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证据(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换了一张和房海蓉通话特别准备的电话号码,龙霄打了过去,房海蓉没多久就接通了,不过只听她道:“哦,不好意思,现在我没有空出来陪你逛街,下次吧。”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知道必定她旁边有人,而且多半是周思廉,便放下电话,继续开车,等着她有机会再打过来。

    可是这次的等待就太长了一点儿,直到他回到了“雍园”朱丹霁的房间里歇下来,房海蓉还是没有和他联系,龙霄此时心中已经有些料到,这房海蓉定然是有了什么思想变化,对他们的约定,开始犹豫起来了,或许要找机会和她面谈面谈,掏掏口气才行。

    不过龙霄现在最伤脑筋的便是他的风头越来越劲,试想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忽然拥有了数亿的财产,还办起了全省最大的超市,岂能不引起别人的兴趣与怀疑,而且朱丹霁她们几个也迟早会被人知道,虽然她们的身份已经没有问题,但是六个来自邻国的女子千里迢迢跑到中国来跟自己,这实在让人难解,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将那天铁拿到省里的研究所,却引起了军方的兴趣,但是跟踪他时却让自己溜了,当时他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对方自然不好追查,然而现在他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各大媒体上,那么就会引起军方的注意,要是开始暗中调查自己,自己每走一步,那真是没什么秘密了,毕竟这是事关国家军事建设的大事,极有可能还会引起国家领导人的重视。

    朱丹霁感觉到龙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知道他近段时间比较烦心,而自己又无法帮他,又是心痛又是自责,实在想让他回到逍遥国去过那种自自在在,开开心心的生活,但知道丈夫有自己的抱负理想,便不敢提出来,只是将娇躯依在他的怀里,轻声道:“龙大哥,你什么时候找老师让我们学习啊。”她得了龙霄的再三嘱咐,不能再叫皇上,就以过去两人没成亲的时候相称。

    龙霄道:“这事我已经安排了,过几天,老师会到雍园里来,都是各方面有技术与经验的专家,霁儿,你们可要用心学习,到时候我……我就放心了。”

    朱丹霁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只要她们这一群女子完成了司马轻鸥交待的任务,就要悄悄送自己等人回逍遥国去,虽然点了点头,心中却大是难受,婧儿还在逍遥国,她不是不想回去,可是要是皇上不在身边,那种千丝万缕的相思实在是蚀骨难受啊。

    这就是女人,想当初朱丹霁恨威远王是因为龙霄而死,虽有父亲的临终遗言要她嫁给龙霄,但好长时间对他恨之入骨,但自从嫁给龙霄之后,真正了解了他的为人,对他的感情却是越来越深,完全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否则以她的端庄沉稳,怎么肯空悬内宫,跟着司马琴她们一齐出来。

    一晚与朱丹霁虽然情语绵绵,然而龙霄脑中却渐渐的浮出一个非常大胆的主意,第二天一早,就给张绮打了个电话,朱丹霁她们的身份问题,全是她找人办的,龙霄也无法瞒她,已经把事情的原原本本给张绮说了,张绮这个女人他是信得过的,这些年为了他的公司一手一脚的日夜操劳,还给他网罗了象杨凡这样有用的军事人才,别说他只是当了一个异域的皇帝,就算是成了象老头子那样的危险人物,他相信张绮也是会跟着自己,同样是有心机有手段的女人,然而内心也是不同的,那房海蓉的性格其实与张绮颇有些相似,但龙霄是万万不敢太与她亲近了,当时上了她,除了想让她帮助自己对付周思廉之外,在他心中其实还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更大程度的打击周思廉,房海蓉不是故作矜持的想吊周思廉的胃口么,他干脆就将她吃下去,周思廉那里会想到,自己成天呵护有加,以为是冰清玉洁的玉女,已经成了他龙霄身下的残花败柳,这感觉真是爽啊,不知怎的,龙霄也算是心地不坏,比较有责任感的男人了,但对外表娇娇弱弱,象个林黛玉似的房海蓉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怜惜的念头。

    电话响了几声,张绮就接通了,龙霄走到大楼外一僻静处才敢说话,如今他总算是尝到了那种处处要小心谨慎的滋味,当今社会,窃听器这玩意儿真可以让人防不胜防啊。

    这时他道:“张绮,你和给霁儿她们办国籍的Z国人还有接触没有?”

    张绮道:“没有了,不过路子还在,有什么事拿钱就是,他们也只认这个,怎么了,霄,还有什么麻烦么?”

    龙霄道:“我要你炒作一个新闻出来。”

    张绮笑道:“炒作新闻?这可是我的拿手长项,你说,要炒作什么新闻?”

    龙霄道:“我现在在省里越来越有名,但那段失踪的经历与忽然的富有都会引起各方面的注意,所以我想让别人查,还不如主动的说出来,减少减少这些人的好奇。这在兵法里叫做‘反客为主’。”

    张绮一时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他这个主意行不行得通,过了好一阵才道:“霄,你这个想法我赞成,我会找Z国家的人向媒体报料,就说你曾经偷渡去过Z国,而且有一段奇遇……”

    龙霄打断他道:“就说我在Z国遇到了一个儿女都在战争中被打死了的华侨,并救了他,后来才知道他是前清宫庭一个侍卫的后人,他的祖先在当年八国联军火烧园明园时偷偷带走了许多的国宝,后来辗转到Z国,将那些东西藏了起来,再后来那华侨得了重病,就在临终前将这个宝藏赠给了我,然后我再带着这些珍宝回了国,反正拍卖会的事他们能够查出来,这个解释应该没有什么破绽,至于霁儿她们,就说全是Z国的华侨,是我陆陆续续认识的,因为厌倦害怕了那里的战火,才到中国来找的我,反正现在Z国已经打得稀巴烂,根本就查无实证,这些人无法想到世上还有逍遥国这样的地方,这样的解释也就合理了。”

    张绮听完龙霄的话,便道:“好,霄,就这样说,我会安排好这一切的,你就放心吧。”

    龙霄对张绮的办事能力岂有不放心的,简要的和她聊了聊“中国龙超市”的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上午的时候龙霄到“中国龙超市”召集全部的高级管理人员开了个会议,听取各个部门的汇报,并研究正式开业的日期。

    会议上大家汇报工作进度,店面的装修与员工的培训都进入了尾声,龙霄当场决定,就在一月一日开张,现在离元旦还有一个来月,时间上应该是足够。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龙霄叫了周云娜与何远帆正准备回他的董事长办公室去商量如何宣传开业日期的事,却见到他新请的一个秘书马小姐走了进来道:“龙总,外面有省冶金研究所的人想见你,我把他们带到小会客厅去了,你要不要见他们。”

    对于天铁的事,龙霄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心想这些人终于找上门来了,便道:“有多少人?是不是还有穿军装的?”

    那马小姐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有两个瞧起来挺斯文的人。”

    龙霄一愣,便匆匆的向楼下的小会客厅走去,一进门,就见到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上次接待他的那个中年眼镜,而另一个却是研究所里的黄所长,龙霄与他见过一面。

    瞧着龙霄进来,那黄所长与中年眼镜一齐站了起来,那中年眼镜道:“唉呀龙总,你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龙霄微笑着和他们握了手,然后请两人坐下,这才道:“两位,找我还有什么事么?”

    那中年眼镜道:“就是为了上次你带来的那块稀有金属的事。”

    龙霄道:“怎么了,我上次不是说过了么,这东西是我的一位朋友所有,可是我和他联系过了,他说这也是他无意中发现的,只有那么一点儿,秦将军的电话还在我那里留着哩,要是有多的,我早就打过去了,能够支援一下国家的军事建设,也是咱们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啊。”

    那黄所长与中年眼镜相互对望一眼,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那中年眼镜摇了摇头道:“龙总,其实那东西对军事建设也没什么用了,我们来找你,只有为了咱们研究所。”

    他这话一出,倒也让龙霄吃了一惊,道:“为什么没有用,不是说它可以做隐形飞机的材料么?”

    这时那黄所长点点头道:“不错,在拿到那块金属之时,我们发现它有一种隐藏物体的功能,如果用在军事,的确能够超越别国,所以才将那块金属交给了军队上,而秦将军也马上赶来了,对这事是非常的重视。”

    龙霄道:“可不是,上次我一去,你们就把我围住,还让我有些害怕哩。”

    黄所长微微一笑,继续道:“可是后来,我和秦将军通了电话,才知道咱们都空欢喜了一场。”

    龙霄一愣道:“怎么了?”

    黄所长道:“秦将军他们将你的那块金属拿到了国家最权威的研究所进行最细微精密的实验,这才知道那金属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一种奇怪的磁性,能够影响的附近仪器的正常运转,而且这种磁性与它的隐藏性在物质上根本没有可能能够分开,并没有原先预料到的那种军事价值。”

    龙霄想起自己初到桃源,身上带的指南针失灵的事,心中有些明白了,便道:“那黄所长,你们找我就是想通知我这件事么?”

    那黄所长连忙摇头道:“不是,我们本来是另外有事想找你商量,但现在瞧来也没有办法了。”

    龙霄道:“哦,反正就没办法了,不如说给我听听。”

    黄所长道:“其实也还是那块金属的事,咱们研究所的同志分析了一下,这种金属虽然不能用于军事,但还是非常的稀有,非常的有用,最简单的一点儿,就是若用来制作成刀具,不仅可以削铁如泥,还可以防腐不锈,商业价值还是很高,如果你这位朋友能够提供原料,由咱们研究所来研究它的用途,合作的前景是很大的。”

    龙霄听到这里,暗道:“还用和你们合作,我逍遥国里的天煞刃没有八千也有五千柄了。”

    当下脸上也露出失落的样子,叹息道:“唉,可惜,可惜,我那位朋友只有这么多,发不了这笔横财。”

    那黄所长摇头道:“这也很正常,这样的殒石金属来自天外,可遇而不可求,数量上根本无法预测,而且很有可能埋藏得极深,一般人是无法挖掘到的。”

    坐着闲谈了一阵,黄所长与中年眼镜就很有礼貌的告辞了,龙霄送出会客厅的大门,回来坐在沙发上,心中既有些轻松,又有些惘然,轻松的是军方对天铁没有兴趣,自己可以少些麻烦,但惘然的却是他本来正在犹豫今后是不是从逍遥国拿一部分天铁给国家,毕竟这是他的祖国,有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就可以不畏惧任何国家的武力威胁,中国人的腰杆也能直一些,向那些强盗国家说话的口气也能豪迈一些。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龙霄在Z国发了天财的事先是由一家很出名的在国外有联络处的杂志登了出来,然后各个报纸杂志网站争先转载,一夜之间,龙霄的知名度大幅上升,他在Z国的故事被越传越神,越传越离奇,特别是在A省,真是街知巷闻,老幼皆知,这年头,谁能发财谁就是大哥,就是大家的偶像,那会管你是不是偷渡外国,反正又没被逮住。不过这样也好,完全是给龙霄的“中国龙超市”做了免费的宣传,而他现在也处处成了别人注视的对象,甚至国内有家影视公司扬言要将龙霄的经历拍成电影,不过这也是张绮在按龙霄的意思炒作,这样铺天盖地的宣传,这些事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就连龙霄有时候瞧到报纸上的细节描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到Z国去了一趟。

    另外按预先的安排,龙霄在Z国英雄救美或者美人救英雄的故事,也是传得沸沸扬扬,版本各不相同,大家虽然还没见到朱丹霁她们,但想来龙霄的女人不会有错,在羡慕之余,也暗自认可了这种关系,妈的,人家有钱,有几奶就养几奶,看不惯你也去Z国混混啊,瞧瞧有没有美女跟你回来。

    这一天,龙霄没去超市,陪着老婆们跟着各位专家学习,顺便和父母聊聊天逗一逗小龙,享受享受天伦之乐。他知道父母自由惯了,在“雍园”呆着闷,便买了辆车让龙大海学得开,平时带着蒋家玉到省城里四处玩玩儿,当然,为防万一,还是要派人远远的跟着。

    到了下午,阳光明媚,朱芷贞便嚷着要出去四处逛逛,龙霄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顾忌,其实也有此心,不过还是骗了朱芷贞好几个香吻,这才开着那辆十一座的福特豪华商用车,载着自己的七个老婆到省城里去,反正大家都传开了,就让他们见见这些美女,等这些人稀奇完了,自然会见怪不怪,那就达到自己的初衷了,隐藏绝不是最好的办法,让大家能够接受,才可以给他带来平静,只希望老婆们开开心心的玩儿一段时间就可以安心回逍遥国,不过所有的人他都不担心,就是怕朱芷贞,这丫头,最爱热闹,接触过了这么多的新鲜事物,要是让她收心,恐怕还真有些困难,搞不好就要厚着脸皮求他放宽期限。

    到了省城,停车逛街,龙霄与七个老婆顿时成了众人注眸的焦点,无论他们走到那里,那里就有人成群结队的来瞧,指指点点,议论不止,朱丹霁她们的美丽,让所有见到的男人惊魂动魄,眼睛发直,喉咙不停的蠕动,呑下的口水,完全可以抵得上一顿晚饭了。

    战乱中的Z国一时之间又成了大家神往的地方,男的希望的当然是和龙霄一样的奇遇,而女人见到了朱丹霁她们映光照雪,细若凝脂,吹弹得破的皮肤好生羡慕,对那里的水土气候非常的感兴趣。

    一路走下来,围观的人愈发多了,男人占了多数,大家望着龙霄,眼中都充满了杀气,象要将他生呑活剥一般,这个龙霄,太过分了,太歹毒了,这些女人有一个陪着也够他享受艳福了,没想到足足有七个之多,居然还说说笑笑挺和睦的样子,一点儿见不到争风吃醋的迹象,奶奶个熊,这么多美女,自然夜夜春霄,这小子注定短命,去死吧。

    不过最恨龙霄的还是那些有女友或者老婆在一路的男人,大多都被自己的女人拧了耳朵,恶狠狠的道:“要是你敢学姓龙的这样花心,老娘要你好瞧。”

    对于这样万众瞩目的场面,朱丹霁等六人是司空见惯,所不同的是围观的人装束不同罢了,因此是旁若无人的视如未暏,朱芷贞有时还落落大方给大家打着招呼,只有君仪向来低调,感到大是羞涩,总是避在众女之中。

    晚饭龙霄是请众女吃的西餐,除了君仪,其余的老婆都感到了好奇,嘻嘻哈哈,莺声燕语的闹成一片,一个个的真是笑靥如花,特别是波伊丝,刚才她在街上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肃容正目,努力的收敛着自己的媚态,现在天性展露,举手投足间都是风情万种,惹得几个餐厅年轻的男服务生走起路来跌跌撞撞,杯子盘子的打烂了好几个。

    等用完餐,回到车上,众女你靠我,我坐你的在车上还是兴奋不矣,毕竟这是跟着皇上第一次在外面的世界游街,真是说不出的幸福开心,朱芷贞不停的哀求龙霄今后多这样陪大家,司马琴、波伊丝、碧痕连连附和,就是朱丹霁与朱芷清也在旁边帮腔,君仪虽然对这样的场面还不是很习惯,但也感受到了这种欢乐,当下是微笑不语,悉听龙霄的尊便。

    众老婆要求,龙霄岂有不遵,她们难得出来一趟,又很快要回去,自己可不能冷落她们,反正他现在这两个公司都有得力的人顶着,实在用不着太操心,他甚至在开始犹豫是不是放缓对周弘基及黑田社的调查,让老婆们能够快乐安全的度过这段时间。

    由朱芷贞起头,众女在车里开始唱起了歌,龙霄载着一车的欢声笑语出了省城城区,向南郊而去。

    眼瞧着前面就要到那黄泥岗了,公路上蓦地横着冲出一辆车来,直冲冲的向他撞击过来,还算龙霄反应极为灵敏,急忙打过方向盘,将车驶向旁边的一条小路,但还没有等他停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又冲来了一辆车,猛的向着他的尾部撞来,众女顿时一片尖叫,龙霄只有连忙向前开去,这样一前一后的驶了约有一公里,前面现出了一块极大的空地,此刻已经停着了八辆车,见到龙霄的车进来,顿时打亮了前灯,各自启动,加上后面跟来的两辆车,共十辆不同样式的车,已经将龙霄的车团团围住。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