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扬威校园(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见到龙霄下场,花香芸一脸焦急的迎了上来,道:“我求求你了,龙霄,咱们走吧,这根本就不算是一场什么比赛,没人会笑你的。”

    龙霄还是那付满不在乎的样子,搂着她的肩道:“别慌,别慌,香芸,比赛还没有结束呢。”

    花香芸跺着脚道:“都十五比零啦,还有什么结束不结束的,龙霄,你想过没有,要是你真的象打的赌那样做,脱光了衣服在球场上跑,嘴上……嘴上还要说那些话,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这一辈子都毁了。”

    龙霄拍着她的肩道:“我知道,我知道,不过这一辈子都毁了的人是谁,还难说得很啊,香芸,你就静观下文吧。”

    花香芸见龙霄还是傻乎乎的要坚持出丑,在他胸口狠狠的一捶道:“你要我怎么静观下文,人家都快被你急死了,除非你能请到天上的神仙帮忙,说不定还可以羸。”

    谁知龙霄马上悄悄的附在她的耳旁道:“这一次你可猜对了,香芸,实话对你说,前不久有异人秘密传授了我请神之道,等一下我就从天上请一个二郎真君来附身,包管弄得这些人屁滚尿流。”

    花香芸又打了他下下,道:“呸呸呸,附身?附你个头,请二郎真君,你还请不请孙悟空啊。”

    一边说着,怀疑龙霄是不是感冒了发高烧,一时昏了头,便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再摸摸自己,发现并没有什么异状,芳心之中真是其乱如麻,不知何解。

    不一会儿,就听见裁判吹哨,下半场的比赛要开始了,龙霄向花香芸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就向场内慢慢的走去。

    花香芸那里还愿意看下去,想要走,又担心待会比赛完了,龙霄要吃大亏,自己在这里还可以想想法子,到时候实在不行,她就故意撒野,坚持不让龙霄脱衣,这样把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龙霄不履行赌约就不算赖皮了。

    龙霄站在场上,面对着对方那些正嘻皮笑脸,你推我揉,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球员,嘴角也现出了一丝冷笑。

    又一声哨响之后,比赛正式开始,这一次由龙霄发球。

    场上那些球员由于没有按计划完成将龙霄在球场上弄残的任务,刚才休息时被周思廉狠狠的臭骂了一顿,这些人得过他的承诺,事成之后,或给钱,或办事,总之是各有好处,因此憋了劲儿要在下半场给龙霄好看,哨响之后,也不管什么阵法,气势汹汹的一窝蜂向龙霄扑来。

    这一下做得太露骨,几乎所有观战的人都瞧清楚了他们根本不象是踢球,完全就是要对龙霄下手,不由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而花香芸更是被骇得月惨花蔫,连声尖叫着,要比赛停止。

    龙霄见到对方球员恶狠狠的冲上来,便将球踩在脚下,暗运内力,整个身子已经变得其硬如铁。

    说时迟,那时快,片刻之间,就有三个人与龙霄进行了身体接触,一个人去撞他的肩,两个人各去蹬他的脚,只听到一阵身体触碰之声后,“唉呀”“唉哟”之声接连响起,那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躺倒在了地上,都是缩成了一团,一个人捂着肩,两个人捧着脚,脸上都露出了冷汗。这也怪他们太想向周思廉邀功,用尽了全力,试想一下,普普通通的血肉之躯奋力击撞在精铁上是什么滋味,这三人,各自用以攻击龙霄的部位,竟是全部骨折,高高的肿了起来。

    这样的忽发事件,顿时让所有的球员愣住了,停止了进攻,去查看同伴的伤势。

    周思廉在场外瞧得真切,不由举着手高声道:“抗议,裁判,我抗议,姓龙的身上藏了东西,属于严重犯规,快判他输,快判他输。”

    龙霄哈哈笑着道:“周思廉,你***得了狂犬病啊,不过要咬人的时候也要睁大你的狗眼,来来,你亲自来瞧瞧爷爷我身上有没有东西。”

    周思廉不敢靠近他,喊了两声,那裁判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向龙霄的身上仔仔细细的搜去。没多久,便失望的站起身来,向周思廉使劲的摇了摇手,表示什么也没有。

    场上的人七手八脚的将那三人抬了下去,所幸还有两名候补,以九对一,也应该有绝对胜利的把握了,周思廉知道龙霄有一些蛮力,却没想到居然如此厉害,心中又有些不踏实起来,生怕自己这边的球员和他身体接触再吃亏,连忙改变了战略,要想暗算龙霄,还有其它的法子,但是这场球他可是万万的输不起,当下向那些球员吩咐,只要能够羸得这场比赛,其它的暂时可以不管。

    比赛继续开始,对方的球员都小心翼翼的想与龙霄保持距离,但龙霄却带着球有意与他们接触,但凡碰着了人身,那人必然顷刻就要象保龄球般的倒在地上,发出哀哀惨叫,他过了半场,身后的对方球员却倒下了一半。

    其实以龙霄的武功,一脚之力可以洞破山石,要是用力踢球,那球的力量完全可以击碎一堵厚墙,要是砸在这些人的腿脚之上,免不了会筋骨尽断,但此时在四周观看比赛的同学已经上千,他早就打定了主意,既要羸得这场比赛,又要尽量做得不太夸张,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对方的球员都弄下场去,这样一来,别人大不了认为他的身体特别的结实彪悍,不会有过多的怀疑。

    场上另外的五人见识到了他这样如精钢般的身体,也是目瞪口呆,骇得心惊胆战,那里还提得起心思前去追赶,只是象征性的在向自己这边的球门跑着,但已经被龙霄拉下了老大的一段距离。

    胡峰在球门外逍遥无事了大半个小时,见到己方队员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被龙霄摧枯拉朽的弄倒了一半,而且带着球正向自己这里冲来,脸色也变了,双脚分作八字,死死盯住龙霄脚下的足球,他爱好足球,在守门员这个位置上也下过一些苦功,这个球,绝不能让龙霄轻易踢进。

    谁知龙霄到了禁区之内,并不急于踢球,倒象是点球的样子,停了下来,对着胡峰瞄了又瞄。

    胡峰瞧到龙霄笑嘻嘻的神情,心头顿时一阵毛骨悚然,跟着就见到对方起了右脚,那球对对直直的就向自己的身上飞来。

    他见着这球的速度并不快,而且角度完全也不刁钻,自己只需轻轻一伸手,就能把它抱在怀里,心中不由暗笑道:“妈的,这姓龙的,还真是个臭脚。”

    思想之间,那球已经到了眼前,胡峰一伸手,果然就不出所料的抱住了,正要张嘴羞辱嘲讽龙霄一顿,忽然发觉手中的那只球似乎来势未衰,脑中忍不住飞快的闪出一丝不祥之兆,果不其然,那看似缓慢的一球,力道却大得出奇,竟将胡峰带得不由自主的向后凌空飞出,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已经到了球门线以内。

    这样单枪匹马的一个进球,将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得呆了,隔了好半晌,才暴发出了如潮般的喝彩声,其中自然以花香芸的声音最为尖锐持续。

    周思廉明明见到胡峰抱住了球,可还是让姓龙的小子进了,不由高骂道:“胡峰,你这头笨猪,这种球都接不住,不如死啦算了。”

    胡峰对这个进球,实在是有苦难言,心中对龙霄这一脚莫名其妙的巨大力量开始害怕起来,但此时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见龙霄已经转身奔跑回防,顾不得己方还有几个队员躺在地上,将脚踢到了半场,让队员中场开球,只需两个传递,就能送到对方的无人防守的大门。

    但龙霄知道他会有这一招,因此提前回防,他是何等脚程,那球刚开出去,一个队员接着向前传出,另一个还未及接牢,他已经跃起高出对方一头,将球拦截了下来,向前带动,前面的人瞧见他风风火火的跑来,唯恐避之不及,那里敢去拦他,但周思廉等人在旁边观战,又不敢放弃,只好大呼大叫的开始踢假球,让龙霄轻易的就冲了出去。

    胡峰见到龙霄没一会儿就带着球回来了,胸口直打着小鼓,这一次还没有瞧清双方是怎么起脚的,头上就“咚”的一声遭到了一下重击,眼前一黑,跟着就是金星四溅,仿佛有一只只的小鸟在头上转来转去叽叽喳喳的鸣叫,伸着手,张着嘴,瞪着眼,脚步摇摇晃晃,已经弄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时周围的人又高声喝起彩来,原来这个球,砸在了胡峰的脑袋上,斜飞入了左球门之内。

    周思廉见状,再也坐不住了,连忙叫暂停,让人将场上的五名伤员扶了下来休息,这几个人被龙霄撞得都不轻,只有两个人还能勉强上场。

    这个时候,周思廉已经隐隐感到“天马山庄”的事就要再次上演了,这些年,真不知在龙霄这小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让他变得如此可怕,这一次,他实在赌得太大了,输不起啊,实在是输不起啊。

    现在场上连胡峰在内,周思廉这边只剩下了八名队员,周思廉连忙叫几个体育系的人过来,但这些人也不是傻子,全都瞧出这场球赛不对劲儿,下半场刚开场不足十分钟就有五名队员被弄得受伤下场,而龙霄此时就象是一头威风无伦,充满霸气的狮子一样的站在场上,那模样谁见了谁怕,没有人敢答应周思廉,全都表示只能做精神上的支持。

    周思廉气得胸腑欲裂,眼睛一红,脱去了外套,对旁边的郑军道:“妈的,郑军,和姓龙的拼了,咱们上。”

    郑军胆子在他们三人里面最小,远远望着龙霄在场上走来走去的,心里面就不停的打着小鼓,忽然听到周思廉提出这个令人恐怖的建议,不由吓了一跳,连忙结结巴巴的道:“老……老大,咱们……咱们上,不行啊。”

    周思廉倒还有几分胆色,这时已经横了心了,咬着牙道:“怕什么,咱们过去不是也经常踢着玩儿吗,你要是害怕,上场就离姓龙的远点,等着传球,咱们把时间拖过去,妈的,刚才我还没有答应和姓龙的打那个赌,你和胡峰就屁颠屁颠的到处传了出去,要是输了,咱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别说这个学校没脸再呆下去了,日后咱们也没法子在别人面前抬头大声说话,还混个屁呀。”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瞧旁边坐着的房海蓉,却见她的眼光一直在默默的盯着场上昂首挺胸的龙霄,而不远处的花香芸脸上喜笑颜开,用痴情迷醉的眼神瞧着自己的心上人,更可恶的是,四周还有不少的女生在尖叫着“龙霄,我爱你。”之类的话,真是要气得吐血,不由分说,拉起郑军就向场地上走,在这一刻,他暗自发誓,从今天开始,无论如何,一定要毁了龙霄,不管用什么手段。

    龙霄见到周思廉和郑军居然亲自操刀上场,心里是正中下怀,快速的退到了自己的球门之外,做了个防守之势。

    这时那胡峰已经清醒过来,踢出了球,龙霄没有去抢,这个球自然是长驱直入,到了禁区,正好到了周思廉的脚下,他见位置极近,抬脚便射,龙霄等的就是他这一脚,移步过去,用脚一挡,那球就象长了眼睛似的飞了回去,正好砸在周思廉的右眼眶上,顿时眼泪直流,红肿了起来。

    郑军见到周思廉初显身手就出师未捷,那球弹着又落在了龙霄的脚下,那里敢靠近,掉头就向后跑,但龙霄早就瞥见了他,一脚踢去,那球就向直冲冲的飞向了他,正好击在了他没有几两肉的屁股上,顿时一个饿狗吃屎的动作,一头栽在了草坪之上,抬起头来,嘴里已经含着了满满一口泥土与青草的混合物,鼻子也肿成了一个蒜头,两条血线已经流了下来,模样真是又可怜又可笑。

    龙霄这时又追上了那球,施展身法,运带之间如入无人之际,胡峰见到他又来了,一时头晕脑涨,用了个“闪”字决,就想将身子移开,让他来射,但刚斜地里走出一步,龙霄远远一脚射来,“砰”的一声,正中他的胸口,顿时连人带球又摔入了球门之内。

    接下来,比赛就和上半场完全是鲜明的对比,成了向龙霄一边倒的局面,他的速度和力量,让观战的学子们都感到了震惊,就是花香芸也觉得完全不可思议,他有意的带着球又不露痕迹的与人相撞,周思廉那边不停的有人受伤倒地,到了最后的十分钟,场上能站着的除了那个裁判,就只剩下了龙霄与周思廉三人。

    那裁判从来就没有瞧见过如此奇异的场景,这那里还是什么可以给人带来美妙享受的足球赛,简直就是一场野蛮的斗牛比赛,但那个铁人龙霄偏偏又没有违反任何的球规,不由望着周思廉,用眼神询问他要不要比赛下去。

    周思廉瞧了瞧比分,已经是十五比十二,自己这一方虽然还在领先,但是能踢球的人已经全部倒下了,面对凶猛强悍的龙霄,又没人敢上场来替补,这十分钟,是足够他进三个球了。

    想到输球的可怕结果,周思廉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心里默默念了一句“大丈夫能屈能伸。”厚着脸走到正准备发边线球的龙霄身边道:“龙霄,算了,这场球咱们别踢了,象打架似的,没什么意思,咱们来日改赛别的。”

    龙霄仰着头哈哈笑道:“周思廉,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用缓兵之计了,没什么来日,咱们就在这里先定个输赢。”

    周思廉做了个很凶的动作道:“姓龙的,你别太过分,以为我真的怕了你。”

    龙霄轻蔑的望着这个纸老虎,摇头笑道:“周思廉,我就是想对你过分,而且就是要让你真的怕我,怎么样?”

    周思廉大声骂道:“恶棍,你这个恶棍,我……我要和你拼了。”

    龙霄象绅士一样向他一躬身道:“被一个真正的恶棍骂成恶棍,那是我的荣幸,谢谢。”

    周思廉面对着这个自己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羸的对头,心中真是又急又怕,说了声:“好,你来踢,你来踢。”跑回去拉着缩在远处的郑军就后撤到了自己的球门前,想用自己三个人将龙霄的球挡住。

    龙霄嘴角含笑,带球到了他们的球门外,有意不去射进,只向他们的头上身上招呼,霎时之间,周思廉、胡峰、郑军三个人就当真变成了猪头,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高高肿起,极是狼狈不堪,那里还瞧得出这三个人平时在学校里是那么的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龙霄这时完全控制了主动权,眼瞧时间差不多,便又攻了两个球进去,把比分追成了十五平。

    时间还有三分钟,眼看着龙霄就要胜利在望,周思廉故意不去开球,朝着龙霄阴沉沉的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龙霄,你以为瞧得见你企盼的场面吗,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我们是不会输的。”

    他说着这话,又向胡峰道:“胡峰,快装晕。”

    胡峰拿着球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周思廉这么一说,顿时领会了他的意思,此时装晕虽然并不光彩,而且也瞒不过众人,但是总比输了球脱光了衣服好得太多。

    当下胡峰高大肥胖的身子便是一软,倒在了地上,周思廉与郑军自然是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大声的呼喊着胡峰的名字,那裁判站在不远处,虽然没有得到周思廉吩咐,但如此关键时刻有这般情况,就是用脚趾头也猜得到主子的意思,连忙一吹哨,做了个终止比赛的动作。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见到胡峰晕倒,比赛没到时间就以平局结束,顿时发出了一片嘘声。

    周思廉听得明白,心中不由得一阵悲哀,不管怎样,他都是失败者,当着这么人的面,被龙霄彻彻底底的羞辱了一顿,剥去了一向高贵无比的外壳,将自己最狼狈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个学校,他真没什么脸再混下去了。

    龙霄早就知道周思廉绝不会傻得当真去脱衣服,呵呵一笑,向他伸出了一根小指,做了个鄙视的动作,便向乐得如花枝乱颤的花香芸走去。

    而花香芸见到他出场,心中也是太高兴了,一时忘乎所以,飞快的迎上来,紧紧的搂住了龙霄的腰,将脸贴在他满是汗水的胸前,道:“龙霄,龙霄,你太了不起了,真的太了不起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崇拜的偶像,我为你而自豪。”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四周的人群里不知是谁起头拍起掌来,跟着附合的人越来越多,那掌声如雷鸣般,既整齐而又激烈,所有的男生眼光中充满了敬慕,所有的女生眼中充满了倾慕。

    龙霄面对这一切,只是淡然而笑,若不是想最大程度的打击周思廉,他是不会来出这个风头的,瞧着一向目中无人的周思廉与郑军一脸是伤,垂头丧气的走出球场,而胡峰还只有装晕,几个仍然追求势利的学子正在费劲儿的抬着,他心中顿时涌动了一种得到宣泄的快感。

    这时房海蓉也正要跟着周思廉从他的面前走过,龙霄见她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和过去不一样了,那里面有着对强者的尊敬与仰慕,只是瞧到紧紧抱着龙霄的花香芸,她似乎幽叹了一声,就走了过去。

    龙霄见到房海蓉这付样子,心中烛明,这个美丽而又深有心机的女人,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