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地产之争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龙霄就重返E省,回到腾龙公司的办公室之时,却没见到苏菲菲的人影,只有张绮在总经理的办公室坐着,手里正拿着电话,似乎正在和人谈着什么地盘的事,看来她已经萌生的搬迁之意。

    见到龙霄走进,张绮连忙站起身到了他跟前,脸色微微有些焦急的道:“霄,怎么样,筹到资金没有?”

    龙霄微微点了点头道:“筹到一部分,但只怕还有些不够。”

    张绮忙道:“有多少?”

    龙霄道:“一共有四千八百多万。”

    张绮听了,有些黯然的道:“我也想法找了一千万,但这些钱恐怕的确不够。”

    龙霄听她这么一说,便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信息传过来了,问道:“怎么,李子豪准备给什么样的价。”

    张绮道:“八千万,李子豪这次是发疯了,这块地最高也不过值五千万,他居然出到这样的价钱,真是失去理智的行为。”

    龙霄道:“这个消息可靠吗?”

    张绮道:“完全可靠,是我法院的一个朋友特地打电话来说的,现在咱们的钱加起来还不足六千万,比李子豪要差得多,法院的人就是想帮咱们也没有法子。”

    龙霄道:“那你现在就准备放弃了,是不是?”

    张绮微微的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也舍不得,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分析,只有选择这一路了,下午我准备开会给全体的员工与学员宣布,愿不愿意跟着公司,可以由他们选择。”

    龙霄一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静思了一阵,这才道:“不,张绮,这事咱们还不能轻易放弃,说不定还有法子可以想。”

    张绮一听,连忙走到沙发旁挨着他坐下,挽着他的手道:“霄,难道你有什么好法子。”

    龙霄沉声道:“张绮,你对李子豪的底细清不清楚?”

    张绮道:“大概了解一些,他父亲叫李世孝,当年靠一个小水泥厂起家,结果正赶上中国这二十来年大搞基建,便开始在各地建厂大规模生产,现在在国内的这一行可以排上前十名,算是不错了,而他一共有三个子女,老大,老二都是女孩,嫁的都是在国内数得着的大富之家,而李子豪就是他唯一的儿子,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用多少钱,很少去管过他。”

    龙霄道:“那以你的估计他有多少资产?”

    张绮道:“我曾经看到过一篇媒体对他的报道,他的资产应该在五十多亿左右。”

    龙霄道:“这就对了,五十多亿的资产并不算是顶级富翁,而且他是搞工厂的,固定资产应该占了总资产的大部分,按我的猜测,他的流动资金绝不会超过五到八亿,要是李子豪动用这么大笔资金,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这李子豪一定会用一套编好的理由骗过他……”

    张绮也是极聪明的人,听到龙霄这么一说,心中转动,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道:“不错,那李世孝肯定不知道李子豪为了菲菲花大价钱来买这块地的事,李子豪虽然失去了理智,但李世孝却不会眼睁睁的瞧着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的钱乱花,咱们只要想办法将李子豪与菲菲的事给李世孝透露透露,他必然会阻止李子豪的行为。”

    龙霄见她懂起了自己的意思,也笑着道:“还有,咱们也不能太过低估了李子豪,他万一要是真发起疯来,让他家老爷子顺从了他的意思,这块地想来还是要买的,毕竟这还是一块非常具有商业价值的宝地。”

    张绮知道他既然说这话,心中必然有所对策,便静静的等他说出下文。

    龙霄又道:“现在咱们要摸清李子豪的心理,他虽然对这块地志在必得,但同时也算准了咱们没有多少钱,出到八千万,是气急攻心,一时头脑发热,咱们应该想法子让他冷静冷静才是。”

    张绮猜测着他的心意,道:“霄,你是说咱们放出风声去,就说没筹到多少钱,让李子豪改变预算。”

    龙霄道:“不错,李子豪在他老爷子的压力之下,心中不会没有顾虑,他的目的只是卖下这块地,向菲菲炫耀自己的能力比我强,所以如果能够花更少的钱,当然是最好,而且你有法院的朋友帮忙,这个条件更是得天独厚,完全可以掌握住他的动态,咱们只要将李子豪投标的底价压低在六千万以下,到时候一锤定音,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张绮想了一想道:“这好办,李子豪一定也在注意着咱们的动静,我先四处去借钱,然后要求与咱们有业务往来的一些公司预付一部分钱款,帮咱们渡过难关,然后故意传出些负面的消息,让李子豪知道咱们的确是没法子了。另外为了让这事更真实,菲菲还得出马求一求李子豪才行,到时你最好也参与参与。”

    龙霄点了点头,便开始与张绮低声商量起具体的行动计划来。

    在E省的市区,有一家格调档次非常高的“步绅咖啡厅”,里面的装修中西合璧,高雅而又清幽,座位用青竹稀稀疏疏的隔成一个个独立的单间,几乎每间房里都坐满了人在闲聊。

    在最角落的一间房里,却只有一个身穿淡紫色紧腰齐膝裙的女人在静静的坐着,她虽然戴着一个宽大的墨镜,但仍然可以让人瞧出精致的五官与曼妙的身材。

    过了一阵,听到急促的皮鞋声响起,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皮肤细白,外貌甚是儒雅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见到那女人,便道:“菲菲,你终于肯主动打电话给我了。”

    这女人自然就是苏菲菲了,她见到李子豪应约前来,脸上很客气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道:“子豪,你来啦,快请坐,你最喜欢喝的冰咖啡我都给你点好了。”

    李子豪坐了下来,嘴角挑起一丝笑意,向苏菲菲道:“菲菲,你可从来没对我这们好过啊,真是叫我受宠若惊。”

    苏菲菲道:“过去事就让它过去吧,子豪,我有事想求你,你能答应吗?”

    李子豪冷笑着摇了摇头道:“菲菲,我知道你约我出来是想说什么,是关于你们公司那块地的事吧。”

    苏菲菲点了点头道:“子豪,这事我知道瞒不过你,今天我约你来,的确是想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公司,放过霄哥。”

    李子豪仍是冷冷的笑着道:“霄哥,霄哥,你倒是叫得很亲热啊,姓龙的敢动我的女人,我就要让他知道,我李子豪是什么样的人。”

    苏菲菲用一种很轻的语气道:“子豪,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你虽然对我很好,但我希望和你只是局限于朋友关系,霄哥对我有恩,我自己也早就爱他了,绝不是你所说的那种横刀夺爱,这一点,我真是想让你明白。”

    李子豪这时忽然道:“菲菲,你别说了,你和姓龙的过去是怎么回事,我不管,但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苏菲菲是我李子豪的女朋友,而且就要订婚了,现在要是传出你与姓龙的事,你要我的面子往那里放,让我还怎么站在我那些朋友的面前。”

    其实苏菲菲今天来虽然是受了龙霄与张绮的安排,但从她自己本身来说,也真想求李子豪退出这件事,她以为李子豪对自己甚是痴情,或许自己软语一求,他就能放弃这个念头,却没想到他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微微一愣。

    李子豪瞧着苏菲菲的神情,心里面顿时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只是很轻蔑的笑道:“菲菲,既然你已经跟了姓龙的,我也不想瞒你了,不错,你是漂亮,非常漂亮,但中国这么大,比你漂亮的人应该还大有人在,我李子豪想要找,那会有找不到的,可你知道我为什么偏偏要花两年时间追你吗,因为从你拍的第一部片起,我就认定你会红起来,当时本来以为象你这样正在向上爬的三流影星,若是遇到象我这样家世的人追求,会很快就搞定,却没想到居然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不过你还算争气,果然和我预感的那样,越来越红了,现在还成了国际影后,别人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李子豪就更有面子了,你想想,我怎么能让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苏菲菲完全没想到这个瞧来很干净很有教养的男人背后居然藏着这样一付面孔,脸上顿时涨红了,瞪着他,也冷冷的笑道:“你追我,原来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在朋友跟前炫耀。”

    李子豪见到苏菲菲生起气来,心中更是痛快,点着头道:“不错,就是这样,其实不是我,很多追女明星的有钱人都是这样,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引人注目,泡你们这些女明星,就是瞧中你们头上的光环,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带到那里都可以让人包围,让人羡慕,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很爽。否则你以为会是怎样,真是瞧上你们的人了,你以为泡上女明星的男人都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在电视电影上被别的男人抱着,然后当着成千上万的人卿卿我我的亲热吗,绝不能,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故意不去想罢了。”

    苏菲菲这时已经感觉到了李子豪在故意的刺激自己,努力的使自己的心态变得平稳,道:“李子豪,那这件事就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我只有祝你早日找到比我更有名的女明星,让你的面子闪闪发光。”

    这时却见李子豪又是一笑道:“菲菲,这事当然还可以商量,我买那块地并没有什么用。”

    苏菲菲道:“李子豪,你干脆一点儿,把话挑明了说。”

    李子豪道:“菲菲,你也是个聪明人,我说了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要的不是你的人,只是你的名气,如果你答应我,马上和我订婚,然后乖乖的和我在众人面前演上一些恩恩爱爱的戏,我就会不再动姓龙的公司那块地,你自己考虑一下。”

    苏菲菲还没有说话,这时从竹门背后忽然有一个声音道:“李子豪,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说话间,就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龙霄。

    苏菲菲早就在等他了,这时便装着意外而又惊慌的神色道:“霄……霄哥,你怎么来了?”

    龙霄望着她道:“刚才我见到你偷偷摸摸的打电话,就知道不对,所以才跟着你到这里来了,菲菲,我不是给你说了几次了吗,不要来求姓李的,可你还是不听话,背着我约他出来,现在算是认清他的真面目了吧,快跟我走。”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将苏菲菲拉得站了起来,道:“姓李的,我大不了将公司搬走,菲菲岂能答应和你这样的外表瞧来还算光鲜,内心却肮脏不堪的烂人订婚。”

    这时李子豪见到龙霄,忽然有了一种猫戏老鼠的感觉,洋洋得意的道:“搬走,姓龙的,只怕你是说得容易吧,你以为就只有张绮有关系吗,告诉你,我早就派人查清楚了你们公司的财务情况,除了地盘是租的,连建房子的钱也是欠着别人的,姓龙的,我真要佩服你好本领啊,手里头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居然在两年时间内搞成了一个还有些样子的影视公司,厉害,厉害,有件事我是想给你说一声,这几天我联系了一下你们公司那些债主,愿意出钱替他们打官司告你恶意欠款,进行经济诈骗,虽然这些人怕张绮,不过总算被我说动了,愿意站出来控告你,我相信这场官司一打,即使你不会坐牢,但公司的财产总免不了被查封,外界所有人也都会知道你这个腾龙公司的底细,就算是你手里面还有苏菲菲和那几个新星,但要重新爬起来,建立起信誉,只怕还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

    龙霄默默的望着他,摇着头道:“李子豪,你还真够毒啊,为了菲菲,为了自己的面子,不仅想把我弄得破产,还要让我坐牢。”

    李子豪一阵张狂的大笑,道:“姓龙的,我看你说话还真是幼稚,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无毒不丈夫,我李子豪一生下来,想做的事,就从来没有失败的,也没有人敢来惹我,你既然要让我不高兴,就要负出让我高兴起来的代价。”

    龙霄瞧着李子豪,忽然从他身上看到了周思廉的影子,这些高干子弟,富家公子,似乎最容易的就是养成睨视众生,目空一切的性格,这虽然和他们生活过得太顺有关,但还有一点就是来自家庭的教育,毕竟古往今来,仍然有不少权贵富豪之后,有着超越常人的谦虚与爱心,只是这样的美德,在周思廉与李子豪这样的人眼中,一定会被视为懦弱丢脸。

    这时苏菲菲听到李子豪居然动起念头要告龙霄,顿时急了,待要张嘴,却见龙霄一挥手道:“菲菲,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公司的事,的确需要我来承担,姓李的爱怎么着,都随便他,只要他整不死我,我一样会爬起来的。”

    说着拉着苏菲菲就向外面走,却听到李子豪在后面笑得无比的开心,就象小时候读书放学,他被班上一个同学无意间踏了脚,结果花钱叫来三个高年级的胖哥将这个人海扁了一顿的那种感觉。

    龙霄与苏菲菲回到公司的办公室,张绮正坐在那里等着,苏菲菲就气呼呼的将李子豪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张绮听了,也大是气恼。

    龙霄却是一脸的淡然,道:“张绮,李子豪的事通知他老爷子了吗?”

    张绮点点头道:“通知了,我是让一个和李世孝挺熟的朋友打电话给他说的,据说当时李世孝非常激动,不停的骂李子豪是个败家子。”

    龙霄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李世孝最终还是没有让他这个爱子改变念头,不过依我猜测,他一定在背后出了些主意,除了想法摸清我们公司的底细,还有那些债主,多半是他出面作的思想工作,否则相信就凭一个李子豪,还不能让他们冒着险和你作对。”

    张绮又一点头道:“不错,应该是这样,这些人要是没人在背后撑着,绝不敢来起诉你的。”

    龙霄微微一笑道:“张绮,那你是怎么来看这事的,觉得是好是坏?”

    张绮望着他,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道:“这当然是好事。”

    苏菲菲听到这话,不由得嚷了起来道:“别人都要告霄哥了,怎么这还是好事?”

    张绮笑着对苏菲菲道:“菲菲,这你就不懂了,李世孝虽然老谋深算,用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招,但这也是霄哥的初衷,他越知道咱们公司的情况,就越会对咱们轻视,绝不会让儿子白花多的钱,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后天向法院报的标底,应该不会超过五千万。”

    苏菲菲听到这话,顿时笑了起来,拍手道:“好啊,那咱们就能卖下这块地,今后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真是阿弥陀佛,就是晚上在这里睡觉也要睡得香些啦。”

    她高兴了一阵,想起了一件事,脸色顿时又是一黯,道:“还不行啊,李子豪不是叫咱们那些债主全部来起诉霄哥吗,到时候咱们的钱都买了地了,又拿什么来给他们,弄不好公司还是要让法院查封。”

    张绮摇头伸指点了她一下头道:“傻妹妹,这你都没想到,咱们真要是能拿出几千万来买地,就会让那些债主稳一下心,然后由龙霄代表公司出面与这些人签一个具体的付款承诺书,就更是给他们吃下了定心丹,李世孝只能煽动他们,却不能主宰他们,我想到时没人会去法院的,就是去了,也一定会撤诉。”

    这时龙霄道:“你们放心,公司欠人家的钱,十天之内,我一定还清,姓李的这个如意算盘是打不了的。”

    听到他说这话,张绮与苏菲菲都用一种迷惑的眼神望着他,实在猜不透这个男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

    过了一阵,苏菲菲才嘟了嘟嘴道:“李家父子这么奸险,想害霄哥,要是能给他们一点教训就好了。”

    这时张绮已经闪过一丝念头,道:“不错,只把这块地买下来就算了,我还真不服这口气,他们既然不仁,就不要怪咱们不义了。”

    苏菲菲尽管心地淳朴善良,但一想到李子豪那付嘴脸,还有他们想让心上人坐牢这事就生气,连忙道:“张绮,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快说,有要我做的事没有?”

    张绮摇了摇头道:“这事就需不着你了,我一个人来办就成啦。”

    苏菲菲笑着道:“好啊你,难道对我和霄哥还要保密?”

    张绮也笑道:“这事我还是办成了再给你们说吧。”

    龙霄闻听她如此说,也没有去问,他绝对相信张绮的能力,应该会有对付李子豪这个二世祖的法子,就是真要是出了什么事,那由他来顶着就是。

    接下来,一切的事都是张绮操作,她开着车一出去就是大半天,每次回来脸上都是神采奕奕,想来事情办得十分的顺利。

    到了投标这天下午,张绮与龙霄一道带着一个资料袋开着车到了省法院,上了三楼的一个办公室,却见里面正坐着四五名法官,而李子豪早就到了,正与一名瞧来颇有威态的中年男子闲聊着什么,看样子两人的关系甚是亲热。

    张绮一指那中年男子道:“龙霄,这就是负责处理被执行财产的冯庭长,你们认识认识。”

    龙霄便走了过去,伸出手去道:“冯庭长,幸会幸会。”

    那冯庭长连站都没站起来,只是伸出手,与他象征性的握了握,然后“嗯”了一声,打着官腔道:“好啊,你们两家都来啦,投标的资料都带来了吧?”

    李子豪轻蔑的望了龙霄一眼,大声的道:“我带来了。”说着就从随身的一个提包里拿出了一个密封得很好的资料袋来。

    这时张绮也道:“我们也带来了。”说话间已经将一个资料袋交到他的手中。

    那冯庭长将两个资料袋拿在手中,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办公室的一个保险柜放了进去,然后重新锁上,走了过来道:“你们两家的标底我都收好了,明天上午九点正,你们再来,不过都要将资金准备好,我们法院会公开公正的宣标,然后当场办理手续,你们没有什么异议吧。”

    李子豪首先道:“我没有异议。”

    龙霄脸上却有些沉重的道:“好,明天我们来就是,不过手续能不能晚点办。”

    那冯庭长板着脸道:“那怎么行,这是院里定下的规矩,怎么能为你一家公司改变,就这样吧,你们明天来就是。”说着就坐到办公桌边,拿起一份文件瞧起来。

    李子豪与龙霄、张绮同时走出了办公室,用满是嘲笑的眼神望着龙霄道:“龙老板,看来你是要破釜沉舟作最后一击了,这次的竞标额一定很高吧,唉呀,不知道我能不能拿出你那么多的钱来,心里面总是悬着哩,现在真有些后悔与你争啦,对了,听说昨天就有人向法院递了对你的起诉书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安排你上庭,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兄弟一定到场为你鼓劲儿。”

    龙霄与张绮没有理他,只是加快脚步向楼下走着,身后却传来了李子豪极是舒畅的笑声,仿佛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一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