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火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自从那场座谈会开了之后,效果真是出奇的好,供应商们都意识到“中国龙超市”能不能存活,的确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因此各自都很自觉的将供价调整到了最底,赠品与特价商品的承诺也大大多于了周云娜他们过去所谈,一时之间竟变成了要和“中国龙超市”同仇敌忾的对付外资超市,要知道除了商业利益之外,大家都是中国人,这民族团结也还是需要的啊。

    而自商业同盟会成立之后,已经有数百商家在龙霄那里登记入会,大家都迫切的需要一个有序的合理的商业运作氛围,有人义务领头,那当然最好,而龙霄则和一部分在A省商界混迹多年的老总一起制定出了同盟会的章程,约定遇到不公正的条款今后就要同进同退,而且盟中有经营失误破产者,可由大家出钱进行生活上的救助,但若有私自违约之辈,由龙霄主持,全体商家视之为无诚信者,并集全盟之力让这违约者无法在A省的商界混下去,盟规一公布,顿时让有些心存投机的人大是顾忌,不敢轻易违背盟约。

    这天下午,龙霄正在上次戏弄周思廉的那“天马山庄”与本省的六个商贸公司的老总打高尔夫球,自从他露了面当了这个商业同盟会的会长之后,应酬就必不可少,一边玩儿一边谈生意,倒也舒畅,这“天马山庄”的高尔夫球场并不正规,只有九个洞,大家打是打球,没有点儿刺激是不行的,约定来一场比赛,输的人按名次给第一名彩头,第二名给一万,第三名两万,以此类推,第六名就要给五万,这些老总平时经常这样打赌,负有输赢,今天还是第一次与龙霄较量,不过对方年纪轻轻,想来不会有多厉害。

    龙霄虽然没有打过高尔夫球,但暗器的功夫却总会一点儿,只要明白了规则,便是胸有成竹,不过这想羸也不能羸得太过份了,到了傍晚时比赛结束,他只比第二名领先了几杆,属于险胜,然而五张支票,一共十五万元却揣进了他的腰包,各位老总瞧着他挥杆的动作还很是生疏,实在搞不懂就怎么羸了这场比赛,全都不服气,约好了时间再来过,龙霄满口答应着,比就比吧,反正超市还没有正式开张,先弄些早餐钱来图个吉利。

    打了一下午的球,也有些饿了,正准备和老总们一起用餐,怀中的手机却响了,瞧了瞧来电显示,却是个方家慧的电话号码。

    此时方家慧已经知道他回学校的目的不是读书,而且前后变化之大,完全超乎她的想像,便明白这里面一定有一段龙霄不愿说出来的秘密了,一直没有向他开口询问,而龙霄对方家慧的感激一直藏在心中,但他知道自己渐渐受到各方面关注,与方家慧接触得越少,对她反而就会越安全,因此虽然有她的电话,平时并没有怎么联系

    一接通,就听见里面方家慧清脆的声音道:“喂,龙霄吗?”

    龙霄连忙道:“方老师,你有什么事么?”

    方家慧道:“你现在忙不忙,我想请你吃顿饭,行不行?”

    龙霄一愣,方家慧的口气有请求的意味,似乎有事要说,自己可不能不去,当下道:“不忙不忙,方老师,你在那里?”

    方家慧道:“我在瑞山路的百味酒楼等你,你知不知道地方?”

    瑞山路离天京大学只隔着一条街,而百味酒楼则在街上显眼的位置,龙霄自然清楚,便道:“知道知道,我马上赶过来。”

    听着方家慧说了声:“那好,我到二楼找个雅间坐着等你,你到时候问服务小姐就能找到我。”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龙霄收起手机,便去向几位老总告辞,不过却是将晚餐的帐付了才走的,羸了钱总还是要请客的,免得别人说堂堂“中国龙超市”的老总小气。

    开着保时捷,没用多久就到了那百味酒楼,一问门口站着迎宾的服务小姐,知道方家慧在二楼的15号雅间,便径直上去了。

    到了那房间,果然见到方家慧正坐在里面,穿着一件碧绿色职业上装,下面套着一条咖啡色暗格裙,细长的瓜子脸儿,眉如远山,眼横秋水,琼鼻樱唇,画着薄薄的淡妆,眼角略略有一丝的鱼纹,但更显得成熟而又典雅,每一次龙霄瞧见方家慧这样的丽姿,心中便总是有个疑问,为什么方老师总是单身,要知道自他进学校起就说追她的人不少,其中不乏优秀的男子,但几年过去了,方家慧还是孤独一人,真是让人疑惑不解。

    见到龙霄进来,方家慧连忙站起身来,很热情的招呼道:“龙霄,你来啦,快进来坐。”

    龙霄忙道:“方老师,你先坐,对我你可不要客气。”

    说话间两人便在雅间里的圆桌边坐了,方家慧叫来服务小姐,拿过菜单道:“龙霄,你瞧瞧喜欢吃些什么菜,随便点。”

    龙霄拿过菜单,指着里面最贵的点了几样,等着那服务小姐进厨房叫菜,便对方家慧道:“方老师,咱们可先说好,今天这钱我来付,现在我的钱可能比你多一点儿。”

    方家慧似乎知道些什么,微微一笑,也不和他争,只是凝视着他,用很关切的声音道:“龙霄,我问你,你和花香芸是怎么回事,我瞧她样子不对啊,平时很活泼开朗的一个女孩子,这段时间一直忧忧郁郁的,学习也受到了影响,而且现在不住校了,搬到了家里去,你们是不是闹什么误会了,龙霄,方老师相信你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而且花香芸也够漂亮了,一定是你们什么事情没有解释清楚,要不要跟方老师说说,找花香芸给你陪礼去,你可能不知道,前天我就这事问过花香芸了,她只是摇着头哭,老师真不忍心瞧着你们这么般配的一对就这样子成分飞燕了。”

    一听到方家慧提及花香芸,龙霄心中那道永远无法痊愈的伤疤顿时又被撕开了,心中痛得厉害,仿佛在滴着血,这些日子来他给花香芸用不同的手机号码打过电话,花香芸接通只要听见是他,便立刻挂断了,龙霄知道她还在处于非常矛盾痛苦之中,否则就是装也要装着和他说两句话,她越怕听到自己的声音,就表明她还在深爱着自己,相爱而无法相处,这是世上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面对着方家慧的凝视,龙霄总算平静下来,摇了摇头道:“方老师,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和花香芸的事,但这事真的不仅仅是一个误会,还是让我们自己处理吧。”

    方家慧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唉,龙霄,你怎么也摇头,这可不象平时你那样勇敢的性格啊,好吧,老师希望你能好好的处理好这件事,花香芸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不要辜负她才是。”

    见到龙霄点头,方家慧又道:“龙霄,有一件事方老师想谢谢你。”

    龙霄抬头望着她道:“方老师,这话怎么说,你帮了我那么多,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你有什么事要谢我的。”

    方家慧望着他道:“老师现在这个副教授的职称,还有分的住房,是你帮的忙吧。”

    龙霄连忙道:“没有啊,我没做什么事啊。”

    方家慧微嗔道:“你还要骗我,欧克海都告诉我了。”

    龙霄一听,这才道:“嘿,这个欧克海,我不是给他打过招呼不要给你说的么,他脑袋真是进水了。”

    方家慧道:“这倒不是欧克海先给我说的,其实当时我本来就很奇怪,欧克海这个人本来可恶得很,他过去对我……对我……”

    说到这里方家慧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便省略了过去道:“我对欧克海态度一直不好,他就怀恨在心,所以我当时对评职称和分住房的事根本就没有抱任何的希望,可是有一天欧克海忽然变了,不仅对我规规矩矩的很尊重,而且还主动让我交申请,由他上报评级委员会,结果顺利通过,没多久又分到了学校里新建的教师住宅楼,这一切对我来说,真像是在做梦,当时觉得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迷,可是那天见到欧克海对你恭恭敬敬的样子,而且还居然敢与汪铁梅顶嘴作对,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是你掌握住了欧克海的什么把柄,是不是?”

    龙霄这时也不用瞒下去了,便点了点头道:“不错,欧克海是有把柄在我手里。”

    方家慧含笑道:“这就对了,我好生细想了一下,欧克海的变化是在你上次回学校后发生的,这两年算是改了不少恶习,便猜这事八九不离十,就找到欧克海询问,他本来是不肯说的,但被我逼急了,只好说了出来。”

    她讲到这里,脸上现出感激之色,道:“龙霄,这事方老师真的要谢谢你,你不知道,当时我本来决定欧克海再那样对我,我就辞职不在天京大学教书了。”

    龙霄道:“那还好,我总算为天京大学的学子留住了一位好老师。”

    这时他们要的菜已经陆陆续续的端上来了,方家慧没有去挟菜,好奇的道:“龙霄,你能告诉我是怎样制住欧克海的吗?”

    龙霄笑着点了点头,便将如何让欧克海上的赌船,又如何诱使他一步步的越赌越大,结果欠下了一亿多天额赌债的事说了一遍,当然,谢如云的事就说得含含糊糊了。

    听到欧克海竟然是如此狼狈的落在了龙霄的手中,一向很庄重成熟的方家慧顿时前俯后仰起来,格格的脆笑声让她至少年轻了五六岁,说实话,龙霄见到方家慧梨涡深现,齿如碎玉的样子心中还是动了动,不过那只是男人对这种成熟美女的一种很正常的欣赏,对于尊敬的方老师,他是万万没有邪念的。

    方家慧好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好一阵才止住,道:“这就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欧克海那样的人,只有用这样非正常的手段才能逼他就犯,龙霄,真亏你能想得出来这样别出心裁的主意。”

    两人笑着开始用餐,龙霄礼貌性的给方家慧挟菜,方家慧连忙制止,可是龙霄动作太快,那菜早已到了她的碗里。

    这时方家慧的脸上忽然现出有些犹豫,难以下咽的表情,停下了筷来。

    龙霄忙道:“方老师,你怎么了?”

    方家慧急忙掩饰性的笑了笑道:“没……没有什么,我胃有些不舒服,吃不下东西了。”

    龙霄自然没想到其它,关切的道:“方老师,要不要我送你到医院去瞧瞧。”

    方家慧摆着手道:“不用,不用,我这是老毛病,过一阵子就会好,你不要管我,快吃,这么多的菜,浪费了多可惜。”

    龙霄瞧着方家慧的样子好像胃痛并不严重,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便埋头吃了一阵菜,下午的那场高尔夫,的确让他腹中有些空了。

    方家慧一直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他吃完放下筷子,才道:“龙霄,你现在没到学校来,是不是很忙?”

    龙霄点点头道:“是的,方老师,这段时间我是有点忙。”

    方家慧这时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两份报纸来,放在龙霄的面前道:“是在忙这个么?”

    龙霄拿起来一瞧,却见两份都有标题被红笔勾了,第一份上面写的是“中国龙超市幕后老板现身,竟是二旬英俊男子”,然后第二份上面勾的地方写着“本省商业同盟会正式成立,中国龙超市年轻老板成掌舵人。”这两张报纸上都登着他的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龙霄这些天一直没有和记者会面,不过一想,这两件事都是本省商界的大新闻,有记者偷拍也是自然不过,无法避免的事情,这一下他彻彻底底成了真正的公众人物,只怕各方面的麻烦也将更多了。

    这时他立刻点头道:“不错,方老师,我就是‘中国龙超市’的老板,很抱歉没有告诉你。”

    方家慧摇着头道:“龙霄,老师知道你的性格,不会故意隐瞒我,你忽然变得这么有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非常大的际遇,这是你的秘密,老师不想知道,不过有件事,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替我想想办法,我从来不认识什么有钱人,现在只有找你了。”

    龙霄一听这话,马上道:“方老师,是不是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是经济上的么,你只管开口,我一定给你办。”

    方家慧道:“是因为经济上的事,不过不是我要,而是三百名孩子。”

    龙霄奇道:“三百名孩子?”

    方家慧点头道:“不错,是三百名孩子,龙霄,其实我一直在资助五个孤儿读书,这五个孩子都是在不同的省里,可是今天,我在S省资助的一个孩子给我写了一封信来,说是他们乡里的学校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快要垮塌了,但县上又太穷,根本就拔不出这笔钱来,他们学校三百名同学只能在操场里上课,一遇到下雨就无法念书,同学们都不能专心学习了。龙霄,接到这封信,我当时就想到了你,你能够开那么大的超市,应该会有不少的钱吧,我想你能不能拿一点出来先给他们修一幢教学楼起来,恢复正常的学习,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你要是不方便的话,但就算了,我知道你做生意也要用钱。”

    龙霄默默的望着方家慧,见她说话间脸色非常焦虑,眼神充满了期盼,就像是自己的孩子遇到了麻烦一样,霎时之间,心中是肃然起敬,他知道方家慧的薪金并不算多,要同时资助五个孤儿,实在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这个美丽的老师,正直善良,不畏强权,更富有同情心,她的这种人格魅力让自己不能不服啊,在这个人欲横流的社会,能够坚持起码的道德底线就很不容易,要舍己为人,甘于奉献,就太稀少了,他为自己有这样的老师而自豪。

    当下他道:“方老师,你说,要多少钱?”

    方家慧道:“我也不知道重建一幢象样点儿的教学大楼需要多少钱,大概三四十万吧,我想在那些穷乡僻壤应该是够了。”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眸注视着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方家慧让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以为自己要得太多,连忙道:“龙霄,我知道要你拿这么钱出来不合适,要不一二十万也成。”

    这时龙霄摇了摇头道:“不,方老师,一二十万不行。”

    方家慧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大为失望,叹了口气,低下头道:“好吧,你能拿出多少来?”

    龙霄微笑着,缓缓的道:“方老师,我准备给你五百万,你看好不好?”

    此话一出,方家慧顿时骇了一跳,猛的抬起头来,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什……什么,你说多少钱?”

    龙霄很肯定的道:“五百万,明天我就打到你的帐上去。”

    方家慧这才确定,慌忙摇着头道:“不要,不要,龙霄,要不了这么多的,你最多给我四十万就行了。”

    龙霄道:“这次要不了这么多,那么就下次用,方老师,这些钱你一定要收下,今后就按你的想法去帮助更多的人吧,也不定非是资助孩子读书,只要谁有困难,真正的需要用钱,你就拿去帮助他们,如果是这样,这点儿钱还太少了,不过现在我手头也有些紧,等过些时候缓下来,我再陆陆续续的给你。”

    方家慧此时明白了龙霄的意思,脸上又现出了欣喜之色道:“龙霄,你真打算这么做?”

    龙霄点点头道:“是的,方老师,其实很早以前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准备多赚些钱再去实施,不过今天既然你提了出来,而我又最信得过你,那么咱们就把这件事做起来,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就由方老师你当会长,负责管理这些钱。”

    方家慧连忙道:“不行,我还要教书,怎么能当这个会长。”

    龙霄很诚恳的道:“方老师,你书教得好,不过是让咱们多学一点儿知识,而且也容易找到代替你的人,但是,你的善良和无私,可以通过我手中的钱,改变成千成万的人一生的命运,这个会长,如果你不当,我根本想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那么这个慈善基金会,也无法成立起来。”

    方家慧说着他这么说,又低头沉思了一阵,这才扬头望着他,用很沉稳的语气道:“龙霄,我很高兴自己能遇到你这样有既有能力又有慈心的学生,也很高兴你能这样的信任我,这样吧,等我这学期将课程教完就向学校辞职,然后专门用你的钱去帮助别人,好不好?”

    龙霄听她在征求自己的意见,便笑了起来,道:“好,怎么不好,晚就晚点吧,这事也不急在一时。”

    方家慧望着年轻英俊,意气风发,心地又善良无比龙霄,这样的男子,应该是世上最优秀的了,心中不禁微微的泛起一丝涟漪,但很快就变得又古井无波,道:“龙霄,你说这个慈善基金会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好么?”

    龙霄摇头道:“不好,做这些事何必要让人知道,另外取一个名字就是。”

    方家慧道:“钱是你出的,这名字自然要由你来取了。”

    龙霄默然细思了一下道:“咱们做善事,是帮助弱者,而也希望这些弱者一但自立之后,能够想到自己曾经接受过好心人援助,然后去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这是一颗心,一颗善良仁慈之心,也是一团火,一团光芒四耀之火,这样的火,我希望能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的一代代传下去,让世上少几分冰冷,而多几分温暖,可以让绝望的人准备走向黑暗时,能够有人牵引他们重奔光明,这个基金会的名字,就叫‘火种’吧。”

    方家慧听着他的这席话,眼中隐然有泪花闪动,不停的点着头道:“好,龙霄,你说得真好,咱们就叫它‘火种基金’。”

    言谈之中,不觉夜色深沉,方家慧瞧着时间不早,就要回校了,龙霄连忙开车送她回去,临下车时,方家慧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道:“对了,龙霄,周思廉他们三个这段时间来一直没来学校,而且一齐请了一个月的病假,也不知想做什么,你自己要小心啊。”

    龙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等到她的背影一消失,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房海蓉,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等着房海蓉通知自己周思廉的动静,但她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是时候问一问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