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情海生波(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正在思前想后的无法决定对花香芸是否说出最关键的实情,却又听到她轻轻的道:“龙霄,那个苏菲菲你曾经救我她,而且她还是你的员工,你们……你们之间没什么吧?”

    要是在平时,龙霄绝对会打个哈哈,随便说两句话混过去,但现在他实在有些厌倦这种撒谎的方式了,花香芸的真与痴,已经让他心中大是愧疚。

    花香芸见到龙霄手握着方向盘,半天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这完全不象他平时的性格,女孩子敏感的心思顿时预感到了不祥之兆,凝视着他,颤声道:“龙霄,你告诉我,苏……苏菲菲是不是,是不是和你……和你有什么关系。”

    问了这话,她浑身一阵阵的发软,觉着差点儿要虚脱了,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似乎很有可能要发生了。

    龙霄这时心中一硬,勇敢的侧过头来,望着她道:“香芸,我的确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秘密想告诉你,不过你很有可能一时不能接受,但我……但我真是不是想存心骗你。”

    花香芸听到龙霄这样的开场白,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才干涸的眼泪霎时又潸然滚落下来,将头一下子靠在皮椅上,嘴角慢慢浸出了一丝苦笑,道:“龙霄,你说吧,我……我已经有思想准备了。”

    龙霄道:“这不只是苏菲菲,而是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

    龙霄此时下定决心要给花香芸将自己所有的事全部说出来,当下调整了一下思路,从自己被学校开除,君仪走进自己的生活然后忽然消失开始讲起,然后司马轻鸥如何传授自己内力并给了桃源的地图,自己如何进入桃源,其中经历种种,怎样又回到外界呆了两个多月返回桃源创立了逍遥国,他将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个女人的过程全讲了一遍,甚至连误食了春药与柳琬发生关系都毫无隐瞒。

    这一讲,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花香芸竟默默的听着,一声没出,龙霄一直讲到自己回学校上课,这才停了下来,瞧着花香芸的表情,竟如同象木雕一样,既没有悲,也没有怒,就仿佛这事与她无关一样。

    花香芸要是和平常一样发火使性子,龙霄心中还踏实些,但如此一声不吭,反而让他一颗心如同直坠下了万丈深渊,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他想到了“雍园”,不如和花香芸去一趟,让她感受一下众女和睦相处的情景,或许有些触动认同也未可知,当下一发动汽车,那车子就向着南城区而去。

    一路之上,龙霄想尽了办法让花香芸开口说话,但他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花香芸虽然没有哭泣,但那苍白麻木,似乎与世隔绝的样子实在让龙霄的心中越来越痛得厉害。

    在过那“黄泥岗”之时,龙霄掏出手机给朱丹霁打了个电话,要知道,还没进“雍园”之前,龙霄就给她们每人配了一台,这玩意儿并不复杂,以他那些老婆们的冰雪聪明,三分钟就搞懂了。

    刚一接通,就听见朱丹霁的声音道:“臣妾朱丹霁,拜见皇上。”要是在平时,龙霄总是要被这声音弄笑的,这样手机参拜帝尊的方式,真是怪异难言,也算是自中国有帝位以来开天辟地第一例,然而这时的他,那里有心情发笑,望了花香芸一眼,道:“霁儿,我现在带花香芸过来了,她刚知道此事。”

    听见里面朱丹霁很高兴道:“好啊,皇上,我早就想见这个花妹妹了,我这就通知姐妹们去,特别的贞妹,她听你说花妹妹有些像,已经念叨了好几次了。”

    龙霄道:“好,你们全部在议事厅等我,还有,不要让我父母知道了。”

    听着朱丹霁连声答应着,他便挂断了电话,要是母亲瞧到花香芸这个样子,那还不守着他象唐僧一样念几个小时,就是现在这样,每次见到自己,母亲都要说他福气太大,对不起这么多天仙般的好姑娘。

    到了“雍园”之时,差不多是晚上十点刚过,整个“雍园”外灯火通明,方圆百米之内毫无东西可以匿藏,而大门外笔直的站着四个背着手,穿着制服的青年男子,更加上高墙上无数的监视器,“雍园”的防卫,当真是森严无比。

    见到是龙霄的车来了,那四名青年男子连忙将手举到胸前行礼,跟着那自动电闸门就开了。

    到了里面的门,则是由龙霄按着喇叭,一名专门负责看门的中年壮妇开了小门探头瞧了瞧,喊了声:“老板回来啦。”跟着就打开了大门。

    龙霄将车驶到停车场里,熄了火,并没有立刻下车,眼睛望着前方朱丹霁她们住的那幢楼,此时已是亮如白昼,道:“香芸,我知道让你面对这一切会很残酷,但……对不起。”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车门,花香芸也不知在想什么,不过却默默的跟着他下了车。

    顺着沿山的石级,到了山腰那幢可以称为后宫的建筑,龙霄带着花香芸走进了底楼布置得非常豪华的议事大厅,明亮的灯光之下,齐刷刷的站着七个容貌欺花赛玉,衣着时尚华贵,身材婀娜多姿的年轻女子,花香芸下意识的仔细瞧去,见这里面的女人似乎没有一个长得比自己差,而且内中几人的娇容,就是她见了也是大为惊叹羡慕,心中更是如坠冰窖。

    这时由碧痕去将议事厅的门关上,然后朱丹霁带着众女向龙霄伏地而拜,齐声道:“臣妾等见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里面也有君仪的声音,龙霄虽然没有正式回逍遥国下旨,但大家都知道西宫之位是龙霄为她而悬的,因此平时都以此礼敬她,这里面只有君仪一个现代女子,她天性和顺,平时耳熏目染朱丹霁等人的语言举止,便学会了各种的逍遥国礼仪,开始还是有些别扭,然而渐渐的就习以为常了。

    不可否认,花香芸此时虽然还是一语不发,但这样的场面却让她的内心无比震憾惊骇,谁会想到,已经绝迹了百年,只能通过戏曲影视才能见到的情景这时候居然真真实实的在自己的眼前重现,这明明很滑稽,但瞧见这一群高贵典雅的美女花团锦簇般的对着龙霄恭恭敬敬,眼神充满了倾慕与崇拜,她无法冷笑得出来,刚才龙霄告诉她的话果然没有错,在这个本来很平凡的男子身上,的确发生了一段让人不可思议的经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她可以一字不漏的背诵出来,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古人的一种脱离现时的理想,但岂知道世上还真有这么一处地方,而且听龙霄所言,远远比《桃花源记》所描述的地界要大,人口还要多。但是,就算这一切是真的,自己岂能可笑的去当一个什么逍遥国的嫔妃,去与这么多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参拜完龙霄,众女顿时又来与花香芸见礼,由于龙霄已经给她们说了花香芸与自己认识及帮助自己的事,在大家的心目中,花香芸的地位可不低,对她大有感恩之意,因此各自在言语中对她都甚是亲热,但花香芸只是望着众女,一声不吭。

    朱芷贞连着喊了两声“花姐姐”,却见到花香芸没有反应,心中大是生气,将龙霄拉到一边道:“皇上,你不是说花姐姐的性子直爽活跃,和我一样好玩么,现在……现在怎么这个样子,象扇门板似的,又冷又硬。”

    龙霄伸手就打了一下她的屁股,低声道:“别乱说,你花姐姐今天不高兴。谁象你这样成天蹦来蹦去,象个猴子似的。”

    朱芷贞撅了撅嘴道:“皇上,你真偏心,还没有封花姐姐尊号,正式接她进宫哩,就帮着她说话,我……我抗议。”

    龙霄狠狠道:“抗议无效,今天我和你花姐姐正在闹别扭,你可不要再给我添乱,否则就地正法。”

    朱芷贞气呼呼的道:“皇上,你……你欺负弱小民族。”

    龙霄听她说话越来越现代了,本来想笑,但又没什么心情,叹了口气,道:“贞儿,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么,要是你像香芸这样,我也一样会着急的。”

    朱芷贞瞧着龙霄黯然的神态,心中顿时一软,便笑了起来道:“好好,算你这句话中听,我去劝你的心肝儿香芸去。”说着便跑到花香芸身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她的手,“花姐姐花姐姐”的喊得甜美亲热,而花香芸瞧着她粉妆玉琢,娇憨纯真的样子,也提不起脾气发作,只好任她抓住自己,但仍是不说话。

    瞧着花香芸这个样子,七女自然都知道她们的皇上兼心上人碰到硬钉子了,但又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个沉默的姑娘。

    这在些女子之中,最了解花香芸心思的自然是君仪了,这时她走到正愁眉苦脸的龙霄身边道:“霄,香芸的事欲速则不达,现在咱们这么多人把她围着,热情是热情,但会让她不习惯,不如晚上让她留下来,到我的房间里去睡,让我探探她的想法。”

    他这话顿时提醒了龙霄,不错,对于现在的花香芸来说,朱丹霁她们实际上是自己的情敌,又来自另一个不同制度的社会,接触上自然会有隔阂,还是让君仪晚上劝劝她吧,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话可能还要多一些。

    当下走到花香芸身边道:“香芸,事情的真相你已经全部知道了,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也不敢影响你心里怎么想,这样吧,你现在心里也乱,就让君仪陪你一晚,你们聊聊,你要有什么决定,我……我尊重你的意见。”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真是又害怕又后悔,害怕的是花香芸无法接受自己妻妾成群的现实,要与他分手,后悔的则是当时一时冲动,毁了花香芸的清白,若是她不和自己,那么他就要内疚一生。

    这时花香芸走出了龙霄的老婆群,坐在了大厅里的一张沙发上,不停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似乎在想做什么决定,龙霄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花香芸才站了起来,对龙霄道:“龙霄,你送我回去。”

    龙霄心中猛的一跳,道:“回……回去,回那里去?”

    花香芸道:“回学校,我今晚在那里住。”

    龙霄刚叫了一声:“香芸……”

    就被花香芸打断了道:“龙霄,你什么也不用说了,这事我考虑得很清楚,现在就走吧。”

    她一边说着,就一边打开了门向外走去,临走之时,又扫了朱丹霁等人一眼,掠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龙霄此时无可奈何,只好跟了出去,到了停车场开了车门。

    不一阵,两人就离开了“雍园”,花香芸打开车窗,让强劲的风将自己的秀发刮得狂舞不止,默然了一阵,忽然听见她叫了声龙霄的名字。

    听到花香芸主动叫自己,龙霄心中顿时一喜,道:“香芸,你总算是说话了,可不知道,刚才真是急死我啦。”

    花香芸道:“龙霄,你放心,现在我很清醒,所以想和你谈谈。”

    龙霄忙道:“谈什么,你说。”

    花香芸道:“龙霄,谢谢你没有再骗我,真的,我一直相信你很正直,不会是坏人。”

    还没等龙霄说话,她顿了一顿,又道:“另外我也很为你高兴,学武功,当皇帝,还有那么多的老婆,只怕是这个世上最令人无法想像的奇遇,没想到居然让你碰上了。”

    龙霄见她不说话则矣,一说话语气竟出乎意料的平静,这和花香芸平时的性格全然背道而驰,心头“格登”一下,暗道:“糟糕。”

    果然听到花香芸继续道:“龙霄,说实话,虽然你隐瞒了有这么多老婆的事,可是我并不恨你,真的,我没骗你,在我们开始之前你就认识她们了……”

    这时龙霄打断了她的话道:“可是我在和你好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事告诉你,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是我对不起你。”

    花香芸忽然道:“那是因为你舍不得我,是不是?”

    龙霄没想到她一语说出了自己当时的想法,这才相信她真的非常冷静,不由得点了点头,叹息道:“不错,香芸,我舍不得你,不管是过去或者现在,都舍不得你。”

    花香芸的鼻孔微翕,眼眸闭了一会儿,这才接着道:“龙霄,其实我是个很自私的女人,而且占有欲很强,所以我绝不会允许自己的丈夫还有其他的女人,我可以原谅你,但和这些女人一起与你共同生活,我却无法欺骗自己,所以,我已经决定了……”

    龙霄心中急速下沉,暗暗叫苦,却见花香芸的声音顿了下来,似乎也在给自己勇气,过了五六分钟,才听到她道:“我……我们还是分手吧。”

    随着她的话语落音,龙霄便如被一根铁棍重重的在胸口狠撞了一下,差点就要窒息,一个急刹,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回过头来,眼中已有泪花,神情满是痛苦,望着花香芸大声道:“香芸,难道咱们只能有这个结局么?”

    花香芸不敢去瞧龙霄,将头转到了窗外,眼泪也忍不住滚滚而坠,涩声道:“是的,只有这个结局,不能怪你,也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命运太捉弄人。”

    尽管在很久以前就料到花香芸极有可能会离开自己,然而一但真正面对,龙霄还是无法接受,一把紧紧的抓住了花香芸的手,道:“香芸,我……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花香芸没有抽出手,掉过头来望着他,流着泪道:“龙霄,你别说了,别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也相信你是爱我的,可是,我真的无法接受需要与别人共同享受你的爱,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分了吧。”

    龙霄默默的望着花香芸,是啊,自己根本无法让这个女人完全享受到一个丈夫完整的爱,而且这样的状况永远无法扭转,那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花香芸跟着他呢,那样做实在太自私了。

    他也沉静下来,放开了花香芸的手,道:“香芸,如果我们做不成恋人,还能做最好的朋友么?”

    花香芸使劲的摇着头道:“不知道,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问题,龙霄,我求求你给我一段时间,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能有时间忘掉你,或者换一种方式来和你相处,好不好?”

    龙霄仰天长叹一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发动了汽车,载着她向省城而去,然而眼见快到学校,花香芸忽然道:“龙霄,你租的那套房子退了没有?”

    龙霄道:“没有,我交的是半年的钱,还有几个月到期。”

    花香芸道:“现在你应该没有那里面住了,是么?”

    龙霄点了点头道:“有很久没有去了。”

    花香芸道:“那好,你把我送过去,我暂时住在那里,过几天我也不住校了,搬回家里去住。”

    龙霄道:“香芸,那你怎么给你爸妈解释。”

    香芸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这还有什么不好解释的,就说我太想他们了,实舍不得离开他们,所以就后悔啦。你放心,他们会相信的,因为我常常都是这样,一时冲动作了决定,然后要不了几天就会回悔,我父母都习惯了。”

    龙霄沉吟道:“你这样说,是怕你爸生气,对我不利,是不是?”

    花香芸微一点头道:“也算是吧,龙霄,逍遥国的事,是一个极大的秘密,我知道你不想别人知道,可是你那些老婆很有可能会暴露,你自己要小心了。”

    龙霄摇头道:“香芸,其实就算你回去,你爸对我起了疑心,一样也不会放过我,至于霁儿她们,我已经给她们弄好了合法的身份,就在咱们邻国,那里的人肤色和中国人都差不多,但国家正分作两派,战乱不断,国民户籍非常混乱,我已经花钱让人在出入境档案上做了手脚,完全可以掩饰过去,这一点倒是不怕,至于他另外要有什么怀疑话,但那只会局限于怀疑,调查不出什么来。”

    花香芸点头道:“不错,我倒是忘了,你当过黑社会老大,又是什么皇帝,还办了两个大公司,智谋错不了,别人自然很难拿住你的把柄。”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龙霄租住的小区,由龙霄将皮箱提了上去开门,然后将钥匙给了花香芸。

    正要进门,却被花香芸拦住道:“龙霄,里面还有你需要的东西没有?”

    龙霄道:“有些衣服,不过不重要。”

    花香芸道:“那好,你就不用进去了,过段时间再联系吧。”

    说着就“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龙霄吃了这个闭门羹,想要敲门和花香芸说几句话,但此刻又不知再说什么,只得道:“香芸,你自己保重,我先走了。”当下心事重重的踏着沉重的脚步下了楼。

    花香芸一直靠在门后,听到龙霄一步步的走下楼去,刚才还若无其事的脸上渐渐开始了变化,眼睛一红,鼻子一酸,嘴唇张得大大的,双脚一软,已经滑倒在地,“呜呜”的失声痛哭起来,这哭声在屋里回荡着,显得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悲凄,那么的令人心碎。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