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重要线索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大骂省长夫人的事不知是谁传出的,在校园里很快就蔓延开来,顿时成了学子们最新鲜的话题,而已经帅得一塌糊涂的龙霄自然也成了大家眼中最带种的男人,各个年级的女生们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对了,无论他走到校园里的那一个角落,那里就少女们痴迷追随的目光。

    而这些目光之中,也有三双充满怨毒的,正是周思廉、胡峰、郑军三人,这几天来,他们已经专门找人打探过龙霄的底细,自然知道他曾经当过两个月黑道老大的事,不由深悔自己几人实在太过大意。因此也对龙霄颇是畏惧,对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郑军曾经出过主意,想要查出龙霄当黑道老大时的把柄,通过警方来对付他,但龙霄当年表面是正规的商人,两个来月的时间里在道上露面极少,一时并不好找可以定他罪的确实证据。

    周思廉过去虽然名声不算太好,但以他的长相与权势,绝对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一哥,就是出了女生为他怀孕跳楼的事之后,还有不少执迷不悟的女孩子对他大是倾慕,他虽然未必瞧得上这些女孩子,但享受那种被追求的感觉却是让人非常愉快的。然而这一切在龙霄突然的蜕变后,渐渐的都在消失之中,因为龙霄的耀眼,已经让他变得黯然无光,就连房海蓉对他似乎也是越来越冷淡了。

    但周思廉并没有灰心,或许龙霄这小子真的走了狗屎运,发了大财,可是自己还有一样他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权势,他要通过它将失去的风头重新抢回来,他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实力,是龙霄这样的暴发户永远无法比拟的。

    学校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组织一场文娱演出,平常一般是学校里爱好文艺的同学自发组织表演,然而这一次,周思廉三人却非常积极的成了筹备者,周思廉还拉着他那个肥妈走了一趟省宣传部,找到了负责的罗部长,要他出面在天京大学进行一场公益性的演出,必须让省娱乐圈里最出名的角儿到场。

    那罗部长素来与周弘基交好,又见汪铁梅出面了,自然将这事当做了一场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一个电话就招来了四五名分管文艺的官员,要他们进行准备,一定要将在省内的名角全部邀请到,所有的舞台布景与灯光设施都由省里拔款,务必弄成一场省内最高级别的文娱汇演。

    此时离文娱演出还有五天,天京大学最大的操场上已经忙碌开来,巨大的T形台正在搭建之中,“天京大学之夜”成了校园里最醒目的横幅。

    这样一来,周思廉果然又成了校园里被学子们挂在嘴上的名人,毕竟这样一场规模宏大的演出,在天京大学的历史上并不多见。

    龙霄自然知道周思廉为一场本来普通的文艺演出这么卖力奔波是在向自己炫耀实力,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既然周思廉想要出这个风头,他就只好奉陪奉陪了。

    不过目前他手上最重要的事则是与省百货大楼的谈判,周云娜给他来了电话,百货大楼的最终条件已经敲定,仍是按八千万的价格购买,不过还要交二千万的保证金,用以维持百货大楼留下来的两百三十六名在职员工的薪金与福利。

    龙霄在听到周云娜的报价之后,毫无犹豫的便指示她将合同签下来,所要的款项他会在合同签署的三天之内打到对方指定的帐上。

    既然要签定合同,当然要由公司的名义来完成,龙霄特意抽出了一天的时间悄悄去工商局完成了注册,他登记的公司名字是早就想好的,非常响亮,就叫做“中国龙商贸有限公司”,一但超市成功,他就会将自己的“腾龙影视”与谢如云的“龙顺服装公司”一起合并进来,形成一个集团公司,然后逐步向各个领域发展,最终成为叱咤商界的巨头,这也是他的理想。

    然而最令他奇怪的是,柳琬告诉他有确切消息说黑田社正在动用巨额资金秘密调往中国,“死水计划”应该开始了,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省城有什么特别异样的状况,莫非是那个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小野纯二郎说了假话,本来就没有什么“死水计划”,或者这个计划的目标并不是A省,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佳佳,那个可怜的幼儿园老师佳佳,她曾经说过要留心打探“皇家夜总会”的消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自己是时候再去一趟了。

    第二天,龙霄还是没有去学校读书,而是约出了周云娜与何远帆,既然做超市的事已经定了下来,就应该开始布置了,只是对这一行他完全是陌生的,只是凭着一种战略性的眼光才做了选择,至于具体的战役要怎么打,还真是个棘手的难题。

    刚开车出了小区,花香芸的电话就打来了,尽管昨晚两人在一起呆了很久,龙霄告诉她自己要去查周思廉的事,无法正常上课,让她给方家慧请了假,可花香芸自从将身子给了他,更是对他依恋,时时刻刻的都在想着念着,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给他电话,卿卿我我的密聊一阵,但她越是这样,龙霄心中就越多了一份恐慌,真怕香芸无法接受现实,如果是那样,自己那晚的一时冲动,就会害了这位好女孩子。

    与周云娜与何远帆的见面约在离百货大楼不远的茶楼里,他走进去之时,两人已经坐在一角等着了,当周云娜瞧见了衣着考究,意气风发的龙霄,眼睛是一阵阵的发亮与倾迷,而何远帆此时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又自愧不如龙霄太多,早就没了什么痴想,不过见到周云娜这样的神情,还是忍不住心中发酸,暗自发叹。

    龙霄向两人打了招呼,隔着一张玻璃茶几在他们对面坐定。

    周云娜强行稳住自己激荡的心,表面平静的道:“老板,你的公司执照办了没有?”

    龙霄点了点头道:“已经注册登记了,大概三天后就能拿下来。”

    周云娜也点着头道:“这就行,合同约好在下个星期二签,这样就有时间去刻公章什么的啦,老板,合同是没问题了,但接下来咱们又该做什么呢?”

    龙霄道:“我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云娜,上次我叫你留意做超市的人才,资料你准备好没有?”

    周云娜连忙从身边拿出一个公文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两大叠装订好的纸张来,递到龙霄的面前道:“这两份文件,一份是我从外面招聘到的曾经从事过超市经营,有一定经验的人才,而另一份就是目前在各大外资超市任职的人。”

    龙霄并没有去看,只是凝视着周云娜道:“这些人你都有了解么,你拣重要的说说。”

    周云娜道:“招聘的人才我都是一一见的面,其中有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曾经在沃特马任过采购部部长,姓林名叫南斌,另一个曾经做过家喜福的店长,姓张名叫言成。”

    龙霄点了点头道:“这两个职位都不算低了,不过他们能够坐到那样的位置应该都不容易,后来为什么不做了呢?”

    周云娜道:“这两个人的情况我都仔细的打听过,林南斌这个人在沃特马当采购部部长之时,是因为偷偷收了供应商的大额红包被人举报开除的。而张言成则是因为顶撞外国上司被开除的。”

    龙霄沉吟了一阵道:“这两个人咱们都要留下来,毕竟外资超市经营了这么多年,他们的操作模式一定非常实用先进,咱们就应该引进学习,这样才能少走弯路,林南斌这个人依然可以安排到采购部去,只是不要他当正职,不能给他决定权,这样他即使还想弄什么手脚,供应商也不会给他。而这个张言成,倒是可以委以大用,一个敢顶撞上司的人,必然是不会随波逐流的圆滑,能够当上一店之长,想来凭的是自己的真本领,而且他对外资超市的整体架构流程应该非常熟悉,有什么事,你们要和他多多交流才是。”

    见到两人点头,龙霄又道:“一但合同签下来,咱们马上成立两个部门,一个负责店面的装修陈列,由远帆来总体负责,另一个部门就负责与供应商洽谈采购事宜,由云娜负责,但在做这些事之前,你们尽量要熟悉里面的过程细节,咱们开业的事宁愿慢一点,也不能草率而成,要知道省城的几个外资大超市已经完全成型,而且位置也离得不远,要是咱们做得太差,很容易就被比下去。”

    周云娜点着头道:“我赞成老板的意见,这事我也思考过,这百货大楼虽然老,却是省城当年最红的商场,上了点年纪的百姓心里面对它一定还有特殊的感情,要是重新装修开张,无论如何会来瞧一眼变成了什么样子,咱们做得好,就能留住消费者,要是做得不好,他们看一眼就会走,今后说不定就再也不踏进门了。”

    龙霄向周云娜微微一笑,表示她说得不错。

    而这时何远帆又道:“老板,可是那些留下来的营业员都上了年纪,在形象上比起那些外资超市的小姑娘来差得太远,这可是咱们最大的弱项啊。”

    龙霄含笑摇了摇头,向两人道:“其实我这个人关于商务的书接触不多,但兵书却瞧得不少,不过想来两者之间定有共通之处,不如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大家探讨探讨。”

    见到两人在凝神听自己讲话,龙霄便道:“兵法里说过,有打羸一场战争,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缺一不可,而咱们做商场,经验不足,没有什么根基,这是缺少天时,但是咱们的位置处于整个省城的正中心,四面可通,人流如潮,全部面积也大大超出了各个外资超市,这是占了地利,而无论沃特马也好,家喜福也罢,大家都知道是外国人所拥有的超市,从中国人的思想来讲,民族观念非常强,在没有同样的事物取代之前,外资超市的生意自然很好,但是只要咱们能够在商场的货品种类和价格上与他们持平,省城里的人绝没有不支持咱们的道理,这就是占了人和。天时咱们可以慢慢改变,只要商场有销售潜力,有付款信誉,我就不相信供应商会不给货,可是地利与人和这两样,却是所有的外资超市永远无法具备的,这场商战,我完全有把握打胜,这个省城的大型商场,绝不会再是外国人的天下,咱们只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周云娜与何远帆两人其实对早已成型的外资超市深怀恐惧之心,对未来面临的竞争大是忐忑而又茫然,听到龙霄这么一分析,便如拔开了头上的乌云,眼前豁然一亮,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振奋自信的笑容。

    何远帆忍不住道:“老板,你的思路的确非常清楚实际,这样分析起来,咱们成功的胜算应该是相当的大。”

    龙霄却道:“还不能过份乐观,我说的只是大体形势,要是咱们操作不好,一样的会失败,远帆,你说百货大楼留下来的那些大姐大妈们形象不好,这倒也未必,兵法中有阳为阴用,阴为阳用一说,意思是任何事情都不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好事会变成坏事,坏事说不定也会变成好事,不错,按一般的观念来讲,商场的营业员最好是要年轻一点儿,精神一点儿的,但我们反其道而行之,却说不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瞧着两人还是有些不解,龙霄接着又道:“你们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消费者要选择一个商场购物,会冲着它的什么地方去。云娜,你来说。”

    周云娜想了想道:“应该是货物齐不齐全,价格是否比别的商场便宜,还有服务是否热情周到。”

    龙霄点了点头,又问何远帆道:“远帆,那你认为啦。”

    何远帆道:“我的选择和云娜差不多。”

    龙霄笑道:“这就对了,实际上当人们去商场购物主要的因素就是你们说的那些,而这一点和年纪较大的营业员不会有什么冲突,恰恰相反的是,这些营业员因为年龄所限,生活负担较重,工作上又无法再做什么别的选择,只要给她们合理的待遇与正规的培训,她们对工作的热情与珍惜反而会比年轻人要强烈得多,这是其一,另处还有一点就是她们的亲和力和处事能力更是那些年轻姑娘无法比拟的,这会成为咱们商场的特色和优势。”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对人员的安排还要做到合理运用,年纪大的就到超市区与生活用品区去,另外咱们还是要招一些年轻人进来,化妆品与服装这一块,可不是这些大姐大妈们能够做得好的。还有,她们不仅不会成为咱们的负担,而且在超市的前期宣传上,我还可以用她们面临下岗失业的现状在媒体上大肆炒作,激发起省城市民们的同情心,更多的关注和议论咱们这个来自本土的大型超市。”

    周云娜听着他说了这么的话,不由叹道:“老板,要不是知道你的底细,我还会以为你是个生意场上的老手哩,说得头头是道的。”

    何远帆也道:“以兵法而论商战,运筹帷幄,深韵人性,老板,要是打起仗来,你一定是个厉害得紧的大元帅。”

    龙霄哈哈笑着挥手站了起来,道:“好啦,好啦,拍马屁的话就不要多说,云娜,远帆,既然我给你们分了工,你们就要开始准备了,咱们虽然不急于求成,但也不能白白浪费时间啊。”

    周云娜与何远帆答应着也起了身,与他一起走出了茶楼。

    三人在门外分了手,龙霄就开始到各个外资大型商场转溜,过去他来这些地方,纯粹是走马观花,便如今有了目标,对商场内诸般的陈列布置都留上了心,暗自琢磨,不免是大有收获。

    等到将省城里的大型商场全部慢慢逛完,已经是夜晚时分,龙霄就准备去“皇家夜总会”找佳佳打听打听黑田社的消息,他先回自己租住的小区去了一趟,他的那个易容匣子已经拿到了那里,对着镜子,不一会儿就化妆成了上次去“皇家夜总会”时,他那付长头发,小胡子的模样,

    为了避免太过招摇,那辆保时捷自然是不能开的,龙霄便走出了小区招了辆出租车。

    半个小时之后,龙霄就在“皇家夜总会”下了车,见到店堂里的情景与过去一般无二,要去楼里那特殊的地方,自然又要去弄会员卡了,不过这对龙霄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在夜总会的停车场呆了二十来分钟后,他手里便多了一张和上次一样的金卡,而卡的主人,自然只有在车子里昏睡了。

    有了那张卡,龙霄轻车熟路的跟着一名服务生进了九楼的特殊间。

    到了里面,情况和上次来的时候又有些不一样了,再也见不到那些坦胸露乳的兔女郎,在走廊里来去穿梭的小姐衣着并不暴露,但一个个却透着一种妩媚的性感,龙霄想起柳琬说过现在“皇家夜总会”的经理是一个韩国人,看来日韩两国的文化还是不同啊。

    瞧着龙霄进来,便有一位妈眯模样的少妇迎了过来道:“先生,不常见你来玩啊,有相熟的小姐么?”

    龙霄道:“我想找佳佳,她在吗?”

    那妈眯笑着道:“先生,你果然好眼光啊,佳佳现在可是咱们这里最红的姑娘,不过现在她还有客人,恐怕抽不出时间来陪你,要不要换个别的小姐。”

    龙霄摇了摇头道:“我就要佳佳,这样吧,你先给我安排个房间等着,要是佳佳有空了,你就叫她来一趟。”

    那妈眯望了龙霄一眼,便连连点头道:“好啊,先生,既然你肯等,我就给你安排个房间先唱唱歌。”

    她一边说着,一边叫来一名服务生,将龙霄领到了里面的一间包房里。

    龙霄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唱了一个小时的歌,才听到门外敲了两声,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贴身旗袍的漂亮女子扭门走了进来,正是那佳佳。

    佳佳一进来,就认出了沙发上的龙霄,脸上顿时了惊喜之色,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媚笑着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龙霄的旁边,向他偷偷的递了一个眼色,然后斜着身子倒在他的肩上大声道:“哎呀,这位先生,咱们好像过去见过,亏你还记得我。”

    龙霄见到她的眼色,立刻领会到这房间里有异样,便故意装着色迷迷的样子,在她的脸上轻轻一扭道:“象你漂亮的美人儿,我来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啦。”

    佳佳“格格”的娇笑着,顺势就倒在了龙霄的怀里。

    龙霄一边装着去亲她的嘴,一边压低着声音道:“佳佳,有什么不对。”

    佳佳转了个角度,象是在与他对吻,但嘴唇却没有与他挨着,也轻声道:“这房间里安了隐形摄像头,要小心,还有,你等会与我作完爱,我叫的饮料你少喝一些,那里面有特制的毒品,很容易上瘾,他们已经用这种东西完全控制了许多的政府官员。”

    龙霄心中一愣,上次来佳佳还敢大声的哭骂,既没有什么摄像头,也没有什么烟中藏毒的事,看来黑田社的手开始越伸越长了。

    知道有摄像头,龙霄当然要装得和所有来玩的嫖客一样,对着佳佳年轻美丽的肉体发泄一番,就和上次差不多,佳佳很主动的配合着他,两人脱光了衣服到了宽大的沙发上,佳佳尽心的用红唇吻遍了他的全身,然后翻身坐在了他的下体之上,缓缓的轻轻的磨动着,而她的眼睛一直在凝视着龙霄,透着一种奇异的神情。

    龙霄对此事已可列为高手一级,从佳佳的动作神情敏锐的感觉到,这个与他只有数面之缘的女人对他有着非比寻常的好感,心中一叹,这佳佳是个遭遇可怜的女人,也是个心灵无比寂寞空虚的女人,只希望日后她能够戒掉毒瘾,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渐渐的佳佳在他身上越动越慢了,象是无力般的将上身贴在了他的身上,凑到他的耳旁悄声道:“先生,我现在在他们这里做得卖力,新来的经理很信任我,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曾经有好几次我被蒙着眼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让我好好伺候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我知道这一定是对他们非常重要的大人物,从他身子上来看,大概应该在五十岁左右,最醒目的特征是,左肩头有一枚很大的红痔,我想找机会把他的面具揭开,瞧一瞧他的真面目。”

    龙霄闻言,心中蓦然一喜,佳佳提供的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他总是在想如果周弘基与黑田社有所勾结,以汪铁梅那般丑绝人寰的姿色,必然会让他三年五载都提不起行周公之礼的兴趣,但他终归是个有着正常欲望的男人,只有通过“皇家夜总会”这样的地方来偷腥,只是应该做得十分隐蔽,这个肩头有枚红痔的男人,莫非就是他了,这个日后当可印证。

    一念至此,又见到佳佳一脸动情的样子,起伏的动作也愈发缓慢,想来是累着了,便将她压在身下,暗控精关,一阵用力的抽动,佳佳浑身便开始颤抖起来,肌肤香汗淋漓,从喉咙里发出了放纵的叫声,把龙霄紧紧的抱着,竟是达到了极少有的高潮。

    佳佳在龙霄身下只闭眸休息了一会儿,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便推开了他,从旁边的桌上取了一盒纸巾来先将龙霄擦拭干净,跟着又擦了自己。

    等到两人重新穿上衣服,佳佳连声叫着好渴,站起身按着了墙上的一个对讲器道:“服务台么,给我送两罐冰镇饮料进来。”

    她说完之后,就坐回了龙霄怀中,却在用手悄悄的掐他,是提醒他多加小心。

    不一会儿,就有少爷送来了饮料,龙霄装着毫无所知,打开来就是一气猛灌,瞧着佳佳大是着急,又狠狠的掐了他几下。

    龙霄抚了抚佳佳的手,示意她放心,自己心中有数,接着便在佳佳的大腿上连写了三遍一个电话号码,却是他这段时间与柳琬联系,备用的一台手机。

    见到佳佳微微点头,龙霄略坐了一阵,就拿着那张金卡结了帐,依旧从后门走下了大楼,当夜风迎襟拂至,他见四下无人,微一逼气,便将喝下去饮料尽数吐了出来。今晚,佳佳无异给自己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那个肩头上有红痔的男人,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心中。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