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贪欲的下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过了两天,龙霄就接到了柳琬的电话,那五名枪手已经从相片上指认了周思廉等三人,而周弘基也知道了,说是气得一改往日儒雅之风,当场大发雷霆,指示公安机关,一定要给他抓到这个孽子,依法严办。

    龙霄能够理解周弘基的心情,汪铁梅的事对他造成的麻烦可不小,他拼了命才暂保没事,不过疑心的人绝不会少,现在周思廉却又给他来了这一手,那真是火上浇油,俗话说‘忠臣怕孽子’,这奸臣也一样怕孽子啊,要不是周思廉母子,以周弘基的老谋深算,只怕很难让人查到他的什么把柄,现在却要不停的进行弥补,但伴随着的也很有可能是欲盖弥彰,马脚越露越多。

    不过柳琬另外告诉龙霄的事却让他郁闷了好久,这自然是关于方家慧的,从她的资料还有通过调查她过去的同学得知,方家慧的老家是在一个偏僻落后的山区,她的父亲死了,她娘改嫁他人,因为她是个女儿,就扔下当时才八岁的方家慧不管,还是好心的姨妈收留了她,而方家慧也非常懂事,从小就帮着姨妈家做许多的事,她那时最羡慕的就是同村的孩子可以到十里外的乡校读书,可是姨妈家有三个孩子,日子也不好过,她又是个女孩子,自然是不能念书的。

    到了方家慧十岁的那一年,却发生了一件让她终生恐惧的事,她那个成天只知道喝酒的姨父,瞧着方家慧渐渐长大,越来越出落得漂亮,竟然灭绝人性的想强暴了她,虽然最危急的关头被来串门的邻居发现了,救下了方家慧,并报了警,姨父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是方家慧的心灵却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终日不说一句话,而她的那个姨妈却怪她害得自己没了丈夫,三个儿女没有了父亲,开始厌倦她,说她是小狐狸精,动不动就进行打骂。

    就在方家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是一个陌生的好心人听说了她的事,对她进行了无偿的慷慨的资助,不仅将她弄出了山区,还联系了最好的学校给她读书,一直抚养她到大学,方家慧成人之后,多次打听这位好心人的下落,但都无法联系,直到现在。

    龙霄听完柳琬的话,心中真是极不平静,他憎恨那个差点毁了方家慧一生的姨父,也厌恨她那个狠心丢下她的亲娘和不分好歹,无比愚昧的姨妈,但更多的是对方家慧身世的叹惜,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用自己并不多的工资共时资助五名穷困学生,为什么会那么善良和不畏邪恶,还有面对赤身裸体的自己时那种惊恐无助,方老师,真的需要人去关心啊。

    这些天龙霄去了天京大学好几趟,方家慧已经完全恢复了过去的那个样子,而和龙霄说话常常是说到一半就有些脸红说不下去,龙霄知道她一定是想到自己当时那种样子感到尴尬,他的脸皮倒要厚得多,总是若无其事的说笑着将话接了下去,方家慧知道他的好意,想到这个男人为自己受的委屈,心中总是有一阵阵的暖流在涌动,她的一生充满了孤独,虽然有无数的男人来接近她,但她知道那里因为自己的美貌,而她知道象龙霄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汉子为了自己脱光了衣服,还要忍受那样变态的屈辱是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种比为自己流血还要浓厚强烈的恩情,她真的很有些觉得承受不起。

    花香芸也听说了周思廉等人的恶习,自然是义愤填膺,龙霄知道她平时与方家慧不错,便将方家慧的身世给她说了,再三嘱咐她有时间一定要好好陪陪方家慧,以花香芸的性子,哪里能听到这样的事,当时就哭了起来,后悔没早一点知道,否则早就和方家慧更好了。

    到了第五天上午,龙霄正在召集超市组长以上的管理人员开会,大会议室密密麻麻的坐了一大堆,要结束时,龙霄见到柳琬的影子在外面闪了闪,而站在外面的一名公司员工和她交谈了两句,便带着她向隔壁的小会客厅走去了。

    龙霄知道柳琬前来必然是有要事,匆匆将事情交代清楚便宣布散会,到了小会议厅,见到柳琬正坐在沙发上,便笑呵呵的道:“喂,九妹妹,你真是稀客啊,肯大驾光临,在下真是蓬筚生辉。”

    柳琬现在对他倒没有以前那样冷淡了,娇嗔着道:“呸,都是这么有身份的人了,还象过去那种无赖似的胡说八道,龙总,我瞧你刚才讲话的时候真威风八面啊。还象个人物。”

    龙霄笑道:“那不正是你希望的样子么,九妹妹,我按你的要求可是超额完成啊,可惜没什么奖励了。”

    柳琬顿时想起自己曾经与龙霄的约定,要他三年之内凭自己的真本事赚够了一百万或者在某个行业有了成就,就会考虑和他在一起,不错,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成了省城商界里崛起的一颗耀眼的明星,今后的生意肯定还会做得更大,的确是远远的超过了她的想像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这个男人非常有正义感,无论是智力还是身手,都是令人惊叹的,应该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白马王子了,可是,可是……

    一想到他背后那群美女,柳琬就是一阵心烦意乱,干脆点就放在一边,道:“龙霄,你少贫嘴了,我给你说正事。”

    龙霄便止住了笑,坐在她的身边道:“好,你说。”

    柳琬感觉到了他的热气,心头又是莫名一跳,向旁边挪了挪,才道:“我有可能知道周思廉他们在那里了。”

    龙霄一听,连忙道:“好啊,你快说。”

    柳琬道:“从目前收集的各方面线索分析,周思廉他们逃跑的方面应该是向北方,而且我得到一个消息,说是郑军在北方一个县里的远房亲戚家里,曾经有三个年轻人去过,然后就失踪了,我怀疑他们就在这个县没走远。”

    龙霄一拍大腿道:“好,只要有线索我就去查,柳琬,这事你告诉别人没有?”

    柳琬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故意装着把这条线索忽略了,你知道,胡峰也在里面,胡庭山现在还没有下台,办这事谁敢太认真。”

    龙霄点点头道:“看来只有我来认真一次了。”

    柳琬忙道:“龙霄,你千万不要冲动,动手杀了他们,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与这三个人有仇,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我怕你有麻烦。”

    龙霄对这事早就有了主意,笑了笑道:“这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办得漂漂亮这的。”

    柳琬知道他比自己聪明,便不去担心了,道:“只是郑军那个亲戚的口可能很难打开。”

    龙霄摇着头,拍了拍自己的腰包,微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远房亲戚,你说会对郑家有多忠诚,只是要看我能给他多少罢了。”

    柳琬忽然叹了口气道:“龙霄,其实你去要比我们去有用得多,咱们问这些,又不能打又不能骂,更别说用钱来诱使他交代了。”

    龙霄道:“所以这次我破了财,你还是要发个好市民奖给我才是,上次我帮你破木洁那个案子,你可是答应了的,但现在还欠着。”

    柳琬这时忽然现出了很是温柔感激的神色道:“龙霄,过去我不相信那笔毒品的电话是你打的,可是现在我信了,我能够从一个小警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都是拜你所赐,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龙霄立即道:“你笨啊,女人感谢男人最实际的方法就是以身相许,这都想不到。”

    柳琬不假思索的道:“那就好,我不是已经许……”

    猛的想到这话不对,连忙收回来道:“许你个头,整天就这么龌龊,刚刚才表扬了你成熟些了,你就故态复萌,算了算了,我懒得和你说了。”

    说着就站了起来想离开,龙霄见到她的脸红红的,而且刚才冲口而出的那句话,已经表明了她对那晚自己无意冒犯的事完全坦然接受了,心中也很是高兴,有些得寸进尺的道:“九妹妹,能不能赏脸共进午餐,我请你吃大碗的牛肉面?”

    柳琬瞪了他一眼道:“谁稀罕你请客,少给我贫嘴,办事的时候小心些,随时给我电话,我走了。”说着扭身下楼而去。

    晚上回到“雍园”,龙霄向众女宣布要带司马琴去办点事,可能要好几天的时间,别的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只有朱芷贞吵着说龙霄偏心,要求带她一齐去,龙霄好说歹说是因为司马琴武功好,才和自己一道去做件危险的事,朱芷贞这才作罢。

    在北方有个叫银溪的小山村,这里离县城很远,地理很偏僻,基本上没有什么外来人,全村本来有两三百户人家,但这些年有办法的都往城里走,村子里只剩下了三四十户人,到了这里,很难听见什么人声,倒象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周思廉、胡峰、郑军三人就躲在村尾的一家院落里,是郑军那个亲戚安排的,邻近的房屋都没人了,显得非常安静。

    这天下午,三个勉强吃过了前天煮的饭,都愁眉苦脸的坐在中间屋郑军睡的坑上商议今后该怎么办,胡峰最先发言,嚷道:“妈的,这种日子再过下去我真是要憋死了。”

    郑军也道:“可不是,胡峰你还有点肉,还可以消耗,可我实在不行啊,都快成骷髅了。”

    周思廉咬着牙道:“不行,还得再在这里呆着,我昨天才和我爸联系过了,他要我们再忍一下,过些日子就会安排我们到国外去,咱们没有伤着人,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会想办法摆平的。”

    胡峰道:“我爸也说了,这案子他让人活动了的,查得并不严,怕个屁。”

    周思廉道:“妈的,听我爸还是听你爸的。”胡峰便不再说了。

    几个人又沉默了一阵,郑军道:“喂,你们说这个龙霄的身手是不是很古怪啊,你们想想,先是在球场,一个人那么厉害,然后那天晚上,咱们叫的那么多人也让他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还有就是上次,你们瞧见他出手了吧,跳得那么高,一扬手扔出什么东西,咱们请的那五个枪手就倒在地上了,绝对不对劲儿,不对劲儿。”

    胡峰道:“不错,是不对劲儿,莫非是龙霄被雷劈了,忽然会了特异功能,要么就是狐仙鬼仙什么的上了身。”

    周思廉忽然一下子打在他的头上道:“妈的,什么特异功能,什么狐仙鬼仙上身,你们是YY小说看多了啊,这个龙霄,一定是在Z国学会了武功,报纸上不是有说过吗,他救过的那个人是过去清宫里的后人,你们想想,能带那么多的宝藏出来,没武功行吗,多半是大内高手之类的,龙霄就是跟着他学的,看来,咱们那么整,倒把这小子整得脱胎换骨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冷悠悠的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周思廉,这次算你就对了。”

    听见这个声音,坑上的三个人就像老鼠听到猫的声音,顿时浑身一震,全都从坑上跳了起来。

    这里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他们本来关着的房屋门竟被人击得飞了起来,差点砸在了几人的身上,而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脸的冷肃无情,就像死神一样。

    周思廉三人几乎同时喊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龙霄。”

    龙霄浑身带着杀气,逼近了周思廉等人,冷笑着道:“周思廉、胡峰、郑军,你们万万没想到吧,我会找到这里来。”

    见到龙霄双手空着,刚才竟是徒手将数寸厚的门板从门框里击飞,三人骇得魂飞魄散,预感到死期将近,郑军最是贪生怕死,一下子就跪在了坑上,哆嗦着道:“龙……龙霄,所有的……所有的事全是周思廉的主意,你别……别杀我,我……我给你跪下磕头了。”

    龙霄道:“郑军,你又来这一套了,你不是在里面是狗头军师么,这些年你出的坏主意可不少,这条命你是保不住的。”

    周思廉与胡峰也想求饶,听到龙霄这么一说,两人对望一眼,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周思廉的手渐渐的伸向了腰后,龙霄早就瞧见到了,身子只一幌,手上就多了一只黑漆漆的手枪,却是从周思廉手中夺过来的。

    三人见到龙霄倏忽来去,如鬼魅般的身手,已是浑身无力,瘫坐在坑上,就象烂泥一样。

    龙霄瞧了瞧那柄手枪,却插在了自己的腰下,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掌,似乎在想先杀了谁。

    就在这时,只听到一声娇叱,一道人影忽然掠过龙霄的头顶,拦在了他与周思廉等人的面前。

    周思廉等人无法瞧清这女子的容貌,但见到她背影婀娜生姿,身手瞧来竟与龙霄相似,真不知是何方神圣。

    这时听到龙霄叫了一声:“师妹,你让开,他们是我的仇人,现在还不是你使性子的时候。”

    那女人冷哼了一声道:“就是你的仇人,我才来救,师兄,只要你答应我那件事,我替你杀了他们。”说着一回头横眼一扫,顿时将周思廉他们三人都惊了一跳,只见这女子脸色黄蜡,扫帚眉,塌鼻梁,嘴唇倒是小,但旁边长了老大一颗黑痣,真是就算说不上奇丑,也要加上非常两个字,凡是男人见了想必都没有胃口。

    却听到龙霄道:“师妹,别的事我都能答应你,但这……这事你实在让我为难啊,而且师父给我提过此事,见我不答应,也是算了的,你又何必用这事苦苦相逼。”

    那女子道:“呸,我将师父留下来的所有宝藏都给了你,就指望你能体谅体谅我的心情,和我成婚,谁知你这个花花公子,狼心狗肺的家伙,居然带着宝藏和一大群的姑娘到中国来逍遥快活,你说,她们到底比我漂亮到那儿。”

    她说着这话,连周思廉等人都感到了恶心,龙霄那些女人他们是亲眼目睹了的,岂止是比她漂亮而矣,简直是比都无法比,心中顿时都燃起了生存的希望,龙霄这小子享够了艳福,现在总算有了报应,这女人的条件这么狠毒,龙霄是绝不会答应的,只希望她手底下有些功夫,能够挡住龙霄一下,自己等人就能伺机逃走。

    这时果然听见龙霄道:“师妹,你的条件我是绝不会答应的,你让开,不要把我惹火了。”

    那女人听着龙霄拒绝自己,情绪顿时激昂起来,厉声道:“好,这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这几个人,我救定了。”

    龙霄向她肩头一抓,不耐烦的道:“快让开。”那女人将手一格道:“我不让开又怎样。”

    说话之间,两人就动起手来,双脚腾挪,四拳相搏,十来米的屋子里顿时风声飒然,带着周思廉三人眼睛都睁不开,那里敢动,只得龟缩在坑角观战。

    两人在屋里你来我往的足足相搏了半个小时左右,将什么桌子椅子柜子箱子全部打得稀巴烂,酣斗之中,只听龙霄道:“师妹,你再这样一味缠斗下去,不要怪我心狠了。”

    那女人道:“好啊,将你的‘天残地绝魔功’用出来吧,瞧我怕不怕你。”

    龙霄说了声:“师妹,是你逼我的,对不起了。”忽然双掌推出,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尖啸,这屋子都仿佛要让他推倒似的。

    周思廉等人这时才领教到了龙霄真正的厉害,全部是面如土色,心中皆在想:“这小子还是人吗?”

    就在这时,却见那女人也双掌平出,却是无声无息,但与龙霄掌心相交时,却又发出了一声巨响,但不可思议的是,龙霄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了屋外,落地不稳,踉跄着坐倒在了大院的地上,“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已经吐了出来,似乎是完全不相信的道:“不可能,不……可能,师……师妹,你这是什么功夫?”

    那女人连忙去扶他道:“师兄,你伤得重不重,对不起,我第一次用这种‘无敌神功’,出手不知轻重。”

    龙霄猛的一把推开了她,站了起来道:“师父不是说‘无敌神功’他没有研习成功么,你是怎么会的?”

    那女人道:“师父在临死前其实已经把这‘无敌神功’研习成功了,但怕你学会了‘天残地绝魔功’后胡作非为,就将神功的秘籍传给我了,说是这门神功专门可以克制你的魔功,不过……不过这武功,你就是见到了也是无法练的。”

    龙霄叹了声道:“想不到师父还留了这么一手,师妹,你真的想保这几个人么?”

    那女人的声音柔和了起来,道:“我不是想保这几个人,但我知道他们是你很大的仇人,你下了决心要杀了他们,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想出了这么个下策,师兄,算我求求你,其实我只求在你的身边,别的女人我也可以忍受。”

    这时龙霄傲然道:“师妹,你这是在威胁我了,好,今天我就放过他们,但我要瞧你能保得了多久。”说着就向院门外走去,瞧来他受伤不轻,脚下已经有些轻浮。

    见到死神离开,周思廉三人立刻跑了出来,还是郑军最聪明,跪下道:“多谢,多谢,这位……大姐救命之恩”周思廉与胡峰连忙也跪下这么叫着,忽听见“啪啪啪”三声连响,三人脸上都吃了重重一耳光,那女人道:“我有这么老吗?”

    周思廉急忙道:“是,应该多谢小姐救命之恩。”这一下胡峰与郑军也跟着叫了,但话音未落,又是几记耳光响过,那女人道:“呸,我听说在你们国家,叫小姐是骂人的,你们居然敢骂我。”

    周思廉等三人两边脸都被搧得红肿起来,心中一阵委屈,这女人,脾气怎么如此古怪,怪不得龙霄宁肯暂时放过自己,也不敢要她。

    就在这时,却见那女人捂着胸口,一阵摇晃,脸上现出非常痛苦的神情,竟象是受伤的样子,龙霄多半还在附近,这女人现在可不能出事,三人一时忘了脸上的痛了,也不知到底该怎么喊,由郑军先道:“恩人,你怎么了?”说着几个都要去拉她。

    却见那女人尖叫道:“我自己会走,谁要你们的臭手来扶,滚开。”说着就走到了左边屋子里,却是胡峰睡过的,眉头一皱道:“有新的被铺没有,臭男人的东西我不想碰。”

    三人不想这女人丑是丑,但规矩还多,不过屋里还有新的被铺,便去取了来,给那女人换上。

    只听那女人道:“从今天起,我要打坐三天练功,你们谁都不许来打搅我,听清楚没有?”

    郑军道:“要……要是龙霄又来了呢?”

    那女人道:“来了,来了就该你们倒霉,都给我出去,把门关上。”

    周思廉等人只好带上门,回到中间屋子望着满地的狼籍面面相觑,那龙霄有可能受了伤也去打坐了,便也有可能就在外面等着,实在不敢冒险出去啊,真不知道这女人能够保护自己三人多久。

    就在这时,郑军叫了声:“噫,这是什么东西?”说着走了几步就从一块破木块边捡起了一本书。

    周思廉与胡峰心中都是一动,连忙凑了过去,瞧着郑军已经翻了开来,却见首页上豁然写着“无敌神功”这四个字,三个人心头都是一喜,这“无敌神功”不就是刚才那女人说的可以克制龙霄那小子的武功么,妈的,听名字都挺爽。

    这时郑军又打开了一页,却见上面用繁体字写着:

    吾,林朝华,祖上林伯生乃光绪朝大内第一高手,后因老佛爷无能干政,致使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烧杀抢掠,辱我中华,故带着部分宫中珍品,到达Z国安家,并将中华绝学“天残地绝魔功”传与子孙,然而传至朝华一代,后无子嗣,愧对先祖,只好将“天残地绝魔功”传与外人,但唯恐此人日后为祸人间,故又创下这以柔克刚的“无敌神功”传与他人,以防万一,此功一成,若与现代武器相合,将成为天下第一人,但不可盲目修习,切记,切记。

    看到这里,周思廉三人不约而同的望着那“天下第一人”五个字,欣喜若狂,眼睛都要发红了。

    郑军回头望了一下两人,好生后悔当场叫出来,让这两人也见到了,不由道:“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好不好练?”

    周思廉与胡峰异口同声的道:“咱们先瞧瞧,不好练就算了。”

    当下三人走到了一团零乱的坑上,打开后面的书页,六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却见上面画着人的图形,写着练功的口诀,穴道运转的部位也标得清清楚楚,当下各自依着第一篇在坑上打起坐来,这一下足足过了四个时辰,三人先后按第一篇图中所说运功完毕,此时已经入夜,人人是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是劲,连肚子也全然不知饥饿。

    坐了一阵,由胡峰提议道:“这玩意儿好像管用,不如咱们再往下练练。”

    郑军连忙也道:“是是,到时候有点儿武功了,遇到龙霄有机会也好逃走。”

    周思廉咬着牙,点点头道:“不错,不是有句话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学会这东西就能够制住龙霄,咱们加油练。”

    当下这三人就用前所未有的热情练起这“无敌神功”来了,不过这“无敌神功”的确是非常神奇,到了第三天上午,三人练完全部入门口诀,每一个人不仅都感到身轻如燕,而且展掌挥拳之间已经有了风声,胡峰试着拿一块砖头试了试,那砖头竟然很轻易的就应手而断。

    就在这时,三人不约而同的又想起了“天下第一人”的字眼儿,彼此对望了一下,心中都是跳得厉害,胡峰忍不住向郑军一伸手道:“把书拿来。”

    郑军叫了起来道:“书是我捡的,凭什么要给你,让你练都算不错了。”

    胡峰道:“万一你起了歹心,趁我和老大不注意偷偷溜走了,我们到那里找你去。”

    郑军道:“龙霄那小子说不定就在外面,我那敢跑,那就算是把书交给你,我和老大又怎么放得下心你不跑。”

    这时周思廉转来转去,沉吟了半晌,忽然道:“胡峰,把郑军的书抢过来。”

    胡峰巴不得他有这么一说,便向郑军头上一拍道:“瘦子,听见没有,老大发话了,快给我。”

    郑军一直将书别在腰下,死死的捂住道:“我不给,我不给。”胡峰见状,便上前去抢,当下两人就扭打起来,不一会儿就抱着滚在了地上,胡峰将郑军一下子就压在身下,将那书抢到手,向上一扬道:“老大,我抢到了。”

    这时只听周思廉在他的背后道:“我知道了,胡峰,再见。”胡峰只觉腰上一阵奇痛,顿时倒在了地上,用手一摸,却是一片鲜血,而周思廉却拿着一柄锋利的匕首,一脸冷酷,半蹲在他的旁边,不由挣扎着指着他道:“老大,你……你……”

    但周思廉根本就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猛的一下扑了过去,将匕首刺入了他的颈部,胡峰再无力说话,胖大的躯体,霎时间就倒在地上,身子还在不停的痉挛抽动着。

    以郑军的胆子,见到这样恐怖的场面,早就骇得手脚都没了感觉,正准备开口说话,周思廉却是一言不发,走过去紧紧捂住郑军的嘴,对着他就是连捅数刀,郑军也是没命了。

    周思廉连杀两人,侧头瞧着那女人的房间没有动静,想是还在入定,这才放下匕首,坐在地上发了半天的愣,喃喃道:“胡峰、郑军,你们别怪我,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我杀了你们,也是不得已的事,而且你们也背叛我在先,这事全是龙霄引起的,等我练好了这‘无敌神功’,杀了龙霄,也算是给你们报仇了。”

    过了一会儿,他四处望了望,见院子有口废井,便将两人的尸体拖了过去,将匕首上的指纹用衣裳擦了,然后又将自己的血衣在院里挖了个坑埋好。跟着又将地上所有的血迹用黄土掩了一层。

    等一切做好,周思廉再检查了一遍,觉得没什么破绽了,这才老老实实的回到屋中,将那本书藏妥,等着那女人练功出来。

    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已是中午,周思廉一时饿了,便去煮了饭,弄得是蓬头蓬脑的一头黑灰,但心情却是高兴无比,只要能够逃出这里,那么他就将是身负超能力的天下第一人,虽然比不上电影里的超人,但也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最重要的是,再见到龙霄,他就不会再挟着尾巴了,龙霄,龙霄,你***死定了。

    这时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事情,自己要逃出去,必须依靠那女人,那女人看样子正愁嫁不出去,而自己也算一表人材,不如下下功夫,用用美男计,让那女人先护着自己,摆脱龙霄再说,要成大事,就要学会奸忍,当年越王勾践还给吴王夫差尝过屎哩,我忍,忍不下也得忍,大不了对着那女人的容貌幻想一下是房海蓉。

    下定了主意,周思廉就找出了中屋里已经被打烂的镜子,拿了一片在手上,将脸擦干净,发型也用水梳理得一丝不乱,就等着那女人出来。

    没有多久,就听见那关着门的屋里有了动静,周思廉摸了摸头,立刻走了过去,果然便见到那女人开门走了出来,便很有风度的微笑着道:“恩人……”

    谁知他准备的后面一大段动人台词还没有说出口,脸上便“啪”的一声被狠狠搧了一耳光,打得眼泪鼻涕一下子都出来了,白马王子的模样顿时荡然无存,却听那女人道:“我的那本书呢,你看见没有,还有,那两个人呢?”

    周思廉早料到她要说这个问题,顾不得脸上的疼痛道:“跑了,刚才胡峰和郑军不知为什么争起来了,后来两个人追打着就跑了,龙霄的目标主要是我,我……我不敢跟出去瞧。”

    那女人一跺脚道:“死人,把我的‘无敌神功’拿起跑了。”

    周思廉听到“死人”这两个字,心中一跳,连忙做出很惊奇的样子道:“什么‘无敌神功’,是恩人你那天和龙霄用的么,胡峰与郑军怎么能拿起跑。”

    那女人猛的一挥手道:“算了,他们拿去只会害了自己,命都会没有了。”

    周思廉听了,这一骇真是非同小可,急急问道:“他们……他们怎么会没命。”

    那女人横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微微一缓道:“瞧你最老实,我就给你说吧,他们把师父传给我的‘无敌神功’的秘籍拿起走了,不过这两人真倒霉,却不知道龙霄的‘天残地绝魔功’是至阳至刚,而这‘无敌神功’要克制他,便是至阴至柔,只能女人修习。”

    周思廉这时想到了那林朝华在首页的那段话里是有以柔克刚这几个字的,头上便如有一盆雪水泼了下来,眼睛都有些直了,道:“要是男人练了呢?”

    那女人道:“这武功一但练了入门口诀之后,气息就会在体内自动运行,但这女子修行与男人有别,男子阳从下泄,女子阳向上升,男子体刚,女子体柔,男子当守丹田之精,不使外溢,用身体的真火炼化,而女子乃阴体,须得用胸前灵脂以阴气炼化,然后归返丹田,可是男子的身体构造不同,这‘无敌真气’到了尾闾,要过会阴穴之时,必受其阻,到时候就会走火入魔,内脏反被真气倒冲,吐血而死,所以这两人要是偷练了入门口诀,要不了多久就会发作了。”

    周思廉听她这么一说,果然觉得自己的会阴之处好像在隐隐发疼,脸上苍白,冷汗也浸了出来,道:“那……那该怎么办?”

    那女人又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人,倒还真好奇,那我告诉你吧,只能当太监,才能过得了这一关。”

    周思廉听到此,浑身冰冷,眼前一片发黑,脑子忽然现出一句话来“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这真是书上有,世上就有啊,想不到真有这么一种功夫,需要人自阉。

    那女人说了这话,喃喃道:“也不行,要是他们为了保命练功,真把自己阉了,那可就麻烦了。”向着周思廉厉声道:“他们两人往那边去了?”

    周思廉这时是心灰意冷,随便指了一个方向,那女人一腾身,足足跃了十多米远,追了出去。

    周思廉瞧着这种只有电视上才能见到的轻功,心中也是神往,但对那女人的话还在怀疑,不过现在她走了,自己可不安全,先出去再说,收拾东西正要走,他的会阴像是被针猛刺了一下,痛得“唉哟”一声,顿时跳了起来,但这一下那疼痛就不可收拾了,沿着他的会阴、阴囊这些男性特征扩散开来,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完全无法忍受,滚倒在地上乱叫,汗珠潸潸而流,在最痛苦之时,想到成太监总比吐血而亡要好,忽然一咬牙,挣扎着站了起来,从屋里找出了绵花和纱布,跟着又出去在大院厨房的灶头找了一把菜刀,除下裤子,站在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下不了决心,但钻心的疼痛越来越密集强烈了,周思廉脑中已经有些发晕,喃喃道:“老子这一辈子也搞过不少女人,处女更是不少,也值了。”

    想到这里,他嘴里大叫着:“也值了。”抓住自己那话儿,将心一狠,手起刀落,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已经掉在地上,而他自己也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人道:“村长,是不是就是这家。”

    又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是这家,刚才有个过路人来说瞧到有人杀人,尸体就在井里,凶手的血衣也埋在院中,咱们去瞧瞧,凶手还在不在,记住,要小心些,咱们银溪村虽然穷,但从来没有出个命案,这个该死的凶手,抓住了非得好好收拾一顿不可。”

    周思廉虽在巨痛之中,这时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起来,过路人,一定就是龙霄,他一直在外面某个地方瞧着自己杀人,而那个女人……

    这时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了他的脑中,那女人要是龙霄的人,算准了自己三人都有贪欲占有欲,故意设的圈套,那么自己真是上了天大的当了。

    这时周思廉已经意识到自己栽了,彻彻底底的栽到了龙霄手中,而且连身都翻不起了。

    没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在高声道:“村长,你快来,井里果然有尸体。”跟着又有一群拿着锄头镰刀的人进来见到趟在血地上的周思廉,立刻尖叫道:“村长,这里还有人,拿着菜刀,脱了裤子,好像,好像把自己阉了。”

    只听外面有人道:“小心,那个人说不定是个疯子,快把他绑起来,送到乡上去。”

    立刻有人上前将周思廉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并将他穿在两根木棒上,用四个人抬着出去,而周思廉这时候只知道狂叫着:“龙霄,龙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这声音的确传入了龙霄的耳中,他就在不远处的小树林里望着那院子里的情况,旁边就是司马琴,易容之功,她可不比龙霄差,而那所谓的“无敌神功”却是峨眉派专门给女弟子修习的“素女阴功”,她给周思廉说的前半段都是真的,但这素女阴功只要停练,那种疼痛的情景就会一天比一天减少,吐血而亡的话却是龙霄与司马琴商量杜撰的。

    见到周思廉被人抬着远去,而他的声音还在一声声的传来,龙霄摇了摇头道:“周思廉,你杀不了我,你已经杀了你自己,两条人命,没人再救得了你,让你临死前当太监,是替那些被你糟蹋后抛弃,甚至逼得跳楼,一尸两命的可怜女孩子报仇,下辈子,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再做人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