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畜劲待发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顿丰盛的晚饭之后,龙霄带着焕然一新,美艳而又高雅的君仪到了“纺织宾馆”刚一走进去,顿时便引起了在底楼所有服务小姐们的惊叫,全都放弃了手中的工作,围在了她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八婆不停,大家都见到过邹华,却没有想到君仪居然有个腰缠万贯,英俊逼人的男朋友,而且还是她那个孩子的父亲,现在找上门来了,一双双倾慕的眼睛不时在龙霄的身上转来转去,羡慕的话语也不知道对君仪说了多少。

    象这样的国营宾馆,五星级的房间是没有的,龙霄便要了一间最好的套房,办好手续,先和君仪上去放了东西,没一会儿,宾馆的老总就来了,却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当他见到艳丽多端的君仪,眼中也是好一阵闪动,当听说她要辞职之后,脸上便露出了无比惋惜的神色,但瞧到君仪这样的打扮,自然不会傻得去费神挽留,便对君仪这一年多的工作连连夸赞了一番。龙霄也能了解他的心态,对于男人来说,倒也未必个个都是色狼,但手底下有这么漂亮的女员工,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啊。

    在宾馆里住了两天,君仪将所有的工作都交接清楚了,然后连着在市里最好的饭店摆了几桌席,先是请宾馆全部的同事,然后是请特别要好的一些小姐妹,在一片的祝福声中,一家三口就要离开F市了。

    在出发的当晚,君仪还是礼节性的邹华打了个电话告辞,而龙霄为了不让如云面对君仪母子太过忽然,则提前一天给她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他将自己与君仪的事都给谢如云说了,谢如云似乎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在电话里一点都听不出不高兴的口气,只是一个劲儿的摧龙霄快带着君仪与孩子回去,她好想和君仪见面,龙霄倒也能推测出她的心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有了孩子,绝不是一件可以开心得起来的事,谢如云知道自己过去的经历与年纪都配不上他,现在蓦然出现了君仪母子,她一定会感到害怕与恐慌。

    两人在谈到君仪父母之时,君仪本来说是要与龙霄带着孩子去看望一下,龙霄想到叶天成那付嘴脸都感到厌恶,但知道君仪仍然非常孝顺,碍于她的面子,便说自己有事要赶紧回去,只是让君仪给孙红梅打了个电话,告诉了自己俩人大概的情况,那叶天成自然是在旁边听着,就让孙红梅问龙霄答应他们开店的事,龙霄明白他是想知道那五十万的承诺自己对不对现,便让君仪告诉他们,钱五天之内就会转到帐上去,但开店的事今后再说,他实在不想在同一城市和他们接触得太多,一对只想在女儿身上赚钱的父母,是不值得他尊重的。

    这天下午到了机场,君仪与小龙都是第一次坐飞机,犹其是小龙,更是兴奋得紧,直到上了保险栓还在动来动去。

    近两个小时之后,一出乘客通道,龙霄一眼便见到了谢如云站在候机大厅里等着,可以瞧出她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才来的,一身玫瑰红的职业服,黑色的丝袜,紫色的高跟鞋,显得妩媚中又有几分端重,粉脸上施着淡装,就象是一名非常高级的白领丽人。

    君仪见过谢如云,也不用龙霄介绍,便牵着小龙向她走了过去,笑着道:“云姐吧,咱们已经见过面了。”

    谢如云早就见到了跟在龙霄身旁的这个年轻美艳的女人,在那一霎那,她心里不知涌出什么样的滋味,她也算是让人一见难忘的美女,但瞧着君仪风华正茂,丽姿娉婷的神采,竟然也觉得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对自己与龙霄的将来更是难以把握,芳心中真是其乱如麻,却见君仪主动的与自己打起招呼来,对方虽然经过了打扮,但脑海中顿时就有了印象,实想不到两人居然见过面了,连忙也迎上去,握着她的手道:“君仪,真想不到你带着孩子到了龙霄家都不说,这些年可真是苦了你,能找到你们母子,龙霄可总算是放心了。”

    君仪面对着谢如云还是有些尴尬,连忙叫小龙喊“谢阿姨”,小龙也不怯生,清脆的叫了她一声,谢如云见到小龙俊俏可爱,很有几分龙霄的样子,心里极是喜欢,一把将他抱在了自己的身上。

    取了行李,到了停车场,龙霄正要喊车,谢如云阻止了他,将小龙交给君仪,没多久就从里面开了一辆黑色的雅阁车出来让三人上车。

    龙霄让君仪母子坐在后面,自己却钻进了副驾驶室里,瞧着谢如云启动车子向外驶去,便道:“如云,这车你是什么时候买的?”

    谢如云笑了一笑道:“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买车了,只是搞了工厂之后,资金一直很紧,不过这段时间总算缓过来了,车子还是我昨天才买的,我的驾驶技术可不怎么样,你们坐在上面不要害怕。”

    龙霄本来也想买车,没想到谢如云居然提前买了,不过她昨天才买,应该是接到自己电话之后决定的,猜测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出于女人的虚荣心,不想君仪瞧不起自己,二也是一片好心,买了车后大家在一起有什么事能够方便些。

    没多久就到了家,谢如云又买了一些东西将君仪与小龙的房间重新布置了一下,当小龙瞧着自己那间屋里堆着的无数玩具,但嘻嘻哈哈的去玩儿了。

    龙霄对这一夫多妻的生活,早就习惯了,还没什么,但君仪与谢如云想到要和这个男人如此生活,都大是不好意思,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龙霄让君仪与谢如云并肩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道:“君仪,我去逗小龙,你将我的事讲给如云。”

    君仪有些愕然的道:“啊,让我说,我……我可说不好。”

    龙霄微笑着道:“没关系,这些事连你都能接受,我想如云更没什么,你就大胆的说吧。”

    龙霄一边说着,一边去找小龙了,他之所以让君仪给谢如云讲,就是要让君仪渐渐减少那种多女同侍一夫的别扭感,让她在潜意识中接受这个现实,而且由她嘴中说出来,自然可以和谢如云交流一些心得体会,甚至是对未来的发展规划,对两人今后和睦相处大有好处。

    过了好久,才听到君仪喊道:“龙霄,你出来。”

    龙霄出去一瞧,便见到君仪与谢如云的手紧紧握着,似乎是相互承诺了对方什么,两张美丽的脸上都露着欣然舒畅的笑容,龙霄见到她们这个样子,心中虽然喜悦,但也不觉意外,从两女的性格来讲,君仪本来说属于温柔善良一类,不会与人相争,而谢如云的心智虽然要成熟一些,但一是本就深爱自己,二是自己对她有大恩,再加上年龄及自己过去那段不光彩的经历,一直就有危机感,不会惹得自己不高兴,自己能和君仪与她住在一起,大家天天见面,对如云来说,应该是求之不得之事。

    君仪道:“龙霄,你给我讲了那些事,我可没记得太清楚,只拣着大概给云姐姐说了,还有什么,你自己来补充。”

    谢如云望着龙霄的眼神仍然是充满了惊异,但她明白这一切是真的,龙霄神秘的失踪,然后神秘的出现,之后又忽然变得强大而又富有,她虽然没问,但是深深的知道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一定发生了非常奇异的际遇,现在只是具体的清楚了而矣。

    龙霄刚一坐下,便听到谢如云道:“龙霄,君仪说菲菲和你也好上了,是不是?”

    龙霄点了点头道:“不错,菲菲和张绮都和我很好了。”

    谢如云自然知道这个“很好”指的是哪种关系,这时索性放开了道:“好啊,反正我和菲菲都好久没见面了,有机会大家在一起好好聊聊,过去我还怕她当了明星不肯理我了哩。”

    这时君仪却道:“龙霄,你还真是神气,把我们这些姐妹象分组似放在一边。哎,早知道会你这样风流,当初我真不该爱上你,更不该替你生孩子,现在上了贼船,想下也下不了啦。”

    龙霄虽然知道她在开玩笑,但知道自己的确艳福过甚,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不叫风流,应该叫做缘份,不过等到时机成熟,我就修一座最好的别墅让你们都住在一起,大家热热闹闹,团团结结的共同过日子。”

    君仪的脸又黯然了下来,道:“龙霄,其实我知道你还是喜欢呆在外面,你就真的不考虑考虑你那个什么逍遥国里的皇后、皇妃吗,我也是女人,我实在为她们感到委屈,如果让咱们大家都一齐跟着你,所有的人都有个照应,都能见到你,不是很好吗。

    如果说龙霄不想朱芷清、朱丹霁等老婆,那的确是假的,这位女人,哪一个都跟自己有一段难以割舍的感情,有时候他真的想放弃对逍遥国的顾忌,把老婆孩子们都接到外面来,看一看过去的这六百年里,两个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差异,但身上的责任感又告诉他这样做大大不妥。

    他想到一事,望着君仪与谢如云道:“你们两个老实给我说,如何我要你们今后到了逍遥国,一直不出来,你们都愿意吗?”

    君仪与谢如云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君仪道:“要我去三年五年的可以还能办到,可要永远在那里,真是让人闷死。”谢如云也道:“是啊,霄,不是我和君仪妹妹不爱你,不肯听你的话,你替我们想一想,我们的父母亲戚都在外面,这个生活圈子也熟悉,要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一个比现在落后的环境,真的是让人呆不住,如果要那样,那我们还不如不去,而且我看连你在里面久了,也未必熬得住。”

    龙霄早就体验过了那种思念外面世界的滋味,知道两人的话说是都不错,不由得大叹了一口所气,这个世上真的有些事是让人无可奈何,一时之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的。

    到了晚上,龙霄便到了君仪的房间,等到小龙睡了,这才悄悄的将他抱到隔壁的房间去,这小家伙与母亲睡惯了,一直把君仪霸占着,让他老子一直没有机会和乍别重逢的老婆亲热,今天总算是老老实实的睡熟了。

    当龙霄与君仪并排躺在床上,君仪虽然是做了母亲,但平生只有一次匆匆的性经历就不幸中弹,对这样的情景其实和新婚之夜差不了多少,而龙霄说也奇怪,他已经是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了,对着其他的美女完全可以号称“死不要脸加勇敢”,但偏偏面对着君仪,就象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少年时代,那个第一次偷窥君仪洗澡的下午,有着那种让人心慌,让人窒息的感觉。

    两人深情凝视良久,几乎在同一时间伸过了脸,开启了自己的嘴唇,在轻柔的含吮之后,心中埋藏的感情一下子奔泄出来,两人竭力的,使劲的吻着对方,吞着对方的津液,感受着那种强烈的爱。

    当龙霄从背后脱下君仪的睡衣,君仪光洁完美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玉背终于完全的袒露出来,她微微回转娇躯,一对被鲜红色的蕾丝胸罩遮掩住的了傲人双峰顿时呈现在了龙霄的眼前,而在她这茁丰满的两堆玉峰下,一片令人晕眩耀眼的雪白肌肤给人一种玉质般的柔和美感。

    龙霄见了,心中一阵狂跳,他知道以君仪的性格绝不会买这种带诱惑力的胸罩,这才想起自己陪她去买衣服的那一天,她让自己在一家卖女性内衣的门前等了老久,原来是拣选这东西去了。

    君仪瞧着龙霄的迷醉的眼神,知道自己这次大胆的选择是对了,她最心爱的男人拥有那么多的女人,如果自己太土气,太无趣,就怕讨不了他的欢心。

    屋子里寂静无比,龙霄痴痴的望着平躺在床上的君仪,柳眉如黛,腮凝新荔,秋水般的眼眸闪动着羞涩而又似乎喜悦的芒辉,玉雕粉凿的脸蛋儿红得有若一朵盛绽的玫瑰,长长的黑发在身下铺撒成一泓流动的波浪,美得真是如诗如画,只是神情间颇有些紧张,小鼻子吸气的嗡合着,红润的嘴唇微微轻启,露出了碎玉般的牙齿,唇舌之间吐出了阵阵兰香,一大块显在胸罩外的酥胸在上下起伏着,小腹平坦,腰肢间绝无赘肉,而她的下体外,穿的也是一条鲜红色的薄丝内裤,想来和那胸罩是一套。

    龙霄喉结间格格的动了几动,伸手去解开了她的胸罩,一对浑圆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就跳将而出,乳晕深红,两枚乳蒂略带着紫色,想是哺乳所致,昭显着一名成熟少妇的风韵。

    龙霄还记得当年她的乳房是那种尖笋形的,但现在却变得如此饱满圆润,不得不让人怦然心动,他用手捧了捧香乳,只觉沉甸甸的,滑手而又细腻,当手指无意挑过乳蒂之时,两人都好像触了电,君仪的只觉身上在战栗着,好一阵发麻,侧过头不敢去瞧他。

    龙霄忍不住埋首吸吮起来,一只手在她身上抚摸揉捏,过了一阵,君仪也伸出手在他身上笨拙的触摸着。

    君仪的内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龙霄脱的,在进入她的身子那一瞬间,君仪微仰着头叫了一声,紧紧的抱住了龙霄宽厚的背脊。

    君仪生过孩子,其实体内并不如苏菲菲那样狭窄难行,但龙霄被那种松紧得适到好处的肌肉包裹着,只觉浑身的细胞都敏感起来,他没有刻意的控制自己,只是与君仪尽情的在灵与肉的交融中撞击,君仪的身子颤动着达到高潮没多久,他也在强烈的亢奋中结束了。

    君仪用早就准备好的纸巾替龙霄与自己清理干净,偎在他的怀里,脸上红晕未散,咬了咬唇,然后轻笑道:“霄,你说咱们会不会给小龙再带一个弟弟。”

    龙霄仍然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圆润的丰乳,也笑了起来道:“这个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咱俩没那么准吧,又一次正中红心。这个可是个机缘,如云跟了我这么久,也没见她怀上。”

    君仪听他提起谢如云,脸上忽然显着不忍心的神情道:“霄,你说云姐在她屋子里想到咱俩会这么在一起,会不会特别难受,你还是去瞧一瞧她吧,能安慰几句也好。”

    龙霄叹了口气道:“君仪,你总是爱替别人着想,那我问你,如果明天我去如云那里,你会怎么想,会不会特别难受?”

    君仪偏着头想了想道:“会难受,不过习惯了就好了,再说我还有小龙,只要想到明天就会看到你,你还在我和小龙身边,我就没什么了。”

    龙霄摸了摸君仪的头,心中大有感触,有了这样好的女人,他的风流债,还是少放为妙啊。

    与君仪睡到半夜,就听到隔壁的小龙哭着要妈妈,龙霄与君仪连忙跑了过去,只见谢如云也急急忙忙的出了屋,龙霄趁君仪去哄孩子,用眼神望了如云一眼,示意她有什么没有,谢如云只是冲着他嫣然一笑,倒象是没事的样子。

    从这晚开始,这一家四口就开始了和睦的生活,谢如云依旧非常忙碌的打理着她的生意,而龙霄这些天那里都没去,就陪着君仪母子,过了几天,那“博闲古珍馆”的李老板就打来电话,说拍卖会已经准备好了,后天举行,将是中国近十多年来最大的一次古玩拍卖会,据说除了许多大收藏家,还有好几家国有博物馆的人参加。

    龙霄这时对君仪与谢如云已经不做任何隐瞒,便将这事给两人说了,君仪自然是提不出什么建议,但谢如云却是见多识广,告诉他由于文物不准出国,而国内的经济还称不上发达,在拍卖价上可能要远远低于海外,她有这方面的朋友可以替龙霄弄到海外拍卖,价格应该非常可观。

    龙霄在一番深思离虑之后,还是决定就在国内拍卖,这段时间来,他的确认识到钱的重要性,他如果要在外面做大的事业,就一定需要强大的经济做为后盾,而逍遥国的两大资源中,天铁这神秘的玩意儿在他没彻底搞清数量之前,自然暂时不能动,而黄金也很不好运输,瞧来这批文物就成了他开创外界基业的启动资金,他不是不想卖得更高,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大明朝的东西本是中国之物,是一种文明与文化的象征,如果流落到了海外,这不仅外国人会蔑视中国人的贪婪与愚昧,说不定有一天他的儿子孙子都会指着自己的脊骨骂,还是那句老话,无愧于心吧。

    到了拍卖会这天,龙霄的宝贝果然引起了收藏界的轰动,他一直没有露面,全部的事宜都委托给了李老板,对外宣称是一位神秘的前清世家子弟家传之物,他一共二十七件物品,最低的是一件宋朝的纯金观音像,卖了一百五十万,最高的自然是那绝世之宝奇南香玉了,也是当天举牌最激烈的物品,最后以八千万元成交。

    等到拍卖会结束,除去所有的手续费,龙霄的帐户上已经多出了三亿七千万元人民币,这和龙霄先前预计的也差不多,有了这些钱,他的创业基金应该够了。

    第二天,龙霄就照自己的原计划给了谢如云三千万,让她将那家服装厂的地盘全部卖下来,其余的钱用以购买最先进的生产机器,将生意一下子做大做强,他相信以谢如云的能力,所有的投资要不了多久就会赚回来。不过谢如云还是坚持要将公司的转给龙霄,而龙霄那里肯要,对他来说,只是一心想自己独自创出一份基业来,那样的话,才能让他有一种真正的成就感,只是到底做那一门,他还要经过考察才能决定。而现在,一直埋在他心中的那一段隐痛,是时候去抚平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