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目标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与柳琬相会后的当晚,龙霄就回到了县城好好的陪了君仪母子两天,而花香芸不时的打来电话与他闲聊,有时候君仪就在他的身边站着,龙霄已经给君仪说了花香芸帮过他的事,君仪对这个在心上人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女孩子心存感激,不见没有任何的吃醋的举动,反而让龙霄将她一起收了,大家在一起做很好的姐妹,而龙霄表面虽然微笑不语,心里却是大摇其头,对于花香芸与柳琬这两个女子,他没一个有把握能够顺利的说服她们参加到红色娘子军的队伍里面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到了第三天,就是周思廉约好聚会的时间,龙霄与他电话联系了一下,周思廉要他和花香芸下午五点先在学校大门外等着,到时他自然会派车来接。

    这一次倒是龙霄先到的学校,在校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才瞧到上身穿着红色T恤,下面配着白色短裤,时尚中又不失纯静,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花香芸在前面的公交车站下了车。

    龙霄远远的就向花香芸吹了个口哨,叫道:“美女,过来,让哥哥抱抱。”

    花香芸飞快的冲了过来,举起玉手就在他身上狠狠打了一下道:“呸,流氓啊你,动作还挺熟练的,说,这几年在外面是不是经常对女孩子这么做。”

    龙霄哈哈大笑道:“那当然,你没见这样多有效果么,我一吹,就真的有个美女自己跑过来让我抱了。”说着就在她的肩上把了把。

    其实别瞧花香芸和他貌似亲热,但两人除了很纯情的拉手把肩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花香芸“噗哧”一笑,见校门外有不少的人将自己两人瞧着,便将肩滑出了他的手掌,不过又补偿性的将自己的右手交到他的手心里。

    龙霄见还有一段时间,便拉着花香芸的手到了校外路边的一家冷饮店里坐着,一人要了一杯冰激凌。

    吃了两口,龙霄便道:“香芸,周思廉他们的聚会你从来没有去过吗?”

    花香芸摇了摇头,露出一脸的不屑道:“我才不稀罕去哩,那些人比周思廉他们好不到那里去,都是他的狐朋狗友,一个个的讨厌得很,要不是你说要接近周思廉找他爸的什么证据,我才懒得去。”

    龙霄微微一笑道:“对了,香芸,这几天你爸的心情如何?”

    花香芸一听,马上就撅起嘴来,皱眉道:“唉,别提了,遭糕透了,这两天我都被骂了三次啦,真倒霉。”

    龙霄道:“香芸,这你可要有个思想准备了,你爸的心情现在可难得好起来了。”

    花香芸瞪着圆圆的杏眸道:“怪了,你怎么知道我爸的心情会难得好起来。”

    龙霄便将柳琬告诉自己的事给花香芸说了,花香芸胸口起伏着道:“龙霄,咱们省里的情况真有这么坏?”

    龙霄没有回答,只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花香芸捏紧玉手道:“那这么说周弘基真有问题了,咱们可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长升任,留一个烂摊子给我爸,龙霄,你有办法没有。”

    龙霄故意为难的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不一定同意。”

    花香芸是个急性子人,一把拉住他的手道:“你说,你说,只要能帮到我爸,让坏人得不到好下场,我一定会同意的。”

    龙霄道:“好,我问你,现在要最快定周弘基的罪,就是找到他贪污受贿的证据,不能依我们的凭空猜测,对不对?”

    花香芸点头道:“是啊,可周弘基狡猾得很,我爸爸拿他都没有办法,你有什么主意?”

    龙霄一笑道:“周弘基最宠的人是谁?”

    花香芸一瞪眼道:“屁话,周思廉啊。”

    龙霄又道:“那周思廉最宠的人呢?”

    花香芸撅了撅嘴道:“还不是那个什么‘黛玉公主’房海蓉,周思廉一上大三就开始追她了,紧张得象什么似的。”

    龙霄道:“这就对了,事情的关键就在这个房海蓉身上了。”

    花香芸还是有些不解的道:“房海蓉身上,她怎么会知道周家的事,我看周思廉除了缺钱了回去拿,也未必知道。”

    龙霄道:“对了,周思廉没钱了就会回去拿,我很想瞧瞧他到底到拿出多少的钱,这只有通过房海蓉入手,你是知道的,周思廉这个人一向心高气傲,要是谁对房海蓉出手阔绰一点儿,你说他会怎么样。”

    花香芸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听到龙霄说到这里,不由拿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在他脸上滴溜溜的转悠了半天,忽然伸出嫩白的纤手,半掩着嘴,“格格”的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龙霄道:“喂,花香芸,说话就说话,你这样好像不太尊重我吧。”

    花香芸还是在笑,过了好一阵才强忍着笑容道:“龙霄,你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想用那一招,呵呵,美男计啊。”

    龙霄见到她如此轻蔑,真是大伤自尊,瞪着眼摆了个很酷的姿式道:“怎么,我算不上美男么?”

    花香芸笑眯眯的道:“龙霄,你的长相没得说,算是个美男,可是也称不上风华绝代吧,你了解那个房海蓉吗,据我们女生传来的准确消息,她是个眼高于顶的女人,常说自己要嫁一个四力丈夫,这些你好像只占了其中之一。”

    龙霄一愣道:“什么四力丈夫?”

    花香芸道:“有能力、有实力、有财力、有魅力。你就最后那一样还行,其余的么,唉。”说着就摇了摇头。

    龙霄不好表态,只得道:“那你的标准又是什么?”

    花香芸冲着他嫣然一笑道:“我么,人长得丑,要求自然就比她要低多了,我要的是三心丈夫,长得要舒心,感情要专心,最重要的是能让我开心,那就够了,正好你这三条都全部符合,我才给了你这个机会。”

    她说到这里,又接着刚才说的话道:“龙霄,你的想法不错,周思廉好像很服贴房海蓉,可你用什么逼他大把大把的拿出钱来,周思廉随便伸一伸手指就比你的腰还粗,我这里还有三千来块,是我平时存的,你要不要,我全部捐献给你,嘻嘻。”

    她说罢此话,还嫌打击龙霄不够,又道:“还有,房海蓉的眼光高得很,喜欢的是那种大人物型,就是周思廉肯定也不会让她满意,你要是想去动什么歪脑筋,只有这个。”说着将丁香舌一吐,然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龙霄瞧着她完全当自己的计划是个好玩的笑话了,心中实在不服气,凝视着她道:“好,香芸,我在这里给你打个赌,我要是一个月之内能够通过房海蓉抓住了周家的把柄,今后我要是犯了什么错,你要原谅我。”

    花香芸根本就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一点儿,一边笑着,一边不停的点头道:“好啊,你要是能够做到这点儿,我还真服了你,今后你要是做错了什么,只要不伤天害理,我都原谅你。”

    龙霄给花香芸打了个埋伏,听她答应,心中一时舒畅,哈哈一笑道:“那就这样定了,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要是和房海蓉亲近一些,你不许吃醋,不过我给你承诺,绝不会爱上她那种人的,还有,你的反应也要逼真些才行。”

    花香芸瞧他还挺认真,便道:“没问题,只要你能办成这件大事,本姑娘不仅答应你刚才的事,还可以让你多提一个条件。”

    龙霄伸出手来道:“行,那就一言为定,咱们拉勾。”花香芸便也伸出手笑嘻嘻的和他拉了勾。

    说话间,就瞧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开了过来,在校门口停下,跟着龙霄的手机就响了。

    一接通,却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道:“你是龙先生吗,我是周先生派来接你和花小姐的,现在我已经到了校门外,是一辆黑色奔驰,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龙霄说了句:“我瞧见你了,马上过来。”就挂断了电话,丢了十元钱,便与花香芸上了车。

    那司机载着两人沿着东城而去,不出一个小时,便到了一处环境幽雅的高尚住宅区,种满法国梧桐的大道两旁疏疏落落的布着一些独立的欧式别墅,不时有穿着整齐制服的保安在来回巡逻着。

    没一会儿,就到了一处高架着铁栅栏的蓝色别墅外,一个小型的停车场里停满了各种品牌的高级轿车。

    龙霄与花香芸下了车走进了那别墅,却见绿茵如毯的草坪上,摆着无数的沙滩椅,已有不少的人或坐或站的在里面谈笑风生,一个个都非常的年轻,大概是十七八岁到三十岁之间,穿着打扮都非常的时尚。而在草坪的旁边,却是一个极大的泳池,装满了清澈的池水,不过此时自然没有人去游泳。

    傅国清向来低调,很少带妻女参加外面的活动,除了省委大院有限的部分人,花香芸认识的或者认识花香芸的都不多,是以见到漂亮的花香芸与英俊的龙霄进来,大家都只是多瞟了两眼,但并没有人来招呼他们。

    龙霄放眼环视,没见到周思廉与房海蓉的影子,却瞧到了胡峰与郑军各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椅子上与一群男女交谈着,而那两名女子虽然比不上花香芸与房海蓉,不过也算是漂亮的了,毕竟像胡峰与郑军这样的高干子弟,要找漂亮马子,实在比普通的人容易得太多了。

    这时郑军无意中见到了龙霄两人,向胡峰一递眼色,连忙起身迎了过来道:“龙霄、花香芸,你们来啦,周思廉说是要等房海蓉做头,等一会儿再来,来来,你们先过来坐下,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说着就带着两人走了过去,拍着手道:“各位,各位,我郑重向大家介绍两个人,这位就是花香芸,我们学校的校花,傅书记的独身女儿,平时你们可能总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现在终于有机会目睹芳容了。”

    在坐的都是A省政府与商界有关有脸的人物之子,早就知道傅国清有个漂亮女儿,只是难识庐山真面目,现在听到郑军一说,全都堆着笑站了起来,七八只手向花香芸递了过来。

    花香芸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自然也不想去一个个的握手,不过思忖也不能太失礼,便微笑着向众人道:“大家好啊。”算是作了个交代。

    那些人没摸着这个省城第一公主的玉手,都是大为失落,你望我我望你的,纷纷干笑着收回手来,郑军知道花香芸的性格,暗自发笑,又向龙霄一指道:“这是花香芸的男朋友龙霄,也是我的同学。”

    能泡上花公主,这小子非富即贵,来头必然不小,顷刻之间,那收回去的手又尽数伸了出来,全是些“幸会、幸会”的声音。

    龙霄当然不会舍不得自己的大手,上前便与他们握了,就有一人道:“龙兄,不知令尊是那位啊?”

    龙霄微微一笑道:“龙大海。”他此话一出,除了郑军与胡峰,所有的年轻男子脑中都在思想这龙大海是何方神圣,本省好像没听说,料来是外省的什么重要人物。

    接着郑军又指着那些人向龙霄与花香芸介绍,却是什么局长、董事长之类的儿子。

    正在这时,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周老大和他马子来啦。”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别墅外瞧去,却见门口处停着的一辆超大的劳斯莱斯,而周思廉正与房海蓉走了出来,这两人,男的穿着一身白色西服,一双皮鞋擦得贼亮,显得真是高大儒雅,白净潇洒,,而女的穿着一身黑色的呆带露肩晚礼服,发鬓高挽,眉目如画,玉容雪肤,身材细挑,更是吸引了在场所有男士的目光。

    花香芸斜瞥到龙霄的眼光似乎有点专注,心中一气,使劲的在他手心里一掐,龙霄吃痛,一回头,就见到花香芸嘟着菱状的红唇向自己示了示威,然后凑到他的耳旁道:“死人,你是不是早就瞧上了这个房海蓉了,所以才有那个主意,打着为民除害的幌子,故意撇开我,借机亲近和美女亲近。”

    龙霄对着她很深情的一笑,跟着也在她的耳畔道:“香芸,这个房海蓉的确有点美,但要是你打扮出来,绝计不会比她差,但你的心地,却比她单纯善良太多,所以她是比不上你的。”

    听到这样的语言,花香芸真是妇复何求,心中满是甜滋滋的味道,将他的手拉紧了些道:“我的心地就是又复杂又狠毒又怎么样,我就是永远比不上她又怎么样,我瞧你敢不要我。”

    龙霄轻声道:“不敢不敢,我怎么会舍得不要我的好芸芸。”

    花香芸顿时做了一个想吐的动作道:“什么我的好芸芸,肉麻死了,亏你说得出来。”

    龙霄嘻嘻一笑道:“再肉麻的我都有,你要不要听。”

    花香芸笑道:“呸,才不要,肉麻当有趣。”

    两人低声的说笑着,周思廉与房海蓉已经走了进来,此时一名三十来岁,面目平庸,中等身材的男子,走到草坪中间拍着手道:“各位,各位,现在本次聚会的男女主角都登场了,本人宣布,聚会现在开始,晚餐准备了烤肉与西餐,待会儿就有人送上来,另外,楼上的娱乐节目还是和上次一样,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大家就尽情享受生活吧。”

    龙霄猜这人就是别墅的主人,走到郑军身边道:“郑军,这位大哥是做什么的,好像家里挺有钱啊。”

    郑军一笑道:“他叫桑仁杰,是咱们一位做生意的朋友,为人很够意思,这样的聚会就是他提的议,搞了很多次了,每一次大家都玩儿得很开心。”

    说话间,就有厨师将各种食物推上了草坪,而从别墅的屋里走出了四名穿着表演装的两男两女,手里拿着魔术棍、扑克等道具在给大家进行表演,四周不时传来阵阵的掌声。

    这时周思廉已经见到龙霄与花香芸,便与房海蓉走了过来,先向花香芸笑着道:“怎么样,花香芸,这里的环境如何,觉得还好吧。这才叫享受生活啊,你别太听你爸的话,弄得自己像犯人似的,总是学校家里的两点一线,大不了就到街上逛逛,多无味啊。”

    花香芸微微一笑道:“无味,不会啊,我从来没这么想过,而且现在我有龙霄陪了,更不会无聊。”

    周思廉暗骂了一声:“愚蠢的女人。”然后对龙霄道:“龙霄,你呢,觉得这里的气氛如何,。”

    龙霄就知道他想问这话,便道:“挺不错的,其实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大家都想,香芸现在的观点和我过去一样,等真正进入社会,她就明白了。”

    花香芸虽然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半真半假的瞪了他一眼道:“呸,你不要以为出去呆了两年,就什么都懂了,还扮成熟。”

    龙霄瞧着那房海蓉在瞧着自己,脸上便露出不快的神情,嘴上却是欲言又止。

    周思廉这时倒装成了老好人的样子,哈哈笑着道:“算了,算了,你们小两口就别争啦,我看花香芸再过一两年就会明白的。来,我再给你们介绍一些朋友。”

    说着就大声的呼喊了一声,草坪上的那些年轻人都围了过来,周思廉就给他们做一一的引见,不过首先便是报的父母的字号,这个长那个总的一大堆,而介绍到龙霄与花香芸时,周思廉当然要将傅国清的名字说出来,龙霄知道他的用意想给众人造成傅国清已经与其父紧密相联在一起的假象,倒没有什么,但花香芸怕父亲知道了此事会被骂,心中倒是担忧起来,握着龙霄的手都浸出了汗。

    全部介绍完毕,大家便散开各自活动,周思廉是这些人的领军人物,自然会有不少人围着他进行攀谈,而龙霄与花香芸则去旁边的一排餐桌上取食,然后坐在了两张沙滩椅上。

    晚风拂面,花香芸踏着细柔的草坪,鼻中传来一阵阵的清香,嘴中嚼着美食,又可以尽情的仰望天边火红的晚霞,心里也觉得非常的舒畅,不由悄悄凑近龙霄道:“龙霄,要是今后咱们凭真事能够买得到这样的别墅,我真是要美死了,不过我想真是太难了,周思廉还差不多,只是他的钱一定不干净。”

    龙霄微笑着摇头道:“香芸,你也对我太没有信心了,你真想要,我现在就送你幢,比这里还大都可以。”

    花香芸一块烤肉给他喂到嘴里道:“你呀,就会胡说八道的逗我开心,送我一幢纸糊的别墅么,不过只要你有这个心,买不买,我都没关系,都会一样开心的。”

    龙霄望着花香芸一张粉脸在晚霞的映照下,蒙着一层薄薄的红光,便如春天盛开的桃花一般艳丽娇美,禁不住心中一阵狂荡,抓住了她握着刀叉的一只手道:“香芸,你好美,我真想吻你。”

    花香芸闻言愣了一会儿,神情中闪过一丝羞涩与甜蜜,然后抽出手来,抓起盘中的一颗提子就向他脸上扔去,大声道:“要死啊你,色狼。”

    龙霄只好无语,过了一阵,花香芸却道:“喂,龙霄,你不是想通过房海蓉气周思廉吗,怎么还不行动,没招了吧,其实我挺想瞧的。”

    龙霄侧头瞧着那房海蓉陪着周思廉正在和几个青年谈笑,而那房海蓉似乎也没那么冷漠了,有时候还展颜而笑,玉貌朱颜,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便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对了,香芸,不是说还有些娱乐节目么,我们到楼里面瞧瞧。”

    花香芸也有这个打算,便与龙霄放下食盘,牵着手向那幢小楼走去,却见共有三层高,顶楼做成个大圆盖,属于典型的欧洲风格。

    到了一楼,却是个游戏室,台球、电玩的什么都有,两人没什么兴趣,便上二楼,却见到是些小屋,全是唱卡拉OK的房间,有些女孩子正在里面唱歌。

    登上三楼,却是一座小型的迪吧厅,里面正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激光灯在不停的闪烁着,但现在来的人还很少。

    龙霄见迪吧周围还有许多房间,此时紧紧的关着门,本来还没在意,这时突然有人开门出来,就在开门关门的那一瞬间,龙霄已经瞧清楚了里面的情景,那是一间周围摆放着沙发与茶几的屋子,有五男两女呆着,有的趴在茶几上向鼻子里吸着什么东西,有的拿着针管正在互相注射,还有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这些人竟然都在使用毒品。

    这样的情景,顿时让龙霄心中一震,瞧这桑老板的别墅建造,目的似乎不在居住,纯粹是提供给人聚会玩乐所用,他很怀疑与黑田社有关,让这些A省富商官员的儿子成为瘾君子后,然后从他们身上找到控制其父母的法子,如果是这样,那么黑田社在A省上层社会的根基就扎得很深了,从上到下,从老到幼,统统没有放过,这只怕也是那“死水计划”的一部分。

    他并没有把这事告诉花香芸,带着她向楼下走去,到了草坪一瞧,见周思廉还在,而胡峰与郑军却不见了,很有可能就是在三楼那些包间里。

    这时他见那房海蓉已经没有陪周思廉,而是独自在前边的游泳池旁转悠,知道机会来了,悄悄在地上捏了一枚泥团,带着花香芸慢慢走了过去,等离那房海蓉还有五六米远,算准力道与她前扑的方向,手指一弹,正中她的右腿弯,便见到房海蓉“哎哟”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前跌出数步,正踏到那游泳池的弦上,重心全失,发出“扑咚”的巨响,水花四溅,已经是落入了池中,这里正是深水区,她立刻沉入了水中。

    龙霄也不知房海蓉会不会游泳,自然不会等她上浮,趁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就跳入进池。

    他下去的时候,房海蓉已经沉到底了,正蹬着腿向上浮,龙霄一把抓住了她,又把她拽回了池底,紧紧的抱住她,猛然一下子吻在了她的唇上。

    房海蓉忽然落入,本来就呛着了水,所幸会一点儿水性,马上强自憋住,谁知忽然被他这么一弄,樱唇顿时张了开来,龙霄的舌头就毫不客气向她的唇中探入,一口气却渡了过去,房海蓉感觉到了空气,只好紧紧的吮吸着他。

    龙霄很有快感的吻着房海蓉,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与周思廉的正面交锋已经开始了,他,将彻底粉碎掉周思廉的自信与骄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