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扬威校园(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转眼几天过去,到了周末,周思廉等人筹备的“天京大学之夜”大型文艺晚会就要开始了,学校外商铺里进的荧光棒,鲜花一类的东西已经被学子们一抢而空,周思廉三人见到这样的情景也是意得志满,要知道他们在这上面的确是煞费苦心,周思廉请的省内名角,有好几个在全国都有些名气,胡峰也拉来了省公安部的一些文艺精英,出场的主要演员会达到三四十人,伴歌伴舞的人更是数以百计,即将是一台近年来A省不可多见的大型汇演。

    花香芸瞧着几天来大操场那边人气鼎沸的场面,还有周思廉等人故意炫耀的笑容,心中就总是来气,撅着嘴对龙霄道:“喂,龙霄,今晚咱们出去玩,谁稀罕瞧他们这台破演出。

    龙霄微微一笑,道:“香芸,就这么走了,岂不让周思廉他们更高兴得意,我倒有个主意,咱们在学校的小操场那边弄一个篝火晚会来自娱自乐,应该也挺有趣。”

    花香芸摇着头道:“我不赞成,龙霄,这好像有点儿自取其辱的味道,要是让周思廉几个知道了,那不还得笑死,不行,这个人我可丢不起。”

    龙霄搂着她的腰道:“好香芸,你就放心吧,不会让你丢人的。再说,就是没有别的人参加,咱们两人也正好可以浪漫浪漫啊。”

    花香芸现在对他几乎是百依百顺,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反对了,只是觉得在小操场两个人傻乎乎的点一堆篝火,似乎有些夸张,不过心上人喜欢,又有什么办法,反正要是周思廉几个要是想来取笑,自己给他们一顿臭骂就是。

    渐渐的夜幕降了下来,龙霄果然认认真真的弄来些干柴,在学校的小操场的正中架起了一个柴堆,花香芸只好在旁边帮忙,有些同学瞧见了,脸上都微有嘲意。

    不出所料,柴堆还没有完全架好,周思廉他们三个就施施然的走了过来,脸上都带着胜利者的笑容,郑军先道:“哎呀,龙霄,莫非你也想搞一个晚会么,你没这么傻罢,就这样来和咱们唱对台戏。”

    胡峰也道:“龙霄,想不到你还这么天真,要和花香芸浪漫,也用不着弄这么大的场面,让全校的人都来瞧啊。”

    花香芸这时已经冲了上来,对着三人道:“呸,我和龙霄浪漫,关你们什么事,我们就是要让全校的人知道,又怎么样,你们三个少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给我滚到一边去。”

    周思廉嘴角一笑,向花香芸道:“花大小姐,我看你是鬼迷心窍,被这小子骗得昏了头,告诉你,姓龙的没那么简单,搞不好已经有好几个象你这样的笨女孩子了,你还在做美梦哩。”

    花香芸瞪着大眼睛道:“呸,呸,满嘴的胡说八道,龙霄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知道么,再说,就是他骗我,我也心甘情愿的让他骗,姓周的,这还用得着你来关心么。”

    周思廉一时语塞,实想不到这个曾经那么骄傲,眼高于顶的漂亮女孩儿,现在竟变得如此的固执痴情,对龙霄更是又嫉又恨,转身凝视着他,伸出手来,指着他的鼻子,缓缓道:“龙霄,我知道你这趟回来是想报复,张来福的事就是你干的吧,设计得非常高明啊,不过你给我好好的记住,我周思廉绝不是张来福,你那几个臭钱也不会放在我的心上,迟早有一天我会给你好看。”

    这时龙霄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很是张狂,也充满了轻蔑,好一阵才停下来,环视着三人道:“你们这三头仗势欺人,不知天高地厚的猪,以为有父母的些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省城就是你们的天下,这才叫愚蠢啊,周思廉,你也给我好好记住,我会为那些毁在你手上的女孩子讨回公道的,法律制裁不了你,但它不会饶你。”他说着就指了指星月当空的天幕。

    周思廉瞧着他锐利的眼神,心中忍不住打了个莫名的寒战,一时说不出话来。

    龙霄又转身对着胡峰和郑军,平静的道:“你们两个也一样,这几年没有少做坏事,报应就会到了,谁也逃不掉的。”

    胡峰与郑军听着这话象是在诅咒一般,面对着神秘而又强大的龙霄,心里面也是一阵的害怕。

    几个人默立了一阵,周思廉吐了一口痰,然后道:“姓龙的,你我之间已经的誓不两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只有走着瞧了。”说着转身便走,胡峰与郑军自然便得跟着。

    花香芸望着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芳心中一阵担忧,偎在龙霄怀中道:“龙霄,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周思廉他们,我……我好担心你会出事。”

    龙霄微笑着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轻声道:“香芸,你就放心吧,咱们还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我没那么容易倒下去的。”

    花香芸听着他这句震憾自己心灵的话,顿时一阵迷醉,伸手抱住龙霄的腰,也顾不得远处有人瞧着,将粉脸深深的埋入了他的怀中。

    在小操场上呆着,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两个小时,大操场那边的文艺汇演已经开始了,歌声、笑声、欢呼声、呐喊声便如钱塘江的大潮一般,即使在远处,也让人震耳欲聋。

    龙霄此时也引燃了柴火,就像花香芸所料想的那样,不会有什么人来参加这个枯燥无味的篝火晚会,她与龙霄相偎着坐了一阵,忽然发出了银玲般的笑声,站起身将龙霄也拉了起来道:“喂,龙霄,你不是说没人参加就自娱自乐么,来,咱们来跳舞。”

    说着就将龙霄也拉了起身,踏着舞步,扭动纤腰,转起圈来,她一边跳舞还一边哼歌,就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黄雀似的。

    就在这时,龙霄怀中的手机突然响了,只见到他接通嗯嗯了一阵,跟着道:“我现在就出来接你们。”

    花香芸闻言,不由奇道:“龙霄,你还叫了人来么,是些什么人?”

    龙霄笑道:“是我的一些朋友,不过你可能也认识,香芸,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花香芸瞧着龙霄举步向校门外走去,也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时也懒得去想,便抱着膝坐在地上,呆呆的瞧着那闪动的火焰,心里其实很不愿意有外人来打扰自己与龙霄的二人世界。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花香芸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尖叫,而且声音是越来越近,心中一奇,便回过头望去,却见一大群人正向自己这边走来,前面的那个身影高大,应该就是龙霄,而后面的人就瞧不清楚了,不过许多人挥舞着荧光棒,应该是学校的同学。

    没多久,那群人就走近了,借着那篝火的光亮,花香芸见到龙霄身边各有一名女人与他并肩走着,左边一人二十七八上下,姿色虽然只是在中上的样子,但衣着华丽,气质高雅,神情中透着无比的精明,容貌甚是陌生。

    她又向右边的那女子望去,心中顿时一震,只见这是个年轻而又绝色的美人儿,标准的瓜子脸儿,春眉如黛,秋波溶溶,瑶鼻樱唇,秀发向后微卷,衣着随意而又休闲,花香芸岂会不认识她,正是目前在中国娱乐界如日中天的国际影后苏菲菲。

    这时人影幌动,花香芸顿时又见到了几个平时在媒体上经常露面的偶像级明星,都是号称小天王小天后这类的人物,怪不得会有这么多的同学跟过来了。

    这些情景,不由大出花香芸的意料,实在没想到龙霄居然给自己玩了这么一手,真是有些目瞪口呆,她是知道龙霄与苏菲菲的关系的,但绝不会料到龙霄居然会把她请到学校里来参加这个完成不成样子的篝火晚会,而且还带来了这么多的明星,自己这个心上人,面子的确够大啊。

    其实龙霄在知道周思廉要搞什么大型文艺汇演之时,的确存心准备拆他的台,便给张绮打了个电话,要她将公司几个新捧红的明星派过来,应该就足够了,至于苏菲菲,他还是担心被周思廉等人认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告诉过张绮要她不要参与此事。但苏菲菲这几天正巧没有公告,心里面又思念着龙霄,而且自己和过去已经判若两人,有十足的把握当年只有一面之缘的周思廉等人认不出自己,便主动要求一齐过来。

    张绮何尝不想见到龙霄,自然了解她的心情,也没有多阻止,她听苏菲菲说过周思廉当年是如何陷害龙霄的,心里面也憋着一口气,就带着公司的精英全部过来了,对她来说,龙霄既是老板,又是恩人,还是她心爱的情人,他若是想张狂一下,自己就要给他足够的资本。

    花香芸还以为这些明星都是冲着苏菲菲的面子来的,那么她对龙霄的感情就不是一般了,心中不由大是紧张起来,不过面容上还是无法表露,很热情的与她打着招呼。

    苏菲菲与龙霄通过电话,知道就是这个女孩子当年对心上人伸出了援手,内心里非常的感激她,深知龙霄这一生绝不止自己与张绮这两个女人,拉着花香芸手,与她也非常的亲热,心头浑然无半分醋意。

    这时张绮从公司带来的几名音响师抬来了两个音箱,找着了电源,牵好了线,就开始放起激烈的音乐来,而一些同学又找来一些干柴,将龙霄与花香芸架的篝火越堆越大,不少人围住了苏菲菲等明星,要求签名。

    随着篝火的逐渐扩大,闻迅赶来的同学越来越多,先是三三两两的,然后是十来人,再后来就是数十上百的人匆匆忙忙的跑来小操场这边来,将一众“腾龙公司”的明星围了个水泄不通。毕竟苏菲菲这样的国际影后还有另外的几名常常在媒体上曝光的新星,才是他们这个年龄段追慕崇拜的偶像,省内的那些所谓的名角们,功底或许很深,但却激不起他们多大的兴趣。

    龙霄见到此时大操场那边已经几乎有一半的人过来了,便吩咐张绮安排几名能歌善舞的新星组织大家蹦迪,顷刻之间,小操场上摇滚之声大作,众学子在偶像们的带领下兴高采烈,举手投脚的舞动赶来,场面真是又是宏大又是热闹,喧闹声,哄笑声响成了一片,完全忘记了大操场那边单纯枯燥的歌舞表演。

    又过了一个小时,全校的学子已经有八成以上的赶来这边参加这场别开生面,有着明星领舞的迪高晚会,小操场里挤不下,大家就在周围站着乱晃,二十来岁的年龄,要的就是这种既随意,又可以放纵疯狂的气氛,龙霄实在是给了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数千的男生女生随着领舞者的声音一齐狂呼,一齐尖叫,小操场已经成了一片人头攒动的欢乐海洋。

    龙霄见到这样热闹的场面,也带着身边站着最近的花香芸与苏菲菲参加了进去,苏菲菲这时完全已经抛开了巨星架子,就象一名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与龙霄面对面的跳起舞来,或许是女人的心里总是非常敏感的,花香芸瞧着苏菲菲望着龙霄的眼神,总感到不对劲儿,心里顿时一阵阵的恐慌,过去龙霄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很有性格,又有正义感但普普通通的一个男生,但现在她知道自己看错了,这个自己已经托附终生的男人,身上挥发的男性魅力越来越浓烈,足可以让女人们倾心,这个苏菲菲,现在虽然是红得发紫的国际影后,但对心上人有感恩之意,未必就不会打他的主意。

    她越想心里就越打着响鼓,要是失去了这个男人,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花香芸其实是个骄傲又自信的姑娘,但太在乎龙霄,这种自信心也就薄弱起来,有心让苏菲菲知难而退,跳了一阵舞,便装着累了,紧紧的抱着龙霄,将头靠在他的胸前休息。

    苏菲菲能够体会到这种少女情怀,对着龙霄笑着眨了眨眼,道:“龙霄,香芸似乎疲倦了,你送她回去休息好了,这里有我们照顾着,今晚一定会让你这些同学玩得尽兴的。”

    龙霄听着大操场那边的音乐声已经停了下来,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周思廉这三人此时说不定就躲在不远处气得吐血,点了点头,低声问道:“香芸,你今晚要不要回去。”

    花香芸今晚好想好想和龙霄腻在一起缠绵一番,但傅国清对女儿要求极严,除了平时住校,周末必须回家,不许在外过夜,花香芸是个乖乖女,不敢有违父训,听着龙霄来问,只好道:“我要回家去,龙霄,你开车送我,好吗?”

    龙霄听她的语气略带请求之意,这可不是花香芸的风格,心中也微微觉异,搂着她挤出了潮流般的人群,到了停车场,开了车向省委大院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花香芸不时侧过头望着他,但没有说话,龙霄斜眼瞥见了,不由含笑道:“香芸,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吧。”

    这时才听到花香芸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龙霄,你觉不觉得那个苏菲菲对你有意思?”

    龙霄心中一跳,道:“不会吧,人家可是国际影后啊,怎么会瞧得上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呢?”

    花香芸嘟了嘟嘴道:“这有什么不会的,你保卫过她的清白,又知道她在没有成为大明星前的底细,她对你自然会有一阵亲热感恩的意思,否则也不会让你一个电话就兴师动众的带了这么多的人到学校里来。”

    龙霄一笑,忽然道:“香芸,你在吃醋么?”

    花香芸没想到他一针见血的道破了自己的心思,脸上一热,心中一阵慌乱,嘴上却道:“呸,谁……谁吃醋了,我才不会,才不会。”

    她说到这里,想到已经瞒不住龙霄了,又咬了咬嘴唇,轻轻的道:“龙霄,不管怎么样,我不许你变心,除了我之外,不许你有第二个女人。”

    龙霄暗自一叹,道:“香芸,要是我有第二个女人,你会怎么办?”

    花香芸想都没想,很肯切的道:“那我就死给你看,或许别人会说我傻,说我蠢,但我会让你后悔,后悔一辈子。”

    龙霄心中一痛,他怕的就是花香芸的刚烈与冲动,否则早就将自己的事完完全全的讲给她听了,他岂止只有第二个女人,八个九个都有,这怎么来给她启齿交代啊。

    见到花香芸侧头望着自己,似乎在等待着回答,龙霄只好道:“香芸,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绝不会。”

    花香芸以为他是在向自己表态这一生只爱她一个人,顿时脸上喜笑颜开,两颊边梨涡深现,身子微一离坐,就在他的一边脸上使劲儿亲了一口道:“算我没有瞧错人。”

    说话之间,车子已经到了省委大院前面,花香芸在下车之前,主动而又激情的吻了龙霄,这才依依不舍的下了车。

    等到花香芸的身影走远,龙霄仍然开车回到了学校,此时这里的已经达到了欢乐的高潮,大操场上那边的演出看样子是提前结束了,还有不少穿着演出服的演员过来享受狂欢的一夜。

    龙霄下了车,四处搜巡着,没多久果然便见到了一脸铁青的周思廉带着房海蓉站在操场外,而胡峰与郑军两人站在他的旁边,也显得是垂头丧气,极是沮丧。

    龙霄从人群中挤了过去,站在了周思廉的面前,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他微微而笑。

    周思廉死死的盯住龙霄,嘴角渐渐也露出笑容来,道:“姓龙的,我真是小瞧了你,有本事啊,连苏菲菲这样的人你都请得到,算你厉害。”

    龙霄听他这么一说,便知道他们几人果然没有认出苏菲菲就是当年差点被周思廉迷奸的雪儿,终于放下心来,哈哈狂笑着,对周思廉道:“这是给你的第一个教训,千万不要当坐井观天的青蛙,以为凭着一点小小的权势,就可以弄一场大型晚会来出出风头,愚蠢无比,真是白费心思。”

    他一边说着,眼睛有意无意的向房海蓉望去,而房海蓉本来一直在凝视着他,瞧着他眼神冲着自己而来,慌忙偏过了头去,脸上依然是一付冷傲的样子。

    龙霄又是一笑,根本不理周思廉,对房海蓉道:“房小姐,上次我不是给你说了么,姓周的既是个穷鬼,又是头没有脑子的猪,你还是弃暗投明,来跟我算了。”

    见到龙霄居然当着面来泡自己的马子,周思廉气得连肺都要炸开了,一把抓住龙霄的胸口道:“姓龙的,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龙霄仰天大笑着,一出手就将他推倒在地,然后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用轻蔑的眼神道:“周思廉,欺人太甚的几个字也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真是稀奇啊,告诉你,老子就是要欺你,专门欺你,怎么样,你能咬我两口么。”

    侧眼见到胡峰与郑军在旁边畏畏缩缩的,龙霄不禁又骂道:“妈的,胡峰、郑军,周思廉不是你们的老大么,现在老大被人欺人太甚,你们怎么不站出来帮帮忙,真是两只没有用的,胆小如鼠的跟屁虫。”

    胡峰与郑军是曾经被他打怕了的,现在对方似乎更是强壮彪悍了,那里敢出手帮忙,对望一眼,连忙双双去将周思廉扶了起来。

    周思廉此时嘴唇不住的颤抖着,用血红的眼睛瞪着龙霄,好半天才道:“龙霄,既然你想和我在学校里斗,不如咱们再来比一比,两天之内,各找一些人来举行一场足球比赛,不知道你够不够种,和我踢一场。”

    龙霄摇着头笑道:“周思廉啊周思廉,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不过我会满足你的这点愿望的,就定在后天下午吧,我陪你们玩玩儿。”

    周思廉眼中闪过了一丝凶狠的光芒,不愿在这里呆下去了,伸手拉起房海蓉的手就走,胡峰与郑军跟在了他的身后。

    龙霄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暗自冷笑,他能猜得到周思廉为什么要和他踢一场足球赛,自然是赛场上方便向他下手了,好吧,他就将计就计,让这几个人吃够苦头,这辈子瞧到足球都害怕。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