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重返校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九月初的一个早晨,金轮似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一片片的云朵由红色变得发白发亮,像是给强烈的光线照得透明,轻柔得象羊毛卷一样。

    在A省的省城,人们又开始进入忙碌的一天,城市的大街小巷上,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声,还有行人的说话声,一齐欢乐的喧闹起来,人潮,向工厂、商店、学校、办公楼涌去,整个街道,像是传送带似的繁忙。

    A省的天京大学,是整个省城最高的学府,也是全国知名的大学之一,此时是报名的第二天,学校门口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的热闹,朝气蓬勃的学子们都踏着轻快的步伐在学校内外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谈笑,脸上都放纵着青春的笑容。

    龙霄就是这个时候到学校的,他没有开车来,穿得也并不招摇,很随意的一件黑色T恤,下面是蓝色的牛仔裤与白色的运动鞋,这样的打扮比他平时是年轻多了,但眉宇举止之间,却又透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

    在瞧见校门外那块巨大的黑色大理石精凿的“天京大学”这四个飞鸾舞凤的大字时,龙霄仍然还是兴奋不矣,尽管他上次也曾来过,但那样的感觉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过去只是一个匆匆的路人,而现在,他将重新成为这个学校的学生,重温自己的一段遗憾,其实他总是觉得读书就像是一句经典名言一样“城里的人很进去,城外里的人却想出来。”尽管他曾经叱咤风云,身为一域之主,现在也是可以随时动用数亿元的财产,但在踏进校园的那一霎那,他感到了一种常日里没有的宁静与温馨。

    进校没多久,便见到了他熟悉的场面,前方摆着一排书桌,上方打着“欢迎新同学”的标语,一些学生会的干部正在义务为新生及陪同他们一齐来报名的家人服务。

    这样的情况,自然又勾起了龙霄对三年前的记忆,那是一场让自己受尽屈辱的经历,也彻底的改变了他对人生的感知,他此时忽然有了一种冲动,想像电视电影上那些泼皮无赖,扬着头,哈哈大笑几声,很嚣张的高声喊道:““我,龙霄,又***回来了。”

    不过想归想,龙霄是绝不会有损自己形象的,他起步向欧克海所在的办公楼走去,一路之上,见各种各样的豪华轿车很拉风的在校园里四蹄飞扬,车窗里坐着的学生也大有高人一等的架式,心中却是冷然一笑,除了少数的富豪,这些车多半是那些什么科长、局长、镇长、县长、厅长等等眼睛比普通老百姓长得要高一些的大哥们的公用坐骑,入学之时,也常常是他们的公子小姐显摆的良机。

    心中微微郁闷,幸亏校园里来来去去的一些清纯少女们冲淡了他的不快,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在逍遥国来说,算是大龄女子了,但对于眼前这些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女孩子,就像是清晨里还含着露珠的荷花,正在旭日中缓缓的展露娇美的身姿,散发着醉人的清香,一个男人,就算他是太监,面对着这些娉婷清新的女孩子,也不会不去打一打望,满足满足心里的快感,而对于龙霄这种历经情场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女孩子,更是充满着一种莫名的诱惑,实在要大大的考验他的克制力。

    走过学校中那一块碧波荡漾的大湖时,龙霄望了望座椅上那一对对正在卿卿我我的校园情侣,忽然想起了那天在这里和花香芸谈心的情景来,心里面顿时是一片温柔,猜着今天花香芸见到自己的模样必然会大惊小怪,差点就想笑出声来。

    穿过好几幢教学楼,转眼就到了一幢外面爬满青藤古色古香的三层楼房,他上了二楼,直接就到了欧克海校长办公室,此时里面正围满了人,欧克海已经被埋在了人群之中。

    龙霄站在外面大声的叫了一声“欧校长。”不出五秒,人群中就钻出一个人来,斯文白净,颇有儒家风度,正是欧克海。

    欧克海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向龙霄递了个眼色,示意这里人太多,自己不方便打招呼,然后装模作样的哼了两声道:“嗯,这个,这个,龙霄,你的重新入学的手续我都准备好了,这可是教育厅的特批,你要好好的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好好的读书,争取在学业上迎头赶上去,今后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栋梁之材,记住没有?”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大声道:“让开,让开,你们这些人,有事一个一个的来办,围得这么紧,我还怎么办事啊。”

    那些人听着欧克海口气有些不对,连忙让出一条路来,欧克海便走过去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到龙霄手中道:“你去找方老师报名,你的事前天我已经给她提过了,她知道该怎么办。对了,她的办公室不在原来那个地方了,你到六号楼去找她。”

    龙霄知道方家慧必然又当上了班导师,点了点头,就要离去,却见欧克海悄悄的凑到他耳边施展唇语,蚊子似的道:“龙霄,我的帐什么了结一部分,这可是咱们事先说好了的。”

    龙霄呵呵一笑,对着欧克海鞠了一个躬,大声道:“没问题,欧校长,谢谢你的费心,没让我继续颓废下去,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欧克海听懂了他的意思,长长的松了口气,挥挥手道:“好,你去吧,过两天我还要找你谈一谈心,你觉得有什么困难的地方,我再给你解决。”

    龙霄笑着应了一声,便走下了楼。

    按欧克海所说的,龙霄便到了学校的六号楼,找着一名老师问了方家慧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便上去找着了,但她不在,便去问旁边的一名面目甚是陌生的中年女老师,却说是方家慧出去办点事,要等一阵才回来。

    龙霄道了声谢,便坐在她的办公椅上等着,每一次想到方家慧对自己的关心,他心中就是一阵暖和。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便走进来一位三十来岁,穿着天蓝色暗花套裙,身材高挑,秀发齐肩,肤色白暂,眼波温柔,貌美如花,气质非常高雅的女人来,正是方家慧。

    龙霄见到到方家慧这付丽姿,暗暗喝了声采,他过去只知道方老师长得很是漂亮,但随着人的渐渐的成熟,对女人的品味也大为提高,知道像方家慧这样书卷味很浓,有着兰花一样香雅芬芳的女人应该属于极品一类了,追她的人想来不会少,却不知她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这种想法只是在他脑中飞快的闪了一下,便立刻站起身来,很热情的叫道:“方老师。”

    方家慧也见到了龙霄,对于这个学生的遭遇,她心里面是明白怎么会事的,总是感到不平与惋惜,上次见到他来学校好像是混得不如意的样子,这两年一直在担着心,没想到自己刚被恢复为中文系四年级二班的班导师,就接到了龙霄将回来自己班上随读的消息,心里面真是又是高兴又是惊奇,高兴的是这一下龙霄只要好好的把握,应该就可以顺利的拿到毕业证,今后出去谋生会比过去要容易得多,工作的待遇自然也会高一些,但惊奇的是,龙霄怎么会在被学校开除整整三年后再回到学校,这一点,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见到龙霄招呼自己,方家慧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亲切的道:“龙霄,恭喜你啊,总算回到了学校。”

    龙霄一边将欧克海给自己的那个文件袋交给方家慧,一边道:“方老师,我这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在外面呆久了,越来越觉得自己贫乏得很,再加上又没有文凭,就托人找了这条路子来,还好当年我的事并没有定性,只是含含糊糊的就给我开除了,现在才有恢复学籍的可能。”

    方家慧本来想问什么,但是瞧着旁边的那名女老师,就没有说什么了,将文件一打开,瞧了瞧里面的一些批复,便拿出两份入学表格来,让龙霄填写。

    过了一阵,等到隔壁的那女老师出去了,方家慧才笑道:“龙霄,这次你托的人一定不简单吧,要复学,跑的部门可不少。”

    龙霄道:“是我家的一个远房大伯,在另外一个省当了官,这位回乡遇上了我爸,我爸就求他想想办法,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居然还办成了。”

    方家慧知道这些事情说不清,便点了点头,想起了一件事,一脸关切的对龙霄道:“龙霄,方老师知道作为你这个年纪来讲,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但你要知道忍一时之气,才能免百日之忧,你爸和你大伯费尽了心思才让你重新回到学校,你吃过一次亏,有的事,我想你该知道怎么应付了。”

    龙霄淡淡一笑道:“你是说周思廉他们。”

    方家慧连忙点头,一脸担忧的道:“不错,你和周思廉不可避免的要再见面,而以他们那几个人的性格,你可能还要受些委屈,但方老师希望你能够忍下去,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心胸要开阔,要看长远,不要计较眼前,他们那些人,你是万万斗不过的,要是他们真的做得太过份了,你就给我说,我去找他们说理,这些人再横,我还是他们的班导师,再不成,我就会通知他们的家长,他们的家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总得管管自己的孩子吧。”

    龙霄当然不会给她说自己这次就是为了雪耻才回来的,对她的好意倒是心领了,嘴中道:“方老师,你就放心好了,我惹不起这些人,难道还躲不起吗,放心,放心,我心中有数。”

    方家慧这才又露出了微笑,道:“你心中有数就好,对了,你的宿舍我都安排好了,是和向阳、王华俊、董强他们三个人住在一起,你们应该没什么。”

    对这三个人,龙霄还是有印象的,全是班上的老实本份的同学,看来方家慧是有意这样安排的,便点点头道:“好啊,没问题,不过方老师,周思廉他们还是住校吗?”

    方家慧以为他是怕与那三个学校霸王经常碰面,便道:“住是住,不过那都是骗家长的,他们在外面都租有房子,基本上没到宿舍去,你就安心的住吧。”

    她说着这话,想起一事,不由微微皱眉道:“龙霄,文件上说你一直在家里自修,是不是真的,你能不能跟上班上的功课,到时候你考试成绩太差,也是一样的毕不了业的,这一切心血都白费了。”

    龙霄只好硬着头皮道:“没问题,我跟着上的。”

    方家慧还是不放心,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瞧你和花香芸的关系还不错,她的各科成绩现在在班上都是尖子,我会让她来帮助你,至于我这一科,我有空也会把这几年的精要讲给你听的。”

    龙霄哪里想到过要毕业,现在真要让他读书,实在是一个头两个大的事情,但还是不得不答应道:“这样更好啊,真要谢谢方老师你了。”

    两人说了一阵子话,方家慧就闻站了起来道:“这样吧,我先带你到宿舍去瞧瞧,学费你下午去交到财务科,顺便把床铺书本这些也领了。”

    龙霄答应着,就跟方家慧向男生宿舍方向走去,他们毕业班的宿舍位置现在已经有了变化,移到了靠近学校后大门的十五号楼里,离花香芸她们的女生宿舍还有一段距离。

    方家慧领着龙霄走进了宿舍,到了三楼的七号寝室里,却见里面已经有两个男生在收拾床铺,那两个人的身材都差不多,属于不高不矮,不美不丑的大众类型,不过一个脸上有点白麻,一个皮肤有些粗黑,龙霄认得他们,有点白麻的叫做王华俊,皮肤粗黑的那一个叫做董强。

    龙霄被学校开除的事在班上轰动不小,也算是名人,虽然数年过去,那王华俊与董强对他都还有些印象,瞧着方老师与他一起进来,都是一愣,不过他们也听说了方家慧重新当了班导师的事,连忙停下手来道:“方老师好。”

    方家慧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指着龙霄道:“龙霄你们都应该认识的,学校现在决定让他继续跟着咱们班上课,就安排在你们宿舍里,你们可要好好的团结,有什么事商量起来做,行不行?”

    王华俊与董强听到这个消息,不约而同的大吃一惊,对望一眼,再瞧着龙霄,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龙霄首先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去,与他们握手,说了一些客套话。

    方家慧见龙霄对人处事似乎已经很圆熟,心中的担心又少了一点,自己一个女老师自然不好在男生寝室多呆,便对龙霄道:“你到过学校,其它的事应该比较清楚了,你们三个人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就好好聊一下,我先走了。”说话间向龙霄点了点头,便走出了七号寝室。

    龙霄在寝室呆了一会儿,见那王华俊与董强对自己神情有些冷淡,一付敬而远之的样子,也没放在心上,微微一笑,便走了出去,准备到学校的超市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正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想着花香芸来了没有,却见前面小超市门口有两个男生不知为了什么事抓扯了起来,龙霄见其中一个高壮得象运动员似的,身后还跟着四个兄弟准备随时补充,另一边的却是个腿细胳膊小的瘦子,而且又只是单兵作战,还以为他要好汉不吃眼前亏,偃旗息鼓,乖乖的溜走,没想到那瘦子居然还真有脾气,根本就不相让,还先出手打了对方两拳,那高壮的男生看来已经动了真怒,他身后的四个人也冲了出来,眼瞧着那瘦子就要被一顿暴扁。

    这时那瘦子向后一跳,指着对方的五个人道:“你几个傻比,敢动老子一下,知道老子的老大是谁吗,让他知道了,你***几个也别想在学校混了。”

    龙霄听着这瘦子的口气,倒不觉奇怪,这几年大家可能是有关黑帮的电视电影还有小说瞧多了,校园里也有所谓的老大,一般是高年级打架比较狠点的男生担任,不过听这瘦子的口气挺大,顿时让他想起了周思廉、胡峰、郑军这三个人来,说不定这瘦子是他们在学校收的小弟。

    这时见到那高壮的男生愣了愣,停住手道:“你老大是谁?”

    那瘦子一脸的傲气道:“张来福,你听说没有?”

    龙霄在一旁观战,本来还有些严肃,听到他突然碰出这么一个名字来,顿时之间。一滩口水差点将自己的喉咙堵住了,弄得他咳个不停,他实在希望这个张来福只是一个同名,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出卖过他,又瘦又矮,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生着满脸的青春痘,人显得猥琐不堪,放在人群中基本上看不见的张来福。

    然而想不到的是,这句话真的还将那五个瞧来还能打几下的男生镇住了,只见他们面面相觑着放下了拳头,脸上那种看起来挺狠的表情也不在了,那个高壮男生确定了一下道:“张来福,中文系大四的张来福?”

    那瘦子瞧着对方五人果然发生变化,用一付趾高气扬的模样,大声的道:“不错,就是中文系的张来福,你***打我,有种打我啊。”

    那五个人还真的没种,先是不知谁轻轻说了句:“算了,我们惹不起人家,还是走吧。”这话一出,那五个人连诸如“小子,算你运气。”之类的场面话都没交代一句,就不约而同的转身向后走去。

    跟着那瘦子也转过身来,环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人,露出了胜利者的酷笑,骂了声:“**你妈的,什么东西,敢来惹我。”这才潇潇洒洒的离开。

    龙霄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这才相信张来福真的是咸鱼翻身,小泥鳅变成了大蟒蛇,居然在这个拥有数千学子的校园闯出了偌大的名声,不过想想也对,有周思廉作靠山,张来福狐假虎威的当一个老大,还是足够资格了,毕竟单位里干久了都有升职的机会,张来福端茶倒水的伺候了三大王爷这么多年,总还是有好处的啊。

    到了下午,龙霄办完手续,将床铺等物品搬到寝室,他另一个室友向阳也到了,这个向阳过去和龙霄倒还谈得来,见到了他,倒不似王华俊与董强那般的冷淡,和他不停的聊着天,当然最好奇的便是他怎么回来了,龙霄就随便解释了一下。

    眼看要到下午吃饭时间了,龙霄正准备到寝室外去打个电话通知谢如云与君仪一声。他到学校的事,已经给两人说过了,最开始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反对,认为龙霄要是真要回学校找周思廉等人雪耻,很有可能给他引来极大的祸患,都劝他就此算了,但这事龙霄早就心意已决,不可能改动,两女只得千叮万嘱的让他小心,而且要他随时与自己保持联系,龙霄理解的她们担忧,便同意下来,反正他那个家就在省城,回去也不麻烦。而且他还想到一点就是,史光治知道他的事,以自己的性格呆在学校准备报复也合情合理,绝不会让黑田社的人感到自己对他们的威胁,这一点实在太重要了,如果真有一天,他要现身与这个充满罪恶的组织决战,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所有的亲人与女人都隐藏好,避免那老头子、冠军什么的用人质这一招让自己投鼠忌器。

    正准备出屋,一抬头,只见屋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了一名穿着嫩黄色吊带背心,配着苹果绿的印花齐膝裙,留着一头日本少女式短发,眉毛弯弯,眼睛大大,鼻子高高,樱唇有若菱形,肤色白里透红,充满着青春气息的漂亮女孩子,此时她瞪着一双黑白分明,有若杏子般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自己,神情间非常复杂,那里面有既有无比的惊喜也有无比的气恼,就像是要马上冲过来,狠狠捶打他一顿似的。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