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死水计划(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到外面一直混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左右,龙霄才向“皇家夜总会”走去,刚到大门,便见到车水马龙,人来人去,好一派热闹的景象,瞧来阿英说得不错,这里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

    龙霄走进大厅,仍然有一名男服务生来接待,很客气的问道:“先生,就一位么,要唱歌还是到大厅?”

    龙霄气势很足的道:“去特殊间。”

    那男服务生眼中闪了一闪,又道:“对不起,先生,请问你有金卡吗?”

    龙霄一愣,想不到这么久没来,倒是改规矩了,便理直气壮的将眼一瞪道:“谁把那玩意儿一天到晚的都带在身上,今天老子忘了带,明儿拿给你看,好不好,快领路,别***罗嗦,连我都不认识了,我看张老板是白喂你了。”

    那服务生瞧着龙霄犀利的眼神,又听他提起老总,似乎应该很有来头,心中打着鼓,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陪着笑道:“先生,对不起,本公司实在有规定,某些场所只有会员才能进,我也没有办法,这样吧,你如果认识咱们老总,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通知总台,我再带你进去。”

    龙霄一时骑虎难下,只好骂了句:“操你妈的,还这么麻烦。”掏出手机来,煞有介事的按了一个空号码,装着半天没有人接通的样子,然后关上机道:“老子今天算是倒霉,打牌输了几十万,想来玩玩儿散散心,遇到你这小子非要会员卡,现在张老板的电话也接不通,你说怎么办?”

    那服务生仍然一个劲儿陪礼,但还是不动步。

    龙霄知道那特殊间没有人领,外人是无法进入的,便悻悻的道:“算了,算了,老子的家离这里不远,拿了卡再来。”说着骂骂咧咧的就向外走去。

    出了大门,他并没有走远,而是到了夜总会旁边的停车场静静的等待着。

    车子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不少,龙霄都站在角落没有动,过了不久便见到一辆挂着特别号码的黑色轿车缓缓的驶了进来。

    龙霄瞧准他们停车的地方,就举步走了过去,避过正在指挥其它车停靠的车场保安视线,见到那黑色轿车里面有两个大腹便便的男子从前面的驾驶室要走出来,立刻迅速的靠近,从打开的车窗外虚空两掌拍出,两人哼都没哼一声便昏晕过去。

    他以极快的速度打开后车门钻进车,按动电钮将两边的车窗关死,一眼瞥到副驾驶台的那人手上拿着一个手提皮包,一把拿过来翻开,借着车场内微弱的灯光,却见里面除了放着一些带着红头字的文件,另外还有一叠钱,估计约有七八千左右,翻到夹层之时,果然瞧着里面有些卡,便一张张拿来辨认,没一会儿就找到了一张做得很精美,有皇冠标识的金卡,为防两人醒来后怀疑,龙霄一不做二不休,将他所的钱与卡都洗劫一空,做成了个抢钱的场面,反正能持有这金卡过来玩儿的,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物,不必有什么顾忌。

    带着那张金卡,龙霄又走进了大厅,这次迎接他的是另外一名服务生,见到他手中的那张金卡,到厅中总台的机器上刷了一下,确认无误后,这才领着他坐着电梯上了九楼。

    依旧走到过去的那个走廊,龙霄见进特殊间的门已经全部换成了厚厚的不锈钢,看来这里的防犯保全工作又进了一步。

    只见到那服务生对着不锈钢门做了一个手势,那门就缓缓的开启了,龙霄知道,一定是里面有人时刻对入口进行着监控。

    那服务生向龙霄躬了躬身,便下去了,龙霄刚跨门而入,那门便自动的关上。

    一走进去,他就见到了一付无比香艳的场面,在过道上来来往往的小姐,此时都穿着免女郎的服饰,下面是黑色的丝袜,上身是各色的紧身背心,然而最显眼耀目的是,就在她们的胸口之处,留出了两个洞,两个乳房全然露在外面,走起路来都是连晃带甩,波浪起伏,这样的情景,只要你是男人,没有不怦然心动的。

    龙霄这时也是暗惊,瞧现在的样子,应该就是他在杂志曾经见到过的在欧美日本非常流行的那种无上装夜总会,而在中国,如此的场所是罕有所闻的,看来“皇家夜总会”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这时有一名姿色比谢如云略差点儿,衣着还算整齐,妈咪模样的少妇向龙霄走了过来,向他打量了一眼,瞧着甚是陌生,便笑着道:“这位先生,不常来玩儿啊,有中意的小姐没有,我去给你叫。”

    龙霄道:“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这样吧,你瞧着给我安排一个,人差了我可不要。”

    那妈咪笑嘻嘻的道:“放心吧,我们这里的小姐可都是精心挑选了的,素质都非常好,这样,我叫人先安排你到小包房先坐着,再带人过来让你自己挑满意的。”

    说着叫来一名服务生领着龙霄往里面走,过了大约五六十米,就推开了一间屋,龙霄见一路走过了十数间屋,里面传来的声音都很小,想来这些屋的隔音材料都重新换过了。

    这里虽然是小包房,但里面并不算狭窄,唱歌的设备也更先进了,而在屋子半空还悬着一个圆球形的闪光灯。

    那服务生将他带进屋,问他需要什么饮料,龙霄要的却是酒精浓度较高的红酒。

    刚坐着没多久,那妈咪便进来了,身后随着五名无上装的兔女郎,容貌身材都还过得去

    那妈咪朝着龙霄一笑,向后一指道:“先生,你看要那一位小姐?”

    龙霄指着其中一名瞧来披散着长发,年纪最小,容貌最漂亮,乳房尖挺,身材纤细的女孩子道:“就是她了。”

    那妈咪一见,连忙笑道:“先生,你还真有眼光,这是佳佳,才出来不久,可是咱们这里的抢手货,算你今天有运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其余四名兔女郞出去了,那佳佳便冲着龙霄一笑,走过来紧紧的靠在了他的身边,没一会儿,一侧身,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龙霄瞧她长得还有几分清纯之像,但神情动作却毫不扭捏,想来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

    两人说了几句诸如“先生,怎么过去没见过你。”“小姐,你好漂亮。”之类的例行语言,就见到服务生拿了红酒及几盘小吃进来,而服务的方式是那种最没人格的跪式服务,让龙霄也替这些人觉得悲哀。

    等到服务生一走,两人便一边唱歌一边喝酒,那佳佳竟然非常放得开,不用龙霄来触摸自己,反而很有经验的来引诱龙霄,一会儿是用嘴来喂他的酒,一会儿又将酒撒在自己嫩白的乳房上,让龙霄来吮吸,总之是极尽了挑逗之能事。

    龙霄见到她这个样子,想起了过去的苏菲菲,便道:“佳佳,你们这里还有只坐素台的小姐没有?”

    那佳佳立刻用一种很淫荡的声音笑了起来道:“先生,你果然是好长时间没来了,在这里坐素台的小姐,过去听说有,但现在么,还不是你们想怎么样都成,你们这些男人,出来玩还不是想图个开心,难道你还会喜欢只坐素台的小姐?”

    龙霄连忙笑笑道:“那倒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

    两人又喝了一阵,等到第二瓶红酒下肚,那佳佳已有了些酒意,放了首激烈的迪斯科,然后打开了那闪光灯,拉着龙霄站在屋中间就跳起来,一边跳还一边脱自己的衣服,片刻就是赤身裸体,跟着又很有技巧的来解龙霄的衣裤,等到他也脱了个精光,就用还算滑腻的身子在他身上磨来磨去。

    龙霄怕她有病,不敢乱来,暗动内息,控制住了生理上的冲动,那话儿一直垂搭着头,谁知那佳佳果然非常有素质,极有耐心的帮他调弄,最后见仍然不行,便去含了一口红酒,蹲下身子,将龙霄的那话儿包裹起来。

    这时龙霄再也无法忍耐,放纵了自己的欲望,那佳佳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雄风,正要张唇离开,却被龙霄按住了头,顿时懂起了他的意思,便嘴手并用,替他吹奏箫音,龙霄并不刻意控制,过了一阵,便在她嘴中爆发了,佳佳和着那红酒将龙霄的牛奶一起呑了下去,然后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妩媚,竟如自己也非常享受一般。

    龙霄经历了此景,这才常常的体会到,但凡是男人,都很难拒绝这种强烈的诱惑,两年来,就在“皇家夜总会”的这些特殊间内,不知又有多少的政府官员被拉下了水。

    欲念消退,龙霄穿上衣服又与那佳佳继续喝酒,就在这时,却见她打起了呵欠,身子动来动去,似乎非常难受。

    这样的情况,龙霄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便道:“瘾来了,是不是?”

    佳佳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但并不去马上吸毒,只是离开了龙霄的身体,踡缩在沙发上,浑身发着抖,似乎在拼命忍受着,但只过了一会儿,她的身子便颤抖得更厉害了,跟着流下了鼻涕与眼泪,样子十分的可怜。

    龙霄正要过去问询,却见佳佳起了身,匆匆穿起了衣服,便向外面跑去。

    龙霄知道她做什么去了,但刚才那样的举动,却让他无意间窥视到了这女孩的内心,她一定是想努力的摆脱毒瘾,只是实在坚持不下来,这个佳佳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程度。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那佳佳便又进来了,却是一脸的黯淡沮丧,似乎在怪罪自己的控制力太差。

    向龙霄说了声对不起后,那佳佳就又开始和他喝酒,只是越喝越失常,到了后面,竟是边喝边哭。

    龙霄坐过去同,搂住她的肩,柔声道:“佳佳,如果你不喜欢这里,为什么还要呆着。”

    佳佳已经处于半醒半醉之中,猛的一把抓住龙霄的手道:“你……你以为我想呆在……呆在这里吗,我已经忍了……忍了一个星期了,每一次都忍不住。”

    龙霄眼晴一闪道:“佳佳,你是怎么进来的?”

    佳佳本来下决定戒毒,但连续一周的失败,已经让她彻底放弃,心灵上也接近崩溃了,哭着尖叫着道:“是林红,是林红这个贱货……贱货,亏我当她是朋友,她给我白粉,说这东西能让人……让人快乐得上天,要我……要我试试,我不敢,她说……她说吸一点……吃一点没关系,结果我只试了三次,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东西需要……需要钱,可我只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那来……那来的哪么多钱,她说我长得……长得还不错,就介绍我到这里来了,还说这里多的是货,你以为……以为我天生就是刚才那个样子吗,他们说……他们说来这里的都是……都是贵客,谁要是不……不听话,伺候不好客人,不仅断货,还要当心没命,这里面已经有好……好几个人失踪了,你们这些……这些男人,想玩就来玩啊,随便你怎么玩,前面后面都可以,来玩啊,来啊,玩死我啊。”

    龙霄见她彻斯底里的样子,心头一阵阵难过,忽然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道:“佳佳,你振作些,这样的日子总会过去的。”

    佳佳又哭着道:“过去,怎么过去,那个变态的日本畜牲认识好多的人,谁能拿他怎么样?”

    龙霄闻言,浑身一震,道:“佳佳,谁是变态的日本畜牲,你说的是谁?”

    这时佳佳似乎忽然意识到什么,却是闭口不说了,但双眼仍然有止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

    龙霄此刻隐隐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迅速的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来,填写了三十万,伸出右手,在佳佳的咙口处点了几下。

    佳佳只觉一阵恶心,哇哇的吐出了不少的酒水,但人也随之清醒了一些。

    龙霄这时将那三十万支票递到她手上道:“佳佳,这里是三十万元,你拿着这钱是出省戒毒还是就留在这里都行,我只想问你,你刚才说那个变态的日本畜牲到底是谁?”

    佳佳这时知道自己酒后失言,真是又悔又怕,摇着头不敢说出来。

    龙霄一把掌住她的双肩,用非常诚恳的双眼凝视着她道:“佳佳,你听我说,我真的很想帮你,不会伤害你的。”

    见到佳佳仍然用怀疑的目光望着自己,龙霄恍然一悟,连忙道:“你放心,我不是警察,也不是什么政府机关的人,那张金卡,还是我偷别人的,你不知道,在这里失踪的女人中,有一个就是我的姐姐,我只想查出事情的真相,你告诉我,没人会知道的,况且我真要是他们的人,就凭你刚才那句‘变态的日本畜牲’就可以去告发你,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瞧着佳佳的神色渐渐舒缓下来,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便道:“好,佳佳,我问你,你说的那个日本畜牲是不是就是张总,你是怎么知道的?”

    佳佳看了看龙霄的眼睛,又盯了一眼手中的支票,咬了咬牙道:“好,我告诉你,这个张总平时虽然都说中国话,行为做事也是中国人的样子,但他特别好色,经常将咱们这里面的小姐叫到他在这里的休息间去玩弄,还做出了乱七八糟的变态花样,有一次他陪了客人喝酒了,就叫上了我,给我绑了绳子,又……又用尿来淋我,等玩够了,这才从背后进来,就在他最后痛快的时候,忽然得意忘形的说出了许多外国话,我虽然大多数听不懂,但按那发音,还有偶尔的一两个词,完全可以肯定是日本话。”

    龙霄也知道佳佳应该猜得不错,如果那张总是中国人,绝不会醉酒之后办那事还在复习日语,但要是这张总是日本人,那么,他来到这来到这里,只怕不仅仅是贩毒那么简单,在这“皇家夜总会”的背后,真不知潜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惊天大阴谋。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