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商会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与花香芸算来分手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在这一个星期里,龙霄做什么事也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应花香芸的要求,他没有去学校,只是在第三天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但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看来花香芸是铁了心不理他了。

    不过还好龙霄不是那种多愁善感,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男人,知道自己与花香芸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这段感情很难挽回,渐渐的就开始振作起来,毕竟他还有许多的大事要做。

    他召集了父母及所有的老婆们,嘱咐大家不要再提到有关逍遥国的任何事情了,而且逍遥国的礼仪必须取消,大家只能称他为龙霄,而不能叫做皇上,毕竟随着他越来越受到外界的关注,很难猜测别人在暗中做作什么样的调查与布置。

    这天上午,龙霄到了“中国龙超市”顶楼的房间里,打电话让周云娜上来一趟,他要听一听整个采购部的进展情况。

    不一会儿,身姿苗条的周云娜就穿着一套黄色的职业装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龙霄让她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道:“云娜,采购部也成立这么久了,商品采购的进展怎么样?”

    周云娜道:“各大类的货物都采购得差不多了,进展还算正常,不过老板,有一个情况我想给你说一下,有许多供应商报来的单品价格据我所了解,要高于外资超市几个百分点,到时候我们的定价可能会被动。”

    龙霄心中一动,道:“云娜,这就是你过去曾经说过咱们的劣势么?”

    周云娜点着头道:“,不错,老板,凡是大一点的品牌都是和外资超市签的全球或者全国合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形成了集团的大规模采购,能够以量压价,而咱们只有一个超市,自然吃亏了,不过签这样合同的商品不会很多,大多数商品还是由供应商代理,而本省的有些供应商是得到了外资超市的暗示,故意加的价,你不知道,大家都有货款吊在这些超市里,平时还有货物上架的陈列位置什么的要去求他们,有时候是不得不从啊。”

    龙霄道:“货物的陈列位置没有办法,但货款大家都是签了合同的,他们敢违约么?”

    周云娜道:“当然不敢明着违,不过他们会另外找理由,而供应商要么是多多少少还有点钱赚,要么是为了产品的形象,明知对方违约,也只好忍气呑声了。老板,你不知道,按外资超市的规矩,供应商的商品进入超市主要费用有进场费、条码费、端头费、堆垛费、DM费、年节费、店庆费、年底返利、帐期毛利补偿费、生鲜产品还有补损费等,这是明的,而暗的更多,就连什么商品丢失赔偿,残损赔偿也有,还有的甚至理由都不给一个,就在供应商的帐款上扣了。”

    龙霄道:“这就叫霸王条款了。”

    周云娜摇着头叹道:“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些规矩由这些外资超市带入之后,见到咱们中国的厂家和供应商还处于一团散沙,非常弱势的阶段,就得寸进尺,各种巧立名目的费用是越来越多,中国人的商人也越来越来赚不到什么钱,都进了外国人的腰包,供应商们虽然都不堪重荷,心中都非常愤怒,但也没什么办法啊。”要知道,这些外资超市一开,过去象百货大楼这样能有些销售量的中国商场都纷纷被倒闭收购了,大家要卖货要生存,就不得不让他们压榨吸血啊。”

    这些事情,龙霄有时候混在供应商之间也听到他们发过牢骚,当下道:“云娜,你觉得咱们超市该怎么做呢?”

    周云娜道:“这虽然不公平,但为了竞争,我们也只能采取这个办法,价格被对方压得太低,咱们在差价上赚不到钱,就只有在费用上找了,老板,咱们现在是做生意,可不是做善事啊。”

    龙霄一时没有说话,只是在屋里不停的踱来踱去转圈,他每走一圈,脸上就兴奋一点儿,眼神也是灼灼生辉。

    周云娜跟了他这么久,自然知道此时他又有什么主意了,便凝视着龙霄,等着他想好了发话。

    忽然,却听到龙霄哈哈的大笑,那笑声开心而又轻松,就象是解决了一件许久以来悬在心中的难题一般。

    周云娜也被他的笑声感染了,站起身来,展颜道:“老板,你想到什么事了,快给我说说。”

    龙霄收住了笑,望着周云娜道:“云娜,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物极必反,事不太过,洋鬼子过去在军事政治上欺负中国人,现在又在商业上欺负咱们,但是他们不知道,一但事情做得太绝,就会激起公愤,而咱们只要抢先一步抓住这个机会,快速发展的时机也到了。”

    周云娜道:“老板,你的意思是……”

    龙霄断然道:“你马上去办一件事,先找一个全省最大的会议室,然后以咱们超市的名义邀请所有的厂商及供货商在三天后开会,就说是我想请大家开一个座谈会,商量以后如何合作的事,要说明这会非常重要,务必请对方的负责人参加。”

    周云娜有些吃惊的瞧着他道:“老板,你不说要低调行事么,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

    龙霄摇了摇头道:“事关咱们超市的存亡发展,我不出面是不行了,这样才会让那些厂商与供货商心里更踏实些。另外你还要找一些过去在外资超市手上吃了大亏的供货商,要让他们在会上准备发言,只要是事实,越激烈越好。”

    周云娜这时明白了龙霄的意图,道:“老板,你这是想煽风点火,是不是?”

    龙霄笑着道:“就是这个意思,我想厂商与供应商这么多年来对那些外资超市一定会有些话要说,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咱们省虽然有工商联,但那只是名存实亡,现在我想让他们聚一聚头,畅所欲言,我想这样对咱们会有好处的。”

    周云娜道:“老板,需不需要通知媒体?”

    龙霄又摇头道:“千万不要,这些供货商实际上还是会很害怕外资超市,更害怕自己的发言被他们知道了,会遭到无形的报复,这个会,我只是要让供货商们觉醒起来,让他们能自愿的扶持与支持咱们,这样一但开业,洋鬼子要想和咱们斗,可就没什么底气了。”

    周云娜笑道:“哈哈,老板,这一招是不是就是三十六计中的釜底抽薪。”

    龙霄道:“云娜,算你有长进,三十六计也学过了,嗯,虽然有点儿出入,也算是吧。”

    当下两人又在屋里商量了一下细节,周云娜便出去准备去了。

    转眼三天过去,座谈会的时间已至,是在省城西效的会展中心里最大的足可以容纳上千人的会议大厅,正式开会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由于知道一向神秘的“中国龙超市”的董事长将出席这个会议,再加上周云娜在邀请函上郑重的注明的会议的重要性,各个商贸公司的老总及厂家驻地负责人几乎都到场了,将偌大的会议大厅竟然坐满,倒成了若干年来A省商界里难得的一场盛事,大家交头接耳,都在议论着今天这个“中国龙超市”的董事长将有什么重要的宣言。

    龙霄带着周云娜、何远帆还有聘请的几个高级管理人员在休息室里等候着,瞧了瞧墙上的挂钟,正好指在了三点,便一挥手,带着一串手下走上了主席台。

    会议由周云娜主持,她先请大家安静下来,然后举手向旁边一伸道:“各位,相信大家都认识我了,不过现在我要正式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我们‘中国龙超市’的董事长龙霄龙先生。”

    见到一身庄重打扮,气宇轩昂的龙霄坐在周云娜旁边,大家就有些猜测到了,只是看样子他应该在二十七八岁左右,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会将百货大楼全部买下来,真是有些让人无法相信,搞不好老总有事没来,让他儿子代替也未可知,如今听到周云娜这么一介绍,所有的人都露出的惊讶之色,跟着便鼓起掌来。

    龙霄站起来向大家很有风度的示了意,然后坐了下来道:“各位商界的前辈们,今天我能很荣幸的邀请到大家在这里聚会,而大家又这么赏脸,本人实在是深为感激。”

    他说了开场白,顿了一顿,又道:“这次请大家来,我并不想先谈如何让大家给我什么样什么样的支持,而是想和大家讨论一下如何让超市给各位带来更大的利益,我想这一点儿也是大家最感兴趣的。”

    他这么一说,全场顿时一片哗然,正如龙霄所说,各个供应商前来,心理上已经有准备要接受“中国龙超市”开出的新的费用条款或活动支持,由于他这个超市位置面积都是省城之冠,无论成功与否,只要不是太过份,也只有答应下来,却没想到对方一开场就抛出了这么个吸引人的话题,还真是意外新奇,当下纷纷静下心,很想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

    龙霄道:“对于做超市,其实我并不熟悉,所以今天听一听大家对和别的超市合作有什么意见,我也好引起注意,今后能和大家合作愉快。”

    他话音刚落,就见到有一个五十来岁,穿着西装,身材粗壮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道:“我有话说。”这时周云娜悄悄的在他耳边道:“这是享达公司的刘经理,他们代理着一些食品品牌,做得比较早,在本省有些名气,这段时间却和各大超市关系都弄得很僵,我特意让他来先发言的。”

    龙霄轻轻“嗯”了一声,便道:“这位大哥有话请说。”

    那刘经理道:“龙总,你要开超市,而且开这么大的超市,我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咱们省也的确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超市了,不过龙总,我说话不中听,这个超市要怎么做,你千万要把握好,要是又和那些外国超市差不多,我姓刘的第一个要骂娘。”

    他说了这话,继续道:“我们公司是十几年前就成立的,那时候虽然没什么超市,但我们的销售额和利润都不低,根本就没听说什么费用,公司也是那个时候发展起来的,可是后来家喜福来了,就开始要入场费,还说是什么国际惯例,我们当时想,大家都交了,那交就交吧,反正你总要让我们赚钱,便按他们的规矩合作下去了,说实话,前两年还是能赚些钱的,可是到了后来,这些超市见咱们不说什么,胃口就越来越大,除了合同上的费用,时常还找些借口来要钱要货……”

    见到旁边的人都在点头,那刘经理接着道:“我就拿自己举个例吧,大家来评评理,这两年我们在省内某所谓的国际大超市共销售商品350万元,结账时,各种名目的进场费竟然总计近70万元,忙活了两年,只换回280万元货款,大家都知道,做食品的毛利最低,去掉自己的成本还有促销员等的费用,我们一分钱没挣还要倒贴钱,甚至还要给他们开这350万元的增值税发票,*****,这不摆明了欺负人吗,把钱搞走了,连渣都不留给咱们。”

    供货商难得聚在一起,谁没有一本被压榨的历史,心中对外资超市的蛮横做法也憋着气,这刘经理真是一石投起了千层浪,所有的人都点起头来,这时又有一人三十来岁的男子站了起来道:“不错,这些超市太黑了,上次某超市拿了我的产品搞特价,10元钱的进价,只卖7元,要我给了一些免费货作为补偿,谁知没一天,另外一个超市知道了,就又要了我一笔赞助费,以5元的特价就卖了,妈的,这就叫他们买人气,咱们来买单。搞得我现在一听说超市要打特价,心头就发毛。”

    龙霄瞧这男子的话又激起了众人的愤然同鸣,不禁偏头问周云娜道:“这是谁。”

    周云娜摇头道:“不记得了,也不是我安排的。”

    龙霄知道她不可能将供货商全部认得,不过现在正是点火的时候,可不能让这些人停止发言,便对着话筒道:“很好,前面两位老板的话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这的确是些非常不合理的费用,希望大家多多的提出来,让我能避免的就去避免。”

    他话音刚落,就又有好几个人站了起来,一个戴眼镜的瘦高男子先开口道:“龙总,我是百顺服装公司的负责人,很高兴你这样的大老板能有如此的诚意来倾听大家的呼声,我们公司做的是秋冬季服装,每年九月上柜、三月撤柜,在某商场去年共销售36万元,但最后只收回16万元的货款。这些大超市的做法真的让人愤慨,明明该商场自己承担的各种费用都强加在了我们供应商头上,像积分卡使用费、信用卡手续费、商场费、就连中秋、圣诞各种节日商场装饰布置的费用也都要分摊。这和吸血鬼有什么区别,我也不怕得罪他们,反正我决定再不和外资超市合作了,只希望龙总你不要让我失望。”

    这时又有一个四十来岁,外表很富态,但看样子也受了不少气的胖女人“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道:“大家说的还不算,以我说,最过份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便是商场的保底销售。那真的是铁打的买卖,只赚不赔,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人。”

    周云娜怕龙霄不明白,便轻声解释道:“保底销售就是商场在跟供应商签订进场合同时,规定一个销售扣点和销售计划,若供应商当年完不成计划,则根据销售扣点照计划销售额扣除包底额。比如某商品销售计划为100万元,销售扣点为25%,则若供应商只卖出50万元货,商场并不按12.5万元扣除,而要扣掉25万元。商场制定的销售计划是在去年同期该品牌销售额基础上再略有上升的数额,而商场由于整体经营环境的恶化,在某类商品几乎所有品牌都没有完成计划的情况下,商场还是可以按原计划销售额强制扣点包底额,而且各种费用只有收据没有发票,保底销售额甚至连收据也没有。说白了,商场的这种做法是在转嫁损失,出现了经营上的问题都由供应商承担。”

    龙霄听到这里,心中却是在暗喜,他当初做超市的决定果然没错,怪不得沃特马的总裁能超过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黑啊,真黑啊。

    见到这一大屋子的人这时正在彼此交流自己的血泪史,龙霄等他们尽情渲泄了一阵,这才道:“好,请各位安静下来,我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对这些供应商来说,龙霄的看法当然至关重要,当下屋里便静了下来,想听他说什么。

    龙霄道:“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曾经想到过没有,这些条款明明不合法,我想这在他们本国是万万不可能的,但在咱们中国,最后都是以外资超市胜利告终,大家只得无奈接受现实,这是为什么?”

    立刻有人道:“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还不健全。”又有人道:“货与钱都在别人手头,没法子啊?”还有人道:“省城里的人爱到这些外资超市里去逛,想卖点儿货也只有忍了。”

    龙霄摇头头,大声道:“你们说得都不对,我忽然想起一个小故事,大家不妨听一听。”

    不料龙霄居然讲起故事来,众人都是一愣,只好听他讲下去。

    龙霄慢悠悠的道:“有一个村子,时常遭到天灾,村民们就去请村里唯一的和尚念经保佑大家,开始是捐的是一斗米念一次经,后来和尚见大家对他毕恭毕敬,就觉得一斗米太少了,接下就要两斗米,村民们为了保命,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但是后来发现这和尚贪得无厌,最后竟到了念一次经要十斗米,村民本来就穷,眼看着就要给不起了,正在心烦,从外面又来了一个道士,说能作法保佑大家,代价只是五斗米,于是大家自然舍了和尚用五斗米请道士作法,而和尚那里从此门庭冷落,后来连锅都揭不开了,只好厚着脸皮去找村民要求用更低的报酬念经,这一下对于村民们当然好了,信佛的念阿弥陀佛,信道的念无量寿佛,所给的报酬又能承受,生活就要平静得多了。”

    生意场上的谁不是人精,听到龙霄这个故事,都懂得了他的意思,一个个的是若有所思,会议厅里一阵沉静。

    这时龙霄知道该进一步点明了,向大厅里环视了一眼,道:“现在外资超市嚣张,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缺乏强有力的竞争,各大超市都在心照不宣的压榨供货商,甚至还让省内一些中等规模的超市也学会了他们的招数,变着法子向各位要本属于你们的利润,而各位没法,只有提高商品供格或者怕价格太高销售不出去,厂家就在商品的质量上做文章,所以最后吃亏的虽然是消费者,但商场的费用可以随时增加,而各位商品的供价却没法子跟得这么快,所以也没钱赚,纯粹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这是个恶性的商业行为,我想也应该有人来打破了。”

    这时有人大声道:“龙总,你就说吧,想怎么做,只要能让那些外资超市没那么嚣张了,我就解气。”

    见说到正题了,龙霄沉着脸,很严肃的道:“我要你们支持我把‘中国龙超市’做起来,而且要超过其它几个超市,这既是在帮我,也是在帮你们自己,这一点,我想你们应该清楚。”

    接着有人道:“龙总,恕我说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话,要是我们支持了你,而你一但成功了,为了赚更多的钱,也像现在这些外资超市一样向我们玩阴的,那又怎么办?”

    龙霄胸有成竹,微微一笑道:“这位老板的问题提得很好,不过这是只能用时间来印证的事情,各位都是商人,都知道做什么事都会有一定风险的,这就是和尚与道士的问题了,大家多一个选择,多一条路,不就很好么,另外还有一点,我想郑重提醒大家,要是咱们本省的‘中国龙超市’失败了,那么外资超市就会更得意,门坎也会更高,下手也将更黑,各位的日子只怕还要不好过,所以我和大家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也是能给大家带来更大利益的希望所在,还是刚才那句话,支持我,就是支持你们自己。”

    见到众人都在思索自己的话,龙霄又道:“在这里我还想告诉大家的是,在咱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中本来比较讲究仁恕二字,可是我更欣赏的却是恩怨分明这句成语,凡是今天支持过我的,就是我的朋友,日后我会给他相同回报,但要是有瞒着我故意抬高供价的,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你们的员工也很有可能会跳槽到我这里来,到时候我也可能会给这样的公司带来一点儿小小的遗憾。”

    说到这里,龙霄继续道:“最后我想提前公布一条本公司已经在进行的发展计划,那就是正在向本省所有的地州进军,在每一个县市都会做一至两个当地最大的超市,所以我和大家合作的机会还很多,也请大家在做决定之前三思而行。”

    龙霄这软硬兼施的一席话一出,果然又引起了众人的强烈反响,要知道国家有外资超市暂时不得进入二级城市的规定,龙霄要是走在了前面,那分布的店量与货物销量都将十分惊人,会远远超过本省这几家外资超市,毕竟现在虽然各县市都有本地的超市,但成规模成系统的还没有啊。

    几秒钟之内,就听到众人纷纷表态了,有道:“坚决支持龙总,支持‘中国龙超市’。”有道:“龙霄,你放心,我们都相信你,价格和活动的事你就放心吧。”有道:“龙总,这个超市你早就该开了,也让那些外国佬瞧瞧,咱们中国人会不会做生意。”

    龙霄含笑等了好一阵,才举手让这些人静下来,道:“明天请各位向本超市的采购部重新报价和商谈支持的事,另外还有些与外资超市签了全国合同的厂家朋友,在价格上我不能过多的要求你们,但希望你们能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给我其它方面的帮助,当然,这绝不是强行的,能办就办,太为难就算了。”这话他没有说死,否则就要引起这些人的反感了。

    这时就有人道:“龙总,你放心吧,没问题,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咱们都申请得烦了,只要你记得自己的承诺,让咱们今后的日子好过些,都会给你最大力度支持的。”这话说着,又跟着一些人大声附和,做厂家的区域负责人,最看重的就是产品在本地区的销量,如果这“中国龙超市”大举进入各县市,前期的合作不拿出点儿诚意,今后的进场不好谈啊。

    场面正热闹得紧,却见到前面有一个穿着很讲究,四十多岁,样子颇有些儒雅的男人站了起来,向大家挥手道:“各位,静一静,先静一静。”

    这个人大家都认得,是本省做商贸最有名的人物,叫做黄洪生,代理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品牌,在本省的商界里说话很有分量。

    只听黄洪生道:“龙总的话大家也听见了,是要让大家赚更多的钱,这也是咱们做生意的目的,相信龙总不会让我们这些人失望,刚才鄙人和万丰公司的李总、金源公司的盛总、三和公司的喻总……”

    他一连报了十数个在A省商界里大名鼎鼎的人物,然后道:“……商量过了,咱们省城里的商人的确是一盘散沙,毫无凝聚力,遇到不公正的事团结不起来,才会任人鱼肉,应该成立一个商业同盟会,遇事可以有人主持商量,而龙总口才灵敏,气度不凡,再加上年纪轻,精力足,又有实力,所以我们这些人想推举他为这个商业同盟会的会长,各位意下如何?”

    他这话一出,顿时得到了一片响应,都是纷纷赞同,会议厅里极是喧闹。

    此时那黄洪生走到主席台龙霄的身边道:“龙总,看来你是人心所向,今后大家有什么事就要靠你了,这个会长之职,还请你答应。”

    龙霄望着他,心中是思如电转,这个什么商业同盟会应该是这些人早就想弄的,只是这是个有名无实,又得罪人的差使,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要与外资超市对着干,他们都有货与钱在人家那里放着,那有这个胆子,而交给自己就没有这个顾忌了,另外还有一点儿就是,“中国龙超市”一但在众人的支持下火过了头,他要是翻脸不认人,一样的乱来,不能不念及这个会长的身份而高抬几分贵手,众位老总真是算得贼精啊,不过现在正是需要这些人的时候,这个会长,就暂时当当,要是日后麻烦了,就找个借口退位让贤就是。

    当下站起来道:“好,既然大家这么抬爱,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黄洪生一干人想的果然就是龙霄所料,听他这么一说,都高兴起来,黄洪生连忙大声宣布凡是想加入商业同盟会的改日到龙霄那里报名,到时候由龙霄定出会规与相应的违规处罚。

    热热闹闹的又讨论了好一阵,眼见时间差不多了,龙霄就请大家跟着会展中心的工作人员到大饭厅用晚餐,自己则进入了旁边的休息室思考还有些什么事需要在用餐的时候跟各供应商交流。

    刚坐下,周云娜就跟着进来了,却是一脸崇拜的道:“老板,我真是服了你,明明瞧起来挺难的事,你总是一下子就能解决,这一下供应商的支持不成问题了,还有,刚才你真会编,我们什么时候准备进军地州市场了,把那些人唬得一愣一愣的,生怕到时候咱们与他们过不去。”

    龙霄笑道:“谁说我是编的,云娜,这事咱们可能要尽快做了。”

    这时轮到周云娜一愣了,说道:“老板,你还有资金在这么多的地方开店么?”

    龙霄笑摇头道:“没有多少了。”

    周云娜道:“那你怎么开啊?”

    龙霄道:“云娜,这你应该想到啊,其实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总店开成功,到时候供应商见到咱们的前景,大家又开始顺利合作,自然会毫无顾忌的跟着咱们走,反正货款绝大多数是滚动结付和账期结付,咱们除了租店面的费用和装修费,其它花不了多少的钱,完全可以借着他们的货款运转,只要咱们生意好,然后按照承诺,留给他们一定的利润空间,自然可以借鸡生蛋,越下越多。”

    周云娜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痴迷的望着很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的龙霄,她此刻已经完全相信,这个男人的事业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功的,那句要将超市开到国外的话,只怕也不再是一句虚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