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死水计划(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等到佳佳的情绪稳定下来,龙霄便道:“佳佳,你知不知道你们张总现在在那里。”

    佳佳这时酒已经差不多都醒了,也知道对龙霄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当下摇了摇头道:“他平时来夜总会这里都不定时,不过每个月的前几天一定会到办公室去查看帐目,顺便找这里的姐妹们发泄,算起来应该就是后天了。”

    她说到这里,苦笑着望着龙霄道:“先生,你如果是想去对张总做什么,我劝你就算了吧,他身边至少都有四个人以上的保镖,听说全是经过特别训练了的,你还没有靠近,就会被他们打倒,说不定就会和你姐姐一样失踪。这些人你惹不起的。”

    龙霄微微一笑道:“我能不能靠近他,这你先别管,他的办公室到底在那里?”

    佳佳只得道:“就在这楼上,装着红色防盗门的那间就是,外面是他的办公室,里面就是休息室了。”

    龙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呆了一会儿,就让佳佳叫人来结帐,谁知佳佳却摇了摇头道:“先生,你直接走就是,有了刚才那张金卡,这里不需要结帐,这些卡的主人都是政府或者黑道上有权有名的人物,全是张总的贵宾,在这里不用花一分钱。”

    龙霄道:“那你们怎么得钱?”

    佳佳道:“我们得的钱并不多,,每个月会有一笔生活费,只比一般的打工仔多一点,不过大家都有毒瘾,可以免费享用,这一点就很不错了,所以大家也不想走。”

    以毒控淫的事并不鲜见,因此龙霄也不奇怪,只是按过去的惯例,到这里的人除了特别重要的人物,由老总亲自打招呼,可以免费,其余的都是要付钱的,而现在这样做,这张总完全是将三教九流的人物一网打尽,这样布下来的关系网之深之广,只怕是让人难以想像了。

    告别了佳佳,龙霄从另一道门走了出去,他没有直接下楼,而是顺着楼梯上了十楼,想瞧一瞧周围的地形,却见一道铁门紧紧关着,只得重新下了楼去,站在楼底向上瞧了瞧,整层十楼此时都没有灯,要是后天那张总住在办公室里,很容易就能通过灯光辨认出来,而这里,正是“皇家夜总会”的背面,除了特殊间的人,没人再从这里出来,显得甚是冷清,他完全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悄然飞身而上。

    看好了这一切,龙霄便快速的离开了此地,到了一家不用任何证件登记的小旅馆里住宿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龙霄睡了个懒觉,中午过后才起床,没有再易容,到附近的一家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瞧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叫了辆车,向那治金研究所驶去,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答应他五日之后来听结果,现在时间已经到了。

    在一间办公室见到了那眼镜男子,龙霄便喊了一声,那人回头见到是他,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匆匆走过来道:“小同志,我带你先到接待室坐一下,我们所里的领导想见见你。”

    龙霄听他的口气,知道天铁的来历绝不简单,当下随着他走到了那天去过的接待室,那眼镜男子给他倒了一杯茶,便快步的走了出去。

    坐在沙发上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连同那眼镜男子在内,共有五个人走了进来,年纪都在五十岁以上,其中一人身着军装,头发花白,肩上的军衔显示,竟还是个少将。

    这时那眼镜男子连忙向龙霄道:“小同志,我来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我们研究所的黄所长,这位是赵副所长,还有这位,是稀有金属实验室的何主任。”他每介绍一人,那个人便伸出手来与他握手,神情皆是严肃中又带着几分激动。

    到了那军人,眼镜男子郑重介绍道:“小同志,这是我国最大的空军实验基地的秦忠国将军,他非常想认识你。”

    龙霄实在没有想通,自己的天铁又关空军什么事了,但见到那秦将军先伸手向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才伸手与他握手,龙霄对着他笑了一笑,伸出手与他相握,感觉他的手非常有力。

    大家各自坐了下来,却见到那研究所的所长首先向他道:“小同志,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事对咱们国家的军事建设非常重要,希望你很严肃的回答。”

    龙霄笑了笑道:“黄所长,你就说吧,我尽力而为。”

    那黄所长道:“好,我问你,你拿过来的那块东西是从那里来的?数量还有多少?”

    龙霄怎么会傻乎乎的直接回答,反问道:“你先说说那是什么东西。”

    那黄所长凝望了他一阵,去瞧那秦将军,却见他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转过头来对龙霄道:“好,小同志,这关系着国家的高度机密,希望你能保密。”

    龙霄这时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点点头道:“没问题,黄所长,你就说吧。”

    那黄所长这才道:“小同志,实话给你说吧,你带来的那块东西,应该不是咱们地球的任何金属,据我们大胆的推测,应该是外太空落入地球的一种陨石,具有非常奇妙的物理属性,能够反射及隐避现在我们掌握的地球上所有的射线,也就是说咱们肉眼虽然能见到它,但是一但拿到仪器里面,它就会变成一片空白。这东西要是多了,放在军事基地里,会形成一种奇异的磁场,便象一层天然的光罩一样,敌人的卫星是根本无法侦察到的”

    龙霄听着这黄所长的话,顿时解开了他心中疑团,怪不得桃源全境应该在一万平方公里以上,这么多年来居然会没被现代化的探测仪器发现,原来都是这外天空的陨石在成全啊,刘伯温当年选择那里,只是因为地形险要,当大明朝遇到危境可以让朱元璋的子孙逃过一劫,从此与世隔绝,那里会想到人类数百年后可以上天入海,还有可以从数万里的高空上瞧清地上一根头发的卫星。但他更没想到的是,这里竟有如此奇妙的殒石,真的有可能让大明朝千秋万世的传下去。但仔细一想,桃源的存在,虽是偶然,但也有必然的因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有那么多的不解之迷,桃源过去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现在一但说穿了,就更是毫不奇怪。”

    一念至此,记起刚才眼镜男子介绍那秦将军时说他是空军实验基地的指挥官,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些,注视着秦将军,口中只吐出了四个字道:“隐形飞机?”

    那秦将军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小同志,你很聪明,这种殒石正是可以做成世上最先进,隐蔽性最强的隐形飞机,比美国的F117、F-22、B-2、科曼奇这些机型的隐藏度要高十倍以上,现在咱们中国的隐形技术相对来说还很滞后,小同志,你带来的东西可是咱们空军的希望啊。”

    龙霄半天没有说话,对于隐形飞机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南、伊拉克,美国人以极低的伤亡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种隐形飞机都大建奇功,现在世界的局势并不稳定,美日两国对中国都是虎视眈眈,中国军事力量的强大会直接对它们形成威慑,让它们不敢太过嚣张,他虽然对中国目前的有些现状感到无奈与不满,但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爱国人士,渴望着自己的祖国强大富强,证明中国人不比任何国家的人差,但是天铁的存在,直接关乎着逍遥国一千万百姓的安定与平静,他不得不慎重啊。

    那秦将军瞧见龙霄的沉思,又语重心长的道:“小同志,你快把知道的情况说出来,要是真有大量的这东西,国家会给你重奖的。”

    龙霄片刻间已有了决定,天铁他肯定会无偿的捐给国家,但至于数量,他却不敢肯定,只有回去一下再说了。

    当下他道:“秦将军,这块东西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拿给我的,但现在无法联系,这样好了,你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一有情况,我会尽快的通知你的。”

    那秦将军点点头,眼神闪了一闪,飞快的写了个电话号码给他,道:“这是我们基地的专线和我的手机号码,你随时都可以找到我,小同志,那你的号码与联系方式啦?”

    龙霄笑了笑,随口说出了一个号码就起身告辞,那秦将军也不拦他,与他很客气的握了手就放行了。

    龙霄走出了研究所的大门,知道秦将军绝不会那么简单的就放过自己,有意在街上走走停停,不时留意着身后的动静,果然见到身后隐隐约约的跟着几个人,想来便是秦将军的手下。

    他心中有了主意,便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逛着,在各处商铺里故意进进出出,直等到夜已深沉,这才开始往偏僻的小巷钻去,转了几条小巷之后,终于见到一条围有高墙的死路。听着后面跟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心中一笑,已是一跃而起,极快的在那高墙上身形一折,落在了另一边,见这里是幢旧式的居民楼,楼下悄无一人,便展开脚步向前掠去,并不寻路而行,一连翻过三处高墙,才到了一条小街上,正巧有辆出租车打着空车灯迎面而来,便招手上去坐了,仍旧向昨晚住的地方驶去。

    一晚过去,龙霄没有过多的去想天铁的事情,那佳佳的话,让他对“皇家夜总会”的内幕更感到神秘难测,他必须去全面的了解,看怎么样瓦解这个庞大的贩毒集团,他绝不允许这个已经开始腐烂了的毒瘤继续长在自己的家乡,一点一点的蚀食它的躯体。

    默默的等待中,天色终于深沉下来,龙霄象前天一样易了容,再次来到了“皇家夜总会”的背后,一抬头,便见到十楼上果然有一间屋亮着灯,开着两扇窗子,想来就是那张总的办公室了。

    为了不引起过多的麻烦,龙霄还是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夜深人静,周围的楼房都关了灯,这才一提气,飞身已上了三楼,在延伸出来的外台上一点,连着两个纵跃,便到了十楼亮着灯的那间房。

    龙霄在外面慢慢伸头向内望去,却见是个非常气派豪华的办公室,那宽大的办公桌上散放着一些帐簿,但里面空无一人,正在失望之中,从侧边一间屋里忽然传出一声女人的尖叫,跟着又传来一个男人野兽般的欢叫,及“啪啪”的击打皮肤声。

    龙霄顿时想起佳佳说过这张总的办公室与休息室是相连的,而那张总又好色的很,现在这个时间,想来他已经结束了工作,在开始休闲娱乐了。

    从窗户外飘然落进屋内,悄悄的靠近了那休息间,此时那门并没有关,龙霄就探出头去,顿时见到了一付令他有些作呕的场面。

    只见屋内的一张大床之上,一个身子雪白的女人脸朝下趴在床上,而双手都被闪着寒光的手铐栓在不锈钢做成的床头上,一个身子壮实微胖的男子右手拿着一根发着“嗡嗡”声的巨大电动性具,口中哈哈的张狂的笑着,在那女人的下体抽弄,并不时伸出左手用劲搧打着那女人的屁股,那女人这两处粉白的肌肤顿时变得又红又肿,头不停的甩着,发出痛苦的哀求。

    龙霄听这女人的发声甚是熟悉,有些象佳佳的声音,再也忍不住,跨步而进,拍了拍那张总的肩道:“玩得爽不爽啊。”

    那张总乍然被人一拍,真是骇了一跳,急忙回过头来,却是个咪咪眼,葱头鼻,一脸猥亵的中年男人,浑身散发着难闻的酒气。

    那张总醉醺醺的见到有人,骂了句:“八格牙路。”身子转过来,挥拳就向龙霄面门击来。

    龙霄也知道“八格牙路”在日语中是混蛋的意思,回了他一句:“操你妈的八格牙路。”右手疾出,已封住了他胸前与两肩的诸处大穴,那张总顿时在空中摆了个姿式,一动不动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床上的那女人听见身后有人进来,很费力的回过头,龙霄早就一眼瞥清她是谁,说道:“佳佳,别做声,是我。”

    那女人就是佳佳了,见到了龙霄,低声道:“先生,真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门外可全是他的保镖啊。”

    龙霄道:“我是从窗户外爬楼进来的,佳佳,手铐的钥匙在那里?”

    佳佳道:“在我右边的床下面,他刚才掉下去的。”

    龙霄向右一瞧,床下果然有一串钥匙,便拿起来,手铐的钥匙的形状和其它的不一样,一眼就能认出,刚下便给佳佳打开了。

    佳佳双手获得自由,想着自己的下体还塞着那巨大的电动性具,脸羞得血红,连忙将它拔了出来,扔在一边。

    龙霄暂时不去管佳佳,不想再罗嗦,除了哑穴,先解开了张总的其它穴道,不等他反应过来,双手又如弹琴般的在他身上拍打了一阵。

    没一会儿,就见到那张总眼中露出十分痛苦的神情,从床上一下子翻滚到了地上,嘴里发不出声音,但喉咙处却“霍霍”的叫着。

    龙霄望着他,脸上冷冷的笑着,这正是他曾经对波伊丝用过的“阎罗抽筯手”,这手法和江湖上别的折磨敌人的法子不同,不去点容易制人死命的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而是专点人体的十二经筯,这十二经筯多行于人身的四肢、肌肤、胸廓、腹壁,而不入脏腑,具有连缀四肢百骸及筯骨的作用,被施的对象头脑清醒的来受这无穷无尽的抽筋之苦,当真是如阎罗行刑,痛苦至极,生不如死。波伊丝算是坚强的了,也一样的受不了这种手法,他不信就在这日本人口中掏不出什么。

    那佳佳见到张总痛不欲生的样子,也是骇然呆立,真不知龙霄是什么人,却听他道:“佳佳,将这屋的门关起来,我要问这个人一些事。”

    佳佳这才惊醒过来,跑过去将门关上,自己也穿起了衣服。

    龙霄这时解开了那张总的哑穴道:“想要少受痛苦,就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听见没有?”

    那张总此时身体的各处青筯已是高高凸起,并不停的在收缩着,只道:“你……你是……什么人?”

    龙霄道:“你管我是什么人,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提,我没关系,可以慢慢的和你谈谈心。”

    那张总痛得厉害,连忙道:“好……好,我不问了,你有……有什么事……就尽管问吧,我给你说……一定给你说。”

    龙霄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张总道:“张……张华。”

    龙霄伸腿在他胸口踹了一脚道:“妈的,我是问你日本名字?”

    那张总有一阵没说话,但不一会儿就痛得受不了,道:“小野……小野纯二郎。”

    龙霄料他不会说假,便道:“好,我问你,你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那小野纯二郎这一下倒没有考虑,道:“我们……我们是国际……国际组织,叫做黑田社,你应该听……听说过的,快……快放了我,否则……否则我们的……组织不会……不会放过你的。”

    龙霄听他居然威胁起自己来了,又是两脚踹去道:“我问你,你们组织的头领是谁,有什么人,是不是全部是日本人。”

    黑田社在国际上非常有名,这小野纯二郎不想龙霄并不知道,只得痛苦的道:“我们组织……组织里各个国家的人……都有,头领叫做……叫做老头子,我们谁也……谁也没有见到过他,平时都是……是用语音交流。”

    龙霄又道:“冠军又是谁。”

    小野纯二郎道:“是组织……组织的第一……第一杀手,从来……从来就没有人能……能躲得过他的……追杀。”

    龙霄印证了那王总临死前说的话,当下便问到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道:“你们组织到我们省来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只是贩毒那么简单,用得着结识那么的高官吗?”

    那小野纯二郎先闭着了眼睛,似乎不想回答,但那种难言的钻心的疼痛传来,根本无法忍受,只得叫道:“死水计划……是死水计划。”

    龙霄连忙道:“什么是死水计划?”

    那小野纯二郎到了这个时候,只想尽快的停止痛苦,再也不隐瞒什么了,翻滚着道:“这是本组织十年前……就制定的一个……一个计划,就是让目标城市渐渐的变得颓废……没有活……活力,象一潭死水,充满了罪恶,百姓……不满,就要闹事,政府的权威就……就会受到挑战,到时候咱们再从中……从中获利。这个计划,在好几个小国都……都成功了,有的……有的还被颠覆,几年……几年前老头子就盯……盯住了中……中国,说中国的官……官员特别……特别容易被人……控制,就先派……派人过来活动,果然……果然很有成效,知道中国政府对……贩毒打击得最严,我们这么……做,除了让省里犯罪率更高,另……另外也是测试组织……组织建立起来的关系网管……管不管用。”

    龙霄实在没想到这个什么黑田社居然带上了政治目的,如果真要让他们的计划得逞,让中国的一个个的城市充满了罪恶与动荡,那么不知要害多少的人,又要让中国停止前进多少年。

    当下又问道:“你们现在的毒品卖得很好,自然是那些关系网起作用了,下一步啦,下一步会怎么做,快说?”

    那小野纯二郎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了,下面的……事都是老头子……亲自安排,听说……听说几个月后……有一个行动,但我实在……实在不知道了。”

    龙霄连问了几次,那小野纯二郎的回答都是一样,估计他没有撒谎,便道:“好,我最后问你一件事,你们结交的那些政府官员的名册在那里?”

    小野纯二郎道:“就是……就是‘皇家夜总会’的金卡会……会员资料,在我的保险……柜里。”

    龙霄问明密码,一眼瞥到佳佳已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便向她道:“去瞧瞧,有没有?”

    佳佳这才回过神,拿起钥匙便出去了,没多久,手里面便拿着一份资料进来,兴奋的道:“找到了,找到了。”

    龙霄接过来一瞧,见上面的记录全部是些普通官员,真正够得上高官级别的竟没有一人,望着已快要痛得晕过去的小野纯二郎道:“这资料不全,还有的呢?”

    那小野纯二郎道:“就只有这……这些了,我知道……知道的只有这些。”

    龙霄心中明白,象老头子这样的人,做事必然会滴水不漏,真正的大人物,也不会跑到这“皇家夜总会”来明目张胆的玩乐,定然是另有人暗地接触了。

    此时这小野纯二郎已没什么用了,龙霄微一思索,但如对付张绮的老公高劲松一样,一掌拍在了他的脑后。

    佳佳见到小野纯二郎晕倒,低声惊呼道:“先生,你把他杀了。”

    龙霄摇头道:“他只是再也不会醒了,佳佳,你刚才也听到了,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咱们不知道,还不能打草惊蛇,只有委屈一下你,等我一走,你就尖叫,就说张总喝了酒太兴奋,忽然晕过去了,好不好。”

    那佳佳凝望着他,脸上渐渐现出一种毅然的神情,点点头道:“先生,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知道你是个好心肠又是本事的人,你放心,这里也是我的家乡,我身子已经烂了,坏了,但心还在,不愿意瞧到家乡的人再受苦,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的。”

    龙霄点点头,拿出那资料走出去重新抄了一份,放回保险柜,然后走进休息室,却见佳佳已将那性具重新放入了体内,便过去将她仍然用手铐锁在床头,而将那小野纯二郎放在了她的身上,道:“佳佳,现在我马上从窗户出去,过两分钟后,你就开始惊叫。”

    见到佳佳点头,龙霄转身就向外走,飞快的掠出了窗户,在楼壁上点了几点,顷刻就落在了楼下,回头再望了望那十楼的房间,心中却是一片的沉重。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