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特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拍卖会结束第三天的下午,龙霄在家里陪着君仪母子,给欧阳海打了个电话,铃声刚响了两下,就听见了欧克海打着官腔的声音道:“嗯,谁啊。”

    龙霄道:“欧校长吗,我求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应该没问题吧。”

    欧克海一时没有分辨出龙霄的声音,听着这人很年轻,便很正直的道:“你是谁啊,求我什么事会没问题,告诉你,现在我们教育部门正在整风,超出原则的事我绝不能给你办,快说,你是谁,我没空和你多说。”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说小欧,现在还挺威风的啊,看来我的事你应该搞定了,我还准备到学校来报名呢。”

    他这话一出,欧克海的声音立刻温柔了起来,道:“嗯,这个,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合乎上级的规定,可以给你解决,你先等一等啊,我开了会再通知你。”

    龙霄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搞定了,挂了电话等着,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电话声响了,却是欧克海打过来的,一接通,就听见他低声下气的道:“我的小祖宗,我刚才正在给学校的全体老师做政治工作通报啊,你打来得真是时候,你上学的事,真是太困难了,我是费了九牛二虎……”

    龙霄不想听他表功,打断道:“说我怎么来报名吧,可还是要跟到方老师那个班,还有,方老师也必须是班主任,你不是把她下了吗,这学期就把她再换上来,这点小事你应该办得到。”

    这时那欧克海沉默了一阵,又道:“行,方家慧的事没问题,你开学时来办公室找我,我会给你手续,不过龙霄,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你怎么都好,不要去惹周思廉他们,否则对我对你都没有好果子吃。”

    龙霄知道他猜到些什么,也不多说,只道:“你就好好当你的校长吧,别的事少管,等我上了学,也会出个手续给你,先给你免一部分债务,如果你继续表现好,等我不想读书了,说不定就给来你一个全免,让你爽一爽,晚上也能少做一些恶梦。”

    欧克海果然高兴了起来,声音微微提高道:“龙霄,这可是你说的,大男汉大丈夫,说话可要算话。”

    龙霄嗯了声,便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想了一阵,昨天父母来了电话,要他将君仪母子送回县城去住一段时间,让他们也好好看看自己的孙子,而自己也该利用这段时候时间去完成自己的一个想法,那就是血魔给他的一个教训,无论他的身手再好,内力再雄浑,但毕竟也是一个人,也会有身体的极限,绝不会是现代武器的对手,就是一支小小的手枪都能将自己搞定。老头子的“死水计划”第二步还没有开始实施,那个所谓的从未失手过的杀手“冠军”还没出现,对他来说,未来的路还充满了艰险,他必须使自己变得更强大,更适应这个社会,至于到什么地方去接受这些训练,他一点儿也不担心,有了张绮这条路子,有什么事办不到,她既然能请到象杨凡那样特种部队的中校军官到学校任教,那么和军方必然不会生疏,自己想去学学特殊本领,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念至此,龙霄便给张绮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她现在正带着苏菲菲及公司的一班新星在北方的一个省开始与韩方拍片,龙霄告诉她自己昨天已经在公司的帐上又注入五千万进去,要她全权安排,并给她说了自己的打算。

    张绮刚一听完他的想法,便一口答应说没问题,让他等一等,自己打个电话去问杨凡这些情况。没过多久,她又打过来了,说就在龙霄所在的A省就有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她会想办法联系那里的领导,让他静候自己的回音。

    龙霄放下电话,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张绮这也是朝中有人好办事,怪不得她要一直守着与高劲松的那个名存实亡的夫妻名份,这里面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强硬的后台,常常能够将许多外人看来非常困难的事轻松的办成。

    过了一天,龙霄便与君仪商量了一下,带着孩子回到了父母家中,当龙大海与蒋家玉见到君仪母子之时,真是给了她极高的待遇,龙大海将小龙一抱在身上就没下过地,蒋家玉更是拉着君仪的手嘘寒问暖,连连埋怨龙霄当年也不给父母说君仪的事,否则早就向君仪的父母求亲了,也不会让君仪背井离乡的走那么远。

    龙霄听了,心里却在嘀咕,要是自己当年说了,母亲或许还没什么,但老爷子那里一定会被一顿暴骂,说自己人小鬼大,影响学习,今后没出息什么的,现在自己总算有了成就,而且与君仪的产品也已经出来了,老爷子自然是无话可说,这个孙子,反而会成他的心肝宝贝。

    君仪本来就和龙大海夫妇熟悉,见到两人对自己比亲生女儿还亲,完全和自己的父母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这种父母的慈爱了,从一踏进家门,心里就一直是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开心,她又是个感性的女人,几次都有想哭的念头。

    龙霄见到君仪母子没两天就融入了自己的家庭,心里也很是欣慰,当蒋家玉问起如何处理与谢如云的关系时,龙霄刚说了句还在保持,就被母亲一阵好好数落,龙霄差点就想将逍遥国的事给她说,却让龙大海干咳着制止,顿时想到母亲心脏不怎么好,这么离奇怪异的事还是晚一些给她说吧。

    在家里呆了五天,张绮的电话就来了,说是他去接受训练的事已经安排好了,负责训练的军官是杨凡的一个战友,他明天就会坐飞机过来带龙霄到部队去。

    龙霄便给父母与君仪说了自己有事要回省城的事,君仪虽然舍不得他,但她现在已经与公公婆婆生活得非常融洽,再说这么久没有回来,还有到好些朋友与同学那里去聚会,便也就没说什么。

    龙霄第二天下午便回到了省城,没过多久,杨凡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说是自己已经到了,要他到省城北区一处驻军部队的门口,两人到那里碰头,

    龙霄知道那个地方,便开着谢如云的车赶了过去,远远的便瞧见杨凡提着一个皮箱在那里站着了,他虽然没有穿军装,但一脸的坚毅,昂首挺胸,双腿撑得笔直,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强烈的军人气质。

    见到龙霄开车过来,杨凡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等一等,自己就走到门岗处说了几句,一名士兵便去打电话似乎向谁汇报,没一会儿,那杨凡便过来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道:“老板,走吧,都办好了,咱们去见见你的教官吧。”

    龙霄一边开车一边道:“杨大哥,这件事真是要麻烦你了。”

    杨凡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我的功劳,我只是指了一条路,告诉张绮要找谁办事,其余的都是她在操作了,总之这边已经接到了上级的通知,同意你接受短期的特别训练,介绍信我已经给你带来了。”说着就打开了随身的那个皮箱,拿出一个印着机密的资料袋给他道:“等一下由你亲手交到教官手中。”

    见到龙霄接过来放在汽车前台,杨凡又道:“老板,恕我多嘴,这种训练都辛苦得很,象你这样的有钱人似乎犯不着来受这种罪,真要有什么事,我在公司派些人过来,应该能够应付一般的场面了。”

    龙霄一边顺着道路开车,一边微笑着道:“杨大哥,这你就不要管啦,只是负责训练我的教官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

    杨凡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道:“是过去我一个特种部队的战友,叫雷健刚,身手不错,特别精于射击,和我关系不错,我这次来,除了给你带这封介绍信来,也想和他聚一聚,咱们大概有四五年没有见面了。老板,另外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雷健刚只是接受上级的命令,你最好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免得日后麻烦,部队的人是绝对不会问你来历的。”

    没一阵,就到了一幢大楼,不时有军官进进出出,看样子就是这支部队的办公楼了,杨凡道:“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不在这里,你只是短期训练,可以向雷健刚提出自己的要求,你要学什么,只要部队有这个项目,都行。”

    说话间龙霄已在外面的车场停了车,与杨凡走了进去,杨凡对部队的环境非常熟悉,也不去问人,带着龙霄径直上了二楼,瞧了瞧外面的挂牌,就走进了其中一间办公室,几名军官正围在一个训练沙盘上指点着什么。

    见到杨凡进来,其中一名三四十岁,身材中等,骨架均称,脸部瘦削的中年军官顿时高声叫了一声:“唉呀,杨疯子,我总算把你盼到了。”一边说着,一边急忙过来和他拥抱了一下,跟着两人一人在对方胸前击了一拳,打得砰砰作响,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那中年军官这时回头瞧着其他的几名战友,指了指杨凡道:“这个人,就是我平时常给你们谈起过的杨疯子,打起架来最不要命。”那几名军官连忙过来给他打招呼。

    那中年军官瞥了瞥杨凡身旁的龙霄,眼睛一闪,然后道:“你们几个都出去,我还有正事要办。”那几名军官闻言,便纷纷离开了。

    杨凡便给两人介绍道:“健刚,这就是我要带来的人,叫做龙霄。”接着又道:“龙霄,这就是你的短训教官雷健刚,过去我们都叫他雷快手,拨枪连发的速度谁也比不过他。”

    龙霄连忙与他握了握手,将那个资料袋交给了他,那雷健刚走到办公桌前打开仔细瞧了一下,这才锁进旁边的一个文件柜,过来打量着龙霄道:“前天我们师长已经给我打了电话了,时间只有一个月,你都想学习什么?”

    龙霄早就想好了道:“射击与驾驶飞机。”

    雷健刚点了点头道:“射击没有问题,驾驶飞机就有些困难了,特别是战斗机,那东西的机械太复杂了,绝不是你一个月就能学会的,不过你可以学一学直升机,如果领悟力高的话,或许能够学会。”

    龙霄笑着道:“那行,一切就请教官你安排了。”

    这时杨凡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怎么样,雷快手,你的手想来是越练越快,但不知酒量是不是越来越大。”

    雷健刚哈哈一笑道:“早知道你要说这话,怎么,上次把你灌醉了,你还在记仇,你可是醉得当街撒尿,还差点打了一个来阻止你的老头啊。”

    杨凡听着雷健刚当着老板的面重提自己当年的糗事,也颇是不好意思,又给了他当胸一拳道:“走走走,咱们再去较量,过去是我状态不好,才让你占了便宜,现在你再试试,龙霄,你来当裁判。”

    龙霄微笑着应了一声,便和两人走了出去,坐上了车,由雷健刚带着他们到了附近一家熟悉的酒楼,要了个包间,随便点了几个菜,就要了三瓶60度的白酒,一人一瓶,杨凡道:“龙霄,你能喝多少算多少,酒我就不劝你了,今天我要和雷快手血拼一场,最后你来决定谁更清醒。”

    龙霄笑道:“行啊,你们就喝自己的吧,不要管我。”

    说话间雷健刚与杨凡已各自用一个大酒杯倒满,一边挟菜,一边便开始对饮起来,龙霄见到他们喝酒喝得爽快,便也自娱自乐喝着,速度倒比二人差不了多少。

    一个小时之后,雷健刚与杨凡两人已是喝得面红耳赤,桌上放着了六个空瓶子,却是三人各喝了两瓶。

    看来杨凡的酒量终是稍逊雷健刚一筹,眼睛通红,朦朦胧胧的已有些睁不开,好像马上就要醉了的样子。

    杨凡还在不停的叫着上酒,雷健刚怎么能真的把他灌得人事不省,便笑着承认自己输了,回过头来,却见龙霄面前放着两个空瓶,脸不红心不跳的还在那里悠闲的挟菜,心中也是一阵惊异,实在不知此人是什么来头,不过瞧杨凡的样子对他甚是尊敬,又能让师长给自己专门打招呼,只怕很有些背景。

    不过做为军人的习惯,对打听别人的秘密都是很谨慎的,他也绝口不提。

    这时龙霄又让服务小姐拿了一瓶酒来,给自己与他的酒杯都斟满道:“雷教官,来,我敬你,从明天开始就要承蒙你的照顾了。”说着仰首就全部喝了下去。

    那酒杯甚大,一瓶酒也不过能倒四杯,雷健刚与杨凡也只是一口一口的在喝,却没料到这小子居然来得这么猛,不过对方并不比自己两人少喝,这么相敬,不喝又显得太不男人,他只好硬着头皮喝了,龙霄有心试试雷健刚的酒量,便微笑着又满上,仍是一口而下,他在逍遥国无论是军中还是宫中,都是聚众而饮,身体又异于常人,这点酒对他来说,的确还算不了什么。

    雷健刚只有无奈再接一招,已是头晕目眩,见到龙霄还要倒,连忙伸手阻止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再喝真的要醉了。”

    杨凡还有些神智,这时也拍起手来道:“好啊,好啊,雷快手,你这手快,可比不上龙霄酒快,这下终于服了吧。”

    雷健刚点点头道:“服了,服了,龙霄的酒量的确不错,不过要是陈教官在这里,他未必喝得过。”

    这话一出,杨凡顿时不说话了,跟着雷健刚也是一阵沉默,龙霄瞧着两人这个样子,不由有了兴趣道:“是么,你们那个陈教官在那里,有空我倒要和他拼拼酒。”

    杨凡望着雷健刚道:“快手,你这里消息广一些,陈教官有消息没有?”

    雷健刚一脸黯然的道:“没有,自从十年前陈教官出了事,他就象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我通过许多朋友打听,都没有他的下落。”

    杨凡忽然叹了口气道:“这也不错,你别忘了他是谁,他要是想玩失踪,我想整个中国有人要想找到他,只怕困难得很。”

    龙霄听着两人的对答,心中也好奇起来,不由道:“哦,这个陈教官是你们过去的长官吗,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这时杨凡撑在桌上,凝视着龙霄,借着酒性大声道:“龙霄,你知道中国最优秀的军人是谁吗,就是我们的陈教官,我们这些人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所有本领也是他教的,可是,唉,可惜,可惜啊,他怎么会一时糊涂……”

    雷健刚也是满腹悲伤,长长的出了口气,对龙霄道:“难怪雷疯子会这样,陈教官对他是最好的,这小子脾气不好,年轻当兵的时候经常惹祸,若不是陈教官给他包庇顶缸,他早就被军队开除了,哪里会有今天。”

    龙霄见杨凡闭着眸不想说话,便道:“那后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健刚望着不停在自己手上转动着的空酒杯,道:“陈教官有个老婆,是他们那个市里舞蹈团的台柱子,长得非常漂亮,可是由于陈教官这样的人军队里太少,当时上级给他的任务非常重,训练的项目也非常多,他一年之中很少回家,结果他老婆就捱不住寂寞,和当地的一个副市长搞上了,还连写了几封信要求和陈教官离婚,陈教官非常爱他这个老婆,那段时间回去了几次,想要让他老婆回心转意,结果她老婆的态度是越来越坚决,陈教官知道不对劲儿,就悄悄跟踪了她老婆,这才知道了她和那个副市长搞在一起了,心里面就动了杀机,他当时并没有下手,而是返回来请我们所有和他贴心的部下好好的聚了一顿,然后带着部队里一只精确度极高的阻击步枪再回到了他们市,在一个宾馆里将那两个正在幽会的狗男女射杀了,好家伙,他只开了两枪,足足三百米的距离,男的穿透了太阳穴,女的正中眉心,都是一枪毙命,不愧是陈教官啊,妈的,那两个狗男女死了不要紧,只可惜毁了中国一个最好的特种军人。”

    龙霄听了,心中也为这个大是陈教官叹惜,对于职业军人来说,有时候真是家国不能两全啊

    聊了一阵,两人见到杨凡已经坐不住了,便扶着他到了军队的招待所里睡下。

    第二天,雷健刚就带着龙霄到了部队的特种兵训练基地,那是一坐偏僻的大山,大约在三百名士兵在里面进行着各种项目的特训。

    雷健刚升了职,已经好久没有带兵了,这次受到上级指示,专门陪龙霄一人训练,一连三天,就是给龙霄讲解理论课,什么是后坐枪机,什么是自由枪机,什么是半自由枪机,构成枪的口径、滑膛、撞针、减震器、瞄准器等零件及各种枪的用途、射程、对目标的杀伤破坏力这一些基础知识。

    第四天,雷健刚就陪着龙霄到了靶场,领了一把由中国自产的92式5.8毫米手枪,先做了个示范,对着百米外的枪靶连开六枪,报靶却是56环。

    龙霄见雷健刚六发连击,就象是没有时间瞄准似的,出枪的速度果然非常快,没想到居然能打出这样的成绩,果然不愧“快手”这个绰号,对他的枪法也大是佩服。

    这时雷健刚又将手枪交到了他的掌中道:“龙霄,你来试一试。”

    龙霄点点头,照着这几天他所教的,抬手也打出六枪,那雷健刚瞧着他的击发的速度非常快,连忙道:“龙霄,你才学,要慢一点,这样心急是打不出好成绩的。”

    就在这时,报靶的成绩又出来了,居然是57环,这个成绩,把龙霄也吓了一跳,雷健刚更是目瞪口呆的望着他,完全不相信他没有学过射击。

    其实龙霄本就身负神功,出臂挥腕不知比常人稳了多少倍,再加上眼光敏锐的程度也大异一般人,对于射击来说,已经是占了极大的优势,当然会有这样的成绩。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得多了,从步枪到机枪,龙霄基本是上手就会,一打就精,雷健刚连赞叹的语言都没有了,只练了八天,就结束了射击训练,带着他到了一处飞机基地学习驾驶直升飞机,以龙霄的聪明与心理素质,再加上专门的教官,学起来自然也是毫无困难,在二十天后,已经可以握着操纵杆与雷健刚上天翱翔了。

    到了第二十九天,龙霄就向雷健刚告了辞,重返校园的日子,终于到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