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情聚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邹华瞧着龙霄发愣,又大声道:“姓龙的,你听见君仪说的话没有,她在叫你走,你还有脸皮没有?”

    龙霄岂会轻易的就这么离去,他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一定要知道君仪这三年来一点一滴的经历,即使要输,他也要输得明明白白。

    这时龙霄的头脑已经完全恢复了清醒,一把将邹华推得踉踉跄跄的连退了好几步,举脚就跨入了院内,只站在离君仪数寸远的地方,俯首凝视着她道:“君仪,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要我离开?为什么你会不开心?”

    君仪已经可以感觉到龙霄急促呼吸的热气,她也知道他心中的痛苦,自己的芳心又何尝不是在刀山火海中被刺剐煎熬,甚至比龙霄更痛,更伤心,更难受。

    她根本不敢去与龙霄对视,只是低着头,本来想忍住泪,但两串泪珠却很不争气的滚落下来,滴在了她白色的高跟鞋上,溅出了一朵朵晶莹的小花。

    那邹华倒也不是个孬种,虽然明知不是龙霄的对手,又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他的胸口道:“姓龙的,你***太没有良心了,君仪那里不好,这么漂亮善良、这么温柔贤淑,还替你生了孩子,她来找你,你为什么还要欺负她,你为什么不要她?”

    这一席话,让龙霄头脑里轰然一炸,君仪居然来找过他,是什么时候?她又为什么还要回来?但如果只是因为自己不在,邹华绝不会骂出这样的话来。

    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让君仪伤心的事情,没有去回答邹华,只是向上一指道:“君仪,你和孩子是不是住在三楼?”

    君仪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龙霄这时忽然做了一个粗莽的举动,他猛的一把将君仪抱在了肩头,然后举步就向底楼的楼道走去。君仪被他如此强悍的抱着,只是流泪,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挣扎。

    邹家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邹华更是冲上来想拉君仪,呼道:“姓龙的,你这个强盗,无赖,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快放下君仪,否则我真的报警了。”

    龙霄没有理他,顺着楼道口径直上了三楼,见有好几间屋,其中一间正亮着一盏台灯,大开着门,里面有一张大床,而小龙正在里面酣睡着,知道这便是君仪的卧室了,回过身来,对着追了上来,正在吵嚷的邹家三人道:“你们对君仪很好,我不想得罪你们,但请你们记住,在君仪没有嫁入你们邹家之前,她还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也是她最爱的男人,更是小龙的亲生父亲,现在我只想和君仪好好的谈一谈,你们没有权利来干涉,不过你们放心,如果君仪真的不愿意跟我走,我绝不会有半点的勉强她,她要是铁了心真要嫁人,我还会送一份丰厚的贺礼,所以请你们回到自己的屋去,我会让君仪给你们一个答案的。”

    邹华的父母对望一眼,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也的确有道理,但停住了嘴,只有邹华还在大声道:“君仪,你说话啊,你说不想和这个男人再谈了,让他马上出去,我立刻叫人来。”

    君仪却在这时不再沉默了,轻声道:“龙霄,你先放我下来。”龙霄点点头,就将她放在了地上。

    君仪回过身,面对着站在楼梯下的三人道:“邹伯伯、朱伯母,邹大哥,你们不要担心,龙霄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就和他好好谈一谈,也好让他安安心心的回去。”

    那邹华听到君仪这么一说,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了,只是瞪着龙霄道:“君仪,我们都在下面,你有什么事就大声的叫,我会马上冲上来。”

    龙霄不想再听他唠叨,搂着君仪的肩就走了进去,然后将门紧紧关上。

    进去后,龙霄怕惊动孩子,便拿了两根独凳离得远远的安在墙侧,君仪见到他这个细心而又成熟的举动,心中一叹,用自己的杯子倒了杯水递在他的手上。

    龙霄喝了两口水就将怀子放在了一边,伸手就拉住君仪的手,只觉她手上过去光滑的肌肤已经略略有些粗糙,心里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由用满是怜惜的目光望着君仪美丽而又有些憔悴的面容,在逍遥国里,他的每一个老婆都至少有二十个宫女随时伺候着,正所谓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尊处优之极,便是碧痕,自入宫后,也再也没做过什么事了,而他最爱的君仪,却还在受苦受累,经历风霜。

    君仪的手给龙霄握着,下意识的挣了一挣,却没有挣脱,只好任他拉着对膝而坐。

    屋子这时是完全寂静的,龙霄与君仪都从激动中平静下来,默默的凝视了一阵,龙霄直接就问道:“君仪,你千万不要骗我,你说,刚才邹华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回去找过我,为什么他会说我欺负了你,还说我不要你。”

    君仪静了一阵,然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用纸巾将眼角的泪拭干,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看似很甜美的微笑,对着龙霄道:“龙霄,这些年你走那里去了?为什么你会被大学开除?”

    龙霄一听,就知道她果然与自己联系过,连忙摇了摇头道:“君仪,这事说来话长,咱们等会儿再说,我只是想问你,你是不是回去找过我,是什么时候的事?又发生了什么事了?”

    君仪此时也不再回避,微微的点了点头道:“龙霄,当初我离开你,一半是因为父母,一半也是想让你更好的学习,今后有个远大的前程,可是到了那边,我爸一定要我嫁给表哥,我心里却根本放不下你,当然不会愿意,后来才知道怀了你的孩子,我不给你说,是怕你背上包袱,影响学业,可我也没有打算一辈子瞒着你,只是想等你毕了业,找到好的工作,如果又没有其他的女孩子对你好,就带着孩子来找你,我也有手有脚,咱们可以一同抚养他成人……”

    龙霄听到这里,凝视着她,嘴里只是喃喃道:“傻瓜,傻瓜,你应该马上通知我。”

    君仪又道:“后来爸还是要逼我嫁给表哥,我一急之下,就拿了家里的两万块钱跑了出来,在另外一个省租了房子,后来就生下了小龙,可是房租费、营养费、还有医院的钱加起来,那两万元很快全部花光了,我就带着小龙到处去打工,可是总有人来……来惹我,我一发现不对,就会立即换地方,小龙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

    龙霄早就猜到以君仪这样的美丽,单身在外必定会引起一些居心不良者,想起她受的委屈,牙齿真是咬得格格响,道:“不是小龙吃了苦,君仪,是你自己吃了太多的苦。”

    君仪摇了摇头道:“只要孩子没事,我吃点苦算什么呢,不过后来我到了这里就好多了,遇到了邹大哥一家。”

    龙霄道:“对了,我正想问你为什么会认识这个邹华的。”

    君仪道:“邹大哥他们一家都是好人,那时我带着孩子刚到这里,一时又没有找到工作,手头还有三百元钱了,只有在这些偏僻的地方找房子租住,正好邹大哥家多了一层楼,也想找信得过的人入租,我就是这样进来的,交了租后当时已是身无分文,没想到后来邹大哥他们见到咱们两母子可怜,让我们白吃了一个月,直到我在宾馆找到工作。”

    龙霄倒也瞧出这家人的确不错,便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去找我的。”

    君仪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眸子里掠过一丝伤感,脸上却笑了一笑道:“我本来也以为自己很坚强,可是一年多前,有一天我身体特别不好,谁知小龙也病了,我又不想太麻烦邹大哥他们,就只有自己支撑着去医院看病,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特别的累,特别的疲倦,也开始自私起来,我想回去找你,你还是读你的书,我就住在你家,和龙叔蒋姨他们在一起,这样彼此有个照应,对小龙也要好很多,县城里面我很熟,工作不成问题,我们三个人来照顾小龙和供你读书,那是足够了。我打定主意,在这里一天都呆不住,第二天就去辞了工作,然后给邹大哥讲了些我和你的事,你应该知道,邹大哥对我很好,但他仍然祝福了我,还给我买了回去的车票……”

    她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顿道:“我一回到省城,就来学校找你,可是你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老师却说你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我问她原因,她只是说不能怪你……”

    龙霄一听,便知道她一定是碰到了方家慧,在天京大学的老师里,也只有她称得上“很漂亮”这三个字。

    君仪继续道:“我听说后,就抱着小龙急急忙忙的回到大院,想找你问个清楚,可是……可是……”

    龙霄早就在推测原因,听她讲到这里,心中顿时猜到了几分,说道:“可是在我们家,你又见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是不是?”

    君仪默默的点着头道:“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那个女人的确很漂亮,气质也很高雅,看穿着打扮,好像是个了不起的女老板一样,当时你父母都不在家,我亲眼瞧见她又是扫地又是抹屋的,特别爱往你的房间走,一进去就是好一阵。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相识的,而且她的年纪好像要比你大一点,可是真的好像是你的妻子一样,我为了确定,就故意装着只是你的邻居和高中的校友从外地回来,去和她聊天,才知道她叫做谢如云,是不是?”

    龙霄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个女人对我挺好。”

    君仪亲耳听到他承认,心中顿时一阵刺痛,但表面还是很平静的道:“谢如云见我抱着孩子,自然不会提防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只是很热情和我聊起你来,她和你一样,说你对她非常好,很关心她也很照顾她,你到外面做生意去了,她就每隔一些日子来看看你的父母,说是还准备在县中心给他们买一套房子……”

    这时龙霄已经完全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说道:“后来你觉得我变了心,就带着小龙回来了,是不是?”

    君仪摇了摇头道:“不全是,龙霄,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吧,我总认为你将来会很有出息,应该有个能在事业上帮你的女人跟着你,而我只会连累你,那个谢如云真的对你很紧张,对你和你父母也付出了不少,有她在,我就放心有人照顾你了,至于我自己,怎么都好。”

    龙霄见到君仪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颇是伤痛,眼圈似乎又红了起来,心中完成可以想像到君仪当时的失望与无助,这样忽然的打击,无论换着是谁,都是让人难以承受的,何况一个带着孩子的弱女子。

    这时龙霄忽然问道:“君仪,你想好了再回答我,你还爱我吗?”

    君仪听他蓦然提及这个问题,心弦顿时一颤,第一反应就是想回答“不爱”但樱唇间嗫嚅了两下,那个“不”是却怎么也无法出口,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呜咽着道:“龙霄,龙霄,我求求你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好辛苦才快要忘记你,我好辛苦才可以过上安定的日子,为什么你偏偏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为什么啊……”

    她说着这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滚滚而落,嘴唇不自主的张着,已是泣不成声。

    龙霄见到君仪如此痛苦的样子,真是心痛得无法言喻,热泪也哗然的涌出了眼眶,伸手就将君仪抱在了胸前,咽声道:“君仪,君仪,你别哭,你别哭,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是个混蛋,大大的混蛋,你打我,狠狠的打我。”

    说着就抓起君仪的右手,向自己的脸上搧去,但君仪哪里舍得打他,右手紧紧的握着,使劲的向后拉。

    龙霄又捧着她的满是泪痕的粉脸道:“君仪,你听我说,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你,不管怎样,我都要和你永远的在一起,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

    君仪哭着摇头道:“不,不,我已经受了伤,也快要习惯了,你不能再让一个对你好的女人为你痛苦流泪,我们不能这么做,不能啊,要是那样,我会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的。”

    就在这时,龙霄听到楼梯外有人上来,知道定是邹华,果然传来他的声音道:“君仪,你怎么了,姓龙的有没有欺负你,要不要我进来。”

    君仪知道此时夜深人静,他定在下面听到什么响动,连忙抬头道:“邹大哥,没……没什么,我和龙霄还有许多话要讲,你自己睡觉,不要管我们。”这话一出,那脚步声便停了,跟着慢慢的又下了楼去。

    此刻君仪站起来,在一张桌上取出了纸巾,先充满爱怜的给龙霄轻轻擦干脸上的泪痕,这才自己拭干,然后重新坐在他的身边,主动的拉起了他的手,微笑着道:“龙霄,我知道你现在还爱我,这就够了,今后也不再胡思乱想了,你知道我过得挺好,也可以安心了,明天还是回去吧,至于小龙,他是你的儿子,你当然有权利要他,不过我还想带他到大一点,等他该读书了,如果你环境好些,如果谢如云能够包容小龙,你再来带走吧,那时候他也能懂些事了,不会象现在这样胡闹。”

    龙霄这时也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中踱了一圈步,这才走到她身边道:“君仪,你这三年的情况我知道了,但你想不想知道我这三年的情况,我是让学校怎么开除的,还有和如云是怎么认识的。”

    君仪连忙点点头道:“想啊,那你给我好好说说。”

    龙霄这才重新坐下来,凝视着君仪的眼睛道:“君仪,今天我告诉你的事,对你来说,可能有些荒谬,甚至会觉得不可思议,但你相信我,一切都是真的,我不会骗你任何的事。”

    君仪又点了点头道:“龙霄,我知道你不会给我说假话,你就说吧,我什么都相信。”

    龙霄道:“好,那我就讲了。”他说着这话,就开始从读书报名的第一天遇到周思廉等人开始讲起,包括如何进入皇家夜总会和谢姐第一次发生关系都没有做任何的隐瞒,讲到如何救雪儿,如何被人陷害,如何认识黑龙,又如何莫名出狱,然后发现那一晚之后她忽然离开之后,自己如何沉沦,结果发现司马轻鸥居然负有神功,之后如何两进桃源,成为皇帝,并有了两后三妃,还有与谢如云、苏菲菲、张绮、柳琬、花香芸这些女子的关系一一的仔细的讲给君仪听,对他来说,这还是第一次将这三年的完整故事讲给人听,嘴唇竟是一直没停过。

    君仪听着他的故事,脸上果然是越来越惊异,她相信龙霄不会骗自己,但却又无法相信这个似乎只有电视小说里才能见到的奇遇。

    这段经历,一直花了龙霄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而君仪一直盯在他的脸上,完全听得呆住了。

    等龙霄讲到如何到她父母那里通过汇款单推测出她的位置,便住了嘴,道:“君仪,全部的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我想问你还愿意相信这一切吗?”

    见到君仪一时没有回答,龙霄斜眼瞥见卧室的阳台外面放着两块青砖,便起身拿了一块起来,微一运气,就象是掰蛋糕似的掰成好几块,然后拿着在手中一捏,顿时化成了一堆粉末撒在了地上。

    君仪瞧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啊”一声轻呼,不由掩住了自己的樱唇。而龙霄的表演还没有因此完结,他忽然腾身而起,在三米高七八米宽的房间内施展“仙鹤九变”的绝顶轻功,悄无声息的在墙壁上踏步游走,好一阵才落在君仪的身前。

    君仪象瞧超人一样望了他一阵,这才完全相信了他所说的,不由默默的坐在了独凳上,头脑一阵混乱,照龙霄所说,他已经有了五个正式的妻子,还另外有一双儿女,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龙霄走到她的身前,蹲下来拉住她的手道:“君仪,你答应我,跟我走好不好,咱们可以给小龙一个完整的家,他也会受到这个世上最好的教育,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们母子了。”

    君仪这时也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从固有的观念与法律来讲,她一直认为一个男人一生中只能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可是龙霄的际遇已经将她的这个观念推翻,她自然也知道当皇帝的人会有什么三宫六院,但那已经过去整整一个世纪了,而现在,竟然真的有这样的男人,更让人难以想像的是,这个男人还是她心中想兹念兹,无时忘之的初恋,更是自己儿子的父亲。但是,她又深深的相信,无论龙霄有多少的女人,自己在他心中都会占据一席之地,他也会对自己和孩子很好,如果不答应他,自己只有留在这里嫁给邹华了,他虽然是个好人,对自己与孩子也有恩,但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她也不甘心嫁给他,只要龙霄愿意要自己和孩子,不管今后会出现多么让人难以应付的局面,那他只能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她也会比现在快乐一百倍。

    瞧着龙霄充满期望甚至是哀求的眼神,君仪脸上终于露出微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这个举动,落在满是担心的龙霄眼中,无异于得到了天底下最让人振奋让人发狂的喜讯,他立刻站了起来,不停的摇着君仪的肩道:“君仪,君仪,你真的不怪我了,真的答应跟我回去了,你给我说,你亲口告诉我。”

    君仪看到龙霄欣喜若狂的样子,心中这时也是满心的喜悦,使劲的点了点道:“霄,我跟你走,不管你到那里,我们母子都跟着你。”

    龙霄听着她这样肯定的话,忽然喜极而泣,眼中又流出泪来,他本是个铁血刚强的男儿,但君仪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尊女神,也是他心中最难抛舍的一个夙愿,面对着君仪,他根本就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情。

    君仪见到了他的眼泪,霎时之间也是珠泪盈盈,只哭着骂了一句“小傻瓜。”便站起了身子,一头扑入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三年来所有的相思、所有的牵挂、所有的苦累、所有的委屈,她都要在今晚宣泄得一干二净。

    龙霄将君仪圈在怀里,任她哭着,自己何尝又不是泪流满面,能和君仪在一起,他这一生,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的恩怨,也可以放手实现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