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同流(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见到这三人异样的表情,龙霄正在思索他们莫非知道了自己的什么身份,毕竟他身上有许多线索,很容易就被查出来,如果真是那样,就只有放弃对周思廉等人的暗中调查了。但这样一来,要查出其父――A省省长周弘基的问题,难度就要大得太多,周思廉可以没头脑,他那个当副局长的肥妈也可以没头脑,但堂堂的周省长,能混到这个地位,绝不会那么弱智,会留着什么破绽让别人来动他,而周思廉这个宝贝儿子,很有可能就是他唯一的死穴。龙霄此时已再也不是那个有勇无谋,盲目冲动的青涩少年,仇,一定要报,但他需要的是最合理最有效的方式,暂时还不能打草惊蛇,影响自己的全盘计划。

    这时身为笑面虎的郑军站了出来,主动拿起了一根木椅,向龙霄道:“龙霄,来,坐这里,昨晚的事,你没受什么伤吧。”

    龙霄知道昨晚那场戏,都是这三人安排好的,按常理推测,应该是暂时不知道他的底细的。

    一时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是药,龙霄便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了声:“还好,没被打死。”

    郑军骂了一句:“***,张来福,这杂种胆子越来越大了,谁都敢打,看老子有一天狠狠收拾他一顿。”

    他说着这话,走过来拍拍龙霄的肩道:“龙霄,你读书的事是花香芸帮的忙吧。”

    龙霄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郑军见他默认,又道:“听说你和花香芸好上了,是不是,混得不错啊,人家花大小姐都给送早餐来了。”

    听到这两句,龙霄思如电闪,立刻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花香芸的特殊身份改变了他们的态度,毕竟在党指挥一切的现行制度下,她老爸的官职才是这一省之中的首屈一指,而自己若真是和花香芸相好,那么自然就很有可能会成为堂堂省委书纪的乘龙快婿,身份自然也水涨船高,来日的前程不可限量,周思廉等人虽然胡混,但身在官家,耳熏目染,都是深知其中厉害关系的,过去他是个穷小子,自然可以随意欺负,但如今身份变得尊贵起来,他们是绝不会为自己再树这么一个强敌的。

    周思廉也在默默的瞧着龙霄,对于这小子和花香芸交往的事,他知道不会有假,早在几年前,花香芸就出面帮他从看守所里保释出来,这绝已经不是普通的同学之情了,而他能重新回学校读书,这其中的手续非常的复杂,只怕也是花香芸帮的忙,看来这小子真的是走了鸿运,自己正在集结一个由高干之子组成的关系网,所有的权力部门都囊括了,就差一个最关键的傅国清,而花香芸是个软硬不吃的女孩子,自己过去好几次想追求她,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如今正好利用一下这小子,自己如果将他拉拢过来,今后有什么事,傅国清不仅不好来查,还会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还能借机搞倒他,要知道这个人可是他爸周弘基的政治对手啊

    两人的脑中都在转动,但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周思廉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走到龙霄身边伸出手道:“龙霄,其实过去咱们也不是没有交情,只是后来有了点误会,现在就一笔勾销了吧,要是你愿意,咱们就握一握手。”

    龙霄已猜到他要搞这种东东了,并没有去伸手,一脸气愤的道:“和解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周思廉三个对望一眼,以为他要自己等人赔礼道歉,郑军道:“龙霄,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可别太过份啊。”

    龙霄道:“张来福这小子太不地道,昨天对我下手可不轻,你们要帮我打他一顿出气。”

    张来福对周思廉等人来说,只是一条可以使唤的狗,而这种狗是到处可以找到的,听到他提出这个要求,三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周思廉向胡峰递了一个眼色,胡峰就大喝了一声“张来福,你给我滚进来。”

    张来福听到叫声,连不迭的答应着,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先向周思廉一躬,然后点头哈腰的对胡峰道:“胡哥,你有什么吩咐。”

    胡峰不由分说,上前去对着他就是老大一个耳括子,骂道:“你妈的,谁叫你去动龙霄的了,还不去向龙哥赔礼。”

    这一下,张来福的眼镜又飞了出去,捂着脸一阵昏晕,昨晚明明就是这个胡峰打电话来叫他带人收拾龙霄的,怎地一天不见,他就翻脸不认,反而打起自己来了,冤啊,***真是窦娥冤啊。

    但他见到周思廉与郑军脸上都露出冷漠无视的表情,那里敢反驳顶嘴,一脸的委屈,走到龙霄面前,低下腰道:“龙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昨晚得罪了你,你原谅我。”

    胡峰和周思廉一样,深知龙霄此时对自己等人的重要性,见他似乎还在为昨晚的事记恨,便伸脚在张来福大腿上一踹道:“***,对龙哥尊敬点,跪下来求。”

    张来福心中将这屋里的人全骂了一遍,但下跪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太伤自尊的事情,立刻跪下来道:“龙哥,是我错了,你原谅我。”

    龙霄对他早就没有了任何同情之心,冷冷一笑,道:“来福哥,你错得倒是挺快啊。”跟着向周思廉道:“他昨晚打我的时候,可没那么轻松啊,要不是我自己保护得好,一定会被他废了。”

    周思廉想都没想一下,叫了一声“你们几个都进来。”话音一落,站在门口那五六个打手一般的男生就走进屋中。

    周思廉指着张来福道:“你们几个,把张来福给我狠狠的打一顿。”

    那几人一时没有弄清状况,愣了愣,却没有立即动手。胡峰在旁边吼道:“妈的,老大说的话你们没有听清楚了吗,快打张来福。”

    几名男生这下终于懂了,不知是谁一脚就将他踢翻在地,跟着剩下的人全部围了上去,照着他就是一阵乱踢,要知道张来福这种屁本事都没有的马屁虫,其他的人也都瞧不惯,现在有些机会,正好收拾收拾他。

    瞧着张来福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满地乱叫,龙霄心中说不出的痛快,对付这样的小人就应该以毒攻毒,让他尝尝一条狗被主人舍弃的滋味。

    周思廉见张来福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便走到龙霄身边道:“怎么样,龙霄,现在你满不满意,咱们总不能弄出人命吧。”

    龙霄知道差不多了,伸出手来笑了笑道:“好,算你有诚意,咱们的事,就这么算了。”

    周思廉便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两人的脸上都露出笑容,瞧不出还有什么怨仇隔阂,但两个人的心,却是在各自打着自己的主意。

    周思廉与龙霄握了手,便喝道:“都住手,你们先把张来福拉出去,带他到医院看一看。”

    就这样,张来福象死狗一样被人架了出去,他也的确是够倒霉的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进了两次医院,而且一次比一次伤得厉害,下一次,真不知是不是该断手断脚了。

    瞧着屋中没有了旁人,周思廉笑着把了龙霄的肩,和他貌似亲热的坐在床上,道:“龙霄,说实话,我俩虽然有些误会,但在我心中,除了胡峰与郑军之外,这个学校我就把你瞧上眼了,咱们兄弟要是好好的合作,等毕了业,别说是咱们省,就是全国也混得开,要什么就有什么。”

    龙霄叹了口气道:“是啊,这几年下来,这个社会我也算是看透了,整个儿就笑贫不笑娼,只要你有权有钱,那***就是老大,别人的眼中才有你,我真是受了不少的窝囊气,再也不想当过去那种傻比了。”

    周思廉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道:“不错,龙霄,你这几年总算没有白过,至少懂得这个道理了,现在的人,崇拜的就是实力,只要咱们有了实力,就可以永远的成为人上之人,做自己想过的事。”

    说到这里,他又道:“不过龙霄,花香芸这里你可要好好的把握好,这个大小姐不容易动情,现在却对你不错,你知道她爸是谁吗?”

    龙霄想了想,决定照实说,点点头道:“知道了,就是省委书纪傅国清。”

    周思廉道:“看来花香芸果然动了真情,这事也不瞒你了,你知道就更好,对你来说,她可是个高枝儿,你要是攀好了,一辈子都会受用无穷啊。”

    正说着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一个女孩子在娇声呼道:“龙霄,龙霄。”

    龙霄知道必然是向阳给花香芸说了周思廉让张来福来叫自己的事,花香芸放不下心,就赶过来了。

    门外还站着几名男生,自然很容易找到,没一会儿,花香芸就一把推开门进来,见到龙霄安然无恙的和周思廉坐在床边,顿时松了口气,尖叫着道:“周思廉,你们想对龙霄做什么,你不要以为别人怕你,我花香芸可不怕。”

    周思廉向来有些忌惮她,与龙霄一起站了起来,陪着笑道:“我的花大小姐,咱们兄弟和龙霄好歹都是一个寝室的同学吧,大家都觉得过去那点误会就让它算了,所以找龙霄来好好的谈一谈,这不,咱们已经和好了,不信你问龙霄?”

    花香芸用疑惑的眼光向龙霄望去,去见他点了点头道:“是的,香芸,我去我和周思廉他们是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不过现在都说清楚了,从此一笔勾销,没事的。”

    花香芸断然道:“龙霄,你和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也不用跟他们说得清楚,你跟我走,别理他们,要是他们真要敢对你怎么样,我也有治他们的办法。”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拉着龙霄就向外面走去,周思廉却在后面很客气的道:“龙霄,花香芸,你们慢走啊,过两天我请你们俩吃饭,咱们再好好的聊一聊。”

    花香芸不顾男生们的注视,拉着龙霄的手直到出了底楼,这才放下道:“龙霄,你是不是忘了周思廉他们过去是怎么整你的,怎么刚才还和他那么亲热。我不想你报复,但也不想你去理他们。”

    龙霄这时微微沉思,是慢慢告诉花香芸一些事情的时候了,有了她的配合,实在比自己单打独斗容易一些,也不会造成两人的误会,但这一切,他又该如何来启齿,他已经对花香芸撒了谎,要说实话给她听,她会再相信吗。还有,逍遥国的事暂时还不能说的,毕竟花香芸的父亲是政府官员,要是她无意中泄漏出去,那一片桃源就很难再保得住了,还是等这段时间再探探她的口气吧。

    食堂用餐的时候已过,龙霄与花香芸就在学校外的一家小饭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

    饭吃得差不多了,龙霄便道:“香芸,说实话,你有没有留意到周思廉他们有问题?”

    花香芸停下筷来望着他道:“有什么问题?”

    龙霄道:“有关经济的,他们用钱那么大手大脚,而你却和普通的同学差不了多少,这不是个很大的问题吗,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怀疑过。”

    花香芸沉默了一阵,微微叹了口气道:“龙霄,周思廉他们花钱的确很奇怪,我不仅非常怀疑,还跟我爸说过,可我爸也是半天没有说话,后来却训叱了我一顿,让我自己读好书,其它的事情少管,我当时就委屈得哭了,后来我妈来哄我,我才知道,爸早就怀疑周弘基在许多的工作上都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而且已经秘密打了报告交到中央,但很快就有人告诉他,他举报周弘基的问题都是工作上一些不可避免的失误,没有什么超出原则的事情,还要他不要因为工作有些摩擦,就产生这种不利于团结的情绪,我爸那几天正在生闷气,我却不识趣的再提这事,那还不找骂。”

    龙霄已经料到这个周省长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上面也不可能没人撑住他,笑了一笑道:“那现在呢,你认为周弘基干不干净。”

    花香芸有些奇怪今天龙霄绕着这事提问,不过还是答道:“不干净,就看周思廉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他都没管一下,我认为他就不是一个好官。”

    龙霄道:“香芸,你给我说说,周思廉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坏事。”

    花香芸有些恼怒的嘟了嘟道:“多了,周思廉这个人最爱的就是玩弄女生,一般不出两个月就将人家蹬了,只要有女孩子怀了孕,他就会逼着人家打掉,就在去年,现在大三的有一个女孩子,人长得挺漂亮的,可是也让周思廉玩腻了,想甩掉她,但是这个女孩子发现自己怀了孩子,就来哀求周思廉,几乎每天都会傻傻的跑到我们教室来,那样子真的好可怜,可是周思廉真是个混蛋,根本就不理人家,后来烦了,还让班上那些跟屁虫一见到这个女孩子就将拉走,谁知有一天这女孩子想不开,就从女生宿舍的七楼跳了下去,摔得血肉模糊,那可是一尸两命啊,当时我们这些女生想不过就通知了媒体,那些媒体来是来了,可是拍了半天,到了后来,却一张照片没登,一个镜头没播,还是我们有些同学用手机拍了,发到一些到网上去,可那又起什么用,那个女孩子是自己跳楼的,根本追究不到周思廉的责任。”

    龙霄听到这里,义愤填膺,眼中都要冒出血来,在饭桌上一捶道:“狗杂种,狗杂种,**他……”这话没说完,想到周思廉他妈那个样子实在有些恶心,便道:“狗操***。”

    花香芸也是个爽直的性子,恨极了周思廉,听到龙霄忽然骂起脏话来,不仅不觉得难听,反而道:“就是,狗操***。”她终是个纯洁的女孩子,说着这话,脸上红了红,又道:“还有胡峰与郑军,也比周思廉好不了那里去,这几年玩弄女孩子,还经常把不服他们的男同学打伤,可到了最后,和对你一样,颠倒黑白,都成了这些男同学无理挑衅,记过的记过,开除的开除,现在谁也不敢惹他们了,你不知道,就是那个矮矮小小的张来福,也成了什么老大了,整天有一帮子跟着他。”

    此时龙霄实在有一种立刻冲出去杀了周思廉全家的念头,但那老头子的“死水计划”很有可能最近就要展开,他非常想知道这其中都牵涉了些什么样的人,好方便在家乡风卷残云的做一次彻底的除瘤手术,如果找不到法律上的证据,他就会自己动手,将这些贪官一个个的都除掉,做一个现代惩恶扬善的侠客,但这一切都必须准备无误,他不能错杀一个好人,否则就将是他终生的遗憾和悔恨了。

    连吸了几口气,抑制住了胸中的杀机,龙霄凝视着花香芸道:“香芸,我和你商量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我。”

    花香芸道:“龙霄,怎么变得这么有礼了,什么事?”

    龙霄道:“我想通过周思廉收集周弘基夫妇的罪证,你能不能帮我。?”

    花香芸一听,先是瞪着大眼睛望了龙霄好久,才道:“龙霄,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龙霄正色道:“你看我现在像开玩笑的样子吗,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周思廉会忽然对我好起来,就是因为你,因为你爸。”

    瞧着花香芸惊愕的样子,龙霄便把今天的事情给她说了。

    花香芸听罢,呆呆望着饭桌,思索了好一阵,才咬了咬牙道:“龙霄,你的观点我可以赞同,周弘基要是不倒,说不定会害我爸,周思廉出了学校,也会做更多的坏事,可那样对你会不会有危险,你又要我怎么配合?”

    龙霄微笑道:“香芸,你这就放心,我会非常谨慎的,平时你也不要太和以往不一样,只是要和我更亲热一点儿,让他们对我越来越重视,然后你再慢慢装着因为我的关系,没那么反感周思廉他们,有时候和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总之要他们对我放松警惕,我就会先查到周思廉平时都和那些人有来往,还有他家到底有多少的钱,而这些钱又放在那里,再追查出他爸妈的不能见光的秘密。”

    花香芸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龙霄,你要查这么多事,绝不会没有危险的,我还是不放心。”

    龙霄伸出手,将她滑嫩如葱的纤手放在自己宽大的手心上道:“香芸,你想想,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你难道不想让我帮你爸,不想让我做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吗。”

    花香芸静静的凝视离自己近在咫尺的龙霄,年轻而又不失成熟,俊朗而又不失阳刚,而在他身上流溢的那种正义与无畏,正是自己所渴望的,看来自己的眼光真的不错,果然没有瞧错人,这个男人,的确是可以放心托负终生的对象啊。

    想到自己刚和龙霄开始,就思考起婚嫁来了,花香芸只觉脸上滚烫无比,咬了咬红唇,望着他道:“好,龙霄,这事就算我答应你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会到处给别人说你是我的男……男朋友,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龙霄听她答应,满心喜悦的道:“好啊,什么事,我一定答应你。”

    花香芸的脸更红了,但很快就勇敢的又伸出一只手去,道:“把你那只手也给我伸出来张来。”

    龙霄一时不解,便把双手伸出张开手掌,却见花香芸将自己的纤手紧紧和他贴在一起重叠起来道:“龙霄,你也是知道的,我喜欢你,开学没多久就喜欢上了,别的男生我根本就不会多瞧一眼,只要你不负我,这辈子无论你有没有出息,是自己当老板也罢,帮别人当打工也好,我都跟定了你,绝不反悔。但你要答应我,这辈子除了我,不许有第二个女人,就是我今后乱发了脾气,惹你生气了,也不许你出去乱来,你要是真生气了,就骂我两句,或者轻轻打我两下,都可以。”

    龙霄心中一阵阵颤抖与悸动,他对花香芸怕的就是这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自己回答了,可他又该怎么承诺呢,他真的不想对这个让自己越来越珍惜的好女孩说谎了,然而一但实话相告,自己不仅有第二个女人,而且是还有八九个女人,就很有可能马上就要失去她,自己舍不得,实在是舍不得啊。

    龙霄此时总算是尝到了多角恋爱的苦果了,只好含糊的道:“好,我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女人了。”心中却在自欺欺人的道:“我早就不止第二人女人了,这也不算欺骗香芸。”

    花香芸自然不知道他心中的秘密,但听着心上人发誓,顿时笑靥如花,大大的眼睛弯成半月,雪白的两颊上显出了两个深深的梨涡,真是娇俏难描,龙霄一时瞧得心慌意乱,好想一口吻在她菱形的小嘴上。

    花香芸心意已定,从小饭馆出来,更是毫不顾忌了,一伸手就紧紧的挽住了龙霄的胳膊,昂首挺胸,一脸的自豪,那样子,就象是热恋了多年的情侣一样,饭馆内外都有不少认识她的学友,见到一向骄傲得不拿正眼瞧男生的花香芸居然做出了这付温柔的姿态,当真都是目瞪口呆。

    走了一段路,龙霄道:“香芸,咱们现在做什么?”

    花香芸道:“你陪我到市中心里逛逛,顺便到超市里买点东西。”龙霄自己正好也想买点生活用品,便连连点头答应了。

    瞧着一辆出租车过来,龙霄习惯性的伸出了手,花香芸狠狠的在他手背上一打,娇嗔道:“呸,你还真有钱啊,这里打的到市中心起码要三四十块,你出还是我出。”

    龙霄立即道:“我出我出,今天咱们出街的费用我全包了。”

    花香芸向那出租车司机说了声对不起,回过头瞪了他一眼道:“你出也不行,从今天开始,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不许浪费。”想了想又在他胸口上捶了一下道:“好啊你,昨天叫你请吃火锅就没有钱,今天人家一……一表态你就大方起来啦,真有你的啊。”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这是重色轻友,昨天咱们是朋友,那当然要抠门一点,装一装穷,但现在咱们是恋人,我当然就舍得了,我这种人,攘外安内,可是最佳的男朋友啊。”

    花香芸听到“恋人”两个字,心中一甜,又轻轻打了他一下,笑道:“呸,什么最佳男朋友,我看啊,你是天底下最臭美的男朋友才对。”

    两人说着话便到了公交车站,花了四块钱便坐到了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附近,龙霄陪着花香芸挨着一家一家的服装店与饰品店逛,他这时才发现花香芸很是适合打扮,一件普通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显得非常青春时尚,有好几次见到花香芸身上试的衣服或者饰品非常漂亮,他都要掏钱,可花香芸总是一把将他拉住,有一次趁着她去换衣服,龙霄总算付了钱,却又被她强行退了,把龙霄拉到门外,咬牙切齿的道:“你是头猪啊,难道不知道女孩子都是喜欢试了不买,过一过干瘾的吗,要买,行啊,等你今后工作了,挣着钱了,再给我买,我的钱就拿来供楼,咱们把小日子过得舒舒贴贴的,让别的人都羡慕,你说好不好。”

    龙霄望着花香芸,如何瞧不出来她实际上很喜欢那些衣物,只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花香芸与周思廉,虽然身份都差不多,但完全是出于两种不同的教育,傅国清这个省委书纪,的确是让他深深的佩服。

    走了一阵,龙霄见花香芸路过了好几家国际连锁的大型超市都没有进去,正在奇怪,却瞧到她走进了一家国营的百货大楼里。

    这家百货大楼龙霄过去也曾经来闲逛过,地理位置正是黄金地段,地盘也很大,但里面的装修非常落后,货品不仅少,而且贵,过去或许还辉煌过一个时代,但如今在附近的好几家跨国大型商场的围攻下,早就没有了还手之力,站着的营业员比进去逛的顾客还多,年纪也都在三四十岁左右,自然没有其它超市那些靓丽的小姑娘瞧来顺眼。

    龙霄见到花香芸似乎真要在这里买东西,不由道:“香芸,你要买东西还不如到前面的沃特马去,要不家喜福也可以,这里的东西似乎不是很好。”

    花香芸摇了摇头道:“不,我就在这里买,龙霄,你知不知道,这里因为生意不好,营业员都只拿着一半的工资,听说马上就要撑不下去了,这些大姐大妈们眼看着就要下岗了,你瞧她们都差不多三四十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经济上最困难的年纪,要是下了岗,该怎么办啊。”

    龙霄听了也是一阵黯然,道:“你连对这里的情况倒都知道得清楚。”

    花香芸道:“你知道班上的那个白小婷吧,嘴角下面有颗痣的那个。”

    龙霄有些印象,便点点头道:“嗯,还记得。”

    花香芸道:“她妈就是这里的营业员,听说家里面本来就挺穷的,要是下了岗,也得不了多少钱,白小婷的学费就更困难了,这几天她一直在偷偷的哭哩,我就想在这里来买东西,虽然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尽一尽心吧。”

    说话间,两人便在陈列得七零八乱的货架上选了牙膏、香皂、纸巾、饼干之类的东西,只是一瞧日期,已经不是很好了,付钱的时候,龙霄见到收银的那个四十来岁女营业员几乎是在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自己两人,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心中也是感触颇多。

    出了百货大楼,花香芸有些伤感的道:“龙霄,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中国的商场总是做不过外国的,钱总是拿给人家赚,听说沃特马的老板现在已经是世界首富了,他们家族有三个人进入世界富豪前十名,还有什么家喜福、麦法龙的老板,都是非常非常有钱的人,做一行应该是挺赚钱的,你说,要是咱们中国今后有一家大超市能够超过他们,把生意做到外国去,那该有多好啊。”

    花香芸是说者无心,龙霄却是听者有意,是啊,为什么中国人就那么不争气,总在自己的家门口被外来者竞争掉,中国最多的是什么,是十几亿人口,占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中国人每年要消费多少东西,又有多少钱落入了外资超市的腰包,假如有一天,中国人也有了能够在外国人的地盘干掉他们的跨国际大型商场,那是多么让国人自豪的事情啊。

    龙霄想到这里,心中渐渐有一枚种子在萌着芽,回头瞧了瞧那陈旧的百货大楼,眼中却在发出亮光,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事业上奋斗的目标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