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周思廉的报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接通了电话,只听柳琬道:“龙霄,有个不好的消息。”

    龙霄立即道:“汪铁梅死了。”

    柳琬声音黯淡了下来道:“是,我接到电话,已经赶到了看守所。”

    龙霄道:“汪铁梅不是由傅国清派的人二十四小时跟着的么,怎么死的?”

    柳琬道:“是在女厕,跟着她的女警肚子不舒服,就在她的隔壁蹲了一阵,但最多十来分钟的时间,等她去瞧汪铁梅时,发现她已经用一块玻璃割破了自己的颈动脉,慌忙叫人送到医院,但已经没有救了,对了,汪铁梅还有一封遗书留在现场,上面说她罪孽深重,对不起国家的栽培,也对不起自己的老公,连累他受了影响,实在没脸活下去了。”

    龙霄听着她的话,也是一叹,汪铁梅的死,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他脑中却在不停的转动着,道:“柳琬,你认为汪铁梅有可能自杀吗?”

    柳琬断然道:“不可能,我前天还去见过汪铁梅,她虽然精神上不是很正常,但绝对没有自杀的倾向,还有要割断自己的颈动脉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我不相信汪铁梅这种人能够做到,而且她用以自杀的玻璃也出现得非常蹊跷。”

    龙霄道:“不错,柳琬,你分析得很对,你要调查那个陪着汪铁梅的女警是否有问题,或者她的饮食是否有人做了手脚,杀死汪铁梅的人应该是早就在那里潜伏着了,因此他一定需要制造这样的机会来,才能做出汪铁梅自杀的假象,而只有汪铁梅的畏罪自杀,周弘基才能脱得了干系,柳琬,现场你看出什么来了么?”

    柳琬道:“没有,凶手极是高明,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查的线索,现在只有通过那封遗书来分析是不是汪铁梅的笔迹了,如果还是没什么发现,这件事就只能定性为自杀,大家虽然有怀疑,但对周弘基却没有多大的威胁了。”

    龙霄明白这事周弘基早有布置,而且一定经过了反复的推敲,绝不会有什么破绽,也不想多说,让柳琬有什么事随时与自己联系,便放下了电话。

    他重新躺在了床上,却是一夜难眠,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里来去自若,在极短的时间内不留痕迹的造成汪铁梅自杀的场面,而且就在她旁边一板之隔的女警居然毫无所知,这个杀手,真的是厉害无比,会不会就是那个“黑田社”的第一杀手冠军呢,以周弘基与黑田社的关系,要让他出手,也绝非不可能的事。如何是这样,他下一步的目标又会是谁,自己在这件事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会不会就是他下一个的目标。

    想到这里,龙霄瞧了瞧正在熟睡中的谢如云,心中却是微微一松,如果周弘基真的请了冠军这样的杀手,那么他反倒可以放心,至少这样的杀手要对付谁,只会一击致命,绝不会做出什么要挟之类的无赖之举,老婆们倒是都安全了,而自己则要处处小心才是。

    事情又过去了几天,龙霄的日程安排虽然和往常一样,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有可能作为别人猎物的压力,在逍遥国那种冷武器时代,有人走近他三丈以内他都能感受到,但在外面的世界,三百米以外都可能有一枚无声的子弹朝你眉心飞来,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啊。

    这天他正在与省城的几位商人在一家咖啡厅谈生意,谈着谈着便走了神,四处打量整个大厅,设想着要是自己是杀手,应该在什么位置射击最好,直到有人喊他才回过神来,不由得暗笑是不是自己多心,根本就没什么事,完全在是杞人忧天。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却是谢如云的,今天她到工厂布置生产任务去了,说不定这会儿事情完了想约自己吃饭,刚一接通,就听见谢如云在里面用急促的声音道:“龙霄,刚才有四五个人忽然冲出来想要把我拉到一辆汽车上,幸亏后来又有几个人冲上前来,把那些人打跑了。”

    龙霄一惊,后面来的那些人,自然就是他派出去保护谢如云的人了,而前面的呢,又是些什么人,周弘基么,但他抓谢如云的目的无非是想诱自己前去,好一举除掉他,但又似乎多此一举,就算是那个冠军什么的没来,中国如此大,难道以周弘基的势力还找不到好的杀手,用得着玩这一套把戏吗?

    让谢如云先回“雍园”去,龙霄立即简明扼要与几位商人将事情谈完,便告辞离开,刚走到楼下停车场,电话声又响了,连忙拿起来一接听,里面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又充满怨毒的声音道:“龙霄,你好啊。”

    龙霄立即听出这是谁了,道:“周思廉,是你。”

    周思廉忽然道:“**你妈的龙霄,柳琬手里的那段录相是不是你给的,你好本事啊,勾搭上了柳琬,连房海蓉这臭婊子也为了你把我出卖了,现在我妈自杀了,这笔帐你说我该怎么还你,你说啊,啊。”

    龙霄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彻斯底里,象是要疯了一般,不由冷笑道:“周思廉,你妈的死,你最好去问问你那个心狠手辣的老爸,他心里是最清楚的。”

    听着周思廉半天没有说话,他心中一动道:“周思廉,刚才如云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周思廉也阴笑了起来道:“不错,是我干的,龙霄,你把你的妞儿保护得很好啊。”

    龙霄很平静的道:“周思廉,告诉你,你要是动我的任何一个女人一根毫毛,我就要你碎尸万段。”

    周思廉道:“你的那些女人都不错,有机会我是想动动,不过现在我手里面有一个人,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你的女人,不过她年纪虽然大了点儿,但对你好像还不错,龙霄,我不知道你对她有没有兴趣。”

    这时电话停了一会儿,便传来一个尖叫的声音道:“周思廉、胡峰、郑军你们快放了我,你们这样胡作非为,会遭到报应的。”跟着周思廉的声音就在里面道:“报应,该遭到报应的是龙霄,一直以来,你处处的向着他,今天这也是你的报应。”

    龙霄这时已经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了,方家慧,方老师,没想到周思廉对自己的女人没法下手,竟然会绑架了方家慧。

    想到方家慧的善良与对自己的关怀,一股烈焰顿时冲上了龙霄的脑门,他对着手机大声道:“周思廉,你这个杂种,不许你们碰方老师一下,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思廉笑了两声道:“龙霄,咱们有好久不见了吧,我真是怪想你的,不如咱们找个地方见个面吧,好好的谈谈我们之间的事。”

    龙霄立马道:“好,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周思廉道:“就现在,你立刻到北城城郊七公里的红峰铁器厂来,你知道的,方老师人是老了点儿,但长得还是不错,我请的这些朋友对她很感兴趣,晚了的话,我很难保证她的安全了,说实话,方老师一直没有男朋友,我也想瞧瞧她给人上过没有,记住,要想方老师的命的话,就不要报警,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这样做,是不是。”

    龙霄这时候是目眦俱裂,厉声道:“周思廉,你敢,我马上来,是男人的话,你我之间的事就不要牵涉到方老师。”

    他挂断了电话,立刻上车就向北城风驰电掣而去,到了七公里时,找人问了问那红峰铁器厂,才知道是一家早已经停产的工厂。

    到了铁器厂门外,却见大门关着,里面是两层楼高的车间,厂房外空无一人。

    龙霄正要一跃而入,却听到手机又响了,接通就听见周思廉的声音道:“龙霄,门没有关,你一推就可以进去,手机别挂,听我的指示。”

    龙霄推门而进,举目四处张望,没有发现周思廉的行踪,却听手机里又传来他的声音道:“龙霄,有了上次的教训,你说我还有那么傻么,你不用找了,我看得见你,你是看不见我的,现在你上二楼的车间里去,快,你的方老师就在里面。”

    龙霄闻言,见到前面有一个楼梯,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冲了上去,瞧着有一道铁门,便一脚踢开,里面的情景顿时印入眼帘。

    只见如篮球场一样大的车间里,所有的机器都搬走了,空荡荡的堆放着一些杂物,而就在这屋子的正中,方家慧双手被绑在背后,嘴上封着胶布,坐在一根破旧的木凳之上,在她的旁边,却站着五个高矮不一的陌生男人,手里面都拿着手枪,其中的一枝,正抵在方家慧的脑门之上。

    瞧着龙霄踢门进来,方家慧惊恐的眼睛顿时睁大了,不停的摇着头,鼻腔里连连发出“嗯嗯”的声音,示意他快走。

    龙霄见到她的衣裳还算完整,这才略略放心,却听到周思廉的电话里道:“龙霄,向前走几步,你叫你停,你就停下来。”

    龙霄依言前行,走到第七步,就听见周思廉喊了声停。

    龙霄心下一动,向左侧的窗户外望去,却见对面数十米远的地方还有幢楼,完全可以瞧清这里面的情况,便知道周思廉他们必然是拿着望远镜在瞧,不禁道:“姓周的,我已经来了,你有种就和胡峰与郑军出来,别像个缩头乌龟似的,快叫人把方老师放了。”

    周思廉在电话里道:“放了方老师,现在可不行,我正想请她看看她最喜欢的学生演戏哩。”

    龙霄怒道:“周思廉,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周思廉道:“龙霄,你捉弄我的时候挺神气啊,不过咱们这是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我当庄家了,按我的吩咐做,方老师的命可能还保得住。”

    龙霄见自己离方家慧和那五个持枪男子还有四十米远,而他口袋里还装着一把刚才在路上拣的小石头,这个距离,他估计能够同时击倒五人的,但这一是他的暗器功夫远比不上他的内力,而是害怕抵着方老师头上的那个男人受了痛,会下意识的扣动板机,他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是不敢冒这个险啊。

    这时听到周思廉道:“龙霄,现在你把衣服脱了,让我瞧瞧你有没有带武器,顺便也让方老师欣赏欣赏你的身材,我记得你是挺结实的。”

    龙霄心里暗骂了一句“杂种”,但不得不将上衣脱了,留着一件内衣,却听到周思廉道:“不行,不行,龙霄,这不好看,你要全部脱下来,连内裤都不要留,我想方老师也好久没有欣赏到男人的身体了。”

    龙霄咬着牙道:“**你妈的周思廉,你要杀我就叫他们开枪,少给我来这些。”

    周思廉冷冷的道:“我妈已经死了,你想操也操不着了,在我没玩够你之前,你想死也死不了,你不是自命正义吗,方老师的命就在你的手上,你可以考虑,我倒想瞧瞧你是不是那么有良心,这玩意儿世界上可越来越少了。”

    龙霄长长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始脱自己其它的衣裤,方家慧见了,连忙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时她旁边的一个男人却接到了电话,答应了两声,便恶狠狠的道:“臭婆娘,我们老板叫你睁大眼睛瞧着你的学生表演,要是敢闭眼,我们兄弟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欣赏欣赏。”

    方家慧被这样威胁,知道这些人说得到就做得到,只得又张开了眼,但晶莹的泪珠,却是一串串的滚落下来,眼神中充满着痛苦与感激。

    龙霄此时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他的心中在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当众剥光衣服,不仅是女人的耻辱,男人也一样的无法接受,更何况象他这样刚强的硬汉,但是,方家慧就在他们的手中,自己为了面子,或许可以马上出手冒险一搏,以解此辱,可是要是万一,那怕仅仅是万一,方家慧被慌乱的歹徒开枪打死,那他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了,不,他绝不能留下这个遗憾,方家慧,如此善良真诚,对他有恩的女人,岂能让她出现半分意外。

    龙霄微闭了一下眼,咬了咬牙,面对着方家慧说了声:“方老师,对不起。”猛的一下,便将内裤剥了出去,露出了一身凹凸结实的肌肉,而这些肌肉之上的一道道伤痕,却是让人触眸心惊。

    那五个男人是周思廉托人从外省请来的有经验的枪手,见到龙霄的样子都是骇然心惊,全神贯注的盯着他,一点儿也不敢放松。

    这时龙霄缓缓拿起了电话道:“周思廉,你还有什么吩咐。”

    周思廉哈哈的大笑道:“龙霄,你***还真敢脱啊,我靠,你那玩意儿还真不小,怪不得有那么多的贱货要跟着你,不过我瞧你这些年在Z国受了不少委屈吧,身上的伤痕还真够多的,可惜没让你死到外面。”

    龙霄见到方家慧瞧到自己赤裸的身体,眼眸中又露出了非常惊恐的光芒,以为她是害怕自己的伤疤,便道:“方老师,你别怕,这些伤疤都很久了。”

    此刻又听见周思廉道:“龙霄,今天你难得这么卖力,你说咱们来玩儿什么游戏呢,这样吧,你拍着自己的屁股,大声说,我是头猪,我是一头蠢猪,一头蠢得不能再蠢的猪,记住,要说二十遍,说一次拍一次屁股,拍的时候要用力一点儿,不要让我失望。”

    龙霄知道周思廉想尽情羞辱自己,只犹豫了一会儿,放下手机,就用双手用力的拍起屁股来,然后大声道:“我是头猪,我是一头蠢猪,一头蠢得不能再蠢的猪。”

    方家慧听着他的话和那清脆有力的击打声,每一声都像一枚钉子一样钉在她的心中,痛得滴血,只能望着龙霄拼命的摇头,眼泪如决堤之水般的流淌着。

    龙霄忍住不去瞧方家慧的样子,连着喊了二十声,然后又起手机,平静的道:“周思廉,又该玩儿什么了。”

    周思廉见到龙霄脸上居然这么若无其事,自己反而还气着了,大声道:“你给我在地上爬,跪在地上爬,要学狗叫,象赖皮狗一样的叫,给我叫。”

    龙霄这次犹都没有犹豫,立刻就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爬着,还学着“汪汪”的狗叫,方家慧瞧着这个天京大学有史以来最出风头的学生,这个省城最大超市的董事长,工商同盟会的会长,一个她向来认为极有骨气的铁铮铮的男子汉现在居然为了自己受到这样的屈辱,连眼泪都要流不出来了,就快要昏晕过去。

    这时龙霄不停的爬着叫着,离方家慧眼瞧着只有二十米的距离了,蓦地就停止下来,拿着手机起了身,只听见周思廉还在里面道:“痛快痛快,好看好看,龙霄,你当狗比当人好看。胡峰、郑军你们说是不是?”跟着电话里面就传来了两人的狂笑声。

    龙霄微微一笑道:“可是你连猪狗都不如呢。”

    周思廉听着他忽然顶嘴,不由愣了愣道:“龙霄,你还真不想要方家慧的命了。”

    龙霄顿时大笑起来道:“周思廉,我教你一个乖,说自己是猪的人未必是猪,没有头脑的人却一定是猪,你以为我有那么傻,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你今天要我来,是绝不会让我活着出去的,而方老师知道是你干的,这可是个证人,你还会留着她么,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周思廉,你还没那么心软吧。”

    传来周思廉的话道:“**你妈的,猜到又怎样,你还不是乖乖的把衣服脱了。”

    龙霄微转身子,将自己面对着周思廉等人藏身的那幢楼道:“周思廉,其实我脱光衣服只是想给你瞧瞧,怎么样,我的玩意儿比你那根牙签要威武吧,我想你只有嫉妒羡慕的份儿了,不过另外有件事我还更瞧不起你,房海蓉可是你追了几年的女人,你拿她个宝似的,她唬你两句你就不上床了,真是蠢得吃屎,你知不知道,我只轻轻一勾,她就跟我翻云覆雨了,不过有件事她没有骗你,在没和我发生关系之前,她的确是个处女,唉,思廉,我最想不到的是,房海蓉明明瞧起来挺瘦的啊,为什么一脱出来就那么……”

    这时候忽然远远听到对面四楼上有人道:“**你妈的龙霄,**你妈的龙霄,开枪,给我开枪,杀了他。”

    龙霄快速转过身来,见到一直抵在方家慧头上的那枝枪已经指向了他,身子顿时腾空而起,猛的一挥手,只听得“哧哧”的厉响,几声惨叫传来,那五个枪手脸上都中了一样物事,仰面翻倒在地,其中一人虽然“砰”的开了一枪,但已经失去了准心,打在了屋顶之上。这物事,不是别的,却是龙霄刚才脱西服时悄悄摘下来的钮扣,他一直藏在手中,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瞧着那五个男人捂着脸在地上翻滚,龙霄也不去理会,只是将他们的枪全部从手上踢飞,反正等一下将这些人交给柳琬,让她带回局子里审查,自然能问出些什么来,虽然这几人被钮扣伤得这么重会让验伤的人惊骇,但现在不是盛传那些气功大师是如何如何厉害,会千里发功治病,当年大兴安岭的火灾也不是据说乃某某大师发功的结果么,他这个,只是小儿科,而且柳琬会给他解释的。

    龙霄一个箭步站冲向方家慧,将绑着她的粗绳一把就拉断,然后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开,正准备穿衣去追周思廉三人,却见方家慧瞧见近在咫尺,赤身裸体的自己,眼神忽然不对了,象是见到了魔鬼一样,“啊”的一声尖叫着,抱着身子,厉声道:“别过来,你不许过来。”

    龙霄见到方家慧这样的反应,吃了一惊,连忙道:“方老师,方老师,你怎么了,是我,是我,我是龙霄啊。”

    方家慧这时像是猛然进入了一个让她非常惊恐的场景,似乎听不到龙霄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道:“别过来,你别过来,姨父,我求求你别过来。”

    龙霄听到这里,顿时愣住了,方老师这样失控的神态,还有她的话,分明是曾经受过很大的刺激才会这样,她一定有一段悲惨的往事,这也是她独身的原因。而自己,对方老师的过去实在是太不了解了。

    想到这里,龙霄不敢过分紧逼,就准备去将衣服穿上,这时只听到外面有汽车轰然的发动声,知道是周思廉他们溜走了,心中不由连叫可惜。

    穿好衣服,龙霄给柳琬打了个电话通知她快带人来,然后离方家慧远远的站着,面带微笑,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足足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方家慧的情绪才渐渐的稳定起来,眼神也慢慢开始平静了,还说了声:“龙霄,你没事了么?”

    龙霄听着她神智渐复,心下大喜道:“方老师,没事了,没事了,我没事了,你也没事了。”

    方家慧点了点头,又坐回了那木凳,低着头,一脸的伤感,也不知在想什么,而龙霄自然不愿去再惊扰她。

    又过了一阵子,警笛之声响了起来,却是柳琬带着一些警察赶到。

    龙霄便将过程简要的说了一遍,柳琬点头表示知道了,让人先把那几个受伤的枪手送到医院去,而要龙霄与方家慧回警局作个笔录,龙霄正担心方家慧此时心神不定,难以将事情经过说清,却见她主动过来向柳琬要求提供线索,仿佛完全没事了,只是不敢与自己的眼睛对视。

    回到柳琬所在的市局,龙霄与方家慧都作完笔录,柳琬要刑警队全力侦破此事,而且自己亲自过问,而龙霄悄悄的把她叫到一边,吩咐了她两件事,第一是要是查到周思廉等人的下落,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绝对不能外泄,否则一定会走漏风声,让周思廉他们跑掉,第二则是要她去将方家慧的档案调出来,他很想知道这位让他尊重的老师有一段什么样的过去。

    从市局出来,龙霄怕方家慧再有麻烦,一意要她跟自己到“雍园”去做,便方家慧是无论如何都不肯,龙霄劝说无效,也只好作罢,将她送回到天京大学的教师楼,但却调来了人开始暗中保护着她。

    离开天京大学,龙霄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下定了决心,周思廉、胡峰、郑军这三堆垃圾,绝对不能再留下来为非作歹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