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互制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在警察到来之前,依然从后院的高墙跃了出去,施展着轻功,在一幢幢大楼之间穿梭着,耳中很快就听不见警笛声了。

    这时候,龙霄心中最怕的就是花香芸会有什么事,拿起了手机,拔通了方家慧的号码。

    方家慧声音有些朦胧的“喂”了一声,龙霄连忙道:“方老师,你睡了吗?”

    方家慧听着龙霄的声音,连忙道:“是睡了,龙霄,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听你的口气好像很急。”

    龙霄道:“方老师,我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也非常对不起香芸,你赶快到她的家里去,要一直陪着她,别让她出什么事。”

    方家慧一听不对,连忙道:“龙霄,你给我说清楚一点儿,到底你做了什么对不起花香芸的事,我也好给你解释啊,我相信你不会对香芸做什么太过份的事的,大家说开就好了。”

    龙霄道:“方老师,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不过你现在赶到省委大院就知道一切,香芸就拜托给你了。”

    方家慧听他不说,只得道:“好吧,龙霄,我现在就去。”

    龙霄说了声:“方老师,谢谢你。”便挂断了电话。

    正准备继续前行,手机又响了,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拿起来一接通,便听见柳琬用非常低,但又非常焦急的声音道:“龙霄,我刚才接到局里的通知,说是你杀了傅书记,这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龙霄沉默了一阵,才道:“柳琬,这是真的,傅国清是被我杀了。”

    柳琬好半天没有说话,半分钟后才道:“龙霄,你告诉我,是不是绑架你亲人的那些人逼你这么做的?是不是黑田社的人?”

    龙霄道:“不错,就是他们,柳琬,我的确是被逼的,但大错已经铸成,我已经无话可说了,看在咱们过去的情面上,小龙你一定要照顾好他。”

    这时忽然传来柳琬的哭泣声道:“龙霄,龙霄,你好不容易才混成那模样,可是……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啊。”

    龙霄苦笑道:“柳琬,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只听柳琬一边哭着一边骂道:“龙霄,你这个大笨蛋,大混球,你真是蠢到家了。”

    龙霄听着柳琬哭得非常伤心,不禁道:“柳琬,你在那里打的电话?”

    柳琬道:“公用电话亭。”

    龙霄就怕她一时急得糊涂了,让别人知道她在这个时候与自己通过话,微微放下心来道:“喂,柳琬,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堂堂的公安局长,别动不动就像小姑娘似的哭。”

    柳琬道:“龙霄,我现在好难受,真的想哭,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不是个坏人,还做了那么多正义的事,可是走到这一步,真的好可怜,黑田社的人做事是不择手段的,你……你心里面也难受得很,你该怎么办,怎么办啊,还有你父母他们,你要怎么救?我要怎么帮你?”

    龙霄没想到平时看似对他若即若离的柳琬到了关键时刻竟如此的紧张自己,心中大是意外,但又有说不出的感动,道:“好了,柳琬,你别哭,这事你帮不了我,还是我自己来解决吧,你只要把小龙给我看好就行了。”

    电话里柳琬的哭泣声渐渐的小了许多,只道:“小龙你放心,我……我会当他是自己的孩子看待的,只是他总是吵着要君仪姐,闹得慌。”

    龙霄长叹一口气道:“这孩子从小到大到没有离开过他妈一天,肯定会闹的,柳琬,要辛苦你了。”

    柳琬道:“龙霄,我辛苦一点儿没有关系,可是我好担心你。”

    龙霄道:“柳琬,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很感谢你的关心,但现在我要去办自己事了,再见。”不等柳琬回答,一狠心已挂断了电话。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龙霄到了东城的那别墅里,刚要接近铁门,就有人出来给他开了,并带他上了三楼。

    在三楼的大厅里,戴着面具的老头子正坐在一个沙发上等着,见到龙霄上来,嘴里已经发出了笑声道:“很好,龙先生,这件事你做得很好,咱们总算开始了第一步的合作。”

    龙霄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还不实现自己的诺言,放了我的家人。”

    那老头子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一张沙发道:“龙先生,请坐,你家人的事先不忙,我还必须等一个电话。”

    龙霄便走了过去坐下,那老头子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一双充满着诡异的眼睛望着他,而龙霄也向他望去,似乎想透过面具瞧清他的脸。

    两人对视了许久,这时那老头子放在身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到耳边只听了一会儿,便放了下来,向身后一名手下道:“去倒两杯酒来,我要给龙先生庆功。”

    龙霄冷冷一笑道:“怎么,不相信我的枪法?”

    那老头子道:“龙先生,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诸葛一生唯谨慎’,我非常喜欢,我要是不谨慎,黑田社也早就土崩瓦解了。”

    龙霄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傅国清已经死了?”

    老头子点了点头道:“还没送到医院就断气了,龙先生,我听说傅国清是你过去一个女人的父亲,而且当时她也在现场,你能够下手,不愧是个男人,而我觉得,你缺的就是这样的心肠。”

    这时有人将酒递给了两人,老头子向他一举道:“来,龙先生,为我们未来的合作干杯。”

    龙霄也不说话,仰着脖子一口就喝光了,然后道:“傅国清的死你已经确定了,该放人了吧。”

    老头子这时也放下了酒杯,道:“龙先生,你也是聪明人,我想请教你,如果你是我,要想让一个自己非常欣赏,但信仰与观念都不一样的人为我办事,会怎么办?”

    龙霄听着他话中有话,霍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道:“老头子,你还想给我玩花样儿。”

    那老头子缓缓的道:“龙先生,你不要生气,你在我的眼中,就和你的姓一样,是你们中国人的一条龙,一条至高无上,充满着王气的龙,而像你这样的人,是最难驾御的,也没有人可以驾御,所以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你的缺点,让你慢慢的和我走到一条路上来。我虽然答应过你会放了你的亲人,但没有说具体的时间,不过只要我能确定你和组织是一条心了,我会让你们团聚的。”

    龙霄忽然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胸口,将老头子瘦小的身躯举了起来,他身后那六名男子顿时将枪对准了龙霄。

    老头子在空中摇了摇手,说了句日本话,那些男子便纷纷放下了枪,只听老头子道:“龙先生,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我要留住你,除此之外也别无它法,你就算杀了我,首领也不会放人的。”

    龙霄缓缓放下他,猛地一挥手,已经将他的面具摘了下来,却见是一个六十来岁,小眼睛,鹰勾鼻,嘴唇极薄的老者,喝道:“这么说,你不是老头子。”

    那老者很平静的笑道:“龙先生,我不是早就给你说过了吗,老头子只是一个代号,谁都有可能是,至于我么,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

    面对这样的情景,龙霄只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里,根本就没有办法拔出脚来解决困境,对方已经完全将他逼入了下风,让他还不出手来。他面对如威远王与血魔这样的强敌之时从来就没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这老头子,真是他这一生中碰到的最可怕的敌人。

    重新回到座位,老头子也不把那面具再戴上了,望着龙霄道:“龙先生,现在我向你请教一件事,希望你最好能对我说实话,你到底去过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有这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龙霄先是冷冷的瞧着他,然后忽然仰着头狂笑起来,神情有几分嚣张又有几分无畏,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那老头子不料他会露出这样的脸色,眼中也不由得一闪,道:“龙先生,想不到你居然还能笑得这样开心。”

    龙霄仍然在笑,然后道:“老头子啊老头子,不管你是真还是假,我是在笑你其实也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聪明。”

    老头子道:“哦,这一点儿,我非常想请龙先生指教。”

    龙霄道:“你说得不错,我的亲人,的确是你能控制我的唯一手段,但你却忘了一件事,物极必反,你可以食言而肥,用我的亲人要挟我做许多事,可是,由于你第一次的欺骗,已经失去了我对你的信任,再让我为你做任何事都不可能了,或许我是到过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但我说出来,对我根本没有任何好处,我的亲人还会依然在你的手中,你不是说过我是个聪明人么,这就算是我手里的一个筹码,你可以提出咱们双方都满意的条件来交换。”

    老头子听到他的这一席话,眼中蓦然一缩道:“龙先生,你就不怕我对你的亲人不利么?还有,其实用不着问你,或许你那些女人会知道的,我要知道那个地方,难道非要从你口中问出来么?”

    龙霄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忽然道:“老头子,既然你非常了解我,那我问你,我这个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么?”

    老头子道:“龙先生,对于这一点儿我也不想夸赞你,就拿你和冠军来说,都是中国人之中的顶尖人物,但冠军永远只能当一个杀手,而你不一样,除了一些小小的缺点,组织能力与思维能力都是令人惊叹的,只要肯用心做一件事,将来的成就会远远的超过我,会让世界瞩目,我们黑田社虽然发源于日本,但已经是世界性的组织,实在太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了。”

    龙霄这时的脸慢慢的冷冷了下来,道:“但如果我是你的敌人呢?”

    老头子瞳孔又是猛的一收,道:“那会非常可怕。”

    他这个怕字刚出口,只见龙霄身子忽然一幌,竟已消失在了沙发上,听着身后传来了像飓风一般的呼啸之声,当他回过头去,却瞧到了这一生中最恐怖的杀人场面,他身后的那六名身高体大的黑田社成员,竟在这一霎那间同时倒在地上,其中两人的头已经被整个击进了颅腔里,而另外两人竟趴在了十数米以外的墙壁之下,像是被人撞了上去,而还有两人,喉咙处一片的血肉模糊,仿佛是让人用手硬生生的捏碎了,每个人的身下都是一滩鲜血,死状惨不忍睹。但无一人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这样的变化,连自认为见多识广,心狠手辣的老头子都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龙霄杀了六人,也不说话,伸手就封住了他的穴道,身子一动,却向楼下而去,还不到十分钟,手中又提了四具尸体上来,扔在了老头子的眼前,这才伸手解开了他的穴道。

    老头子见他徒手空拳的在极短的时间里将自己留在别墅的所有手下都击毙了,心中一阵乱跳,这些手下,都是他总部里派出来的精英,个个的身手都不错,万万没想到在这个中国男人面前,就像是蚂蚁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这时龙霄冷笑着对老头子道:“现在你再看我比冠军如何?”

    老头子强自镇静道:“龙先生,你的身手的确让人吃惊,别说是冠军,你要是做杀手,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超得过你,不过只做杀手,那样太可惜了。”

    龙霄道:“老头子,咱们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去,你不是想打我那些女人的主意么,以你们日本人的手段,还会用让女人最痛苦最不能忍受的方法逼她们说实话,是不是?”

    老头子点点头道:“有这个可能。”

    龙霄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老头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女人吗?”

    老头子道:“你那些女人都很漂亮,我想世上的男人见了没有不喜欢的。”

    龙霄摇了摇头道:“你说得并不完全对,我所有的女人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贞节观念非常强,除了我之外,别的男人是不能碰她们的,谁要是冒犯了她们,她们就只会选择一条路,那就是自杀,就连我也没有办法劝得她们回心转意。”

    老头子对中国女人的性格并不陌生,点头道:“你的女人也许会这样,那又如何?”

    龙霄道:“那我就会恨你们,恨整个黑田社,会成为让你们害怕的敌人。”

    老头子想到他刚才杀人的手段,心中也是一凛道:“可是你的父母还在我们手里,你敢乱动么?”

    龙霄闭着眸道:“我曾经和那些女人发过同生共死的誓言,她们出了事,我也不想违背自己的诺言,替她们报仇之后,也只有以死相谢,至于我的父母,若是见到这样的惨状,他们活着只有无尽的痛苦,那还不如我们一家人都在九泉之下再快快活活的团聚。”

    老头子道:“龙先生,我们分析过你的性格,你不是这种人,绝不会这么做的。”

    龙霄忽地仰天一阵狂笑,笑声一止,眼睛猛然死死的盯住老头子道:“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事,老头子,无论我今后做得如何,你都不会放心我的,我的亲人也永远会在你的手中控制着,这样一来,大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想我的父母不会怪我的。”

    老头子一时没有说话,是啊,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巨大的神秘莫测的能力,自己只能利用他的弱点来控制他,可是如果他没有这些弱点了,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恐怖无比的敌人,黑田社也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这时龙霄又道:“老头子,你想知道我会怎么做吗?不妨可以给你透露一下,你来瞧瞧我的计划是否可行,首先,我会想法去杀死周弘基,你的死水计划的就在A省,而且你们在周弘基身上想来也花了不少的功夫,他要是死了,你的计划想必要完成起来,也没那么顺利了,你说,我敢不敢杀周弘基?”

    老头子鼻孔里“哼”了一声,还是没有说话,龙霄能杀傅国清,就能杀周弘基,况且两人本来就有过节,他要是下手,连眼睛都不会眨。

    龙霄继续冷冷的道:“至于你们黑田社,据说是家大业大,秘密的分布在世界的各个地区,我要动手,可能要费些功夫,可是我要是想法去刺杀一些政府的官员还有其他国际帮派的首领,然后以你们黑田社的名义宣布对事件负责,或许大家会对事情的真实性感到置疑,但我会让所有的人意识到一点,只要有黑田社在一天,这个世界就会增加许多莫名其妙被刺杀的大人物,我想如果是这样,你们黑田社的敌人就会忽然变得多很多,离彻底消失的时间也不远了。”

    老头子沉声道:“龙霄,你居然还能威胁我。”

    龙霄摇了摇头道:“是不是威胁我不知道,不过我只是想和你讨论一下我这个方法可不可行?”

    老头子望了望在自己周围的十具尸体,心中莫名的一颤,这个男人虽然是在用语言威胁他,但他如果是这么做,黑田社的确会在黑白两道的人全力围剿下被毁灭,而这个男人,完全具备这个能力。

    老头子凝视着变得一脸冷酷的龙霄,突然也是一声叹息道:“龙先生,看来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低估了你,你比我想像的更厉害,更可怕。”

    龙霄忽然笑了起来道:“老头子,其实我还要叫你一声师父,你不是说过吗,要控制一个人,就要抓住他的弱点。我的弱点是我的亲人,而你的弱点也不小,那就是你的组织,如果按目标与人数来算,你的弱点比我大多了。”

    老头子沉思了一阵道:“龙先生,我可以保证你亲人的安全,你的事我也可以不问,但从现在的情势上看,你杀了傅国清,中国这块地方你是没办法呆下去了,不如跟我到其他国家去看一看,或许我们能够相安无事的合作愉快。”

    龙霄道:“这个建议好像还有点儿诚意,不过我现在关心的是我那些亲人,你什么时候放人?”

    老头子道:“龙先生,给我十天的时间,这十天之内,我会好好想想让我们今后变成朋友的方法,你今天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你们中国有求贤若渴这句话,也有刘备三顾茅庐这样的故事,我对你心情,不比刘备对诸葛亮差。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的亲人都在那里。”

    龙霄点了点头道:“很好,如果你能提出非常合理的建议,我也不会拒绝的,我等你十天。”

    老头子不再说话,站了起来,向楼下走去,而龙霄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到了别墅的停车场,里面还停着三辆车,老头子从怀中掏出一把车钥匙来递给龙霄,让他驾驶着一辆本田车,和自己向省城之西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