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死水计划(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出了“绿岛休闲吧”,龙霄什么也没有做,而是直接到已经报了名的驾校去学习,由于他选择的是高级速成班,立刻便有专门的教练陪着他上车练习,龙霄过去有公司的专车时,本来就让司机老赵断断续续的教过他一些,现在只是更具体更系统的学习而矣。

    他记忆力极强,又沉着稳重、反应灵敏,已具备了驾驶的基础,教练只是略微的指点了一下,龙霄就很轻易的上起手来,那教练抽着烟吹着牛,只偶尔说上两句,实在是混得轻松无比。

    整整的开了半天车,眼瞧着太阳就要落坡了,龙霄便向那教练告了辞,叫了辆车,直接到了盛明大酒楼的外面,下了车后,并不入内,只是在街的对面远远的站着。

    没多久,就见到一个上身穿着淡绿色桃领T恤,下面配着粉红色短裙,有七八分容貌,胸乳高耸,身材火爆的风骚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与龙霄有过一面之缘的阿英。

    龙霄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见她出了酒楼,便向着不远处的市中区繁华地段慢悠悠的走去,不时还在路旁的一些商店停下来光顾,似乎是想买什么东西,龙霄一瞧这架势,就知道她不会马上回家,心中是暗暗叫苦,但也没有办法,只好保持着一段距离尾随着。

    谁知这一跟就有些痛苦,那阿英先是在一家麦当劳用过晚餐,便又开始逛起大小商店来了,直过了两三个小时,天色已经黑得深沉,才见到她卖了一个红色挎包,扭着大屁股向回走。

    龙霄刚可怜巴巴的啃完一个面包,喝了一瓶矿泉水,心中已大是不耐,见状连忙跟了过去,这女人并不坐车,看来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

    果然,只行了二十分钟左右,那女人便走进了一条小道,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处八层高的楼房,然后走了进去。

    龙霄悄悄随在她的身后,到了五楼,便听见六楼的一间房发出了关门的声音,知道她住在里面,仍然向上爬,到了阿英进去的那间屋也不去敲,而是直接向上到了楼顶。

    他站在楼顶之上,见阿英的阳台安着防盗窗,而旁边却有一面小窗开着,上面还安换气扇,应该是间厨房,这里是条背街,龙霄瞧了瞧四周并无人注意,当下也不犹豫,吸气向下一跃,到了六楼,向只大鸟一样将身子一折,已到了那厨房,见那窗口刚够一人钻进,将手微微一勾,身子已飘然而进。

    走了进去,却见客厅的灯亮着,沙发上有阿英脱下来的衣服与新买的挎包,并有一间屋里传来“哗哗”的水响,想来她正在洗澡。

    龙霄随便的转了转,见这里是间两室一厅的房屋,每间房的尺寸并不宽,但只住一个人,那是足够了,这时他忽然想起周云娜说过自己曾经买过一套房子,结果让史光治占去,拿给了他的一个情妇,而这阿英又是做的周云娜过去的工作,十有八九就是这套房子,看来史光治先前对阿英确实还不错啊。

    龙霄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没多久,便听到浴室里的流水声停了下来,想是阿英洗澡结束。

    没一会儿,阿英便一边擦着头,一边轻声哼着歌出来,却是赤身祼体,一丝不挂,龙霄一眼便瞥见了她身上最显眼的那两砣肉峰,真是又圆又大,走起路来波涛汹涌,只是乳晕发紫,两枚乳头也甚是粗长,而双腿之间的毛发浓密得象黑森林一样。

    阿英那里会想到屋里会多出一个人来,冷不防的骇了一大跳,尖叫了一声,脚下一软,顿时坐在了地上。

    龙霄见了,笑嘻嘻的站起身来走过去,一边去扶她,一边道:“阿英,咱们又见面了。”

    阿英这时也认出了龙霄,一脸惊惧的道:“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龙霄道:“是你的门没有关好,我一推门就进来了。”

    阿英明明记得自己是关好了门的,但龙霄这么一说,又把她弄得糊涂起来,站起身半信半疑的望着他道:“真的,那你来干什么,史光治可不在我这里。”

    龙霄见她以为自己是来找史光治麻烦的,不由一笑道:“谁说我是来找史光治的,那天我连累你挨了打,心里面过意不去,特地来瞧瞧你的。”瞥着她的左眼角依然还有一道淡淡的青痕未散,便伸出手指去抚了抚道:“史光治真***是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大老粗,象你这样的大美女,他也舍得下毒手。”

    阿英这时知道他来没有恶意,惊惧之心顿减,不过她总算没淫烂到极点,想到自己光溜溜的还没有穿衣服,仍有些害羞之心,抓起沙发上的一条浴巾就裹在自己身上,只是沐浴刚过,全身湿滑,两个呼之欲出的大乳房把那浴巾高高的顶起,颇有些成熟性感之态,连龙霄也微微心动。

    两人重新坐在了沙发上,阿英软软的靠在龙霄身上,道:“亏你还有良心,居然记得我,比史光治那家伙强多了。”

    龙霄故意不屑的冷冷一笑道:“他史光治算什么东西,原来不过我身边的一条狗,现在也不知道找对了那一个主人,竟然有胆子造我的反了。”

    阿英摇了摇头道:“龙霄,我知道你过去在道上很有名,那些兄弟都听你的,各个场子的小姐也都想认识你,巴结你的,但是情况不一样了,史光治掌了权,还有了枪,势力越来越大了,你不会是他对手的,这口气还是呑了吧,免得惹火烧身。”

    龙霄大声道:“说来说去,老子就是不甘心,就是不服这口气,他史光治无论比文比武,都要比我差得多,他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将来这个老大是谁的,那还说不定哩。”

    阿英叹了口气道:“龙霄,说实话,那个盛明大酒楼的人经常夸赞你,我也觉得你来当老大要比姓史的强得多,但是如今情况不一样了,你如今是单身一人,你是斗不过他的,还是算了吧,你今天来,是不是想来探我的口气,弄倒姓史的。”

    龙霄知道象阿英这样的女人也应该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了,什么甜言蜜语是打动不了她,只有拿点实际的东西出来,当下点点头道:“不错,咱们是明人不说暗话,阿英,你跟着史光治都有些什么好处,等我做掉了他,加倍给你。”

    阿英犹豫了好一阵,低下头没有说话,心中想来大是顾虑。

    龙霄猜测着她的心理,又道:“阿英,姓史的已经没把你放在心上了,不管他混得有多好,对你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你帮着他,是喜欢上他了,还是感激他买了这套房子给你住。”

    阿英将脸一沉道:“屁,就凭姓史的那付大老粗的模样,老娘会喜欢上他,这房子也不他买给我的,是从一个姓周的丫头手里面抢来的,姓史的那时候刚上台,怕别人说闲话,把这房子办成了公司的产业,老娘只是在这里借宿,供那姓史的实在没事了来干嫖一下。”

    龙霄听阿英说话间已是一脸的怨气,知道她对史光治的确没有什么感情,便道:“那就只有唯一的一个可能了,你怕姓史的。”

    阿英嘴上再厉害,这时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姓史的这个人心毒手辣,六亲不认,他要是知道我背叛了他,那还不得要我的命,龙霄,我虽然恨姓史的,但是更怕没命,就只有给你说声对不起了。”

    这时龙霄从怀中掏出支票来,飞快的填了一串数字,然后在她面前晃了一晃,却见上面写的是十万元。

    阿英一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霄笑着道:“其实我也舍不得让你做什么危险的事,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你的回答让我满意了,这钱就算你的,史光治绝对不会知道,阿英,这样的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你好好的考虑清楚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到阿英媚笑起来,道:“呸,这事还用考虑么,一个问题值十万,傻瓜才会不干,姓史的没钱没势之前常爱和我腻在一起,他那些破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我先说清楚,一个问题十万,绝不奉送。”

    龙霄明白这种贪财的女人容易对付,当下道:“阿英,你别高兴得太早,要是我问的事你不知道,这钱你也无法到手。”

    阿英早就忍不住了,连连催促道:“你快说,你快说,别调老娘的胃口。”

    龙霄点点头道:“好,我问你,你知道史光治的毒品是从那里来的?”

    阿英一听,充满激情的心顿时被泼上了一盆雪水,瞪着还算圆大的眼睛道:“姓龙的,你是拿老娘来开心,是不是,明明知道这样的事史光治不可能告诉我的。”

    龙霄笑了笑,又道:“那你知道我走之后,谁和史光治走得近一些?”

    阿英道:“还不是汤建忠、柯杰那些人,前两年史光治走那里去都要带着我,和他经常在一起的只有这些狐朋狗友。”

    龙霄又道:“你再想想,特别是史光治当上老大的那一段时间,他认识什么新朋友没有?”

    阿英低下头来仔细想了一会儿道:“是有一个张老板,是省城里最出名的‘皇家夜总会’的老总,请过史光治吃过几顿饭,姓史的先还要带我出去,后来就走单线了,你想想,有‘皇家夜总会’的老总在一起,那女人还少得了吗,我想姓史的就是这时候越玩越花心了的。”

    龙霄听到此话,心中顿时一震,道:“那‘皇家夜总会’不是自从他们那个什么王总死了之后就一直关门停业吗,什么时候又开起来了?”

    阿英道:“就在两年前吧,新来的那个张老板挺懂事的,还没重新开业就到处拜访本地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因此一开门生意就特别红火,比过去还要好……”

    龙霄这时候已经豁然而通,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王总被压在车内临死说的话自己印象特别深刻,他曾经提起过两个人的绰号,一个叫做老头子,一个叫做冠军,按他当时的口气,应该是极为厉害的人物,这个张总,莫非是他们其中之一,而史光治的毒品,不用说就是他提供的了。这个不知有多庞大的贩毒集团,一直在打着省城的主意,黑龙不许本省道上的人贩毒,他的死,便是整个事件的开场,眼瞧着贩毒的缺口就会打开,谁知会被自己忽然杀出来破坏全盘计划,还让他们蒙受了惨重的损失,要不是自己忽然离开,只怕那些人早已象除掉黑龙一样的来对付他了,而史光治这种人,正是他们想要寻找的合作伙伴。

    这时候阿英自然不知道龙霄已心中有数,还在肉痛十万元无法得到,对他媚笑着道:“龙霄,你再问我另外的事,比如说史光治身边都有几个人跟着,他一般住在那里,你要对付他,不能连这些都不知道吧。”

    这阿英也算是提供了有价值的消息,龙霄不愿失言而肥,况且这女人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的地方,当下哈哈一笑道:“算了,算了,我想史光治也不会有什么秘密让你知道的,不过你我一见投缘,这十万元算是我预付给你情报费,从明天起,你好好的给我留意着史光治的动静,要是对我有用,钱不是问题。”说着就将那支票拿给了她。

    阿英一听有这样的好事,欣喜若狂的将那支票拿在手中瞧了又瞧,隔了一会儿,才狐疑的望着他道:“你这支票不会是假的吧,你银行里到底有钱没有?”

    龙霄一笑道:“信不信随便你,算了,瞧你疑神疑鬼的,支票先还来,改天有空我付现金给你。”

    阿英那里会把到手的钱拿出来,一想龙霄的确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顿时又高兴起来,欢呼着“叭嗒”一声在龙霄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道:“你放心,姓史的虽然有了新人,但老娘还是有些本钱让他不忘记旧人,否则这套房子早就没让我住了。要是我知道姓史的有什么事,一准告诉你,你的手机是多少?”

    龙霄摇头道:“不用,我有事要找你,自然会打你办公室的电话,或者直接到这里来的。”

    阿英点点头,望着龙霄这个身体强健又年轻富有的大帅哥,一双桃花眼不由水汪汪起来,故意将浴巾一抖,露出了半边雪白的玉球,然后咬着龙霄的耳朵道:“龙霄,你知不知道姓史的喜欢我什么?”

    龙霄见到她这个样子,便知道今天似乎要发生点事情,想要马上离开,但这女人身材容貌都算不错,才洗完澡,带着一股子香味,又满骨子的风骚样儿,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的诱惑,也有些舍不得,心里面正犹豫着,那阿英已跨身坐在了他的身上,手已经摸到了他的下部,隔着裤子在那里搓揉着。

    没一会儿,就感觉到龙霄的兄弟已经被自己从沉睡中被唤醒,便掀开了身上的浴巾,两个大乳顿时弹将而出,差点将龙霄的头打出一个碗大的青包来。

    两人都是成年人,也不必多说“你爱我我喜欢你”之类的废话,相互用手与嘴熟悉了一下对方身上的器官,就要在沙发上进入正题,却听到龙霄说了一声:“先别忙。”

    阿英媚眼如丝的道:“好人,有什么事,咱们先忙完了再说。”

    龙霄赶紧摇头道:“这事要先说才行,忙完了就晚啦。”

    阿英喘着气道:“好,你说,你快说。”

    龙霄道:“去给我找个套子来。”

    阿英一愣,但她这种女人有什么不懂的,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笑嘻嘻的道:“你是怕在我身上撒下你的种,今后惹麻烦,是不是?”

    龙霄顾忌的就是这个问题,男子汉大丈夫难免遇到情色之事虚与委蛇,不过不可只图自己一时爽快,而留下百年之患,要是赶明儿象阿英这样的女人忽然抱着个孩子到他的身边说:“娃娃,乖,这就是你爸爸,你快叫爸爸呀,爸爸好喜欢你。”而自己还只有等DNA确定后认下来,但那样实在太冤了啊。

    见到龙霄点头,阿英不由嗔怪的在他脑门上一点道:“呸,老娘都不怕,你还怕了。”不过她现在欲火潮涌,别说龙霄要个避孕套,就是个橡皮套也没问题。

    没一会儿,阿英就拿了个避孕套出来,想来是史光治与龙霄偶尔英雄所见略同时留下来的,龙霄正要伸手去接,却见阿英将他往沙发上一推,将那避孕套的外包装撕了,然后含在嘴里,俯下身去,对着龙霄的兄弟表演了一番魔术,顿时就将它稳稳妥妥的装在了里面。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龙霄就与阿英逢场作戏的如此如此了一回,而阿英也对龙霄尽心尽力的这般这般了一番,直到完事,才让龙霄终于坚信,无论那史光治外面还有再多的女人,但每个月一定会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阿英这里光顾光顾的。

    从阿英那里回去,刚一进家门,却见屋里的灯都是关着的,唯有卧室有柔和的光线传来,龙霄一见,心中就“格登”了一下,走了进去,果然见到谢如云穿着一身薄薄的吊带睡裙,美艳而又性感的躺在床上,卧室里散着淡淡的香水,CD机里放着轻柔的音乐。

    见到龙霄进屋,谢如云便从床上起来和他搂抱,要是在平时,龙霄面临此景,只怕会控制不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做做楚霸王,但今晚刚与阿英这样的江湖高手过完招,抗击打能力不由提升了60%,当下道:“如云,我去洗澡。”

    谢如云点了点头,吻着他的后脖的肌肤,温柔的道:“霄,要不要我帮你洗?”

    龙霄非常正直的回答道:“不用了,如云,我自己洗就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来。”

    谢如云自然不疑有它,嫣然一笑,便又上床去了。

    龙霄洗完澡回到卧室,自然不得不重振余勇,交了一篇对谢如云来说看似能得满分的作业。

    等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谢如云道:“霄,我爸爸打来电话说,想见见你,咱们什么时候回去一趟啊。”

    龙霄点头道:“是该去见见谢伯伯了,不过如云,我明天有事,可能要在外面呆上一段时间,等回来再去吧。”

    谢如云猛的浑身一震,声音都颤抖起来了,道:“什么,你……你又要走,这次要走多久,你别忘了……别忘了对我说过的话。”

    龙霄连忙笑道:“如云,你先别急,这次我不会走多久的,最多十天就回来,说不定更短。”

    谢如云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松了口气,道:“那你尽快回来,霄,你走哪里去我不会问,但你自己要小心些。”

    龙霄笑着抚了抚她的头,示意她放下心来。

    到了第二天,谢如云对着龙霄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出门,龙霄等她一走,便从一个柜子翻出了个红色匣子,正是司马轻鸥给他的那个易容用的化妆盒,此时他又增添了些假发,唇膏之类的现代用品。

    在屋中找了一个提包出来,龙霄将这次易容需要用的物品放了进去,跟着装了一套新买的衬衫与西裤。

    一切收拾妥当,龙霄就提着包走出了小区,他已打定主意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让那“皇家夜总会”的张老板说出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又不敢确定柳琬有没有人派人在远远的监视他,心中早就有了主意,穿街过巷,走进了一个甚是偏僻,两层高的厕所里,到了二楼的男厕,里面空荡荡的没什么人。

    龙霄来过这里,自然知道地形,从男厕的过道上几步走了过去,纵身上了一个天窗,然后再跃进了一个围墙里,却是一家大型工厂的园林区。

    在树木花丛中穿行一阵,到了一个能够遮住身形的地方,龙霄打开了那提包,拿出一面镜子,便开始化妆易容,十分钟之后,一个眼睛略小,嘴巴稍大,留着长发的小胡子就出现在明镜之中,要知道,龙霄此时的易容之术虽不敢说炉火纯青,但也有七八成的火候,这个样子,便是谢如云站在他的面前,也很难认得出来。

    换上新衣新裤,将那提包藏在一丛茂盛的花木之中,龙霄便钻出了园林,顺着大路走出了工厂。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他又折回到了公共厕所那里,顿时见到有两个男子正站在二楼的楼梯上神情惊诧的东张西望,其中一人正在打着电话,脸色甚是难看,想来正在挨训,这付模样,不用猜也知道是两个警察。

    龙霄暗暗发笑,脚步不停,方向不改,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从那两人眼前走了过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