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小胜一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学校开始正式上课,龙霄就开着他那辆保时捷到了校园,完全可以想像得到,这样一辆外形拉风的车会让那些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学弟学妹们多么羡慕,在校园的路上被人指指点点的,不过没有人猜得到拥有这辆车的人会是一名本校的学生。

    龙霄没有直接到教室里去,而是将车开到了校长办公楼的下面,然后关上车门就走了上去。

    进了二楼的校长办公室,此时欧克海刚到,正在整理着办公桌的东西,可以瞧得出来这几天他还是玩儿得不错,红光满面,正在神清气爽的哼着小曲。

    龙霄悄了悄门,大声道:“报告。”

    欧克海习惯性的回了一句“进来”,一抬头,见到是自己最怕的那个小祖宗来了,而且又是一付花枝招展的打扮,大有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架式,心中就“格登”了一下,连忙让他进来坐在沙发上,然后去将门关上道:“哎呀,龙霄,我正想找你呢,那笔帐的事,你看……你看……”

    龙霄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道:“这东西先给你。”

    欧克海打开一看,见上面写的是“今欧克海减抵借款三千万。证明人龙霄。”不由一愣道:“龙霄,就这么简单。”

    龙霄点了点头道:“是啊,就这么简单,等过段时间你表现得好,所有的钱抵完了,那份借钱合同我就还给你,反正就在我手上的。”

    欧克海此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对方要怎么说就只有由他了,当下便将那张纸条小心翼翼的收在上衣口袋之中。

    龙霄这才道:“小欧啊,今天我可能要给你带一点儿麻烦来了。”

    欧克海已经预料到大事不好,不禁颤声道:“什么……什么麻烦?”

    龙霄道:“今天很有可能周思廉和他那个胖妈要杀上你的门来,要你把我重新开除出学校。”

    欧克海一听,浑身都冒起了冷汗,连声埋怨着道:“龙霄啊龙霄,在给你办这事之前,我不是给你打过招呼了吗,不要去惹周思廉他们,否则我是保不住你的。”

    龙霄摇了摇手道:“那些话现在都不要说了,过去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我只是想问你,等一下要是周思廉或者他妈跑过来要让你开除我,你会怎么办。”

    欧克海一边掏出张手帕来擦额头上的汗,一边不停的思索着,难啊,周省长家和这个小魔星,那一个他都不能得罪啊。

    龙霄这时拍拍沙发道:“来,小欧,放轻松点儿,咱们随便聊聊,交流一下思想。”

    欧克海就愁眉苦脸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龙霄笑了笑道:“小欧,咱们都是有文化的人,对事对物都应该讲事实,摆道理,谁对了听谁的,是不是?”

    欧克海见他心平气和,居然没有任何要挟自己的意思,便点了点头。

    龙霄道:“小欧,我知道你是做学问的人,自然知道咱们的老祖宗都说过,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的,换句话说,人都是自私的,是不是?”

    欧克海道:“这是道家祖师老子说的。”

    龙霄“嗯”了一声道:“就知道你有学问,然后咱们来就事论事,讨论一下你面对的选择,首先分析你要是站在我这边,得罪了周省长,会有什么结果?”

    欧克海对他倒也开诚布公,道:“他会想办法弄得我这个校长的位置不稳当,还有,在省里要办什么事的话,肯定是不行了。”

    龙霄道:“这就对了,也就是说你把周省长惹急了,他大不了就这个样子了,总不能开除你的公职,让你退休金都领不到吧。”

    欧克海微微提高了声音道:“他敢,我能当上这个校长,多多少少是得过许多荣誉的,又没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大不了只能将我明升暗降,或者找个借口将我直接降了官职,其余的他是奈何不了我的。”

    龙霄道:“行啊,小欧,你挺明白的,那么你再分析分析,要是你不小心站错了队,到了周省长那边,想要对付我,又会怎样?”

    欧克海道:“你当然会把那笔帐公布出来,我就向组织坦白,不过这种欠款是不合乎国家法律的,我只要一坦白,虽然会被处分丢官,或许身败名裂,但你也别再想威胁我了。”

    龙霄这时把他的一只手抓起来拍了拍,语重心长的道:“小欧啊,你看你只瞧到了一步,还没有瞧到最重要的一步,我问你,我是什么人哪?”

    欧克海差点就想说“黑社会”,但嘴中道:“你做这样的事,还会是什么人?”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替你说了吧,你也知道我是黑社会,是不是?”

    欧克海沉着脸没有回答。

    龙霄又道:“凡是做黑社会的,都很小气,也有自己的规矩,你想想,要是谁都像你一样,凡是欠了赌债就去报案悔过,那这碗饭大家还吃个屁啊。”

    欧克海一想也是,心中顿时一悬,道:“那……那你们都有些什么规矩?”

    龙霄道:“这还要看公司的钱损失得多还是少,如果是几千几万的话,就随便剁几根手指,要是上了十万的话,就得搭上一只手臂或者一条大腿,不过那也可以身残志不残,坚强的活下去,只是上了百万的话,公司就有些输不起了,为了一口气,也为了让别人不敢再乱来,便唯有想法子让他在人间蒸发了。小欧,你认为你能享受到那一种级别待遇?”

    欧克海听着他的话,知道这绝不是在骇自己,黑社会只所以叫黑社会,肯定就象学校一样有规章制度,会用血腥和暴力来让人怕它,一百万就可以要人命,那么他一共欠了一亿零二百四十万,就算已经抵掉的三千万,也还剩七千来万,那又要多少人命来填,搞不好就要连累自己的老婆儿子。

    龙霄瞧他脸色已变,便又象给他上课般的道:“好,现在咱们来做道选择题,A.跟着我,意味着得罪周省长,你很有可能被降职,还有仕途上混得越来越不得意,这就是一根闷棍,会把你打晕。B.站在周思廉一边,那么堂堂天京大学校长豪赌欠下巨额赌债的事就会传遍大江南北,凭你现在的影响,搞不好老外都能知道,这时候自然谁都保不了你啦,你这官是一定当不成的,官当不成,仕途自然就没有了,咱们是闷棍抵闷棍,就算是和周思廉打个平手,但是,你是有社会地位的人,要是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再加上那些三姑六婆的快嘴,我想你就是走在街上也怕别人认出来,那种心情只怕比刀绞还难受,另外,你还必须防着咱们的人对你下手,随时一枪要了你的命,小欧,你说说,是就挨一闷棍好些呢,还是被闷棍打了又被刀绞枪击的好些。”

    欧克海自然不是个傻瓜,听他慢条斯理的讲了这么多,汗珠潸潸而下,早就想明白了,连忙表态道:“龙霄,你放心,周思廉他们几个尽给我惹麻烦,我早就瞧不惯他们了,我管他的周省长和汪局长,你就在这里读书,只要我在,谁也不能开除你。”

    龙霄对他的性格了解得很,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便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哈哈笑着道:“这就叫做识时务者长命百岁,不识时务者担心受罪,小欧,你办事我放心。我这就先走了,估计今天周思廉会让她妈出面找你的,完了你给我打个电话。”

    说罢就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谁知刚到楼梯口,就见到周思廉与他那个肥妈正走了上来,后面还跟了个提着包的中年眼镜,上次他被冤枉叫到办公室时是见过的,应该是周弘基的秘书。

    见到三人还没有发现他,龙霄摇了摇头,又走回了办公室,在欧克海宽大的校长宝座上大大咧咧的坐着。

    欧克海瞧着他忽然回来坐下,跟着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就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虽然刚才给龙霄已经表了态,然而一但真的面对,心中还是在不停的打着架子鼓,小腿也有点儿打闪。

    不一会儿,三人就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周思廉一脸就瞧见了校长椅上冷脸坐着的龙霄,一是想不他居然会在这里,二是想不到他在堂堂的校长办公室摆出了这么个张扬的姿式,欧克海却老老实实的站在屋子当中,愣了一下,连忙向龙霄一指道:“妈,就是他,坏透了,是个典型的无赖,不能留他在学校里。”

    周思廉的妈姓汪,叫做汪铁梅,过去响应国家“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号召在农村里当过女民兵队长,很有些强硬作风,这些年仗着丈夫的权利,在A省威风惯了,许多的人都是通过她才巴结到周弘基的,可以称得上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实际上比她那个省长老公还要嚣张,听到儿子一说,睁着才割了双眼皮的眼睛狠狠瞪着椅子上的龙霄,却见他的眼中还回来的却是无尽的轻蔑,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一双在A省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凤威眼居然失了效,心中顿时一惊。

    一眼瞧见了旁边站着的欧克海,这个人可是她平时驯服了的,当下聚集丹田之气,大喝了一声:“欧克海,你这个校长在搞什么鬼?”

    欧克海知道她的厉害,平时也是怕惯了的,听着她这么大声一叫,心中骇然不矣,象犯了罪似的笔直站着,颤声道:“汪……汪局长,我……我没搞鬼啊。”

    汪铁梅将手一指道:“那个小流氓,怎么坐到那里去了,你也不管管,你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欧克海暗恼龙霄给自己添麻烦,但又没法说什么,只好道:“汪局长,你先消消气,请坐,请坐,我去你们泡茶。”

    说着便要去拿茶叶和茶杯,却听见龙霄道:“小欧,你可是一校之长,这里就是你的地盘,要学会矜持啊,不要连一些不入流的角色来了都要亲自动手去泡茶,她不是带了个专门泡茶的眼镜来吗,让他去就行了。”

    他这话一出,便象点燃了爆仗似的,那汪铁梅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道:“小流氓,你说谁是不入流的角色,你说谁是不入流的角色,你今天要给我说清楚,说清楚。”

    龙霄也不激动,微笑着向她对对直直的一指道:“你,很清楚了吧,该满意了吧,其实我还留了点儿口德,后面还没有说完,应该是不入流的垃圾才对,怪不得这里本来还有些书卷香,你们一来,就臭哄哄的让人难受。”

    那汪铁梅是周弘基当知青下乡生活太过枯燥,以一对号称全村第一,十里八乡可以进推荐前十的大眯眯诱奸了周弘基,然后拿一块不知是东东的血布带着三叔四伯去威胁他,这才成的周夫人,文化并不高,虽然在老公的荫蔽之下当了市财政局的副局长,整体素质却没有任何改变,惹着了就要恶霸霸的骂人,所以平时才有那么多的人怕她,听到龙霄这么一说,不由尖叫道:“臭流氓,臭流氓,你还敢骂人,真是没有王法了。”说着冲上来就要搁他的耳光。

    龙霄听着汪铁梅口口声声叫流氓的声音,忽然回想起上次在这个办公室见到她的时候,她也是流氓流氓的乱叫,而且也要打自己,心中忽然激愤起来,在他想当绅士的时候,他就被这个女人叫成流氓,而现在,依然又被安在了头上,流氓这一个词,就成了这个女人动手打人的口实。

    成熟起来的心智告诉他,一个温文尔雅,骂人不带脏字的绅士是不会让周思廉与汪铁梅触及到灵魂的,分辨真正绅士的条件不是他们的语言举止,而是他们的社会行为。汪铁梅这些人整天欺负的就是那些所谓的绅士,,这时候做一个肆无忌惮,无所畏惧的流氓,远比做一个有风度的绅士更让他们害怕,更能把他们气得五脏淤堵,脑袋冒烟。

    这种念头只在他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见到汪铁梅胖乎乎的手已经伸到,冷冷一笑,只举手一格,顿时将她的手反激了回去,“啪”的一声脆响,在她白白胖胖的左脸上顿时留下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他反激的力量不轻,汪铁梅的左脸都肿了起来,不由“哎哟”一声痛呼,大声道:“不得了啦,不得了啦,臭流氓打人了,陈秘书,快快报警。把这小子先抓起来。”

    这时龙霄猛的一拍桌子,屋子里发出了一声巨响,顿时将所有的人骇了一跳。只见他指着汪铁梅的鼻子,高声吼道:“妈的,肥婆,我忍你很久了,你以为谁都可以让你骂让你打,是不是?我说你是疯子喝醉酒――太狂了,好啊,你叫警察来啊,是你打的我,我可手都没有还,妈的,我还要告你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欧校长就是证人,还有,你的脸千万不要擦,上面还有你自己的猪蹄印,要留着验指纹,证明我的清白。”

    此刻又有一名清脆的女人声道:“还有我,我也可以作证,龙霄一点儿也没有动手,是你自己打着自己的。”

    龙霄抬眼望去,却见办公室门口已经围着了一些人,而一身黄色职业套裙,高挑白皙的方家慧已经站了进来,成熟艳丽的脸上充满了无所畏惧的正义感。

    龙霄一愣,走了过去道:“方老师,你怎么来了?”

    方家慧望着龙霄的眼神中全是赞赏,道:“是别的老师给我打的电话,是不是周思廉又想找你麻烦了,你放心,方老师永远会支持你的。”

    龙霄心中的感激之情真是无法表达,但只点了点头,立刻回过头身来,走到汪铁梅的面前大声道:“肥婆,听见了吗,你现在赶快打电话报警,干脆点儿,咱们通知报社与电视台,就说有人打了你,打了堂堂的省长夫人,他们一定来得很快的。”

    汪铁梅瞧着龙霄充满愤怒的眼睛好象两把尖刀一样插入自己的胸中,骇得连连后退了两步,向那陈秘书瞧去,见他很尴尬的拿着电话,却没有拔出去,想来也知道此事欠妥,而儿子望着这个男子,眼中也露出畏怕之色,心中顿时蔫了下来,她作威作福让人害怕惯了,而一但官威压不服人,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转眼见到欧克海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瞧着,一脸的汗水,神情中也多有惧意,顿时只有转移目标,骂了一句:“臭流氓,和你说话脏了我的嘴。”

    就要走向欧克海,却听到龙霄马上道:“贱人,看你一眼,老子宁愿去猪圈呆一年。”

    汪铁梅气得浑身发抖,脑溢血差点都要发作,再也不敢去惹他一句话,走到欧克海面前道:“欧克海,这样的学生,你们学校还拿来做什么,我要你立即把他开除了,立即,听清楚没有?”

    欧克海这时只有打太极了,喃喃的道:“这个……这个,嗯……汪局长,那个……那个……”

    汪铁梅见到一向对自己服服帖帖、百依百顺的欧克海居然象是吃错药的样子,半天说不出话,又道:“欧克海,我说你还是打个屁出来,表个态啊,这个臭……学生的问题,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办了。”

    欧克海见不说话实在是不行了,只得道:“汪局长,这事可有点难办,这个龙霄同学并没有犯什么错误,我就这样把他开除了,实在交待不过去啊。”

    汪铁梅道:“难道你就没有瞧见他品德非常败坏吗,会影响其它同学的学业,就这一条,就能开除他了。”

    欧克海道:“这个……这个,好像是莫须有的问题吧。”

    这时汪铁梅见他左推右挡的,再也没有耐性了,又指着他的鼻子道:“姓欧的,你是不是得过这个人的好处,哦,怪不得他敢这么的嚣张了,我看你这个位置是坐久了,不想呆了,是不是,好好,想当天京大学校长的人多的是,你就等着降职吧,混帐东西。”

    要是就欧克海与汪铁梅两个人,欧克海被这么骂是没什么的,但现在外面有无数的眼睛瞧着,他平时这个在学校高高在上的校长面子就挂不住了,胸口起伏了一阵,脸色也开始涨红起来,将心一横,反正都要得罪周省长,站着死总比坐着死来得舒服。

    当下抬起头来瞪着汪铁梅道:“要撒我的职,还没那么容易,天京大学这么多年来没出什么事,名声也在全国学府中越来越高,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我还是连续三届的省人大代表,你要动我,还要费些力,汪铁梅,我……我也忍你很久了,你不过和我平级,只是仗着你老公是省长就敢在这里指手划脚的,告诉你,这不是你们市财政局,你少在这里耍威风,你要开除龙霄,好,我也要开除另外几个人,几个参与主使打架斗殴,致人伤残,还有玩弄女生,欺骗感情,真正的品德极端败坏,影响其它同学学业的人,这都是有证据的,我要在没撒职之前,把这件事办下来,混帐东西,谁是混帐东西,我说你才是混帐东西。”

    谁也没有想到一向胆小的欧克海居然一口气说出这话,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还是龙霄先拍着手打破了沉默,走到欧克海身边搂着他的肩道:“好啊,好啊,欧哥,过去我真是小瞧你啦,说得好,骂得更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偶像,咱们学校会以你这样不畏强权的校长为荣。”

    欧克海瞧见门口的那些老师虽然不敢说话,但眼中都流露出了平时绝对没有的尊重,就是向来瞧不起他的方家慧也在点头,顿时就有了底气,又大声道:“汪铁梅同志,我现在要请你出去,不要来影响我们正常的教学秩序,我们这里是教育树人的地方,不欢迎你这种人来。”

    一眼看到周思廉呆呆的向自己望来,似乎还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脾气,欧克海就又道:“还有你,周思廉,你和胡峰、郑军他们三个少在学校给我惹事,要是再有下次,我也绝不会再姑息,听清楚没有?”

    这时那汪铁梅的脸色变得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紧紧咬着牙,气得一脸的肥肉都抖动起来,瞪着欧克海道:“行啊,姓欧的,你行啊,是翅膀硬了,另外找了靠山,还是这小子给了你花不完的钱,啊。”

    龙霄走到了汪铁梅面前道:“肥婆,你***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没听见汪校长叫你滚么,咱们汪校长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清廉守洁,不怕你污陷诽谤。”

    欧克海被他一提醒,马上道:“不错,汪铁梅,我郑重的警告你,说话要有事实依据,要是张嘴就乱说,我会向法院起诉你恶意诽谤,这么多的老师都是证人。”

    汪铁梅终于意识到这里不能再呆了,只得向那陈秘书撒威风,大声道:“走,我叫你来,你一句话都不说,眼睁睁的瞧着别人欺负我们母子,你哑巴啊,我看弘基也该换换秘书了。”说着就向外走去,那些老师连忙留出了一条路来。

    那陈秘书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她吆喝惯了,忍功一级棒,脸上一点儿不敢表现出愤怒,随着她去了,而周思廉临走之时,却狠狠的盯了龙霄一眼,做了个走着瞧的眼神。

    这时那些老师们都识趣了散去了,方家慧深深的望了龙霄一眼道:“龙霄,上课了,你快点来啊。”转身也走了

    欧克海沉寂N年的火气似乎被汪铁梅燃起来了,人都走了,还吐了滩口水道:“操你妈的,想动我,没那么容易。”

    龙霄听着欧克海的粗口,又见到他脸上发狠的样子,心中有些暗笑,这个平时在别人眼里颇有儒风的校长,这话至少有二十年没说了,人都有需要发泄的时候啊。

    当下呵呵笑着道:“好啊,你去操周思廉他妈,我在外面替你望风,绝对不让她儿子拿菜刀来砍你。”

    欧克海在他面前也没什么装的了,道:“哼,这样一头肥猪,我摸她都要嫌腻,恶心。”

    这时他又道:“龙霄,说实话,其实我今天还挺痛快的,将过去不敢说的话都说了,这才明白古时候那些嫉恶如仇,勇于直言的忠烈之士,也有自己的乐趣啊,今后我还要多多效仿才对。”

    龙霄听他这话有感而发,还有些正气,便要出口表扬,却见他说完这话,又凑到他的耳旁轻轻道:“龙霄,今天我表现得还尚可吧,不如把那帐再减五千万。”

    龙霄顿时哈哈一笑道:“不错,你今天的行为是可圈可点,按理可以减五千万的,不过自己要求,觉悟又低了点儿,扣出一千万,以示薄惩。”

    说着便在办公桌上拿了纸笔,又给他出了个四千万的抵扣条,象欧克海这样的人,属于墙头草系列,很难让他坚持什么原则,还是要有个东西要挟着才能带动他啊。

    将纸条给了他,正要出去,却见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便道:“欧哥,有什么事你就说,现在咱们又不是外人。”

    欧克海这才道:“龙霄,这个……这个谢如云怎么样,我听说你现在和花香芸挺好的,是不是和她吹了。”

    龙霄太懂他的心思了,笑骂道:“我靠,欧哥,我说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色心不死啊,告诉你,如云和我好得很,至于花香芸吗,也不错,嗯,也不错。”说着就向门外走去。

    欧克海默默的望着他的背影消失,脑中浮现起谢如云风情万种的美艳与花香芸娇憨纯贞的甜美,心中又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龙霄,你小子真够有艳福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