

    那老头子有心杀死冠军,又是几掌劈出,龙霄瞧得明白,叫道:“小心,这好像是日本的空手道。”

    此时冠军的身手已经不是很灵便,只能用一只左手与双腿与老头子搏斗着,而那老头子的掌力似乎非常沉重,冠军的手与腿一但和他的双手相击都要停顿一下,动作已经有些吃力起来。

    正在这时,龙霄忽然道:“冠军,你听我的,用左手攻他左胸。”

    冠军闻言不假思索,伸手就向老头子左胸击出,而老头子此时正举起双掌想劈他双肩,胸前空门大露,却不想龙霄会一眼先行瞧出来,让冠军攻他必救之处。

    接下来,龙霄言语不停,指点着冠军对老头子拳腿相加,要知武学一道,天下间有谁会是他的对手,他只要瞧着对方的肩动,便知道将要攻击的地方,让冠军避实就虚,根本不和他的双掌硬碰,每一招都攻向他要害的地方,三五分钟之后,老头子已经是左支右绌,无力与冠军相抗,这时冠军忽然一退,从地上拾起了那只枪,只要有枪在手,老头子是绝对无法逃脱了。

    然后老头子对冠军的本领实在太了解了,见到他去拿枪,忽然转身便跑,很快就消失在荧屏之中,龙霄见到冠军握着枪追了出去,估计老头子绝逃不过他的枪法,心中惦记着自己的亲人,连忙走了出去,却见罩着的那一层玻璃已经开了,而父母与老婆们都站在钢栅外向这边神情紧张的张望着,见到他出来,都一齐欢呼起来。

    龙霄暂时不去说话,先走到父母的牢房之前,见那钢栅约有三指来粗,便呼道:“爸妈,你们让开一点儿,我来把它们打开。”

    蒋家玉见他似乎要用手劈开那么精的钢栅,不由道:“霄儿,小心你的手,还是想办法找钥匙好了。”

    龙大海虽然知道儿子的事,但从来没有见到他出手,也有些将信将疑,但却把老婆拉到一边道:“就让儿子试一试吧。”

    龙霄对着那钢栅,暗暗的凝神聚气,体内的“天残地绝魔功”已经提升到了极限,猛的大喝了一声“开”,对着两根钢栅双掌推出,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那钢栅上下接合之处完全无法受力,发出呼啸之声像利箭一般的向前飞出,竟深深的插入了地壁之中,尾部闪动,发着“嗡嗡”的震响。

    龙霄见到父母已经是目瞪口呆,从缺口之处走了进去,抓住了父亲的右手手铐,运足内力,向外一分,那手铐极是普通,竟生生的被他拉断,他跟着又是几次分拉,地上便多了几截断钢,龙大海已经再无物所束,见到儿子如此神猛,真是说不出的自豪,在他肩上一拍道:“好儿子,我的好儿子。”

    龙霄却跪了下来道:“爸妈,儿子来迟,让你们受委屈了。”

    龙大海道:“傻儿子,你能让日本人吃亏,爸爸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

    这时蒋家玉却道:“霄儿,快,把我的那些儿媳妇都救出来。”

    龙霄应了声是,站了起来,走到了老婆们的牢房外,催动内力,如法炮制,两声巨响之后,朱丹霁、朱芷清、朱芷贞、司马琴、碧痕、波伊丝、君仪、谢如云全都钻了出来,围在了龙霄的身边,有哭的,也有笑的,莺莺燕燕的乱成一团。

    龙霄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身躯是浑然轻松,但耳中听见外面的枪声像鞭炮一般的响着,知道冠军与杨凡已经与黑田社的人交上手了,自己岂能在这里坐视不管,其它的人质,就让警察来救好了,向司马琴道:“琴儿,你在这里保护大家,我先出去一趟。”

    这时司马琴一脸的煞气道:“老公,要不是公公有所吩咐,我早就对这些恶人不客气了,现在你的事情已经办完,就不必有什么顾忌,一个个统统杀光就是,我陪你去。”

    龙霄知道她身手虽然厉害,但没有躲避子弹的经验,忙道:“你们的委屈,就由我来报,琴儿,你还是就在这里,听话。”

    司马琴听他言语中带着命令的意味,使劲一跺脚,心中大是不甘。

    这时龙大海忽然靠近了他,一伸手,快速的将他腰下的一只手枪拔了出来道:“霄儿,我陪你出去。”

    龙霄虽然知道父亲有过一段不寻常的经历,但不知他的身手如何,而且这么多年了,就是当年练得不错,只怕也生疏了,那里敢让他去冒险,正要说话,龙大海已经快步走了出去,龙霄连忙紧紧跟着。

    到了外面,此时已经是深夜,但月光如洗,景物清晰可见,龙霄一时没有瞧到老头子与冠军的行踪,无法判断他们往那个方向去了,却见百米外还有七八十名黑田社的成员在对着一个假山射击,而杨凡的影子隐约可见,但对方已不像前些天一样,只用带着消音器的无声手枪,而是将杀伤力更大的手提冲锋枪与霰弹枪都拿了出来,子弹猛烈而又密集,杨凡根本无法举枪还击,眼看着就要被越逼越近。

    龙霄瞧见杨凡非常危险,叫了声:“爸,你在后面掩护我。”身子已经一跃而起,不一刻就离那些人不足三十米,板机扣动,枪膛里的十二枚子弹一颗接一颗的呼啸而去,地上顿时多了十二具尸体。

    这时那些黑田社的成员出现了一阵骚乱,顿时分作了两批人,有三十多名男子向龙霄扑来,子弹雨点般的飞来,把龙霄像杨凡一样,压制在一棵大树之后。

    就在这时,又听见数声惨叫,黑田社又倒下了几人,却是龙大海已至,掩身在一个花坛下向靠近龙霄的人射击。

    龙霄见父亲举枪的动作非常熟练,而枪法的准头虽然比不上自己和冠军,但也算是不错了,想着老头子说的话,父亲当年的名气应该不低于黑龙,而为了母亲,能甘愿放弃自己的一切,的确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而自己也遗传到了这种性格,但唯一不及父亲的,就是他的专一,这一点儿真是令自己有些汗颜。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眼瞧着父亲的子弹也要打完了,龙霄听到前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知道敌人已经逼近,缓缓蹲下身子,拾起地上一枚石头,从脚步声中判断最前面的敌人离自己已经不超过三米,忽然从大树探出身子,见是一个用手提冲锋枪的男子,挥手一扬,那人脑袋已经被打出一个血洞,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他的身子贴着地滑了过去,拿住了那柄手提冲锋枪,后面的黑田社成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又贴地而回,藏到了大树之后。

    龙霄拿到冲锋枪,身子已经腾空而起,到了四米高的一根数枝之上,对着下面就是一阵猛扫,那些黑田社的成员完全没想到敌人会从树上钻出来,连子弹从那里飞来的都没看到,便又有二十多人倒地而亡。

    那些黑田社的成员这些天本来就对龙霄畏如鬼神,见到他一出现,自己这边已经倒下了大半,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全部向山庄外逃去,龙霄对黑田社是深恶痛绝,岂能这些无耻的投靠了日本人的中国人散落在其它地方形成毒瘤,当下一跃而下,从尸体中又各拿了一把冲锋枪与一把手枪,施展身法,如风如电,双枪交错,一路射杀,那些人都没有跑出庄外,全部中弹倒地而亡。

    杨凡从假山后出来,见到老板如此恐怖的身手,半个小时不到就将七十多人完全消灭,山庄内血流成河,饶他也算是条汉子,此时也是骇然心惊。

    龙霄提着枪向杨凡走来道:“杨凡,你看见冠军了吗?”

    杨凡连忙一指山庄后道:“向那里去了,还有陈教官收的那个徒弟,这狗崽子,居然为了掩护老头子,敢与教官动手。”

    龙霄见冠军还没有出来,心中微微一凛,说了声:“爸,你们要小心山庄还有敌人。”身子急展,已经向山庄后奔去。

    穿过了几幢建筑,却见到了前方有个入口很小的山洞,而冠军手中拿着一枝枪,面对着自己这个方向,正低头望着一具尸体发呆,龙霄瞧得真切,那尸体正是他那个徒弟。

    冠军虽然正在黯然,但并没有放松警惕,感觉到有人来,第一反应就是举起了枪,但瞬间就瞧清是龙霄,又放了下去。

    龙霄道:“老头子呢?”

    冠军向那山洞一指道:“老头子真是狡滑,我没想到他会叫人秘密在这里挖了一个洞,也不知道通向何方,我进去过,里面的路都已经封死了。

    龙霄也料到像老头子这种人一定会给自己留一条可以逃生的后路,心中一叹,走近了那尸体,见他那个徒弟眉心中弹,是一枪毙命,琢磨他的心情,道:“怎么,还舍不得杀他。”

    冠军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个人虽然是日本人,而且也是老头子安排给我的,但他非常聪明,学东西非常快,已经跟了我五年了,一个叫了我五年师父的人,却让我亲手杀了他,岂能不叫人伤心。”

    龙霄摇头道:“你这个徒弟的枪法我是领教过的,你不杀他,他一定能够杀了你,老头子叫他来跟着你学习,那么这个人必然有让他放心的地方,应该是黑田社的死忠,你何必这么看不开,想不到堂堂的黑田社第一杀手,居然还是这么有情的人。”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陈教官要是无情,岂会因爱生恨,为了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毁了自己的一生,又岂会放弃在黑田社的地位和优厚的条件,去与正在追捕自己的政府合作,而且能够让杨凡这一辈子都如此敬重他。”

    这话一说完,杨凡已经从后面走了出来,向着冠军深深的一躬。

    冠军此时从那尸体身上收回了眼神,走到杨凡面前,拍了拍他的肩道:“杨凡,你很好,没有让我失望。”

    龙霄见到冠军说着话又向着自己望来,微笑着主动的伸出了手去,道:“陈教官,认识你非常荣幸。”

    冠军也握住了他的手,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道:“龙霄,你是我一生中见到过的最厉害的人,感到荣幸的应该是我才对。”

    龙霄与他双目对视,两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惺惺相惜的神情,双手握了好久好久才放了下来。

    杨凡笑哈哈的走了上来道:“老板,教官,你们两个都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好了,现在天下太平,后面的事就让警方来做吧,现在咱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顿。”

    冠军这时却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能说天下太平,老头子这个人的性格和能耐我非常清楚,这一次黑田社虽然大伤元气,但只要有他在,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他的手段一定会更加毒辣。”

    龙霄也道:“不错,老头子一天不除,我心中就一天不踏实。”

    杨凡道:“那怎么办,我看这老头子吃了这么大的亏,是不会留在中国了,要找到他,只怕是非常困难的事。”

    冠军与龙霄相互一视,都没有说话。

    隔了一阵,龙霄才道:“陈教官,咱们的确该走了,有什么事,回到省城再说。”

    冠军道:“龙霄,这么多的尸体,总要有人来承担,我和你在一起不方便,你和杨凡还有你的亲人先走一步,等一会儿我就会打电话给警察,把命案算在我的头上,有什么事,我会与你联系的。”

    龙霄知道人命案对冠军来说多与少已经毫无关系,也不和他争,点了点头道:“好,陈教官,龙霄会随时恭候你的。”不再罗嗦,转身就走,杨凡向冠军告了辞,也跟在了他的后面。

    这时候,龙霄心里最担心的便是花香芸,为了事情更真实,不让老头子起疑心,还没有人告诉她事情的真相,那晚她那绝望后而又痴茫的神色还清楚的留在他的脑海里,这十天,对于花香芸来说,一定有如置身阿鼻地狱一般,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