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同流(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见到张来福摆的这个阵形,心中其实是暗自好笑,施施然的走了过去。

    张来福瞧着龙霄过来了,心中仍然是狂跳了一下,向左右的小喽啰招呼一声,便呼拉拉的将他围住。

    龙霄此时完全有一种吊睛白额大虎被几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子围住的感觉,盯着张来福,很想知道张老大有什么样的开场白。

    却见到张来福狠狠的吸了两口烟,然后很潇洒的向空中一弹,走到龙霄面前,向他仰望,那姿式,要是他戴着一顶帽子,只怕马上就要落下来。

    张来福也意识到这个样子实在有损自己的大哥形像,立刻后退了几步,调整了一下视角,终于感到舒服了一些,但想到龙霄太熟悉自己过去那付鸟样儿了,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叉起了双手,用貌似很凶的口气道:“龙霄,说,你重新回来学校干什么,怎么,不服气,想和我们斗一斗。”

    龙霄望着张来福,这是个典型的极度膨胀的小人物,就像是气球一样,你不去戳它,不清楚底细的人都会以为它很巨大,然而你一但将它刺破,它就只是一块破烂的薄膜,最终的归宿只能是在垃圾桶里。

    不过龙霄现在还没有戳破它的意思,很憨厚的呵呵笑着道:“来福,咱们谁跟谁啊,你别这么吓我,我可没有和你们斗的意思,这次回来,纯粹是拿文凭,拿文凭。”

    张来福早就得到了上级的指示,无论龙霄这次回来做什么,都要先狠狠收拾他一顿,让他尝尝苦头,今后不敢乱来,见着龙霄似乎没有了过去那种谁也不怕的锐气,变得好像软弱了不少,心想他一定是受到了沉痛的教训所致,不过这样就好欺负多了,就像是电影里很拽的那些老大一样,大拇指与食指做了个手枪状,双手齐伸向龙霄一点,淡淡的吐出三个字“给我打。”

    这些跟着张来福的人都是依仗着他与周思廉有所关系,自然知道就是打出了什么事也有人出面解决,这么多人打一个,那是胜券在握,毫无担心,正好过一过手瘾,又能增加一条在同学朋友那里可供吹嘘的战绩,当下拿着木棍就向龙霄打来,当然,大家多多少少还是斯文人,与外面真正的流氓还是不同的,对方的头和下阴尽量不去打。

    龙霄见这些人挥舞着棍棒打来,外人看似很快,可在他的眼里,就象武侠剧里的慢动作一样缓弱无力,向外瞥到张来福又点起了一支烟,正在四五米外得意洋洋的欣赏这场毫无悬念的殴打,心念一动,一边轻描淡写的挡着那些棍棒,嘴里大声“唉哟,唉哟”的乱叫,手上却暗暗运了一丝内力,或推或拉,或盘或带,将那群喽啰不知不觉的带得向张来福的方向走去。

    张来福看着这些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也怕被误伤,嘴里骂了一句,就要走开,但龙霄那里会让他走远,手下再一用力将离身边最近的五六个人向前一带,瞬间便到了张来福的近前,他先是在一人的臂膀上一拍,那人手中的木棍就莫名其妙的挥向了张来福,“啪”的一声已经将他的眼镜打飞,眉梢上立刻被扫得鲜血直流。

    张来福还没来得及叫得出声,龙霄又带着三四根木棍向他打来,张来福的嘴唇、背上、腰上、胯上各中了一棍,顿时便仰面倒在地上,那群人见误伤了老大,骇了一跳,都要停手,龙霄抱着头,脚下却是一阵勾带,那些人一时收不住步,你碰我,我撞你,但都在张来福身上踏来踏去,只听到倒在地上的张来福传来了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那群喽啰见到居然打着了张来福,自然是统统住了手,有人连忙将他扶了起来,明亮的路灯下,却见张来福眉梢处高高肿起,还在流着血,嘴唇翻起,比过去厚了一倍,鼻子也被踩出血来了,而脸上还有几个黑黑的脚印,真是狼狈不堪。

    不过没人敢笑他,有人将眼镜捡起来重新戴上,但一边的镜片早没有了,而另一边也裂成了几片,那付尊容,的确有些像卡通造型。

    张来福嘴巴疼得厉害,吐了一口血水,瞧着牙齿还没掉,这才放了一点心,瞪着自己的这一群手下,气急败坏的道:“**你妈的,一个一个的操,刚才是谁打的我,***跟我站出来,站出来。”

    那些喽啰岂会那么自觉,反正法不制众,面面相觑了一阵,没一个人动步。

    张来福瞧着龙霄脸上虽然没什么伤,但他刚才抱着头,身上必然是伤得很重,心头的底气顿时又足了起来,用颇着含混的嗓音大声道:“龙霄,说实话,不是我想打你,你也知道我老大是谁,乖乖懂事的话,说不定还有你的好处。”

    龙霄见到他嚣张的样子,心里只觉得他像个完全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一样,自己随便一脚就能把他踏得连骨头都找不到,但现在倒不想动他,只点了点头。

    张来福本想仰天哈哈大笑,但奈何嘴上有伤,那“哈”字刚出口,紧接着就捂着嘴唤了声“哎哟”,英雄形像是做不完全了,只得道:“明天我老大要见你,龙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龙霄“嗯”了一声。

    张来福再不去瞧他,也不回宿舍,向自己的喽啰一挥手道:“咱们走。”就在一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只听得旁边有一个瘦高的男生道:“老大,是不是按惯例找个馆子吃一顿,反正你可以找大哥大报帐。”

    张来福踮起脚在他头上打了一下道:“按你妈的惯例啊,现在统统陪我上医院擦药。”

    见到张来福一行人走远,龙霄这时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抬头,只见六层高的男生楼里,几乎每一个窗子都打开着,而且都有脑袋伸了出来,眼中似乎都是无动于衷的冷漠,有的人脸上还有兴灾乐祸的表情,想来是不会有人打电话通知学校保卫或者报警什么的了,心中顿时好一阵悲哀,面对着弱者受欺负,这些号称一代骄子的大学生们已经习惯了旁观与忍受,甚至会觉得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也难怪区区一个张来福就可以如此嚣张了。

    快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才见到向阳出来问他道:“龙霄,你有事没有,要不要我陪你到医院看一看。”

    龙霄摇了摇头道:“不用,关系不大,没伤着筋骨。”

    说话间已经回到了寝室里,龙霄坐在床上,见到那王华俊与董强都各自躺在床上看书,就象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心中明白,这些胆小的老实人,是怕与自己接触多了会惹祸上身啊。

    洗了脸脚,和向强说了两句闲话,龙霄就躺在床上闭眸沉思,他脑中不知不觉的又浮现出张来福那付小人得志的嘴脸来,想起他刚来之时又土又穷,又极度的自卑,自己就像亲兄弟般的对他,做什么事都处处惦记着,如果说他当年出卖自己是因为迫于周思廉等人的压力,从理论上来讲,或许还可以理解,但今天,他总算再一次认识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哪里还记得住自己当年半分的照顾之情,从某种意义来讲,张来福这种人才是世上最冷血最可恨的。不过,他也是绝不会放过这种小人的。

    还有一天才正式上课,龙霄早上睡得正香,就听见楼下有个娇脆的女孩声在喊:“龙霄,龙霄。”

    龙霄朦胧的听着是花香芸的声音,顿时弹坐了起来,站在窗口上伸头向下望,果然见到穿着一身鲜艳衣服的花香芸一只手里提着个塑料袋,而另一只手里却拿着一个黄色的餐盒,正用一双大眼睛眼巴巴的向上望着,便道:“你干什么,我还在睡觉哩。”

    花香芸嘟了嘟嘴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懒虫,肚子饿了没有,快下来,我给你买早餐来了,你吃了再睡。”

    龙霄感到肚子的确饿了,便答应了一声,匆匆穿衣走下楼去。

    花香芸瞧着他出来,将两样东西都交到他的手上道:“这塑料袋的鲜肉包子味道不错,你尝尝,便餐盒里的是豆浆,中午十二点你出来,我在三食堂等你,你把我的餐盒要记得带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龙霄在逍遥国被伺候惯了,到了外面谢如云与君仪这些女人也是处处想着他,对于花香芸的这个举动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点点头,转身就向楼上走,无意中抬头一望,顿时骇了一跳,只见楼上的窗户又像昨晚一样处处伸出了人头,人人的眼中似乎都在喷火,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那三位室友。

    他这几年没读书,自然不知道花香芸的学校的大名,再加上身边的绝色美女又太多了,对漂亮的花香芸也并无特别惊艳的感觉,见到自己两人在楼下说话竟如此受广大学子关注,不由说了声:“我靠,太夸张了吧。”

    花香芸是个我行我素的女孩子,认准了龙霄,心里面就坦荡无比,瞥了那些人头一眼,轻声道:“无聊,龙霄,你别理他们,我真的走了。”说罢冲着他甜甜一笑,扭过纤腰,踏着轻盈的脚步远去了。

    等到龙霄上楼,凡是有开着门的寝室,必然就有人盯着他瞧,隐隐听到有人道:“太过份了吧,这小子瞧来挺孬种的啊,花香芸怎么会瞧上他的。”有人回应道:“我听上面毕业班的人说过,这小子上过咱们学校,和花香芸是一班,是不是那时就怎么怎么的了,唉,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我们班上为什么就没像花香芸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啊,天哪,天哪,这是什么世道,太黑暗啦,太黑暗啦。”

    龙霄听着这些声音,心中暗自发笑,等回到自己的寝室,立即发现那三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甚至完全是不可思议的,震憾的,昨天还瞧见花香芸对此人是怒气冲冲,一付兴师动众的样子,没想到一天工夫不到,就居然变成贤妻良母似的给他打早餐,这未免也太离奇了吧,莫非这小子几年不见,却学会了传说中的慑心术,又或许是给花香芸下了某种神秘的降头。

    瞧着龙霄若无其事很平静的喝着花香芸亲手提来的包子,喝着用花香芸餐盒盛的豆浆,寝室的三人都不停的咽着口水。

    其实自从花香芸进校以来,随着年龄的成长,一年比一年漂亮,一年比一年更有味道,完全从班上众多的女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学校的校花,更是全班男生的暗恋对象。王华俊与董强是属于虚度岁月一类,自然不敢作非份之想,但向阳却自负有几分姿色,便费尽苦心的创造机会与花香芸搭话,自动请缨,免费搬运的事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仍然没有得到花香芸的格外好感,心中还以为她是那种心存大志,发誓在大学期间不恋爱的女强人,但今天早上这个噩梦,实在给了他闷头一棒,差点就要摇摇欲坠。

    忍受着满腹的酸楚,向阳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龙霄的床边坐下,伸手在他肩膀上半真半假的捶了一下道:“好啊,龙霄,你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花香芸好上了,有你的啊,那可是一只骄傲的小天鹅啊。”

    龙霄吞下最后一个包子,将餐盒里的豆浆一饮而尽,见到王华俊与董强也乖乖的坐在了对面的床上拿眼望着自己,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似的,哈哈一笑道:“不是吧,你的意思说她是天鹅我就是赖蛤蟆了,我长得没有那么对不起观众吧,不过我和花香芸关系的确不错,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很难说了。”

    向阳叹着气道:“龙霄,我真是服了你,记得才进校的时候你和花香芸是经常吵架的啊,出去了几年,刚回来就把她泡上手了,厉害,厉害啊。”

    龙霄微微一笑,不想再回答这些问题,便埋头去整理床铺,向阳只得又回到了床上,只是心中已经悲伤失落不禁。

    龙霄瞧着他的样子,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花香芸虽然漂亮,但要是君仪能上这所大校,自然也能当上校花,风头一定不会输于她,可不知要是朱芷清与朱丹霁这两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出现在这些男生面前,他们的眼珠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思起校花,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便道:“向阳,过去咱们学校不是有个绰号叫‘黛玉公主’的校花,文文弱弱的,比我们大两个年级,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学校没有?”

    向阳正在郁闷之中,有气无力的道:“在呢,正在读研,不过没别人的份儿。”

    龙霄道:“怎么,已经是名花有主了。”

    向阳道:“岂止是有主,这主可还了不得,也只有他能够追得上这个‘黛玉公主’。”

    龙霄好奇的道:“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

    向阳道:“那可不是,周思廉,你总还认识吧。”

    龙霄一听,微微一愣,但很快就不奇怪了,过去在寝室聊天之时,周思廉就说过有一天要泡上这个“黛玉公主”,以他的家世和长相,也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不过这时他心中动了一下,忽然间有一个很冷酷的念头浮现出来,他知道那是什么,很快就把它暂时压抑住了。

    眼瞧着就到中午,龙霄正准备去与花香芸共进午餐,却见到张来福推开门进来,脸上贴着白布,肿成了一片,脚还在一瘸一拐,只是眼镜换了一付新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男生。

    龙霄见到他,完全象是在看一个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还先打着招呼道:“怎么,来福哥,来找我吗?”

    张来福点点头,“嗯”了一声道:“龙霄,老大到了,他想见你,你跟我走一趟。”

    龙霄知道该见面的终于到了,便站起来对向阳道:“向阳,你如果去三食堂打饭,麻烦你跟花香芸说一声,我晚一点过去,让她先吃着。”

    那向阳在床上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张来福见龙霄受了昨晚那一顿打好像没事,自己却要严重得多,心头好一阵郁闷,但想到龙霄皮粗肉厚,过去就能打能挨,也就释然,大丈夫行事只求目的,不求过程,反正昨晚那一顿打的效果已经达到,今天这小子见到自己态度就很端正,来福哥来福哥的叫得挺尊重,已经是畏惧自己三四五六分了。

    张来福的寝室在五楼八号房,本来是四个人的房间,但周思廉三人在外面都租了房,平时就由张来福一人独享了。

    龙霄走了过去,见房间外又站着几名素质瞧来比昨晚那些小喽啰要好一些的男生,个个是高大威猛,虎头虎脑,应该是周思廉的亲兵之类。

    没一会儿就进入了八号房,屋里床上坐着的三个人顿时印入了眼帘,瘦削的郑军梳的是整齐的边分,高胖的胡峰则是剃着平头,而周思廉则是留着一头目前最流行的帅哥长发,肤色白净,眉清目秀,实难让人相信他的心灵会那么的肮脏。

    见到龙霄进屋,三个人全都站了起来,不停的向龙霄打量,半天没有说话。

    龙霄瞧着这三人的眼晴中射出一种奇怪的目光,一向狂妄冲动的胡峰居然没有立刻用嚣张的语言辱骂自己,郑军神情中还带着一丝笑容,而周思廉的脸上却是阴晴不定,心中顿时好一阵诧异。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