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情谐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两人紧紧拥抱了不知有多久,龙霄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君仪的下颌,君仪知道他要干什么,微微的合上了自己的双目,长长的睫毛上犹自沾着几枚小小的水珠。

    龙霄张唇吻在了君仪天然红润的樱唇之上,在接触的那一霎那,他只感到了一种醉人的香甜,说不清是心理上的,还是君仪唇上真有这样的味道,总之龙霄是贪婪而又轻柔的含吸着她柔软的双唇,好久之后,才去寻找她滑嫩的丁香。

    君仪虽然已生了孩子,但除了那一晚匆匆的交欢,还从来没和男人有过亲密的举动,与龙霄的接吻显得非常的生疏,但她对龙霄的和顺又弥补了这一点,只要龙霄唇舌间稍一变动,她很快就会温柔的配合,这一番亲吻,真是天旋地转,缱绻缠绵。

    小龙还在床上睡着,自然不可能有下一步的举动,何况此时对两人来说,心灵的相通远远超过肉体的结合,等到四唇相离,两人都是相视一笑,牵着手轻轻的坐在了床边,龙霄环抱着君仪,而君仪就闭着眸侧头靠在他的肩上,享受着这温馨甜蜜的气氛。

    这时龙霄道:“君仪,你知不知道,在逍遥国,我还给你留了个西宫娘娘的位置,等我的外面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就带你进去,感受感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滋味。”

    君仪在他肩头道:“不,我不喜欢当什么西宫娘娘,那个我可当不惯,那些电视剧里面,西宫娘娘总是爱整人的坏女人。再说,你的那些皇后不是什么公主就是郡主,还有什么大将军的女儿,我见到她们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我还是宁愿在外面,只要能经常看见你,小龙又在我身边,那我就什么都不求了。”

    龙霄一笑道:“君仪,你别怕,其实霁儿与清儿她们和你一样,都是非常温柔善良的女人,就只有贞儿刁蛮顽皮一点,不过她这个人骨子里却非常心软,碧痕就更别说了,她过去只是一个村姑,也是我的贴心侍女,要是见到你,不知会有多尊重,还有波伊丝,也是个难得的女人,总之那里你一定要去的,不过你要是不习惯,我就把你带出来就是。”

    君仪道:“霄,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出来太久,就不怕她们想你吗,至少如果是我,我就会想得不得了?”

    这个问题,龙霄也不知想了多少遍,但如果要带她们出来,这绝对是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桃源的人要是走出来,无论是谁,便会象阿拉伯传说中的魔瓶,一但开启,就很难封闭,也会给逍遥国带来潜在的危险,自己身为逍遥国的皇帝,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开了这个先例啊。

    当下他叹了口气道:“我尽量会赶回去陪她们吧,不过你放心,走到那里,我都会让你跟在一路的。”

    君仪道:“那云姐呢,你给她提起过你的经历没有,你准备拿她怎么办?”

    龙霄道:“君仪,我就是想问你,这次回去后,你是想跟我爸妈住在一起,还是跟如云住在一起,在省城我买了一套房子,应该够咱们住了。”

    君仪道:“那你啦,你会在那里?”

    龙霄道:“我还要在省城办一些事,可能回家的时间会少一点儿。”

    君仪忙道:“那我们母子和你在一起,等小龙再长大一些,我就送他上省城的幼儿园,我想他的眼界见识也比呆在咱们那个小县城要好得多。”

    龙霄其实也希望她留在省城,当下点着头道:“好,那你们就和如云住在一起。”

    君仪道:“可是我怕云姐会不高兴。”

    龙霄又摇着头道:“这一点绝不会,我了解如云的想法,她从来没有问过我的事,也从来没问过我认识哪些女人,就是怕引起我的反感,因为她心里面从没想过能成为我的正式妻子,我想她一但知道了我和你的故事,反而会担心你容不下她才对。”

    君仪见他说得非常的有把握,便不再说这事了,是啊,只要能和龙霄在一起,小龙也有了父亲,其余的事她都能默默的承受,大不了多让一让别的女人就是。

    两人正握着手柔情蜜意的说着体己话,却听见邹华的脚步声又上来了,他掏出手机瞧了瞧,已经是凌晨五点了,没有想到这邹华还没有睡,看来他的确对君仪用情很深。

    这时邹华在门外道:“君仪,君仪,你没什么吧,和那个姓龙的谈完没有,该叫他走了,咱们这里不欢迎他。”

    君仪对着龙霄嫣然一笑,摇了摇他的手轻声道:“咱们的事该给邹大哥说了,还有,邹大哥一家照顾了我们母子这么久,真是好好的感谢他们才对。”

    龙霄“嗯”了一声,示意她去开门。

    邹华等到君仪一开门,却见到了她盈盈巧笑的样子,心中就是一愣,暗暗觉得大事不好。

    君仪道:“龙霄,还不拿椅子给邹大哥坐。”

    龙霄“哦”了一声,见到君仪的梳妆台边有一把靠椅,便取来放在屋中,他现在是鸳梦得谐,夙愿已了,心情舒爽之极,对邹华的态度也热情无比,连声道:“邹大哥,来来,咱们坐下说,坐下说。”

    邹华瞧着这个样子,心里更是悬着一只大铁桶在七上八下,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时君仪走到龙霄身旁,拉着他和自己一起并肩坐在床边,望着邹华,幽黑的眼波中满是歉意,柔声道:“邹大哥,刚才我和龙霄已经谈好了,过去我和他有些误会,但现在都说明白啦,所以我决定今后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再分开,小龙也再也不会没有父亲了。”

    邹华已经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一沉,一脸焦急的道:“君仪,你不要听这小子花言巧语,一瞧他就是个专门骗女人的花花公子,你千万不要上当啊。”

    君仪咬了咬唇,望了龙霄一眼,便又道:“不会的,邹大哥,你就放心吧,龙霄会真心对我的,我和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上不上当的问题。”

    邹华还是不死心的道:“君仪,你就这么相信他。”

    君仪想也不想就点头道:“相信,龙霄绝不会骗我的。”

    邹华见到君仪对龙霄如此痴心,心中真是闷痛难当,喘着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龙霄瞧着邹华的神情,心中却完全没有那种战胜者的轻傲与蔑视,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一样的品尝到过邹华现在的心情,而且这邹华一年多以来对君仪非常照顾,虽然喜欢她,但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算是个令人佩服的男人。

    他一直在思考如何报答邹华一家,君仪母子在他心目中是最无价的珍宝,是他们在君仪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照顾与支持,这样的恩德,就和施在自己身上没什么两样。

    这时他做了一个决定,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支票与笔来,在上面匆匆写了几笔,然后递到邹华手上道:“邹大哥,我知道这样会很庸俗,但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法子感谢你,希望你收下来。”

    邹华接过来,瞧也不瞧,就扔在他的身上道:“姓龙的,你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老子又不是吃不起饭,谁希罕你的钱。”

    君仪见状,连忙伸手将那张支票捡了起来,瞥了一眼那上面的数字,顿时骇了一跳,用惊异的眼神望着龙霄,似乎在询问他是不是真的。

    龙霄点了点头,他知道君仪惊诧的原因,因为那张支票上写的是一百万,这已经是他目前手中所有的钱了,他实在不想欠这邹华一家对君仪母子的恩德。

    君仪虽然听龙霄讲了自己的奇遇,然而此刻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富有与豪气,瞧着他点头确定,这才又将支票交到邹华手中道:“邹大哥,你就接下吧,这不仅仅是你的,还有邹伯伯他们的,要不是你们,说不定我会被别的坏人欺负,我和龙霄就再也不能这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邹华低头瞧了瞧那支票上的数字,心头也是猛的一跳,犹豫了一阵,忽然冷笑了起来,道:“姓龙的,一百万啊,真是好大的手笔,但我要告诉你,我照顾君仪,只是因为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也是个很可怜的女人,钱,我家不缺,也不会要你的钱,这会玷污我。”说着又将那张支票扔了回去。

    龙霄静静的瞧着邹华,他明白这个男人的感受,邹华并非大富之家,无论他是因为面子还是因为骨气,能够拒绝一百万的诱惑,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男人所能做到的,邹华或许很傻,但他的傻却可以嬴得自己的尊重。

    见到君仪又将那张支票捡起来不知怎么办,龙霄微微一笑,见到在床头边有一个药盒,便撕了一片下来,在背面写了几个字,递给邹华道:“钱你可以不要,但这个东西留个记念吧,或许对你今后有用。”

    邹华拿在手中一瞧,却见上面写的是“今欠邹华人情一个,来日偿清。龙霄。”这一下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道:“姓龙的,你还真是幼稚啊,这种花样也想得出来,也许你有点钱,但好像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一样,你那一百万的支票应该是真的吧,我都没有放在心上,这样随便写一张破纸给我,你当你是皇帝啊,御笔一挥,会要什么有什么。”

    龙霄淡淡的道:“我这个人,最不愿意的就是欠别人的情,这张纸,你如果只是认为是一个玩笑,收着也好,扔了也罢,都随你的便了,明天我就会带君仪母子离开,将来有一天我的名字也许会再传入你的耳里,我想你如果今后有什么困难,这张纸或许会对你有些帮助。”

    君仪见到龙霄说这话的神情充满了豪迈与自信,芳心中顿时一阵悸动与迷醉,眼前的龙霄,不再是当年那个生嫩的大男孩了,他完全的已成为一个男人,一个可以气吞山河,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个值得让她牺牲,让她骄傲的男人。

    她瞧着邹华似乎想去撕那张纸,连忙过去制止住他道:“邹大哥,放这张纸又不会占你多大的地方,就算是留个记念,这也是龙霄的一片心意啊。”

    邹华见君仪的眼神全是请求,就轻蔑的笑了笑,将那纸条随意的向上衣口袋里一揣,然后望着君仪,想到自己终究与这个漂亮而又贤淑的女人无缘,一时之间已是万箭穿心,不愿意再呆在这里眼睁睁的瞧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亲热,虚弱的说了声:“君仪,那你自己保重,我先下去了。”

    君仪默默的望着邹华一步一步走下楼梯,眼中忽然流出泪来,她不爱这个男人,但这个男人无怨无悔的照顾了这么久,而且现在又如此痛苦,她真的是有太多的抱歉。

    龙霄轻轻的抱住了君仪的腰,他并不认为君仪的眼泪有什么不对,邹华是一个可敬的好人,只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君仪,而君仪的心,已经毫无保留的给了自己。

    他这时想到一事,便问道:“对了,君仪,那些钱是你叫邹华寄的吧。”

    君仪点点头道:“邹华是一个市里一个食品公司的业务员,经常出差,我怕爸妈从汇款单上瞧出我的地址,就麻烦他到外面去寄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聪明,还能通过那些单据查出来。”

    龙霄摇头道:“不是我聪明,君仪,是我太在乎你了,所以比其他的人都要细心。”

    君仪想到父母的势利,心中掠过一丝苦涩,但整个内心很快被巨大的幸福充溢了,从今天开始,她和小龙都不再孤单,龙霄就象一座大山一样,会将所有的风雨都挡在山外。

    她一时柔情涌动,就要主动的去亲吻龙霄,可床上的小龙却翻起身,朦朦胧胧的到阳台上的厕所去撒尿。君仪脸上一红,心想还好自己没有行动,否则孩子见到就不好了。

    小龙回来时才忽然瞧着屋中多了一个人,便揉着睡眼道:“妈妈,这个叔叔是谁啊。”龙霄听他很懂礼貌,心中也甚是高兴,这是君仪教导有方啊。

    君仪忙过去拉着他的手道:“小龙,你爸爸来了,快叫爸爸。”

    “爸爸”这两个字对于小龙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他走过来瞧了龙霄好久都没有说话,龙霄见他长得眉清目秀,象是个机灵鬼的样子,一把将他举得老高,喊了一声道:“好儿子,快叫爸爸。”

    小龙瞧了妈妈一眼,见她不停的点头,这才嫩生生的喊了一句“爸爸。”龙霄开心的答应着道:“君仪,咱们儿子的全名叫什么?”

    君仪道:“龙晓雨。”

    龙霄念了一遍道:“这名字对于男孩子来说,有点过于柔了,是你取的吧。”

    君仪点了点头道:“孩子生下来,我也不知道到底该叫什么好,就从你那个‘霄’字里面拆开来取的,你要是觉得不好,就另外改名好啦。”

    龙霄想了想,便摇头道:“算了,弓硬易断,士刚易折,就让他柔和一点,加一些韧性,这样的成就反而大一些。”他一边说着,又抱起孩子举上举下的摇晃,或许是父子的天性,龙晓雨渐渐对他不再陌生,格格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却听到旁边的君仪也“噗哧”的笑了一声,龙霄停下手,侧头望着她道:“君仪,你这笑声好象不大对劲儿啊。”

    君仪一只手掩着樱唇道:“龙霄,不好意思,我忽然想到你好象还比我小差不多一岁,你那些大学同学都还没有毕业吧,可你却有三个孩子了,真有点让人发笑。”

    龙霄也有些不好意思,用自己的鼻子和小龙的碰了碰,道:“这倒要看在什么地方,在逍遥国里面,比我年纪还小就有了几个孩子的大有人在,我虽然算不上什么晚婚晚育,但还是可以称得上是随波逐流的,不算年轻,不算年轻。”

    君仪抿了抿唇,在他的鼻子上刮了刮,便不再开他的玩笑了。

    一夜欢聚,小龙没一阵又睡了,君仪就开始在屋中收拾东西,龙霄在一旁帮忙。两人商量了一下,君仪已经是那“纺织宾馆”的领班,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工作上的交接是必不可少的,大概会多耽搁两天,但邹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就干脆带着小龙住到“纺织宾馆”去。

    到了第二天一早,君仪就和龙霄与小龙一道去向邹家告辞,而楼下只有邹家的两位老人在,说是邹华天一刚亮就去出差了,君仪知道是他害怕再面对自己,心中又是一阵难过,只好让两位老人再次转答自己的谢意。

    与邹家二老依依而别,龙霄一手提着两包衣服,一手抱着小龙,带着君仪出了村,在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放了行李,抱着小龙坐在前面副驾驶室,而自己却与君仪坐在后面。

    当那司机问要去什么地方时,君仪便道:“去尚义路的‘纺织宾馆’。”龙霄却道:“不,师傅,你开到市里最繁华的购物中心去。”

    君仪不由诧异的望着他道:“霄,咱们不是去辞职吗?”

    龙霄笑着道:“是要去,但是我想让你打扮打扮,也好在宾馆那班人面前风光风光。”

    君仪脸一红道:“还是算了,那些姐妹都和我很熟,没什么的,别浪费钱。”

    龙霄道:“过去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不过现在你已经和我在一起了,我就要让别人觉得你与众不同,就要让所有的女人羡慕你,君仪,我想让你成为最漂亮的女人。”

    出租车司机一般都是最爱多嘴的,听到龙霄这么一说,那司机便笑嘻嘻的道:“兄弟,挺会说的啊,我说这位弟妹,你可算是拣着宝啦,我家那口子,天天吵着要我陪她上街卖衣服,我还一次没陪哩,你老公能主动请战,真是希罕,你怎么还拒绝,可别太傻了。”

    其实天下间的女人都有虚荣心,君仪自然也不例外,只是这几年节约简朴惯了,对这些并没有过多的追求,见那司机这么一说,又第一次听到别人称呼龙霄是自己的老公,心中真是如同掉入了蜜桶里,梨涡浅现,甜甜的笑了起来,身子软软的偎入龙霄的怀中,不再反对了。

    那司机通过反光镜瞧清了君仪的容貌,这时也不由得发了一声感叹道:“兄弟,要是我老婆有你老婆一半漂亮,我***卖血也要把陪她把衣服买了,你兄弟是走了艳福了。”他说到这里,向右侧一指道:“我看连她都要被你老婆比下去啦。”

    龙霄顺着他的手指一瞧,却见那里悬着一块女人的水晶像,再仔细一瞧,不是别人,居然是苏菲菲,不由笑着敲了敲他的背道:“你就好好的开你的车吧,少贫嘴了,我老婆当然漂亮,谁也比不上。”他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对怀中的君仪道:“老婆,你说啦。”

    君仪听他这句“老婆”叫得极是自然,真是喜不自胜,红着脸轻轻打了他一下,身子缓缓一滑,却将脸深深的贴在了他的大腿之上,她的这付温柔的娇态,落在那司机眼里,顿时一阵伤心,暗恨爹妈没给自己生一张象后坐这小子一般的俊貌,漂亮的MM是万万不会对自己青眼有加的,除非自己买彩票能中五百万,钞票的耀眼光辉才能遮掩遮掩面部的蹉跎黯淡。

    将近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就在市中心停下了,龙霄自己提了两包东西,又替君仪提了一包,显得十分的雍肿,其实君仪与小龙的这些衣服都不值钱,龙霄本来想叫她不用收拾,全部买新的,但当时又想到要是君仪的衣服留了下来,那邹华就住在二楼,没事就上来睹物思人,寄托哀思,把这些衣服摸来摸去,岂不是大大的让人不爽,所以就没有反对。唉,男人哪,不管他有多强大,多了不起,总他***会有些心病的。

    不过有钱就有办法,龙霄叫君仪将证件等重要物品随身携带在坤包中,花了一百元钱,将那些物品寄放在了一个小商铺里。

    这一趟逛街,君仪自然感受到了做梦都没想过的洒脱消费,龙霄只带她往高档的时装店钻,无论衣服有多贵,只要她穿在身上好看,龙霄便立即给她买下来,一连买了四套衣服三双高跟鞋后,君仪说什么都不要了,龙霄便又给小龙买了两套最好的童装,让君仪给他换在身上,真是如一个乖巧阔气的小少爷似的,惹得那些女营业员都色迷迷的在他嫩滑的脸上摸来摸去揩油,结果让小龙撇了老半天的嘴。

    等进珠宝店买了贵得让君仪都舍不得项链与钻戒,又带着小龙美美的吃了一顿麦当劳,就到了一家瞧来很上档次的美容店,让她做一次全套的美容,君仪虽然要辞职,但见时间有些晚了,还是给宾馆打了个电话请假。

    要了最好的美容师来,先是烫发,然后是面部保养与化妆,这一套做下来至少要半天的时间,龙霄能为爱坚守阵地,小龙却不行,他只好跟君仪说了一声,头上顶着小龙,去招了辆出租车到市里最大的游乐园玩耍。

    大龙带着小龙在游乐园里疯玩了一下午,眼瞧着日影西移,估计君仪也该差不多了,便坐车回转。

    到了美容店,却见到许多的洗头小姐与女顾客围在一间房外张望,里面不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龙霄心中一跳,连忙抱着小龙走了过去,刚一挤进人群,便见到屋子里面站着的一个百媚千娇,花浓雪艳的绝色美人儿来。

    只见她披着一头微微有如波浪般的黑发,雪白的脸颊上抹着淡淡的腮红,眉如细柳,长长的眼睫毛向上整齐的翘着,一双明眸闪耀着夺魂的光芒,笔挺的玉鼻下的两片樱唇涂着那种迷幻的水晶唇膏,穿着一套质地非常细腻的鹅黄色鸡心领紧腰齐膝裙,脚下是一双样式新颖的白色高跟鞋,雪白的颈项处,一根闪闪发光的铂金镶钻项链正好垂在了她饱满的胸脯间,整个身子的曲线婀娜绝妙,胴体凹凸若隐若现,纤纤细腰堪称盈盈一握,裙下露出的一双小腿,显得修长而又圆润,真是不得不让人有惊艳之感,而在她的旁边,正有一个人举着照相机不停的按动快门拍来拍去,这个绝色美女似乎很不习惯,柳眉微蹙,似乎想让他快点结束。

    对于这个时尚而又高雅的美女,龙霄感到熟悉而又陌生,他知道君仪非常漂亮,但不知道她一但打扮出来比非常漂亮还要漂亮,真是让他太意外了。

    那屋里的大美人儿就是君仪了,她此时也见到了站在门口的龙霄与小龙,连忙挥着手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公来啦,不照啦,不照啦。”

    那摄影师照着正起劲儿,回头瞧了龙霄一眼,只好悻悻的收了手,这时又有一名老板模样的中年女人过来对龙霄道:“先生,你太太实在太美了,本店想把她的照片做成写真挂在门口吸引顾客,今天所有的费用我都给你全免,刚才你太太也同意了,如果你还不满意,咱们可以再商量商量。”

    这时君仪连忙拿了买的那些衣物匆匆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象做了错事一样道:“龙霄,你不会生气吧,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可是老板娘说了很久,你和小龙又一直没回来,我就答应了。”

    龙霄笑了一笑,怀里抱着小龙,拉着她的手就向外走,到了大街上,这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立刻又引起了行人的纷纷注眸,君仪大觉不好意思,脸上羞得通红,紧紧的挽着龙霄的手,轻声道:“龙霄,我这样真是不习惯,还是去把衣服换了吧,妆也擦了。”

    龙霄这时侧过头来,眼神中满是欣赏与鼓励,用自傲的口吻道:“我龙霄的女人,就是要这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