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欢聚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在几天的时间里,周弘基大义灭亲的行为在全国都传遍了,远远比龙霄的事要传得深传得广,不过绝大多数的媒体都对他的事进行了美誉,即使有极少数的人提出质疑,但也是影响有限,到了第四天,周弘基便主动向中央提出了请求离职接受调查的申请,而中央方面也分作了两种观点,正在激烈的争辩,据说结果会在短时间之内定下来。

    龙霄每天都在瞧着报纸、电视、网站上对周弘基的相关报道,有些消息还是柳琬打电话给他说的,现在两人知道这事绝瞒不过周弘基,也用不着暗地联系了。

    但龙霄对所有的消息进行了一个汇总分析,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媒体的舆论上,周弘基控制得非常严密,而他以进为退的这一招也非常实用,中央没有立即作出决定,那么就意味着事情在向着对周弘基有利的那方面发展,周弘基官职,多半已经保下来了。

    果不其然,一个星期之后,中央下了文件,由于周弘基目前正在全面主持事关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经济开发区的重要项目,而且已经进入最关键的引资阶段,临阵换将,将给国家造成很大的损失,因此决定由周弘基仍然暂任省长之职,他的问题交由国家组成的专案组进行彻查,如果发现他牵涉到了汪铁梅一案中,立刻免职查办,绝不姑息。

    有柳琬通风,龙霄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这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有一点儿,他郑重提醒了柳琬,汪铁梅现在成了案件里最关键,也是唯一的证人与突破口,周弘基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要防止他毁灭证据,汪铁梅的安全非常重要,要柳琬将这种想法去给傅国清说,只有让他安排信得过的人手才能防止这事发生。

    这天下午,在办公室里与柳琬通话后没有多久,龙霄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来一看,心中顿时一阵狂喜,打这个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花香芸,这段时间来她从来就没接过自己的电话,现在主动打来,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什么。

    赶快接通,果然听到花香芸的声音道:“龙霄,你现在有空没有,我想见你。”

    龙霄忙道:“有空,有空,香芸,你在那里,我马上来。”

    花香芸道:“你半个小时之后,到学校门口来,我等你。”

    龙霄听到如此熟悉的话,内心不由得一荡,便像过去一样道:“好,香芸,我会准时到的。”

    挂断电话,龙霄略略整理了一下衣裳就出了门,“中国龙超市”离“天京大学”半个小时是足够到达,然而不知怎么搞的,今天的街道特别的堵,要是在平时龙霄总是能心平气和的等着,但如今却是不停的按着喇叭,这时一名三十多岁警察过来,见到龙霄的这辆保时捷,立刻知道上面坐着的是谁了,敬了个礼,便弯下腰来道:“龙总,这里不准接喇叭,你注意一下。”

    龙霄这才想到这里是禁鸣区,便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那警察又堆着笑道:“我老婆马上就是你超市的员工,叫着韩芬,龙总,今后就要承蒙你照顾了。”

    龙霄自然也不知道韩芬是谁,不过超市除了接手过去百货大楼的老员工外,又在外面招了许多的员工,他老婆想来便在其中,便又笑着礼貌性的点了点头。要知道“中国龙超市”开出的工资可不低,在失业率高居不下的A省,已经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了。

    那警察顿时高兴了,说了声:“龙总,你有急事么,我给你想想办法。”说着便去拦住对面来的车,让龙霄从另外一个车道走了。

    到“天京大学”校门时,差不多半个小时,龙霄刚一停下,便有人指指点点的了,而正在校外的一些女生,更是驻足向车里观望,偶像虽然花心,但毕竟还是偶像啊。

    没一阵,花香芸便出来了,虽然还是那种很活跃很鲜艳的打扮,但龙霄却发现她漂亮的面孔明显的清瘦憔悴了许多,心中便如被针尖刺了一下,痛得厉害。

    花香芸对着龙霄很平静的打了个招呼,便钻上了他的车,道:“走吧。”

    龙霄侧头望着她道:“走哪里去?”

    花香芸一脸无所谓的道:“随便,找个清静点儿,能说话的地方就行了。”

    龙霄脑中转了转道:“那就去上次咱们去过的那个双龙湖吧。”

    花香芸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的就点了点头道:“随你。”

    龙霄开着车,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到了双龙湖,两人下了车,沿湖堤而行,虽然如今已是暮秋,但长空清朗,湖水一碧,堤外群花已凋,只有一些野菊在迎风招摇,比起夏天来,虽然少了一些活跃火艳,却多了几分清幽宁秀。

    龙霄忽然觉得这样的变化就和此时的花香芸有些仿佛,忍不住侧过头去,就想去拉他的手,谁知刚伸到一半,花香芸就察觉了,移步隔了些距离。

    龙霄心中一叹,便将手放了下来,这时花香芸开中道:“龙霄,你终于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了。”

    龙霄闻言,知道她指的什么,摇了摇头道:“这事并没有成功,汪铁梅虽然落网了,但真正的大鱼却已经跳到了网外,要想抓他,实在还非常困难。”

    花香芸道:“不管怎么说,你都算努力了,而且已经有了些成效,从今以后周弘基还想搞什么鬼,就没那么容易了。”

    龙霄道:“对了,现在你爸对这事怎么看?”

    花香芸道:“我爸说只要从汪铁梅入手,就能打开整个案件的缺口,听说自从汪铁梅知道自己的老公主动的举报了她之后,精神就一直不稳定,经常骂周弘基没有良心。”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虽然无论是不是周弘基举报,汪铁梅都脱不了身,但知道自己的老公会这么做,感情上还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花香芸道:“所以这次我爸专门派他信过的部下将汪铁梅看了起来,周弘基是无法插手的,我相信假以时日,汪铁梅一定会招供。”

    龙霄道:“但愿如此,能够这样顺利自然是更好。”

    花香芸忽然笑着面对着他道:“龙霄,现在我爸对你的印象总算是好点儿啦,还给我感慨说什么‘要做非常之事,就要用非常手段’要不是你用了一种和别人不同的方法,警方是根本没法子调查出什么来的。”

    龙霄见着花香芸雪白滑嫩的面孔,轻声道:“你爸对我印象好点儿了,香芸,那你呢,咱们之间还有可能么。”

    花香芸不想他居然转到了这个问题上来,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背过了身去,呆呆的望着湖心一座小山好一阵,这才转过身来,明亮的大眼睛里有些伤感,但很是认真的道:“龙霄,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这些天其实我一直过得不好,心里放不下你,但又无法接受你的生活方式,而且就是我答应,我爸妈也不答应……”

    听到这里,龙霄已经知道花香芸后来想说什么了,不由闭上了眼眸,一脸黯然的道:“香芸,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尊重你的。”

    花香芸见到龙霄痛苦的表情,鼻子翕动了一下,眼中有些发热,但很快就忍住了,却将右手主动伸了出来道:“龙霄,咱们还是做好朋友吧,就像过去一样,就当我们……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我随便骂你,你也可以随便骂我,那样不是很好吗?”

    龙霄瞧着花香芸故作轻松的样子,知道她决心已下,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心道:“能和香芸还当好朋友,总比她避而不见的好。”便也伸出了手去,道:“好吧,就当最好的朋友。”

    在掌心相触的那一霎那,两人对视的眼睛都闪了闪,是啊,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情缘,要想忘记,要想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那是谈何容易的事,但也只有努力的维持这种关系了。

    有了这个约定,两人走在堤边,心情倒是平静了不少,偶尔还能开开玩笑,但谁也不敢提出到湖中去划船,触景生情,那是让人痛苦的事。

    时间渐晚,龙霄要留花香芸就在湖边共进晚餐,但花香芸却以家里有事拒绝了,要他送自己回去。

    龙霄将花香芸送到省委大院,花香芸向他笑了笑,就下了车,龙霄瞧着她直直的走进了大院,心中还是忍不住酸楚,要是在过去,花香芸此时至少已经回了三次以上的头了。

    强忍着不去想花香芸,他打了个电话给朱丹霁,说要回去吃饭,朱丹霁在电话里高兴的答应着,要知道这段时间龙霄事务繁忙,应酬极多,已经好久没有陪她们吃饭了。

    开车回到“雍园”,此时龙霄为保万一,又从公司调来了五十几名身手敏捷的学员,而且还让张绮设法搞到了持枪证,购买了大量的猎枪,由杨凡每天进行射击训练,“雍园”的防守,已经是非常严密,周弘基要是想暗中打什么鬼主意,也难以下手。

    进了内墙,朱丹霁早就带着一干姐妹与小龙在停车场外一边玩耍一边等待着,龙大海夫妇也在那里,这两夫妇,可以说现在真是享够了清福,朱丹霁她们的思想还停留在非常传统的地步,对侍奉公婆这件事是非常的重视,每日朝夕都要去问安,但凡两人有些咳嗽什么的也是紧张得很,蒋碧玉过去为了生活日夜操劳,总有些腰酸背痛,身子也不知被这些公主、郡主、小姐软绵绵玉手按了多少遍。

    见到龙霄下车,众女便莺莺燕燕的围过来,簇拥着他到大饭厅的长桌用餐,龙大海夫妇坐了上首,龙霄与朱丹霁各坐左右两边第一位,席间一家人是和和融融,有说有笑,一室暖意,倒冲淡了龙霄不少对花香芸之事的遗憾与郁闷。

    龙大海夫妇知道儿子与众老婆有些日子没有共餐,略吃了一点儿,就带着小龙出去散步了。

    众女正与龙霄热热闹闹的一边用餐一边说话,他电话又响了,一看却是谢如云的,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在全国发展她工厂生产的“斯龙”服装的销售网点,与龙霄一直都是电话相通,不过龙霄已经将“雍园”的事告诉了谢如云,谢如云是龙霄在外面这些女人中接受最快的,立刻表示了欢迎,并说自己也想住在“雍园”里来。龙霄明白谢如云的想法,她其实一直有些顾虑,这一是她的年纪比龙霄要大许多,二是那段特殊的经历,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过要当他的老婆,甚至害怕有一天自己会因为老婆保得太严而停止与她交往,现在这样的局面,反而可以让从此她安下心来了。

    本来以为还是例行的问候,龙霄刚一接通,就听见谢如云有些兴奋的声音道:“霄,我的事已经全部办好了,明天就飞回来,应该下午就到,你到机场来接我,好不好。”

    虽然有人暗中保护着谢如云,但现在局面已经有些改变,她一人奔波在外,龙霄还着实不放心,如今总算回来呆在自己的身边,自然是一个喜讯了。

    瞧着龙霄脸上的笑容,朱芷贞立刻又撅了撅嘴道:“呸,是不是又在外面认识了什么新的女人,脸上笑得真开心啊。”

    坐在她旁边的朱芷清笑着打了妹妹一下,然后对龙霄道:“老公,这真要是一位好姑娘,你不如带回来给我们姐妹见见。”朱丹霁与碧痕等也连连点头称是。

    龙霄道:“贞儿,你真是活天的冤枉我,我现在可是老实得就连石头都要蔑视我了,告诉你,这不是别人的电话,是如云的,她要回来了。”

    此话一出,君仪第一个有了反应,脸上现出喜悦之情道:“是如云姐回来呢,太好了,老公,她什么时候到?”

    谢如云的名字这些女人都听过,早就视她为娘子军中的一员,朱芷贞顿时不说话了,离着朱芷贞摸了摸龙霄的手,表示歉意道:“算你乖。”

    龙霄道:“那你冤枉了我,要怎么补偿?”

    朱芷贞道:“那你要我怎么补偿,反正人都是你的了。”

    龙霄道:“好,那我今晚就住你那里,咱们慢慢研究。”

    他这话一出,屋中所有的女人都笑了起来,司马琴道:“老公,只怕贞妹是巴不得你找她研究呢。”

    朱芷贞顿时羞红了脸,跑去打她道:“谁说的,谁说的,谁想要皇……老公研究,今晚由你陪着,我才不想呢。”

    龙霄瞧着朱芷贞,忽然想起了花香芸,这两个人,性格上乍一瞧有些相似,但实际上朱芷贞要可人温柔一些,而花香芸要自强刚烈一些,这两个人,相互都无法替代,他也说不清到底爱谁多一点儿,但只知道无论是谁出了事,他就算是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也会去救的。

    这一晚,龙霄果然就住在了朱芷贞的房间里,至于龙霄是怎样和她研究的,研究的又是何等项目,实在不得而知,不过只知道第二天朱芷贞的脸还是红通通的,瞧着龙霄的眼神都大是羞涩。

    有一点儿值得一提的是,龙霄为了让逍遥国的女人能够安全而无后顾之忧的回去,暂时实行了计划生育的国策,并且还让自己的小兄弟吃了亏,在行动前给它穿上了一件雨衣,成百上千亿计的龙子被收入囊中浪费,朱芷贞等虽然有些舍不得,但龙霄郑重承诺,一但外界之事安顿下来之后,一定回逍遥国去好好播种,保管让每一个都当上母亲。不过他暗中决定要了解一下安全套的制作过程,逍遥国风调雨顺,又无战乱,很有可能会面临人口膨胀的危机,那里有橡胶树,原材料是不缺的,这东西不会有多复杂,应该能生产出来。

    下午的时候,龙霄就去接谢如云的飞机,君仪和谢如云相处过一段时间,关系不错,提出要去接机,龙霄自然便带着她去了。

    在候机大厅没等多久,谢如云就走了出来,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竖领女式风衣,脸上抹着淡妆,柳眉秀眸,嘴上涂着桃红色的唇膏,后面则跟着一男两女提着皮箱的公司员工,一付女老板的派头。

    龙霄见到就在她的旁边,有三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悄悄的在向自己点头,认出就是自己派去暗中保护谢如云的人,这么久的时间,也够他们辛苦了,当下微笑着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去休息。

    谢如云也见到了龙霄与君仪,老远就在打着招呼了,到了近前,只和龙霄笑了笑,便与君仪紧紧抱在了一起,龙霄见状,也是暗赞,谢如云一向是个聪明而又会处事的女人,让她和众老婆在一起,自己是最不用担心的。

    一群人走到了停车场,谢如云让身后的那三名员工坐出租车先走,自己则拿着一个红色的皮箱跟着龙霄上了他的车,君仪知道两人一路上有话要说,主动将前面的位置留给她了。

    龙霄一边向“雍园”方向开去,一边道:“如云,你出去了这么久,收获如何?”

    谢如云有些振奋的道:“这次我请的服装设计师真得很捧,设计得非常新颖别致,拿出去一推,竟是想像不到的成功,我在全国的各个有销量潜力的县市一共签了一百三十家代理合同,已经够厂里忙好一阵子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再投入一些宣传,开始在全国设专卖店,这生意就会越做越大。”

    龙霄笑道:“如云,我就知道以你的审美观与判断力,搞服装这一行一定会成功的,先向你祝贺了。”

    谢如云道:“霄,其实这全靠你,要不是你拿给我的三千万,让我有钱购买最先进的生产线,服装就是有好的设计,质量上也没有那么好。对了,霄,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说的话么,我这服装厂本来就是给你做的,这次回来,就把法人手续变更了吧,就和你的‘中国龙超市’并在一起。”

    龙霄笑着摇头道:“和‘中国龙超市’并在一起这是必然的,不过我也说过,这厂还是你的,不需要办什么手续了。”

    正说着话,谢如云忽然从反光镜中瞧到后座的君仪微低着头,脸上流露出了一种自卑的神色,连忙回过头去道:“君仪,其实我还是最羡慕你,你是龙霄最爱的人,还给他生了孩子,现在又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

    这时龙霄也察觉到了君仪脸色有异,他是最了解君仪的,她总在是认为自己没用,帮不上什么忙,而且“雍园”那些女人中不是公主就是郡主,还有什么大将军之女,波伊丝虽然没说她的来历,但那种高贵的气质却是骗不了人的,小家碧玉的就只有碧痕和她两人,心中一直有些不是滋味,忙道:“君仪,如云说得不错,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千万不要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君仪听着他居然当着谢如云说出这样火热滚烫的话来,心中真是喜悦不胜,什么不快都抛开了,红着脸道:“如云姐在这里,你也不怕她笑话。”

    龙霄道:“这有什么,我早把和你的事给如云说了,否则她怎么会先说出来。”

    君仪在背后轻轻打了他一下,便不再理她,脸上笑着,开始和谢如云谈起话来。

    没多久就到了“雍园”,龙大海夫妇与朱丹霁她们都在等着,谢如云见到了这一群婀娜窈窕,图画一般的人物,也是暗自喝彩,与大家热情的打着招呼,并从那红色的皮箱里拿出许多的礼品来,从龙大海夫妇到小龙,每人都有,而且都是她精心挑选过的,大家都非常喜欢。

    乐得最合不拢嘴的却是蒋家玉,龙霄不在家时,谢如云完全担负起了一个儿媳的责任,蒋家玉早就十分满意,谁知后来又知道了龙霄与君仪的事,眼瞧着这么好个儿媳妇就泡汤了,还郁闷了好一阵子,现在可好,儿子是一网打尽,谢如云也不会离开了,虽然她认为儿子有些委屈了这么多的好姑娘,但无论要少了谁,她也舍不得啊。

    晚宴是设在山腰里的一个菊园之中,龙霄让厨房准备得非常丰盛,中餐西餐都有,他和父亲喝的是五粮液,而母亲与众老婆却是饮的香醇的葡萄酒,美女们语如黄鹂,巧笑盈盈,一个个光艳四射,闪耀夺眸,已经压过了这满园盛绽的各色菊花,惹得龙霄酒是没醉,人却是心神飘摇,恨不得将每一个美女都抱在怀中好好亲热一阵。

    这一顿欢宴直到深夜才散去,龙霄自然是与谢如云同寝,房间就在君仪与波伊丝住的那一层。

    两人经久没见,共浴之后,自然免不了灵肉相交,龙霄虽然就象外界所猜的那样,几乎夜夜春霄,但他会控精之术,倒也不会用鹿血虎鞭之类的大补,只是偶尔要让自己无法尽兴而矣。

    谢如云劳顿已久,潮至之后更无精力,勉强和龙霄说了几句话,便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龙霄也合上了眼。

    迷迷糊糊的睡着,一阵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却是龙霄放在床头的手机。

    龙霄估摸着此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想着打这个的电话的会是谁,马上就有了预感,急忙拿起手机一瞧,果然是柳琬打来的,心中便知道来的会是什么消息,柳琬现在打这个电话,只有两个可能,都和汪铁梅有关,要么是她招供了,要么就是她出事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