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恋人之踪(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张绮道:“霄,这也是你刚才说的那个非常重要的人,是不是?”

    龙霄点点头道:“是的,她叫君仪,过去是我小时候的邻居……”

    接下来他就将自己小时候如何与君仪青梅竹马,然后当自己遭到那么大的打击时君仪如何以身相许,如何又悄然离去,然后自己如何打听到她怀上自己孩子,又如何为了拒绝远房表哥的求婚带着孩子独自离去,至今没有音讯,而自己正准备不计任何代价的寻找她。

    张绮与苏菲菲默默的听着,心里面已深深的感觉到了心上人对于这个君仪那种割舍不断的感情,两人谁也没有吃醋,因为她们都意识到,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吃醋的资格,君仪认识龙霄在先,也是最先与他发生关系的初恋情人,更有了他的孩子,而且她为了心上人一定吃了非常多的苦,绝不是自己两人所能比的。

    等到龙霄讲完,还是张绮先道:“霄,你说得不错,君仪的确很好,也很可怜,连我也真想早一点见到她了。”

    苏菲菲也道:“是啊,霄哥,这个君仪真的对你太好了,还有你的儿子,应该有三岁了吧,可不能不找到啊。”

    这时张绮轻轻的离开龙霄的怀抱,凝视着他道:“霄,你想怎么去找君仪?”

    龙霄道:“这就要靠你了,现在想找到君仪的下落,最好是能找到她那个表哥,可惜他只有个手机号码,你看能不能找公安机关的人查一查,他的手机有通话记录,应该查得出来具体方位。”

    这时张绮忽然娇俏的嫣然一笑,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说道:“霄,只要有手机号码,而对方还在通话,当然就能查出他的位置,不过我过去曾经玩过一种恶作剧,说不定也有用,你先把他的号码给我。”

    龙霄知道她的主意最多,便把存在手机里的号码调了出来,张绮问道:“霄,这电话你打过吗?”

    龙霄点点头道:“打过,可是没说两句他就挂了。”

    张绮一笑道:“那是你还没有掌握到好的方法,我来试试。”

    说着就用自己的手机照着那电话拨了过去,龙霄离她很近,耳朵又灵,完全可以听清她手机里的动静,却听到电话响了三声,那个粗莽的男人声音便传来了:“喂,那位。”

    张绮用很温柔很标准的普通话道:“喂,这位先生您好,我是中国移动公司有奖调查中心的工作人员,先生,能打扰您几分种吗?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请您放心,本次通话完全是免费的,而且回答完后还会有精美的礼品赠送,全国只有一百份。”

    只听着那男人犹豫了几秒钟,才道:“好,你问吧。”

    张绮道:“请问您对我们中国移动公司有什么意见或者好的建议没有?”

    那男人道:“没有。”

    张绮接着道:“那您觉得本公司的信号通话质量怎么样?”

    那男人又道:“还将就吧。”

    张绮道:“先生,我最后还问您一个问题,您还会一直支持本公司吗?”

    那男人道:“只要你们的通话价格合理,当然支持了,谁愿意换号码。”

    张绮这才道:“好,先生,谢谢您对本公司的一向支持,为了感谢您对本次调查的合作,本公司会给你十分精美的礼品,请问你是直接到本公司的总部领取,还是由本公司给你寄过来。”

    那男人道:“谁有闲心到你们总部去,是什么东西你寄来就是。”

    张绮道:“好的,请您说出具体的地址与收件人的名字,我们会在三天之内给你寄来。”

    那男人立即不假思索的说出了一大串地名,然后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张绮先让苏菲菲拿出了坤包里的纸和笔,匆匆的记了下来,这才道:“好,再次谢谢您对本公司的支持,再见。”说着便挂断的电话。

    苏菲菲吁了口气,拍了拍胸口道:“总算问出来了,我真怕他瞧出来号码不怎么对哩。”

    张绮摇了摇头道:“除非特别细心的人,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要知道人都是贪便宜的,他对精美礼品是什么会感到很好奇,而且又不需要花自己一分钱就能得到,自然不会防范了,这是人的一个心理惯性,很多人都逃不过的,我读大学时曾经和一些同学做过试验。”

    龙霄对着张绮赞许的一笑,将那张纸拿起来瞧了瞧,却是中国北方C省的一个城市,地址人名都写得很是清楚,要找到这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大喜之下,高声叫来服务小姐,又拿来一瓶酒,给大家斟满,然后举杯对张绮道:“张绮,这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办成了,我真是要好好的谢你,来,我先干为敬。”说着就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张绮微微一笑,也启动红唇喝了下去,只是动作要文雅得多。

    这时苏菲菲见到龙霄又面对自己举起了杯,笑着摇手道:“霄哥,再喝我就要醉了,这件事我可没什么功劳。”

    龙霄道:“谁说的,你拿了纸和笔,这不是功劳是什么,好,你喝半杯,我喝一杯。”又是扬颈而下,苏菲菲只得皱了皱眉,喝了半杯。

    这时龙霄道:“菲菲,今后你和张绮的关系又有些不同了,你还是叫她一声绮姐吧,这样显得亲热些。”

    苏菲菲独立惯了,对人向来是平等相视,除了象龙霄这样自己最亲的人,极少对别人哥啊姐的称呼,不过她对张绮本来就很佩服,听着龙霄这么一说,便很自然的叫了一声:“绮姐。”

    张绮开心的答应了一声道:“好妹妹,你放心,今后绮姐会再加照顾你的。”

    龙霄此时正想搞民族大团结,拍了拍手道:“好啊,关系到位,喝了才对,这酒是不能不喝的。”

    苏菲菲与张绮相视一笑,便碰杯喝了。

    龙霄今天心情特别高兴,只想喝个痛快,但张、苏二女那里是他的对手,第三瓶红酒还没喝完,苏菲菲就醉得趴在桌上了,而张绮却是少有的放弃了自制,软软的偎在龙霄的怀里,龙霄喝多少,她就一杯一杯的陪着。

    这一顿饭直吃了两个多小时左右,走到酒楼来,四周已经是灯火阑珊,行人渐稀,张绮的步伐已经开始滞晃,而苏菲菲却是让龙霄一直扶着,才到了车内。

    车自然是由龙霄开的了,他酒后豪性,将车开得飞快,超了一辆又一辆的车,所幸晚上没有交警站岗,给他敬敬礼,然后递上一张罚单。

    到了公司,张绮没有回自己的屋去,而是跟着龙霄到了他的休息室。

    等到龙霄将已醉如烂泥的苏菲菲脱了鞋放在床上,刚一转身,一脸绯红的张绮猛的就将他抱住,张唇就向他吻了过来,显得激情而又放纵,这几天来,龙霄大多数时间都是和苏菲菲同寝,张绮也渴望着与这个男人的亲热,她毕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需要男人抚爱的女人。

    这时龙霄也控制不住了,一边激吻着张绮,一边将她抵在壁柜边,右手已经拉起了她套在裙子内的淡黄色T恤,沿着向上摸去,很快抓住了张绮并不算太大,但柔软光滑的乳房,刚一触及到乳尖,却发觉那里早已硬硬的挺立起来。

    龙霄用力的搓揉着张绮,对于这个正充满了渴求与索取的女人来说,此时温柔是不能让她刺激的,她需要的是一种男人的强蛮,需要的是一种被征服的感觉。

    唇舌交缠了足足有七八分钟,龙霄就脱去了张绮的上衣,嘴唇顺着她的耳垂、脖颈吻去,到了她的胸前,便停留下来,用力的吮吸着,张绮闭着眸仰着头,双手插入了龙霄的头发里,发出了一阵阵纵情的呻吟。

    没多久,张绮已是情欲如潮,纤手伸出,去解龙霄的衬衫钮扣,两人双手叠动,片刻之间,已是裸裎相对,地上四处散落着衣物。

    两人赤裸身子,紧紧的拥抱着相互摩娑了一阵,龙霄便蓦地将张绮抱起放在了床上,那床极是宽大,苏菲菲又醉得不省人事的倦曲在一边,并不妨碍两人的欢会。

    此时已经不需要什么前奏了,张绮示意龙霄仰躺着,自己却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纤手摸着了他那已高高挺直的物事,放入了自己早已湿滑的窠穴,腰身向下一沉,已是齐根吞入,跟着便急速的提纵起来,她过去本就是学舞蹈的,极具那种表现力,此时只想让心上人和自己一起得到灵与肉的快乐,一边扭腰磨送,一边用诱惑的眼神毫不掩饰的逗挑着龙霄,龙霄一阵狂热,双手用力的抓揉着她的乳房,下体也向上激烈的耸动着,张绮长发甩动,嘴中呻吟不断,已经渐渐在上面支撑不住了。

    这时龙霄一翻身,已到了她的身后,一只手抱住了她的后腰,在她雪白丰满的圆臀下一摸,找着了那沼泽之地,挺身又攻了进去,,并俯下身不时的捏弄她悬垂的双乳,张绮开始还能配合着向后微微送动,十来分钟之后,便再也无力,脸贴在枕头之上,只是任由龙霄抬着她的腰猛刺,又过了一阵,全身忽然激烈的颤抖起来,圆臀不由自主的扭送着,红唇开启,呻吟的声音大了许多,竟是已到了高潮。

    这时龙霄并没有动功控制内息,而是酒精起了作用,再加上身体的确异于常人,竟是持久不泄,就如张绮这样成熟耐战的少妇,在变换了四五个姿式之后,已连续达到了三次高潮,给龙霄压在身下,浑身无力,渐渐已无法承欢,她有心想推拒,但又不忍见到心上人扫兴,无意侧头之间,却见到身边的苏菲菲在不停的微微动着,涂着红油的指尖也在轻颤,她也是女人,自然了解女人的反应,一瞧苏菲菲这些动作,就知道她已经醒了,而且正在忍受着情欲的煎熬,心中一动,一边喘息着,一边伸出手去,在她的肩头上一推道:“菲菲,我知道你醒了,是不是?”

    其实苏菲菲睡熟后,没多久就被一阵尿意涨醒,可是还没睁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身旁不对劲儿,仔细一听,就明白是龙霄与张绮在欢会,一时心中真是羞涩难当,动都不敢动,可是到了后来,张绮放纵而又畅快的呻吟一声声的传入耳中,就象是一根充满电的电棒在她心中搅动一般,让她的胸口处一阵阵发热窒息,下体难受无比,也不知道到底是尿意还是情欲,毕竟她已经不是处子,与龙霄也数度交欢,这样的动静,已激起了她生理上的正常反应。

    没想到正在欢好中的张绮会忽然来出声推动自己,苏菲菲骇了一跳,这时也无法再装熟睡了,翻身过来,见到柔和的灯光之下,龙霄正趴张绮的身上,而张绮则用修长的双腿盘在他的臀后,两人浑身都是大汗淋漓。如此香艳刺激的场面,让苏菲菲在回过头的那一霎那,秀美的眼睛立刻闭了起来,一颗心“砰砰”的乱跳,本来酒意消退的脸上顿时又红如晚霞,过了一阵才睁开眼,装着无所谓的道:“绮姐,霄哥,你们还没睡啊。”

    龙霄也没想到张绮会在酣战之中请求援兵,面对酡红着脸的苏菲菲,心中真是大为尴尬,只好笑着道:“是啊,没睡。”

    张绮其实早就放开了,既然她与苏菲菲两人都当着心上人的面答应同侍一夫,这样做反而会让大家更无隔阂,日后也更好相处。

    当下她笑着道:“好妹妹,今天你的霄哥太勇猛了,绮姐实在吃不消,你快来帮帮我。”

    苏菲菲心如鹿撞的道:“我……我……怎么帮你?”

    张绮道:“好妹妹,难道还要我教你吗,你和龙霄可不算陌生了吧。”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推动龙霄,身子一滑,两人交接之处便脱离开来,道:“我先去洗个澡。”说着就赤着脚走进了卧室旁边的浴室。

    苏菲菲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与龙霄相处,连忙道:“我也去。”便下了床,随着张绮而进。

    龙霄此时也猜到了张绮的用意,其实在逍遥国后宫之时他何尝不是这种心理,只要是菲菲不反感,他自然是乐得如此。

    躺在床上,听到浴室里先传来一阵甚是激烈的“嘘嘘”之声,想是菲菲正在小解,可是等到这声音结束,好一阵都不见她出来,便知道她正在羞涩犹豫之中。

    但过了一阵,就见到张绮将菲菲推了出来,而菲菲似乎也有了准备,默默的走到了龙霄的床前。

    龙霄年纪不大,但已是个中老手,瞧着苏菲菲的这个样子,便知道一定是张绮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伸出手去,微微一拉,就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伸唇向她吻去。

    苏菲菲情欲已起,只是在拼命克制着,龙霄这么一压一亲,便如是一堆放着干柴的火苗,大风一吹,顿时便猛烈燃烧起来,丁香之舌吐入龙霄唇中,任他含吮噙吸。

    龙霄的手这时向她的裙角伸去,苏菲菲知道他的意思,便坐了起来,让他从自己的头上将吊带连衣裙脱掉,龙霄双手动了一阵,她已身无片缕,娇躯非常的均匀,绝无一丝的赘肉,胸乳微翘,乳尖粉红,小腹平坦,双腿之处芳草疏密有致,非常整齐,谷道依然紧紧的闭合着。

    龙霄凝视着这个有着成千上万的人崇拜喜欢的女人,有一张很标准的瓜子脸儿,容貌精美得几乎是无可挑剔,脸上的皮肤比过去白皙光滑了许多,想是经过了非常专业的保养所致,虽然还比不上朱芷清和朱丹霁这两名绝世美女,但也非常罕见了,而此时她那一双画着淡淡眼影的明眸,水灵灵的象会说话一般的望着自己,只是神情之中,还是带着几分微微的羞涩,实在让人又爱又怜。

    亲吻抚摸之后,龙霄触摸到苏菲菲的下体已是爱液横流,略略的对准,那勃然之物便陷了进去,被一片温暖紧紧的包裹住,递送之间,却又甚是滑顺,比前些天举步维艰的情况来真是好得太多,而从菲菲的表情来瞧,也再无痛苦之状,正是已渐渐的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的过渡。

    对于菲菲,龙霄并不如与张绮那般用力,但菲菲毕竟是处子之身破过不久,紧凑的下体给龙霄的感觉却比张绮来得强烈敏感,在一阵伏动之中,两人同时到达了高峰。

    张绮其实早就洗完澡了,只是听到外面战事颇急,便在浴室里多呆了一会儿,等到外面清静下来,这才走出,从菲菲的衣柜里取出了一件薄薄的粉色睡衣穿在了身上,然后到了床上。

    苏菲菲见到张绮出来,脸又开始红了起来,说了声“我去冲个凉。”便也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白色睡衣与蕾丝内裤匆匆钻进了浴室。

    这一夜,三人同床而眠,说了好久闲话才睡,到了第二天将近中午才起床,龙霄偷偷的观察二女,见张绮忽然间对苏菲菲多了几分关怀,而苏菲菲对张绮也多了几分亲热,心中顿时一阵欣慰,张绮与苏菲菲都是很孤独自立的人,真正的朋友很少,若是平常在一起,无论怎么好都有些隔阂,现在因为自己却将关系更近了一步,张绮多了个漂亮的能够说知心话的妹妹,而苏菲菲则多了个能干的可以保护自己的姐姐,彼此之间都能够更加的体贴照应,对两人来讲,未尝不是件幸事。

    张绮知道龙霄急着去找君仪,刚一漱洗完,就给票务公司打电话问询到C省航班最近的时间,就被告之下午四点就有一班,张绮问了龙霄一声,便订了一张头等舱的票,让票务公司的人马上送来。

    下午,龙霄就在张绮与苏菲菲陪同之下到了机场,登上了到C省的飞机,只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C省。

    一出机场,已是傍晚时分,龙霄根本不准备作任何停息,就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按着那纸条上的地址,到了距省城还有一百来公里的一座中型城市,照门牌找到了一块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看来君仪的那个远房表哥就应该在这里了。

    付清车资,龙霄便走了进去,却见到是一幢四周搭着竹架,罩着防护网的七层大楼,大体已经修完,应该很快就要竣工了,只是现在夜已渐深,大楼里黑漆漆的空无一人。

    龙霄四处环视,见大楼左侧数十米的地方搭着一个极大的简易工棚,里面灯光通明,并不时传来嘈杂的人声,便举步走了进去,放眼一瞧,这棚子里又用竹篾隔成了好几间大小不一的屋子,最外面是一个走廊,晒着许多的汗衫,乳罩之类。

    继续前走,就见到了一个极大的男工寝室,分成两排安着大约四五十张床铺,里面全部是一个个精瘦的男人,正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围坐在一起打牌,也有几个粗壮的女人坐在里面和男人聊天疯打,整个屋子里杂乱肮脏,弥漫着十分难闻的酸臭。

    龙霄走了进去,见到最近的一张床上正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翻看一本破旧不堪的书,便去拍了拍他的肩道:“小兄弟,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你知不知道?”

    那少年抬起头来,打量了他两眼道:“你找那一个。”

    龙霄先问道:“叶君仪,你听说过这个名字没有?”

    那少年立即摇着头道:“没有,这里没有这个人,我都来了大半年了,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龙霄忙道:“那叶天成和孙红梅呢?”他问的这两人却是君仪父母的名字。

    这一下那少年顿时有了反应,不停的点头道:“有有,这两个人都有,叶天成是咱们的会计,他老婆孙红梅在给我们煮饭,你找的是不是这两个人?”

    龙霄心中大振,急问道:“小兄弟,他们在那里?”

    那少年向左边一指道:“你向前走,过了女工寝室,最里面有两间小屋,一间是我们工头的,一间就是叶天成两口子的,你去一瞧就知道了,他们应该都在。”

    龙霄向他谢了一声,就走出了男工寝室,向前面走去,果然见到最里面有两间小屋,不过其中一间却关着门,只有靠壁的一间亮着灯,还有很大的电视声传来。

    龙霄几步到了那间亮着灯的房间,里面的三个人顿时印入眼帘,一名留着平头,又黑又壮的男子与一个五十来岁面部瘦削的中年男子正围在一张桌子上喝酒,桌面上散着一堆花生,而旁边则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看着电视。

    见过屋外有人进来,三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那中年妇女最先反应过来,用难以置信的神情道:“你好像是龙大海家的孩子龙霄吧,都长这么大了,奇怪,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吗?”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