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决策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连几天,周思廉等人都在默默的注视观察着龙霄与花香芸,暂时没来接触。

    龙霄自然知道周思廉对自己还深有忌惮,只是在瞧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利用价值,便有意和花香芸在班上也做出些卿卿我我的动作,花香芸自然会配合他,到了后来,反而渐渐的投入到角色里去了,就是笨蛋也看得出来她对龙霄是一心一意的痴情。

    方家慧也瞧出了两人的恋情,她虽然不明白花香芸的背景,但也知道她是个灵慧纯洁的姑娘,自然会替龙霄高兴,因此许多事情都安排他们两人一起去做,这样出双入对了一个星期,整个学校都传遍了两人的事,过去想追求花香芸的人都开始死心了。

    而在这几天里,周云娜一直在给龙霄发短信,告诉他自己已经与负责百货大楼的政府官员接触上了,而且据他们透露,的确有出售整个百货大楼的意思,但因为牵涉到许多的职工,目前还没有定下来具体的方案,她与何远帆正在继续跟进,绝不会让别人抢先一步拿到内部信息。

    龙霄知道周云娜办事不会有任何的松懈,别的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告诉她若是还需要花钱,就通知一声,毕竟这百货大楼虽然已经萧条无光,但在省里还是很有名气的,不仅可利用的营业场地是市区诸多商场之冠,而且位置也是最黄金的地段,真要拿出来,定是群雄逐鹿的场面,主办这事的政府官员胃口不会小,这块他瞧中的战略要地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又过了两日,这天下午还没有到吃饭时间,龙霄与花香芸正坐在校园的一条石椅上说笑,远远的就见周思廉他们三个人朝着自己两人过来。

    龙霄悄悄的碰了花香芸一下,要她注意演戏,便见到花香芸朝自己眨了眨眼,表示明白了。

    周思廉他们没一会儿就走到了两人面前,却见郑军笑嘻嘻的道:“龙霄,晚上有空没有,咱们去吃顿饭,算是合解酒,花香芸也一起去吧。”

    龙霄还没有答话,花香芸就站了起来,尖声道:“你们害得龙霄还不够吗,现在是不是又想玩什么花样了,不行,龙霄,你别理他们,我倒要瞧瞧他们敢动你一根毫毛。”

    她说着这话,又蹦到了周思廉的面前,道:“周思廉,我告诉你,你要整别的人我可以不管,可是龙霄和我现在好上了,我绝不会让他有任何的闪失,大不了我也不要面子了,到你爸那里去闹,他总要拿话给我说。”

    周思廉见一向高傲娇蛮的花香芸竟如此护着龙霄,心中也是一阵奇妒,眼里闪了闪光,脸上却笑了起来道:“花香芸,你这也太小心了,这次我们是真的想和龙霄重新交个朋友,你也不想咱们记一辈子仇吧,毕竟今后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啊。”

    这时龙霄见花香芸表演得非常逼真,心中也是暗笑,站了起来,装着有些犹豫的道:“香芸,算了,过去的事我也不想提了。”然后道:“周思廉,饭我也不吃你的,反正咱们今后井水不犯河水就是。”

    周思廉对龙霄的反应也料到了,自己不再说话,却向郑军施了个眼色。

    郑军便又笑了起来,把住龙霄的肩膀道:“这不是吃不吃饭的问题,而是大家有不有诚意忘记过去那段不愉快的事,龙霄,我瞧你也开始挺明白了,怎么就这一步跨不出来呢。”

    龙霄早就等着他这句话,故意低头细思了一会儿,深深的叹了口气,望着花香芸道:“香芸,你说啦,你也知道的,这些年我真的很累了,不想再背着过去的阴影,这事就算了吧。”

    花香芸白了他一眼,嘟着嘴气呼呼的道:“你愿意去就去,反正我是不去的。”跟着又对周思廉道:“周思廉,胡峰、郑军,我警告你们三个,要是还有什么坏心眼儿,我饶不了你们。”

    见着周思廉三人在笑着点头。花香芸又对龙霄道:“还有你,自己少喝点酒,吃了饭马上到我那里来,我要是看见你喝酒了,有你好瞧的。”说着一扭头,就走远了。

    望着花香芸苗条的倩影,先是胡峰不怀好意的笑道:“我说龙霄,花香芸可是个母老虎啊,今后可有得你受了。”

    郑军也嘻嘻笑道:“龙霄,其实你也算是一条汉子,不过我瞧你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辈子在花香芸面前是要矮半截了。”

    龙霄对这些奚落毫不在意,只是呵呵的笑,周思廉倒怕把他说急了,待会儿不好说话,招呼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是吃不了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有种你们也找个像花香芸这样的女朋友给我见见面。”

    其实胡峰与郑军说这些话的确有嫉妒的意思在里面,见周思廉发话,便住了嘴,郑军道:“老大,你是不是把房海蓉也叫出来,让龙霄也瞧瞧,不是只有他才泡得到美女。”

    这时周思廉脸上露出得色,道:“我早就打电话给她了,她今天没有课,在家里哩,咱们待会到她住的地方去接,现在就在这里等一等,车子就要过来了。”

    果然,没一会儿,就有一辆黑色的卡迪拉克开了过来,周思廉要那司机下了车,自己坐了上去,却让龙霄他们三个坐在了后面。

    出了校门向西驶去,只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一处高级小区里面,周思廉打了个电话,就见到从一幢楼里走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来,穿着白色呆带齐膝裙,一头飘逸的长发,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身姿如细柳轻摆,非常的文弱秀美,只是神情之中带着几分的清傲之气。

    龙霄认得明白,这正是过去他在学校瞧到过的“黛玉公主”房海蓉,听说她正在攻读政治学的硕士学位,倒是个内外兼修的聪明女子,只是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攻研的科目竟是男人才会感兴趣的学科,倒还让人有些意外。

    看来一向轻浮无情的周思廉对这个“黛玉公主”非常的殷勤紧张,见到她下了楼来,连忙打开了车门迎了过去,一脸的温柔,倒像是个标准的白马王子似的,两人走到了车前,他又去开了前门,很绅士的让那房海蓉坐了进去。

    房海蓉进了车,见除了紧跟着周思廉的哼哈二将,又多了个英俊彪悍的男子,不由一愣,这时周思廉也坐进了驾驶室内,笑着道:“海蓉,这是龙霄,我过去一个寝室的同学,曾经和我有点误会被学校开除了,现在又重新回来,我正准备与他重归于好,所以出来大家聚一聚。”

    房海蓉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望着前方,便再也没有瞧龙霄一眼。

    周思廉有些炫耀的向房海蓉一指道:“龙霄,她你不会不认识吧,在我们学校可是大名鼎鼎的大美女。”

    龙霄道:“认识,认识,咱们进校的时候,房小姐就是学校里面最出名的校花了,周思廉,我记得过去在寝室的时候你还经常念叨着她哩,说你最喜欢的就是她,想不到你们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周思廉没想到龙霄竟如此会说话,顿时脸上一阵笑容,说道:“这叫做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和海蓉也是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

    这时胡峰道:“行了,行了,老大,知道你有本事,都让我们羡慕死了。”

    周思廉道:“羡慕死我,不见得吧,你的可儿也不错啊,还有郑军,你那个小甜妹妹要不要约出来。”

    胡峰道:“算了,算了,你还是恩爱自己的吧,我和郑军都宣布重新成为单身一族了,等有了新的目标再说。”

    周思廉摇着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唉,我说你们两个啊,也太花心了吧,还是学学我这么专一才对。”

    龙霄听着他们前面的话,本来还没什么,听到周思廉最后一句话,胸中一口浓浓的血浆差点仰天而出,暗道:“狗操你妈的周思廉,玩弄了那么多的女孩儿,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还真有脸说出这话啊,真是够本领。”

    而胡峰与郑军却是好一阵挤眉弄眼,由郑军发言配合道:“那是,那是,我们的觉悟那有老大你高,再加上运气没你好,长得又没你帅,能够和房小姐这样的人交往,还只有胡混几年再说了。”

    龙霄这时偷偷的去瞧了那房海蓉一眼,却见她仍然是一脸的冷傲,好像没有听见这些人说的什么一样。

    说话间,周思廉已经驾驶着汽车带着一车人又向城北而去,眼见快到了郊区了,便到了一家用竹子建成的风味酒家吃泰国大餐。

    席间,周思廉等三人倒是放下了架子,不停的给龙霄敬酒,算是陪礼道歉,不过有那房海蓉在场,大家都是说得含含糊糊,而龙霄的戏也没有演得太过,做出还有些余气,但迫于形势,有些勉强的样子,与三人不冷不热的喝着。

    面对房海蓉,龙霄便礼节性的向她敬了酒,但那房海蓉似乎根本就把他瞧不上眼,脸上虽然露出了笑,但很是僵硬,直到周思廉向她介绍这是本省书记的未来女婿之时,才见着她有了些柔和之意,与龙霄还说了两句话。

    龙霄从来没有和“黛玉公主”接触过,本来过去瞧外貌,一直以为她是温柔和顺型的女孩儿,但现在一见之下,这种印象顿时改观了,这个女子瞧来还挺拽的。要知道,他人长得不错,算是那种吸引女孩子注意力的男子,还没有遇到不拿正眼瞧他的女人,更何况,就是像朱芷清与朱芷贞那样真正尊贵娇柔的公主,对他也是贴心贴肠,百依百顺,爱得死去活来,实没想到这个什么“黛玉公主”竟然对他冷漠得很,还是凭着花香芸她老爷子才得到了一点点尊重,真是属于巨郁闷的事。

    不过他冷眼旁观,这个房海蓉冷傲自持的样子,对一向张扬嚣张的周思廉竟然还十分有效,她动一动筷,周思廉便帮她将菜挟在了碗里,她皱一皱眉,周思廉就给她倒上了饮料,真是呵护有致,深情至极,而房海蓉却好像还是不怎么和他亲热,不过她越这样,周思廉就越像捡到宝似的服侍着她,恐怕他父母这一辈子都享受不到这般的待遇。

    龙霄心中一动,隐隐觉得这个“黛玉公主”绝不简单,头脑相当的聪明,知道对于周思廉这种人来说,用若即若离的手段,让他心里痒痒,却又一口吃不下,吊足胃口,自然就让他生不出腻烦之心,而自己也能维护冰清玉洁之状,这一招高啊,实在是高啊,正是对付周思廉这个花花公子的不二法门,他甚至几乎可以肯定,这房海蓉绝没有让周思廉在她的身上占着什么便宜,如此有思想的女人,怪不得要去学政治,厉害啊。

    周思廉自然不知道龙霄居然一见面之下就将自己的女人看透了,倒是越喝越开心,到了后来,已经是有些酩酊了,红着脸,把着龙霄的肩道:“龙霄,我……告诉你,只要你成了老傅家的女婿,咱们……兄弟合作弄个公司出来,那是打遍全省无敌手,钞票大把大把的都会到手,我还有些外省的哥们,外国的……外国的也有,做好了,咱们一起捞世界……捞世界去。”

    龙霄这时也做出一付感兴趣的样子道:“真的,那敢情好,你不知道,我这几年被那些老板欺负得厉害了,早就想有一天也过过当老板的瘾,把他们的生意全抢过来。”

    周思廉道:“那……那没问题,我帮你……帮你来个赶尽杀绝……赶尽杀绝。”

    这时只见到那房海蓉瞧了周思廉等人一眼,皱了一下柳眉道:“喂,周思廉,你已经快醉了,这么喝酒,待会谁来开车啊。”

    这时龙霄也做出了不再有什么隔阂的样子,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我,我没问题,过去跑业务时,老板带我出去喝酒,最后都是我开的车送他们回去。”

    房海蓉怀疑的瞧了他一眼,见到他的脸在四人之中还显得比较正常,便没有说什么了。

    从酒家出来,果然是由龙霄开车,周思廉就只有坐到了刚才龙霄的位置,不过三人很快就来了酒意,在车上昏沉沉的睡了起来,而那房海蓉坐在龙霄的旁边一直没有说话,但龙霄可以感觉到,她实际上在偷偷的观察着自己,对于这个女人,龙霄早就有过一种想法,但既然对方没他所想像的那样简单,倒是要谨慎一些了。

    自从这顿以后,龙霄与周思廉等三人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有时候还能说笑一阵,吃饭唱歌的次数也多了起来,龙霄还带着满不情愿的花香芸跟着周思廉他们去蹦了一次迪,瞧起来好像过去的那条鸿沟已经在渐渐的修复,只是时机未到,暂时还没有下手实行自己的计划。

    龙霄一直在冷静的留意着房海蓉,作为一个与众多女人有过交往的男人,自然有常人不具备的观察能力,他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爱周思廉,可以说根本就没有那种女人对男人的关心体贴,而周思廉却似乎对这个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女人敬为神明,一天都围着她在转,想方设法的在讨着他的欢心。这个女子的心机,应该很是深沉。

    而购买百货大楼的事,却遇到了些麻烦,由于在A省的外国超市中除了以仓储式批量出售为特色的麦法龙,沃特马、家喜福、普多士玛特都看中了百货大楼超大的营业面积和最具竞争力的战略位置,加上本土的龙霄,实际上有四方人马向百货大楼的主管部门发出了想要收购的信息,周云娜他们虽然在活动,但其它的超市在中国这么多年,早有了其根深蒂固的关系网,与官方的接触更加频繁,似乎机会也要大一些。

    这天周云娜发短信来说事情有了变化,龙霄便再也在学校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给花香芸打了招呼,就约周云娜与何远帆在百货大楼附近的一个茶楼见面。

    三人碰了头,龙霄也不说废话,向周云娜道:“云娜,你把现在具体的情况给我说一遍。”

    周云娜此时也有些焦急起来道:“龙总,按你的吩咐,我和何云帆已经和主管这事的商业局罗局长接上了头,而且也给了他一些好处,他昨天给我们透露了一个消息,局里过去本来是准备让百货大楼的两百多名在职员工一次性买断工龄,这样的话,就拿出售大楼的钱支付就够了,局里还能落一点儿,但后来那些员工回去算了一个细帐,买断的钱根本无法维持他们的基本生活,便集体去市里省里上访,要求能够继续留下来工作,但各大超市都不愿意,因为他们的员工平均年纪还不到三十,而且年经人接受新鲜事物的观念要快得多,对产品的介绍更能详尽,绝不是百货大楼那些大妈大婶们所能胜任的,所以都在这个问题上僵持了起来。”

    龙霄道:“云娜,那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周云娜道:“这事情的确很麻烦,从超市工作的年纪层面上来讲,那些营业员的年纪确实太大了,给人的感觉不会好,而且还要负担她们的医疗、社会保险等福利,这也是个无底洞,风险性非常大,超市要是能够做起来倒还能解决,要是做不起来,就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龙总,别的超市做了那么多年了,必然累积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既然他们都为这事打了退堂鼓,证明这里面的问题就不少,你还是要三思啊。”

    龙霄点点头,望着何远帆道:“远帆,你的意见呢?”

    何远帆道:“我建议就不要做了,龙总,有一句名言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其实对超市这东西并不熟行,而且据我所了解到的,超市比的就是价格与服务,这与它的采购规模有关,这些跨国际超市历史都非常的悠久,网络已经建立得非常庞大,和供应商签署的不是全球合同就是全国合同,价格都压到了最低点,而你即使拿到了百货大楼,先不说那些员工给你带来的负担,就说供应商的价格支持这一块儿,你就捞不着好去,龙总,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要是做超市,就象是一个手无寸铁,还没长大的半大小子,被几个拿着各式各样利器的成年壮汉围着,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龙霄没有说话了,此刻的他,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要是继续向前,风险会非常的大,甚至会败得一塌糊涂,但他创业的念头刚一萌生,就真的要这么快就放弃吗,真是就要这么快认输吗。

    他这时静静的仰靠在藤椅上,双手交叉着,进行着激烈的思考,他的那个“腾龙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尽管在中国娱乐圈里发展迅猛,搞得红红火火,但那都是张绮的功劳,自己只是当了个出钱的甩手老板而矣,所以对于商业,他并没有什么经验,说白一点,还是个标准的新嫩,可是有一点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面对强大的外国巨头,所有的人想到的都是退缩与躲避,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咱惹不起躲得起,可是最重要的另外一点是,难道中国人就不会想到去对抗去发展吗,现在不做,难道还要等到它们更强大了再做吗,要知道百货大楼这块黄金地盘他一担撒手,最终肯定还是会让某个外国超市占了,那么整个省城的这种大型商场,都会成为外资的天下,就像现在大家讨论得很多的问题一样,中国人经济的高速发展其实上是建立在对能源的高损耗高破坏的基础上,而外资企业的发展却在造成中国人金钱的流失,毕竟引资实际上是把双刃剑,在林林立立的外资厂房与商场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隐患,又有多少赚得钵满坛满,叼着长长的雪茄,抱着乳高臀圆的洋妞,肥头大耳的高鼻子蓝眼睛在望着中国地图仰天长笑。中国人,不能不争气啊。

    龙霄一念至此,心中已经盘旋着一股强烈的霸气,锐气,妈的,大鼻子们,老子就是输,也要和你们拼上一把,死就死吧,等老子下一次爬起来,一样的要把你搞倒,就像当初在看守所打得黑龙叫他大哥一样。

    他这时已经不再犹豫了,对周云娜道:“云娜,你再去与官方接触,尽量还谈谈条件,实在不行,就答应下来,什么时候付钱签定合同再通知我。”

    周云娜惊异望着龙霄,她总算相信他过去告别时所说的话了,这个男人一定是在什么地方挖到宝藏,才忽然变得这么富有,要买下十层楼高的省百货大楼及组织超市的货源,那将是一笔多么巨大的开支。

    这时何远帆仍然还在很诚恳的道:“龙总,依我所见,你这是自寻死路,太不理智了。”

    龙霄摇了摇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抿着嘴,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斩钉截铁的道:“这就算是自寻死路,我也要它绝处逢生。”

    何远帆望着龙霄坚毅的眼神,和傲视一切的气度,心中顿时是一片震憾与倾倒,他知道周云娜深深的暗恋着这个男人,心中还颇有些吃味,但从今天开始,他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这样有魄力的人,是能让人甘心追随的,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从茶楼里面出来,龙霄思如潮涌,如果百货大楼能够拿下来,装修与筹备会有一段时间,但一但开始运作,他的身份就很难再在学校隐藏,那么他的第一步复仇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