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大明星(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出了机场,龙霄仍旧招了辆车到上次那家“海逸宾馆”入住,当他登记向总台小姐询问苏菲菲演唱会的情况时,正好宾馆里可以代购演唱会的门票,从明晚起一连三场,只是不知道还有票没有。

    龙霄连忙叫她打电话去问演唱会的筹备处,那总台小姐没一会儿便放下电话,一脸歉意的望着他道:“先生,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苏菲菲小姐是通过在本省参加歌唱比赛这样一步步成为现在有国际影响的影后的,因此本省的人对她特别追捧,她这两年影视剧拍了不少,但演唱会只开过几场,有许多外省的影迷知道她在这里要举行三场演唱会,都已经早就赶过来了,咱们宾馆就住了好几位,你要是提前来两三天,以咱们宾馆的关系,应该能够给你留出票的,现在真是抱歉了。”

    龙霄笑了笑,问明苏菲菲演唱会的地点,便随着一位领房小姐坐电梯上了七楼。

    进了房,等到那领房小姐一走,龙霄一时闲暇无事,见到屋子里有一台电脑,自从被学校开除之后,真是好久没弄这玩意儿了,便打了开来,刚一输入“苏菲菲”这三个名字进去一点搜索,顿时闪出无数的网页,一瞧,竟有数十万的相关网页,他随便点击着一条条新闻瞧下去,已完全可以知道苏菲菲的星路历程,总的来说,娱乐圈对她的评语都不错,但也有些指责她架子大,对影迷冷漠的,还有一些花边绯闻,一会儿是某某高官之子与菲菲交情日深,一会儿是某某大富豪对菲菲情有独钟,略略的一看,竟有十来名在中国有头有脸的人与苏菲菲的名字联系了起来。

    龙霄对这些花边新闻却是不置可否,菲菲这两年能够影视歌三栖发展,做出这么大的成绩,得到这么大的名气,那里还会有过多的精力来和如此多的人交往,只是报道说,有个叫李子豪的亿万富翁之子与菲菲走得非常近,各大网站上都登有两人在一起的照片,还有两人将要在近年内成婚,菲菲即将退出娱乐圈的消息。

    龙霄见到这则新闻,想起苏菲菲对自己那种朦朦胧胧的感情,不可否认,心中还是有一种惘然的滋味,但很快的就将这种心情抛开了,是啊,自己又不是会施迷魂大法的神仙,凭什么说每个女人都会爱上自己,菲菲过去结识的圈子太窄,对他又心怀歉意,有一种想以身还债的思想在里面,现在不同了,她就象是一只长上了翅膀的鸟,在广阔的天空中翱翔,自然会结识更多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如果这里面有真心对她好人,能够好好的呵护这个曾经非常可怜的孤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瞧了一阵对菲菲的报道,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龙霄又试着敲上了“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这几个字,顿时又有一大片网页闪现出来,有关的竟比苏菲菲还要多,龙霄仔细的看下去,这才知道,张绮将自己的公司搞得真是有声有色,在娱乐圈内如日中天,除了苏菲菲,另外还有好几位在中国这两年具有影响力的玉女明星或者歌坛小天王,而张绮也被娱乐圈称为中国第一经纪人,凡是经过腾龙公司培训推荐的新人,没有不迅速窜红的,现在已成了中国数以百万计揣着明星梦,想一夜成名的少男少女首选的加盟公司,而且如今正在准备投资影视剧,发展潜力似乎无可限量。

    龙霄好一阵为当初一时兴起选择与张绮合伙搞自己根本一窍不通的影视公司感到幸庆与兴奋,不过见到了一些报道也觉暗地好笑,原来媒体纷纷在猜测这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的幕后老板是谁,有说是跨国际财团旗下子公司的,也有说是中央级某领导的子女参股的,甚至还有说具有黑社会背景的,总之是众说纷纭,对于腾龙公司的这个从不出面的董事长都感到神秘莫测。

    在E省呆了一天,龙霄没有去联系张绮自己已经回来了的消息,还是等苏菲菲忙过了再说吧。

    到了晚上,龙霄就坐车向省体育馆驶去,苏菲菲的演唱会就开在这里。

    离体育馆还有数百米,已是人山人海,车如潮涌,龙霄连忙下了车,顺着人流向前面走去,只见来的人以青年男女居多,许多人手中都拿着苏菲菲的巨幅海报,充耳所闻的也是苏菲菲的名字,本来龙霄还没什么,但见到这些人痴迷追慕的样子与人头攒动的盛况,不由对苏菲菲又涌起了几分莫名的想念。

    到了体育馆的入口,此时已经在开始检票入场,龙霄没有随着人流继续前进,而是到了旁边寻找有没有人卖黄牛票。

    走了一阵,一名三十来岁,穿着花衬衫,戴着墨镜的男子摇摇晃晃的向正东张西望的龙霄靠了过来,笑嘻嘻的道:“兄弟,找票么?”

    龙霄知道这人必然就是黄牛,点点头道:“是啊,你有没有。”

    那花衬衫男子道:“算你小子运气,这整个体育馆外面,就我手里面还有几张,怎么样,出个价吧。”

    龙霄道:“那你还有些什么等级的票?”

    那花衬衫男子顿时笑了起来道:“兄弟,你倒想得美啊,都现在了,你还能要求有什么票,贵宾票咱们拿不到,甲票、乙票早就订光了,我手里面就还有几张丙票,随你要不要,今天等着要票的人可不少?”

    龙霄只得道:“好吧,丙票就丙票,多少钱一张?”

    那花衬衫男子打量了他一眼道:“你要几张?”

    龙霄道:“就我一个人。”

    那花衬衫男子当下道:“我瞧你人还算投缘,这样吧,一口价,五百。”

    龙霄道:“那你把票给我瞧瞧。”

    那花衬衫男子便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票来。

    龙霄瞥了一眼,见上面印着一百八十元的字样,不由道:“兄弟,你太黑了吧,长了快两倍了,完全是抢钱啊。”

    花衬衫男子将眼一瞪道:“我说兄弟,你这话说得可让我有些受不了,你打听打听去,现在谁还有票,就是有,也没我这么善良,宰人更凶,这可是苏菲菲在本省开的第一场演唱会啊,绝对有记念意义,而且人家刚拿了国际影后的桂冠,替咱们中国人争了气,身价不一样了,别说这些,就凭苏菲菲的那样的相貌,那样的身段、那样的声音,啧啧,是男人都想,我要不是想急着进场,这价钱还不愿意丢哩。”

    龙霄瞧着他那付馋涎欲滴的样子,连忙道:“别别,兄弟,你别这么激动,当心口水流下来把票打湿了,五百就五百,我要了就是,不过后面两场的票我也想要,你想法给我弄弄。”说着掏出了五百元钱来。

    花衬衫男子接过钱瞧了瞧真假,这才将票交到他手中道:“好,这没问题,明天你还在这里来找我,我就说嘛,咱们男人,为了美女,花点小钱算得了什么,万一搞不好苏菲菲还能和你握一握手,那就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龙霄呵呵笑了起来道:“操你***,就这丙票还能和苏菲菲握手,你哄鬼啊。”

    那花衬衫男子自己也笑了起来,道:“我不是说万一吗,兄弟,演唱会快开始了,你先进去吧,等一会我也要进来,咱们的位子可是挨在一起的。”

    龙霄便不再与他多说,按票上所印的F区检票走了进去,没一会儿便找到了座位,却见离下面表演台极是遥远,前后左右的人大多数脖子上都挂着望远镜。

    离演唱会正式开始还有几分钟,就听见有一群人在叫苏菲菲的名字,跟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没一会儿,全场的人都开始呼喊起来,巨大的声音便如山呼海啸一般,龙霄被现场气氛所感,忽然觉得自己好象回到了学生时代,也跟着这些人叫了起来。

    等到一阵烟雾之后,苏菲菲便一身古妆少女装束飘然的走上了台,龙霄虽然没有望远镜,但他目光敏锐,已瞧得清清楚楚,苏菲菲罗衣叠雪,长发如云,明眸樱唇,巧笑盈盈,便如娇花欲放,晓露犹含一般,心中顿时一叹,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苏菲菲果然比过去还要漂亮得多了。

    这时苏菲菲向全场欢呼的观众说了些感谢的话,便开始唱起歌来,却是她第一次拍电视剧时的主题歌,龙霄只听了一会儿,便知道她在歌唱方面也下过了苦功,嗓音比起两年前不知高了多少,应该严格培训之后的结果。

    正赞叹着,那花衬衫男子已挤到他的身边坐下,手里举着望远镜久久不愿意放下,还用手肘撞了龙霄一下道:“兄弟,我就说嘛,这美女就是美女,真人比画上更好看,你说是不是。”

    龙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凝神的望下去,见到苏菲菲不停的换着各种各样颜色鲜艳,款式新颖的衣裳,将清纯与美艳很自然的结合了起来,每一次换妆,都让人呯然心动,他身边那花衬衫男子的声音都快喊哑了。

    演唱会的表演嘉宾是两名港台重量级的男歌手,轮流的替换着苏菲菲,言语中对她甚是推崇关护,让龙霄颇有些怀疑他们有没有在私底下追求过菲菲。

    两三个小时之后,演唱会就结束了,龙霄再次向那花衬衫男子约好拿票的地点,这才顺着人流出去,其实在此时,他很有一种冲动想要去见菲菲,但想她刚才又唱又跳的必定很累了,而且还要准备后两场的表演,自己又何必现在去打扰她。

    一日很快过去,第二天龙霄略略提前了些到了体育馆外,那花衬衫男子果然在昨天那里等着,一见他就道:“兄弟,你再不来,这票我都快给你留不住了,你不知道,昨天苏菲菲的表现,大家全都说好,越传越广,来急着买黄牛票的可又多了些,我身上的票除了自己的和给你留的,早就一张不剩了。”

    龙霄一笑道:“少说废话,把两场的票拿来,别想我再加钱。”

    那花衬衫男子将票拿了出来,接过龙霄递过来的一千元钱,眼睛一转,道:“兄弟,想不想更近距离的见到苏菲菲,或者是拿到她的亲笔签名。”

    龙霄瞥着他道:“你有什么办法?多少钱?”

    那花衬衫男子哈哈一笑道:“兄弟,瞧你也是爽快人,我也不卖关子,等一下咱们提前出场,到苏菲菲下榻的宾馆去,那里有我的朋友,可以放咱们到大厅里去等着,到时候就有机会见着苏菲菲了,做成这事后,我可得请朋友好好吃一顿,你至少得给个三五百吧。”

    龙霄不由笑骂道:“妈的,你当我是个冤大头啊,带个路就要三五百,一百元还差不多。”

    那花衬衫男子立刻道:“好,成交,一百就一百,不过去的出租车费可要你掏,走,咱们先入场吧。”

    龙霄其实是准备明天演唱会全部结束再去见苏菲菲,但今天既然有个机会,那就随缘了。

    苏菲菲第二场演唱会的效果比第一场还要好,她的舞台表现力极具煽动,几乎让全场的观众都疯狂起来,花衬衫的口水更是呑个不停。

    到演唱会还有半个小时结束之时,苏菲菲忽然穿着一身普通的装束出来,静静的对着全场数万名观众道:“现在,我想唱首歌给我的一位朋友,可以这么说,没有他,就没有菲菲的今天,我好想他,可是又没有他的消息,只有这首歌能够表达我的心情,歌的名字叫做《思念》,歌词是我自己写的,希望有一天他能听到。”

    随着一阵微带忧郁与哀愁的音乐声响起,苏菲菲开始唱了起来,歌词前两句就是“我的思念是一根藤,只想将你紧紧缠绕,我的思念是一张网,兜满着无尽的失落,你是风还是云,为什么我总是抓不住一丝踪迹……”

    舞台上的苏菲菲很动情的唱着这首歌,旋律优美而又感人,所有的观众都被这首歌感染,纷纷停止了欢呼和尖叫,默默的倾听着她的歌声。

    龙霄这时微微闭起了眸,只有他知道菲菲这首歌唱给谁的,心中真是一片潮湿与温暖,自己两年前扮演了一个要债的小人,逼着她签下了经纪合同,真是遭尽了白眼,但也为她铺就了星路,现在菲菲能够唱出这首声情并茂的歌,应该是终于明白自己当初的心意了。

    这时只听那花衬衫男子在旁边用手撞了龙霄一下,骂了一句道:“妈的,菲菲唱的这个人不会是她过去的男朋友吧,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喂,你说是不是,不过也不对啊,要是男人,有谁舍得离开菲菲这样的大美女,除非他是个没鸡鸡的太监。”

    龙霄恼怒的瞥了他一眼,差点就想一拳将他弄成个熊猫,好容易强行忍住了,不过已经下定决心要与菲菲见面,便道:“你不是要到苏菲菲下榻的宾馆去么,现在还不走,晚了可就签不上名了。”

    花衬衫男子顿时惊醒,连忙点头称是,与龙霄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出了体育馆,花衬衫男子带着龙霄招了辆出租车,说了声:“去九洲宾馆。”那出租车司机便点了点头道:“是想去找苏菲菲签名吧,我可已经接了好几个了。”

    龙霄呵呵一笑道:“兄弟,看来大家都知道苏菲菲下榻的地方啊,你明明自己想去,还拿我来垫背,这一百元太好赚了吧,连出租车费都要我给,算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啦。”作势就要下车。

    那花衬衫连忙拉住他道:“别别,兄弟,就算是我想去,多一个人也热闹一点儿,那一百元我不要了,你把出租车费付了就行,我不是说了吗,那宾馆里有我的朋友,可以放咱们进大厅等候,这样见到苏菲菲的机会就大得多了。”

    龙霄明白他算得精,不过也是开一开玩笑,见他来拉,便重新坐稳,那司机就向北而去。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才到了“九洲宾馆”,却见外面已至少站着数百名苏菲菲的影迷。龙霄付了钱,下了车仍然给了那花衬衫一百元,笑着道:“等一下要是见不到苏菲菲,你可要双倍奉还。”

    那花衬衫男子将钱揣到口袋里道:“没问题,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你要是今天见不到苏菲菲,我倒赔你五百元。”

    两人开始往人群中挤,花衬衫男子见到许多人手中都捧着鲜花,这才想起,又带着龙霄挤到了酒店旁边唯一的一个花店,却见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连忙问铺子里的一名中年妇女道:“老板娘,还有花没有?”

    那老板娘笑嘻嘻的道:“不好意思,今天花已经卖光了,新货要明天才能到。”那花衬衫男子正在失望,却听到那老板娘叫住他道:“我这里还剩下些,你要不要?”

    说着从角落里拿出一簇玫瑰花来,火艳倒是火艳,只是有些垂头丧气了,那老板娘又道:“你别瞧这花有些焉了,但我用好的包装纸扎一扎,就瞧不出来。”那花衬衫男子想了想,就心甘情愿的让那老板娘压榨了五十元,让她扎好,这才捧着与龙霄重新挤入人群。

    到了宾馆的门前,见到有十多名保安将影迷们阻挡在外面,花衬衫男子便向里面一名身材高大,拿着对讲机,似乎有点象队长模样的人喊道:“吴二哥,吴二哥。”

    那叫吴二哥的人闻声过来道:“小狗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吗?”

    花衬衫男子笑着向龙霄一指道:“还不是我这位朋友特别喜欢苏菲菲,知道我认识你,强行把我拉来说说好话,瞧能不能放我们进大厅去等苏菲菲签名?”

    那吴二哥犹豫了一阵,才道:“好吧,瞧在咱们邻居多年的份上,就放你们过去,不过下不为例啊。”说着一挥手,一名保安让了让身子,龙霄与他就趁着空隙钻了进去。

    到了大厅,这里的影迷果然少多了,大约只有三四十人,而且非常的有秩序,都静静的站着等着苏菲菲。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却见到那吴二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道:“各位影迷,真是对不起,苏菲菲小姐这几天身体非常不适,但仍然坚持举行演唱会,现在实在支持不住,已经从后门回房间休息去了,请大家还是回去吧,另外苏菲菲小姐说了,要想得到她签名的,就请将签名本留下来,等她有些精神了,就会签上去的,大家有空的时候再到宾馆的总台里领取。

    听到这话,大家都非常失望,只好留下了签字本,没精打采的向外走去,龙霄此时才知道苏菲菲身体不佳,只是演唱会上一点儿也没有瞧出来,这样的敬业精神也真是让人可敬。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去探望苏菲菲,就在这时,只见好几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抬着一个巨大的花篮进来,那里面的花有点象玫瑰,但全部是尉蓝色,散发着淡淡怡人的清香。而这些人直直的朝楼上走去,想来应该是到苏菲菲的房间献花去了。

    这时龙霄耳边听到影迷们在纷纷议论道:“这些人是谁,昨天也送了这么多玫瑰花来。”“这好象是非洲玫瑰,价钱可昂贵了,应该是普通玫瑰的十几倍,这个花篮,多半是九百九十九朵那种。”“嗨,苏菲菲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能够有这样大手笔送花的人,肯定是那个李子豪,人家可是亿万富翁的公子哩。”“听说苏菲菲与他关系不错,还要结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倒不知道了,不过这些事情未必会空穴来风,这个李子豪从苏菲菲演第一部戏就开始追起,应该有点成效了吧。”

    正说着,只见一位二十多岁,穿着戴着金丝眼镜,皮肤白晢,面目俊秀,身材修长,举止高贵儒雅的青年很有风度的走了进来,穿过大厅,向楼上走去。人群中顿时传来一些少女的低呼“是李子豪,这就是李子豪。”“哦,李子豪就是他呀,家庭富有,年轻英俊,我看只有他才配得起苏菲菲。”“可不是,我也看好他,咱们打赌,要不了一年,他和苏菲菲至少也得订婚。”

    龙霄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心中大不是滋味,再一瞧那李子豪的长相,暗道:“妈的,这小子除了多戴了一付眼镜,怎么看起来和周思廉那家伙长得有些象啊,哼,常言道‘十个眼镜九个骚’,这姓李的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得提醒提醒菲菲才是。”

    一念至此,再不犹豫,向花衬衫男子一伸手道:“拿来。“

    那花衬衫男子心中一跳,道:“什么拿来。”

    龙霄道:“你不是说见不到苏菲菲倒赔我五百么,现在怎么样?”

    那花衬衫男子暗暗叫苦,只得陪笑道:“好兄弟,我都是说着玩的,大不了那一百元我还给你。”说着就要掏钱。

    龙霄道:“算了,你没有法子,可我倒有办法见到苏菲菲,我问你,你想不想马上得到苏菲菲的签名。”

    那花衬衫男子道:“想啊,不过看来是不成了,***,刚才姓李的那小子挺嚣张啊,我瞧着就不顺眼,不过现在菲菲更没有空了。”

    龙霄点头赞同他的观点,又压低声音道:“实话给你说吧,苏菲菲是我幼儿园的同学,又住在我家楼下,我和她小时候挺好的,你让吴二哥去通知她一声,就说有个叫龙霄的人想见她,那她一定会让我进去的,到时候我就可以向她替你要签名了。”

    那花衬衫男子满脸疑惑的望着他道:“喂,兄弟,真是假的,怎么刚才没听你说起?”

    龙霄道:“我不是以为能够见到菲菲吗,就没给你说了,再说你让那吴二哥只是捎个话,见不见随便菲菲,又不会有多大的事。”

    那花衬衫男子想想也是,很勉强的点点头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一次,不过这忙我可不白帮,苏菲菲真要是肯见你,你替我要一张她的生活照。”

    龙霄笑了笑道:“没问题,你快去办吧。”

    当下花衬衫男子便走到那吴二哥身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阵,龙霄见那吴二哥先是不住的摇头,但挡不住花衬衫男子的不停缠说,只得点了点头,向总台走去,应该是拔苏菲菲的房间电话去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