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真情告白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夜过去,等到天亮,龙霄就与张绮准备到法院去,由于张绮一直没有说会怎样对付李子豪,苏菲菲大是好奇,也争着要去,两人自然是应允了。

    到法院的时候还没到九点,那冯庭长见到他们前来,就将三人带到了一个小型会议厅里,一路之上,不停的有人对着苏菲菲含笑点头,毕竟这是法院,法官们对于明星并没有多大的狂热。

    会议厅这时已坐着几名法院的工作人员,龙霄瞧那冯庭长刚才在见到张绮的那一瞬间,向她微微的点了点头,便知道张绮要做的事必然办成了,当下也不露声色,毕竟等一下所有的答案都会揭晓。

    没一会儿,李子豪就到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独自前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要知道,这龙霄一瞧就不是个好惹的主,等到法院的人宣布那块地属于自己,他难保不气急败坏的来找自己麻烦,还是先作预防好一点。

    众人各自围着椭圆形的会议桌坐好,那冯庭长坐在一头,而龙霄与李子豪的人则相对而坐,李子豪不时的拿眼神挑着龙霄,嘴角总是显着冷笑。

    这时冯庭长叫手下一名工作人员去取放在办公室保险柜里的两份资料袋,然后清了清嗓门道:“竞标人龙霄、李子豪,你们的资金都准备好了吗?”

    李子豪立即道:“早准备好了。”

    龙霄也道:“没问题。”

    冯庭长道:“那好,等一下你们谁中了标就找这位小周同志办理转款与移交土地的手续。”

    他说着这话,便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女法官站了起来向两边的人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那去取资料的人就回来了,手里面拿着两个资料袋,放在冯庭长的面前。

    那冯庭长先打开李子豪的,看了看那份竞标书填的数字,念道:“李子豪,愿出三千五百五十万购买原家福公司因债务纠纷被本院执行的位于久长路245号的土地。”

    他念完李子豪的标额,又道:“李子豪,你的竞标的金额没错吧。”

    李子豪大声的道:“没错,就是这么多的钱。”

    他这话一出,法院其他的几位工作人员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多多少少了解这块地的价值和李子豪的来历,全都没有想到他居然只出这样少的钱买地。

    龙霄自然知道自己这方竞标的钱是多少,这时露出了很失落很意外的样子,望着李子豪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沮丧。

    这时李子豪见到他的这付模样,真是笑得无比开心,将手放在桌上,偷偷做了个三,然后做了个五的样子,意思是我早就知道你的竞标金额是三千五百万了。

    这时那冯庭长又打开了龙霄他们交上去的资料袋,拿出那份竞标书来缓缓念道:“龙霄,愿出三千六百万购买原家福公司因债务纠纷被本院执行的位于久长路245号的土地。”

    李子豪本来还在张着嘴笑,冯庭长这话一出,一张嘴顿时就合不拢了,眼睛死死的瞪着龙霄,就象被人忽然塞进了一个极大的臭鸡蛋一样。

    那冯庭长慢条斯理的宣布道:“这次竞标,李子豪报标三千五百五十万,龙霄报标三千六百万,多出了五十万元,因此,这块被执行土地的永久使用权归龙霄所有,不得违反竞标条约,必须立即拿钱办理相关手续。

    这时龙霄很有风度的向李子豪伸出手去,道:“李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想不到你这么关照小弟,只出这么低的价钱来买地,三千六百万,实在是小弟最大的极限,再多出一分钱也没有了,不过李公子好像知道咱们的标额似的,这么巧,只差那么一点,真在帮了小弟大忙了,你知道,凡是被执行的地产,不经过竞标或者拍卖,是不能直接出手的,李公子这么一参加进来,听说有好几家对这块地感兴趣的公司因为畏惧你的威名,都乖乖的站在一边隔岸观火,这才让小弟捡了这么大的便宜,李公子,你真是个好人啊,好人啊。”

    李子豪其实早就对这事暗中做了手脚,有着十成十的把握能够在今天指着龙霄的鼻子道:“小子,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吧,就凭你这个脓包样儿还想跟老子斗。”他带这么多的保镖来也是这个目的,谁知事情的结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完全的不能让他接受这个现实,而龙霄的话,更是刺激得他差点要发疯,不停的顶着鼻梁上的那付金丝眼镜,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见到其他的法院工作人员出去了,张绮便走过去向那冯庭长伸出手道:“冯庭长,这件事你就多费神了。”

    那冯庭长见着张绮,顿时露出很巴结的样子,笑容可掬的和她握了握手,嘴里虽然没说什么话,但明眼人一见便知,他在这件事里是起了作用的。

    这时那李子豪再也忍不住了,发狂般的向冯庭长冲去,喊道:“姓冯的,**你妈的,你敢阴我。”

    冯庭长见到他这个样子,却是是毫无惧色,等到他蹦在自己的面前,站直着身子,正气凛然,字正腔圆的道:“姓李的,你要干什么,这竞标金额是你自己填的,而且我拿出来的时候你也是当着大家的面确认了的,现在自己输了,就做出这个样子来,你是在威胁国家工作人员么?”

    李子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喘着粗气,冷笑着道:“好啊你,主动打电话来,向我要一百万,说是可以将姓龙的竞标额偷偷的报给我,让我少花一大笔钱,我钱可是给你了的,你***也吞下去了,现在反过头来还倒插我一刀,有种啊你,有种。”

    冯庭长一脸无辜的望着他道:“李子豪,这是法院,请你说话注意事实,否则我马上可以告你一个诽谤罪。”

    李子豪哈哈的一阵狂笑道:“姓冯的,你以为我就这么笨吗,白给你一百万,一点都不防着你,你好好的听着,这是什么。”

    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极小巧的手机来,然后按了一个钮,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对话声,先是冯庭长的声音道:“你是李子豪派来的人吧,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接着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道:“冯庭长,你找我们老板要的那一百万我们都准备好了,现在给你,不过事情你要办好,必须提前一晚通知我竞标金额,咱们好照着他的钱改标。”

    这时听见那冯庭长很严厉的道:“住嘴,我希望你不要乱说,谁找你们老板李子豪要一百万了,你这是什么话,告诉你,我可是人民法院的法官,既然这样,我这就告辞了。”

    传来那陌生男人的轻笑声道:“冯庭长,你还真是小心啊,行行,就算我们有事找你好了,不过这钱我可是已经放在桌上了,由你选择拿不拿。”

    两人的声音停了一停,想是那冯庭长已经坐了下来,然后听到他道:“李子豪是真想拿这一百万给我了?”

    那陌生男子叹着气道:“冯庭长,直到现在,你还在怀疑我们老板的诚意吗,实话对你说,姓龙的跟我们老板有过节,他现在公司租的这块地,老板一定要买到手,多的话我就不说了,这钱你拿去,不需要任何手续,我们老板绝对信得过你,你不是和董事长的关系也不错吗?”

    那冯庭长道:“我和李世孝是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吧,好,李子豪的钱都准备好了,我要是不拿,也显得不近人情,你们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办。”

    又传来那陌生男子开心的笑声道:“这就对了,冯庭长,到时你一定要通知我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们老板的电话不方便接听。”

    听见那冯庭长“嗯”了一声,然后就没声音了,想来是拿了钱,走出了屋。

    李子豪见到冯庭长忽然不说话了,认定被自己骇住,跟着再一按,又传来那冯庭长的声音道:“喂,给你们老板说,姓龙的竞标额我瞧见了,是三千五百万,记住没有,三千五百万,你们马上重新准备资料拿过来。行了,就这样。”跟着就挂断了。

    这时李子豪一脸狠毒的凑近冯庭长的耳旁道:“姓冯的,你既然做下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这事我没有直接出面,有什么事推给别人就是,完全可以清清白白,但你就不一样了,别说这个小小的官职了,就等着坐牢吧。”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响亮的脚步声,跟着三名威严的警察走了进来,当前一人在屋里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李子豪的身上,走过去道:“你就是李子豪吧。”

    李子豪见忽然有警察进来,也是惊异,听他来问,不由应道:“是,我就是,你有什么事?”

    那警察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逮捕证,在李子豪的眼前一亮道:“现在我们公安机关怀疑你向国家公务人员行贿,请你跟我回去协助调查。”

    李子豪一听,差点要当场晕倒,指着那警察的鼻子,大声喊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行贿,告诉你,就是你们局长也要给我爸三分面子,你算是那棵葱。”

    这时跟着他的五名保镖见主人遭危,连忙围了过来,纷纷对着那三名警察推推揉揉的,嘴里高嚷道:“警察怎么了,警察就可以随便抓人啊。”“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居然敢动他。”“叫你们局长来,这件事一定是弄错了。”

    领头的那名警察这时从腰下解下一付亮铮铮的手铐来,厉声道:“你们谁敢妨害公安机关执行公务,我们就会将谁一起抓起来。”

    这时外面的人听着会议厅里声音不对,顿时又涌进来五六名法警,指着那几名保镖吼道:“干什么,干什么,想造反了,是不是,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来撒野,蹲下,全部蹲下。”

    那几名保镖如何敢和执法人员较量,只是每个月领着两千来元的工资,正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这种关键时候,不表现给主人瞧瞧是万万不行的,见到这么多人围了进来,连忠心耿耿的干吼声也归气还元了,相互望了一眼,也不知是谁带的头,乖乖的在会议厅的一角蹲了下来。

    这时那冯庭长向已经呆住了,变得象斗败的公鸡般狼狈不堪,甚至手脚无措的李子豪道:“李子豪,你不要以为你家有两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藐视国家的法律,藐视国家工作人员的原则,做梦,告诉你,你给我的钱,我早就交给了上级,还有,你以为打电话约我出去,我就不会知道你的目的吗,对于你这种人,我就有了防备,在我去你约的那家茶楼之前,我就通知了单位的同事,早用隐形摄像机埋伏在茶楼里了,在我进去的前后,你都各进去了一次,与你派出去的手下联系,是不是,还有,让你没想到的是,在我离开之时,已经悄悄的将一个窃听器遗留在了那间包房的沙发里,在你进去与手下碰头之时,所有的话我们都有了记录,铁证如山,全部移交给了公安机关,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做的一切,法律会给你答案的。”

    李子豪忽然想起什么,咬着牙道:“好,那你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姓龙的标额,摆明了是在帮姓龙的作假,让他比我只多五十万贱买了这块地,这明显的有失公正,姓龙的也不能得到这块地。”

    冯庭长瞪着眼睛道:“李子豪,我说你是狗急跳墙,血口喷人,是谁说我给你打了那个电话了,你存心诬陷我,有什么事做不出来,那手机里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一个象我声音的人打的,这没关系,到时法庭会做出公正的鉴定,你绝对害不到我的。”

    李子豪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全的落入了一个圈套,他走的每一步棋,都让人算得一清二楚,一步步的把他拉入了一个让自己无法拨足的泥潭里。

    想到自己这个堂堂的一直躺在云端里的富豪之子居然极有可能成为阶下之囚,与一些流氓无赖一齐去唱狱中曲,李子豪的眼前一阵发黑,双耳不停的轰鸣着,被一名警察一拉,这才清醒了一点,挣脱了他的手,向离自己十来米的龙霄扑了过去,一边还嘶声的叫着道:“姓龙的,你***也太毒了,想到勾结姓冯的来害我,我饶不了你。”

    他那里能靠近龙霄分毫,离着还有半米,就被龙霄轻轻的一抬脚,把他踹趴在地上。

    龙霄其实这才知道张绮的全盘计划,在暗暗赞叹这个女人厉害之余,对李子豪的下场也不觉为过,这种持财仗物,只求私欲的二世祖,的确该让他受到终生难忘的阵痛,让他知道,这个天下,并不是他所能主宰的。

    望着在地上眼睛都完全发红了的李子豪,龙霄只冷冷的道:“李子豪,无毒不丈夫的这句话好像是那天你说出来的,现在算是自食其果了吧,希望你真的进了监狱后能够好好的反省自己的为人,不要再那么嚣张了,说不定这才是你自己真正的财富。”

    也不知道李子豪听见没有,此时那几名警察已经走了过来,将他拉起,喝道:“李子豪,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用手铐来押你。”

    李子豪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向门口走去,在露过苏菲菲面前之时,根本不敢去看她,只是将头埋得很低的很低的走出了屋,霎那间象是苍老了十岁一般。

    这时那冯庭长也不与张绮再交谈,只是指了指左边道:“你们到隔壁小周那里把手续办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便走出了会议厅。

    此刻整个屋子只剩下了龙霄等三人,龙霄这才向张绮微笑着道:“说吧,张绮,你许了这个冯庭长一个什么官?”

    张绮知道瞒不过他,也笑着道:“也不是固定的,只是我给他说会想法替他活动再向上升一升。”

    龙霄一笑道:“高劲松他老爷子是你的一张金字招牌,你说的话,这个冯庭长自然不会怀疑了。”

    苏菲菲听着两人说话,再也忍不住了,道:“张绮,你到底是怎么和这冯庭长串通整李子豪的,快给我说说。”

    张绮道:“其实说起来也非常简单,在那天我决定要让姓李的吃吃苦头之后,就找到了主管这事的冯庭长,掏了一下他的口气,要知道李世孝和政府这一块也挺熟的,这姓冯的逢年过节的也得过一点好处……”

    龙霄这时笑道:“这倒没有关系,这些好处不过是普通的宴请,或者是得了些小礼品,冯庭长的官不大,李世孝不会特别结交他的,而这种普通的宴请对冯庭长来说只怕每年数不胜数,就算是还记得,也只能办一办普通的事。而你就不同了,你对冯庭长这种人来说,代表的是升迁的机会,那才是可以卖一卖命的。”

    张绮见龙霄深谙这些官员的心理,点着头道:“租这块地,本来就是老爷子通过省里的部下向他打的招呼,他如何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就是想吃李子豪的钱,也没这个胆子,所以他若是想通过这件事从中得些好处,跟着我们才是唯一的一条路。”

    龙霄道:“这冯庭长一瞧就是知道是个官精,对你的要求自然是会百依百顺了。”

    张绮点头道:“不错,是我要他主动的给李子豪联系,装着想贪钱的样子,而李子豪他们正是了解这个冯庭长的性格,认定他这么做正是其秉性,这才会上这个当。”

    这时苏菲菲幽幽的叹了一声道:“这些事对我来说真是太复杂了,张绮,也只有才能想得出来。”

    张绮岂是微微一叹道:“菲菲,你太单纯了,不知道世上的有些事必须是用复杂的手段解决的,象李子豪这样才出家门没经过风雨的富家子弟,根本就没有什么经验与头脑,对付起来并不难,真正复杂的人和事,菲菲,你是想像不到的,所以还是好好的拍你的片唱你的歌,复杂的事就让我和龙霄来处理吧。”

    三人说了一阵话,便到隔壁去找那小周办理手续,在登记产权之时,龙霄用个人名义购下了这块地,这是他和张绮商量后的结果,毕竟现在公司还有债务纠纷,以私人的身份购卖,可以防止那些债权人受人煽动,让这块地成为抵债之用,等过上十多天将他们都打发了再说吧。

    从法院出来,又到房管局去办了手续,直到日头西移,快到傍晚时分,才总算全部办完,想到从今天开始,公司终于有了自己的地盘,可以扎扎实实,安安心心的向前发展,三人的心中都有着其名的兴奋,由龙霄提议,张绮选址,到了市内的一家高档的中餐酒楼庆贺,那店主是张绮的朋友,可以让苏菲菲从后门进入,不至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到了酒楼二层的一间包房里,三人各自围桌坐下,龙霄心情不错,也不管吃不吃得完,接过菜单就朝着贵的好的点了一大气,酒却要的是极品干红。

    坐了一阵,酒店的老板就来了,是个有点秃顶的中年人,对着张绮极是恭敬,苏菲菲来过几次倒没什么,那人听张绮介绍龙霄是她的老板,顿时点头哈腰的一阵恭维,让龙霄都有些受不了他的热情,不过他也做过这一行,心里雪亮,对于饮食业来说,特色味道与人缘关系是两大不可或缺的核心,张绮在省里人头极熟,其父更是省电视台的一把手,掌握着大把的公款消费权,真要让她高兴了,随便提一提,让电视台的席宴招待都定在这里,每年的收入可不会少。

    那秃顶老板等到酒菜上来了,这才打开红酒,给三人斟满酒,自己各自陪了一杯,除了龙霄饮干,张绮与苏菲菲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口。

    那老板出去,苏菲菲嘻嘻一笑道:“霄哥,其实你刚才还可以多点一些菜,你不知道,张绮带我来了几次,都是白吃,这里象是她的食堂一样。”

    龙霄也笑了起来道:“这好啊,不过咱们请客户吃饭也是在这里吗?”

    苏菲菲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是在这里,这两年张绮可为公司节约了不少的招待费啊,有时候我真是觉得她……她,唉,我就不说了。”

    张绮伸手打了她一下道:“死丫头,你想说我脸皮厚,是不是?其实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虽然表面上是白吃,但这老板又不是傻子,自然会在电视台的帐上把利润算厚一点儿,好维持平衡,这就叫做公私分明,你以为我想吃啊,还不是因为公司的钱太紧,能节约就节约,你不是老早就想买那件貂皮大衣,可现在还没见你到我这儿来领钱。”

    龙霄听着她们的话,知道这两年张绮与菲菲都在为公司的发展苦苦奋斗着,心中也是感动,举起杯来道:“两位开国元勋,什么也别说啦,我既然回来了,没钱的日子就会结束的,这杯酒,就算向过去告一个辞吧。”

    两女见到他来敬酒,当然要干干脆脆的喝了,张绮是一杯全饮,而苏菲菲平时很少喝酒,这时也饮了半杯。

    既然喝了过去,那就要喝现在,喝未来,反正大家高兴,就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没多久就将一瓶酒喝光了,龙霄自然是没有什么,张绮也只是脸色微微发红,而苏菲菲喝得最少,但已经是粉面桃花,双眼汪汪。

    这时张绮道:“龙霄,这段时间你不会走那里去吧,我准备将几个在外面拍片的新星临时召回来一趟,他们总得与自己的老板见见面啊。”

    龙霄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一挥手道:“先不要,我还要离开一趟,去找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张绮与苏菲菲都一愣,苏菲菲道:“很重要的人,是谁啊?霄哥,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们。”

    君仪的下落,要让张绮利用自己和国内媒体的关系帮忙寻找,这一点自然不能瞒她,而且龙霄心中也很压抑,对这两个爱着自己的女人,是时候透露一些东西了,有些事隐瞒得越久,日后就越难以解释,既然迟早有一天要说,现在说出来应该要好一些。

    当下他望着张绮道:“张绮,菲菲给你说过我的过去没有?”

    张绮瞧了苏菲菲一眼道:“提过,虽然是一点一点的,不过这两年总算知道得差不多了。”

    苏菲菲有些歉意的对着龙霄道:“霄哥,对不起,你不会不高兴吧,我瞧张绮对你挺好的,就将我知道你的事都告诉她了。”

    龙霄一笑道:“我怎么会不高兴,你讲出来,我就可以给张绮少说一遍了。”

    这时张绮停止了笑意,用一种很深的眼神望着龙霄道:“龙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为你的公司这么拼命么,绝不是因为你给我那些股权,也不完全是咱们当年特殊的相识,因为你的过去让我很受触动,你那么勇敢的救了菲菲,菲菲却反过来伤害过你,可你还是不计前隙的帮她,这是常人没有的一种博大的人格,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才能做到的,是你让我感动和敬佩,我张绮不是个好女人,但我愿意为我佩服的男人做事,绝不会后悔。”

    苏菲菲喝了酒,感情更是脆弱,听到张绮提起过去的事,眼圈顿时就红了,悔恨的泪珠又流了下来,也再不去顾忌张绮,移动身子,坐在了龙霄的身边,紧紧的抓着他的大手道:“霄哥,霄哥,我也不是个好女人,你为什么一直要对我这样好啊,你记不记得,你在警察局问我‘良心,良心呢,良心在那里’这句话,我永永远远记得,我真的是个没有良心的女人,我真的不配你对我的好。”

    龙霄这时也彻底放开了,道:“张绮,你也到我的身边来。”

    张绮闻言便坐了过去,挨在了他的身边。

    龙霄这时忽然将双手一张,将两人同时拥入了怀里,道:“你们的话都说错了,你们俩都是好女人,都是很好的女人,能够遇到你们,是我的福气,我也舍不得你们任何一个,要是你们愿意跟着我,我会好好的对你们,不会让你们再受任何伤害。”

    张绮与苏菲菲虽然都知道对方与心上人有着不寻常的关系,而且也默默的认同了这种关系,但没想到心上人会有胆量当着她们的面同时这样亲热,在那一瞬间仍然别扭了一下,但龙霄的话很快让她们感动起来,各自偎在他的一边胸前,闭着眸,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

    屋里寂静了足足十分钟左右,还是张绮先开口道:“霄,你不要说了,你是知道的,高劲松那里我不会和他离婚,只要菲菲容得下我,我会永远跟着你的。”

    这时苏菲菲连忙道:“不,张绮,你不要说这话,我早就给霄哥说过了,你会是他最好的选择,我给霄哥什么忙也帮不上。”

    这时龙霄松开两人的纤腰,一边望了一眼道:“好啦,张绮、菲菲,你们就不要再多说什么了,我还只想问你们一句,希望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郑重的回答我,如果说我还不只你们两个女人,你们还会跟着我吗?”

    张绮这时忽然一笑道:“霄,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认为,若是这个世界上真有那种可以让许多女人心甘情愿一齐追随的男人,你一定是其中的一个,跟着一个象你这样的男人,只会让我骄傲。”

    龙霄听到张绮已经回答了自己,回头望着苏菲菲道:“菲菲,你呢?”

    苏菲菲道:“我不是象张绮那样想的,但是霄哥,如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想这一辈子就再也快活不起来了,所以就算是你有别的女人,我也不会和你分开。”

    龙霄好生感动,又把她们搂了起来,道:“张绮、菲菲,既然你们仍然想跟着我,那么我还想给你们说一个女人,一个很好的女人,更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