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无奈的对敌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龙霄就坐了车向市公安局走去,没多久到了市局,却见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无数的警车来来往往的穿梭其内,不时有穿着笔挺制服的警察十分神气的进进出出。

    龙霄刚一走入,便被旁边传达室的老头叫住了:“喂喂,小伙子,别乱走,你要找谁?”

    龙霄笑了笑走过去道:“我想找你们的柳副局长。”

    那传达室的老头充满警惕性的瞧了他一眼道:“你是谁,有证件没有?找咱们柳副局长有什么事?”

    龙霄微笑道:“我没带什么证件,不过你们柳副局长和我非常的熟,她也等着见我哩,不信你往她的办公室打个电话,就说有个叫吴军的人想见她。”

    那老头瞧他长得相貌堂堂,似乎有些来头,便点点头道:“好吧,我打个电话给柳副局长,不知道她今天在不在?”

    说着就拔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十分客气的道:“柳局长,有个姓吴,叫吴军的人想见你,放不放他进来。”

    只见那老头拿着电话等了一会儿,才“嗯嗯”的放下来道:“柳局长叫你立刻上去。”

    龙霄道:“她的办公室在那里?”

    那老头道:“六楼,你上去后向右走,第三间办公室便是了。”

    龙霄谢了一声,便出去坐了电梯到了六楼,按着老头所说的向右走,到了第三间办公室,果然见到柳琬在里面。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全是现代化设备的办公室,柳琬正坐在一张放着液晶电脑,堆满文件的黑色办公桌里,桌前站着三名警察,瞧他们肩上的警衔,职务应该不算低。

    柳琬此时也见到他了,脸上微微一动,秀美的眼眸闪了一闪,但很快便平静起来,指着对面的一张沙发道:“你先坐着。”

    两年不见,龙霄感觉到了柳琬的陌生,便坐到沙发上,见到她正冷着脸向三名年纪比自己大得多的下属发火,内容却是市内毒品越来越泛滥,加入黑社会的小青年也越来越多,而手底下的人竟无所作为。

    龙霄默默的注视着她,柳琬的容貌依旧是无可挑剔的漂亮,裹在制服下的躯体也仍然是那么的婀娜苗条,但她的脸上不可否认的多一层成熟,多了一层威严,毕竟是当了副局长的人啊。

    这一场训话,一直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龙霄虽然在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张报纸在瞧,但却时时的留神着屋里的动静,他完全感觉得出来,柳琬是真的急了,甚至是对目前的现状有些茫然无序,才会对着这些手下发脾气。

    听着听着,龙霄心中已有些暗笑,从这一点上看,这个柳副局长倒还和过去那个有些冷艳又有些蛮横的卧底小警察能够叠合起来。

    等到柳琬发完了局长兼小姐脾气,那三名警察一走,龙霄便笑嘻嘻的站了起来道:“九妹妹,挺不错啊,两年不见,都混成局长啦。”

    柳琬听他仍叫着自己卧底时候的称呼,默默的凝视了他一阵,也不知心里面想些什么,隔了片刻才道:“把门给我关过去。”

    龙霄愣了一愣道:“喂,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这里公务繁忙,关门可能不好吧,万一别人误会,实在有损你这局长大人的清誉啊。”

    他嘴里面一边说着,一边却已将门关了过去。

    柳琬这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面带微笑的道:“吴军,你还是那样油腔滑调的没有个正经。”

    龙霄笑道:“这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办法啊,九妹妹,不过你不觉得我这个样子有亲切感么?”

    柳琬自然没有象过去那样狠狠的骂一句“亲切你个头”之类的话,只是打量着他一身的高档装束,说道:“吴军,看来你这两年也混得不错啊,我在英国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不过你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龙霄想到她对自己的关心,心情顿时柔轻下来,诚恳的道:“柳琬,谢谢你对我的好,我不会忘记的。”

    柳琬红润的嘴角极快的泛起一丝苦笑,但很快就淡淡的道:“吴军,给我说说吧,这两年都在那里偷鸡摸狗?”

    龙霄与她玩笑惯了,对这话当然不会介意,便道:“你不是和我定过三年之约么,要是我在三年内,凭自己的真本事赚够了一百万或者在某个行业有了成就,就会考虑和我在一起,我可是拼了老命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啊。”

    柳琬忽然冷冷一笑道:“那你现在一定是有了一百万了,而且在某个行业也非常有名,是不是?”

    龙霄觉得她的神色有些不对,不过还是笑嘻嘻的道:“好象是吧,九妹妹,为了你,我可是连血都快卖光啦,不过一百万总算是凑齐了。”

    柳琬又道:“其实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你也有,手底下还有成百上千的人,是不是?”

    龙霄一闻这话,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脸上却依旧笑道:“九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柳琬忽然将脸一沉,从桌上极快的翻出一个档案袋出来,几步走到他面前,一下子向他的脸上扔去,厉声道:“龙总,龙老大,你演戏的本事不小啊,象吴军这样的小瘪三也扮得活灵活现,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龙霄反应何等敏捷,伸手一接,已将那档案袋拿到了手中,暂时不去理柳琬,打开一瞧,却见里面豁然全是自己的资料,小学的,中学的,甚至是大学那一段时间的,全部都有,心中立刻明白了,过去警方虽然没来动他,那是抓不住他什么具体的犯罪证据,但资料却不可能没有,柳琬过去在刑警队不认识他,如今既然分管有组织犯罪与毒品,岂有不追查及翻看原有资料的,自己真是一时大意,没想到这一节。

    柳琬一直在观察着龙霄的脸色,她此时心中的滋味,真是又涩又苦,对于这个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进入过自己身体的男人,她不能说什么都忘了,反而,在最后与他相处的时候,自己甚至有些喜欢上了这个英俊不凡,却又吊尔郎当的男人,否则也不会与他定下了三年之约,其中虽然是想让他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又何尝没有那种难以言喻的私心。而在与这个男人忽然失去联系之后,自己的心中总有一种牵挂与期盼,不知不觉的拒绝了许多优秀的男士。就在几个月前她调出档案,瞧清龙霄的真面目的那一霎那,脑中真是轰然一阵空白,手也发抖了半天,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直等到她把所有的资料与警方偷拍的照片看完,这才敢肯定,在省城里赫赫有名的黑社会老大龙霄就是那个整天嘻皮笑脸,不务正面的吴军,那个曾经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吴军,这一切,让她害怕而又悔恨,当初要不是贪吃了大姐带回来的那只烧鸡,那里会有今天这样的痛苦。

    龙霄只略略的翻了一翻,便又将那些资料装入档案袋,然后走过去放在柳琬的办公桌上,回头道:“柳琬,既然你在调查此事,就应该知道,我加入黑社会,实在有逼不得已的苦衷,而且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有愧良心的事,还有,我现在已经不是道上的人了。”

    柳琬望着他冷笑起来,道:“没做过伤天害理,有愧良心的事,亏你有脸说得出这话来,现在的省城成了什么样子,贩毒的人越来越来猖狂,吸毒的人也越来越多,偷盗抢劫的案件每一天都要发生许多起,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这难道还不叫伤天害理,我看你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良心。”

    龙霄正色道:“柳琬,这些不关我的事,两年前我已经没参与道上的任何事了,这些都是史光治他们干的。”

    柳琬此时的脸上已出现了痛恨的神色,道:“姓龙的,你也太小瞧我们警方了,难道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指使么,史光治只是你为了逃脱法律制裁的一颗棋子罢了。”

    龙霄一愣,心思转动,已如烛明,道:“这些想来都是史光治的人说出来的或者你们派进去的卧底搞到的情报,是不是?”

    柳琬道:“这你不要管,姓龙的,今天我不抓你,就是想给你一个投案自首的机会,你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真要等到动手的那一天,只怕你后悔也晚了。”

    龙霄如何不知道这些都史光治故意放出来的风声,想借警方的手,除掉自己这个隐患,叹了口气,深深的凝视着柳琬的眼睛道:“你也相信是这样的情况吗?”

    柳琬道:“那好,你能说出自己这两年来到那里去了么,我们早查过了,这两年你就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你的去向下落,要不是你心中有鬼,安排得隐蔽,绝不会这样,你说,你说啊,这两年你到底去那里了,有谁的证明?”

    龙霄一时语塞,只有苦笑道:“我的确说不出来。”

    柳琬又冷笑着道:“那你要我怎么来相信你,姓龙的,你上大学就有不良记录,才被学校开除的,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城府居然会这样深,象只老奸巨滑的狐狸,但你记住,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总有一天,我会抓住你的,亲手来抓你,人渣。”

    龙霄被她最后一个词语猛烈的刺激了一下,实在忍不住道:“你知道上次那毒品的事,是谁打的电话吗?”

    柳琬听他这么一说,神情更是激动,道:“你以为你杀了这个人,我们会不知道,告诉你,我们迟早会找到他的尸体,不会让你逍遥法外。”

    龙霄一听,便知道这一定是史光治为了怕自己借曾经给警方提供过特大毒品线索的事洗刷清白而放出来的风声,下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即使他将当时与柳琬对话的情况完完全全的重述一遍,柳琬必然要说是他逼着那人交待出来的,反而还要变成自己杀人灭口的证据。

    想到这里,叹着气道:“这么说来,你相信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柳琬恨恨的道:“那莫非你还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龙霄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一个女人要是不相信你了,无论你如何的辩白,那都会越说越黑,更重要的是,史光治既然要存心往他身上抹屎,一定处心积虑的安排了不少让警方信已为真的场面,毕竟这两年自己的行踪,是一个无法解释,让人不得不怀疑的迷团。

    当下他望着柳琬道:“柳局长,既然你怀疑我,为什么又要告诉我,难道就不怕打草惊蛇么?”

    柳琬冷冷一笑道:“姓龙的,这里没有别人,咱们把话挑明了说罢,你既然保出了那么多的毒贩,咱们毕队长刚当上副局长就被弄得降了职,那自然是能一手通天,难道会不知道警方对你的注意,你就别装傻了,说吧,你今天来,是想收买我呢?还是想威胁我?”

    龙霄这时候什么也无法说了,一转身,就默默的打开门向外走去,在要出门的那一霎那,却听见柳琬在他身后轻轻的道:“姓龙的,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要将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不过要是你用这事来要胁我,我也会悉听尊便。”

    龙霄不由得回过头去,望着柳琬充满正义而又倔强无比的眼神,只说了一句:“这你放心。”便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出了公安局,龙霄很是镇定,头脑很清晰的分析出,柳琬既然这么说,那就是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里,史光治也不会傻得马上会将他冤枉死,毕竟自己现在是他应付警方的一面挡箭牌,也是最后关头的一只替罪羊,留着自己,对于他是非常有用的。

    这事暂时还没有解决的办法,龙霄仍然按自己的原定计划打通了一个电话,响了两声,就听见一个中年男子打着官腔的声音道:“谁啊?”

    龙霄在电话里哈哈的一笑道:“欧校长,连债主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电话那边沉寂了好久,才传来欧克海颤抖而又结结巴巴的声音道:“你是龙……龙……龙……”对于欧克海来说,那笔天文数字般的赌债,一直是他心中的最痛,不过两年没有任何动静,刚稍稍的平复了一些,如今乍听债主出现,当真是石破天惊,顿时击裂了他脆弱的心灵。

    龙霄只得替他说了个“霄”字,才道:“欧校长,这事我先说声对不住了,近段时间咱们公司财务上有些紧,到处在催讨欠债,你的那笔债谁知就落到我的头上来了,凭咱俩的交情,我已经拖了好久,但公司的压力实在太大,我也揣不住了,只好来求求你想想办法,怎么样,要不要我到学校办公室来与你当面商量商量。”

    欧克海慌乱道:“别……别……,龙霄,咱们有事好说,有事好说,这样吧,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龙霄抬头便见到前面大街上有个叫“绿岛休闲吧”的地方,招牌很是醒目,便道:“我现在在市公安局外面的‘绿岛休闲吧’,你过来一眼就能瞧见,不过要快点过来,你是知道的,我这人性子不好,急了就要发脾气。”

    听见欧克海在电话里连忙道:“好好,龙霄,你别急,别急,我这就赶过来。”

    龙霄也不多说,挂断电话,走进了那“绿岛休闲吧”,找了个能瞧见外面的地方坐了下来,并点了两杯花茶,静静的等着欧克海。

    没过了多久,透过玻璃便瞧见欧克海并没有坐他的专车,只打了个出租车过来,然后四处望着,一会儿就见到了“绿岛休闲吧”的招牌,急匆匆的走进,龙霄见到他此时已是满头大汗,一脸焦急,只怕是他老爸忽然住院都没有这么紧张,心中不由得暗笑。

    欧克海进到屋中,顿时便见到了龙霄,快步的赶过来,满脸堆笑的对他点头哈腰,便如是见到了中央首长一般。

    龙霄让他坐了下来,慢慢从怀中取出一份薄薄的文件来打开,指着欧克海亲手写的字迹道:“欧校长,真是的,你当初怎么就那么不稳重,一亿多的赌债啊,够你家几十辈还的,真是骇死人。”他因为心中早有打算,这份文件自然没有留在赌船上,这两年一直放在家中让父亲保管着,这次到省城来,自然就带上了。

    欧克海一见到这份让他常常做噩梦的文件,尽管心头有所准备,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苦丧着脸道:“龙总,你是知道我的底的,那里会有这么多的钱,我求求你,就放过我吧,我……我给你跪下了,说着真的就要离座。

    龙霄一把按住他道:“欧校长,你可是本省第一大学的老大,有头有脸,这里是公众场所,要是这么下跪,万一被认识你的人见到了,那还成什么体统。这事么,其实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否则我也不会约你出来了。”

    欧克海听见此事还可回旋,那无异是瞧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龙霄的手道:“龙总,你说,你说,有什么条件,我一定给你办到,一定办到。”

    龙霄微笑着道:“其实这事对你来说也不是很难,我在外面混得久了,越来越明白知识的重要性,又非常留恋只读了半年的大学生活,有心去重圆旧梦,想要欧校长帮帮这个忙,只是不知欧校长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

    要将一个被学校开除的学生重新弄进校园里上学,即使对欧校长来说,也的确是个非常高难度的事情,当下一付苦瓜脸,支支吾吾的道:“这个事……这个事,龙总,实在是强人所难啊。”

    龙霄闻言,并不生气,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这事难办得紧,原本就没有抱什么期望,算了,就当我没说,欧校长,咱们来还是来商量正事,就凭你我的交情,我就给你破个例,象买房子一样分期还债,不过你的首付,怎么也得给我个五千万吧。”

    欧克海就象是个气球,被他这么一戳,顿时焉了下来,有气无力的道:“好好,龙总,我一定尽力而为,尽力而为。”

    龙霄并不去理他,又道:“看来欧校长还有些让我感动的地方,这样吧,要是五千万一时拿不出来,我再吃点亏,就先收你一千万吧,不过这已经是最低限度,再没有价可讲了。”

    欧克海岂有不知他意思的,但把柄在这小子手中,直接关乎到自己的前程性命,只得一咬牙,硬着头皮道:“行行,没问题,龙总,这事我来办,不过现在已经是六月底,学校就要放假了,你只有两个月之后到校了。”

    龙霄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小欧啊小欧,你办事我放心,这事就拜托你了,不过我到了学校未必能遵守校纪校规,这一点还请你多担待担待才是。”

    这时欧克海便如革命烈士般的把什么都豁出去了,点着头道:“这也行,但是龙总,我要是办成了这事,咱们的帐该怎么算?”

    龙霄笑咪咪的望着他,然后摇着头道:“我就知道你的算盘打得精,吃不得半分亏,小欧,我忍不住要批评你两句,这种思想要不得啊,一点没有奉献精神,你怎么为人师表,怎么去教育学生,纯粹是误人子弟,不过瞧在你还算听话的份儿上,就先给你抵个三五千万吧,其余的等我到校之后,视你另外的表现,以观后效,总之会有机会还完的。”

    欧克海被他气得半死,一口淤血在胸口处转来转去的堵得慌,但弱国无外交,只要那文件在他的手中,自己就处处被动,只盼到这小子能够尽快的将这些钱抵扣完,那就阿弥陀佛,万事大吉,这辈子***再赌一次,那就自己拿起指甲刀将小弟弟剪下来。

    事情交待完,龙霄挥挥手让小欧子先行告退,自己喝着茶,想着周思廉、胡峰、郑军这三堆垃圾忽然见到自己出现在学校,出现在教室里目瞪口呆的样子,还有花香芸与方老师,她们又会有什么样反应?这一切都让他无比的兴奋与期待。

    好久才让心情平静下来,龙霄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他本来准备做一番利人利已的大事业,但如今资金没有到位,更重要的是至今为止并没有发现合适的项目,这种事是急不得的,那就只有随遇而安了。花香芸今后会一段朝夕相处的时间,自然可以暂时不去。等到天铁的测验结果出来了,自己那个腾龙影视文化传媒公司肯定是要去的,在这几天,他要暗中调查史光治的底细,最好能揪出他幕后的人来,再不成,能了解到他与那些政府高官有所勾结,也是心中之愿,但这一切,又该从那里入手呢?

    思索之间,他的脑中猛的闪出一个人来,不错,如果能够找到这个人,史光治的秘密,想来可以挖出不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