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大意外(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边几天,周思廉三人都没有到学校里去,而龙霄也开始忙碌起来,因为省百货大楼的合同已经顺利的签署下来,接下来就是装修、采购、培训、宣传等等一大堆的事,龙霄虽然暂时不直接出面,但周云娜与何远帆在许多大事上还是要和他商量,他便在大楼里专门设了一个房间,有时候也出去转悠转悠,但此时大楼忙成一片,无论是供应商还是公司的员工,都万万猜不到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竟然就是公司的董事长。

    在龙霄的策划下,“中国龙超市”的宣传在整个省城的媒体几乎是在铺天盖地的进行着,按照原计划,他着重在超市的本土化与超市员工的组成上大肆炒作,激起百姓们对本土大型超市的亲近好奇及对那些即将下岗的原百货大楼员工的同情,不出一个星期,省城里的人都知道将有一个纯中资的大型超市将与几个外国著名超市叫板了,一时竟成了街头巷尾市井之间议论的话题,龙霄出去听到了这些议论,心中也是暗喜,其实这个超市的成功,他非常的有把握,就象对周云娜与何远帆分析的那样,事业成功的先决条件,天时、地利、人和,他占了其二,害怕的反而应该是那些外资超市才是,也不知他们会有些什么对策,但现在还无法猜到,只好到时再随机应变了。

    由于自从那场让人震惊的足球赛后,龙霄毫无争议的被冠以天京大学有史以来最帅最酷的白马王子的称号,学校里越来越多的女生公开承认喜欢上了龙霄,其中不乏漂亮出众的美女,弄得本来一向很有自信,大大咧咧的花香芸也开始觉得紧张起来,见到龙霄这段时间很少到学校里来,自然要追问他,但龙霄以追查周弘基问题为口实,非常圆满的搪塞过去。

    这一天,龙霄呆在自己百货大楼房间里的沙发上,身边放着一大叠省城各报社今天发行的报纸,这是现在他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除了他登发的超市开业,他还特别的注意其中的每一条新闻,“死水计划”现在成了悬在他心头上的一个迷,黑田社在这里花了这么多的心血,莫非只是为了在A省单纯贩毒,这实在解释不过去。

    首先自然是看《A省日报》,这是全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龙霄在上面的第二版下方用二分之一的位置连续登了一个月的,费用可不低。

    报纸的第一版自然是宣扬省城经济蒸蒸日上,百姓生活安居乐业的新闻,数据列举了老大一堆,然后是周弘基接见德国外商,洽淡引资的巨幅照片,这段时间来,龙霄一直在关注着这个人,他发现周弘基非常的活跃,经济上的事都由他参与,应该说也的确做了一些事,给人外在上的感觉,完全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一省之长,而各级媒体也对他赞誉有加,也怪不得虽然有不少人告他的状,他都能安然无恙,而且马上就要上调到中央。这里面,除了上面要有人撑着,他这些所谓的政绩应该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与之相较起来,花香芸的父亲傅国清就要低调得太多了,在各种媒体上的出镜率,还不及周弘基的三分之一,又整天一脸的严肃,在百姓们的口碑之中,倒是外表儒雅和气的周弘基还要高一些。

    这一点儿,龙霄也不觉得奇怪,大凡贪官,做人处事一定会圆滑机巧,不仅平时要注意对人施一些小恩小惠,还要懂得利用各种媒体宣传自己,在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心中,当然会比一些刚正不阿,对人对事严格,不爱出风头的清官要来得亲近得多。

    看到第二版,有一条经济新闻引起了龙霄的注意,却是A省得到中央特批,会在北城郊开发出一大片土地出来,做一个经济特区,特区内的政策与外面有所不同,希望能全面拉动A省目前有些停滞的经济增长,如果成功,将在中国西部进行全面,从而缩短与沿海发达城市的距离,使整个中国的发展步伐加速。

    龙霄瞧到这里,心里其实很赞同国家这种做法,不可否认,目前国家有些政策过于机械老套,与高速发展的经济会有抵触,而用一个更开放更高效的特区来进行试点,可以做到以点代面,逐步制定出更现代更完善更适应中国发展的政策,这样的特区能设在A省,也是家乡人民的幸事。

    他再看后面,却是省里正在争论,这个特区的全部架构到底该怎么来弄,又该怎么样来引资,最后的方案,将在两个月后定出。

    对于这条新闻,龙霄觉得还是有价值的,但目前他的重点是做好这个超市,让它成为自己事业的大本营,其它的事都要暂时搁下,要知道贪多嚼不烂,战线拉得太长,乃是兵家大忌啊。

    择其要点的将几份报纸看完,已经过了半个小时,龙霄伸了懒腰,就要到外面去瞧瞧,“中国龙超市”的装修已经于前天在何远帆的负责下开始了,而自从周云娜带领一些做过超市的熟手,成立了采购部后,每一个分部都是门庭若市,来洽谈业务的人都快挤破了门,毕竟这将是省城面积最大的超市,供应商谁不想入场,混在这些人之中,倒也可以了解了解他们的心态。

    还没有走出门,他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接听,却是平时和他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向阳。

    只听向阳在电话里笑得有些异样,道:“龙霄,你在那里?”

    龙霄道:“哦,我在外面有点事,怎么,向阳,学校出了什么事吗?”

    向阳道:“没有,学校里倒没什么事,不过有个人想找你。”

    龙霄道:“是谁,他有没有给你说是谁?”

    向阳道:“是一个大美女,太漂亮啦,龙霄,你小子,唉,我算是羡慕死你了,还好她先问的我,花香芸不知道,否则你就麻烦了。”

    龙霄一听“大美女”这三个字,立刻就想到的是君仪,但自己昨晚才与她通过电话,君仪并没有说要到学校里来啊,再说,她是有自己电话的,又何必让向阳打来,而其她几个自己认识的可以称为大美女的女子苏菲菲、柳琬、房海蓉,那都不可能。

    他心头一阵奇怪,又道:“向阳,你有没有问她叫什么?”

    向阳道:“问了,是个复姓,叫做司马,说的是外地口音?”

    龙霄仔细想了想,自己在外面没有认识一个叫司马的女人啊,便道:“这个女人在那里,你叫她来听电话。”

    向阳道:“就在我旁边,你等等。”

    说着只听见他在对人说道:“小姐,龙霄的电话我打通了,他叫你来听。”

    顷刻之间,一个女人娇脆而又颤抖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喂,皇……龙……龙霄,你在那里?你在那里?”

    听到这个声音,饶是龙霄胆大,甚至号称达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这时震骇得手机都差点落在了地上,这样的音调,这样的口音,还有她刚才给向阳报的姓,这女子不会是别人,是司马琴,他逍遥国后宫的武贵妃司马琴,天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抓破头皮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了。

    龙霄目瞪口呆的愣了好一阵,这才急急忙忙的大声道:“琴儿,琴儿,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那边司马琴的声音已经有些呜咽了,不敢喊皇上,哽声道:“龙霄,龙霄,臣……我终于找到你了,是我,是我找你来啦。”

    龙霄想到一事,顿时骇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道:“琴儿,是不是逍遥国出了什么事,皇后她们,还有怀仁、婧儿怎么样了。”

    司马琴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避开旁边那向阳的耳目,隔了一阵,才压低着声音道:“皇上,你别担心,逍遥国现在好得很,皇后娘娘,和贵妃、宁妃,还有波伊丝,她们都好,怀仁与婧儿身体都不错,波伊丝也生了个儿子,在等着你取名哩。”

    龙霄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尽管对于司马琴的忽然出现,他心中有无数的不解之迷,但只要逍遥国那里没什么事,其余的都好办。

    知道电话里说不清楚,龙霄忙道:“琴儿,你现在就到学校的大门口去,我马上赶过来,有什么话,咱们见了面再讲。”

    听见司马琴在电话里答应了一声,没一阵又传来向阳的声音,只听他在嘻嘻的笑道:“龙霄,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和这位大美女关系好像不浅啊,怎么样,你不想让花香芸知道吧?”

    龙霄笑道:“向阳,这事我知道你懂得处理的,这样好了,等过几天我有空,请你吃好好吃一顿,吃什么由你随便选,行不行?”

    向阳道:“这还差不多,对了,龙霄,你那个司马大美女已经向学校外走出去了,你是不是要去接她?”

    龙霄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向楼下停车场走去,那辆保时捷就停在那里,另外他又买了三辆商用轿车与五辆大货车,用以周云娜她们外出洽谈业务及超市拉货。

    没一会儿就上了大道,龙霄一边开车,大脑却一直没有停歇,司马琴是怎么知道外界与逍遥国的出路的,以她的武功,应该是无法跃上天神崖的,但她又偏偏出来了,这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见着了司马琴本人才能知道答案了。

    半个小时之后,龙霄就到了学校门口,他目光敏锐,远远的就看到一个面若芙蓉,肤如凝脂,细剪明眸,唇含豆蔻,穿着紫色休闲女装,米色镶花长裤,长发飘飘的大美女站在学校的台阶上,不时有过往的学子和路人在侧着头欣赏这免费可餐的秀色。

    龙霄当然一眼就认出那就是司马琴,不过眼睛也有些发直,一个古典的美人儿,换作了现代服饰,真是别有一番韵味,真不知要是足可以倾国倾城的朱芷清、朱丹霁、波伊丝这三个绝色美女换了装会是什么样子,不过波伊丝内力已失,而两位皇后的身子弱不禁风,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外界的。

    思想之间,就停到了正翘首以待的司马琴身边,这里人多嘴杂,不便多呆,便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伸出头去道:“琴儿,快上车。”

    司马琴虽然是将门之女,生性刚毅,但乍然见到这朝思暮想的人儿,激动得粉脸通红,眼泪泫然而流,一时竟没有响应他的话。龙霄说了第二声,司马琴才如大梦初醒,匆匆的坐上车来。

    龙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一边开车向自己租住的小区驶去,一边急忙道:“琴儿,快给我说,你怎么出来啦?”

    司马琴正要回答,想到自己还没有行礼,大违臣道,连忙侧身向他一裣衽一福,恭恭敬敬的道:“臣妾司马琴,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龙霄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真是还有些不习惯了,急忙道:“嗨,琴儿,如今不是在逍遥国,那些俗礼就一概免了罢。”

    谁知司马琴一脸认真的道:“这怎么行,三纲五常乃人之本份,要是有外人需避人耳目那还罢了,现在车内只有臣妾与皇上,岂可失礼。”

    龙霄心想和她说不清,只得道:“好好,没人的时候就随你了,琴儿,快回答我,你是怎么出来的?”

    司马琴这时笑道:“皇上,臣妾能不能卖个关子,等一下再给你解释,现在带你去一个地方,臣妾到了那里,再给你仔仔细细,完完全全的说清楚。”

    龙霄道:“琴儿,你这是要急死我啊,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司马琴道:“博创宾馆。”

    龙霄知道那是省城里最好的五星级宾馆,不由道:“你的行李是不是还在那里,好吧,咱们去取,今天就把房间退了,到我那里去住。”

    听见司马琴答应了一声,龙霄又道:“琴儿,你对外面看来还有些适应了啊,要是不知道你的底细,连我也猜不到你是来自另外一个落后了数百年的地方。”

    司马琴嫣然一笑道:“皇上,莫非你忘了,你上次不是给臣妾带了一台电脑么,那里面有许多外界的资料,还有,家父曾经在这里呆了许多年,已经很祥尽的给我讲了外界所要注意的事啦,臣妾再笨,也不可能露馅啊。”

    龙霄不由道:“对啊,朕怎么一时忘了司马丞相可是对外面熟悉得很,琴儿,这么说来,你这次出来,司马丞相是知道的。”他说了这话,却是暗自摇了摇头,这个“朕”字,他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说了,现在被司马琴感染,居然脱口而出。

    司马琴点了点头道:“当然知道,不过他本来是死活不同意的,可后来就没有办法啦。”

    龙霄知道这里面必然有着重大的原因,反正那“博创宾馆”并不远,到了她的房间再仔细问罢。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龙霄就到了“博创宾馆”的停车场,与司马琴下了车,刚走到宾馆之内,就见到宾馆几乎所有的员工用很奇异的眼神将自己与司马琴瞧着,心想司马琴的美貌虽然称不上绝世无双,但在省城也很是罕见了,这些人自然要非常留意。

    穿过宾馆大厅上了电梯,见到司马琴按了十层的电钮,没多久就到了,司马琴带着他到了一间房外,不去掏房门钥匙,却敲了敲门。

    龙霄见到她这个敲门的举动,心下顿时一愣,还没有来得及思考,那房门就打开了,好几个女人小鸟扑了过来,脂粉香涌,莺声燕语,全都很激动的喊着“皇上,皇上。”

    这一下,龙霄的脑袋真是好一阵昏晕,差点儿要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些女人,朱丹霁、朱芷清、朱芷贞、碧痕、波伊丝,加上司马琴自己,他在逍遥国的老婆居然就象穿越过了时光遂道,一个不落的出现在了眼前,每一个人都是笑靥如花,眼中含着珠泪,其中以朱芷贞的声音最大。

    司马琴见到龙霄这付张目结舌,呆头呆脑的模样,给他意外惊喜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由掩嘴“卟哧”一笑,用力把他推入房中,将门关上。

    龙霄这才瞧清这屋子,却是极宽大的总统套房,除了会客厅外,有好几间卧室,他这些老婆们都应该一齐住在这里面,而房间里的大屏幕数字电视正开着,墙角还有一台电脑没有关机,看来她们正在加紧学习这外面的文化啊。

    众女将龙霄推坐在客厅沙发正中坐好,这才由正宫娘娘朱丹霁领头,挨着一个个的给龙霄跪下行礼,龙霄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就端坐着重温做皇帝的滋味,依次欣赏这些来自逍遥国的古典美女们换上现代服饰的绚丽风姿。

    朱芷清穿着一件V领的天蓝色的套裙,仍然是那么的幽静绝丽,而朱丹霁则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桃领长袖上衣,配着一条浅色长裤,艳光四射之中,又多了一种时尚的味道,朱芷贞穿着黄色的T恤,下面配着灰白色的牛仔裤,显得活泼而又随意,碧痕则是一身湖水绿衬衫下配着咖啡色的方格长裙,那种小家碧玉的清秀也是彰然而显。这里面打扮得最漂亮的却是波伊丝,一身充满女人味的鲜红色的绣花套裙,翠色的高跟皮靴,更加衬出了她的那种无双的妩媚与美艳,足可以让男人一见之下失魂落魄。

    龙霄虽然与这些美女个个都有肌肤之亲,但她们从古装到现代这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实在让他感到新奇,一时真是眼花缭乱,心神俱醉,不知天上人间。

    他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这时众女全都围坐在了他的身边,朱芷贞毫不客气的将他挽着坐在右首,朱芷清却是谦让朱丹霁坐了龙霄的左首,而波伊丝瞧来很是谦卑守礼,离得他最远,但眼神之中却流溢着深深的爱意。龙霄本来对朱丹霁等人肯与波伊丝一起出来极为迷惑,但见到她如此模样,便知道必然是波伊丝下了不少的苦功,才取得了朱丹霁等人的信任与亲近。

    一但镇定下来,龙霄便道:“好吧,现在由你们谁来说说为什么会到外面来的,朕想到头到尾的知道。”

    侧目瞧见朱芷贞笑得最开心,当下道:“贞儿,记得朕走的时候你就吵着要出来,这事我想你一定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就由你来说好啦。”

    朱芷贞吐了吐舌头,道:“皇上,你可别冤枉臣妾,这事姐姐,司马姐姐、碧痕也有份,大家出的力都差不多。”

    龙霄轻轻扭了扭她的粉脸,笑眯眯的道:“贞儿,你的心思朕还不知道,少往你姐姐她们身上推,反正现在你们出都出来了,朕也不想怪谁,只是要知道全部过程,你快快从实招来,否则就结结实实的打你屁股。”

    朱芷贞是被他弄怕了的,闻言连忙道:“好好,皇上,臣妾说,臣妾说就是。”

    龙霄听着有些别扭,忙道:“逍遥国是逍遥国,现在到了外面,别老是臣妾臣妾的挂在嘴上,我也不能自称朕了,否则大家都改不了,让外人听见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朱丹霁最先提出反对意见,娇声道:“皇上,这怎么行,岂不是目无君上么?”

    龙霄哈哈笑道:“这就算是我下的圣旨,你们必须执行,这就不算目无君上了吧。”

    皇上既然下了这道圣旨,众女自然是不得不遵,纷纷答应了。

    朱芷贞眨着眼睛,似乎在想该怎么说,过了一阵才道:“皇上,这事还要从你走了两个月后说起。”

    龙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朱芷贞渐渐的进入了回忆的状态,道:“皇上,你走了两个月后,我……这个大家都想你想得很厉害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而且都怕你抛妻弃子,一去不回,我见着不对,就起了个好心……”

    龙霄道:“喂,贞儿,什么抛妻弃子,一去不回,我是那种人么?”

    朱芷贞嘟了嘟嘴道:“我们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是你不在,大家自然会有这种担心,谁知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龙霄摇了摇头,道:“好好,你继续说,继续说。”

    这时朱芷贞忽然脸色一黯,望着姐姐,眼圈一红道:“后来,姐姐就小产了。”

    龙霄被这意外弄昏了头,这才猛的省起临走的时候朱芷清是有了身孕的,算起来也应该有半年了,闻言不由一震,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正默默坐在一旁的朱芷清身边,半蹲着抱住她道:“清儿,咱们的孩……孩子没有了。”

    朱芷清为了这个孩子不知哭了多少场,见到龙霄来问,眼泪顿时一下子又潸潸的夺眶而出,象珍珠般的滴落,身子前顷,扑倒在龙霄的怀里,咽声道:“皇上,臣妾……臣妾对不起你,没保住咱们的孩子,还请皇上降罪。”

    龙霄心中也大是悲伤,不过见到朱芷清如此哀痛,只得出言柔声劝慰道:“芷儿,别哭,别哭,孩子没有了,那是咱们和他的缘份未到,等过些日子,咱们一定还会有的。”

    除波伊丝外,朱丹霁等五女在后宫相依相伴,当真是亲如姐妹,朱芷清小产,人人感到意外伤心,五人在朱芷清的凤仪宫里轮流陪了她很久,此时朱丹霁道:“皇上,臣妾问过太医,说是清姐姐的身子骨弱,龙胎难固,已经开了调养的药让芷姐姐服下,下一次再怀,应该就没问题了。”

    朱芷清是个心底非常善良的姑娘,闭着眸在龙霄的肩头哭了一阵,想到今天大家与皇上重逢,是个高兴的日子,没由来让自己破坏了这种欢快的气氛,便轻轻的推开他,坐直了身子道:“皇上,你快起来,脚别蹲麻了。”

    龙霄望着朱芷清烟清月瘦的绝世丽姿,心中柔情骤起,但这么多的老婆在场,不好表现得太过肉麻,只有等到两人单独相处时再好好慰籍慰籍她了。

    重新坐回去,朱芷贞又道:“那时候姐姐没有了孩子,虽然有大家陪着,但仍然天天郁郁寡欢,我明白姐姐在想着皇上,就更想出来了,而只有司马丞相是知道出来的那条路的,我自然首先就想到了司马姐姐,给她一提,谁知道她也有这个心思,真是一拍即合,不过司马姐姐比我老成,说要给皇后娘娘和姐姐她们再商量商量,咱们就叫上了碧痕,到了景定宫,大家围坐在一起,当然是由我发言,姐姐与碧痕当时就赞同了,只有皇后娘娘反对……”

    龙霄知道朱丹霁有其父之风,一向最识大体,不象朱芷清与碧痕那样容易感情用事,不由向她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还是答应了,而且自己还凤驾亲临。

    朱丹霁瞧见了龙霄的眼神,怕他责怪自己有失皇后之职,连忙道:“皇上,你千万不要怪臣妾,还是听贞妹讲下去。”

    朱芷贞道:“正宫娘娘虽然反对,但姐姐也是皇后,还有我和司马姐姐两个贵妃、碧痕一个嫔妃,算起来大家的实力也差不多……”

    龙霄道:“什么叫差不多,霁儿是后宫之主,有事你们自然要听她的,可不是人多势重就行了,况且霁儿阻止你们,是非常正确的事,也是她做正宫娘娘的本份。”

    朱芷贞的身体有意的又向他靠了靠道:“在这件事上,我们和正宫娘娘相持不下,最后正宫娘娘出了个主意,说是让司马丞相来决定,他到过外面,最有发言权。”

    龙霄心想这也是朱丹霁的聪明之处,见到朱芷清等人都迫切想出来找自己,她自然不好太过得罪,只好请司马轻鸥出面来说服她们了,这里面至少司马琴不敢再乱动念头,而没有她,其她三人除了朱芷贞会两手三脚猫功夫外,朱芷清与碧痕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那里还成得些什么事,当下点头道:“司马丞相来了怎么说?”

    朱芷贞道:“我一时等不及,就叫人连夜传见司马丞相,让他到景定宫来一趟,他到了之后,我就将要出去找你的事讲了。司马丞相当时没有说话,只是板着脸在景定宫的议事厅里推着轮椅转了好久,我和姐姐她们的心都悬得老高,谁知后来司马丞相停下来,却说同意我们前去找你,还说正宫娘娘最好是一起出来,让我们必须听她的话,而且还给我们交代了任务,所以我们这一趟可不只是来见世面的。”

    龙霄一奇道:“任务,司马丞相给你们什么任务?”

    这时朱丹霁笑着道:“皇上,还是由我来说吧,你记不记得走的时候,按照你从电脑里带来的那些资料和司马丞相的记忆,咱们开始烧红泥砖砌楼了。”

    龙霄点了点头道:“记得,怎么不记得,我走的时候不是已经砌好了一幢三层高的楼了么?”

    朱丹霁道:“是砌了一幢三层高的楼,但是后来司马丞相带着大家再造,就再也无法向上建了,只要多建一层,整幢楼就要塌下去,这应该是房屋在承重方面出了问题。但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龙霄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都怪我不懂建筑,也不知道到底那些技术比较实用,当时只是叫人装资料进去,却没想到并不完全。”

    朱丹霁摇着玉首道:“皇上,这不怪你,土筑之学很多都是需要现场学习的,光瞧资料可不够,而司马丞相由于当时双腿残疾,也只是学到一点儿皮毛而矣。”

    她顿了一顿,又道:“皇上,你是知道的,现在整个桃源已是一家,再无战事,这人口增长必然很快,以咱们那里的气候,粮食的产量不仅比外界多,而且一年之间可以数度成熟,饮食这一块应该没有问题了,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居住的地方,皇上,你曾经给我说过,天煞族只所以这么快就被统一,就是因为一场非常大的蝗灾,而造成这蝗灾的原因是他们的人过去乱捕食鸟雀,而这些鸟雀是以寄居树林为生,要是人口增长之后,咱们还是照过去的老法子,伐木造屋,树林就会越来越少,而且它们不像庄稼,生长起来非常缓慢,到时候天煞族的经历,咱们只怕会重蹈覆辙,所以用红砖建筑高楼,向空中发展,是关系咱们逍遥国子子孙孙的大事,不可不弄得精通透彻啊。”

    龙霄自然知道此事的严重性,点头道:“那司马丞相就给了你们这个任务么,这事琴儿一个人来就行了,何必又动用皇后你。”

    此刻司马琴也发话了,道:“才不是哩,我爹说外面的很多东西对咱们逍遥国都有非常有用,他曾经生了一场重病,按他的医术,也认为必死无疑,但在这里的什么……嗯,叫做医院,很快就治好了,所以特别吩咐我要学外面的医术,还有炼药术,咱们逍遥国的资源不比外面少,说不定能够炼出来,那样百姓的一些不治之症就能够得到医治了。”

    碧痕接着话题道:“就是这样,临行的时候,我们大家每一个人都有份单子,各学各的。”

    龙霄见到波伊丝一直没有说话,便柔声道:“波伊丝,你呢,你是怎么会和她们一起来的?你不是在生孩子么,是儿子还是女儿,生下来身体好不好?”

    波伊丝温柔的一笑道:“这事还是由琴妹来说吧。”

    龙霄听她这句琴妹叫得挺亲热,心中明白,过去她在众女心目中的印象可不好,想跟自己在一起,不免要讨好她们,而司马琴性格最直爽,又得过自己照顾她的吩咐,波伊丝阅历丰富,头脑又聪明,自然会有法子和司马琴先成为朋友,而后通过她与朱丹霁等人亲近,就好办多了。

    司马琴道:“这也怪我,皇上,你走的时候,不是要我常去瞧瞧波伊丝吗,那时候她刚给你生了个胖乎乎的龙子,聊天的时候,我无意中提到了可能要到外面去找你的事,波伊丝就连忙提出她也想来,要我去跟我爹说说。”

    龙霄沉吟了一阵,忽然拍着手哈哈一笑道:“司马丞相自然是满口答应了,是不是?现在我终于明白司马丞相的意思啦,好啊,他倒是安排得不错,你们几个,每一个都必须来这一趟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六女都奇怪起来,朱芷贞道:“皇上,你别卖关子,为什么我们都必须来。”

    龙霄微笑着道:“先不说你们都有的任务,而是从你们的性格和能力来说,是缺一不可的。”

    他略停了停,便望着朱芷贞道:“琴儿身负武功,不用说是万万缺少不得的,而你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又最坐不住,要是让琴儿来了,而你留下,恐怕你不知会在宫中闹成什么样子,惹毛了,说不定司马丞相的胡子都要被你扯下几根来……”

    朱芷贞一脸得意的嘻嘻笑道:“司马丞相的胡子我虽然不敢扯,但总会让他好瞧。”

    龙霄道:“所以了,以你的性格,到了外面就最难管教,司马丞相只好让你姐姐也出来了,有她和你在一起,你就不会闹出什么大祸事来。”

    朱芷贞听他说得有理,连忙嚷道:“那碧痕啦,她既不会武功,又管不住我,有什么用?”

    龙霄笑道:“贞儿,我问你,你们这一路之上需要服侍,这些都是谁做的?”

    朱芷贞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碧痕啊。”

    龙霄展颜一笑道:“那就不成了,你们一个个的过去要么是尊贵的公主郡主,要么是名门小姐,在宫中正是让人伺候惯了,一路上总有些抹抹洗洗的事,谁又做得来,所以碧痕是少不得的。”

    朱芷贞听他似乎又说得不错,道:“那波伊丝啦,她有什么用?”

    龙霄道:“这也是司马丞相考虑得周全之处,要知道你们身份特殊,都没有什么江湖阅历,也不能体会到人心险恶,再加上每一个人长得都是貌美如花,难免没有人生出歹心,要是硬打,外界的人除了我之外,恐怕没有人是琴儿的对手,可是就怕遇到坏人的暗算,波伊丝曾经受过天煞族非常严密的训练,当过潜伏在大明朝的暗探首领,对付这些场面应该绰绰有余了。”

    朱芷贞想了想道:“好,皇上,又算你说对了,那皇后娘娘呢,司马丞相为什么要她出来,我们都走了,让她留守后宫,不是很好么?你要是能说出原因,我就服了你。”

    龙霄笑道:“贞儿,光是服了我还不行,至少还要用力亲我一下。”

    朱芷贞道:“亲就亲,不过你输了,今后就不许再只欺负我一个。”

    龙霄想起她常常在自己手中吃亏,笑得更是开心,道:“这个简单,没问题,没问题。”

    朱芷贞催促道:“那你快说。”

    龙霄凝视着纵然在无比欢悦之中也非常端庄稳重的朱丹霁道:“霁儿这趟来的担子就最大了,司马丞相到过外面,自然知道这里的花花世界远远不是逍遥国可以比的,他倒是不会担心我一去不回,但一时高兴了,在外面呆个三年五载还是有可能的,他明白贞儿你玩心最大,绝不会主动叫回去,而清儿耳根子最软,让你一嚷,就会答应,至于琴儿与碧痕,多办也会尊重我的意见,乖乖的在外面陪我,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有理智,说话又有分量的人站出来了,这个人就是霁儿,霁儿,我说得对不对?”

    朱丹霁微笑着点头道:“皇上,你真的非常聪明,司马丞相的意思让你全猜到了,他曾独自向我禀告过,虽然逍遥国已经统一,百姓们也开始安居乐业,但世事难料,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应该常住逍遥国,不可在外久呆。”

    龙霄大笑起来,侧头瞧着身旁的朱芷贞道:“哈哈,贞儿,你输了吧,快快亲我,要重一些,深情一些,否则重来。”

    朱芷贞见到龙霄,早就想把自己整个人化在他的身上,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亲他,还是大为羞涩扭捏,让龙霄催了几声,这才道:“亲就亲,有什么了不起。”说着就半真半假的使劲在龙霄的脸上用柔软的嘴唇亲了一下。

    龙霄笑了一阵,这才向司马琴道:“琴儿,以你的轻功,应该上不了天神崖才是,你是怎么出来的,还有皇后她们,你又是怎么弄出来的。”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