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身心合一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从楼道上走了出去,两边还有些学校其它领导与老师,都三个一群,两个一堆的在站着议论着,见到了龙霄,都用一种英雄式的目光望着他,毕竟对于蛮横的强权,象他们这种有文化的斯文人常常是最明白,但也是最软弱的,大多数的人都将这种郁闷藏在了心里,生怕说出来就让人背后捅刀子打了小报告,而龙霄今天,完全就成他们的代言人,替他们渲泄了堵塞的洪流。

    下了楼,龙霄便开着保时捷到了教室外,外面有个小型的停车场。

    这时离上课时间还有几分钟,中文系的教学大楼外还有许多的同学站在教室的走廊外聊着天,见到了那辆光彩夺目的车,眼光都不由得吸引了过去,跟着又瞧着下来了个一身黑装的超级帅哥,女生们都叽叽喳喳、呼朋唤友的来瞧。

    没一阵,顶楼大四(二)班的一名女生先失声尖叫起来道:“你们看,那个人是不是龙霄,好像啊。”

    顿时又有人附和道:“是啊,是有点像,可是太不可能了啊,快,快去叫花香芸,叫她来瞧瞧。”

    花香芸很快就被喊出来了,这时龙霄已经快进教学楼了,花香芸一望之下,当然认得出这就是龙霄,但见到他这付打扮,又听说前面停车场的那辆白色的超豪华轿车是龙霄开来的,心想这也太夸张了吧,那个柳琬的能耐还挺大啊。

    过了一会儿,龙霄就走了上来,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以一种神秘莫测的眼光把脱胎换骨的龙霄望着,弄不清他怎么会在数日之间变成这样。

    花香芸在走廊上远远一招手道:“龙霄,你过来。”

    龙霄微微一笑,便走了过去。

    花香芸见到他这付超帅的模样,眼神中霎时间露出了痴迷陶醉之色,想到几天前与他的初吻,脸上顿时飞起了两朵红霞,一把拉住他的胸口,到了走廊尽头无人之处,然后瞪着杏眼道:“龙霄,你这样子还真够威风啊,说,柳琬到底给你拔了多少钱。”

    龙霄呵呵笑道:“这你就不要管了,香芸,你还记得咱们的赌约么,现在对我还有没有信心?”

    花香芸道:“呸,你以为人长得帅,看起来好像又有钱,人家女孩子就会喜欢你,还早着哩。”

    龙霄摇着头笑道:“你这种女孩子是未必会喜欢的,但是房海蓉这种女孩子就一定会,你就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让周家露出马脚的。”

    花香芸点点头道:“希望你能成功,否则我相信那个柳琬也很难交代的。

    龙霄不再说这件事,便道:“香芸,周思廉他们来了没有?”

    花香芸道:“胡峰与郑军早就来了,周思廉刚到,不过脸色难看得很,三个人正在教室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什么。”

    龙霄自然知道底细,这时听到上课铃声响起来了,便拉着花香芸的手走了进去,顿时便见到教室的最后面有三双充满仇视着眼光望着自己,而周思廉的眼中更是充满了挑衅。

    他心中暗暗冷笑,也不去理会这几人,与花香芸挨着坐在了一起。

    这一堂是便是由方家慧主讲的现代文学,当她走上讲台,见到龙霄已经来了,秀眸里只是闪了闪,便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是有意无意在课堂上讲起了近代文学史上刚直不阿,嘻骂群丑的巨匠鲁迅,听得龙霄是暗受鼓舞,而气得周思廉几人是暗地咬牙。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周思廉等人只在教室里呆了一节课就走了,龙霄知道他们必定是去商量对付自己的事,心里并不在意,要知道杨凡派来的人已经全部到了位,龙霄留了十人给谢如云,其余的都派到了县城里,他知道贴身跟随的话会让家人和谢如云都感到不安,因此把这些人分作两组,暗地保护,嘱咐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至于需要花多少费用,那是在所不计。只要没有这些后顾之忧,周思廉三人想对他直接动什么手脚,根本引不起他的任何担心。

    下午没有什么课,龙霄便载着花香芸到离省城四五十公里外的双龙湖去,那是省内的一个重要风景区,他常常听花香芸说想到那里去划船玩儿,现在有了车自然方便多了。

    一路之上,花香芸也瞧着了人们羡慕的目光,心中也不可避免的有一种骄傲自豪的感觉,不无遗憾的对正在开车的龙霄道:“喂,龙霄,你说要是这车要真是你买的,该有多好啊,那你就真的有出息了。”

    龙霄已经决定在将周思廉的事情解决之后,就把自己的事全盘向花香芸托出,闻言便是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啊。”

    谁知花香芸听了,伸手就在他的耳朵上轻轻拧了一下,然后吐了吐舌头道:“呸,你还真会吹牛啊,什么叫不是太难,你也在外面呆了两三年了,难道还不知道赚钱有多不容易吗,要是二十年内咱们能凭自己真正的能力买上这样的车,我就要阿弥陀佛了。”

    说着话,双龙湖已经到了,龙霄停了车与花香芸在湖边租了一艘小船,两人拿着桨慢慢的划到了湖心,前眺远山青黛,野花簇现,近瞧湖水清幽,清澈无尘,真是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

    花香芸当此美景,又与心上人咫尺相对,心中早就醉了痴了,望着龙霄久久没有说话。

    龙霄见到她温柔如水的眼波,心中也是一颤,不由笑着道:“香芸,你别这么瞧我,我快要脸红了。”

    花香芸幽幽道:“龙霄,你说,要是咱们永远都这么开心,这一辈子还有好久年,我真的会幸福死。”

    龙霄放下桨,任小舟在湖心随波逐流,移步到了花香芸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并不说话,俯首就向她的柔软的红唇吻去,花香芸此时毫不闪避,反而很主动的将自己的滑嫩的一段丁香吐在了龙霄的嘴里,任他激情缠吮。

    良久,良久,两人双唇分开,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阵,花香芸才道:“龙霄,你想不想见我爸爸妈妈。”

    龙霄没料到她会说这话,便道:“香芸,你不是说你爸反对你在学校谈恋爱么?”

    花香芸点了点头道:“爸是说过这话,但现在不同了,龙霄,反正只要你不变心,我这辈子是不可能跟别的人的,所以我不想再瞒他们了,妈是没有什么的,爸的脾气虽然不好,但他很疼我,大不了狠狠的骂我一顿,过了他就会承认咱们的关系,我相信他们见了你,也一定会喜欢的,不过你放心,就是我爸……我爸反对咱们,我对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龙霄也很想见见那个令他敬佩的傅书记,然而一但见面,他关心爱女,不免会来调查自己的底细,到时就大是麻烦了,便道:“好啊,不过先等我将周家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有了些功劳,这样与你爸见面也要好一些。”

    花香芸想想不错,“嗯”了一声,将粉面埋在他坚实的胸膛之中,不再说话。

    龙霄搂着她,其实心中却是沉甸甸的,在他所有的女人当中,最爱的肯定是君仪,而其他的这些女人,每一个人都与他有一段特殊的经历,自己也很难分清到底爱谁多一点儿,只是希望每一个跟着他的女人都能够快乐,朱丹霁她们已经习惯了一夫多妻的局面,就连最想腻在他身边的小公主朱芷贞在当时两位皇后准备给他后宫选秀之时,只是要他不超过百人就心满意足了,所以今后自己只要回去和她们在一起,她们都会非常开心,而君仪、谢如云、苏菲菲诸女也很快接受了现实,只有花香芸是他的一块心病,他只所以迟迟不告诉花香芸自己所有的经历与婚姻状况,就是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两人越是亲热难分,这种恐慌就越强烈。

    在湖上呆到日影西斜,两人才划船靠岸,就在附近的渔庄里吃了一顿既美味又浪漫的晚餐,这才重新上车向省城里驶去。

    龙霄如今这个样子,自然是不会再在学校住宿了,因此前两天他已经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租了间两室一厅,家具电器齐全的住房。

    花香芸舍不得马上离开龙霄,便随着他到了租住的地方,首先参观了一下各个房间,觉得整体还不错,便回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让龙霄坐在自己的旁边,打开电视,然后依偎在他的怀里,心中很有那种家的感觉,真是温馨而又甜美。

    龙霄温香在抱,眼睛盯着电视,那里看得进去,鼻里闻着了花香芸身上传来的少女的芬芳,忍不住一埋首就向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趁着花香芸微微一避,便把她放倒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又向她的嘴唇吻去。

    或许是男女独居一室的气氛能够激起人的性欲,对吻之时,龙霄偷偷瞧了一下花香芸,但见她紧紧的闭着眼睛,两扇又长又黑的睫毛略略向上翘着,娇艳的脸颊露出了桃红之色,显着很投入的模样,他是过来人,对男女之事控制力并不强,一只右手不知不觉的滑入了花香芸薄薄的T恤里,触手之处,肌肤一片的光滑细腻,只是有些发热,龙霄知道她也在动情之中,手慢慢的探向了她的胸部。

    刚摸到她的胸罩,花香芸猛的惊醒过来,隔着衣裳一把将龙霄的手按住,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道:“龙霄,你……你想干什么?”

    龙霄深深的凝视着她,柔声道:“香芸,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

    花香芸虽然纯洁无邪,但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瞧着龙霄的神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中真是又慌又羞,脸上红霞遍布,正要摇头,龙霄一低头,便很激情的封住了她的嘴,花香芸“嘤咛”了一声,身子一软,按着龙霄的手已渐渐的有些无力了。

    这时龙霄的那只右手微微一移,便挣脱了花香芸的纤手,已经探入了她的胸罩之内,花香芸温润光滑,富有弹性的左乳便贴在了他的手掌之中,一枚细小的肉蕾正好抵在他的掌心。

    花香芸第一次被男人侵入少女的禁区,她平素纵然是娇蛮胆大,当此时候,顿时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红唇被龙霄堵着,琼鼻里“嗯嗯”的发出了似有似无的轻响,想去将龙霄捂在自己胸上的手拔开,可是浑然无力,倒象是把自己的纤手放在了龙霄的手上抚摸一般。

    龙霄这时性欲已经如潮涌至,将花香芸横身一抱,就向卧室里走去,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宽大的床上。

    花香芸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双幽黑的大眼睛里露出了几分胆怯与惊慌,但注视着龙霄一脸的深情诚挚,渐渐的就平静了下来,本来想要说什么,但樱唇只是微微的动了一动,眼眸就慢慢的闭上了,只有长长的睫毛在颤动着。面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认定的归宿,和世上所有的痴心女子一样,她对他的要求没有过多的坚拒,她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永远不会变心的,如果这样能让两人更加的亲密无间,那她宁愿将自己给他,就象真正的夫妻似的。

    龙霄此时与花香芸已有灵犀,瞧着她的这付神情,心中自然能够领会她的想法,在那一瞬间,他内心深处也有过犹豫,这样的好女子,自己是不是还要努力的保持克制,但他又立即给了自己答案,无论如何,他都要花香芸和自己在一起,他会好好的待她,一生一世的好好待她。

    一念至此,龙霄已经上了床去,伸手便去解花香芸的衣裤,而花香芸心意已定,没有做任何的抗拒,只是在龙霄的双手绕到她的背后去摘她的胸罩之时,她下意识的挡了一挡,然后停了下来,用枕头遮住了她的头部,不让龙霄瞧见自己满脸血红的窘态。

    这样一来,龙霄反而更能欣赏到这具处子纯洁的胴体,此刻那艳若春花的娇容自然是无法目睹,但她身子洁白如玉,丰润莹光,柔若无骨,一对椒乳如两只倒扣的玉碗,大小适中,乳尖是两枚还未成熟的樱桃,粉红惹人,在胸乳之下,则是她的腰肢,虽然称不上盈盈一握,但也纤细紧实。

    龙霄一时没有去抚摸,向她的下肢望去,却见一条白色的小可爱内裤下,是两条又直又长的玉腿,大腿结实浑圆,小腿修美细长,想是她平时活泼好动所致。

    龙霄一伸手,顺势就将花香芸的那条白色内裤除了下来,顿时见到了她双腿之间的菲菲芳草,并不浓密,颜色也很是浅淡,只是她此时将两条腿紧紧的交并着,无法得窥其间的妙景。

    挥手之间,龙霄已经把自己的衣服全数尽除,露出了一身结实有型的肌肉来,然后略一用力,就将花香芸拿着的枕头从她手中取走。

    花香芸无物遮脸,忍不住睁开了眼睛,龙霄赤裸健壮的身体顿时落入了她的眼帘。

    她心中猛的一阵狂跳,立刻闭上了脸,但那一眼的印象已经留在了记忆里,觉得心上人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儿,连忙又睁开了眼,果然瞧见他满身的伤痕,霎时间便忘记了羞涩,忍不住道:“龙霄,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多,是谁欺负你了,你快告诉我。”

    龙霄微笑着摇了摇头道:“香芸,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早已经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必再问了。”

    花香芸仔细的瞧着他的伤疤,知道龙霄这些年必然经历过许多磨难,心中酸楚无比,数枚珍珠般的眼泪便不知不觉的从又黑又深的大眼睛里浸落在了雪白的脸颊上,对龙霄充满了爱怜,一时间也浑然忘了害羞,坐起了身子,张臂将龙霄的肩部紧紧抱住,流着泪道:“龙霄,我知道你一定吃了很多的苦,不过从今后,我会好好的对你,不会随便就使小性子惹你生气,真的,你相信我。”

    龙霄当此眼泪,心中已是温暖一片,感觉到她柔软的乳房抵在自己的胸前,一边伸嘴向她吻去,一边缓缓的将她放倒在床上。

    花香芸躺倒在床,抱着龙霄的手并没有松,只是很迎合的回吻着他。

    激吻之后,龙霄就向花香芸娇躯各自抚摸亲吻,花香芸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便终还是未韵人事的处子,龙霄的手与唇触碰到那里,她那里的肌肤便是一阵战栗,而当龙霄抚及她的下体之时,她更是将龙霄的手挟紧了好一阵不敢松开。

    最后的进入自然是艰难的,龙霄每向花香芸的体内进一点,她的手便必然死死的紧抱龙霄好一阵,龙霄没一会儿就抵达到了一块软软绵绵如膜状的物事上,他经验丰富,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这时候只有速战速决才能减轻花香芸的痛楚,当下那话儿轻快的向下一压,随着花香芸的一声尖叫,已是全部没入,床单之上霎时间浸出了数朵血梅。

    龙霄体贴花香芸开天辟地之苦,不愿尽兴,再者她的下体又紧凑如握,不一阵就一倾而出。

    事毕,花香芸踡缩着偎在龙霄的怀里,红潮虽然未退,但却是一脸的宁静幸福,毫无后悔之态。

    龙霄抱着花香芸光滑温软的身子,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心灵交熔,已胜过了万语千言。

    过了良久,花香芸才轻轻的道:“龙霄,你说咱们毕了业就结婚,好不好?反正咱们……咱们……都这样了,早结婚就能早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龙霄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点了点头道:“好啊,这事等咱们毕业就办,香芸,从明天开始你不要住宿舍了,就搬到我这里来住吧。”

    花香芸沉默了一阵,这才摇头道:“不,龙霄,这样不好,我爸要是知道我已经和你同居了,一定会很生气的,对咱们的婚事有弊无利,我……我还是偷偷来……来陪你好些。”

    龙霄知道她的顾虑不无道理,又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花香芸这时开始思索起自己的龙霄的婚事,便道:“龙霄,周家的问题你可要加紧调查,这事你一定要做好,只要你能立这样的功劳,就能让我爸高兴,咱们的事就水到渠成啦。”

    龙霄此时也不瞒她,就将这两天来与周思廉及汪铁梅较量的事大约说了一遍,花香芸听到他说起昨天捉弄周思廉的情景,不由“噗嗤”一笑,用纤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胸口道:“龙霄,你是什么时候学会骑马与射箭的,听你说起来还挺有能耐的啊,不过周思廉当着房海蓉的面让你这样戏耍,对他来说,真是太没面子了,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和你斗到底的。”

    龙霄微微一笑道:“我就怕他不和我斗,柳琬那里已经开始在调查他的经济活动情况,我就想瞧瞧他那个肥妈能够拿得出多少来?”

    花香芸也很厌恶向来作威作福的汪铁梅,知道龙霄在校长办公室大骂了她,心中又是痛快,又敬佩他的胆量,嘻嘻笑着道:“我看姓汪的被你这么一骂,多半会更加支持她儿子对付你,龙霄,我瞧你的计划就快实现了。”

    龙霄道:“香芸,你还别高兴得太早,这件事还只是开始,我现在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花香芸很有兴趣的道:“什么想法,你说说看。”

    龙霄道:“我想让房海蓉来帮我们,她应该比咱们更容易打听出周家的秘密。”

    花香芸道:“龙霄,这恐怕是你的异想天开了,你想利用房海蓉来刺激周思廉,这没有错,也很实用,但是,如果你想让她帮助咱们对付周思廉是绝对不可能的,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个非常有心机,势利而又有野心的女人么?以她的条件,明明知道周思廉是个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还跟着他,多半是瞧上了周弘基的权势,怎么会帮咱们去对付她今后的大靠山。”

    龙霄道:“正是因为房海蓉非常有心机,而且会有非常敏锐的政治嗅觉,只要晓以厉害,我有九成的把握说动她。”

    花香芸见他如此有自信,便不再多说,只道:“龙霄,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龙霄道:“我现在要趁热打铁,尽情打击周思廉他们三人,这一是替自己出气,二是要让他们铁了心和我较量,只要一但失去了理智做错事,我就会想到法子对付他们。”

    花香芸想了想道:“周思廉这几个人骄傲得很,一向在学校目中无人,龙霄,要是你在学校能抢过他们的风头,一定会把他们气得够呛,只是不知道你有不有这个能耐。”

    龙霄一笑道:“有不有能耐只有骑驴看唱本了。对了,香芸,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吧。”

    花香芸连忙道:“不行,今天大家都知道我是跟你出来的,要是……要是我不回去,那不是让别人什么都猜到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忍受着下体的裂痛起来穿衣,龙霄只好陪着她也起来了。

    两人略作整理便走下了楼,由龙霄开车送花香芸回校。

    到了校门外,花香芸扑入龙霄的怀里腻了好一阵子才下车,几步一回头的慢慢走进学校。

    龙霄等到花香芸的倩影消失无踪,这才驾车而回,一只手拿出手机来,戴上耳机,拔通了一个电话。

    听到一阵音乐声响起,跟着就听到一名女人轻轻的“喂”了一声,却是房海蓉的声音。

    龙霄道:“蓉儿,你睡了么?”

    耳机里传来房海蓉意外的惊呼,然后很生硬的道:“龙霄,原来是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你又打给我干什么?”

    龙霄微笑着道:“也没什么,只是想和你聊聊。”

    房海蓉没好气的道:“咱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姓龙的,你不要以为你有一辆好车,可能还有几个臭钱,就可以目空一切,告诉你,我一点儿也不稀罕。”

    龙霄道:“蓉儿,这和稀罕不稀罕无关,我只是在替你可惜,以你这样漂亮而又有头脑的美人儿,会甘心的跟着象周思廉这样一头毫无用处的猪,真是暴殄天物。”

    房海蓉微微沉默了一阵,才又道:“姓龙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要挂了。”

    龙霄道:“蓉儿,在你挂之前先听我说最后一句,你听好了,我忽然觉得你这样的女人很对我的胃口,看上你了,泡定你了。”他这话当真是说得铮铮有声,信心百倍。

    耳机里房海蓉一阵冷笑道:“姓龙的,你以为你是谁啊,看上谁谁就要跟你,我可没花香芸那样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龙霄一阵哈哈大笑道:“好蓉儿,相信你很快就会爱上我的,现在就不给你多聊了,记住,晚上不要太想我。”

    房海蓉骂了一句:“无赖,神经病。”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摘下耳机,嘴角却是一阵微笑,象房海蓉这样的女人,喜欢的就是强者,是具有进攻性与占有欲的男人,他的这个电话,一定会让房海蓉在床上胡思乱想好久。在短期之内,他就会成为在学校里风头最劲的男生,就象一只昂首挺胸,张着五颜六色羽毛吸引着异性的雄鸟,而房海蓉,最终会迷失在他的幻彩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