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美女山庄(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转眼之间,十天时间过去了,三四个施工队同时连夜赶工,山庄外又砌了一道高墙起来,里面的房屋虽然有些粗糙,但设施却非常的齐备整洁,而且龙霄还花了重金装上了现代化的全套保安设置,杨凡也亲自带着八十名训练有素,身手反应绝不比普通特警队员差的特技班学员过来了,这样的布置,有谁想贸然进入山庄,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

    此时龙霄才体会到张绮这个女人为自己想得有多周全细致,他的这些所谓影视特技训练班的学员,都是由杨凡亲自挑选的,个个身强力壮,几乎是来自农村的贫困家庭,能够吃苦耐劳,而公司包吃包住,从来没有要他们一分钱学费,平时的待遇也很不错,更有机会引荐拍片,甚至成为明星,这些学员早就对龙霄感恩戴德,视他为自己长久的效忠对象,竟完完全全的成了龙霄在外面的一支十分具备战斗力的御林军,这一点,实在让他大受其益。

    至于山庄的内部,由于时间关系,龙霄暂时没有重修,反正过去山庄中四层楼高的住宿楼里的房间是足够了,龙霄便将有些房间打通,重新粉刷,然后添制了最高档最豪华的家居设备,当然象电脑之类的可以有助于老婆们增长见识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而负责照顾老婆们日常起居的人选,龙霄找的都是本省的妇女,全都在三十岁以上,为人要忠厚踏实,开出的工资高出外面五倍,但要求她们在半年内不得回家,而且不得将透露山庄内的任何情况,而那些妇女到了山庄后见到外面戒备森严的情景,个个心中都有些惶恐,不知道主人家是做什么的,自己的家庭住址掌握在别人的手中,那里有胆子多嘴。

    由于老婆太多,他那辆保时捷自然是坐不下来了,龙霄就只好又去买了一辆价格不是很贵的福特十一人座豪华商用车,这样走那里去,一家人都能坐得下了。

    等到山庄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入住的当晚,龙霄到了“博创宾馆”,与老婆们围坐在一起将这事说了,众女自然高兴,都闹着要给这个在外面的行宫起个名字,一大堆的名字争来争去,龙霄脑袋都有些晕了,后来只好请地位最高,学识最好的朱丹霁将山庄定名为“雍园”,这个“雍”字既有尊贵华荣的意思,又有和谐美满的含意,正是可以隐显出龙霄的身份以及一家人在里面其乐融融的情景。

    龙霄也觉得“雍园”这名字很好听,便打了个电话给负责施工的工头,让他把这名字安在山庄第一道高墙进门处的前面。

    正要说明天大家就正式到“雍园”里去,朱丹霁、朱芷清、朱芷贞三人却向向龙霄伏了下来。

    龙霄见她们忽然行此大礼,也大是惊异,连忙道:“霁儿,芷儿,贞儿,你们这里什么意思?”

    朱丹霁道:“皇上,臣妾等三人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皇上开恩俯允。”

    龙霄道:“霁儿,你们有什么事,说就是,何必行此大礼。”

    朱丹霁道:“皇上,虽然大明朝已亡,你是知道的,臣妾三人都是朱氏子孙,流着的是太祖皇帝的血脉,在逍遥国里与世隔绝,那还罢了,但现在既然有机会出来,不能不去参拜先祖,否则难列宗墙,但臣妾等又知道皇上事务繁冗,不知道是否能抽出时间带臣妾等去应天皇陵。”

    龙霄曾经专门读过明史,自然知道明代皇陵分为三处。太祖朱无璋的孝陵在江苏省南京市紫金山独龙阜玩珠峰下。而明成祖朱棣夺位后迁都北京,以后明代诸皇帝的陵园大都集中在北京昌平县的天寿山,统称“明十三陵”。有成祖朱棣的长陵、仁宗朱高炽的献陵、宣宗朱瞻基的景陵、英宗朱祁镇的裕陵、宪宗朱见深的茂陵、孝宗朱祐樘的泰陵、武宗朱厚照的康陵、世宗朱厚熜的永陵、穆宗朱载垕的昭陵、神法朱翊钧的定陵、光宗朱常洛的庆陵、熹宗朱由校的德陵、思宗朱由检的思陵。唯有景泰帝朱祁钰独葬于北京西效金山。而朱丹霁等人是建文帝允炆之后,自然不会去“明十三陵”去参拜叛党朱棣及他的子孙,明太祖在南京的孝陵离这里还有些距离,开车一去一来至少要十多天,而现在手中的事情实在不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只有等到张绮将六女的外籍身份搞到手了,直接坐飞机过去,也好让老婆们全部开开洋荤。

    一念至此,他便道:“霁儿,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了,这也是你们的孝道与本份,好,我答应你们,会尽快的带你们去一趟,你们是太祖皇帝之后,那我自然也脱不了关系,正该去一趟。”

    听到龙霄答应,朱丹霁与朱芷清姐妹都是喜动颜开,谢恩站了起来,朱丹霁又道:“皇上,既然行宫已经找好,你可以把公公婆婆接过来了吧,还有君仪姐姐与小龙,臣妾等好想和她见面。”

    龙霄这些天早就将自己在外面认识的女孩子向老婆们一个一个的老老实实的交待了,听说他结识的女孩子只有区区几个,而每一个和他都有一段很感人的特殊经历,就算是最爱吃醋的朱芷贞,也没有嗔怪他,还吵着想见见据龙霄说和自己性格有些像的花香芸哩。

    当下点头道:“好啊,等明天安顿好你们,我就开车回县城里去接人,我爸和君仪都知道了我的事,不过我妈还被瞒在鼓里,上次我说想让君仪和如云都跟着我,她还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要是忽然之间,又钻出了六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出来,我真怕她的心脏会不会有问题。”

    听到龙霄这么一说,朱丹霁等人心里也大为担心,连声叫龙霄千万注意。

    闲话不提,第二天一早,龙霄就大炮换鸟枪,等老婆们收拾停当,开着福特商用车载着六位美女向南驶去,没多久就到了山庄第一道高墙的门口,老远便见到两个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颇有些古色古香的草绿色大字,写的正是“雍园”。

    而杨凡知道龙霄要来,早就组织好了人手,整整齐齐的分作两排站在了山庄之外,等待着龙霄的检阅,这些人是杨凡完全按照部队的规矩训练而出的,穿着是蓝色制服,手中虽然没有拿枪,但一个个站得笔直,甚是威武。

    龙霄见到自己这些手下神气的样子,心中也甚是高兴,摇下车窗,不停的微笑示意,那些员工见到龙霄,整齐划一的右手并拢,举到了胸前,简洁有力的道:“老板好。”

    龙霄感觉杨凡设计的这个敬礼动作挺漂亮,差点就要象电视里军队检阅时首长们常做的那样挥挥手,然后道:“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但觉得有些不妥,很稳重的只向他们摆了摆手,就将车开了进去。

    这里的人数不足百人,而逍遥国的御林军有数千人之多,因此这样的场面朱丹霁等人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只微微瞥了一眼他们的服装,就不再留意了。

    外面的高墙距里面原山庄大门约有百米之远,新修了十多幢房屋,基本上都是一楼一底,围着小山每隔一段距离一幢,每一幢楼里都有对外界的电子监视室,轮流有人值班,而高墙上除了无数摄像头,还有自动的报警系统,为防有人持械硬闯,龙霄已经叫杨凡准备好了猎枪、军刀等武器,以保万全。

    到内墙的大门,却见一名三十多岁,身材高大,面目平庸,但显得颇是精明的中年女子带着三十几名身穿白色佣人服的妇女站在门口恭迎着,却是龙霄特意选的一个总管,叫做马姐,读过大学,离了婚,孩子跟着前夫到外地去了,为人非常能干。

    见到龙霄开车进来,马姐就带人将大门关上。

    在停车场下了车,朱丹霁等人见到这里碧树绿草,风景幽雅,都很是高兴,而龙霄又让马姐领着那群妇女过来,按照原先的计划,给老婆们一个配了两名服侍的妇女,剩下的人就另作安排,反正就要接父母与君仪母子过来了,而谢如云的服装公司正是非常关键的时刻,暂时不打算安排她到“雍园”里来。

    从马姐起,所有的妇女见到龙霄带了这么多大美女来,个个象天仙一般,而其中有三个长得更是让自己做梦都没想过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心中都在震惊,这年头,包二奶完全算不得什么事,但是一次性包这么多,又这么漂亮,瞧起来还挺和睦的,真是让人目瞪口呆,完全不可思议,现在这个社会实在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不过男主人长得英俊,又这么有钱,的确也有泡妞的资本,唉,只要能按时发放高薪,管他还有没有七奶、八奶,自己闲事少理,做好份内之事便成。

    上了小山腰,就到了那住宿楼,龙霄已经计划好了,这四层楼之中,朱丹霁与朱芷清姐妹在四楼居住,君仪母子与波伊丝就住第三楼,司马琴与碧痕住第二楼,底楼就作为大家聚会的场所,每一楼都还有多余的房间,就留着灵活处理。而父母,就住在那天与解老板签合同的管理楼里,里面的布置,可以称得上富丽堂皇,父母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到。对于自己,他倒是非常无私,各宫老婆,有谁肯收容他,他就进去凑和凑和了。

    对于龙霄的安排,众女自然是毫无异意,各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查看布置。

    龙霄趁此机会,就打了个电话给君仪,将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了,当君仪听说龙霄在逍遥国的皇后嫔妃全部出来了,并且已经到了省城,也是惊骇而又茫然,说话都有些不对劲儿了,要知道她虽然不止一次听龙霄说起过逍遥国的事情,甚至连朱丹霁她们每一个的名字都牢牢的记清楚了,但对她来说,那仿佛只是一个故事,是遥远而又虚幻的,而今忽然变得现实起来,她真是全然不知所措了。

    龙霄知道君仪生性怯弱,缺乏信心,便安慰着她,说朱丹霁等人都想见到她,让她安心,自己晚一点就回去接她,并让她转告父母一声,收拾收拾,除了必要的,什么也不要带,反正省城什么都有。

    山庄里一切有马姐调度,龙霄自然用不着操什么心,陪着六女用过一顿丰富的中餐,便开着车向家里而去。

    黑幕降临的时候,龙霄才到达合津县家中,君仪已经给公公婆婆说了龙霄要来接她们的事,龙大海夫妇还以为龙霄在省城又惹了谁,和上次一样怕人报复,要让自己两人去避祸,龙霄把父亲叫到屋里,将逍遥国里的女人出来找他的事给龙大海说了一遍。

    龙大海听了,一样的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让儿子放心,自己晚上睡觉时会给蒋家玉好好讲讲他的事,让她有一个思想准备。

    晚上龙霄与君仪同床而睡,却发现她的神色很是不对,忍不住道:“君仪,你是担心和霁儿她们不好相处么,这你就放心吧,她们和你一样,都是挺好的姑娘,你们在一起,应该成为好姐妹的。”

    君仪沉默了一阵,没有说话,秀丽的眼睛渐渐温润起来,猛的一下趴到龙霄的身子上,紧紧的将他抱住,有些呜咽的道:“霄,我知道你的什么霁儿,芷儿、贞儿、琴儿、波伊丝.碧痕,她们都是好姑娘,而且里面又有尊贵的公主郡主,还有大将军的女儿,每一个都比我强,我好怕,我好怕你从此就不喜欢我了。”

    龙霄暗叹,摸着她柔滑如丝的长发,凝视着她的眼睛,柔声道:“傻瓜,是谁说她们都比你强了,君仪,你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么,我的这一生中,你永远会是我最爱的女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不会改变,不错,我是认识了许多的姑娘,对你说不上专一,但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你相信我。”

    君仪望着龙霄充满着深情的眼神,心头一热,那种担忧霎时就消失了,一边吻着他嘴唇,一边道:“霄,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你有那么的女人,我不怪你,因为那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只要能永远的在你身边,我一辈子就什么也不求了。”

    龙霄爱怜的搂着君仪,此刻他也深深意识到自己和这些女人比起来是不公平的,她们的眼中与心中就只有他一个男人,而他的心,却分给了很多个女人,只有略有深浅之分,但是,如果他要对谁专一,必定又会给痴恋着他的另外的女人带来毁灭性的伤害,他又如何忍心,唉,难,难啊。

    第二天早上起床,蒋家玉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瞧得出她的眼中仍然还很是难以置信,只是道:“霄儿,你老实告诉我,你爸爸说的你那些事,是不是真的?”

    龙霄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妈,是真的,爸爸早就知道了,只是怕吓着你,一直没有说。”

    蒋家玉虽然明白丈夫是绝不可能开这个国际玩笑的,现在得到了儿子的承认,心中仍然跳得厉害,这样的事,就是她做梦也想不到,太离奇,太夸张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居然当了什么逍遥国的皇帝,还有了几个老婆和孩子,一时之间,她的心脏还真有些承受不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蒋家玉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道:“霄儿,君仪知不知道,你想过她的感受没有?”

    龙霄正要回答,君仪已经快步走到客厅,坐在蒋家玉身边,挽着她的手,一脸的笑容道:“妈,我来家里之前就知道了,你别担心我,你想想看,龙霄能够当上皇帝,这是多大的福气啊,我们应该为他觉得骄傲,觉得高兴才是,还有,龙霄说要带我到逍遥国去瞧瞧,还要封我当西宫娘娘,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我也沾上了龙霄的光啦,妈,咱们快走,我陪你到省城去瞧你那些公主媳妇、郡主媳妇,她们一定长得很漂亮的。”

    蒋家玉默默的瞧着君仪貌似很开心的样子,她也是女人,如何不了解女人的心思,暗地叹息,不再表露出来,便也笑道:“好吧,君仪,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妈最喜欢的媳妇,咱们就去省城,要是那些公主郡主的瞧不起你,妈马上带你回来,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君仪的父母从小对她关爱很少,后来更视她为可以给自己带来财富的工具,后来到了龙家,蒋家玉却对她呵爱有加,她早就觉得比自己的亲娘还亲,现在听她发了这话,差点又想哭出来,脸上却是笑道:“怎么会啦,妈,龙霄说她们都很好,应该不会错。”

    没多久,龙霄就和父母与君仪母子,带着一些简单的行李上了他那辆商用车,至于父母开的那个皮鞋店,就让人先做着了,龙大海夫妇倒也信得过那几个营业员。

    开着车又回到了省城,此时还未到傍晚,等到见着“雍园”的气派和保安对龙霄的恭敬,龙大海夫妇越来越体会到儿子的身份果然大不一样了。

    朱丹霁等人已经得到了龙霄的电话通知,全都站在内墙大门口等着。

    说实话,蒋家玉一直认为君仪的漂亮是很少有人比得上的,但还没有下车,就远远的见到一群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穿得很时尚的美女,心中也大出意外,侧头瞧了龙霄一眼,心想怪不得一路上提起这些来自逍遥国的媳妇,儿子的神情就有几分得意,这些姑娘,的确一个个的都逗人爱啊。

    刚一下车,朱丹霁就带着另外五女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对着龙大海夫妇,齐声娇呼道:“媳妇们见过公公婆婆。”旁边不远处还有些女佣在瞧着,为了避人耳目,自然不敢跪下行礼。

    龙大海夫妇这才瞧清了这些女子的容貌,忍不住心中立即喝了声彩,暗赞儿子眼光了得。

    龙霄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领着大家到了给父母留的那幢原山庄管理大楼的二楼会客厅。

    到了这里,关上了门,朱丹霁这才和众姐妹跪下来道:“臣妾朱丹霁率逍遥国后宫,参见太上皇与皇太后。”

    这个场面与称谓,顿时将龙大海夫妇也闹得不知所措,蒋家玉连忙去一个个的扶她们,口中道:“唉,我们俩口子能是什么太上皇和皇太后了,这不让人笑话么,你们都起来,都起来。”

    朱丹霁让蒋家玉扶得站起身来,微笑着道:“皇上是我们逍遥国的开国之君,他的父母自然是太上皇与皇太后了。”

    龙霄知道父母不习惯,但道:“算了,霁儿,今后你们还是以公公婆婆相称,这样我爸妈还能接受一些。”

    朱丹霁便道:“是,皇上。”

    说罢这话,她早就留意到了君仪,连忙很亲热的向她走去,一把拉着他的手道:“你就是君仪姐姐吧,果然好漂亮,怪不得皇上老是在咱们面前提起来你哩。”

    君仪也一直在瞧着这些女人,见除了碧痕要稍差一些,其余的个个花容月貌,肤如凝脂,吹弹得破,其中有三个人,一人雍容高贵、一人清丽无尘、一人媚态逼人,那种绝世的容颜,实在让自己相形见拙,心中正颇有些不自在,却不想那最雍容高贵的女人来向自己亲热,真是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你就是正宫娘娘朱丹霁吧,你才是真正的漂亮呢,和你比起来,我只是一个丑丫头。”

    龙霄闻言,哈哈一笑道:“你们别你赞我漂亮,我赞你漂亮的啦,我龙霄的老婆,能差得了么,只要你们能和睦亲热,我就开心了。”

    这时几名女人纷纷将自己的见面礼拿了出来,全是些逍遥国里的奇珍异宝,龙大海夫妇,君仪母子都有份,其中以司马琴送给公婆的最珍贵,却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泣血绣。

    龙大海夫妇瞧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对自己两人都非常尊重孝顺,心中那份喜悦,真是不可用言语形容,脸上笑着灿烂无比,嘴巴一时都合不拢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