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爱的承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按着那名片上的地址,坐着车到了北城的一条叫安义路的地方,龙霄下了车,见这里已偏离了主干道,人流稀稀淡淡的,并不是适合开饭店的地方,心中不由一叹,他不用去问周云娜,也知道她为什么会将店址选择在这里,周云娜家庭的情况他是清清楚楚,根本拿不出什么本钱来开店,这样的地方人虽然少,但租金必然便宜,而附近一定有可以养活饭店的地方,否则以周云娜与何远帆的聪明与经验,绝不会将有限的资金用来盲目投资的。

    顺着门牌号一路走下去,龙霄便见到了“清怡轩饭店”的招牌,而在街的对面,正是一所规模不小的中学。

    龙霄走了过去,见到这“清怡轩饭店”大约有六十来个平方,比起学校门外其它的几个小食店来要显得干净宽敞许多,看来周云娜的这个店在附近一带应该没有什么对手才是。

    进了店堂,龙霄一眼就瞥见了坐在收银柜台后的何远帆,瞧着他愁眉苦眼的正对着桌子发呆,似乎在想什么烦心事。

    龙霄知道以何远帆的学历及能力,还有留学的经历,要在这里经营一个没什么发展前途的小店,的确是难为了他,不过此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周云娜才是他最终的追求目标。

    感觉到有人进来,何远帆抬起了头,顿时便见到了面带微笑的龙霄,闪过一丝怪异难言的神色,但很快就站了起来,很热情的,满脸是笑的道:“唉呀,龙总,你总算回来了,可不知道咱们有多惦记你啦。”

    龙霄听他用到“咱们”一词时象是很自然的样子,也不知道周云娜到底和他怎么样了,便笑着道:“小周呢,她在那里?”

    何远帆道:“她在厨房忙着哩,我这就叫她。”说着高声呼道:“云娜,云娜,你快出来,瞧瞧是谁大驾光临了。”

    随着他的声音,就听见店堂左侧的一间小门传来一个女人娇脆的声音道:“是谁啊,让我们的何经理这么大惊小怪的。”

    话音刚落,一名高挑修长,皮肤细白,容貌虽只是中上,但身材极好的年轻女子胸前挂着围裙,手里拿着一把正在清理的青菜,笑盈盈的走了出来。

    见到了在店堂之中卓然而立的龙霄,周云娜不由张大了红润的樱唇,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阵才省悟过来,快步跑了过来,在龙霄身前,似乎有一个想投入他怀中的动作,但终归忍住了,激动之情却溢于言表,道:“龙总,龙总,你终于回来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其实周云娜比龙霄还大一岁多点,但在经历了无数风雨的龙霄眼里,她一直是个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小姑娘,知道她在史光治那里受够了委屈,心中也很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抚慰一番,不过实在不知道何远帆与她的关系,不敢孟浪,便冲着她笑了笑,柔声道:“现在回来,也不是太晚,咱们不是已经见面了么。”

    周云娜望着龙霄的面容,听着他的话,只觉面前的这个男人不仅更为成熟,而且比过去还多了一种宽厚的温柔,内心中一阵悸动,望着他的眼神,已有些痴了。

    这时只听何远帆道:“云娜,快让龙总坐啊,只是咱们的这个店子又脏又小,不知道龙总习不习惯。”

    周云娜这才意识到有些失礼,连忙将手中的青菜放在一张桌子上,自己进厨房拿了一张抹布出来,在一张木椅上擦了又擦,然后请龙霄坐下。

    龙霄见她还是象过去那个小秘书一样的对待自己,笑了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坐了下去,见到对面的中学已经放学了,吵吵闹闹,密密麻麻的一群群的走过,但并没有学生进来吃饭。

    龙霄见到此景,心中一动,在省城读书,离家较远的学生,一般中午不会回家吃饭,这里的生意应该好才对,但为何没有一个人进来。

    他没有直接去提这个问题,只是笑着对周云娜道:“怎么,都当老板了,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啊,这店也不算小,大厨也该请一个吧,不要告诉我这厨师就是你啊。”

    周云娜脸上毫无难堪之色,扬着头,象是撒娇,又象是在自夸的道:“都是我,怎么样,我这叫面面俱到,全能冠军。”

    龙霄知道这时候该何远帆发言了,便拿眼睛望着他,果然见他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龙总,其实我们这里前几个月生意还是不错的,店里不仅请了厨师,还有两个负责洗碗端菜的服务员,可是前几个月,咱们隔壁小饭馆里有学生进了餐后食物中毒,学校就下了个规定,只准学生们到学校里面的食堂里用餐,你知道,咱们选定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个学校,现在谁知这么倒霉,自然没什么生意,只好将厨师与服务员都放啦,我对厨房的事一窍不通,什么事只有都由云娜来做,再这样,咱们可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周云娜听何远帆今天又是“云娜”又是“咱们”的喊得特别亲热,女孩子的心思特别敏感,怎么不明白他的心思,不由皱了皱眉,不过何远帆这两年对她也关心备至,的确不错,也不好扫他的面子,只是笑着对龙霄道:“其实倒不是全没生意,这里路过的人还是有进来的,只是今天中午没什么人,不过这样也好,龙总,算你有口福,可以尝尝我偷师学来的手艺。”

    龙霄瞧着周云娜乐观的样子,笑了一笑道:“云娜,把你的两只手伸出来。”

    周云娜愣了愣道:“干嘛。”说着已将双手伸了出来。

    龙霄一瞥到周云娜的手,顿时一叹,要知这周云娜容貌虽然算不上绝佳,但身材修长,又很会打扮,皮肤虽然比不上朱芷清等人,但也非常光洁,特别是她的手,又长又尖,龙霄常开玩笑说她这手最适合弹钢琴,而现在呈现在龙霄面前的一双手,已微微的有些发黄,皮肤也粗糙了不少,而且许多地方有些伤疤,其中既有烫伤,也有刀伤,应该是在厨房做事时留下的。

    周云娜见到龙霄凝视着自己的手,眼中充满了怜惜,连忙缩了回去,笑着道:“怎么样,劳动人民的手,刻划着对生命的记忆,不过这都是些教训,我受了一次伤,下次就更小心了。”

    龙霄心中已有打算,装着没事一样,笑道:“那你还不去将拿手菜弄两个来,我早上只喝了一盒牛奶,现在早饿了,记住,要你们店里最好的,请客也别那么小气。”

    周云娜听到他饿了,连忙点头道:“好好好,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弄,何远帆,你陪着龙总。”一边说着,一边匆匆的走进了厨房。

    龙霄与何远帆两人坐着,何远帆自然要问他这两年的去向,龙霄便照着临行前对周云娜说的话略略加了些语言应付了过去。

    过了一阵,周云娜就开始上菜,刚上了两个菜,龙霄就要她不用做了,过来一起吃,但周云娜笑着又走进去,这样进进出出的等到龙霄与何远帆都吃得差不多,她才走出来坐在龙霄身边,不过桌上已堆满了六个荤菜,两个素菜,另外还烧了两大盆汤,已足够一桌人吃了。

    何远帆见到此情,不由向周云娜深深的瞥了一眼,心中无比沉重,两年相处。他对周云娜的性格如何不了解,她如果不是紧张这个男人,绝不会弄得这么夸张浪费,毕竟饭店的经济状况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两人的家庭都无法伸出援手。

    龙霄望着这满满的一桌菜,叹了口气道:“小周,我虽然叫你弄点好吃的菜,可也没叫你弄这么多啊。”

    周云娜对着他嫣然一笑道:“我这也是想在你面前卖弄卖弄呀,这些菜都是我悄悄偷瞧请来的那个厨师做的,不过也有自创的地方,怎么样,你这个手下还聪明吧。”

    龙霄每样菜都吃过了,虽然只是些家常菜,但凭着良心说,的确应该算是很不错,比许多大饭店的所谓一级或特级大厨做出来的菜还要对人口味些,当下笑着点头道:“评审团一致通过,周云娜小姐的厨艺精湛,可以代表中国厨师出国参赛。”

    周云娜一笑道:“龙总,你用不着来拍我的马屁吧,当心把我的脸说红了。”不过听到龙霄夸奖她的厨艺,心中甜美无比,自己不吃,倒是不停的给龙霄挟菜。

    龙霄见着何远帆苦着一张脸,象是吃了臭咸蛋一样,忙道:“小周,你别只顾给我挟菜,你还没怎么吃哩。”

    周云娜道:“我在厨房里油烟也闻得饱了,没什么胃口,龙总,你要是瞧得起我,就多吃点儿。”

    龙霄哈哈一笑道:“好啊,小周,你也学会拿话来将我了,看来这个面子不给是不行啦。”便又吃了几筷菜,说实话,他肚子里的食物早就是堆积如山,但周云娜盛意拳拳,弄了这么多菜招待自己,不得不勉强再吃。

    又过了一阵,龙霄终于支撑不住了,放下了筷,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这才凝视着周云娜,缓缓道:“小周,说实话吧,开这个店,亏了多少钱了?”

    周云娜在他灼灼的目光下,一阵慌乱,连忙拂了拂有些散乱的长发,笑了笑道:“也没怎么亏,还行吧。”

    这时何远帆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云娜,既然龙总已经瞧出来了,咱们又何必瞒他。”

    龙霄也知道周云娜不肯给自己讲实话,便道:“好,远帆,你来说。”

    何远帆叹了叹道:“龙总,这个店连房租加装修还有各种物品,一共投资了十二万元,我和周云娜一人一半,你知道,我刚出国回来,工作又没多久,刚还了债,六万元已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而云娜就更困难,公司还有许多薪金没有付给她,这六万元钱,还是她求爹爹告奶奶,向亲威们借的,现在这里学校不准学生在外用餐,情况发生变化,谁也不会笨得来接咱们的店子,而交的又是一年的租金,就这样干耗着,这十二万全部要赔完,只能剩下冰箱桌椅这些东西,你不知道,现在云娜怕花钱,根本就不肯上街,一直在这店里呆着,还不敢跟家里面说。”

    龙霄曾经去过周云娜那个又窄又破的家,知道这六万元对她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数字,甚至可以想象她如何在羞涩难堪中向亲威们五千一万的借钱,不由道:“小周,我走的时候不是让公司给你五十万在外面买套小一点儿的房子暂时住着,公司没给么?”

    周云娜还没有说话,何远帆已接着道:“你走的第二天,李部长就给了,云娜便拿来付了首付,还将自己的薪金塾了几万进去,可是后来史光治上了台,就要云娜将房子交出来,云娜惹不起他们,只好退出来了,现在是他的一个情妇在住。”

    龙霄气得想操史光治的屁眼儿,但外表上却是淡淡的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本支票簿和笔来,飞快的在上面填了一些数字,然后撕下来交给周云娜。

    周云娜接过一瞧,却见上面写的是二十万元,不由一愣道:“龙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霄道:“我对你们这店倒感兴趣,这店现在就转给我了,十二万是你们的本钱,另外,本店从今天起停业整顿,剩下的八万元由小周拿去找一家最好的培训班,学习学习经济管理之类的东西,小周,你的实际经验不错,但还是需要多充充电,今后我可还要请你。”

    何远帆这些日子一直在苦恼饭店的事,不想今日是乍遇贵人,绝处逢生,这一喜之下,满腹的酸醋顿时化为了蜜糖,“哎呀”一声站起来,紧紧握着龙霄的手道:“龙总,龙总,我真是要谢谢你啦,你真是咱们的救星啊。”

    龙霄笑笑,也与他握了握手,等到何远帆坐下来,他斜眼瞥见周云娜眼睛微微的发红,嘴唇嗫嚅着,似乎想说话,龙霄知道她要说什么,悄悄的从桌下伸出手去,在她变得略有些粗糙的手上轻轻握了握。

    周云娜知道他是叫自己不必再说什么,咬了咬嘴唇,象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脸上忽然很平静了,将那支票收在怀中,只微笑着道:“龙总,你放心,我会好好学的。”

    这时何远帆道:“龙总,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是不是还想开饭店。”

    龙霄道:“那倒不一定,如果真的合适,再象盛明饭店那样开一家也未尝不可。”

    这时候周云娜却断然道:“不,龙总,我反对。”

    龙霄望着她道:“哦,你说说理由。”

    周云娜道:“我有两个反对的理由,其一,很难再找到象袁师傅那样做特色菜的大厨,龙总,你知不知道,袁师傅其实特别欣赏你,在辞了酒楼的工作后,还等了你半年,希望可以和你再次合作,经常和我联系,可是就在几个月前,他的一个朋友也在外省开了一家象盛明大酒楼这样的饭店,力邀他加盟,还承诺给他干股,袁师傅终于强不过,答应下来,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其二,就算是咱们运气好,又请到了和袁师傅差不多的厨师,但是现在省城里已经有了三家这样的酒楼,地理位置都不一样,而且都成了气候,咱们再要去做,已经没有任何优势,或许可能不亏,但是已经没有了发展潜力,这样的生意,我想龙总不会有兴趣做。”

    龙霄听周云娜说话的条理非常清楚,赞许的望了她一眼,心中又是微微一叹,要不是史光治这么一瞎搅和,盛明大酒楼完全可以还在四个城区开设分店,将声势做大,让别人不敢来投资做同样的生意,这样的话,当真是会财源滚滚。

    他心中还有事,便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了一个给周云娜,叫她有事通知自己,便提了皮箱起身向外走去,周云娜与何远帆一直将他送到出租车上,这才回店。

    龙霄坐着出租车,先让他送自己到省城里最正规的驾校报了名,过去走那里有公司的专车还不觉得,这两天在省城里转来转去,自己没有车还真不方便。

    从驾校出来,龙霄又到了上次卖古董的那家“博闲古珍馆”,上次那个乔老先生的弟子仍然站在大厅里招呼着客人,见到提着大皮箱的龙霄,那人记忆力倒好,眼睛闪了闪,就想起他是谁来了,便如见到财神爷似的,满脸堆着笑跑过来道:“这位先生,这次有什么好货带来了。”

    龙霄不和他罗嗦,只道:“乔老先生和你们老板在么?”

    那人连忙点头道:“在在,他们今天正巧都在,我带你上去。”

    说着就将龙霄仍然带到了二楼的接待室,自己就去叫人去了。

    没一阵,那李老板便与乔老先生急匆匆的进来,和龙霄好生热情,看来上次的货,让他们赚了不少的钱。

    寒喧之后,李老板便道:“龙先生,请问你这次有什么货?”

    龙霄点了点头,打开了皮箱,从里面随便的拿了四样东西出来,却是一卷古画,一方印章,一个青铜酒樽,一块略带紫色的玉佩。

    李老板如今对龙霄的货已极为重视,见到这四样东西,便又出去叫了一名留着白须的老者进来,却是仅次于乔老先生的二掌柜,姓黄,龙霄便称他为黄老先生。

    这乔黄两人,一人擅识书墨画印、一人明辩细物珍玩,无不是数十年的精功,天下宝物,已十九不离其眼。

    先是黄老先生出马,只见他戴着雪白的手套,慢慢的先打开那卷画,却见是一副浓墨山水,山峰奇险,江水争湍,气势万千,笔法简练而又老辣。

    黄老先生只一见之下,就是一愣,慌忙用放大镜仔细瞧去,看了十来分钟左右,一脸的激动,拿着放大镜的那只枯瘦的手竟开始颤抖起来,嘴中只喃喃的道:“绝品,绝品,果然是绝品,我总算在临死之前见到了。”

    那李老板听着他这么一说,便知道这副画珍稀无比,心下一震,忙道:“黄老先生,你快说,这是谁的画?”

    黄老先生仍然望着那画,口中道:“这是吴道子的《嘉陵山水图》。”

    他这话一出,别说李老板与乔老先生,就连龙霄也是一惊,他再孤陋寡闻,总不会连堂堂画圣的大名都不知道吧。

    这时黄老先生又道:“唐天宝年间,玄宗因爱四川嘉陵山水之美,令吴道子去四川对景写生。吴道子奉令入蜀,来到嘉陵江畔,见到江水奔腾不息,两岸之峰又形态各异,巧夺天工,心情激昂,便终日在山水间畅游,却把写生的事忘在了一边。数月之后,两手空空的回到长安。唐玄宗见状,迷惑不解,问其为何不摹写嘉陵山水。吴道子道:‘山川美景,何需摹写,嘉陵之景,我早已默记于心。’只用了小半日,三百里嘉陵山川就跃于数尺纸上,让唐玄宗赞叹不已。

    这副画,乃吴道子晚年的集大成之作,历来被画者称为神品、绝品,我曾经见过它的膺品,虽也是清朝著名画家王石谷所仿,本以为得其神髓,但今天才知道,与画圣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那李老板素知这黄老先生的本事,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狂喜,又指着那印章道:“黄老先生,快看那印章,快看那印章。”

    黄老先生听到老板在催,仍然恋恋不舍的瞧了那幅《嘉陵山水图》好一眼,这才拿起了那数寸大小的印章,见是黄金所铸,似乎是用篆字所书,仔细一辩认,顿时念了出来道:“高祖私藏。”

    话音刚落,李老板失声道:“什么,是刘邦的私印,黄老先生,你再好好的瞧一瞧,不要认错了。”

    那黄老先生又仔细的看了两遍,点着头道:“曲者以直,斜者以正,圆者以方,参差者以匀整,其文而篆而非隶,点画篆隶相融,浑穆端凝,正是汉之创制,还有这黄金的成色,老板,你相信我,这是汉高祖的私印,绝不会错。”

    李老板长长的吐了口气,不再说话了,向乔老先生道:“你去瞧瞧那两样。”

    乔老先生听到前两样物品的珍稀程度,正是见猎心喜,心中早就按耐不住,也带了手套,用放大镜先向那方形长嘴的酒樽望去,却见是云龙纹相间,瞧到酒樽之底,也有一排小篆,上面写着“葵丘之会,桓公独享”,心头也是颤抖,又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下青铜的色泽,瞧有没有作假的可能,最后不得不道:“老板,这是春秋之时,齐桓公在葵丘之地会盟鲁、宋、郑、卫等国开始称霸时用的酒具,是真品。”

    这时李老板脑袋都有些晕了,有些无力的指着那玉佩道:“好,乔老,我知道了,你再瞧瞧这个。”

    乔老先生放下酒樽,刚一拿起那玉佩,便嗅到了一种奇异的香味,顿时大为惊诧,将那玉佩拿到鼻子下再嗅,那香气更是钻鼻而进,的确是从玉中发出,脑中猛的闪现起一样物事来,霎时大失常态,变色大声道:“奇南香玉,这就是奇南香玉。”

    尽管知道这玉佩不会简单,但听到乔老先生这么一嚷,李老板与黄老先生几乎都跳起来了,不停的道:“什么,奇南香玉,不可能,不可能,世上真有这种东西。”两人皆围了过去,对着那玉佩又瞧又嗅,一时间连大气也不敢出。

    龙霄一见三人的样子,便知道这东西价值最贵了,不过他现在已是聪明无比,为了做买卖不至于太吃亏,便故意淡淡的道:“原来你们居然也知道这奇南香玉,那就用不着我多给你们解释了。”

    果然听到那乔老先生不服气的道:“老朽怎会不知奇南香玉,这种玉出自海南,埋于土中,与香物为邻,年久受其染,沾其香,便沁入玉髓之中,非数千年不成,乃天下所有玉石当中至高无上的宝物,只听说在明朝洪武年间出现过,不过已贡入宫中,想不到今天又出现了。”

    龙霄等他们再瞧了一阵,便将四样物件收好,放入箱中,不过他在宫中收这些东西的时候,是象扔垃圾似的一古脑的乱丢乱放,现在知道了价值,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心态不一样了啊。”

    那三人在龙霄开箱的时候早瞧着里面还有许多物事,不由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都是惊骇而震动,不知这神秘的年轻男子是怎么弄到这些旷世奇珍的,这些货,又比他上次带来的珍贵了几分。

    龙霄做出欲擒故纵的架势,提起了大皮箱道:“怎么样,我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你们也是瞧到了,出个价吧,要是没有诚意,我今后也用不着和你们打交道了。”

    这时李老板与乔黄两名老者连忙过来,象敬佛爷般的对龙霄恭恭敬敬的说着好话,将他请到红木椅上坐下。

    李老板此时已渐渐恢复了些平静,就挨在龙霄的旁边坐着,想了想道:“龙先生,既然大家已经合作过了,而你也应该是行家,我就不瞒你了,你拿出来的四样宝物的价值的确是本店自开业以来没有遇到过的,而且好象你的皮箱里还有不少,说实话,以本店的字号实力,在国内的古董珍玩店中也是数一数二了,但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现金来吃下这些货,我倒有个主意,保证龙先生既能拿得到现金,又不会卖亏。”

    龙霄道:“哦,李老板,你有话就直说,别卖关子了。”

    李老板点头道:“是是,龙先生,干脆这样,由本店出面,搞一场全国最大的拍卖会,邀请有实力有兴趣的买家参加,这场拍卖会一下来,龙先生应该就成为超级大富翁了。”

    龙霄也觉得这办法不错,搞拍卖会至少不会被太多的压价,而且能尽快拿到现金,便笑着道:“这样也行,不过李老板,你要多少佣金?”

    李老板干笑了两声道:“龙先生这批货实在太贵重了,多的佣金我也不敢多要,便百分之五,怎么样,全盘的拍卖会都由本店来操作,不要你多费心。”

    龙霄觉得还算合理,就点点头,留了个电话号码给他,李老板虽觉得这样不得很稳妥,但这场拍卖会结束,半成的佣金也是笔不菲的数字,自然顾不得那么多了。

    龙霄从“博闲古珍馆”出来,忽然觉得手中这皮箱重了很多,不得不多了个心眼,连换了几趟车,又穿街进巷的确定没人跟踪,这才叫了辆车到谢如云工厂附近的地方,瞧那里有商品房卖,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小区,见到那里的环境还算勉强过得去,安全也不错,便找到售房部,要那种精装房,省得自己再费心。

    见来了买主,一名年轻的售楼小姐热情的接待了他,并向他推荐了小区D幢五楼的一处已装修好的三室两厅套房,要一百二十万,龙霄让她带自己去瞧了瞧,见格局还不错,也没有去多还价,立刻就要了下来,并开出支票,要售楼小姐办理手续。

    那售楼小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干脆的顾客,连忙叫人去确定支票的真实性,没一会儿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顿时喜笑颜开,便开始办理手续,不到一个小时,龙霄就拿到了那房间的钥匙。

    此时已快到与谢如云约会的时间了,龙霄来不及去买家具电器,只在附近叫人来把防盗门换了。

    等换完门,那工人一走,龙霄便对着那大皮箱有些犯愁,要不带吧,心头好像有些放不下,要是带着吧,又太麻烦了,犹豫了半天,一咬牙关上门就走,管他***,要真是患得患失的放心不下这些宝物,那活起还真累,就当里面是他的换洗衣服好了。

    不一阵就到了谢如云的工厂,一走进她的办公室,眼前顿时一亮,一名身着紫色镶花紧身连衣裙,柳眉弯弯,眼眸明亮,鼻挺腮红,涂着水晶唇膏,化着淡妆的大美女巧笑盈盈的呈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谢如云。

    龙霄见她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只觉得自己这样普通的打扮带着谢如云出去实在太失礼了,只是这一天太忙,没有抽出时间好好准备啊。

    这时谢如云两年来第一次精心装扮自己,见到心上人欣赏的眼神,知道总算是没有白费心血,那里管他穿着什么样,和自己配不配,甜甜的一笑,走过来道:“霄,你来啦,咱们走吧。”说着就挽着他的胳膊向外走。

    走到外面,不时有她手下的工人路过叫“谢总好。”谢如云只是象个标准的小女人般,紧紧的依偎在龙霄身边向她们点头回礼,那欢快幸福的样子,至少让她小了三四岁。

    出了工厂大门,龙霄道:“如云,你想吃中餐还是西餐?”

    谢如云冲着他一笑道:“霄,今天走那里去,能让我来安排么?”

    龙霄点点头,道:“当然可以了。”

    谢如云便拉着他到前面一家小超市买了些饼干小吃果汁之类的食品,满满的一口袋让龙霄提着,也不坐车,挽着他的手就向左边的一条支公路走去。一路上之上,但凡有男人见到小鸟依人,美艳如花的谢如云,没有不偷偷瞥的,龙霄瞧见了,心中也大为自豪。他没有给谢如云说买了房子的事,等到明天他一切都布置好了,一定会让她惊喜交加的。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便见到一大片芳茸的草地,在这厂房连接不断的工业区里面,倒是一块难得的净土。

    谢如云拉着龙霄的手,走到了草地的中间,与他坐了下来,这草不长不短,坐着还算舒服。

    龙霄见她对这里的环境很熟,不由道:“如云,这里你常来吗?”

    谢如云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我自从在这里租了厂以后,有一天散心走到这里,就特别喜欢,后来我一想你了,就会到这里来坐着,草地里清静,这样你的容貌就会更清晰一些。”

    龙霄心中一阵感动,拉着她的手道:“如云,是我对不起你。”

    谢如云深深的望着他,使劲的摇着头,道:“霄,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到我的身边,过去的事不许你再提了。”

    她说了这话,怕龙霄再说充满歉意的话,便去打开了食品袋,象个初恋中的中学生,拿着饼干与小吃喂着龙霄,又怕他咽着了,不时捧着果汁饮料递给他。

    用过餐,夜色已经深沉了,凉风阵阵袭来,龙霄见谢如云身子微微的缩了缩,怕她着凉,便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她轻轻的披上。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谢如云呜呜的啜泣起来。

    龙霄连忙抱紧她,柔声道:“如云,你怎么啦?”

    谢如云被他抱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忽然倒在了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道:“霄,我好怕,好怕你会再次不声不响的离开我,再这样,我会发疯,我真的会发疯的。”

    龙霄眼中有些湿润,抚着她的头道:“如云,你放心,我再不会离开你了,如果真要走那里去,也会带上你的。”

    谢如云抬起头来,月光如水,让她脸上的泪珠更加的晶莹明亮,只见她象个小女孩般的道:“真的,真的,你不许骗我,霄,我不是说过了么,我不要你什么名份,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不离开我这么久,我什么都愿意。”

    龙霄望着这个痴心的女人,长长的叹了口气,抿了抿唇,微笑着道:“如云,那天你给那些员工是怎么介绍我的。”

    谢如云道:“我说你是我的老公,怎么,霄,这让你不高兴了。”

    龙霄摇了摇头,道:“不,正相反,我很喜欢你这么叫我,不如你再叫我两声。”

    谢如云便凝视着他,轻轻的唤道:“老公,老公……”

    龙霄听着她的声音,便象在用自己整个的生命在呼唤一般,心中真是荡气回肠,等她唤到了第三声,已是激情难当,俯身就将她压住,用火热的嘴唇使劲的吻住了她,谢如云双手抱着他的头,也热烈的回吻着,完全不知分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