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第一次较量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国庆节第七天,清晨,A省西城一幢高级小区的住宅楼里,轻柔的朝霞透过窗户照在卧室里,一个女人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她虽然没有化妆,但长发秀黑如瀑,皮肤细白嫩滑,眉如远山,秋波流转,琼鼻樱唇,薄丝制成的睡袍下,纤细的腰肢如杨柳一般,是个极有古典韵味的美人儿,却正是那个黛玉公主房海蓉。

    在阳台上欣赏了一阵子朝霞,房海蓉正准备到浴室去漱洗,听到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便拿起来接听,传来的当然是她那个狂热追求者周思廉的声音,只听他道:“海蓉,起来了吗?”

    房海蓉很有女人味的“嗯”了一声。

    周思廉又道:“昨天我不是给你说今天要到‘天马山庄’去游玩吗,车子我都借好了。”

    房海蓉道:“什么车,可不能太差,你知道去那里玩的人都挺有钱,咱们总不能丢人吧。”

    传来周思廉很自傲的声音道:“海蓉,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是找金煌集团的黄总要的他那辆红色宝马,你满意了吧。”

    房海蓉坐过那辆车,知道挺招风的,不由娇笑着表扬了他一句道:“算你懂事,什么时候来接我?”

    周思廉道:“我正准备出门了,半个小时就到,来了我给你再打电话。”

    房海蓉又“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先去浴室洗漱梳理好,很精心的画好妆,真是又凭增了几分的娇艳,然后换上周思廉前两天给她买的那套白色的巴黎Balenciaga品牌休闲运动装,再将长发向后梳扎成一个马尾,在浴室的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现代与古典相结合的勃发着青春气息的美女,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好几岁。

    房海蓉对套服装穿在自己身上的效果非常满意,对着镜子我见犹怜的瞧了老半天,才打开了电视看新闻,作为研读政治的她,这是每天养成的一种习惯。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一条新闻,说的是本省有人购买了一辆价值三百五十万的保时捷最新款轿车,并展示了那车送抵省城时的情景。

    房海蓉第一眼瞧见这款白色的carreraGT型车时就被它迷住了,要知道,这样昂贵漂亮,可以显示身份的休闲型轿车,可以比一个优雅英俊的男人更让她痴迷。

    一直等到这条新闻结束,房海蓉琢磨着今天就让周思廉去打听是那一个巨富买的这款车,赶明儿也借出来玩玩儿,过一过瘾才好。

    正想着,电话就响起了,原来周思廉已经到了楼下。

    房海蓉下了楼,见到周思廉穿着一身的蓝色运动装,插着手斜靠在一辆玫瑰色的红色宝马旁,高大白净,颇有几分英俊潇洒的味道,心中不由一动,凭良心说,周思廉虽然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男人,但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更加上其父头上罩着省长这圈光环,对自己日后要做一个比男人还强的女人自然大有帮助。

    一念至此,房海蓉觉得似乎该给这个男人一点儿甜头了,毕竟胃口要是掉得太久,不免要得胃病,这周思廉真瞧上别的漂亮女人,自己一时半会儿的还真不好找到和他条件相当的男人,当下远远的便冲着周思廉一笑道:“思廉,对不起,让你久等啦。”

    周思廉见到房海蓉靓丽的模样,而今天的态度似乎比过去要温柔亲热得多,大有守得云开见日出的感觉,连忙道:“没有,怎么会,就是再等一天也没什么,谁叫我的女朋友这么漂亮呢。”

    房海蓉已经走近了,又是嫣然一笑,拍了他一下道:“算你会说话,咱们快上车吧。”

    两人正要上车,迎面处一辆纯白得有如天使般的轿车,轻捷无声的开了过来,房海蓉眼尖,瞧清了那轿车的标志,不由失声叫了起来道:“思廉,快看,这就是那辆保时捷carreraGT,省里只有一辆,咱们先不忙上车,先瞧瞧它停在那里,车上是什么人,大家认识认识。”

    正说着,那辆车就在他们前面停了下来,里面似乎坐着一个男人,但早晨的阳光耀眼,看不清楚他的具体相貌。

    周思廉望着那款纯白造型新颖别致的保时捷,再瞧了瞧自己身边这辆玫瑰色的红色宝马,忽然觉得那娇艳的色泽变得黯然无光起来,这两辆车相比较,那辆新型的保时捷就象一个身披白纱,高贵无邪的处女,而自己这辆普通型的宝马完全就象一名衣着鲜艳,低俗招摇的荡妇,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美人儿当前,心中顿时大不是滋味。

    就在两人聚精会神的盯着那辆保时捷之时,那车门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浑身黑装的年轻男子来,面目英挺,高大彪悍,极有男人味,真是帅呆了,酷毙了。

    等到瞧清这男人的样子,周思廉与房海蓉不约而同的对望了一眼,这个人眉宇之间怎么瞧来很有些象学校里那个穷小子龙霄啊,只是比他挺拔俊朗得多了。

    这时那个黑衣男子居然对直朝着两人过来,还真的和那个龙霄像得不得了,周思廉与房海蓉心中都在暗暗称异。

    周思廉眼见着他站在了自己面前,嘴角微出了一丝的冷笑,正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却听见那男人张开了口道:“周思廉,你好啊,这么巧,大家碰在一起了。”

    他这话一出,周房二人心中都是“格登”一跳,声音好生熟悉,这个男人不是龙霄又是谁,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就好像一夜之间,山鸡忽然飞上枝头变成凤凰。

    先是周思廉忍不住道:“龙……龙霄,你怎么会……会……。”

    龙霄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道:“会这样子,对不对,怎么,我就不能这个样子么,整个省城就让你周思廉最拽才好,是不是?”

    周思廉见他人胆子也忽然变大了,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对自己完全不放在眼里,不由大声道:“你……你说什么?”

    龙霄又是微微一笑,向房海蓉道:“房小姐,麻烦你先上车去,我有一点儿话要对这位周公子说。”

    自从前两天龙霄强吻了自己,房海蓉就有些觉得这个龙霄没那么简单,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能够不简单到了这个程度,这完全是一种让自己震撼的,不可思议的感觉,过去这个男人只是一把可以让人看上两眼没有开锋的装饰剑,只有花香芸那样的傻丫头才会瞧得上眼,但现在,他已经化成了一支光芒四射的利箭,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可以刺入人的心中。

    听到龙霄叫自己到车上去,房海蓉想都没想,竟不由自主的乖乖服从了,在关上车门的那一霎那,她忽然有了一种预感,周思廉要有麻烦了,她知道两人之间过去曾经有一段仇怨,看来这个男人并没有忘记,而且变得非常的强大,他要开始找周思廉的碴了,而强吻自己的那一天,就是开始。

    周思廉是被龙霄打过的,见到他这付凶狠的样子,心中颇是骇然,颤声道:“姓龙的,你要干什么,不要忘了,这是谁的地盘。”

    龙霄紧紧的盯住他,半天才道:“周思廉,你害怕了吗,你***也害怕了吗,放心,我不会打你,只是想来和你玩玩儿。”

    周思廉这时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努力的挺直身子,瞪着他道:“龙霄,你想干什么,到底想干什么?”

    龙霄的嘴角微微向上动了动,然后道:“周思廉,知道为什么我会到学校里来和你装傻吗,那是因为过去我对你不了解,还以为你真的有多拽,多神气,可这些天跟着你瞧了一下,还真是让我失望,其实你***什么也没有,包括这烂车,还有那些破屋子什么的,你只有厚着脸皮求别人借给你,就像龟儿子似的,所以我实在忍不住要展示展示自己了,给你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有钱,全部是自己的,不需要向别人借。”

    周思廉白净的脸气得苍白起来,咬着牙道:“龙霄,你这几年发财了啊。”

    龙霄摇着头笑着道:“周思廉,这些年你和胡峰他们泡妞都泡傻了,其实我没那么默默无闻的,你只要多费点心思在外面打听打听,也许会有人告诉你龙霄这两个字还有些分量的。”

    周思廉心想这小子来势汹汹,自己打不过他,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避一避为妙,日后再与胡峰他们想法子对付,正要转身上车,却听龙霄又道:“周思廉,你这辆破车就想泡妞啊,不如把房海蓉叫到我的车上去,我想她一定非常愿意,这妞不错,可以给我当当情妇什么的。”

    佛也有火啊,周思廉忍不住捏着拳头道:“你说什么?”

    龙霄哈哈一笑,伸手就在他的脸上拍了两下,指着他捏紧的拳头道:“好啊,终于来脾气了,你打啊,你***打我啊,我一还手,你是不是又要告我无故伤人什么的,哦,对了,房海蓉就会成你的证人,不如你来试试,看还把我弄不弄得到局子里面去。”

    周思廉瞧着龙霄那刺人的眼神,那只拳头那里递得出半分,再也不愿和他呆在一起了,一打开车门,便坐了进去,快速的驰出了小区。

    龙霄瞧着周思廉很是狼狈的样子,心中顿时浮起了一种开始复仇发泄的快感,这一天,他等了好久了。

    不过他很快的就想到了后果,周思廉等人都是些卑鄙无耻的小人,瞧到自己的变化,绝不可能不叫人调查自己,而自己真要把他们逼急了,除了花香芸他们不敢动,父母、君仪母子、谢如云都会有危险,这一点儿不可不防。

    这时他一边上车发动,一边拿起电话,拔通了杨凡的号码,便听到里面有人道:“喂,那位。”

    龙霄道:“我,龙霄。”

    杨凡的声音顿时尊敬了起来道:“啊,老板,你有什么吩咐么?”

    龙霄道:“你马上在公司选三十名机灵一点儿,身手好一点儿的人到我这里来,尽量快点。”

    传来杨凡的声音道:“好好,老板,没问题,咱们公司的人都是我按照特种部队的要求训练出来的,比一般人都要强得多,最迟后天就会赶到A省。到时再给你联系。”

    龙霄知道杨凡这种人办事的效率非常高,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专心开着车跟在周思廉那辆宝马之后。

    且说周思廉开车出去,房海蓉见他一脸的阴沉,好像很憋气的样子,是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实在好奇那个让她已经感到有些神秘的男人对他说了些什么,忍不住问道:“思廉,你跟那个姓龙在外面说了什么话。”

    周思廉正在思索对付龙霄的法子,不过对方已非当日的吴下阿蒙,想来想去似乎都不是很妥,正在大伤脑筋,听到房海蓉的问话,一时也没有细想,没好气的道:“能说什么,你好好坐着,少问那么多。”

    见到周思廉的这个态度,房海蓉完全愣住了,两人交往也有几年,但周思廉向来对她大声说话也没有过,今天看来真是受到那个龙霄的什么刺激了。

    周思廉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儿,瞧着房海蓉冷着脸侧到了一边去,连忙向她道歉,好半天才把她哄得回过头来。

    就在这时,只见到房海蓉向外的反光镜一指道:“思廉,快瞧,他……他又来了。”

    周思廉向后望去,果然瞧到了那辆白色的保时捷紧紧的咬在自己的宝马之后,一改往日在房海蓉面前表现出的斯文形像,不由骂了一句“妈的,姓龙的,***有辆好车,就这么拽啊。”

    他话音刚落,一道白光闪过,龙霄真的很拽的从他的一侧超了过去,还很嚣张的不停按喇叭。

    这里已经是外环大道,路宽车少,周思廉那里还忍得住,加大马力就向前面追去,可是龙霄知道他的意图,等他一接近,就一溜烟儿的跑了,领先到百米左右,又缓了下来,可一但周思廉追上来,他又快速全行。

    要知道,他这款保时捷的carreraGT虽然不是世界上最快的轿车,但它是完全的赛车引擎,特制的6挡变速箱可以让车子在9.9秒内完成0至200公司/小时的加速,那里是周思廉这款普通的宝马所能及的。

    周思廉大大吃瘪,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一时气得三尸神炸,七窍生烟,嘴巴张着就没有合拢,胸口在不住的起伏着,知道对方在戏耍自己,越去追他,他就越是开心,当下便放缓了车速,但心中却恨不得将驾驶的这辆宝马车砸得个稀巴烂,连车轮都给它踩扁。

    就这样,龙霄在周思廉前后跑来跑去的转悠,有时候两车相并之时,便很有风度的向两人微笑挥手,周思廉努力的不让自己去瞧他,但脸色真是难看得很,而房海蓉侧头去瞧,被龙霄望见了,便做出个飞吻的动作,她心中顿时一跳,连忙站直身子,却想到那晚在水中的情形,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等到四十分钟之后,周思廉就在省城南郊的“天马山庄”停下,回头一瞧,龙霄也到了,只是并不过来,下了车,背着手没事似的欣赏着山庄内优雅的风景。

    “天马山庄”是A省最高级的消费场所,占地上千亩,里面什么高尔夫球场、保龄球场、跑马场、射箭场、珠宝馆、歌舞厅、中餐厅、西餐厅等等一应俱全,总之,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有你想要的消费。

    其实这时周思廉已经让龙霄气得没有了玩耍的兴致,但要是就这么带着房海蓉灰溜溜的离开,那更是没面子,便强作没事状的和房海蓉向山庄的西面走去,那里有一个挺大的赛马场,马是英国进口来的,周思廉他们常来玩儿,这也是他的长项,现在美人儿在侧,自然要展示一下自己的骑士风采。

    他这时瞧了一下后面,见到龙霄果然慢慢的跟了过来,心中不由得一阵的冷笑,暗想:“姓龙的,你就好好的跟来吧,你有辆好车就不得了啦,好,这里的马都差不多,我倒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思想间,已经到了马场,此时正好人不是很多,周思廉匆匆忙忙的拉着房海蓉到了马房管理处,这里有一匹叫“闪电”的黄马,费用虽然最贵,但是诸马之冠,可不能让龙霄这小子占去了。

    幸好,那“闪电”还没有人要,周思廉连忙出钱办了手续,却给房海蓉挑到一匹性格温顺的白马。

    正在换骑马服,就见到龙霄来了,周思廉自觉很有优势,胆色一壮,大步走了过去,“嘿嘿”的冷笑两声,然后张狂的道:“龙霄,你跟着我,无非是想随时和我较量,好啊,现在机会来了,咱们比一比,怎么样,谁输了谁叫对方一声爸爸。”

    见到龙霄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更是坚定了周思廉的信心,他决定用一用激将计,一脸不屑的大声道:“怎么,龙霄,胆小了吧,不敢了吧,刚才的威风那里去了,孬种。”

    看来龙霄真的中计了,一脸的激动道:“比就比,好好,我和你拼了,不信赢不过你,不过万一你输了,可不许耍赖,要是不叫对方爸爸,谁就是乌龟王八蛋,生儿子没有屁眼儿。

    周思廉就是要他说这一句话,立刻答应道:“好,就这样,房海蓉作证,你快去挑一匹好马,要不要我给你介绍。”

    龙霄很有骨气的道:“不要,我自己来。”不过他真是不懂马,挨个指着马栏里的那些马道:“点指贼贼,指着谁谁就当贼。”最后一指,却是匹瘦骨棱峋的红毛老马,是那种价格便宜却没有要的马匹。

    周思廉见状,不由哈哈大笑道:“龙霄,行啊,你运气真好,居然选着一匹马神,这一次包管赢了。”

    龙霄嘻嘻一笑道:“是么,我瞧它也不错,好,就这么一匹了。”

    房海蓉瞧着两人的马,就像是两人车一样,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心想这龙霄瞧来一会儿聪明得很,一会儿笨得要命,这样的比赛,根本不瞧结果,也知道他是输定了。

    不一阵,龙霄就换好装翻身上了那瘦马,与周思廉到了跑道上并排而立,由房海蓉发号施令,约定在椭圆形的跑道上驰行三圈,先回到这里者为胜。

    不再多说,只听到房海蓉一声清脆的叫声道:“开始。”

    说时迟,那时快,周思廉还没等她话音落完,就纵马冲了出去,也不知这龙霄是不是认定自己要输,破罐子破摔,不仅不去追他,反而将马慢慢骑到房海蓉身边道:“蓉儿,其实你何必跟着那个大色狼欧阳克,不如还是跟着我这个忠厚老实的靖哥哥啊,你考虑考虑。”

    房海蓉咬着牙不去和他说话,龙霄便悠哉游哉的哼起歌来“喔喔喔喔,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 我只要靖哥哥完美的爱情,我不是黄蓉,我整天做梦 在夜里唱情歌,失恋也英雄……”

    房海蓉气得差点吐血,不由冷笑道:“你唱啊,尽情的唱啊,等一下你输了,我瞧你还怎么唱,你总不会赖皮不认帐吧。”

    龙霄没有理她,等到一首歌唱完,见到周思廉已经跑了半圈了,这才道:“蓉儿,你瞧我把周思廉这小子追个屁滚尿流给你看看。”

    一边说着,双腿一夹,那马就跑了出去,要知道龙霄这几年算得上是戎马生涯,熟知马性,岂是周思廉这种人可以比拟的,再加上他施展轻功,浑身就象一片羽毛般的贴在那马的身上,那马虽然不算是神骏,但有他这样绝佳的驾驭之术,已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当真有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

    周思廉回头见到龙霄落后了半圈,那已经是胜券在握,正是暗思这小子喊自己爸爸时的狼狈,还有到时自己怎么来痛痛快快的奚落他一番,忽然听到后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再一瞧,龙霄正在急速的追来,骇了一跳,连忙是快马加鞭向前驰去,绝不能让对方超过。

    转眼一圈就过去,周思廉听见身后的马蹄声终于消失,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总算把那小子甩掉了,正在得意,忽然背后有人拍了拍,他心头猛的一跳,却见龙霄就在离自己数尺的地方笑嘻嘻的望着他,原来对方竟将马的步履保持到与自己一致,他当然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龙霄见他回过头来,便骂了两句:“杂种,杂种。”还不等他还嘴,就驾马冲了过去。

    周思廉跑得太快,胸口一直堵得慌,身子也在马背上东摇西晃的,那里还能分神和他对骂,谁知这龙霄真是得太过分了,又象适才开车的时候那样,等他过去,再一次向前超,然后又拍拍他的肩,骂道:“傻比,傻比。”

    周思廉一时气急攻心,差点就滚落下马,连忙聚精会神的骑着,就装着没有听见,但对方又是“白痴、猪喽”之类的乱骂,他这一生,还没有受过这样大的屈辱,但是这场比赛他万万不能输的,要是当着房海蓉的面叫龙霄爸爸,那真是什么脸都没有了。

    到了最后一圈,龙霄略略落后数米,见到房海蓉在不停的叫道:“思廉加油,思廉加油。”不由哈哈一笑,伸出一只脚在她那匹白马的马臀上一踢,那马顿时便惊了,猛的向前窜出,吓得房海蓉顿时花容失色,在上面啊啊的尖叫,身躯是东倒西歪,就快要掉下去了。

    这时龙霄大叫了一声:“别怕,蓉儿,瞧靖哥哥前来救你。”手臂一伸,一把将房海蓉抱在了胸前,不过他处理的方式有些奇怪,别人双人骑马都是相向而坐,而他偏偏将房海蓉抱着倒骑在马上,和他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而房海蓉就只有伸出双手,紧紧的把他的腰搂住,将脸贴在他的胸前,一点儿也不敢放松。

    龙霄笑着追了上去,到了周思廉身前,但大声的向房海蓉道:“蓉儿,蓉儿,你快点儿放手,你喜欢我是没错,可是也该给周思廉说清楚啊,这样不明不白的,咱俩可对不住思廉啊。”

    周思廉见到房海蓉这付样子,自然知道龙霄在捣鬼,但终点就要到了,现在放弃比赛也于事无补,反而立马就只有认输,嘴里发出了一声悲愤无比的呐喊,拼命的向前驰去,但离出发的地方还有十米远的时候,龙霄已经从他背后冲出,正好领先了一个马位。

    周思廉此时已经累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汗流夹背,两条腿沉得象灌了铅一样,一时下不来马,只是出着粗气指着龙霄道:“姓……姓……姓……”

    龙霄接口道:“性性性,你是说性交啊,**,周思廉,你***还不是普通的色,骑一骑马,都把你摩擦得有瘾儿了。”

    周思廉吞了一口口水下去,才道:“姓龙的,你放了海蓉,快放了她。”

    龙霄在马上象投降一样向上一举道:“姓姓姓周的,我早就松手了,是你马子自己舍不得放开我的,没办法啊,人长得帅,就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原来房海蓉被这一场激驰骇得是魂飞魄散,整个人都软了,马虽然停了,意识还没有恢复,只知道保持原状,双手搂着龙霄的腰,一张苍白的粉脸却仍然贴在他的胸前,就象是一对亲密的情侣一样。

    龙霄见到周思廉好象就要下马的样子,就抢先一步下来,将房海蓉抱在了地上,见她还是站不稳,就勉为其难的搂着。

    周思廉挣扎着下了地,上前一把将房海蓉拉了过来,一双眼睛透着血丝象是要吃了龙霄一样。

    龙霄想到此人害了自己,还害了学校那么多年少无知的女孩子,心肠岂会软下来,见到房海蓉能够独立站着了,便道:“周思廉,该懂事了吧。”

    周思廉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但那句话却怎能出口,咬着牙死死也不说,龙霄顿时仰天一笑道:“周思廉,看来你儿子要没屁眼儿了,不过乌龟王八蛋没有屁眼儿也没关系,你说是不是。”

    周思廉望了望房海蓉,见她正向自己瞧来,心想没面子就没面子,反正叫不叫对自己都不利,叫了至少还可以充一充愿赌服输的男人,便含含糊糊的叫了一声“鸡巴。”以为龙霄没听清,拉着房海蓉就向马场外走。

    龙霄在后面哈哈的大笑不止,使劲的拍着手道:“周思廉,有你的啊,管你爸爸叫鸡巴,有脾气,有创意,我顶你。你爸爸叫鸡巴,你又叫什么?对了,只能叫鸡儿了,好听,真好听,我算是记住了,嗯,好长的鸡儿,好白的鸡儿。”

    房海蓉本来很是气龙霄,但忽然听到这话,差点就想笑出来了,但见到周思廉嘴唇微微颤抖着,正在瞧自己的反应,连忙忍住,道:“思廉,这个人无赖得很,咱们别理他。”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出了马场,那个该死的龙霄又在后面阴魂不散的跟着,周思廉现在真有些怕了他,但又不好当着房海蓉表现出来,象躲瘟神一样进了旁边的一处射箭场。

    他故作没事的拿起一张弓,搭了箭就去射二十来米外的草靶,“嗖”的一箭。虽然没有中红心,但位置也算不错,瞧着这时龙霄也走了进来,暗暗发誓再也不和他打任何的赌了。

    谁知龙霄凑到他和房海蓉的旁边惊叹道:“思廉,好箭法啊。来,咱们再来赌一次,包管你的胜算大些。”

    周思廉只是不理他,又是一箭,这一次离红心只差一点儿。

    龙霄道:“这样,思廉,我赌你十箭之中全部脱靶,要是有一箭射上去,就算我输。”

    周思廉听到这话,眼中顿时一亮,但跟着想到一事,道:“好啊,不过你要答应我要射的时候不许来碰我的身体任何部位,也不准用语言来骚扰我。”

    龙霄道:“我靠,你当我是你经常干的那些妓女啊,在你要射的时候又要摸又要叫的,随便射,尽情射,不过要注意身体。”

    周思廉这时有绝对的,百分之一万的把握不会输,知道报仇雪耻的时候到了,很干脆的道:“好,赌就赌,赌注是什么,咱们押大点儿。”

    龙霄一瞪眼道:“**,周思廉,你屁眼儿还真够黑的,这次有把握,就要押大点儿,好,这次由你说,输了做什么。”

    周思廉见到靶场里还有不少人,便大声道:“要是谁输了,谁就在靶场里面爬三圈,还要学狗叫。”

    龙霄点点头道:“够毒啊你,好,就这样。”

    这时旁边的一些人听到两人打了这个奇怪的赌,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想要瞧瞧热闹。

    周思廉大声道:“好,我就请大家作证了,十箭之中,要是有一箭中靶,这小子就要爬地学狗叫,不叫是乌龟王八蛋,生儿子没屁眼儿。”

    龙霄摇着头道:“妈的,周思廉,你下次还是换一句话,太没水准了吧。”

    周思廉也不理他,重新拿起弓搭上箭,几乎没怎么瞄准,就松开了箭弦。

    那箭眼见着就要到靶,虽然不会中红心,但也不会太差,周思廉正准备瞧龙霄的狼狈的认输样儿,只听到身旁又传出“嗖”的一声,一只箭飞出,后发先至,竟将他的箭射开了。

    这一箭,正是龙霄所发,不过他既没有碰周思廉的身子,也没说话,完全没有违规。

    这时人群中阵阵惊叫,都为龙霄神奇的箭术喝彩起来。

    龙霄微微一笑,其实这箭术他只是跟赵如风学了点儿皮毛,二十米的距离实在太短,要是赵如风亲自来,一百米之内的箭都可以将其从中剖开。

    周思廉一时目瞪口呆,又完全不相信他真有这么厉害,想让他反应不过来,一鼓作气,连连射出了九箭,可是结局仍然一般无二。

    这个时候,整个射箭场的人都呆住了,真是怀疑是不是奥运会的世界冠军到了这里,就是房海蓉也睁圆了美眸,将龙霄紧紧的凝视着,对这个男人的认识,她最开始从普通到不简单,然后是非常不简单,到现在,已经是超级不简单。

    这时龙霄放下箭,向周思廉道:“思廉,这一次你又准备怎么赖?”

    周思廉此时也意识到龙霄已经脱胎换骨了,但众目睽睽之下,堂堂一省之长的公子怎会爬在地上学狗叫,要是传出去,那只有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当下气急败坏的对龙霄道:“乌龟王八蛋的命活得长,你是玉皇大帝啊,说生儿子没屁眼儿就没屁眼儿。”

    一边说着,一边去拉房海蓉的玉手道:“海蓉,咱们走,别理这个恶棍。”

    龙霄大笑着拍手道:“聪明聪明,这也能让你解释得通,I服了YOU。”

    房海蓉是个虚荣心超强的女人,见到四周的人都拿一种嘲笑的眼神将周思廉望着,想到他的举止,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恶心,但此时也别无它路,只有跟着他走了出去,在临走出射箭场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回头去瞧了一眼龙霄,却见他在对着自己微微而笑,充满着胜利者的风采,心中顿时迷乱起来,拿周思廉与龙霄相比较,前者只是一朵温室中娇贵的花朵,后者却是一柄磨砺得非常锋利的宝剑,这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她从来没见过的真正的男人。

    好不容易从射箭场出来,周思廉再也不敢去任何活动场所了,见到房海蓉的脸色有些不对,而前面有一间珠宝大厅,连忙陪笑道:“海蓉,咱们不要为那个无赖坏了兴致,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枚钻戒吗,听说这里的不错,走,咱们去瞧瞧,我妈又在我卡上存了些钱,应该能够买一枚不错的戒指了。”

    房海蓉的确差一枚戴得出去的钻戒,听周思廉这么一说,有些转恼为喜,便和他走了进去。

    刚到钻戒专柜,就有专柜小姐过来介绍,周思廉一瞧,虽然没有那些什么世界级的顶尖货,但从一万的到三十万的不等,算了算身上的钱,就让那专柜小姐拿起了一枚0.5克拉的纯色戒指,白金打造,外表瞧来倒是挺精美的,让房海蓉戴了戴,正好合适,打完折要三万元,刚要叫那专柜小姐包装起来,却听到后面有一个男人“啧啧”的道:“真吝啬啊,这也算钻戒么,这么小一枚,只怕拿放大镜才看得见。”

    周思廉与房海蓉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果然,人影一闪,龙霄已经趴在了柜上,双眸飞速的一搜索,便指这柜中最贵的价值三十六万的一枚钻戒道:“把它拿给我瞧瞧。”

    那专柜小姐一瞧他的打扮气质,知道是大主顾到了,连忙取了出来,龙霄拿在手上看了看,见是一枚蓝色钻戒,而外面还镶着一圈纯色的小钻,在光线的照射下闪着夺目的光芒,便笑道:“虽然不是最好,不过也将就戴了,房小姐,把你的手伸出来试试。”

    房海蓉其实一眼就瞧中了这枚蓝钻,但那价钱实在让人停止了兴趣,周思廉目前是万万拿不出这么多钱的。

    见龙霄要自己戴着试试,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便实在忍不住,就要去拿,只听周思廉道:“海蓉,不要戴。”

    房海蓉皱了皱眉道:“这钻戒又不是他的,有什么不能戴的,我就戴着玩儿一会儿。”

    说着就戴了上去,却见自己细白纤长的手指上有了这枚蓝色钻戒的衬托显得更是高贵雅洁,只觉整个人的档次都不一样了,瞧来瞧去好半天,终于很舍不得的要除下来。

    这时只见龙霄拿出一张信用卡交到那专柜小姐手中道:“小姐,就要这只了,你把帐给我算一下。”

    房海蓉以为他是要送给别人,正要将那钻戒交还,却闻龙霄道:“房小姐,你戴着这枚钻戒才能衬出你这样漂亮高贵的女人,虽然不是很贵,但比刚才那枚眼屎要好得多了,你先戴着玩儿,等有了更适合你的,我再给你买。”

    此话一出,将房海蓉与周思廉都唬了一跳。房海蓉更是睁大了眼睛,张大了樱唇,完全不相信的道:“你……你把这枚戒指送给我。”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房小姐,我一直弄不明白,以你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跟周思廉在一起,他那点儿小小的零花钱也能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么?真是对美女的亵渎。”

    跟着又对周思廉轻蔑的道:“周思廉,瞧不出你还真***是个穷鬼啊,没钱还学人家泡妞,你自己撒泡尿照照,你那一点儿配得起人家房小姐,**,那样的烂戒子也送得出手,真是替咱们男人丢人。”

    周思廉这时完全失控了,涨红着脸,尖叫着道:“海蓉,海蓉,你把戒指扔给他,咱们不稀罕,不稀罕,龙霄,**你妈的,就你有钱吗,老子可以买更好的,更好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粗野的将房海蓉手指上的蓝钻摘了下来,拉着她就向外走,而房海蓉很是不甘心了回了几次头,才随着他走出了大厅。

    龙霄望着两人消失的门口,嘴角慢慢的浮起了一丝微笑,他知道周思廉该向他妈施压了,两人很有可能会发生巨额的资金往来,只要弄清周思廉的钱是通过什么地方转来的,周弘基就很难跑掉了,这一切,柳琬应该查得出来。

    等到他走出珠宝大厅,正好瞧见周思廉开着车出去,心中不禁暗暗道:“周思廉、胡峰、郑军,咱们学校再见。”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