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行动之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是在张来福被抓一个小时之后接到消息的,打电话的就是那个秦胜伦。

    原来,龙霄一直与柯杰保持着联系,要了解张来福的活动范围非常的容易,秦胜伦就是柯杰的一个心腹,而小洁也不过是个刚出道的小姐,那黑子素日对张来福不过平常的应付,心中根本就瞧不起他这种人,让柯杰找人一吓,然后答应事成后给五千块钱,不到三秒钟就答应了。

    而事件的所有安排都是出自龙霄之手,这也是他的原则,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曾经饱尝过那种被人阴谋出卖及冤枉的痛苦,其中的屈辱与绝望,绝不是让人明刀明枪的在身上弄出几个窟窿眼所能比的,对付正大光明的人,就要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对付龌龊卑鄙的小人,就要用龌龊卑鄙的手段,这才是公道,这才是天理。

    他本来以为张来福出了事,作为他的主人,周思廉无论如何都该去管一管,但到了第二天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上午的时候,龙霄就瞧见周思廉三人坐在教室后面议论着什么,知道八成是张来福的事,便有意无意的背对他们靠了过去,他耳力敏锐,隔着十几米远就能听清三人的说话声。

    先是胡峰道:“老大,你真的不管张来福了。”

    周思廉冷哼了一声,道:“管他的事,我岂不是要多很多麻烦,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小子这两年打着咱们的旗号招摇撞骗,做了许多的不入流的事,坏了咱们的名声,我就怕他顺着杆子向上爬,胆子越来越大,到后来做出的事连累了咱们,而且这种人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难道咱们还缺得了跑腿的吗?”

    郑军也道:“我赞同老大的意见,张来福是个标准的小人,这种人是不能让他办什么大事的,胡峰,你用脑子想想,要是毕了业,以张来福的性格,会不来缠我们吗,在学校他乱来还好,要是咱们今后进入了官场,张来福就会给咱们带来难以预测的麻烦,到时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咱们的前程,这种人咱们甩都甩不掉,难道还要去管他,就让他在牢里呆着吧。”

    胡峰恍然大悟般的道:“对啊,你们两个说得不错,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妈的,就让张来福自生自灭好了。”

    郑军轻笑着道:“我就叫你少吃点肥肉,小心人头猪脑啊。”

    顿时身后传来胡峰与郑军的打闹声与周思廉开心的大笑声,就好像从来不认识什么张来福一样。

    龙霄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心中也好一阵感慨,这就是当狗的下场,主人一但不需要你了,任你流浪出去也好,还是让人宰割了也好,他们都不会有半点放在心上,周思廉他们是不会担心张来福乱说话的,因为那些都是没有证据的东西,而且他一但说出来,除了会多一条污陷罪之外,根本动不了三人一根毫

    毛。

    他知道,张来福无论是在看守所或者狱中,一定还会遭到暴打,这不仅仅是新犯人的入狱规矩,而是在那里面,大家最怕的就是杀人犯和抢劫犯,而强奸犯是最让人不齿的,会受到非常特别的关照,他的苦日子够得熬了。不过龙霄现在暂时还不想去见他,就让他去费心猜测是谁在设计自己吧,尽管第一个念头就会想到是自己,但是却不会是唯一的一个可能,必定这些年他的嚣张,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少的后患。

    事情过去几天了,在这几天里,周云娜在不停的向他汇报着工作的进度,百货大楼的事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洽谈,对方开出的楼价是八千万,还包括了大楼附近的一部分门面,按那里的地理位置来讲,这个价格并不算太高,只是必须要将所有的在职员工接收下来,而且要保证每月的薪金与福利都不能低于目前的水平。

    龙霄已经指示周云娜接受这个条件,对方回复将在半个月之内拍板敲定。

    与此同时,龙霄在想着对付另外三人的办法,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周思廉,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分析,他花钱虽然大方,但称不上阔绰,而用的有些钱无法取证,那些车是临时调用的,便是要给他父母定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也没有可能,如果周弘基夫妇受贿,钱一定不会在家里,而在一个非常隐密的地方,要怎样查出这个地方,还需要想想办法。

    转眼七八天过去,已经是国庆大假到了,在节前的一天,周思廉邀请龙霄与花香芸三天后去参加一个聚会,说是会介绍一些朋友给他们认识。

    龙霄自然是想更加的了解一些有关他的具体情况,便代替花香芸答应下来。

    这天下午结束课程,约好了三天以后见面,龙霄就与花香芸在校园里分了手,他知道谢如云到外地开拓市场去了,便准备直接回到县城去陪家人,刚走出校门,就听到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瞧,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刚一接通,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柳琬,自从上次见面后,两人都相当的谨慎,这段只联系过一次,想不到她今天打过来了,用的也是另外的手机号码,看来还是非常的小心。

    只听柳琬轻声的道:“龙霄,你那里说话方不方便?”

    龙霄嗯了一声道:“你说吧。”

    柳琬道:“好,今天晚上六点我们局里的人要到‘宏发大饭店’用餐,你在七点钟之前,先到九楼的915房间去,那门没有锁,你一扭就开了,我会想办法上来,有要紧的事给你说。”

    龙霄知道柳琬那里应该有所发现了,便答应了一声,柳琬立即挂断了电话。

    一时无法离开,龙霄在街上混到了六点半左右,便到了那“宏发大饭店”的915房间外,见走廊上左右无人,一扭门,果然就开了。

    他知道柳琬是要自己秘密行事,也不去开房间的灯,躺在当中的大床上等着。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听见外面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跟着有一个年轻女人道:“柳局长,你要不要紧,真的没有喝醉吧?”

    只听着柳琬的声音道:“小张,我没事的,你先下去吧,我在这房间里歇一歇就好了,待会儿你们走的时候不用叫我。”

    那小张答应了一声,向回走了,柳琬这才扭门进来。

    自从柳琬当了局长之后,龙霄好久没有和她开玩笑了,知道她进来,便闪身躲在了落地玻璃的窗帘之后。

    柳琬关门开了灯,见屋里没有人,还以为龙霄没来,嘴里不由骂了一句:“死人,都告诉他七点钟来,到现在都没有人影,真是混蛋。”

    一边说着,一边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长长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龙霄料她是在养神,伸出半边脸去,瞧到她果然闭着了眼睛,便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正想出声骇她一跳,但细细一看,自己心中却是其名一跳。

    原来看样子柳琬是喝了不少酒,脸上飞起了一层彤霞,却见她眉毛青黛弯细,睫毛整齐而长,高挺的鼻子下,一张樱桃小口娇艳欲滴,虽然穿着警服,但此时完全不能掩饰住她的妩媚纤细,在床上恰似一朵绽放的海棠花一般,单从外表来瞧,她这个女公安局长,实在是不怎么象啊。

    望着这个美女,而且是和自己有过那么一场不清不楚关系的美女,龙霄心中某种情感又萌动了,将自己的脸凑到离她只有数寸的地方,然后忽然叫了一声:“柳琬你好。”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果然将柳琬惊了一跳,身子一震,一边睁眼,一边弹将起来,但她的樱唇瞬间就撞在了龙霄的薄唇之上,而龙霄还真是有些不尊重警察同志,嘴唇挨就挨吧,偏偏舌头也伸了一点儿出来,湿湿的在柳琬的樱唇上轻轻沾了一下。

    柳琬身体被袭,吃惊更甚,身子自然又向床上倒去,龙霄向前一倾,两人便大眼瞪小眼的四目相对。

    柳琬楞了大概有五秒钟左右,这才反应过来,猛的将龙霄的胸口向上一推,大声道:“你要死啊。”

    龙霄站起身子,哈哈一笑道:“九妹妹,都当公安局长了,不会这么胆小吧。”

    柳琬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站起来面对着他,咬牙切齿的道:“要是我给你突然来这么一下,瞧你胆不胆小。”

    突然想起刚才自己被他轻薄了,樱唇上还有点儿滑滑的感觉,心中一阵羞恼,抓起床上的一个枕头就向他扔去。

    龙霄一把接过枕头,笑嘻嘻的道:“九妹妹,你这是在丢绣球啊。”

    柳琬过去是和他较量过的,知道和他这样耗下去,吃亏的最后肯定是自己,美女不跟无赖斗,否则实在有失自己的身份,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不再去回嘴,只道:“龙霄,你是不是故态复萌了,前几次好像还正经了些,现在又这样了,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龙霄暗道:“上几次你也没有将脸喝得红扑扑的来引诱我犯罪啊。”这话自然说不出口,只笑着道:“我这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理。”

    其实柳琬并不是花瓶,在苏格兰场受训时,她非常的刻苦,每一项成绩都是优异,曾经受到过训练基地多次通报表彰,所以回国后才能被破例提拔,这些年在外面也刻意装成挺老成威风的样子,但喝了酒,性格难已压抑,再加上又遇到了龙霄这个天生的魔星,又有些回复本性了,瞪着秋眸,狠狠的望着他道:“呸,这些话你哄你的谢如云去,少对我说。”

    龙霄一听这话,便知她果然遵守承诺,没有继续派人监视自己了,否则她至少还应该知道君仪与花香芸才对。当下呵呵一笑,不作回应。

    柳琬心中本来就有事,不想和他在别的事上多做纠缠了,便一脸沉肃的道:“龙霄,你坐下,我有话给你说。”

    龙霄见终于说到正事,当下也不再嘻皮笑脸,就在屋中一张沙发上坐下。

    柳琬走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道:“龙霄,你和我联系不是说在学校调查周思廉他们几个吗。”

    龙霄道:“调查是在调查,可是暂时无从下手,所以没什么头绪。”

    柳琬凝视着他道:“龙霄,现在从国际刑警总部那里传来一个消息,可能和死水计划有关。”

    龙霄忙道:“什么消息。”

    柳琬道:“据说黑田社的人正在调动巨额的资金,似乎将要有非常大的行动,而且他们的卧底从黑田社内部打听到的情报,这次的行动,很有可能就是针对中国。”

    龙霄眼中一闪道:“所以你就怀疑死水计划要开始了。”

    柳琬道:“不错,龙霄,你知道咱们市的现状吗?”

    龙霄道:“我那知道,这只有你们才清楚了。”

    柳琬脸上露出了黯然之色,道:“现在毒品正在咱们市极为迅速的蔓延,而且造成了许多的社会问题,犯罪率比去年同期上升了将近一倍,就是卖淫的女人也突然增加了许多,但咱们省比较大,这些事目前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如今各级部门都在努力的捂着,但迟早有一天,咱们这里真的会变成一滩污腐的死水。”

    龙霄道:“难道这些事情中央一点儿不知道,你们胡厅长的宝座就坐得稳吗?”

    柳琬顿时有些激愤的道:“这些数据只有我们内部人员清楚,在上交的工作报告里,根本就没有写出来,相反,这段时间咱们破了几个贩毒数量在全国比较大的毒品案件,全是厅里安排的,胡厅长前些天还被部里嘉奖了哩,哼,他还真能干啊。”

    龙霄道:“柳琬,听你这口气,是认定胡厅长真有问题了。”

    柳琬一点儿没有瞒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道:“不错,很早以前我就怀疑他,你记得我告诉你,过去只要我们一抓住大一点的毒贩,到最后不是有人顶缸,就是因为证据不足被释,在这里面,胡厅长起的作用不小,而且这段时间的行动也全是他布置的,每一次都是人脏俱获,大获全胜,真是太顺了,我实在不敢相信。”

    龙霄冷笑道:“咱们省里的毒贩如此猖獗,治安也变得如此混乱,胡厅长自然不会清白,柳琬,我问你,你认为周弘基这个人怎么样?”

    柳琬道:“外表倒是斯斯文文的挺儒雅,而且据说他这个人搞经济特别有一手,这些年咱们省大部分的外资都是他引进的,我还听说,要不了多久,他很有可能调到中央外交部去。”

    龙霄听了,拍着大腿道:“糟糕,这个周弘基看来要溜了。”

    柳琬望着他道:“你是不是认定他和胡厅长一样有问题?”

    龙霄道:“不敢说完全确定,但是可以基本推测出来,如果就像你说的,咱们省的状况越来越恶劣,便是还没爆发,但等到那一天,姓周的就根本可以为自己开脱,你想想,他迟不走晚不走,到难以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才走,只能让继任者背黑锅了,对了,还有傅国清,他现在是什么反应?”

    柳琬道:“现在傅书记主要是抓政治方面,治安与经济归周弘基管,而且周弘基到这里早些,省里的许多重要部门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我看傅书记只能干着急,没什么办法,但我想他应该将有些问题向上面反应了,也不知上面有什么指示没有。”

    龙霄听花香芸讲过傅国清告状无效的事,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柳琬又道:“龙霄,我知道你的鬼主意多,今天叫你来,就是和你商量一下对付目前局面的办法。”

    龙霄低头沉默了一阵,道:“我本来想调查清楚这个周弘基与老头子的死水计划有没有关系,你是知道我过去的事的,周思廉最开始带我到那‘皇家夜总会’的时候,就曾经说过,那个王总到过他家,他从小便认识了,而自从王总出了事,他们好像再也没去过那里,这一点不得不让人怀疑,我想黑田社的人既然有心打通了这条关系,绝不会因为一个头目的死亡就把这条路也关上了,他们一定会以一种极其秘密的手段联系。”

    柳琬知道周弘基就是胡厅长的顶头上司,又是全省主管治安工作的第一负责人,绝对难以排除嫌疑,便道:“龙霄,那你准备怎么办?”

    龙霄道:“我本来打算将咱们省与黑田社有关的政府官员全部查出来,但现在实在找不到办法入手,周弘基既然想跑,咱们就要想法子请他留下来。”

    柳琬忙道:“怎么留?”

    龙霄道:“现在国家不是有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吗,就拿这一条坐死他。”

    柳琬叹着气摇头道:“这恐怕不好办,周弘基不会那么容易让我们查到他的钱在什么地方的。”

    龙霄一笑道:“他的钱自然不容易查到,但我可以想法让它自动跳出来。”

    柳琬有些不相信的道:“呸,你是不是又在吹牛啦。”

    龙霄笑着道:“周弘基虽然狡猾,但他有个不成器的宝贝儿子和一个犊子心切的老婆,我想有办法逼周思廉让他妈拿出远远超出他们收入的钱来,到时咱们只要掌握了这条证据,告他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周弘基就算再有后台,我想他这个省长是保不住了,只要他的官职一丢,你们胡厅长的官帽也不会稳了,他们手下那些喽啰失去了主心骨,其余的问题就好查啦。”

    柳琬面对着本省的这场即将到来的危难正在束手无策的伤神,闻到龙霄此言,眼前不由一亮,一把抓住他的手道:“龙霄,真的,你没有骗我,真的有好办法。”

    龙霄抚着发她嫩滑的手道:“这事你放心,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瞧到效果的。”

    柳琬又一阵高兴,过才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在假公济私的摩挲着,嗔怒的向他一瞪眼,连忙抽出手来,却是好一阵心烦意乱,半天才咬了咬唇道:“龙霄,你什么时候与那个谢如云结婚啊,到时别忘了通知我来喝你的喜酒。”

    对于柳琬,是龙霄所认识的女人之中最难把握的,他知道对方对自己有好感,但又不能肯定她的这种好感有多深的程度,其实在逍遥国的时候,他就为她在自己的后宫里有所预留,但偏偏柳琬自从知道了一些自己过去的事后,就总是有些不冷不热的,真让龙霄有女人心,海底针之感,今天正好有机会试试她了。

    当下他一本正经的凝视着她道:“柳琬,难道你真的希望我和如云结婚。”

    柳琬不是他的对手,和他对视了没五秒钟,眼中就零乱起来,视线向旁边一移,道:“谢如云不错啊,人长得漂亮,又非常能干,也挺配你的。”

    龙霄道:“那你啦,你觉得咱俩配不配?”

    柳琬心中一跳,顿时又抬起头来,冷笑着道:“龙霄,你又在这里疯言疯语了,你别以为我还象三年前那样,让你逗着玩儿,你协助我们警方破案,我自然会感谢你,但别的话,你最好是放尊重点儿。”

    龙霄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柳琬,你真的是觉得我在逗你玩儿,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曾经有过约定,还是你亲口说的。你当时说的是,咱们就定个三年之约,在三年内,我要是凭自己的本事赚够了一百万或者在某个行业有了成就,你就会考虑和我在一起,是不是。现在我一百万已经有了,而且我那个腾龙公司你也不是不知道,算是有点成就吧。”

    那个誓言,柳琬岂会不记得,在苏格兰场受训之时,以她的美貌,不知有多少俊秀的各国同行都追求过她,但都遭到了自己无情的拒绝,在潜意识里,她还是想着那个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而又吊儿郎当的朱军,想着他到底会不会有出息,但没想到一回来之后发现了朱军就是龙霄,心中真是百般滋味。她在很快的时间内就查清了龙霄的来历,便是他过去在派出所里的档案也提了出来。

    柳琬在苏格兰场受过严格的推理训练,又问过当时办理此案的老周,自然知道他曾经被人冤枉过,心中就有几分的叹惜,而且细查他在当黑社会老大的两个来月里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从另一个角度来瞧,反而还很好的维持了省城里的地下秩序。

    正是因为感觉到龙霄并不是一个坏人,后来龙霄出现,她便派人处处盯住他,就是担心他再次误入歧途,到时真的让法律无法容许,与自己正邪不两立,而现在来看,他的嘴皮虽然还是那么油光,但绝对是个充满了正义感的男人,是一个让她心颤的男人,但那又怎样,使君有妇,徒有断肠,她总不可能没脸没皮的去横刀夺爱吧。

    想着心事,见到龙霄正在紧紧的逼视着自己,柳琬就没好气的道:“什么誓言,我和你会有什么誓言,即使是有,也是当时玩儿的,那里可以当真。”

    龙霄自然明白她心中的想法,用一种很真诚很温柔的语调道:“柳琬,我只想你回答一句话,如果没有如云,我诚心诚意的来追你,你会跟着我吗。”

    柳琬听着他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芳心纷乱无比,樱唇一张,就要说不,但龙霄手一指,眼中灼灼而视道:“想清楚了回答,你是骗不了我的。”

    柳琬望着龙霄炙热的眼睛,那个“不”字就再也说不出口了,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会儿,一咬牙道:“或许会,但这样的事没有如果。”

    龙霄微笑点头道:“好,柳琬,只要知道你心中有我就够了。”

    柳琬心下一酸,脑中想到一事道:“龙霄,你不会说要把谢如云甩了来追我吧。”

    龙霄一摇头道:“不会,如云对我很好,我不会负她的。”

    柳琬听他这话说得很恳切,一时弄不懂他的意思,冷冷一笑道:“你难道还想脚踏两只船,享受齐人之福么?”

    她这话本来就大有讥讽之意,没想到龙霄居然还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有这个想法,我想问你同不同意。”

    柳琬再也忍不住了,顺手就向他的大腿狠狠掐去道:“同意你个大头鬼,美死你了啊。”

    龙霄其实很不习惯柳琬那种职业性的冷漠与威严,就是想让她流露出自己的本性,被她这么一掐,大叫了一声“唉呀,痛死我了。”便侧身倒在她的肩头,柳琬感觉到他的嘴唇又在自己的脖子上晃来晃去,有了前车之鉴,连忙站起身来。

    她知道再呆下去说不定要被龙霄毛手毛脚的占着便宜,到时自己还不好发脾气,道:“龙霄,你既然有办法,就去做你的事,我先出去了,过会儿你再走,有什么事,就打我的电话,但一定不要用你自己平常的号码,我这段时间做了此秘密调查,难保胡厅长他们有没有察觉到什么,还是小心点儿好。”

    她一边说着,就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处,忽然停下了脚步,过了数秒钟,也不回头,轻轻的说了一句:“你做事自己小心些。”这才扭门走了出去。

    龙霄坐在沙发上,听到她最后的这句话,心中顿时涌动一片温暖的感觉,柳琬毕竟对他还是有情啊。

    但过了一阵,他的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要弄清周家有多少钱,就要逼急周思廉,而他,早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方法。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