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坦诚相见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拿到那份“皇家夜总会”的金卡会员资料,龙霄回到旅馆,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应该给柳琬说说,他相信柳琬,或许以她目前的地位,根本无法阻止什么,但至少要让她知道该防着些什么人,即便是她一时不会相信自己,但内心总会产生一些想法,不会轻易上别人的当了。

    没有柳琬的电话,他就先打了个给柯杰,但柯杰并没有马上接,龙霄知道他不方便,就挂断等待,果然,不一会儿柯杰就打了过来,龙霄就给他说了这事。

    柯杰答应着将电话挂断,几分钟后又打来了,告诉了他一个号码。

    龙霄按这号码打了出去,这两天自己忽然失踪,想来柳琬正非常的想知道他在那里。

    只响了两声铃,就听到柳琬清脆的声音道:“喂,那位。”

    龙霄也不想给她再开玩笑,便道:“柳琬,是我。”

    柳琬半天没有说话,好一阵才道:“龙霄,你很厉害啊,果然不愧是黑道上的大哥,我派的人没办法盯住你。怎么,现在想打电话来炫耀么?”

    龙霄道:“柳琬,我想你是被一些假象蒙骗了,我的确已经不是什么黑道大哥,也没有在幕后指使他们做任何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别的话我不想多说,现在有空么,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讲。”

    柳琬冷笑道:“好啊,我倒想瞧瞧你还要玩什么花样,你想在哪里见面?”

    龙霄道:“就在西区的‘情花舞厅’,现在应该还在营业,你还没忘记吧?”

    他口中的这个“情花舞厅”就是当年他答应那盗窃团伙的大姐色诱木洁的地方,柳琬不会不记得的。

    只听到柳琬道:“好,我半个小时到,你在舞厅门口等我。”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放下电话,也走出了旅馆,叫了个出租车就向西区而去,到了那“情花舞厅”却见柳琬已穿着一身白色碎花连衣裙先等在那儿了,龙霄一见,心中不由颇是欣慰,柳琬当上了副局长,空闲时总算还能恢复年轻女子的装束,没有成那种整天板一张脸,穿着长裤长衫,毫无女人味的古板。

    见到龙霄下了出租车走了过来,柳琬便冷冷的道:“真是当大哥的人啊,做事总要慢半拍。”

    龙霄瞧着柳琬这样打扮,想起了两人过去斗嘴的情景,心情舒展了许多,便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打电话的地方离这里远了一点,怎么,你也没多带几个人来,不怕我这个黑道大哥要对你不利。”

    柳琬“哼”了一声道:“龙霄,以你现在的能力,要对我下手,还用自己亲自出马么?”

    龙霄赞道:“聪明,难怪能当上局长。”

    柳琬道:“废话少说,找我有什么事?”

    龙霄一指二楼的舞厅道:“这事非常重要,咱们进去说吧。”

    说着就举步向二楼走去,柳琬紧紧随在他的身后。

    到了二楼的舞厅,虽已是凌晨两点多钟,却见里面仍然还有许多寂寞的男男女女在里面跳舞聊天。

    这“情花舞厅”是高级会员场所,一般不接待散客,见到龙霄与柳琬进来,便有一名男侍应过来询问,龙霄知道规矩,给了他两百元小费,那侍应便很客气的请他们进去,在龙霄的要求下,安排了一间带着柔和灯光的情侣聊天室给他们。

    两人在一张茶几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相互凝视着,都觉得心头有话,但不知怎么说出口。

    还是龙霄先打破了沉默,柔声道:“柳琬,你就真的相信你那些所谓的情报吗,你就真的相信是我在指使史光治那帮人贩毒吗?”

    柳琬这次回答,倒没有在办公室的时候干脆,沉默了一阵,才道:“这都是有证据的。”

    龙霄哈哈的笑了起来道:“证据,不见得吧,如果真有证据,你还不把我马上抓起来,全是你那些所谓的卧底还有线人说的吧,柳琬,我请你仔细的想一想,如果我真有你所说的那么狡猾,会不会露出什么风声让警方知道,还有,当年让你升职的那个电话就是我打的,不管你信不信,但我还是想说出来证明我的清白,你得到消息说报信的人被我杀了,那都是史光治他们造的谣。”

    接着他就将当时与柳琬通话时情况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果然不出所料,柳琬的眼中虽然有几分震惊,但仍然对他并不相信。

    龙霄也知道从柳琬的职业习惯来讲,绝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况且他的确也有让人怀疑的地方,今天约她出来,倒没抱希望能让柳琬相信自己,他只需要在柳琬的心中留下一种有可能的想法,那就达到目的了。

    当下他从自己从上大学读书开始讲,讲如何与周思廉等人相识,讲如何误入“皇家夜总会”,讲如何救了雪儿,如何又被周思廉等人陷害进入看守所,如何又被莫名的释放后终日沉沦,如何又跟着一位异人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学习武术,回来后又如何知道母亲的病是由黑龙出钱相救,然后自己为了报恩无意中进入黑道的事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除了将进入桃源改为跟着一位异人习武及替黑龙报仇杀了王总等人的事,其余的都没有隐瞒。

    他的事,柳琬通过调查,自然是知道一些,默默的沉吟着,似乎在考虑他语言中的真伪。

    龙霄见到她的静思,知道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从怀中掏出那份“皇家夜总会”的金卡会员资料来,摆到她面前道:“我答应过别人,这两年去的地方不便给你说起,但史光治他们贩毒的事确实与我无关,这份名单,就是我这两天弄到的,你好好的瞧一瞧,认不认识他们。”

    柳琬接过名单,见上面全是在政府的各个部门担任了一定职务的官员,其中还有不少自己市局的同事,不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龙霄道:“柳琬,你听说过黑田社吗?”

    柳琬这时不知不觉的对他已少了些敌意,点了点头道:“这黑田社是个国际上非常有名的犯罪组织,常年在各个国家活动,贩毒卖淫,勾结当地官员以权谋私,总之只要是有利可图,做起事来不择手段,实力极是雄厚,在国际知名的犯罪组织中排在前几位,首领是一个绰号叫‘老头子’的人,十分神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但咱们中国,还没有听说有他的足迹。”

    龙霄苦笑道:“谁说咱们中国没有他的足迹,他的触角已伸进来好几年了,这个名单上的,都是他的战利品,而本省有名的‘皇家夜总会’就是他的操作平台,史光治的背后的确有人指使,不过不是我,而就是这个黑田社。”

    他这话一出,柳琬顿时一惊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黑田社干的?”

    龙霄道:“目前还没有,不过这名单上的人,你随便选一个暗中调查,一定会发现他们并不像外表那样公正严明、清廉无私,而且和这个‘皇家夜总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柳琬一直觉得象黑田社这些国际组织离本省甚至是中国都还很遥远,不想今日从龙霄的嘴里说了出来,的确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过身为市局的副局长,她虽然没有分管文化娱乐这一块,但“皇家夜总会”的事还是隐有所闻,只知道这是个背景神秘的大型娱乐场所,而且也有许多政府官员与之交好,如果说它是黑田社在本省的操作平台,似乎也不能排除有这个可能。

    龙霄瞧着柳琬一脸的沉肃,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便缓缓的道:“柳琬,我现在再告诉你一个计划,你仔细听好了。”

    说着就将那小野纯二郎的话原原本本的重述了一遍,而柳琬一边听着,脸色却越来越震惊,紧紧的望着龙霄,只希望自己能辨出这个男人话中的真假,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可怕,后果会严重得自己无法想像,一颗心竟“呯呯”直跳起来。

    龙霄将“死水计划”讲完,道:“柳琬,这件事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有一个事实摆在你的面前,我问你,你们过去刑警队的毕队长刚升到你这个位子是怎么被降职的?那些毒贩又是怎样被保释出去的?你明明知道上司出了问题,又为什么不向更上一级反应情况?”

    尽管柳琬并不敢肯定龙霄这些耸人听闻的话都是真的,但这些话不可否认的在她心中刻下一道非常深刻的痕迹,对龙霄的脸色也和缓了些,听他问到这个问题,不禁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想反应问题,毕队长是中了别人的奸计,有苦难言,而那些放出去的毒贩非常狡猾,被抓住后,总会拿出无罪的证据,上司要我们放人,从手续上来说,也有他的道理,我们要怎么去向更上面的领导反应。”

    龙霄也知道在史光治背后的这些人个个都是经验丰富,智力超群的人物,绝不会露出什么把柄让人抓住,点着头道:“这就是了,柳琬,你也知道不对劲儿,可是偏偏找不到对付的法子,难道还在天真的认为自己只是在面对一群毒枭这么简单么,我今天来告诉你这么多,只是想提醒你对人对事多长一个心眼儿,其余的一切照旧,你愿意对我二十四小时监视也行,不过我还是会很容易摆脱你的视线的。”

    柳琬望着他好半天才轻轻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又准备怎么办?”

    龙霄道:“这‘死水计划’最可怕的是它的第二步,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只有静观其变,伺机寻找出这整个计划的破绽,彻底的阻止和瓦解它,必须一举消灭得干干净净,绝不能给它复生的机会。”

    柳琬仍然在凝视着龙霄,过去那个吊尔郎当,不务正业的吴军完然不见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成熟稳重,充满了自信,一付天塌下来有他顶着的大丈夫气概,正是自己心灵深处渴望着的那种类型,更重要的是,不管当时是什么情况,他都是第一个在自己身体里留下痕迹的男人,自己可以不爱他,但绝对无法忘记他,但是,自己真的会对他没有感觉吗,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让她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

    龙霄也在瞧着柳琬,见到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开始变得闪烁起来,一付心烦意乱的样子,实在不想和这个正直而善良的女警察再误会下去,手臂一伸,已握住了柳琬摆在茶几上光滑洁白的右手。

    柳琬顿时感觉到了龙霄宽大坚实的手掌传来的情意,但这样的情意让她不由自主的抗拒着,一咬牙就要缩手抽回,但龙霄紧紧的握住了她,那里能够离开。

    柳琬这时只得轻轻的道:“你……你放开我,你不是有那个谢如云么,你们挺好啊,已经同居在一起了。”

    龙霄听她的语气中虽然故意装着很平淡,但仍然可以感觉到微微的酸气,一时怎好给她多作解释,只好慢慢的缩回了手。

    这时柳琬将那张龙霄给她的资料放入了随身携带的坤包之中,然后站起身来道:“龙霄,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还是要感谢你对警方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有些事我会去查的,但我还是希望,你有自己说的那样清白。”

    龙霄望着这个美丽的带着英气的女人,心中涌动出了一种难言的情愫,他觉得此时的柳琬比过去更让人喜爱了,但两人真要在一起,只怕还是一件极端困难的事,毕竟柳琬很难理解自己特殊的身份,而且要让具有现代独立思想的她和众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目前看来,还是个天方夜谭。

    与柳琬分手,龙霄自然没有再呆在外面的必要,便叫了辆车,回到自己的住所,刚一开门,谢如云就听到了门外的动静,飞快的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欢笑着扑在他的身上,昨天她虽然还跟龙霄通过话,但想他怎么着也要还过两三天才会回来,不想给了自己一个意外的惊喜。

    天亮之后,谢如云没有到工厂去,而是陪着龙霄直睡到中午时分,这才双双起床吃饭,在征询了龙霄的意见之后,给谢进昌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家吃饭,让父亲准备准备。

    到了下午,龙霄便让谢如云陪着自己去商场买了一大堆礼品,这才向谢家而去。

    进了谢家,谢进昌见到了龙霄,高兴得象什么似的,不住的在他肩上拍了又拍,越瞧这个准女婿越是喜欢。

    一顿饭下来,谢进昌说话自然又有些含糊了,不停的催促龙霄与谢如云成亲,龙霄心中有所打算,便满口的答应下来,谢如云这还是第一次听到龙霄如此肯定的答复,嗔怪了父亲几句,但自己的脸,也兴奋得涨红了,虽然她从来没有抱这种希望,但她知道龙霄的为人向来很少说谎话,既然答应了父亲,那么八成就会变成现实,真能光明正大的成为心上人的妻子,那实在是可以让人幸福得要死的事。

    时间又过了两天,龙霄那里都没去,只是专心致志的将驾驶学会,那教练悄悄的告诉他,只要花钱,就可以提前让他拿到驾照,龙霄当然愿意,让他赶紧去办这事,钱不是问题。

    这就在这两天里,那“博闲古珍馆”的李老板给他来了电话,说拍卖会的事已经筹备好了,就定在下个月中旬,要他提前两天将宝物带过去让拍卖行的专家重新鉴定一遍,然后决定底价。

    到了第三天晚上,龙霄就给谢如云说了一声,要到E省去瞧瞧苏菲菲,谢如云当然不会反对,只是担心苏菲菲名气大了之后,要见她没那么容易,龙霄只是笑着摇头,这几天他一直在看娱乐新闻,关注着苏菲菲的动向,知道她就在后天会回E省举办几场大型演唱会,自己倒是该去捧捧场才对,想来张绮应该也在那里,正好可以了解一下自己那个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的发展情况。

    飞机是第二天下午的,龙霄在天空中飞行了几个小时之后,便到了E省,刚一到机场,便见到了苏菲菲无数的写真,随便买了一份当地的晚报,却见里面也大幅的登着她与歌迷影迷见面时的热闹情景,心中这才深深的感受到过去的那个清贫而又独立的苏菲菲现在的确是不一样了,她已经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明星,要是自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真不知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