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强者的见面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自从朱丹霁等七女和小龙、父母在“雍园”住下,龙霄心中便安宁了许多,谢如云有人暗中跟着,当可放心,而花香芸身份特殊,只要自己不与黑田社这样的国际犯罪组织正面交锋,应该不会有人想到要动她。

    但是,面对着花香芸对自己越来越深的爱恋,已经让龙霄不堪重荷,内心的愧疚真是挥之不去,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她,实在能再隐瞒下去了,要知道,一个谎言,常常需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谎言才能维护,面对纯洁痴心的花香芸,他再也忍不下心了,朱丹霁她们就在“雍园”,自己的话,完全可以让她们作证。

    明天就是周末,这天晚上,龙霄在“雍园”里给花香芸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到花香芸道:“龙霄,你在外面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周弘基的事有没有进展?”

    龙霄道:“有些线索了,要拿到足够扳倒周弘基的证据,应该就快了。”

    花香芸在电话里顿时高兴了起来道:“真的,龙霄,那你真是要立大功了,先奖励你一下。”说着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了几声响亮的嘴唇“叭达”声。

    龙霄“嘿嘿”的笑着道:“香芸,明天周末,晚上你能不能出来,我有事找你。”

    谁知花香芸也道:“龙霄,你明天来不来学校,我也有事找你。”

    龙霄道:“明天我还有些事,反下你下午没什么课,要先回家去一趟,我晚上约你出来吃饭。”

    花香芸答应了一声,然后道:“好啊,就明天一齐吃晚饭,不过地点要由我定,你可要把自己打扮得成熟稳重一点儿,这可是个非常正规的地方。”

    花香芸从来没有关心过龙霄的穿着,此时居然提出了这个问题,龙霄也觉得有些意外,不过没有放在心上,答应着又与她聊了几句,这才挂断。

    这天晚上,龙霄睡的是朱芷清的房间,自从知道她小产了之后,他就对朱芷清特意的多了一份怜爱,在她那里住宿的时间要多一些,其他老婆理解他为何要这么做,再加上朱芷清平时处事谦和客气,自然谁也不会说什么闲话。

    而朱芷贞与姐姐住的是一间打通过的大屋,虽然各有卧室,但总是同榻而睡,不过知道姐姐与皇上有满腹的情话要说,倒也懂事,只陪着两人说了一会子话就回到自己的卧室看电视去了,这几天她对武侠片特别感兴趣,龙霄就叫人给她买了一大叠经典剧集回来,够她消磨一段时间了。至于众女从司马轻鸥那里接受的任务,龙霄也已经吩咐人去打听各行各业具有经验的专业人才,直接请到“雍园”来教授,当然,这些老师必须只能是女性。

    与朱芷清一夕恩爱无间,第二天一早,龙霄就去“中国龙超市”了,这几天,超市的各种事务进行得很顺利,有些文件必须由龙霄决定签署。

    由于龙霄还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做超市的事,虽然设了董事长办公室,但向来没去,而是在自己顶楼休息室书房里的办公桌上瞧着文件,而周云娜则就象过去给他当秘书时一样,恭恭敬敬的立在他的身后,凡是有他不懂的地方,就出言解释。

    一大叠文件直到中午还没有签署完,两人就叫了便饭继续,周云娜对龙霄的询问是有用必答,所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

    到了下午四点钟,两人才结束了手中的工作坐在沙发上,周云娜见龙霄在伸着懒腰,扭着脖子,便道:“老板,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在外面洗发洗多了,我无师自通的学了一手按摩功夫,你要不要试试?”

    龙霄正有些不舒服,闻言便笑道:“好啊,有免费的按摩师,不按白不按。”

    周云娜嫣然一笑,便拍了拍长沙发道:“你趴下来,放轻松,我来为你服务。”

    龙霄当下俯身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不一会儿,他就感到两边太阳穴上各有一根手指在轻轻的揉动起来,过了一阵,又转移到了他的头部与脸部,龙霄感到周云娜的手指甚是嫩滑,不由道:“云娜,我记得上次在你开的那家饭店,你的手都变得有些粗糙了,现在感觉挺舒服的。”

    周云娜脸上微微一红道:“都好几个月的事了,老板,怎么你希望自己的总经理还是个粗俗的小丫头,难道就不想让我保养保养。”这时候周云娜已经知道龙霄比自己小了,但对方那种成熟的男性魅力常常让她忘记了实际年龄,感觉他好像要大自己好几岁。

    龙霄听着周云娜的话,忙道:“那里,那里,云娜,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懂得打扮的姑娘,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当然更得好好收拾收拾,不要丢堂堂‘中国龙超市’总经理的脸,对了,我再给你一笔服装费好了,反正那个山庄这么便宜就买下来,你的功劳不少,算是我对你的奖励。”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周云娜立即道:“不要,老板,你给我的钱够多啦,我现在房子也买了,每个月你给的薪水也不少,要是过去,我根本无法想像自己能够赚这么多的钱,你还是节约点吧,老瞧见你大手大脚的,有时候真替你担心。”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也不算大手大脚的,只是对于该花的钱,我绝不会吝啬,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你这个总经理,非常称职,我也非常满意,而且我相信你会和我长久的合作下去,不会跳槽。”

    周云娜的手已经移到了他的背后,轻声道:“老板,只要你不开除我,我就会永远跟着你的,永远不会背叛。”

    龙霄听着她这话有些像是在发誓了,连忙打断道:“好了,好了,咱们不说那些,谈点轻松的事吧。”

    周云娜心中一动,便道:“老板,山庄那边怎么样了,你父母接来了么,还有你那个女朋友,住在里面一定很开心吧。”

    龙霄知道她在这边忙,不知道山庄里的事,便道:“山庄现在叫做‘雍园’我爸妈和女朋友都接过来了,他们的确都很高兴。”

    周云娜最想见的就是龙霄的女朋友,笑着道:“老板,什么时候把你的女朋友带出来,也好让我拍拍未来老板娘的马屁啊。”

    龙霄心道:“你要拍老板娘的马屁,只怕你的手都要拍酸。”但这话自然不能出口,只道:“好啊,等那天事情少一点儿,我就带你到山庄里去。”

    过了一阵,两人暂时停止了对话,龙霄被周云娜纤手按摩的挺爽,不由闭目养神了,他昨晚与朱芷清聊天聊得太久,并没有怎么休息,渐渐的昏昏欲睡起来,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就听见左壁上的那台挂钟在“嘀溚嘀嗒”的直响。

    周云娜的手触摸在龙霄的身躯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坚实而又充满着弹性的肌肉,是那么的让人感到了力量与依赖,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一个梦,是一个渴望完全奉献的对象,但他离自己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这时周云娜忽然想到曾经在电视上瞧到过的情节,女属下喜欢上了自己的上司,就在两人相处之时脱光了自己的衣裳,而男上司经不起引诱,两人之间便发生了一段故事。

    在周云娜的内心之中发狂的爱着崇拜着龙霄,她并不害怕当着这个男人的面脱光自己的衣裳,也曾经想过要去引诱他,她将自己的身子献出来,并不图什么回报,也不需要龙霄负什么责,只是想让自己尽可能的和他再亲密那么一点儿,就算做不上情人,那就做一个可以他无聊时消遣的女人吧,她知道这样很奴性,但却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当女人爱上一个自己永远得不到男人,就会变傻变狂的。

    周云娜的手抚摸着这个男人,浑身发热,脸上滚烫,已是涨得通红,她不知道自己有那种想法算不算是一个淫荡无行的女人,而且真要那么做了,这个男人受纳了自己还罢,要是他只是完全视自己为一个能干可靠的属下,而对她脱得精光的身子视若无睹,那么,一切都完了,她将被这个男人完全看轻,还有什么脸呆在他的身边啊,不能,千万不能冒这个险。

    周云娜思来想去,努力将自己狂热的心镇定下来,只是很温柔细心的给龙霄在背上按摩着,直到自己的纤指酸得无法再动,这才停了下来。

    朦胧中的龙霄自然不会知晓周云娜复杂的心思,感觉她停下,一瞧时间,已是五点半,已过去一个小时有多,不由大是不好意思的道:“云娜,怎么做这么久,你的手不会有事吧。”

    周云娜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还红不红,连忙掩饰性的一笑道:“没事,老板,你如果觉得舒服,等一下我再给你按按。”

    龙霄想到与花香芸的约会,连忙坐起了身子,摇手道:“云娜,不麻烦你啦,我有事要马上出去,你也该下班了。”

    周云娜只得道:“那好,老板,我先走了。”说着去将散在书桌上的文件收拾得整整齐齐,这才告辞而去。

    龙霄望着周云娜背影消失的地方,心中却是一叹,以他对女人的经验,反应岂会那么的木讷,这个女人对他的心思怎么会不知,而且有段时间,他还心动过,但是一想到那么多的好女人跟着自己,而自己完全是分身乏术,不能尽到人夫之责,周云娜这样和自己感情还不算深的姑娘就不要去惹吧,过几年知道自己和她不可能,身边又有优秀的男人,自然会放下他的。

    只默默的坐了一会儿,龙霄就起了身,到卧室里去取了一套灰色的西装穿上,打上一根亮银色的领带,照了照镜子,既神采飞扬又显得成熟稳重,这付模样,应该符合花香芸的要求了吧,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吃了饭要带自己去参加什么音乐会之类的活动

    穿好衣服,给花香芸打了个电话,她让龙霄在省委大院门口去自己。

    堵了一阵车,四十分钟后,龙霄和他那辆白色保时捷就出现在了省委大院之外,花香芸则很随意的穿着一件黄色的T恤在等着他。

    龙霄驶到她的身边,打开车门,让她坐好,道:“花香芸,你这也太不尊重我了吧,叫我好好的穿规矩,自己却这么随便。”

    花香芸皱着鼻子,冲着他展颜一笑道:“怎么,嫌我打扮得难看,配不上你这个大帅哥了么。”

    龙霄见她今天似乎特别开心,不由道:“那里,香芸,你这么说真是太不了解自己的实力了,象你这样的美女,打扮穿衣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一件最普通的衣服穿在你的身上都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好,我这就带你去参加世界小姐选美去,包管是艳惊四座。”

    花香芸忍不住“噗哧”一笑,伸手就打了他一下道:“这几天不见,你贫嘴的功夫又见长了啊,等一下可不许乱说话,要稳重一点儿,正经一点儿,听见没有?”

    龙霄闻言,不由一愣道:“香芸,你到底要带我到那里去啊?”

    花香芸笑着向那有卫兵站岗的省委大院内一指道:“到那里面去,我爸妈正在等你哩。”

    听到此言,龙霄真是不及提防,浑身一震,两只眼睛瞪得有如麻将上的二筒,望着花香芸道:“什么,你说你爸妈在等我?”

    花香芸对他的震惊也在意料之中,笑嘻嘻的道:“不错,是我爸妈在等你吃饭,怎么样,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了吧。”

    龙霄望了花香芸一阵,脑中飞转,让自己冷静了下来道:“香芸,是你告诉你爸妈的,是不是?”

    花香芸一吐舌头,摇头道:“当然不是,我那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指望你在周弘基的事上立功受奖,那才好和我爸见面哩。”

    龙霄道:“那现在又怎么想起要让我去吃饭?”

    花香芸道:“都要怪你自己,这段时间在学校的风头实在太招眼啦,而且咱们的事谁不知道,也不知是那个传到了我爸的耳里,他听说后,就要我带着你去与他见面,不过你别怕,这次我爸的态度挺好的,一点儿都没有骂我,唉,一定是他通过别人打听到你人不错,还有我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自然不会反对了。”

    龙霄此时心中却升起了一种不祥之感,傅国清对他的邀请来得太突然了,还有,花香芸是他的独女,他绝不会对与女儿交往的男子一无所知的就让她带到家里去见面,这顿饭,实不知是相亲宴还是鸿门宴。

    龙霄知道无法推托,便道:“好吧,我去,不过你该早点儿通知我,这么空着手,实在不象话啊。”

    花香芸道:“嗨,你少担这个心,你是不知道,我爸可和别的人不同,最不喜欢有人送这送那的,而且还特意嘱咐过我不要让你买什么礼物,否则我昨天就告诉你了,快开车,我已经把你在调查周弘基的事给爸爸说了,他还有话要问你呢。”

    此时此刻,龙霄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冲了,便将车子驶入了省委大院。

    省委大院里全部是A省的高级领导,花香芸的家就在进去不远的1号楼里,是个独立的两层小楼,有些陈旧了,但四周却种植着许多的花草。

    花香芸让龙霄将车停在外面,便拉着他到了那院外,刚一进铁门,就放下了龙霄的手,低声道:“龙霄,瞧你的了,给我爸留个好印象,咱们的事就算成啦。”

    龙霄答应着已经到了一楼的房中,顿时见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肤色略黑,眉毛浓密,鼻高唇厚,神态极是威严。

    那中年男子见到女儿带着一个男子走了进屋,便站了起来,身材挺拔笔直,如同铁塔一般,个头却与龙霄相差仿佛。

    虽然还不有完全走近,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已经与龙霄碰撞在了一起,别人说男人和女子的对视能擦出火花,但他与龙霄的对视却也犀利而又激烈。

    花香芸自然不知道父亲与心上人一进门就开始了无声的交锋,带着龙霄走到了那中年男子的面前道:“爸,这就是我给说的龙霄。”然后道:“龙霄,这就是我爸,我妈还在厨房弄菜,等一下出来。”

    龙霄微笑着伸出手来道:“傅伯伯,你好。”

    傅国清“嗯”了一声,伸手与他握了,感觉这个年轻男子的手非常有力,眼神又向他逼视而去,似乎是想窥探他内心的虚实。

    但是,他这样的眼神要是向着普通的年轻人,那人多半会觉得发悸,但他的面对的是经过了无数生死考验的龙霄,是掌握着千万人性命的一国之君龙霄,他虽然在笑,眼神也很平和,却显得淡定无畏,强者之风,已经隐然而出。

    傅国清在这一瞬间已知道女儿的这个男友决非普通人,眼中闪了闪,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道:“芸儿,叫你妈开饭。”

    花香芸连忙跑到厨房里去,不一会儿就端了一些热气腾腾的菜肴出来,这时一名面目和蔼,皮肤白皙的中年美妇也走出厨房,当然就是花香芸的母亲了龙霄曾经在几年前大学报名时见过一眼,已经从花香芸的口中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吴铃,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还好花香芸很象母亲,要是长着和傅国清差不多,那就太英姿飒爽,让人不敢亲近了。

    花香芸连忙又向母亲作了介绍,龙霄凝眸细看,见到吴铃虽然在笑,但很有些勉强,想来傅国清已经给她说了什么了,这顿饭,果然是鸿门宴。

    饭桌之上,傅国清不时询问着龙霄的身世经历,龙霄便如实相告,只是问到他被学校开除的那几年到底去了那里,龙霄便照着对花香芸说的讲了一遍。傅国清沉着脸没有任何反应。

    整个饭桌之上,最活跃快乐的就要数花香芸了,她以为父亲叫龙霄来吃饭就算是承认了这个准女婿,不停的向龙霄碗里挟着菜,而傅国清夫妇见到女儿好象对这个年轻男子相当的紧张与痴情,不由暗地对望了一眼,掠过了一丝担忧。

    没多久就吃完了饭,傅国清道:“芸儿,你去帮你妈到厨房里洗碗,我有事想与龙霄谈谈。”

    花香芸答应着,望了龙霄一眼,示意他要注意说话,便快快乐乐的收拾着碗筷进厨房了。

    傅国清让龙霄到沙发上去坐,龙霄知道该来的终该来了,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一张独立的沙发上,等他发话。

    傅国清在龙霄对面坐了,凝视了他好一阵,这才道:“龙霄,听芸儿说,你在调查周弘基,是不是?”

    龙霄知道花香芸一定是把什么事都告诉他了,点头道:“是,我觉得周弘基夫妇很有可能有重大的经济上的问题,傅伯伯,你不是一样的怀疑吗?”

    傅国清没有回答,又道:“还有你说所有的帮助都是市局的柳副局长在负责提供,是么?”

    这些都是龙霄对花香芸编的谎言,只好又点了点头。

    傅国清道:“那你现在对周思廉都掌握到了什么情况?”

    龙霄便把周思廉送了一枚价值五十万的戒指给房海蓉的事向傅国清说了,傅国清沉思了一阵,却转过了话题道:“龙霄,你真的喜欢芸儿吗?”

    龙霄很肯定的点头道:“喜欢,很喜欢。”

    傅国清眼中闪动,又道:“那你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么?”

    龙霄知道傅国清绝对已经掌握了自己什么东西,也用不着再遮遮掩掩,便道:“我或许没有对香芸完全说实话,但即使撒谎,我也是善意的,傅伯伯,这一点儿请你放心。”

    这时傅国清忽然冷笑起来道:“请我放心,请我放心,对你这样的人,我怎么会放心。”

    他说着这话,便大声的道:“芸儿,你和你妈都出来一趟,我有事说。”

    不一阵,花香芸便与母亲走了出来,到客厅里站着。

    这时傅国清站起了身子,对花香芸道:“芸儿,你想知道我对你谈恋爱的意见吗?”

    花香芸连忙点头道:“爸,我当然想知道,我没骗你,龙霄不错吧。”

    傅国清重重“哼”了一声,然后一字一句的道:“芸儿,你长大了,对于你在大学期间谈恋爱,我也不再干涉了……”花香芸听到这里,以为父亲应允了自己与龙霄的事,心中大喜,正要扑到他身边去撒娇,却见他向着龙霄一指,厉声道:“但是,芸儿,你必须离这个男人远远的,越远越好,从今天起,我绝不会允许你和他再交往了,绝不会。”

    花香芸知道父亲的脾气,他说了这话,就不会再更改,娇躯一阵阵的颤抖,侧头望着龙霄,心中大是不明白,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两人之间,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