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信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在家里静等了一天,张绮来了个电话,告诉他那块地的事,法院决定五天后以投标的方式出售。

    龙霄嘱咐张绮,让她给法院的人打招呼,这件事千万不要再说出去,要是引起了其他对这块地感兴趣的公司参与竞标,到时就更复杂了,而李子豪这一方,也不会傻到对外宣布的。

    到了第二天深夜,龙霄与谢如云睡得正香,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却是柯杰打来的,知道是刘光荣与曾凡这两人有下落了,连忙接通,果然听见里面柯杰的声音道:“大哥,你要我找的人都找到了,现在正在我这里,你要不要过来?”

    龙霄问明了地方,给谢如云说了一声,便起床穿衣,出了门而去。

    按柯杰说的地址,到了南城的一家私人汽修厂,刚下车,就见到门口站着几个叼着烟的二十来岁的青年,想来是柯杰收的小弟。

    瞧到龙霄走近,几名青年就恭恭敬敬的围了过来打招呼,其中一人将龙霄带了进去,到了修车房旁边的一个办公室里,便见到柯杰带着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而对面的木凳上畏畏缩缩的坐着一胖一瘦的两个人,似乎对忽然被人带到这里感到茫然。

    见到龙霄进屋,柯杰顿时站了起来,向对面两人一指道:“老大,你要的人是不是这两个?”

    龙霄早就瞧清了两人的相貌,点了点头,面对着那两人微笑着道:“刘光荣,曾凡,两位辛苦了啊。”

    那两人正是刘光荣与曾凡,乍然之间见到龙霄,两人的脸几乎同时变得苍白起来,齐刷刷的站着,手脚都发抖了。

    还是刘光荣的胆子大一点,强作镇定的道:“老……老大,你终于回来啦,咱们兄弟真是想死你了。”

    龙霄哈哈一笑,向着两人道:“你们两个不是想死我了,心里面一定是想我死了,是不是,我爸那里的钱挺好拿啊,不知道花完没有,够不够,要不要我再给你们一点。”

    他话音刚落,刘光荣与曾凡就“扑通”的跪了下来,刘光荣指着屋顶道:“老大,老大,我对天发誓,你爸那里的钱咱们没有白拿啊,全部用来寻找君仪的下落了,咱们自己是一分钱也不敢乱花啊。”

    龙霄淡然一笑,悠悠道:“是么,一分钱也没有乱花,我给你们的,再加上在我爸那里拿的,你们至少花了七八十万吧,除了找到君仪的一封信,好象就再无进展了,我还听说,你们找了不少的假票到我爸那里去要钱,还对他挺凶的,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刘光荣与曾凡暗暗叫苦,曾凡骇得说不出话来,刘光荣还在道:“天地良心,老大,你就是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敢这么做啊,钱真的是花在找君仪的路上了啊。”

    龙霄摇头笑道:“那这么说来,是我爸在冤枉你们了,是不是?”

    柯杰本来不知道老大找这两个不入流的瘪三什么事,听到前面的话,心里面就彻底明白了,顿时火冒三丈,走过去两脚就将刘光荣与曾凡踹在地上,眼露凶光,恶狠狠的道:“**你妈的两个杂碎,老大的钱你们也敢乱动,真是***嫌小命活长啦,行啊,老子就来给你们弄短一点儿。”

    说着就对身边的几个身强力壮的手下道:“给我朝死里打。”

    他这话一出,几个青年就凶神恶煞的围了过去,照着刘光荣与曾凡就劈头劈脸的拳打脚踢起来,打着两人只有死死抱着头,呼天抢地,要死要活的痛嚎着。

    龙霄冷着脸也不去阻止,过了几分钟,瞧着两人嚎哭的声音越来越小,才做了个停手的动作,柯杰连忙叫住了手下,将两人重新架在了木凳上坐着,但两人已经是鼻青脸肿,皮开肉绽,身子那里还立得住,便又给架在沙发上,一边一个躺着。

    这时龙霄慢慢的走了过去,望着两人淡淡的道:“现在你们可以给我说一说,到底是怎样寻找君仪的了吧。”

    柯杰见到两人还在那里哼哼叽叽的,又恶吼道:“***,你这两个杂碎还想装死啊,没听到老大在问你们话吗?”

    这时只见到曾凡微微的撑起了身子,指着刘光荣,哭丧着脸道:“老大,不管我的事啊,都是刘光荣说的,他说象你这样的人,这么久没有和家里的人联系,铁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你爸爸那里的钱,咱们是不拿白不拿。”

    刘光荣听到曾凡出卖自己,也勉强坐起了身子,指着他道:“老大,你别听曾凡的,这一切的坏主意都是这小子出的,是他说咱们永远找不到君仪最好,这样你的钱就会源源不断的给我们了,那些假票也是他去找的。”

    龙霄瞧着两人狗咬狗的在相互出卖,心中已经是大为不耐,一挥手道:“把这两个人的手指全给我剁下来。”

    柯杰答应一声,就要让人动手,刘光荣与曾凡一听,都骇得魂飞魄散,嘶叫着求起饶来,刘光荣更是大声道:“老大,老大,我这里有君仪她表哥的电话,他是个包工头,常年居无定所,君仪的父母也跟着他,说不定现在已经有联系了,你放了我,我把电话给你,你可以打过去问一问。”

    龙霄心中一动,沉声道:“拿来。”

    刘光荣道:“那你答应放了我。”

    龙霄听他居然还敢讨价还价,冷哼一声道:“动手,整个手都给我砍下来。”

    立刻就有人提着刀过来,刘光荣忙不迭的道:“老大,别别,我给,我给就是。”

    说着急忙从怀里掏出手机来,从里面调出一个电话号码道:“老大,这就是她表哥的电话,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他换了号码没有?”

    龙霄拿了过来,拨在自己的手机上,打了过去,在等待信号那一两秒钟,他的心高高悬着,呼吸已经屏住了。

    但幸运的是这个电话已经打通,响了四声之后,就听见一个男人粗莽的声音道:“喂,你那个。”

    龙霄有事相询,声音不得放低的道:“你好,我是君仪的朋友,请问你有她的下落没有。”

    那男人有一阵没有说话,似乎在诧异居然有另外的男人来询问君仪,足足过了十多秒才提高着声音道:“你是谁,找君仪做什么?”

    龙霄听他态度极是恶劣,还是尽量和声道:“我不是说了吗,是君仪的朋友,想请问一下她的近况。”

    这时电话里面那男人又大声道:“不知道,不知道,我还在找她哩,你是怎么有我的电话的?”

    龙霄听到他的话,心中一阵急速的失落,没有回答,只是道:“你现在在那里,君仪的父母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有些话咱们见面再谈好不好。”

    只听那男人说了声:“谁***有空和你见面,神经病。”顿时便挂断了电话。

    龙霄一阵暗怒,放下了电话,狠狠的瞪了刘光荣与曾凡一眼,要不是这两个人误了自己的事,说不定早就有君仪母子的下落,结果弄得现在她们还不知道在那里受累吃苦,说了声:“姓刘的给他剩两根指头。”就背过身子走出屋外,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也有了空闲的时间,等到拍卖会一结束,他就会动用所有的资金,加上张绮对媒体的熟悉,在全国范围内不计一切代价的寻找君仪,还有她表哥那里,自己必须亲自去一趟,只要有了那个电话,绝不难查出他现在的地址。

    这时屋里传出了刘光荣与曾凡的惨叫之声,柯杰跟了出来,大声的道:“老大,上次的事情你考虑好没有,兄弟们都等着你来领头哩。”

    龙霄见周围至少有十来名青年站着,知道柯杰在与自己作戏,立刻道:“柯大哥,这事我已经考虑得非常清楚了,你就不必再提,我现在只想发展自己的事业,黑道与史光治的事,我真的不想再理,你就好自为之吧。”

    柯杰连忙又劝说了几句,龙霄只是一个劲儿的推辞,这时柯杰才无比失望的道:“老大,只有你能制住姓史的,要是不出来主持大局,真是可惜啦,兄弟们就完全没有指望了,我看迟早有一天,姓史的会将南城一起霸住。”

    龙霄摇头笑了笑,便道:“柯大哥,今天的事,我先要谢谢你了,除了道上的事,日后有你有什么困难,只管向我开口,我会尽力而为的。”

    柯杰故意装着生气的样子,没有理他,而龙霄便去与他握了握手,走出了汽修厂。

    到了出租车上,龙霄暂时不去想君仪的事,而是在静静的思索,从目前的局面来看,史光治虽然对他有些忌惮,但绝不会认为自己就能构成对他的威胁,而黑田社那边,到底掌握了自己多少情况,还很难说,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否则早就派了那个据说非常厉害的冠军来对付自己了。

    一想到黑田社,龙霄心里总是要涌起莫名的畏惧,但这种畏惧绝不是因为自己本身,而是父母、谢如云、苏菲菲、张绮等身边的人,敌暗我明,黑田社要正面对付他并不容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些亲人还有情人会受到伤害,这就是他最大的软肋,一击即垮,难以还手。

    深深的意识到这个问题,龙霄心里不停的响着警钟,今后行动,凡是有让黑田社引起戒心的事,必须再三小心的去完成,不要去触动他们的任何神经,那小野纯二郎不是说那“死水计划”的第二步就要实行了吗,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以静制动,逐渐摸清这个组织的构成情况,然后乔装易容,给他们致命的一击,而那些与黑田社有勾结的贪官污吏,只要让他知道了是谁,并可以精确的印证,能找到确凿的证据,让法律来加以制裁是最好,如果对手真的是做得天衣无缝,为了全省数千万的人民,为了公理与正义,他只好以武犯禁,做一个黑暗的执法官了。

    车子进了小区,龙霄刚下车,还没有上楼,就听到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瞧,却是柳琬打来的,心中一动,拿起来接听,只听到柳琬轻细的声音道:“龙霄,你现在在那里?”

    龙霄道:“在家里,怎么,柳琬,你没再派人监视我了吗?

    柳琬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龙霄,现在我想见你,有要紧的事说,你方不方便。“

    龙霄道:“你在那里,我赶过来。”

    柳琬道:“还是上次见面的地方,我在那里等你,你自己小心些过来。”说着就挂断了。

    龙霄听柳琬的口吻与过去大为不同了,心中微转,便知道自己上次告诉她的事情必然是有了什么发现,证明自己没有撒谎,柳琬才会这么说话。

    龙霄没有再从小区的大门出去,而是顺着一幢幢楼房向里走,到了一处偏僻的高墙,这才一跃而上,飘然落在另一边的小巷内,在昏暗的路灯下悄无声息的疾行着,没多久走上了大道,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就向“情花舞厅”驶去。

    到了地方,走进二楼大厅,此时这里的人已经很稀淡了,舞池里根本没什么人,周围的沙发上却有十来对貌似情侣的男女在搂搂抱抱,卿卿我我。

    龙霄依然给负责检查会员卡的职员递了小费,便直直的走到了上次与柳琬谈话的房间。

    一走进去,便见到柳琬已坐在了那里,指了指身后的门,明白她的意思,便顺手关上,然后与她围着一个茶几相对而坐。

    柳琬等着龙霄坐下,用幽深而又美丽的眼睛凝视了他好一阵,龙霄此时感觉到她的目光中少了许多的锐利,甚至有了一种难得的温柔,很有些象当年她原谅了自己的冒犯,用言语来激励自己奋发向上时的神情,心中莫名一跳,笑了笑道:“怎么,柳大局长,深夜召唤在下前来,不知有何训导。”

    柳琬低头想了想,这才抬起头来道:“龙霄,我今天叫你来,是以朋友的身份,嘲讽的话,你最好不要说。”

    龙霄见她的眼神非常的真挚,便不再嘻皮笑脸,望着她道:“说吧,柳琬,你那里有什么发现?”

    柳琬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上次你给我的那张名单上的人,我都暗中调查了,发现的确有很多人与皇家夜总会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而他们那个忽然得了脑病的张总,真实的身份就如你所说的是个日本人,入境护照上的名字叫做渡边雄,但这是假名,他的真名就叫做小野纯二郎,我托一位同在英国受过训现在在做国际刑警的同学查过黑田社的资料,他们有个小头目就叫小野纯二郎,在各个国家都活动过,描绘出来的相貌特征与张总非常相似,应该就是他了。”

    龙霄道:“那老头子与冠军呢,你那位同学有他们的照片或者资料没有?”

    柳琬摇了摇头道:“没有,整个黑田社,就是这两个人最神秘,什么资料都没有。”

    龙霄对此也没报什么希望,点点头道:“柳琬,那你现在相信我不是史光治的幕后指挥了。”

    柳琬这时又久久的望着他道:“龙霄,我相信你与史光治的事没有关系,但是有一点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当上那个腾龙公司的老板的?那些钱你是那里来的?还有,小野纯二郎的脑病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龙霄一愣,忽然笑了笑道:“那你还是在跟踪我了。”

    柳琬道:“在我没有查出皇家夜总会那个张总真实身份之前,自然会派人继续调查你,直到你从E省回来才终止,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哩?”

    龙霄脑中飞速的思索了一会儿,便道:“柳琬,上次在这里我不是告诉你我曾经跟一位异人习武去了么,这位异人的祖先过去非常有名望,家里面的古董很多,给了我一些,我拿去卖了,钱就是这么来的,至于小野纯二郎现在样子,的确是我做的手脚,这也是那位异人教我的。”

    柳琬听他的解释勉强合理,便瞪着眼道:“但愿你没有骗我,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龙霄见她此时好象又恢复了些当年做卧底时的神态,心中也轻松起来,笑着道:“九妹妹,我有没有骗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柳琬瞧着他笑嘻嘻喊自己“九妹妹”的样子,顿时也想起了当年的那段让自己终身难忘的往事,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侧眸避过他的眼神道:“你要是骗我,那就是罪犯,我身为警察,自然饶不过你,这有什么奇怪的。”

    龙霄也不去深问,想起一事,又道:“柳琬,现在皇家夜总会有新老板接手没有?“

    柳琬点点头道:“皇家夜总会对黑田社这么重要,他们怎么会不派人来。不过这次来的却是一个精通中文的韩国人。”

    龙霄道:“黑田社既然是跨国犯罪集团,无论什么国家的人都有可能来,只是柳琬,你要查他们,首先要考虑自己的安全,还有,你们内部的人有很多得过皇家夜总会的好处,而且上面还有更大的人物,你要小心捉蛇不成反被蛇咬啊。”

    柳琬道:“这你放心,皇家夜总会拉拢的都是部门里叫得上号的人物,我派出去的人都是才进警察队伍的初生牛犊,正是充满了理想与正义的年纪,而且现在我还没有公开调查,平时也很低调,许多人都认为我是个靠着运气才当上副局长的女花瓶,没什么本事,不会太防着我,我只要小心一些,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龙霄又道:“还有,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你暂时不要给上级任何人汇报这事,因为咱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都勾结了那些上层人物,你要是一暴露,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柳琬一脸黯然的点头道:“这我知道,这场斗争的背景非常的复杂,道路还很艰难,只有保住我的官职,才能有所作为。我必须还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给谁反映。”

    龙霄听到柳琬这样说,便知道她果然是成熟了许多,当下不再多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浪漫的轻音乐,心中一动,便站起来向柳琬一伸手道:“柳小姐,该轻松一下了,鄙人想请你跳一曲舞,如何?”

    柳琬此时自然不会拒绝他的邀请,微微露齿一笑,便跟着他走出了房间,到了大厅,见到偌大的舞池里面竟然已经空无一人,倒象是两人包了场一般,相视着一笑,便搭手跳起舞来。

    龙霄的舞技只是普通平常,抱着柳琬不能做出什么高难度的动作来,只是随着音乐慢慢的扭动,见到怀中的柳琬穿着件翠绿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细眉弯弯,鼻挺唇红,一双秀眸在转盼之间如秋水荡漾,偶尔起齿间吐气如兰,让人不得不砰然心动,忍不住将手紧了紧,把她抱得离自己的胸前又近了些。

    柳琬也感觉到了龙霄这个细小的动作,不知怎的,她竟一点儿不反感,反而配合的向内挪了挪脚步,顿时闻到了一阵强烈的男子气息,不禁心慌迷乱,要知道,她不仅是全国年纪最轻的市局局长,更一向被视为是警中之花,是无数具有政治资本的男人眼中最合适的配偶人选,也不知有多少男人向她用各种方式献过殷勤,但她从来就没有动过心,而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尽管他与自己有过不寻常的关系,但直到现在,她都不承认会爱上他,然而让柳琬感到害怕的是,在知道吴军就是龙霄的那一霎那,她曾经有过非常繁杂的心理反应,其中虽然有愤怒,可是还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高兴,高兴与自己有过关系的男人并不是碌碌无为之辈,心里面竟还很是好受。当再次见到龙霄,她拼命的想查他是不是史光治贩毒的幕后之人,其实就是想知道这个男人是好还是坏的答案,她嘴里当着龙霄虽然说得深恶痛绝,但心中还是宁愿相信他是清白的,而现在最终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他能冒险查出黑田社这个骇人的阴谋,那更说明这个男人是非常具有胆识具有正义感的,一想到这点,她的心里就会有那种连自己也不清楚的欣慰甜蜜,再也不怨悔那天与他有过肌肤相亲。

    龙霄瞧着柳琬默默的跟着自己脚步轻动,脸上带着一付若喜似羞的神色,真的是温柔如水,便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那里瞧得出半分公安局女局长的样子,心中情意涌动,一时控制不住,忽然将头一低,在她娇嫩光洁的脸上亲了一下。

    柳琬不防乍然被袭,“啊”的一声,推开了龙霄,一时不知如何相处,不敢去瞧他炙热的眼神,只盯着他的胸前道:“龙霄,你不要认为我相信了你,你就可以乱……乱来,我可……我可不是你的谢如云,咱们今天就这样,有什么事我会再联系你的,希望你继续配合我们警方破案。”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头也不回的匆匆走出了舞厅,龙霄望着她消失的背影,心中忽然间若有所失。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