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变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此时已是深夜,龙霄打过去只响了两声,柳琬就接通了,听着龙霄“喂”了一声,便很轻的说道:“你等等。”过了一阵,才继续低声道:“龙霄,有什么事么?”

    龙霄知道她必然也是怕屋里被人安了窃听器,看来柳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龙霄道:“柳琬,我已经拿到一些与周弘基有关的证据,想要交给你,咱们找个地方见面吧。”

    电话里传来了柳琬低促而又惊喜的声音道:“真的,龙霄,我就知道你会有办法的。”

    龙霄道:“柳琬,你现在是不是被监视了?”

    柳琬道:“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正在找胡庭山的证据,难保他不会察觉,还是小心为好。”

    龙霄道:“谨慎些是对的,不过柳琬,咱们总要见一面吧,有些话我还想给你说。”

    柳琬道:“好,明天是星期天,中午你先到上次咱们见面的‘宏发大饭店’那间房去,那里有我的一位好朋友,平时我也常去,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龙霄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从柳琬的口气里,听不出来有什么吃味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与柳琬除了那次误伤以外,两人的感情一直朦朦胧胧的不明显,她知道自己的事,背地一定会骂了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花心大萝卜,然后悲哀了一下当初为什么那么倒霉吃下了那只烤鸡,过后想来也就平静了。

    重新回到“雍园”,第二天没有去超市,看着老婆们都在很认真的跟着高薪聘来的专业老师学习各种技能,眼瞧快到中午,便开着车出去了,不过他并没有把车直接开到那‘宏发大饭店’,而是到了闹市中的一个停车场,走下车来,在大街小巷里游走了一阵,然后突然拦下一辆出租车扬尘而去,这样即使有人跟踪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没多久就到了“宏发大饭店”的915房间,那门也和上次一样是虚掩着的,龙霄走了进去,老老实实的等着柳琬进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门又是一响,柳琬就走了进来,穿着一身青色的休闲装,留着一头齐颈的短发,美丽的面容上又多了几分沉稳,这柳琬,自从当了公安局长,成长的速度和她的年龄实在有些差距了,不过“警中第一花”的这个美誉还是当之无愧,身处她的职位,没有点儿威严是不成的。

    柳琬见到龙霄,只点了点头,便坐在了沙发之上,开门见山的道:“龙霄,你拿到什么样的证据了,快给我瞧瞧。”

    龙霄见到她这付硬帮帮的样子又和对待当初自己扮演吴军那个角色时一样了,心中顿时知道自己老婆云集的事对柳琬还是有影响的,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录音机,按到开关,房海蓉与周思廉那段对话就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柳琬默默的听着,一时到完,脸上现出些失望,摇了摇头道:“这样的录音或许可以交给组织上调查,但在法庭上来说是薄弱无力的,龙霄,看来你还要努力啊。”

    龙霄早料到她会这样说,又拿出房海蓉偷抄周思廉的那个帐号来递到她的手上道:“柳琬,你再瞧瞧这个。”

    柳琬看到手中帐号道:“这是什么?”

    龙霄道:“周思廉用另一个身份证办的银行帐号。”

    柳琬道:“那又怎么样?”

    龙霄笑道:“本来是不怎么样,但如果这里面会忽然出现一笔比周弘基与汪铁梅这一辈子正常工资都多得多的巨资呢?”

    柳琬一听,精神立即一震,道:“龙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

    龙霄也不再拐弯磨角了,道:“就这几天内,周思廉会让她妈打一笔几百万的巨款到这个户头里来,你只要派人盯着汪铁梅,看她去的那家银行,然后用哪个帐户打的款,将银行里的资料与录相一调出来,恐怕她是跑不掉了,而周弘基我想也是说不清的,至少他的职位已经不保,而且会遭到严密的审查,这时候他的靠山只会远远的站着,生怕这趟浑水搅到自己去,谁也保不住他。这是个多米诺骨牌,只要他一倒下去,他一手提拔的胡庭山这些人就要拔萝卜带泥,一个个的现形了,到时狗咬狗,一个吐一个,什么事都要说出来,而黑田社的‘死水计划’没有了好不容易才发展起来的荫护伞,自然就成了泡影,柳琬,你我就算大功告成,而且你加官进爵的日子也到了,想来副局长的那个副字是会取消的。”

    柳琬听着龙霄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微笑,道:“龙霄,你确定汪铁梅会打这么多的钱给周思廉吗?”

    龙霄道:“八九不离十。”

    柳琬笑意更浓,两边嘴角都显出了浅浅的酒涡,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掌交叉道:“好,好啊,这一下他们都跑不掉了,这些蛀虫,遭报应的日子总算到了。”

    龙霄瞧她这个样子又年轻了些,心想:“柳琬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比较可爱一点儿。”

    柳琬知道龙霄的话说得不错,正在高兴,见到他的眼光直勾勾的射来,顿时又将脸一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龙霄,你还真风流快活啊,我想中国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上次你给我说跟着一个异人学武,可对这些美女只字没提啊,而且地方也不在Z国,说,这么多的女人你是怎么骗到手的,她们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你。”

    由于龙霄暂时还摸不清柳琬的心,还有她特殊的工作性质,逍遥国的事自然还不能给她说明,只好施一施太极掌法了,当下打了个哈哈道:“这个吗,我和她们都经历过患难,已经分不开了,而且她们思想都很开放,姐妹之间的感情也很好,就商量着一齐跟着我,我也不好拒绝啊。”

    柳琬道:“你不好拒绝,是不拒绝吧,说,那些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不是全是黑社会有过不光彩的前科,不敢曝光。”

    龙霄大是摇头道:“柳琬,这话等你见到她们再说吧,瞧一瞧在她们身上有没有半点黑社会的样子。”

    柳琬道:“我才懒得见她们,也懒得管你,要是你犯了什么事,自然有人找上门来。”

    龙霄见她说是说得轻描淡写,但神情也瞒不过人,颇有些气恼的样子,半真半假的道:“九妹妹,你要不要参加一个啊,咱们是个大家庭,欢迎象你这样的好女人加入。”

    一遇到龙霄的调侃,柳琬就忍不住要生气,骂道:“呸,你想得好美啊,想当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么,那么加上我还差得远哩。”

    龙霄忙不迭点头道:“是差得远,但我比较正直,没那么贪心,少就少点,关键是要精。”

    柳琬忍不住踢了他一脚道:“精你个头,不错,龙霄,你是有钱了,就算养十几二十个情妇二奶的也没关系,可是我……我瞧不起你,也瞧不起她们,这和旧社会有什么两样,完全是时光倒退了。”

    龙霄苦笑道:“时光没有倒退,只是世事难测,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柳琬越想越气,就更不想见到龙霄,又站了起来道:“我要走了,这几天有什么事会和你联系,你去陪那些女人吧,也不知道你怎么忙得过来。”

    龙霄见她开始向屋外走了,想到一事,连忙道:“柳琬,你派的人要信得过啊。”

    柳琬头也不回的道:“这事我知道,要你来说。”说着已经出门而去。

    和柳琬见面之后,龙霄就一直在期待着她的消息,世事无绝对,只要汪铁梅没有去银行给周思廉打款,那所有的预计都只能是零。

    一连过去了五天,龙霄差点就要忍不住给柳琬打电话了,但他知道那无济于事,柳琬要是真拿到证据,早就会打电话来给他报喜了。

    到了第六天下午,龙霄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签署文件,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响起来了,龙霄一瞧号码,正是柳琬的,她要不是搞定了没有顾忌,绝不会把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的,一把就抓在了手上道:“喂,怎么样?”

    里面传来柳琬兴奋的声音道:“龙霄,汪铁梅真的去银行了,刚刚离开,我才接到侦察员的汇报赶到的银行,正准备向银行方面交涉,要他们把录相带与汪铁梅交易的账户金额整理出来交给我们。”

    龙霄闻言也是大喜,不过他经历的事比柳琬要多,顿时又冷静下来道:“好啊,不过柳琬,这事还不要高兴得太早,要拿到她交易的金额和监控录相带才能放心,你马上去办,千万不能马虎。做好了立即给我打电话。”

    柳琬向下级对待上级般“是是是”的答应着,便挂断了电话,在这一瞬间,龙霄忽然意识到柳琬无论嘴上多少厉害,外表上对他多么的冷冰冰,但内心深处是非常的重视他与依赖他的,刚才她那不自觉表现出的,完全是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分享成功的那种口气,而她应该是等拿到充分的证据再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的。

    此时龙霄那里在办公桌后还坐得住,手里拿着手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等待着与柳琬的再次通话。

    而足足过了快半个小时,柳琬的电话还没有打来,龙霄的心中顿时一沉,感到事情已经有些不对,凭柳琬这个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亲自出马,按惯例银行方面应该在极快的时间将资料交出来才是,毕竟从监控录相里要找出才交易不久的客户资料绝对没有半分困难。

    又过了二十分钟,龙霄手中的电话又响了,他连忙又拿出起来,只听见里面柳琬象是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般道:“龙霄,龙霄,不好了,不好了。”

    龙霄心里“格登”了一下,便很冷静的道:“柳琬,有什么事你不要慌,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柳琬道:“我刚和银行的人交涉,胡庭山派省公安厅的人忽然赶到,说周弘基向组织上举报自己的老婆有严重的经济问题,组织上已经责成省公安厅的人跟踪汪铁梅七天了,现在也来取证,银行方面已经将所有的证据交给公安厅的人了。”

    饶是龙霄的沉稳远异常人,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也是一震,连忙道:“柳琬,你马上跟着省公安厅的人,将跟踪汪铁梅的侦察员都带上,无论如何一定要瞧到监控录相内容和汪铁梅汇款的金额,万万不可让他们将证据销毁了,事情完了再给我打电话。”

    听着柳琬道:“我知道,这证据他们毁不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默默的坐在了沙发上,将手机扔在了一边,他实在低估了周弘基啊。

    仰着头,闭着眸,龙霄在苦苦的推测着这件事何以会让周弘基抢先一步,首先,他相信周弘基也没有想到汪铁梅会如此娇纵孽子,竟会动用这么大一笔款项,所以汪铁梅才顺顺利利的打完款,他来不及阻止,也就是说柳琬派去的人也的确是信得过,没有走漏风声,那么,这件事问题就出现在银行了,周家能将巨额存在这个银行,很有可能是有道理的,这银行的负责人八成与周弘基有关系,然后再由他去向下面打招呼,凡是有人要提取资料都要通知自己,所以柳琬兴冲冲的去与银行的人交涉时,周弘基马上就知道了此事,并在最快的时间内作出了反应,而且他知道柳琬在那里,已经算到证据很有可能无法销毁了,所以作出了一个止毒断腕的决策,先发制人,主动向上级举报自己的老婆有问题,先将自己置身事外,而刚才柳琬说他已经举报了一段时间,胡庭山也受命跟踪了汪铁梅许多天,这只有唯一的一个解释,那就是周弘基汇报的上级,是受过他的好处,他出了事,自己当然也不好过,所以一定会想法为他圆这个谎,而胡庭山这里那就更不用说了,需要多少伪证就能找多少伪证出来,别说跟踪汪铁梅七天,就是要说已经跟踪了她一个月也没有问题,而还有一点就是,汪铁梅所居的也是财政局副局长的要职,自然也可以弄钱,而凭周弘基的本事,要找到几个肯甘心垫背的不会有多大的困难,这些钱的来历也是一清二楚了,绝对和他沾不上半分关系。

    相通了这些,龙霄忽然又站了起来,轻轻的拍着手道:“好,好啊,周弘基,你真有种啊,够毒,够黑,反应够快,居然想得到舍卒保帅,大义灭亲这一招,厉害,真厉害,这个省长你没白当啊,佩服,佩服。”

    他这时忽然想到房海蓉处境堪危,便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龙霄道:“蓉儿,你在那里,我来接你,周弘基这个老贼,给咱们玩儿了一招狠的。”说着也不瞒她,就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房海蓉听了,过了好一阵子,才很轻松的道:“龙霄,恭喜你,你总算是遇到对手了,周弘基是老贼,可是你也差不到那儿去,这一下你可就要和他龙争虎斗了,至于鹿死谁手,可惜我无法亲眼见到啦。”

    龙霄一愣,顿时恍然大悟道:“不错,蓉儿,以你的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自保呢,你应该已经在外地了吧,周思廉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房海蓉道:“刚打过,可是我没接,他很可能已经知道是我出卖他了。”

    龙霄道:“蓉儿,那你准备出去多久,还有钱够不够,我可以给你寄来,无论如何,我还是想成为你的朋友。”

    房海蓉又有会儿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才道:“龙霄,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那天你说得很对,天底下多的是王思廉、刘思廉,也多的是王弘基与刘弘基,我不会让自己饿肚皮的,不过龙霄,从本人的利益上来讲,如果在你和周弘基之间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这场争斗你是最后的赢家,毕竟我也不想周弘基来找我什么麻烦,还有,我有直觉,周弘基不会是你的对手,我不是说过你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最优秀的男人么,如果你这都玩不转,那我真的会为那一晚后悔了,对了,接了你这个电话,我就会关机,不过会一直留意A省新闻的,周弘基倒台的那天,我或许会打电话祝贺一下你,再见。”说着就挂断了。

    龙霄放下手机,心中却是一叹,房海蓉这个女人,无论是出卖在她身边殷勤伺候了数年的周思廉,还是出卖让她有些迷乱,有过一夜情的自己,基本上都是没多大的感觉的,这是个冷酷的女人,但偏偏又拥有智慧和美貌,那付娇柔怯弱的模样,更是迷惑男人的无上法宝,她现在只是呆在学校,接触的事物都还有限,要是一但步入社会,那么将经历极大的蜕变,会懂得更多的心机与经验,真不知道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对这个社会是福还是祸。

    想到这里,龙霄摇了摇头,但很快挺起了胸,房海蓉有句话说得不错,如果他连周弘基都玩不转,再在外面混,就实在太羞愧,只能带着众老婆隐居逍遥国,好好的当他的太平皇帝去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