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旧部拥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天晚上,龙霄与谢如云一直没有回去,在草地上说着缠绵的情话,有好几次,龙霄将谢如云压在身下激吻,手也捞起了她的裙裾,不停的抚摸着她饱满而又柔软乳房,有好几次都有冲动要与如云就在草地上行一行周公之礼,但这念头又很快的被打消了,要知道,现在的科学技术超常发展,许多先进的仪器已进入了家庭,这草地四周还有许多厂区的住宿楼,保不准那一个捉狭鬼就买了台红外线望远镜或者红外线照像机时刻对着这片特别适合偷情野合的草地扫描,自己与谢如云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要是不幸的落入镜头之中,然后再传到网络上什么论坛什么专栏的什么自拍区,冠以“爽啊,超级帅哥美女野外炮战,绝对精彩,不回贴你是我儿”之类的标题,如果再让一些特别欣赏的兄弟,这里去贴贴,那里去贴贴,搞不好就比汤加丽或者芙蓉姐姐还有名,这一想法,实在让龙霄的色胆大受挫折,小兄弟顿时变得有些沮丧,只得略作抚摸就点到为止,再熬一天吧,反正房子已经买了。

    不觉见到了天边的鱼肚白,龙霄与谢如云这才相搂着慢慢的起身,到外面的一处小饭馆用过了早餐,龙霄心系着房子,便象昨天一样,与谢如云约好了去接她的时间,然后分手去各做各的事。

    这一天,龙霄那里都没有去,而是顾着买家具买家电买锅碗瓢盆,又是请钟点工做清洁,忙得不亦乐乎,到了下午四点多钟,东西全到齐并安装好了,屋子里做得干干净净,工人们全都退了场,龙霄舒舒服服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这个崭新的,属于自己的家,心里充满了兴奋,但很快他就骂起自己不成器来,逍遥国虽然比起这整个省来要小了好一些,但也有千万人口,自己的皇宫更是占地千亩以上,全部的宫殿房屋加起来不下三百,现在这房屋的面积,还远比不上碧痕做住的芳沁院的大厅,真不想自己居然还小人物般的沾沾自喜。

    不过自责是自责,兴奋却还是归兴奋,龙霄没呆多久,就提前一个多小时去接谢如云了,不过这次他是有备而去,穿上了今天在商场才买的新行头,银灰色的西装,带着暗花的配套领带,脚上是一双贼亮贼亮的新型皮鞋。

    刚关门走出去,正巧碰到介绍他买房的那个年轻的售楼小姐带着新的客人上来看房,见到了一身正规军打头的龙霄,两只本来有些小的二条眼顿时蓦地一睁,象遇到了心仪的男明星,脸色都不怎么自然了,从楼梯下走到他面前才记得露出笑容,连忙热情的打着招呼,只是两腮开始发红。

    这样姿色平庸的女人自然引不起龙霄的注意,他毫无感觉的飘过,不快不慢的下了楼。

    到了街上,衣着光鲜的龙霄自然又成了人们注视的对象,女的目光倾慕,男的自惭形秽,最让龙霄有些尴尬的是,有个头发花白,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见到了他,不仅老是打他的望,嘴里还呵呵的直笑,让龙霄心中忍不住汗了一下。

    到了谢如云的工厂,她正板着脸在车间检查成衣的质量,见到龙霄提前到了,又瞧着他那付帅呆了,酷毙了的模样,连忙笑着跑过来与他说话,瞥到车间那些女工惊艳的表情,脸上真是充满了得意,唉,女人总是有虚荣心的。

    等到谢如云下班,龙霄便带着她往小区走,谢如云很是诧异,连问了他几次,龙霄都是笑而不答。

    等将房门打开,谢如云见到屋里崭新干净的样子,顿时明白了,欢笑着跳起来,扑到龙霄的怀中道:“霄,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对不对?”

    瞧到龙霄笑着点了点头,谢如云兴奋得在龙霄的脸上,嘴上,颈上连亲了好几口,她并不在乎这房屋的本身,而是知道心上人购了这套房,那是准备长期和自己在一起了,那么昨晚他对自己的承诺是认真的,是负责任的,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啊。

    龙霄带着谢如云参观完了这三室两厅的房屋,见外面天色已渐渐暗淡下来,便从冰箱里取出了在超市里买的熟食,装上碟,用微波炉热了,放在饭桌上,然后点上了两只红烛,代表成双成对,接着按动了客厅里的音响,里面已放出了浪漫的萨克斯,他将音量调低,便拉着谢如云的手与她各坐在一边的饭桌,四目交递,含情默默的吃了这一顿饭。

    感情交融中,接下来的事已无需任何人提起,两人各自宽了衣,先是借着昏暗的烛光在客厅中赤裸裸的抱在一起,随着音乐声缓缓的摇动,感到了龙霄的勃然雄起,谢如云便微笑着牵着他的手走进了浴室,用替他清洗,并不时用纤手抚弄着他全身上下。

    龙霄好不容易等她也洗得差不多,便相对而站,与她交颈而吻,过了一阵,谢如云便踮起了脚,从他的头一直向下,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用舌尖挑舔,胸膛、小腹,然后蹲了下来,在他的下部极其温柔的品咂,龙霄昨晚那未灭之火顿时燃烧起来,一把扶起谢如云,让她靠在浴室的墙上,自己一只手托起了她细嫩洁白的左腿,谢如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便伸手握住了他的那物事,纳入了自己早已渴望奉献的爱窠,并不时的和他有节奏的配合着,这就是谢如云的好处,她了解男人,懂得男人,知道如何让男人更快乐。

    龙霄心中觉得她与波伊丝有异曲同工之处,心中忽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真不知要这两名成熟妩媚,少于羞涩的美人儿同时来服侍自己是什么滋味,这样的想法令他更燥热起来,向谢如云的进攻越来越激烈,他知道谢如云的承受力与战斗力要比朱芷清、朱丹霁等女强得多,默默的调动内息,固守精关,当真是红旗不倒,雄风永在,感觉到谢如云的身体已站立不住,全身软软的依贴在了他的身上,这才抱起她,身体不离,让她搂着自己的颈项,双腿紧紧的挟盘在自己的下部,一步步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扶着她的腰肢上下运动着,直瞧着谢如云的明眸微闭,呻吟渐息,自己再完全无力摇动,这才又抱着她到了卧室,好一阵狂风骤雨,这才收兵。

    事后,谢如云体内经历了三番潮起潮涌,已是滩软成一团,这是自从她有性事以来从所未有的,过去也只是听人说过有的女人可以达到两次高峰,却想不到自己今日却还多了一次,真想不到心上人怎么会有这样奇异的体质,两人交欢的次数也不算少,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威力。

    而龙霄也是初次用内息来改变体质,见到擅长打持久战的谢如云成了这付样子,心中真是大为得意,将她抱在怀中依偎着,嘴着却“嘘嘘”的吹着轻松的口哨,气得连谢如云都想打他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谢如云因太过疲倦,直睡到十一点钟才起床,两人一起出去在附近的菜市买了些东西充实冰箱,回来后,龙霄想她每天忙于生意,太过辛苦,本来想弄饭给她吃,但谢如云那里会让他动手,把他推到沙发上,打开电视,让他自己先呆着,自己一会儿就好。

    搜了一阵子台,到了本省的频道,正巧电视上正在放新闻,龙霄便放下了遥控板,见里面的新闻都是春风过岸,百花齐绽,全省形势一片大好,其中特别的将治安状况好好的歌功颂德了一番,说是近年来在省公安厅各级领导的亲自过问下,全省的破案率直线上升,已到了历年来的最高,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果然,电视上出现了几个画面的采访,都是受害者,或受害者的家属感恩戴德的场面,场面很是让人激动。

    龙霄心智早已达观成熟,瞧到这里,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觉得有些新闻记者其实没什么头脑,只顾着自己去溜须拍马,却不用大脑好好的想一想,省里的治安工作,厅里的各级领导亲自过问,本就是份内之事,他这么一报道,乍一听的确是领导们身先士卒,劳苦功高,可要是遇到有心人一分析,那么就变成这些领导都曾经犯过万事不管,只混工资的失职罪,近年来才开始亡羊补牢。还有只报道破案率的上升,却不报道发案率的多少,这实是过去大明官员最擅长用的报喜不报忧,隐恶扬善,避实就虚之策啊。更何况的是,现在省里的公安厅长就是害他的三个高干子弟之一,那个高高胖胖,蛮横无理的胡峰的老爷子,有如此一个好儿子,其父的品性虽然不敢完全肯定,但实在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想到胡峰,自然就连带起周思廉与郑军,龙霄心中就涌动着一阵急湍的暗流,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一块永远不会复原的伤疤,一但揭开,里面的血就会飞溅而出,只是他已经有了复仇的计划,倒也不急在一时。

    用过了饭,谢如云洗了碗就走工厂去了,龙霄在家中没呆一会儿,就下了楼,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牵挂着两眼已瞎的小峰,自己要去瞧瞧史光治是如何对待他的。

    坐着车向北而去,上次他到桃源之前,是将小峰安排在北城城郊的一处环境幽雅的农家院落里,还专门派了几个中年妇女照顾,真不知这一切有没有改变。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到了地方,龙霄下得车来,一推开那院落的门,就见到了一个戴着墨镜,面带忧伤的小男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旁边则有一名中年妇女陪着他,龙霄认得这是过去一直照顾小峰的人。这才放下心来,照顾小峰花不了多少钱,史光治也用不着来背这个恶名。

    那中年妇女认得龙霄,连忙站了起来,笑道:“龙先生,好久没看见你啦。”

    龙霄朝她点了点头道:“小峰现在怎么样了?”

    中年妇女一脸黯然的摇了摇头道:“身体倒没什么,就是不爱说话,对外界好像隔绝了一样。”

    龙霄想起第一次随着黑龙到别墅见到小峰时,他是那么的活泼可爱逗人喜欢,如今却成了这样一付情景,心下一阵酸楚,走过去摸着小峰的头道:“小峰,你还记得龙叔叔么?”

    这时小峰只是微微的抬了抬头,却什么话没有说,龙霄根本无法去猜测这个身世悲惨,有过从天上到地狱一样般经历的小男孩到底在想什么,只是默默的站在他身边,心里一片沉重。

    这样过了近一个小时,龙霄才吩咐那中年妇女好好照顾小峰,自己出了院子,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两个一高一矮,三十来岁,身材结实,戴着颈链方戒的男子,急匆匆的从对面大道上跑了过来,对着他恭恭敬敬,点头哈腰的道:“老大,咱们总算等到你啦。”

    龙霄以为他们是史光治的人,不禁冷冷的道:“我不是你们的老大,史光治才是,小心你们回去被他修理。”

    那两人见龙霄能所误会,忙道:“老大,咱们不是史光治的人,咱们跟着是文大哥。”

    龙霄愣了愣,马上省悟过来,道:“柯杰?”

    那两人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柯杰柯大哥。”

    龙霄此时心转如电,这柯杰在道上号称“拼命三郎”是个敢玩命的狠角色,但为人却颇是机智,因此自己才在收拾了文伟之后,派他去管理省城地盘最大的南城区,此人过去和史光治住的一个套间,平时的交情也很不错,想不到他居然会派人来等自己。

    当下道:“你们柯大哥找我有什么事么?”

    一名身材较矮的男子道:“柯大哥听说老大你回到了省城,高兴得象什么似的,但一时又找不到你人,想到你有可能要到小峰这里来,就派咱们来请你到南城去一趟,咱们两人过去认识老大你的,只是平时事忙,自然不会留意咱们这些小角色。”

    龙霄对柯杰印象不差,否则当年也不会把人人都争着想要的南城区这块肥肉交给他了,听说是他叫人来,心里暗地猜测其用意,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己正要多多的了解如今道上的情况,今日也算是个机会,嘴中便道:“好吧,我跟你们去。”

    柯杰跟这两人下过死命令,要他们请不到龙霄就永远不要回去,这时听到龙霄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那是终于可以交差了,顿时喜笑颜开,一人道:“老大,咱们有车,就停在那里。”

    龙霄顺着他的手指瞧去,果然见到前面道旁停着一辆休闲用的小式轿车,便迈步走了过去,那高个男子去开了车门坐在驾驶台上,而矮个汉子则替龙霄拉开了后排的门,见他坐好,自己才去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车子开动,向南而去,只见到矮个子男子拿出手机来拔通了号码,对着里面说道:“大哥,咱们见到老大啦,现在已将他请到了车上,现在正赶过来。”龙霄听力超乎常人,只听到柯杰有些兴奋的声音道:“好,你这两个小子办事不错,马上把老大带到我这里来,要快。”

    那矮个子男子答应着挂断了电话,这才回头对龙霄道:“老大,咱们柯大哥正巴巴的等着你哩。”

    龙霄听着柯杰的语气,暗暗的猜到了些什么,但一时也不敢肯定,只有等见了面再说了。

    进行之间,过了好一阵才进入南城区,车子弯弯拐拐的穿过无数大街小巷,这才在一家瞧来规模不小的地下舞厅停下来,那矮个子先下车给他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式道:“老大,柯大哥就在里面,咱们进去吧。”

    龙霄随着两人走了下去,一推开门,便见到是个数百个平方的大场子,此时却没什么顾客,只是在当前整整齐齐的站着三十多个身材年纪都不一样的男子,见到两人带着龙霄进来,全都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恭恭敬敬,极是大声的齐声叫道:“老大好。”竟象是有人训练过了一样。

    龙霄刚风度翩翩的向这些人点头微微一笑,就瞧着柯杰从人群中闪出,走过来也躬身向龙霄行了一个礼,这才与他紧紧一拥道:“老大,你瞧瞧我这些弟兄们怎么样,他们是本城区的小头目,手底下都有批小兄弟跟着。”

    龙霄扫了一扫,见这些人都还算精神,便点头道:“很好,柯大哥,这两年你发展得不错啊。”

    柯杰笑着道:“我过去只会砍砍人,有什么本事,能混成今天这样子,还不全靠老大你的栽培。”

    龙霄有心试他,便道:“柯大哥,史光治已经接替我的位子,我已经不是道上的人了,今后咱们还是兄弟相称,按起年纪来,我还该叫你一声大哥哩。”

    这时只见到柯杰猛的向地下吐了一滩口水道:“我日史光治他妈,他算什么卵老大,那是篡你的位,老大,我柯杰的眼里除了死去的黑龙老大,就只认你了,我今天找你,就是商量此事。”

    龙霄见他那三十多名手下眼睛都向这边望来,心中一动,微笑道:“柯大哥,咱们不谈这个,先找个地方叙叙旧再说。”

    柯杰连忙道:“好,咱们先到里面我的办公室去。”

    说着向那些小头目道:“你们好好的在外面瞧着,姓史的要是知道老大到我这里来搞不好会玩花样。”

    听到那些人答应,柯杰这才带着龙霄向舞厅后面走去,龙霄见这里面还有许多大大小小包间,里面还放着不少的桌子,想来还是个地下赌场。

    到了柯杰的办公室,他将门一关,便请龙霄坐在待客的沙发上,自己侧坐在他的旁边道:“老大,你就说吧,要拿姓史的这个目无家规的王八蛋怎么开刀?”

    龙霄并没有回答,只道:“柯大哥,我出国去了两年,你先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柯杰道:“好,我说,老大,你走的前几个月,姓史的还老老实实的守着过去黑龙老大订下的规矩,可是不知怎的,他的胆子忽然变大起来,不仅连同道上的四位前辈还有居然在公司的‘大裂谷夜总会’夜总会卖起毒品来了,而且还给道上所有的兄弟打招呼,过去黑龙老大订的不许大家碰毒品的规矩是断了兄弟们的财路,是非常幼稚的,要所有的人不必再遵守这一点,各个场子的主事尽管卖,谁要是出了事,公司还会想办法保出来。”

    龙霄听到这里,不由道:“史光治的本领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贩毒的事案子不小,没有高层人物绝对是保不出来的。”

    柯杰道:“妈的,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史光治这杂碎的那点本领,我最清楚不过,不知他拜对了那一尊大佛,还真把警方搞通了,陆陆续续的弄出来不少的人,也拉拢了不少的人心。”

    龙霄听到心中没有说话,又道:“难道警方就不查他的场子吗?”

    柯杰冷冷一笑道:“查,怎么查,前些日子市局刚从刑警队调上去的一个姓毕的副局长,想要去找史光治的麻烦,便亲自带了一队人到‘大裂谷夜总会’去,谁知是鸡没逮着反沾了一脚的鸡屎,浩浩荡荡的百多名警察,二十多辆警车,不仅半包毒品没找到,还因为严刑逼供,里面有两个员工受不了呑了碎玻璃,差点惹上了命案,结果让人告到了省厅,他这个副局长屁股都没坐热就下放到咱们南区的一个小派出所当所长了,现在新上任的主管组织犯罪与毒品的副局长听说是个年轻漂亮从英国受训回来的女警察,那还有什么用,完全就是个花瓶,摆摆样子给别人瞧瞧罢了。”

    龙霄一听,不由得又惊又喜,连忙道:“这个女副局长是不是叫柳琬?”

    柯杰望着他道:“老大,原来你也知道她。”

    龙霄微微一笑,淡淡的道:“过去见过一面,听说上次那宗轰动全国的毒品案就是她破的。”

    柯杰道:“屁,我听局子里的一个朋友说,她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误接了一个电话,结果就成了全国有名的英雄,这样的女子,能有多大的本领。”

    龙霄不愿再提柳琬,只道:“柯大哥,你这里史光治还没有插进来,是不是?”

    柯杰道:“他敢,有几次他的人想溜进我的地盘贩毒,都让我好好收拾了一顿,这史光治也只有忍气呑声算了,根本不敢与我正面冲突。”

    龙霄想起史光治带着人在自己面前荷枪实弹,耀武扬威的样子,知道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史光治为人粗鲁暴燥,又拥有市区与东西北三方的实力,有柯杰所缺乏的真枪,吃了亏不与他计较,这里面必然还有柯杰不明白的东西。”

    这时柯杰又道:“老大,现在情况你也明白了,你的能力我是一向敬佩的,说吧,你指到那里,我打到那里。”

    龙霄这时却道:“柯大哥,这事我就要对不起你了,史光治如今羽翼已丰,你和我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想再冒这个险了,算了吧,他当不当老大,贩不贩毒,也不关我的事,我现在只想自己想法子做点正经的生意,没心思再去惹他了。”

    柯杰听到他说这样丧气的话,顿时高声叫了起来道:“老大,你不会是这样怕事的人,有你在,姓史的杂种绝没有好日子过。”

    这时龙霄忽然向他使了个眼色,道:“此一时彼一时,过去大家都是用刀用棒,大不了用用猎枪,现在姓史的有了真家伙,我是亲眼瞧过的,而且他还有那么硬的后台,不是我说句泄气的话,那个姓毕的副局长,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真要落在他的手里,下场只会更惨。”

    他一边尽量拖长声音说着话,一边用手蘸着茶水在面前的茶几上飞快的写着,却是:“柯大哥,这里很可能有窃听器,史光治的背景绝不简单,咱们要处处小心,这事我清楚了,会去调查,今后你明我暗,相互配合,要防着他暗害你,这是我的手机,你有事确定安全了再打给我。”接着便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柯杰也是个聪明人,顿时领会到龙霄意图,自己这个办公室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史光治要安个窃听器容易无比,甚至是必然之事,老大果然心思细密啊。

    当下便故意道:“老大,这事只有你领头来做,否则史光治只有越来越嚣张,没人制得服他。”

    龙霄便也大声道:“柯大哥,你不用再说,我也最后还说一遍,制不制得服史光治,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乖乖的呆着不来惹我,那就万事大吉,好了,我还有事,改天请你喝茶,再见。”

    说着就走出了门去,柯杰还在不甘心的大呼着:“老大,老大,你别走,再好好考虑,我永远跟着你……”

    走出了舞厅,龙霄想起柯杰的话,心中一阵沉重,史光治身后,必定站着一个神秘可怕的人物,而这个是谁,到底有多大的能力,都无法得知,但一丝莫名的畏惧竟然从他胸中掠过,这一点让龙霄也是一惊,他战威远王,战血魔都没有过这样的心情,真不知现在怎么会这样。

    但很快的,龙霄就认为这只是一种错觉,明天,他就去找柳琬,一是自己想见见她,二来也可以旁敲侧击的探探警方的口气。

    想到柳琬,就想起过去与她的误会及后来她对自己的关心,龙霄心中又开始飘荡起了如水的温柔,她已经成副局长了,只是不知道对自己这个吴军还记得多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